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時,就有廚娘把準備好的熱乎飯菜,給墨九狸送了過來,剛才萬虎跟墨九狸彙報的時候,已經說過了,夢園沒有丫鬟,但是廚房卻是有幾個廚娘, 夏國和華夏的邊境線上,防守非常的嚴密,兩國現在的緊張程度已經到了最高級別了,不過對於孟落日來說,他根本就沒有把這個嚴密的防線放在眼裏。兩國的邊境線可不是幾個隘口那麼簡單,還有一些荒無人煙或者是散落着一些村落的地方,從這些地方孟落日想要通過,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因爲孟落日有着明確的目標,在路上沒有太多的耽擱,甚至沒有在有虞部落的任何一個城市中逗留,直接來到了有虞城。

當孟落日進入到了有虞城中不由得愣住了,在他的印象中,怎麼說也是一個部落的王城,至少應該是像有易城和有熙城一樣的車水馬龍,人聲鼎沸。一個城市中最重要的就是人口,所有的事情都要有人才可以,如果連人都沒有了,什麼事兒都沒有辦法做成。

可是在有虞城中現在就是沒有了人氣,很多店鋪門口都是門可羅雀。偶爾看到街道上出現了幾個人,也都是行色匆匆,急急忙忙的樣子,好像大白天在街道上都會有鬼魅做嵩一樣。

孟落日尋到了一家客棧,敲了好半天的門纔有人過來開門,當看到了在門裏的那個人的時候,孟落日不禁搖頭苦笑。

只見這個店夥計打扮的男子,睜着朦朧睡眼,臉上是鬍子拉碴,從他迷迷糊糊的樣子上看,好像沒睡醒一樣,這樣的客棧能夠有生意纔怪呢。

讓孟落日不禁對自己都產生了懷疑,擡頭看看天空中,火辣辣的太陽高懸在半空,正是剛剛過了中午的時候,真不知道這個夥計睡的到底是午覺還是晚覺:

“什麼事兒?”

小夥計張嘴說的話,讓孟落日更是感到無語,開什麼玩笑,既然是把客棧的房門砸響了,當然是要住店了。不過這個落魄的有虞城中到處都透漏着詭異的味道,孟落日壓制住自己心中的火氣,儘量讓自己低調一點,有虞部落可是禹皇最信任的一個部落,孟落日非常清楚,這裏不是自己的主場,現在他已經深入到了虎穴

中。

“有客房麼?”

儘量讓自己的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那個小夥計上下打量了孟落日一陣子:

“有大王許可麼?”

孟落日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住個客棧還要得到大王的首肯,如果不是這個大王腦子進水了,就是來到有虞城的所有人腦子都有毛病了。有虞城的範圍可不小,如果住個店都需要大王開具許可,這個大王估計就是像蜈蚣一樣渾身都是手臂也忙不過來,難怪現在的有虞城是這樣冷清的樣子。

“沒有我只是住個店啊……”

“現在兵荒馬亂的,大王有令爲了防止亂匪混入城中,所有的外來人想要住在有虞城,都必須經過有司的首肯纔可以。”

來到這個世界這麼長時間了,孟落日對於這個夏國還是瞭解一些的。有司是各個部落中的一種常設機構,幫助部落的大王處理一些政事。小夥計也沒有做太多的解釋,砰的一聲就把客棧的房門關上了,孟落日一個人傻愣愣的站在門口,只能是搖頭苦笑。

看來想要在有虞城中找到一個安身的地方都不容易,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在城門的方向有人大喊:

“不好了,山賊又來攻城了!”

原來街道上還能夠看到的人影在瞬間也都消失的無影無蹤,看來戰亂頻發,住在城市中的這些普通老百姓都有經驗了,能夠跑多快就跑多快。

接着出現在孟落日眼中的是一隊隊整齊的士兵訓練有素的登上城牆。城門外喊殺聲響起,亂戰成了一團。

孟落日一個人站在街道上,連他自己都感到有點奇怪,更不要說別人了。果然一個身上穿着鎧甲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了過來,身後還跟着兩個士兵,看來是負責維護有虞城的治安的:

“你是什麼人?”

“我是外地人,剛剛來到有虞城,因爲不瞭解有虞城中的規矩,所以……”

“哼,外地人,沒有大王首肯,

任何外地人都不允許在有虞城逗留,看你獐頭鼠目的樣子就不是好人,走,和我們走一趟!”

說完在這個中年男子身後的兩個士兵身手就要來抓孟落日。孟落日連忙從口袋中摸出了兩塊碎銀子:

“這位將軍,我真的是初來乍到,不懂得這裏的規矩。還請您高擡貴手,這是給幾位將軍的喝酒錢。”

那個將軍也沒有什麼避諱,隨手將孟落日手中的銀子接過來,在手上掂量了一下,看他的表情好像還不是非常滿意,應該是嫌棄少了。孟落日在心中暗罵,一個政權腐敗到了這個程度,估計也就距離他破產不遠了,難怪有虞部落會亂成現在的這個樣子。

孟落日本來就是爲了來刺探情報的,雖然現在建立了自己的國家,在花銷上能夠節省就儘量的節省,但是該花的錢,他可不會有任何的吝惜。

現在他是不怕這些傢伙伸手要錢,就怕他們不伸手要。發現抓住自己兩個胳膊的傢伙已經放開了自己,他嘿嘿一笑,拉住了那個小頭領:

“這位將軍一看就是了不起的人物,哈哈,我這個人最喜歡交朋友,請你吃飯去,正好我還有事兒麻煩你,想要去有司辦下大王批覆的手續呢。”

那個士卒撇了撇嘴,看樣子認爲孟落日出手並不是十分的大方,估計在他身上也沒有什麼油水吃,對他的邀請有點表示不屑,但是當孟落日抓住了他的胳膊的時候,那個士卒臉上不屑的表情立刻僵住了。因爲他感到一塊涼窪窪的東西滑進了自己的手心中。每天都尋找機會盤剝往來的行人,尤其是外地人的他當然知道滑進了自己手心中的是什麼——銀子。

立刻不屑的冷笑變成了熱情的微笑,好像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樣:

“哈哈,好說,好說,我這個人啊,最喜歡幫助別人了!”

那兩個跟着他的士卒的眼睛都快要瞪到地上去了,心中還在奇怪呢,什麼時候也沒有看到他們的小隊長樂於助人啊……

(本章完) 第3192章

因為薪水給的高,所以十個廚娘除了做飯外,也連著院子內的衛生都打掃了!

倒是省了萬虎等人不少事情,雖然他們這些修鍊者,不需要每天吃飯,但是偶爾也是喜歡聚在一起喝喝酒,吃點東西的,特別是萬虎兄弟,跟著墨九狸時間最久,沒事的時候就覺得自己餓,所以廚娘是萬虎兄弟特意去找的!

墨九狸嘗了嘗味道還不錯,吃完之後,墨九狸出去走了走,夢園買下三個多月,墨九狸還是第一次出來把整個院子熟悉了一下!

夢園有安老的陣法在,所以十分安全,因此夢園只有少主風家的暗衛守在各處,其餘人都被風樺安排到了城內的鋪子裡面去了!

墨九狸閉關前,除了讓夜昊給風樺那去拍賣的丹藥外,其餘天空之城內需求的丹藥,墨九狸也風樺了很多很多,就是讓風樺用來在天地城開店出獸的!

想在天地城站穩腳跟,自然是要有自己的產業了!

風樺身為風家家主,這種事情他們父子很擅長,用了幾天的時間,就直接在珍寶閣的牽線下,購買了一間位置不錯的店鋪,取名九醫丹行,這是之前墨九狸隨口提起的名字,被風離墨記在了心裡!

因為他們不知道墨九狸何時出關,所以九醫丹行除了出售墨九狸煉製的丹藥之外,還出售各種藥材,這些藥材都是風樺從風家寶庫帶來的,還有一些是打劫青域門的!

而且,萬虎等人也會出城歷練,帶回來一些藥材,足夠他們九醫丹行未來幾個月的銷售量了!

因此,短短三個月的時間,九醫丹行的生意可是十分火爆,一點不比天地城其餘八大勢力的產業差!

對此,墨九狸也是很意外,她知道自己的丹藥會受歡迎,倒是沒想到風樺父子經商也是把好手!

倒是讓墨九狸當時為了省事契約了風離墨是個不錯的選擇!

轉眼間,夜幕降臨,墨九狸跟風離墨,萬虎兄弟,安老,令狐雲等人一起去了珍寶閣的拍賣會!

風離墨現在跟珍寶閣也熟悉了,看到他們一行人,門口的珍寶閣工作人員,熱情的帶著他們走了進去,風離墨上次在無痕城能坐在三樓,是因為他無意中,的到一張珍寶閣三樓的貴賓卡,後來才知道風離墨上次用的哪個是一次性的!

所以,這次風離墨等人只能坐在二樓的貴賓間裡面了!

炮灰女修仙記 墨九狸聞言倒是沒想到貴賓卡還有臨時的,想了想拿出在無痕城年管事給自己的珍寶閣黑卡,指引的珍寶閣夥計一看,直接帶著墨九狸一行人去了三樓!

風離墨好奇的問了一句才知道,墨九狸手裡的才是真正的珍寶閣大客戶貴賓卡,是珍寶閣最尊貴的貴賓卡,墨九狸手裡的珍寶閣黑卡,可以在珍寶閣任何店鋪,購物享受最大折扣,拍賣會享受三樓貴賓間!

風離墨聽完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要不要差距這麼大啊,簡直就是逆天了啊! 尋常百姓的餐館客棧中門可羅雀,可是當孟落日和那個小頭目進入到了一個非常高檔的酒樓的時候,不由得愣住了,這裏人聲鼎沸。很多人都是身着官服,看上去都是在朝廷中有一些地位的人。一個個紅光滿面,推杯換盞,熱鬧非凡。

如果是在平時看到這個場景,孟落日一定會習以爲常。可是現在在有虞城外,正在被土匪攻擊着,這裏竟然還是酒山肉林怎麼看着都讓人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按照孟落日的意思就是要選擇一個比較好的吃飯的地方,那個小頭目就把他領到這裏來了。當找了一個相對清靜的房間之後,叫上了幾個小菜。菜餚做的非常精美,但是價格就是孟落日這樣的土財主都感到咂舌。

那個小頭目還真是不客氣,甩開了腮幫子,好酒好肉的可勁兒向嘴裏塞。孟落日則是淺嘗輒止,只是笑呵呵的有一句沒一句的和這個小頭目攀談。

兩個酒壺變成了空壺大部分酒水都進入到了那個劉姓的小頭目的肚子裏了,這傢伙纔打着飽嗝,醉醺醺的對孟落日說道:

“你也喝啊,現在是能吃一頓就吃一頓,等那些土匪攻進來了,想吃都吃不了了。”

這是兩個人吃了這麼長時間的飯中,小頭目說的最有內容的一句話,看來在有虞城中的人也不是沒心沒肺,知道他們面臨着什麼樣的困境。

“現在有虞城竟然已經亂成了這個樣子,那大王怎麼不去向禹皇求救啊?聽說現在萬歲正在御駕親征,討伐華夏國呢,難道就不能協助大王在有虞城平判?”

“切!”

小頭目從桌子上把第三壺酒抓起來,也用不着孟落日給他倒酒了,自斟自飲:

“華夏國?萬歲爺御駕親征還能夠找到他們的影子,可是有虞城外的這些土匪根本就連邊兒都摸不着。”

等到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小頭目往嘴裏扔了一口菜,看他現在拼命的往肚子裏塞東西的樣子,好像還真

是要打算做一個飽死鬼了。

“華夏國那些人是擺明了要和夏國幹了,可是有虞城的這些是標註的土匪。可是大王就是拿這些土匪沒辦法,大軍出動,人家立刻就失蹤了,等我們的大軍回來,他們就來騷擾。你別看城外現在攻擊的比較緊,雷聲大雨點小,那些亂匪就是一陣的咋呼,看到有虞城的反攻,立刻有多遠跑多遠。”

“嗨,按照將軍的意思這些傢伙也成不了什麼大氣候嘛,幹嘛你們一個個還弄的那麼悲觀的。”

“悲觀?呵呵,你看看在這個酒館中吃飯的人,他們悲觀麼?一個個胡吃海塞的。”

孟落日搖了搖頭,進入到酒樓中,那些食客有沒有胡吃海塞他沒有特別的注意,只是在他眼前有一個傢伙就是用胡吃海塞都不能夠足以表達他刺此刻的形象了。小頭目儘量壓低了聲音,一隻手還緊緊的抓着酒壺,伏在了孟落日的耳邊說道:

“我跟你說按照現在的樣子,有虞部落遲早完蛋!”

孟落日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這可不死他裝出來的,在任何一個部落中,如果能夠有人敢說出這樣的話來,那真是要掉腦袋的,看着這個小頭目滿嘴噴出的酒氣,孟落日知道,這傢伙真的徹底喝高了。

“可不敢亂說啊。那些土匪就是一些成不了氣候的亂民而已,大王的心裏應該是有數的,所以纔不着急。”

“不着急個屁。那個娘們不是不着急,而是根本就不知道,她每天就忙着和他的幾個姘頭醉生夢死呢!”

孟落日連忙看了看周圍,確定周圍沒有別人,才重新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這個小頭目的身上。這小子在有虞城中顯然不是什麼高官,也沒有什麼特別高的社會地位,但是就他的嘴裏說的這些事兒,可不是尋常人能夠知道的。本來孟落日沒有指望在他身上能夠得到多少有價值的消息,只不過想要通過它給自己去有司提供一些方便就夠了,可是現在看來不得不重新認識這個傢伙了。

“劉將軍,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啊?”

那個小頭目正在仰脖喝着酒壺中的酒,大概是已經開始嫌棄用酒杯不過癮,直接對壺吹了。

“我堂哥就是在王宮中管事的,雖然不是什麼大官,但是對於王宮中的一些事情都知道。大王自以爲她的那點事兒誰都不知道,其實大家的心裏都明白着呢。”

孟落日輕笑了一聲,沒說什麼,接下來完全成爲了那個小頭目的獨角戲了,大概現在他連是在和誰一起喝酒都不知道了。

“別看我們一天天累死累活的,其實沒什麼油水,就樓上樓下其他房間中的那些傢伙,他們纔是富得流油的,媽的,我老劉當差當了二十年了,這地方還是第二次來,第一次是我的堂哥帶着我來的,第二次是你,呃……”

說完他打了個酒嗝,接着開始往肚子裏灌酒,孟落日斜着眼睛看着已經沒有了人形的這個小頭目,心中暗罵:你這個王八蛋,感情是把我當成了冤大頭了。

不過能夠從這個傢伙的嘴裏得到這麼多有用的消息,孟落日覺得自己的這個冤大頭當的還是很值得的。甭管他說的話裏有幾分是真實的,所謂空穴不來風。尤其是通過歷史上孟落日對妹喜的瞭解,小頭目的話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妹喜能夠成爲八大王中唯一的一個女王,而且還是八大王中禹皇最信任的大王,靠的真的是自己的女色。把個禹皇迷惑的五迷三道的,自然就賞賜給她封地。

不得不說,大禹真的不是完全癡迷酒色的人,在勤政上,禹皇絲毫沒有大意,這也就讓妹喜受到了不少的冷落。心中不甘心一直這樣獨守空房的妹喜便提出來了,想要用自己的本領報效朝廷,主動要求來到了有虞部落,只不過當時有虞部落的大王還在任。來到了有虞部落的妹喜,第一件事情就是再次用自己的美色將當時的大王迷惑,接着讓那個大王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了,成爲了有虞部落新的大王……

(本章完) 第3193章

自己當初的到一張,還以為很牛逼,結果最後告訴他是一次性的!

主子的倒好,走到哪裡都是VIP,簡直是用來打擊人的!

次元學園 「主子,你在無痕城到底在珍寶閣做了什麼?為什麼會有這麼囂張的貴賓卡啊?」風離墨等人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就連安老都忍不住看著墨九狸,在無痕城的時候,他可是一直跟在墨九狸身邊的啊,他也沒覺得小師父做了什麼啊!

「咳咳,我也沒做什麼,只是買了一些藥材而已,交給你們那些丹藥,也是需要藥材才能煉製的啊!」墨九狸看著眾人眨了眨眼說道。

其實,當時因為她比較土豪,那位年管事大概想拉攏自己的這個大客戶,因此給自己黑卡的時候,她就發現年管事猶豫了下,把原本普通的黑卡,換了這張黑卡給自己!

墨九狸當時就猜測自己的這張黑卡,應該跟其餘的不同,現在看起來果然如此!

風離墨等人還想說什麼,但是想想墨九狸給他們的丹藥,到現在都沒賣完,還能繼續賣幾個月的,仔細一算那些藥材都是主子在珍寶閣購買的話,簡直就是一筆天價啊,難怪珍寶閣會送出這麼囂張的貴賓卡!

墨九狸讓萬虎告訴珍寶閣的人,看到風樺的時候,直接帶到三樓來,幾個人就坐在包間裡面,等待拍賣會開始了!

大概是因為墨九狸的黑卡,實在是太少了,整個三樓只有墨九狸的包間亮著燈,其餘都是黑的,引得下面大廳和二樓的人,都好奇的看著墨九狸等人所在的包間!

猜測他們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能坐在珍寶閣三樓的包間,簡直太神秘了!

直到風樺從白鳳城匆忙趕回,被珍寶閣的工作人員,一路領到了三樓的貴賓包間,下面的眾人都紛紛倒吸一口冷氣,這段時間天地城的九醫丹行和夢園,可是目前最熱門的勢力了!

自然的,風樺父子和萬虎等人,也成為了天地城的熱門人物,因為風離墨和墨九狸等人剛才是先去二樓,後上的三樓,所以眾人都沒注意!

這會兒看到風樺被領到了三樓的包間,讓眾人都震驚不已!

特別是坐在二樓包間內,天地城八大勢力和其餘家族的人,紛紛都對九醫丹行有了高一分的審視!

而被人一路領到三樓的風樺,也是懵逼的!

他因為親自來珍寶閣送墨九狸的丹藥拍賣,又加上之前在珍寶閣的幫助下購買店鋪,因此和珍寶閣的肖管事也算熟悉了,但是肖管事給他的貴賓卡,他沒記錯似乎應該是跟其餘八大勢力一樣,應該坐在二樓的貴賓包間吧!

珍寶閣三樓的專屬包間,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坐的啊!

這怎麼把自己給領到三樓來了呢?就在風樺猶豫著該不該問下領路的珍寶閣夥計,是不是領錯時,風離墨起身走到門口開門喊了一聲:「爹,快點進來吧!」

風樺看到自己兒子一愣,就這麼有點蒙的跟著風離墨走了進來, 妹喜也是仗着自己曾經和禹皇的關係,敢於欺上瞞下的,如果是其他任何一個大王都沒有這個膽量,這要是被查出來那就是欺君罔上,掉腦袋的大罪。

幾次的虛假上報都沒有出現什麼紕漏,這也讓妹喜更大的膽大妄爲了,本來禹皇對於妹喜就非常的信任,畢竟曾經是自己的女人嘛,所以也沒有對他特別的監管,曾經派過一個皇子姒桀到這裏監督了一段時間,可是這個姒桀在禹皇城的時候就已經和自己的這個小後媽勾勾搭搭了,他能夠在有虞部落中查出什麼不利的東西來纔怪呢。

只不過按照姒桀的想法可以和妹喜在有虞部落中過着他們愜意的生活,但是報喜不報憂也讓禹皇忽然覺得讓姒桀呆在這裏沒有必要了,下令把他重新調回去了。沒有了姒桀,妹喜感到異常的空虛,於是私下裏在有虞城中搜查美男子,形成了一個屬於她的“後宮”。

自以爲是偷偷摸摸的在做可是在王宮中做事的那些官員早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現在有虞城已經蕭條的不成樣子了,可是下面的官員彙報給妹喜的依舊是一片歌舞昇平,那些亂匪的事情只不過讓他們一筆帶過而已。同樣,妹喜上報給禹皇的,也同樣是歌舞昇平。正是因爲這種狀況,才導致了現在孟落日都已經知道了在有虞部落已經發生了嚴重的叛亂,而禹皇還被矇在鼓裏,有精神頭御駕親征討伐華夏國呢。

雖然小頭目已經喝的找不到北了,他所說的這些事情也多少會有一些水分,但是孟落日還是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看到這個傢伙已經快要直接睡在酒樓中了孟落日連忙喊來

了夥計,結賬下樓。找到了其他巡視的士卒,將這個已經喝的找不到北的傢伙送走了。

天色已經暗淡下來,在城門外攻城的那些土匪,真的像那個小頭目說的那樣,雷聲大雨點小。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已經偃旗息鼓了。孟落日可不想露宿街頭,而且大白天的走在街道上都會被人敲竹槓,如果是晚上,估計更要大出血了。

打聽有司的位置並不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在孟落日來到了有司門口的時候,發現雖然已經到了傍晚了,但是依舊能夠看到有人從有司中進出,看來這個有司的工作量還真是不小。從進門開始就需要賄賂才行,花掉了一些碎銀子之後才見到了有司的大人。同樣花了明碼標價的需要辦手續的錢之外,還給有司衙門的幾個管事兒的人小小的打點了一下,孟落日終於拿到了夢寐以求的憑證,只是一張蓋着官家打印的紙。

在孟落日走出了有司衙門的時候,整個人的腦子都是昏沉沉的。他現在算是徹底明白了,這個所謂的憑證,不過就是某些官員斂財的一個手段而已。小財迷雖然愛財,也一直秉承着取財有道的原則,可是這個有虞城中的官員們,可是實實在在的橫徵暴斂。匪亂?沒有全民揭竿而起,已經算是這裏的老百姓比較老實淳樸了。

提着“買來”的憑證,孟落日打算在王城的附近隨便找個小一點的客棧住下。刺探消息之類的也方便,一些,可是還沒有等他來到一個視線中看到的客棧門口的時候,一小隊巡邏的士兵已經快速的跑了過來,爲首的一個把頭盔拎在手上,怎麼看着都不像是個當兵的:

“站住,站住,說你呢,站住!”

孟落日打了一個哆嗦,心中猜想估計自己又要遇到麻煩了。那幾個士兵剛剛來到他的面前,孟落日連忙把手裏的憑證舉過頭頂:

“我是外來的,剛剛在有司拿了憑證!”



首的那個拎着頭盔的傢伙一把將孟落日手裏的“廢紙”抓過來,裝模作樣的看了一眼,孟落日斷定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有看上面寫的到底是什麼,因爲孟落日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傢伙把手裏的憑證拿反了。

“假的!”

那傢伙大喊一聲,就想要把憑證撕掉,孟落日可是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火氣了,開什麼玩笑,自己爲了弄到這個憑證,難度快趕上孫悟空西天取經了,結果這哥們連看都沒看一眼,就說是假的?在那個士兵還沒有來得及將手中的東西真的當成廢紙撕碎的時候,忽然看到眼前一花,一個拳頭已經衝向了自己的面門。

“噢!”

一聲痛呼聲響起,那個士卒立刻滿臉桃花開了,身體向後摔倒,在他的身體剛剛騰空的時候,忽然感到一隻手已經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的身體硬生生的從半空中拉了回來,接着手指一陣的發麻,那張憑證已經抓不住了,飄了出去。還沒有等他明白過來,感到胸口一陣的劇痛,立刻如同大蝦一樣的彎下了身子,慢慢的匍匐在地上。

那些和這個士兵一起的同伴,就看到孟落日的拳頭和他們的頭領的鼻子接觸上,然後獻血狂飆,接着沒讓人飛出去反而屈膝頂在了他們頭目的胸口,之後耳邊就只剩下了他們的頭目匍匐在地上呻吟的聲音了。

孟落日小心翼翼的將憑證收好,周圍的幾個士兵才明白過來,呼啦一下將孟落日圍攏在中間。

“抓,抓住他,他是亂……”

匍匐在地上的那個小頭目還沒有把亂匪的話說出來,孟落日已經飛起一腳,再次狠狠的提在了這傢伙的面門上,再次一聲慘叫,這次從他臉上飛出來不只是血液了,還帶着幾顆牙齒。

“你這個亂民!”

其他幾個士兵一擁而上,孟落日拳腳翻飛,片刻時間就讓剩下的四個士兵都躺在了地上……

(本章完) 第3194章

直到看到熟悉的安老等人時,風樺都還沒有回過神來!

不過視線看到墨九狸的時候,風樺立即就回神了:「主子,你也來了啊,沒想到主子實力提升這麼快!」

自從風樺收到墨九狸給的靈石后,就已經把墨九狸也當成了自己的主子,所以也跟著風離墨稱呼墨九狸主子!

「恩,這段時間辛苦風家主了!」墨九狸笑著說道。

「不辛苦,主子如果沒有你,我們父子也早就死了,你是我們風家的大恩人!」風樺感激的說道。

「都是自己人,以後不用那麼客氣了,坐下吧!」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本來墨九狸想著讓風樺稱呼自己名字就好的,但是轉念想到身邊的安老,每天小師父小師父的喊著,她也就沒開口了,任由風樺喊自己主子!

反正自己確實對他們風家有恩,這一聲主子她也當得起!

因為風樺來的晚,所以很快拍賣會就開始了,跟無痕城拍賣會不同的是,這次主持拍賣會的是一個容貌俏麗的女子,一身水藍色長裙,很好的將女子高挑的身形顯露出來!

女子白皙的皮膚,略施粉黛的俏麗容顏,恰到好處的笑容,剛一出現,瞬間引來下面大廳內很多人的讚美!

「各位天地城的朋友們大家好,我是今晚的拍賣師藍夢!」

「藍夢今天是第一次主持天地城珍寶閣的拍賣會,希望在座的各位多多捧場,藍夢在這裡謝過大家了!」

「那麼,廢話藍夢也就不多說,時隔半個天地城珍寶閣的拍賣會再次舉行,相信今晚絕對會讓大家不虛此行的!接下來,請上我們今天的第一件拍賣品……」藍夢聲音清亮,蘊含靈力的響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