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老頭砸吧砸吧嘴巴,問我:“小丫頭片子,你看到了什麼?她就算了,本來就是幹這個的。你一個小姑娘家也是胡來,怎麼樣,害怕不?”

我瞪大了眼睛,說:“害……害怕……”

怎麼能不害怕!

面前的杜琳琳,因爲被噴了舌尖血,已經倒在了地上。油紙傘跌落在一邊,落下的陰影,堪堪遮住她一半的身體,另外一半,則暴露在陽光下。

被陽光曝曬的身體,不斷有黑色的霧氣從她身上冒出來,然後消失在陽光中……陽光給她造成了傷害!

而杜琳琳被鮮血浸染成紅色的褲子,已經完全變成了紅色,不留一點空白,非常均勻的紅。

並且這種紅色,還在向上蔓延。

她的眼睛仇視的瞪着我,瞪着我的身後……咦,我的身後?

我剛纔就在納悶,雖然我在墳場上對老婦人的話,有點不道德,揭開了老婦人的傷疤,又讓她痛了一次。可是你也沒必要這樣對我,緊追不捨的報仇吧?

多大的仇,多大的怨!

我甚至還想過,是不是因爲她喜歡奉谷,看到奉谷在我身邊,所以吃醋了,想要弄死我。

可是……她弄死了我,我跟他們不是同類了麼,她不更鬧心麼!

我抓着頭髮,理了理見到杜琳琳後的所有事情。

第一次見到杜琳琳是昨天晚上,地點是狗蛋家,跟奉谷一起出現的。第二次則是今天,墳場上知道了她的死因,然後杜琳琳就緊追着我,來到了趙家。

死因?

我突然想起來,在墳頭前老婦人的哭述中,杜琳琳的死因,跟今天光棍老者講述的“鄰村丫頭”的事情,特別相似!老婦人的哭述中,沒有嬰靈,杜琳琳是跳樓死的。而在光棍老者的講述中,鄰村丫頭是被嬰靈纏上,跳樓死的。

除去嬰靈,那不一樣麼!她們是同一個人!

但杜琳琳表現出的,卻不是像光棍老者所說的那樣,狗蛋是被殃及的路人甲,她好像特別在意趙家。她對狗蛋的事情,格外的關注。

我想到了一種可能……杜琳琳、孩子、狗蛋?

我被自己的腦洞給嚇到了!

杜琳琳怎麼可能有狗蛋的孩子?他們又不是一個年齡層次,狗蛋常年在外讀研究生,他們不可能有交集的!

“小心!”突然的喊聲把我嚇了一跳,我反射性的,蹲下,抱住了頭。

然後趕緊腦門風呼呼的,餘光看到一個紅色的物體,從腦袋頂飄過。還好我抱頭蹲下了,杜琳琳撲了個空,直接撞上了後面的人。

我忍不住罵道:“你個二貨,你有仇報仇,你特麼一直找我幹什麼!我又沒做對不起你的事!”

孟冰趕來,安撫的摸了摸我的腦袋:“還好,沒少一根毛。”然後補刀道:“柿子挑軟的捏,你活該!”

敢情是因爲我最弱啊!

我環顧了四周,五個壯年,我比不了。

剩下的,一個光棍老頭,體力不行,但人家好歹也是吃這行飯的人。對了,他還護着趙爺。

所以就剩下了孟冰,還有我了。

果然,我是裏面最弱的,最好欺負的。

我拽了拽孟冰的袖子,朝光棍老者那邊看着,說:“女神,你能也那樣的保護我麼?”

孟冰冷冷說道:“走開,沒工夫陪你玩。”

我這尋求庇護,怎麼就成了玩了?我有點鬱悶,這點鬱悶恰到好處的沖淡了我的恐懼。

杜琳琳那邊,撲空之後,孟冰和光棍老者就圍了上去,她被包抄了。杜琳琳在陽光下受到的傷害太大,她沒辦法,就近選擇了一個人,撲了上去,想要上他的身。

“不好!”

已經晚了。

人的速度,終究是趕不上鬼的速度的。杜琳琳上身的過程相當的順利,只看着被上身的壯漢,腦袋耷拉下,然後再擡頭的時候,神情就完全變了。

“哈哈哈哈哈!”杜琳琳先是張狂的笑着,然後掃視一圈,“哼!”

孟冰皺眉,“你這女鬼,怎麼亂上人身?快出來!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了!”

光棍老者這時候站在了前線,他警惕着杜琳琳,同時對其他人說道:“你們快躲開!快點!”

剩下的壯漢,明顯的已經被嚇住了,他們那裏見過這樣刺激的場面。

還是我這個經過大風大浪的,拉了他們一把:“快走啊!”剩下的人才四散而去。

我連忙閃身進了西廂房……廚房。雖然這裏曾經給我留下了很不好的記憶,但是這裏近啊,而且在屋子裏,我覺得有安全感啊。 廚房裏,我又藏在什麼地方好呢?

爲了看到院子裏的情景,我選擇藏在門口,緊挨着水缸蹲下。水缸冰冰涼涼的,我卻不想多看它一眼,裏面一缸臭水,太銷魂了,誰聞誰知道。

從門軸的縫隙中,我看到光棍老者拿了一截黑乎乎的木頭,朝杜琳琳後背打去。

我幾乎閉着眼睛,也能知道結果。

杜琳琳動作太快了,太敏捷了,光棍老者的攻擊,完全起不了什麼用處!果然,光棍老者打空了,杜琳琳開始進攻,光棍老者非常狼狽的抵禦着。

孟冰呢?也沒閒着。她拿了一個紅色的盒子,用一個毛筆,不停的蘸着盒子裏的液體,然後在地面上畫着什麼東西。

畫得什麼東西,我完全不明白。

剛剛畫好的時候,杜琳琳停止了攻擊,她閃身,想要離開那個地方……明顯的,杜琳琳是想避開孟冰地上畫的東西的。

光棍老者想要阻攔要離開的杜琳琳,結果被杜琳琳打了一拳。

光棍老者肩膀被打中的地方,一片青紫。

光棍老者不顧傷勢,還想阻止杜琳琳,結果擡手,整條胳膊卻被麻痹了,壓根擡不起來!

眼看着杜琳琳要走出來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趙奶奶出現在了院子中,她憤恨的衝向了杜琳琳,嘴裏大聲嘶吼着:“還我兒子!你還我兒子!”趙奶奶將杜琳琳牢牢抱住了。

杜琳琳揮手,打在趙奶奶身上。

趙奶奶的骨頭嘎嘣嘎嘣直響,她外露的皮膚上佈滿了青紫的痕跡,跟光棍老者肩膀上的一模一樣!但是趙趙奶奶死都不鬆,只不斷重複着:“還我狗蛋啊!你還我狗蛋啊!”

趙奶奶!

我捂着嘴站起來,不小心,撞了旁邊的水缸一下,有什麼東西咣噹落下來了,我完全顧不上。

院子中,塵埃滿天飛,漫天的黃沙,將院子中的方塊天地完全覆蓋了。塵埃落定,我再能看清院子裏景物的時候,發現趙奶奶和杜琳琳癱軟在院子中。

“哈哈哈哈!”杜琳琳仍舊猖狂大笑着,“你們繼續啊,連我、跟這個人,還有這個毒婦,一起消滅啊!能帶着兩個趙家人去死,我也是賺到了!”

被上身的那個人,正是趙爺的本家,名字我不記得了,只記得剛纔好像有人喊他趙大。

孟冰額頭上細密的一層汗珠,努力維持着自己的動作,“你安安生生投胎不好麼?非得想着要害死人!你害死了他們,對你沒任何好處的。人死如燈滅,我勸你少作孽的好。”

杜琳琳道:“怎麼沒有好處了?我在爲民除害啊!披着人皮的黑心鬼!他們才應該下地獄,他們才應該被千刀萬剮!”

沒想到,這杜琳琳年紀小小的,嘴皮子倒挺利索。

“太婭,拿一雙筷子出來。”孟冰不想跟杜琳琳繼續廢話了。

我點了點頭,然後恍然,孟冰是看不到我點頭的,我連忙說:“好。”轉身,去拿筷子。

但我轉身之後,卻看到了水缸裏面的東西……剛纔我猛然起身時,撞掉的就是水缸的蓋子。我看到了水缸裏面,在烏黑腥臭的水中,有個白色的,很熟悉的東西,浮在水面上。

我伸手將它從腥臭的水裏撈出來。

白色的褲子,淺灰色的長袖襯衫……這不就是杜琳琳身上的衣服麼!這件衣服,被人用橡皮筋給捆成了一團!

而衣服上,還染着褐色的印記。

我以前口味比較重些,喜歡在網上,看一些真實案件。經常能看到死去多時,打了馬賽克的被害者周圍,就有這樣褐色的印記。

當時記得清楚,這是血的痕跡,曾經很鮮紅的血被分解後的樣子!

那麼這套杜琳琳的衣服上,侵染的也都是血了。

我有些拿不穩衣服,除去感官上的腥臭,還有第六感告訴我的,衣服裏面,有能證實我之前想法的東西。

我屏住呼吸,一點一點的撥開杜琳琳的衣服。

當我非常小心警惕的撥開衣服後,看到的,差點讓我的心臟停止跳動。

一個非常非常小的,嬰兒。

大約比成人一根手指稍微長些,五官雖然模糊一片,但是頭、手、腿已經清晰可辨!一個小生命,一個脆弱的小生命,一個沒有來得及看人間一眼的小生命!

它,就是纏着趙家一家的嬰靈的身體吧?它,就是杜琳琳的孩子吧?

我這樣問着自己。

趙家藏着杜琳琳死時候的衣服,藏着杜琳琳的孩子!

這就很清晰的表明了:趙家人在說謊!

“小丫頭,沒膽子就別抹牛眼淚,要不現在用點水,洗洗眼睛,省的把自己再嚇出毛病來。”光棍老者見我一直不拿筷子,走進了廚房。

我突然想到,光棍老者是不是知情人?

如果他是知情人,他幫趙爺他們隱藏事實,那麼現在不就危險了麼?

我想隱藏衣服和嬰兒,但光棍老者已經看到了!他看着,我腳下那攤溼噠噠的衣服上,還有衣服上的小小嬰兒。

光棍老者也是一怔,問我:“這是什麼東西?嬰靈的屍體?這個是從哪裏來的?”

我緊繃的神經,鬆懈了些,還好光棍老者不知情,我不用擔心被滅口了。我指指水缸,

“這裏。”

光棍老者臉色瞬間難看無比,他剛纔就覺得不對勁,那杜琳琳怎麼偏偏纏上趙家?現在他全部明白了!光棍老者咬牙說:“趙家!你們騙我!你們害我好苦!你們……你們,問我有沒有方法……原來悄悄用在這裏!”

趙爺從光棍老者那裏旁敲側擊,套話過來的這方法。

我喘着粗氣,心氣難平,狗蛋一點都不無辜!

杜琳琳死之前去市區,並不是去找那所謂的同學,而是去找狗蛋的!

因爲嬰靈是狗蛋的孩子!

事實被他們抹去了!黑白被他們顛倒了!

我還來不及整理自己複雜的情緒,光棍老者對我說:“你去,把筷子拿給他們!”

話音剛落,就聽到一聲尖利的叫聲……嬰靈。

光棍老者手很快,他立刻從鍋竈底下抓了一把鍋底灰,撒在嬰兒的身體上。

剛撒好,一個褶皺的東西,衝進了廚房,它要自己的身體!雖然它的身體近在咫尺,可平常很常見的鍋底灰,卻仿若有種神奇的力量,擋住了嬰靈。

嬰靈衝撞了幾次,就是撞不開平凡的鍋底灰,於是它轉而開始攻擊光棍老者。

光棍老者冒着冷汗,一邊招架着嬰靈的攻擊,一邊急忙衝我揮手:“快拿筷子!”

我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拿了一雙筷子,衝出了廚房。

越磨蹭情形越是不好,我只能讓自己儘可能的快、快、快!

“給,筷子。”我把筷子遞給了孟冰。

孟冰還吐槽我說:“對不起了,打擾你在廚房吃大餐了。”

我苦笑,指指廚房說:“詳細的一會兒解釋。我在廚房的水缸裏,發現了嬰靈的身體……一個小胎兒。”

“什麼?!”孟冰驚訝的喊道,她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孟冰反手,將筷子推給了我:“我現在離不開,你去。”

“我?”我不知道她要我幹什麼。

孟冰說:“你拿筷子,夾那人的中指,杜琳琳就出來了。她現在在陣中,被聚攏的陽氣鎮壓着,傷害不了你。”孟冰頓了頓,好似很不情願的說道:“出來的時候,把那老婆子也帶出來。”

我:“……”

我看了看被困在院子中央的杜琳琳,她讓趙大的五官,猙獰而恐怖,臉上呈石灰色,像被冰凍了很久的屍體似得。

而趙奶奶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裏去。趙奶奶本來就陰氣極重,現在被陽氣一衝撞,整個身子大汗淋漓,臉色蒼白蒼白的,感覺一口氣提不上來,就能休克過去的樣子。

知道趙家強行洗白狗蛋後,我對趙奶奶再也同情不來了,所以此刻,我非常不樂意去。

我也很害怕好不好!

可是趙大是無辜的,而且趙奶奶雖然有說謊……我還是拿起了筷子,因爲我無法說服自己,撒手不管。

杜琳琳看到我拿了筷子過來,從喉嚨裏發出嗬嗬的聲音,就像人被切開了氣管,卻努力想說話,於是氣體被從肺部擠壓出來,帶着血液發出的那種“赫赫”聲音。

杜琳琳猙獰的臉上,居然奇異的掛着笑容。

我不知道都到這時候了,她還在笑什麼,還有什麼可笑的。

我用筷子,夾住了趙大的左手中指,用力從指根往指尖一夾,只見一個血紅的身影,從趙大身體裏浮現出來。

管用了!我有點欣喜。

趙大閉着眼睛,軟綿綿的倒在地上,我連忙扶了一把,讓趙大緩慢的倒在地上。畢竟趙大一米七五的個子,一百八十斤的體重,你讓我完全扶着他,我辦不到的。

杜琳琳血紅的身影越來越清晰,我心臟跳的也越來越快。

我用盡全身力氣,拖着趙大的身體,終於把他拖出了陣外,又回頭,拉住了趙奶奶,將癱軟的趙奶奶也拉出了陣外。

在冬日零度以下的院子,我跟被放在火上被烤了一遍似得,內心不住的沸騰。

孟冰看我完成了任務,衝我點了個贊,我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但我立刻就趕緊,孟冰的神情不對。 孟冰爲什麼那麼驚訝?

我正回頭看,肋骨處被一個東西撞了一下。這衝撞的力氣真大,我整個人就像被牛用牛角頂了一下似得,被拋飛在空中飛揚着。

我看到了天空中,灰藍的雲朵,看到了光禿禿的樹枝,還看到柿子樹的最頂端,還掛着一個熟透了的柿子,在寒風中掛滿了寒霜。

落地,我的身上沒有一處不在疼。

肺部的氣體,全被頂了出去,我的胸口悶悶的,我吸一口氣,就是非常強烈的刺痛。

手腕擦在地面上,火辣辣的疼,還有整個後背像是要斷掉了一般,我想爬起來,但身上卻壓了一個人,動彈不了!

居然是趙奶奶!嬰靈又回到了趙奶奶的身體上,它操縱着趙奶奶,讓趙奶奶把我撞了回來!

我有些憤怒!

“哈哈哈,你自己送上門的!”杜琳琳看着我,就如同上位者,在看毫不起眼的草芥一般,不屑。

我覺得,自己能猜到杜琳琳要做什麼。我連忙反駁:“不……不要……”

嬰靈順着趙奶奶的脖頸,一點一點,滿滿爬到我的肋骨上。嬰靈的觸感,是溼溼潤潤,還有點黏黏的。

我的皮膚被什麼東西穿透了,並且一點一點的深入我的身體!

我惶恐,我恐懼,我想伸手拍掉嬰靈!

我知道嬰靈在幹什麼,它在吸收我的生氣!我知道,我的生命將要被它奪去!我知道,我將消散在天地間!

可我伸手去抓……卻抓了個空!

嬰靈明明就在那裏,我抓不到啊!

杜琳琳笑得很甜美:“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弱,還擋了我的路。”

“太婭!”孟冰覺得光棍老者纏住了嬰靈,我過去破解鬼上身,應該是萬無一失的!她顯然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孟冰看到嬰靈轉移到我身上,再也不淡定了,她選擇放棄了維持這個陣,她衝了過來,想要救我。

可是杜琳琳缺少了陣法的束縛,轉身跟孟冰糾纏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