雲歸暖笑了笑:「多謝燕公子提醒,我會的。」

送走燕逸之,雲歸暖也沒閑著,她叫上周易帶上一部分錢跟她走。

昨天生意談完簽了契約,今天該給錢了,還餘下很多家店鋪沒來得及簽契約,今天得繼續。

雲歸暖又忙到很晚,當她從最後一家店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擦黑。

「王爺。」雲歸暖低呼一聲。

門前黑色的馬車幾乎融入夜色,檐下的燈籠亮著光,將馬車輕輕攏著。

「上來。」蕭懷羽撩起車簾。

周易跟雲歸暖的馬車先走一步,雲歸暖上了蕭懷羽的馬車。

。葉風還要說什麼,不過蘇禹擺了擺手,讓他稍安勿躁。

隨後葉風便放心了,畢竟在這裡,所有人加起來都沒有蘇禹大哥的境界高,想來自己也是做了沒必要的擔心。

最後這個異獸姑娘就帶著蘇禹向眼前的瀑布走去。

直到他們順利地穿過瀑布,留在原地的三人才漸漸的回過神來。

……

《丹道至聖》第七百九十一章小境界 羅愛華一開始離開娜姑村,也是和羅為民一起去了江浙一帶。

這件事兒,如果不是羅愛華親口承認,不要說我們,就是娜姑村的村民們都不知道。

因為按照娜姑村三個寨子裏,那些村民所說,五年前是羅為民在江浙一帶經營小商品批發生意、並且做得風生水起,羅愛華則是一直待在縣城裏。

「你說,當初你是跟羅老師一塊去了江浙,那為啥你提前回來了呢?」

「這跟你們回娜姑村又有什麼關係?」

羅愛華在說出當年其實她是和羅為民一起去的江浙一帶這件事兒之後,便沒有繼續說下去。

可我卻注意到,在提及這件事兒的時候,羅愛華臉上的神色很古怪很複雜,帶着怨恨、帶着懊惱,也帶着一絲凄涼、閃爍的眼神當中更透著一絲絕望和一絲自責。

羅愛華沒說,可我卻隱約猜到了一些,只是我不忍心往哪方面去想。

羅愛華是土生土長的娜姑村人,寨子裏頭和羅愛華同齡的女孩兒,如今早就當了母親,有的更是已經兒女雙全,膝下一雙兒女都已經到了該上學的年紀了。

就算羅愛華是看過藍天白雲、看過太陽,心裏頭不希望自己像是寨子裏其他同齡女孩那樣,一代又一代重複著祖輩早早結婚生子,然後一輩子留在娜姑村的命運。

可其實羅愛華如今的年紀,即便是放在四九城,也已經算是適婚年紀了,甚至於可以說都有些大齡剩女的嫌疑了。

可據我所知,羅愛華一直沒有結婚,也沒聽寨子裏的人提過,羅愛華有什麼相好的對象。

我想,羅愛華至今未婚,多半和當年她與羅為民一起到江浙的那段經歷有關。

因為我始終相信,這世上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恨,四個外地人,連同羅大山、羅小山一起遭到了羅為民、羅愛華兄妹的報復,這其中絕對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恩怨。

試想一下,羅為民、羅愛華這一對出生在娜姑村這樣一個偏僻小山村、不諳世事、不懂人心險惡的兄妹,多年前背井離鄉去了當年已經高速發展,彙集了全國三教九流、可謂魚龍混雜的江浙一帶,會遭遇到什麼人情冷暖,我想絕對不是我們這些局外人,能夠想像得到的。

所以,我想羅為民之所以會千方百計,把那四個開養豬場的外地人也一起留在娜姑村,多半和多年前他們兄妹初到江浙的那段經歷有關。

至於當年,羅愛華、羅為民兄妹初到江浙,到底遭遇到了何種人情冷暖,羅愛華沒說,我也沒繼續追問下去。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段不願意提及的經歷,也許那段經歷是你不為人知的陰暗面,也許是你慘遭羞辱的悲痛。

「八爺!」

我瞪了一眼陳八牛,好在那傢伙這會總算還有些眼力見,見羅愛華沒有細說下去的意思,他只是有些好奇的撓了撓腦袋,倒也沒繼續追問下去。

「現在該死的人都已經死了,大概只剩下我不應該活在這世上了!」

「可是因為這件事,死的人已經夠多了,沒必要在繼續因為這件事兒死人了!」

「不管你們信也好、不信也好,這裏的一切、包括那些石人甬,都是不祥之物,碰不得!」

說這些的話的時候,一開始羅愛華的語氣格外的落寞,有一種遲暮老者,已經油盡燈枯、對世間一切再無牽掛的感覺,最後一句話,她像是在懺悔、也像是在懊惱、在自責。

直覺告訴我,羅愛華的最後一句話,和羅為民最後一刻,突然放棄全身而退的機會,下水最終慘死在這水下洞窟里的真相有着直接必然的關係。

「羅大山、羅小山他們已經死了,你們兄妹有什麼仇什麼怨,都應該已經算是報了,你們總不可能讓娜姑村三個寨子,幾百號村民陪葬吧?」

「我想,當天晚上,石人甬出現在學校,也是你和羅老師想要藉此逼我們離開娜姑村吧?」

「可為什麼最後羅老師他……」

羅愛華笑了笑,笑的格外凄苦,笑着笑着眼淚就下來了,她點了點頭道:「我哥說你們到娜姑村,不是為了遊山玩水,也壓根不是什麼雜誌社的工作人員!」

「可你們都是好人,好人不該死,其實那天晚上,我和我哥約好了,在家會和后,由我去學校把你們救出來,哪所學校是我哥一手操辦的,他很了解那裏的一草一木,他知道能從什麼地方,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你們救出來!」

「可是……可是後來……後來……」

羅愛華所說,開始的事兒,和我猜測的基本上是出入不大,可我知道這都不是整件事的關鍵所在,整件事兒的關鍵所在、也是最讓人不解的地方,就是羅為民明明計劃好了一切、明明可以全身而退,為什麼會突然放棄原本的計劃,最終慘死在這水下洞窟里呢?

「報應,都是報應,善惡到頭終有報啊!」

「羅老五他們死了、是罪有應得,我哥……我哥害死了六個人,他……他也遭了報應!」

羅愛華沒有說下去,卻是突然像是瘋了一樣,一邊痛哭流涕、一邊夢囈似的呢喃著報應這兩個字。

見羅愛華這副神情,總是那一刻我心裏頭有着千般好奇、萬般不解,也不忍心追問下去,只能那麼干看着。

足足過了好幾分鐘,羅愛華似乎是流幹了眼淚,一雙眼眶又紅又腫,這才停止了哭泣、面無表情的似乎是在回憶著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兒。

可是很快羅愛華臉上的神色就變了,像是突然看到了鬼一樣,變得十分驚慌、十分驚恐。

終於,羅愛華說出了那天晚上的實情。

羅為民的確像是我猜測的那樣,知道這些石人甬,全都來自於江水當中的這座水下洞窟。

石人甬詛咒這件事兒,的確在娜姑村自古流傳,連帶着石人甬詛咒一塊流傳下來的,其實還有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這些帶着詛咒的石人甬、其實是在看守着一處鬼淵,那鬼淵顧名思義,是一條人世間連通著幽冥之地的深淵。

冤魂惡鬼,會通過那條鬼淵來到人間作祟,活人若是不小心到了那鬼淵,就會被冤魂纏身。

我抬起頭看了看就在身後的那座古樸神秘的青銅祭壇,青銅祭壇上長出的那個參天巨樹,根據祭壇上的浮雕所繪內容顯示,這棵參天巨樹,就是從幽冥之地長出來的。

所以我想,羅愛華所說的那鬼淵,應該就是這座青銅祭壇。

「這些事兒,都是我哥回到娜姑村,辦了學校當了老師幾年後,從寨子裏巫師口中套出來的!」

羅為民因為在娜姑村辦學校、當老師,深受寨子裏村民的敬重,雖說年紀輕輕,可不誇張的說,羅為民在娜姑村三個寨子裏,絕對算是德高望重了。

寨子裏的巫師呢,也同樣是德高望重,尋常的村民啊,壓根接觸不到那巫師,更不用說和那巫師聊天胡侃了,羅為民受人尊重,就有了和那巫師接觸的機會。

娜姑村的巫師啊,是代代相傳的,據說到目前為止已經傳承了近百代,在這個傳承過程當中,巫師知道一些其他村民不知道的過往,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羅為民知曉鬼淵這件事兒之後,一個利用石人甬詛咒進行報復的計劃,便是就此誕生了。

在之後一年時間裏,羅為民多次偷摸來到江邊淺灘,暗中記下石人甬每次出現的時間和情況,終於羅為民確定了那巫師口中的鬼淵,就藏在河灣的江水之下。

羅為民心裏頭很清楚,那鬼淵縱使沒有巫師口中所說的冤魂,也必然是兇險萬分,只要把自己的仇人騙下去,就可以藉此完成復仇計劃。

後來發生的事自然就是水到渠成了,羅大山、羅小山兄弟是羅老五的兒子,他們兄弟親身經歷過十幾年前那段悲劇,自然知道金子的事兒。

羅為民又利用金子、寶藏這些事兒,把那四個外地人騙到了娜姑村開養豬場,羅大山、羅小山作為十幾年前的當事人,自然很容易中了圈套。

潑水節那天,石人甬再次出現在了淺灘上,六個仇人也全都聚齊了,羅為民知道自己復仇的機會來了。

當天晚上,羅大山、羅小山六人,在羅為民的帶領下,到了江邊,下了水,我想他們也遇到了和我們一樣的情況,被那江底會吃人的泥沙給吞了進去,結果掉到了這水下石窟,慘死在了那些大蜈蚣口下,被吃光了五臟六腑。

和石人甬如出一轍的極慘死狀,自然讓所有人一下子聯想到了石人甬詛咒這件事上。

羅為民呢,便一直躲了起來,可他大概也沒想到,我們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娜姑村,還對娜姑村石人甬詛咒這件事兒,一直追查下去。

為了自保,羅為民偷偷把養豬場里那尊石人甬,連帶着兩具屍體,搬回了學校。

可是,就在羅為民準備趕回家,和羅愛華會合的時候,一直在家中苦等的羅愛華,卻遲遲沒看到羅為民出現。

擔心羅為民出現什麼意外,羅愛華便偷偷來到了羅為民當時藏身的養豬場。

「我……我來到養豬場,看到了我哥!」

「可是我哥他……我哥他就跟得了失心瘋一樣!」

失心瘋?

我和陳八牛愣了一下,羅愛華此時此刻卻是神色顫抖,似乎是即便此時回憶起當時的情況,依舊心有餘悸。

。 姬柔心情十分緊張,完全是憑本能回答。

徐凌扭頭看着姬頭,笑着說道;「那你覺得初夢星的風景怎麼樣?」

徐凌說着暗中吹起一陣風,讓漫山遍野的花林飛起無數花瓣,隨風飄舞的花瓣落到兩人身邊,場面變得更為旋妮。

姬柔呆住了,她仰頭望着漫天花瓣,喃喃道;「很美,初夢星讓我見到了以前只在想像中出現過的美景。」

徐凌輕嘆一聲,再次問道:「小柔,我再問你,你覺得初夢星大嗎?」

「很大,比東陽大陸大了很多,也有很多我以前從來不知道的城市和事物。」

姬柔似乎有所觸動,心情逐漸平和下來。

初夢星上有太多不可思議的事物,一度讓姬柔大開眼界,而且這裏沒有爭鬥,沒有爾虞我詐,每天還有徐凌陪在身邊,姬柔不止一次想過,要是一直能生活在初夢星該是一件多美好的事。

徐凌搖了搖頭,有些感慨的說道:「不,比起真正的世界,初夢星也只是偏安一偶而已,有很多連我也沒見過的事情。」

「小柔,我以後還會去很多世界遊歷,可能沒時間總是陪在你身邊了。」

姬柔聞言心頭一顫,其實她早就知道,徐凌也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一直像這樣每天陪在自己身邊。

自己與徐凌只是師徒而已,總會有出師離開初夢星的一天,而徐凌可能也會為了某些事情,離自己而去。

姬柔心裏很清楚,只是一想到與徐凌分別,她就不敢再多想。

她現在只剩下徐凌了,要是沒有徐凌,自己該何去何從?

姬柔眼眶泛紅,低下去頭,夢囈般小聲呢喃道:「師傅…」

徐凌笑了笑,暗道一聲時機已到,雖然這次有些突兀,但有他這麼多的鋪墊,表白幾乎不可能失敗。

徐凌深情注視着姬柔,輕聲說道:「小柔,世界很大,以後還有很多的未知數,但是無論如何,你和我都是不會變的。」

「師傅,我…」

姬柔吸了吸鼻子,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

徐凌展顏一笑,打斷了姬柔的傷感,說道:「小柔,你願意陪我一起走下去,共度光陰流逝,共賞萬水千山嗎?」

姬柔心頭一震,能一直待在徐凌身邊,是她一直夢寐以求的事情。

那股別樣的情緒徹底爆發開來,姬柔對徐凌的感情迅速發生了改變。

「師傅,我、我願意…」

「小柔,謝謝你。」

徐凌環抱住姬柔,靜享著此刻的安寧與愛意瀰漫。

【滴!姬柔情愫爆發,好感度加29,當前好感度:100】

徐凌內心有些吃驚,他猜到表白成功后好感度能衝上80,卻沒想到居然一次性加了29點。

看來之前姬柔好感度卡在99不是因為攻略難度高,而是因為她年紀小,不怎麼懂男女之情,對徐凌的感情大多是師徒之情,所以遲遲不能突破80發展成恩愛關係。

一旦兩人的關係朝男女方面發展,姬柔藏在心裏的情愫就徹底爆發了。

徐凌內心暗爽,姬柔攻略難度高又如何?小丫頭終究是小丫頭,略施小計再連哄帶騙就到手了。

浪漫了一會兒后,徐凌就開始不老實起來,姬柔乖乖順從着他,嬌小的身軀在他手裏猶如一件玩物。

山間落紅,當真是好不快哉。

別怪徐凌是個禽獸對小丫頭都能下得了手,他是個反派,對付姬柔的方法已經夠溫柔了。

雖然姬柔還很脆弱,但徐凌有龍陽決相助,很快就能消除疼痛,讓姬柔享受到當女人的樂趣。

【滴!初步攻略正宮女主姬柔,獎勵500氣運值,500形象值】

【滴!完全攻略正宮女主姬柔,獎勵1000氣運值,反派捲軸兩張,玄宇宙修鍊速度提升】

【玄宇宙當前修鍊速度:正常一倍速度(玄宇宙每存在五位以上的女主,提升一倍修鍊)】

【系統提示:每天在玄宇宙獲得正常速度的時間只有五小時】

徐凌攻略掉一位正宮女主,系統沒給技能,而是提升了他在玄宇宙的修鍊速度。

五個小時已經很不錯了,等到後面徐凌在外面消耗掉龍陽決的精力時間,再回來玄宇宙修鍊,基本一整天都不帶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