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蝶,恭喜,相信這件事情以後,謝半晴再無翻身餘地。」

「所有一切功勞,都是你的,要不是你將我救起,要不是你教我本事。」

「那就根本沒有謝蝶。」

「肖羨,除去南初,生命中最好的朋友是你。」 “我已經到了。你先隱蔽,戰場交給我。”郝健特別拉風的戴上墨鏡,這款墨鏡可是有透視眼和夜視的功能,這是二郎神送給他的。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明白!這次一定要大獲全勝,哦耶。”甲殼蟲歡喜的飛到了一根菜葉子上面,在菜葉子的背部貼着,靜靜的等待那個胖男人來自投羅網。

郝健已經走到了果樹坡裏面,按照甲殼蟲所說的那個小偷一定就,在下面的菜地裏了。我現在只要偷偷的跳下去,找到他的位置,人贓並獲就可以了。

這樣好像不太熱鬧,一點都不有趣,要鬧就要鬧得轟轟烈烈,驚天地泣鬼神一點。要不這樣,我有辦法了。

郝健想到了一個歪主意,他打算來一場賊喊捉賊的戲碼,他自己也要當小偷,要偷他自家菜園子裏的菜。然後從這些真正的小偷,肩並肩作戰,讓他們在毫無防範的情況下說出自己,偷竊的事實,這樣一來,豈不是更加的有趣?哈哈。

“好主意!”郝健在心裏偷笑着,然後跳到了田坎溝裏,貓着腰埋在田坎溝裏,偷偷對甲殼蟲下令道:“甲殼,我現在改主意了!我不打算這樣直接去抓賊了,一點都沒有技術含量。所以我打算,我也要去當個賊偷偷地加入他們。你現在就去給我找個揹簍來,快,就我今天在家裏新編的那一個揹簍!”

“可是,主人,你怎麼能去當賊呀!?偷東西是犯法的,不好的,要是你被關進了牢房,你怎麼辦?我的職責是保護你,不能讓你陷入危境之中。”甲殼蟲心裏清楚在他們人類的這個世界裏,有一種東西,是不能輕易跨越和觸犯的,那就是他們的法律。主人之前跟自己說過,哪怕他們是幻變精靈,特別厲害,也要守法,不然整個世界就會亂了套。事實證明,他被郝健成功洗腦,而且洗腦得特別深入骨髓,一時間轉不過彎來。

“甲殼,我知道你關心我,可你的關心是不必要的,我當然知道嘍,偷東西是犯法的,我也不是真的去偷東西啊,況且這是我自己家裏的菜地,我就算偷了又怎樣?大半夜的摘自己家的菜,他也叫摘不叫偷!我現在說的是我要假裝去當小偷,假裝去同他們一起偷我家的菜,然後打入他們的內部,你懂不?這是一種戰略。”郝健耐心地跟甲殼蟲解釋道。

“如果是這樣,那我現在有點理解了。那麼主人你想怎麼做?我能夠幫你做些什麼?”甲殼蟲很快就上手,果然比一般的寵物要聰明很多。它們不僅是寵物,而且還是打手,相當於是郝健請來了動物界的保鏢一樣,個個都是厲害的傢伙。

“你想啊!要是我抓住他,他偏偏在我父親母親的面前打死都不承認,我又能拿他如何?怎麼樣才能讓他們自己說出他們的計劃,承認他們偷了東西,而且以前還偷了東西,還留下證據,這樣,纔是我想要自導自演這場賊喊捉賊的真正目的。”郝健一邊解釋着一邊躥入了菜地,距離目標人物已經很近很近了。

“好的,主人,那你等我,我現在馬上去給你拿揹簍。”甲殼蟲咻的一下就撲打撲打翅膀,影入了黑暗,慢慢的向着三樓飛了上去。

甲殼蟲用嘴銜着一個新揹簍將他給拖進了腦意識空間層,郝健明顯就感覺到了他的腦意識空間層裏面多出來一樣東西,每次有人帶東西到裏面去,郝健的大腦就會自動提示——

甲殼蟲給你扔了一個揹簍,請接收。

郝健點擊了接收,瞬間一個大的揹簍就憑空出現在了他的手上。哇噻!這感情好,速度比他們那邊的快遞和物流快多了。

將揹簍放在地上,郝健胡亂摘了一些瓜果蔬菜,扔在揹簍裏面,然後揹着髒物,就向着目標人物靠近。這下一場大戲,不對,好戲將要開場了!

一邊向着那人摸索前進,一邊抓了一把泥巴,抹在自己的臉上,而且還可以塗抹均勻,這是喬裝打扮,想讓他認不出自己。郝健不確定小偷是不是他自己認識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們村裏他所認識的人,也說不定是認識他的並且同他很熟悉的人。

他離家也有這麼多年,肯定這些人早就忘了他的樣子了。當然希望是他所想的這個樣子,不然一切都不好玩了。

“蘿蔔!又白又大的白蘿蔔,這可是好東西,偷回去,明天可以燉蘿蔔湯吃,也該給老婆子補補。”胖男人已經快摘了滿滿一揹簍的蔬菜,瓜果,他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看見旁邊田地裏面居然是一大片綠幽幽的蘿蔔葉子,這感情好啊,既然撞上了,就得偷一點回去,不然白白浪費了今晚上的“心驚膽戰”!

別問我,他爲什麼看得清楚地裏那綠幽幽的蘿蔔葉子。因爲天邊的月亮淡淡的微光,仔細觀察,還是看得清一些的,至少分辨的出這是什麼菜這又是什麼菜。

那個胖男人特別吃力的,提起揹簍,背在背上,踏着歡快的步子衝着田坎跑了過去,“哈哈,大蘿蔔,我來了!”

胖男人一潛入蘿蔔地裏,就開始瘋狂的拔蘿蔔,拔一個蘿蔔就放進他的揹簍裏,連續拔了三四個大蘿蔔,直到他心滿意足以後,好吧,其實就是揹簍已經被裝滿了,沒辦法裝了!

他打算悄悄地揹回去,再悄悄的過來一趟,他從沒想過只偷一次。以前他們也來偷過幾次,卻只能在外圍偷一些瓜果,不敢進來,因爲郝健他爸媽家的老黑狗平時特別兇猛厲害,不像今天已經被他們成功藥倒了。所以這麼好的機會他不會錯過。

郝健打算裝做和他偶遇,所以就一個勁兒地偷在他要路過的地方拔蘿蔔。

就是這樣,那個胖男人和同樣在蘿蔔地裏偷蘿蔔的郝健,兩個人揹簍對着揹簍撞在了一起,黑暗中不知是誰慘叫了一聲!“啊”的一聲,叫聲堪比殺豬啊,是故意的吧! 第1089章零花錢翻倍

肖羨露出一抹笑意,謝蝶的誇讚,肖羨確實有資格收下。

「正是因為知道有多好,所以有些話應該講的明白些。」

「肖羨,我們沒有在一起的可能,不要花費心思。」

「整個錦都,這麼多的女生,個個都要比我優秀。」謝半雨低垂著眸,一邊切著牛排,一邊開口說道。

肖羨的心隨著謝半雨的話,一點一點往下沉,最後刀叉直接摔在餐盤上面。

這裡的食物非常美味,可是肖羨已經沒有吃下去的胃口。

「為什麼沒有機會在一起,原因是什麼?」

「是因為爸媽說的不合適,是因為你的學歷,你的過去?」

「謝半雨,究竟要說多少遍,過去一切通通已經和你沒有關聯!」

「現在我們三觀合適,我們工作相同,我們非常般配!」肖羨氣憤的說。

「很遺憾,遇到的時間有些晚。」

「不管是謝半雨還是謝蝶都只有一顆心臟,那顆心臟已經死掉,再也無法動心。」

「這頓飯,看來已經無法進行。」

「肖羨,如果是朋友,我們可以繼續,但如果是情侶,那我無法奉陪。」

謝半雨擦擦嘴角,沒有吃剩下的牛排,轉身離開。

這次不單單是感謝,更加是將一切說清楚。

謝半雨是當肖羨是朋友,這才不想耽誤。

「啊,啊!」

謝半雨離開以後,肖羨將餐桌上面的餐盤通通橫掃在地。

一向紳士的他,此刻再也無法控制內心的暴躁。

為幫助謝半雨,肖羨已經把平生最厭惡的事都做出來,但是最後只換來一句,沒有在一起的可能。

這讓肖羨怎麼接受。

不僅如此,回家以後,更是噩夢的開始。

整個客廳滿是玻璃碎片,陶瓷碎片,戚迎梅已經下達最後命令,要求肖羨必須和謝蝶斷絕關係。

自己那可笑的母親並不知道,從頭到尾,被甩的一直都是她的兒子。

「爹地,希望星星以後不要像你。」

「為什麼?像爹地一樣英俊帥氣,哪裡不好?」

昏黃的路燈下面,一對父子相互依偎著說話。

父子間五官出眾,站在一起彷彿電影海報一樣吸引著路過群眾。

「哪裡好,連個老婆都追不到,還要兒子出馬。」

「段星辰!這是和父親說話的態度嗎?!」

「段景霽,敢在吼一句試試,信不信現在立刻就讓威廉叔叔訂機票!」星星絲毫不怕的說。

換做平時,段景霽隨便段星辰,既然想走那就走。

可是現在不行,現在的段星辰就是連在段景霽和謝半雨間的一條紅線。

要是這條紅線斷掉,那他想要轉正,可就困難重重。

「星星不想沒有媽媽的,是嗎?」

「是是是,看在媽媽份上,那就再幫幫爸爸。」

說話間,段景霽與星星都看到謝半雨所住公寓的燈亮起來。

一定是謝半雨已經回來,在過去找謝半雨前,段景霽看看時間。

八點半,不管謝半雨是和誰出去的,至少從這個時間來看,算早,這樣很好。

另外一邊,星星已經蹦蹦跳跳跑過去。

「媽媽,媽媽。」

「有沒有想星星?」

謝半雨冷著臉,在看到星星的時候,表情開始融化,帶著一絲暖意。

「星星怎麼會在這裡?」

「是爹地帶星星過來的。」

段星辰同學說完,指著燈光下段景霽的身影,不忘給爹地一個表現機會。

「怎麼這麼晚帶著星星過來?」謝半雨將星星一把抱起以後,詢問起來。

「本來不想來的,可是星星非說想要見你,要是不能見到,那就不吃晚飯。」

「什麼?照這樣說,星星不是還餓著肚子?」

「沒錯,不止是星星,連我同樣沒有吃飯。」

「段景霽,究竟是怎麼在當父親,怎麼可以什麼事情都聽星星的,這樣星星生病怎麼辦?」謝半雨心疼的說,然後摸摸星星頭髮:「寶貝,媽媽帶你過去買吃的,吃肯德基好嗎?」

「不好,星星想吃媽媽親手做的。」星星圈著媽媽的脖頸,奶聲奶氣的說。

這個是爹地給他的任務,要求今晚必須進入媽媽的公寓裡面。

只要完成這個任務,爹地就能讓自己和蘋果一起玩兒。

所以星星必須圓滿完成任務。

「可是媽媽家裡沒有食物,現在這麼晚,菜場應該已經關門。」

「這個不是問題,剛剛擔心食物不夠,所以路過超市買了一些。」

段景霽見終於有自己發揮的餘地。連忙打開汽車後備箱。

一輛豪車在段景霽這邊,儼然成為食物運送車。

謝半雨見實在推脫不過去,就和段景霽一起拿著食材,上樓。

段星辰見任務完成,沖著爹地眨眨眼睛。

這間公寓從前住的就是一個女生,打扮的粉粉嫩嫩,乾乾淨淨。

段景霽與段星辰在一起參觀,謝半雨則在廚房查看食物。

「這裡就是媽媽的房間,全是媽媽的味道。」段星辰說著,往上一跳,撲進柔軟床里。

只是躺在沒有幾分鐘,段星辰直接就讓段景霽一手提起。

「爹地還沒睡過,怎麼可以讓你先睡。」

將兒子丟到沙發上面,段景霽心滿意足的躺下。

真的全是謝半雨的味道,其實只是簡單洗衣粉和洗髮水的味道,但是段景霽卻覺得奪他心魄。

「買來的食材都是少量的,看來你們根本不會做菜。」

「只能煮火鍋,可以接受嗎?」謝半雨說著,直接推開房間的門。

當看清裡面場景時候,謝半雨挑挑眉,是誰允許段景霽就這樣懶洋洋的倒在自己床上的!

感覺目光不善,段景霽連忙起身,擔心直接就讓謝半雨趕走,段景霽立刻解釋:「星星比較調皮,剛剛把我推到在床上。」

謝半雨扭頭看向星星,沒有說話,只是注視著詢問。

星星氣的想翻白眼,怎麼爹地這樣厚臉皮。

剛剛不是很嘚瑟的想睡媽媽床上,現在自己就要拆穿他的假面。

「媽媽,其實剛剛是爹地。」

【零花錢翻倍,零花錢翻倍!】

在謝半雨看不到的角落,段景霽不斷用嘴唇比劃著口語。 就是這樣,那個胖男人和同樣在蘿蔔地裏偷蘿蔔的郝健,兩個人揹簍對着揹簍撞在了一起,黑暗中不知是誰慘叫了一聲!“啊”的一聲,叫聲堪比殺豬啊,是故意的吧!

當然這聲叫聲是郝健假裝很害怕叫的,那個胖男人立刻反應過來,以爲郝健是他說同夥,趕緊用手捂住他的嘴巴,然後對他說:“小五子,你別叫,是我,我說你這臭崽子,叫這麼大聲,是不是想郝老六給叫出來,那條死狗你處理好沒有?”

“小五子?!!!”信息太多,郝健一下子反應不過來,不過他覺得這個人的聲音特別的熟悉,而且小五子這個名字也好熟悉啊!

對!對了!這不是住在馬路對面的袁木匠嗎?!他口中的小五子,就是他的學徒,大概有七八年的時間了!覺得那時自己還在上初中,不知還是他老爸介紹給袁木匠當徒弟的,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這麼忘恩負義!

當時,郝老爸還天天給郝健唸叨,說是什麼你看看人家,看看人家小五子多有志向,他家裏是窮了點,養不起他供不起他念書,但是,他知道自己要學個手藝纔有出路,還哭着求着讓我把他介紹給袁木匠當徒弟。還說他小五子到了袁木匠的家,特別的乖巧,聽話懂事,起早貪黑勤勤懇懇的,不像郝健他,每天去念個書都像要了他的命似的。

這下好了人家袁木匠居然還真收他當徒弟了,這五六年下來,也沒聽說他有什麼前途啊!袁木匠當初到他家來吃席的時候,喝醉了酒就在那裏發酒瘋,誇小五子誇的像朵花似的,還炫耀說只要小五子你好好學習,聽我的話,我保證你將來會前途無量,讓我們的木匠工藝發揚光大。

要是讓好老爸知道,當初原木將對小五子的保證,就是保證讓他來偷東西?!這可真是鬧了個大笑話!

“我說小五子,你怎麼啦,怎麼話都不說?傻了呀!”袁木匠手裏拿着一個白蘿蔔在郝健的面前晃來晃去,然後問道。

“哦,師傅,那死狗已經被我放倒了!咱現在偷什麼?我聽你的。”郝健愣了半天,好不容易緩過神來。他就假裝自己是小五子開始來套袁木匠的話了,況且他已經提前將手機錄音打開,不怕他不露出原形。

他沒想到居然平時看起來人模狗樣的袁木匠居然也要偷人家菜地裏的菜,那可是郝健他爸媽辛辛苦苦折騰出來的生活來源和希望啊。這些人真是太壞了。

“那好,小五子,你在這裏守着,已經偷了滿滿一揹簍了,我先回去倒到地窖裏,待會兒再轉來。你先繼續在這裏拔蘿蔔,多拔一點噢!”胖胖的袁木匠指了指他背上滿滿的揹簍,叮囑郝健道。

我去!這心得有多黑呀!偷了滿滿一揹簍還不行,還要回去倒掉繼續偷?!

看來羊皮古卷在廚房裏偷聽的話,是真的了。這些老傢伙趁他不在家,就欺負他爸媽。郝健在心裏抓狂了起來,好不容易忍住踹他幾腳的衝動,“我讓你們偷東西,我定要給你們好看,等着。”

郝健怎麼可能就這樣放他回去,他急忙放下他手中的蘿蔔,然後拉着袁木匠說道:“師傅,要不我去吧,滿滿一大揹簍這麼重,你老歇着,你在這裏幫我拔蘿蔔,我幫你揹回去,反正咱都是倒到地窖裏面的,明天拿到市場上去賣了再說,也不分什麼你的,我的,咱倆共同的。”

“這個,我看也行,那好吧,我在這裏拔蘿蔔,你給我揹回去吧!辛苦你了,小五子。”袁木匠將揹簍遞給郝健,郝健接過揹簍,他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他拿出打火機,給自己點了一支菸坐在田坎上,慢慢的吸了起來。

我想將他的揹簍放在了地上,然後揹着那滿滿一筐蔬菜瓜果,開始打道回府,好傢伙,居然偷了這麼多菜,當我傻子嗎?怎麼可能到到你家的地窖去,再怎麼說,也是我家的菜。

郝健爲了懲罰他,找了一個隱蔽的菜地裏,我在一棵大樹下,將揹簍裏面的菜全都帶進了腦意識空間層裏面去。

郝健咻的一下就躥了進去。

臭老頭和西海蛇王還在大戰五百回合,他倆坐在井裏已經快一天一夜了!

現在的情形特別的壯觀,一隻老烏龜和一隻大馬色,坐在一個桌子面前下着黑白棋,臭老頭的龜手裏面拿着一顆黑子,西海蛇王的嘴角含着一顆白子。

郝健小心翼翼的搬着揹簍,將揹簍搬到了井口邊,他本想靜悄悄地將這些蔬菜倒進井裏。結果還是被他們給發現了。

“嘿,乖徒兒,大晚上的不睡覺,你這是給我們送吃的來了嗎?”冥龜特別不要臉的說道:“你來的正好,我要的雞腿和燒酒呢?!”

“這個……”郝健沉默了。

“兄弟,你不會這麼不夠意思吧,給你師傅帶好吃的,不給我帶?!”西海蛇王也一副飯來張口,衣來張手的樣子。看來不該讓他們兩個呆在一起呀,真是禍害了人家一個勤勤懇懇的大蟒蛇,變得這麼懶了。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別這麼貪吃,雞腿燒酒我還真沒有。不過我給你們帶來了,純天然富有營養維生素a、b、c、d的一揹簍蔬菜和瓜果,夠你們吃幾個晚上了,別給我挑剔,能有得吃就不錯。”郝健奸笑的說完,然後就將揹簍裏的瓜果一溜煙地倒入了井裏。哈哈,終於有地方可以裝了。

“我去,你個臭小子,造反呢,是要謀殺你師傅嗎?扔這麼多水果白菜蘿蔔進來,你是想砸死我嗎?!”那麼多蔬菜瓜果像瀑布一樣傾盆而下,他們桌子上的棋子也被弄亂了,冥龜在裏面已經發狂了。

“沒有啊,呵呵,師傅,其實我就是想請你們吃火鍋,你看這麼多蔬菜瓜果!如果要是煮火鍋肯定特別好吃。你們天天都吃燒雞,就不怕膽固醇太高?死的快嗎?”郝健一邊憋笑,一邊樂呵呵說道:“我這都是爲你們好!知道這麼多蔬菜瓜果,有好值錢嗎?!” 第1090章六歲,正是好奇心最強烈的時刻

「其實是什麼?」見兒子一直不說話,謝半雨追問起來。

「其實是剛剛爹地和我吵,然後讓我一下推在床上。」

「媽媽是不是介意,是不是覺得星星不乖?」星星眨巴眨巴眼睛說。

「怎麼會呢,一定是你爹地不乖,星星教訓的對。」

「晚上吃火鍋,可以嗎?」

只要段星辰一出馬,段景霽睡在她的床上這件事情,立刻就揭過去。

而且問吃什麼這件事情,謝半雨明顯是只問段星辰,眼神根本沒有給到段景霽。

段景霽想吃什麼,不想吃什麼,對於謝半雨來說根本不重要。

「當然可以,只要是媽媽做的,星星都喜歡。」

眼前一副母慈子孝的畫面,而段景霽成為一個多餘。

謝半雨走出房間以後,段星辰冷冷撇向爹地,說道:「剛剛救你一次,不要答應我的事情。」

「真是比陸家的兔崽子更黑!」段景霽憤憤的說。

不出片刻,外面客廳傳來一陣一陣撲鼻的食物香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