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過去?哈哈哈。”夜冥大笑:“你還想回到過去?你從出生註定了這樣的身份,過去的日子只是因爲你還尚未覺醒罷了,如今你已經覺醒,身還刻了冷陌的氣息,已經屬於冷陌的契約者了。”

“契約者到底是什麼啊?”她問。

“想知道?”夜冥又得瑟勁來了。

小姑娘用眼神盯他。

夜冥得意了,兩人並排走出小巷,他揚着下巴,故意逗她:“要想知道親我一下。”

“當我剛纔什麼都沒說,債見!”小姑娘再次翻白眼。

她翻白眼的樣子挺萌,夜冥低笑起來,之前對這女孩的偏見也全沒了,他覺得她很有趣,伸手揉她腦袋:“你還挺有意思的。”

小姑娘跟躲瘟疫似的躲開他的碰觸,眼神特別緊張的瞪他。

他長得很醜嗎?爲什麼她那麼怕自己?他又沒說要欺負她,還是他看去長了一張流氓臉?這種摸頭殺在人界不是對女孩子很適用嗎?怎麼到了這女人這裏,變成非禮了?

算了,看她長的還算可愛的份,他大人大量,不和她計較了,跟她大概隨意解釋了下契約者的字面意思,當然,深層的夜冥沒說。

“異能?”小姑娘眨巴眼睛:“你說契約者是有異能,可我並沒有啊。”

夜冥停下來,看着面前只到自己腰的女孩,然後突然附身,捏了她左胸一下,對她說:“冷陌的印記,封了你的能力。” “你!”小姑娘急紅了眼。

夜冥還算知道適可而止,沒再碰她,離開她,對她笑着擺手:“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我不想再見到你!”小姑娘在身後對他大吼。

夜冥笑着步入黑暗。

冷陌的契約者,唔……很有趣,很有意思,冥界的那些女人有意思多了。

怪不得冷陌對這契約者如此心,跟藏寶貝似的,難道說冷陌那種萬年木訥冰山男對這女人有了好感?

如果真是這樣,那他非插手不可了。

方面汪思甜的事情,他不會再讓發生第二次!

夜冥本來想去找冷陌讓他不要動感情的,可轉念一想,現在的冷陌對那契約者擁護的很,甚至把氣息都留在了她身,可見冷陌對她的重視程度現在去找冷陌說不會有任何作用。

想到這裏,夜冥調轉了個方向,打算去鬼界,查查這女人的來歷。

另外一邊。

知道夜冥去找童瞳後,冷陌幾乎是以火箭一樣的速度衝回了人界,直接衝童瞳出租屋。

還在出租屋窗在,聽見裏面小姑娘在說話:“老鬼,我們多久沒見到冷陌了?他到底在做什麼呀?神祕兮兮的。”

她這是在想他麼?

冷陌本來心情很着急焦慮的,卻僅僅只是因爲她這一句話,心情烏雲轉晴。好了起來。

他從窗戶跳進去:“小東西,你想我了?”

小姑娘被他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但很快裏對他齜牙咧嘴作鬼臉:“我真謝謝您老人家,沒想到鬼也自作多情的。”

這小東西,還是那麼無法無天的樣子,他不跟她一般計較,靜靜的看她,發現這女人,也是越看越順眼了。

“我餓了,你們要吃東西嗎?”小姑娘問。

吃東西?她會做東西?

冷陌眼睛亮起來,但面還是冷冷的:“做雙份。”

“你會使喚人!”小姑娘鼓臉瞪了他一眼,去廚房了。

不得不承認,這小女人衝他撒嬌瞪他的時候,真的挺可愛的。

在小姑娘離開之後,炎帝對他說:“冷陌大人,童姑娘應該是和夜冥接觸過了,昨夜夜冥來過,確認了童姑娘所在的位置。”

聽到這裏,冷陌的臉色刷的沉了下去。

他剛剛感覺到這裏有夜冥的氣息了,只是一時沉浸在那死女人的搞怪裏把這忽略了,原來夜冥是真的來過!所以這女人是真的和夜冥有相處過了!

光是這樣想想,冷陌嫉妒不爽了,一陣風的消失在臥室。

小姑娘正背對着冷陌在廚房切菜準備下面,冷陌看着她後背,本來是想把她叫過來質問她的,但是看着看着她後背,他雙腳不受控制的朝她走去,從後面抱住了她。

“你幹什麼!”小姑娘瞬間警惕起來。

“你昨天遇到和用紙鶴聯繫你的人?”

“是啊,怎麼了?”她特別漫不經心的回答。

重生之武道復蘇 不爽,相當的不爽!

“你讓他碰了你?”空氣陰冷下來。

“我沒有讓他碰我。”小姑娘沒好氣的說。

“沒有?!”這什麼語氣!對他那麼不在意的是麼!還撒謊!手繞到她胸前狠狠捏了一把,湊她脖子聞:“撒謊,你讓他碰了你的胸!還穿了他的衣服是不是!”

“媽呀你是狗是不是!”小姑娘把他手使勁掰。

還嫌棄他了是不是!

不放開她,懲罰她般的更加用力捏她胸,小姑娘眼淚疼出來了,衝他嚷:“昨晚如果不是夜冥,我早被猥瑣男非禮了!那個時候你在哪裏!啊?!現在來宣佈佔有權了,昨晚你怎麼不來宣佈?!準猥瑣男碰我,不準其他人碰我嗎?!”

這話一說出來,冷陌分分鐘暴走,把她捏的轉向自己:“你找死是不是!我說過了,你是我的東西,任何人都不準碰你!包括那該死的夜冥!你要是再幫那該死的夜冥說話,我弄死你!”

“你弄死我好了!”小姑娘噼裏啪啦的哭:“反正我每次危難的時候你都不出現,我纔不要當你的東西!我是我的,我想做什麼做什麼,我想跟誰在一起跟誰在一起,我想讓誰碰讓誰碰,混蛋!”

明知道她是在說氣話,但他還是怒了,氣的想殺了這見鬼的女人:“你找死!”

“你殺我好了!”

她一點不怕,揚着下巴撅着嘴,他是想捏死她的,但鬼使神差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了,憤怒的俯身下去,狠狠吻了她。

他竟然吻她?!他竟然吻了一個人?!他竟然吻了一個女人!!!

這女人估計也是第一次接吻,眼睛瞪老大的看他,理智讓他離開她,可是他身體卻不聽使喚,一手扣了她後腦勺,一邊加深了這個吻。

小姑娘的脣好軟,好甜,像果凍一樣,從來不知道一個女人的脣那麼引人的,他忍不住想要更深的汲取,撬開她緊閉的牙齒,深入了進去。

沒想到這女人的舌頭更爽,簡直讓人分分鐘硬!

這種事情男人向來是無師自通,開了這個頭停不下來了,親着親着冷陌閉了眼睛,情慾漸漸被瘋狂的引了起來,下腹開始熱,開始疼……

這個女人真的有種說不出的魔力,像有毒一樣,讓人一發不可收拾……

這是他的初吻,自然也沒什麼技術,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原來一個女人的脣舌,能夠如此勾人的。

一直吻到小姑娘已經手軟腳軟呼吸微弱了,他才喘着粗氣的放開她,她撐着他胸膛大口大口呼吸,小臉通紅,小手摸在他胸膛,又軟又柔,勾着他下面的火越燒越旺盛。

對於這女人,他不太想忍反正她本來也是他的。

在她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冷陌扣了她的腰,將她轉了個身,背對自己把她壓在水池。

“好疼……”小女人低呼了一聲。

這一聲柔柔弱弱帶着哭腔的嚷,讓冷陌一下子控制不住了,身體僵硬的把她往身下拼命按,面受不了的吼她:“死女人,我現在告訴你,你到底是誰的人!” “不要啊,求你了。”小姑娘嚇的哭起來,一邊無力掙扎着:“我還沒準備好,求你了……”

冷陌這個時候是真想把她強要了的,反正她是他的契約者,對她做這些事情也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他也好不容易能對一個女人來那麼大欲望,更是不想忍。

可……

看着她滿臉是淚的小模樣,冷陌終究還是心軟了。

這女人大概是承受不住自己陰氣的,冒然要她,或許她會死,這樣自己可得不償失了。

冷陌給自己找了個理由,而後從她身離開了,退後了兩步。

小姑娘也許是沒料到自己會放過她,呆愣愣的看着他。

“看什麼?沒被我強要你很失落?”他打趣她,岔開這個尷尬的氣氛。

“去死!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哼!”小姑娘鼓臉嘟嘴,別提多可愛了。

他輕笑出聲,揉她腦袋:“拿你沒辦法。”

“走開!”小姑娘把他手拍開:“你還好意思笑!”

這小東西真是……剛剛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的可憐慘了,轉眼變成張牙舞爪的小刺蝟。

冷陌好笑不已,捏她下巴,讓她看自己:“我再給你一段時間準備,反正你遲早都是我的女人,再讓其他男人接近你,我不是今天這麼好說話了。”

小姑娘噘着嘴耷拉下腦袋,不吭聲了。

“行了,煮麪吧。”冷陌把她放開。

“你煩死了!你出去!”她插在腰小獅子模樣的瞪他。

算了,他今天心情好,不跟她一般計較。

冷陌慢慢踱步離開了廚房。

回到客廳,炎帝也在,用眼神詢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冷陌勾着脣坐沙發,隨手拿了張報紙看,沒回答炎帝。

報紙寫了些什麼冷陌是半個字沒看進去,滿腦子都是剛纔親那女人的旖旎幻象,要讓夜冥和寒羽他們知道自己現在也會發呆想一個女人的嘴和舌頭,那鐵定會被他們笑死的,指不定還以爲自己被什麼東西附體變成其他人了,連他自己都開始懷疑,他真的變得……不像以前的自己了。

“冷陌大人……”炎帝叫他。

冷陌看向他:“什麼事?”

炎帝默默指了指報紙:“您拿反了……”

“……”

心虛的把報紙趕緊翻正,瞪炎帝一眼,這臭老頭是沒事找事!

“冷陌大人,您是不是對童姑娘很有好感?”炎帝突然問。

冷陌一怔,眯眼:“你想說什麼?”

“我沒有其他意思。”炎帝連連擺手:“我只是覺得那小姑娘挺可愛的,還仗義,愛憎分明,善良,性格也不做作,她作爲冷陌大人的契約者,冷陌大人肯定也很欣賞她吧?”

欣賞她?

欣賞她說不,想捏死她的念頭倒是有過很多次。

不過是不知道炎帝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了。

小姑娘先端了碗麪出來,氣呼呼的擱冷陌面前:“真沒想到你們冥界人也關心我們人界的國家大事。”

他發現這女人是欠虐的,冷她:“畢竟所有人都不像你那麼腦殘。”

“你!”她被氣臉紅了,使勁跺了跺腳,轉身跑廚房裏去了。

笑死他了,逗這女人,也是種樂趣。

後來小姑娘端着自己的麪條進來,坐他旁邊,吃了一大口下去,被嗆到了,臉紅脖子粗的搶水灌進喉嚨裏,咋呼呼大咧咧的,哪裏有女孩子端莊的樣子,完全是個蠢貨。

冷陌說了她一句餓死鬼投胎,她鼓着嬰兒肥的臉回罵他,他瞪她,氣場冷冰冰的,她嚇得縮了縮腦袋,不敢講話,安靜吃麪條了。

見她乖了,他也沒再說什麼,扳開筷子吃了一口她做的麪條。

這是冷陌人生第一次吃一個女人做的東西,以前他和汪思甜在一起相處的時候,汪思甜也沒親手做過什麼給自己,或許是因爲汪思甜對自己的感情本虛假,以前他不覺得汪思甜怎麼,現在有了較,才知道汪思甜以前在自己面前有多矯揉做作,至少不會像這個女人,不顧形象的大口吃麪,麪條的汁沾在嘴邊也不管,吃到一大塊肉會眉眼彎彎的笑,吃飽之後會拍着肚子在他面前打飽嗝。

越拿這女人和汪思甜較,越發不可收拾的對這女人有好感,冷陌有些煩惱,難道說契約者真的能那麼吸引自己的嗎?他再靠近這契約者到底又是好還是不好?

這碗麪條是冷陌吃過最好吃的一碗麪條了,生平第一次被感情所困擾,冷陌沒有多做停留,很快便離開了。

和這女人才相處瞭如此短暫的時間,他破了無數個第一次,甚至連初吻都給了她,現在冷陌心有些亂,他真的不知道再這樣下去,他和這女人的未來又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不管發展成什麼樣子,唯獨一點不能變。

這女人是契約者的身份,未來天雷劫的時候很有可能要利用她,犧牲她的性命去渡劫,成全自己的王者霸業。

所以……

他和這女人,最多隻能發展到肉慾關係,其他更深層次的,心和靈魂的……那種感情,絕對不能有!

現在的冷陌認爲自己足夠理智,所以在他理清楚心緒之後,人也冷靜了,便覺得和那女人接吻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做戲而已,他是要讓那女人愛他,依賴他,這樣一來,他能更好的利用那女人了。

冷陌回到自己買下的房子,聯繫了在冥界的寒羽幾人,詢問了最近冥界的事情,確認沒什麼事之後,他纔去休息。

半夜夜冥來找他,站他牀前。

冷陌沒睜眼,翻個身繼續睡。

“冷陌,你和那個契約者到底怎麼回事?你不會是愛她了吧?”夜冥質問。

冷陌懶洋洋眼睛眯條縫:“愛?你要想愛隨你去愛吧,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以後她是要爲我渡劫去死的,你對她動真感情沒有結果。”

“聽你這語氣,你只是隨便和她玩玩,並沒有對她認真?”夜冥有些高興。

冷陌打個呵欠:“在我的字典裏,對女人,沒有動真感情的說法。” 夜冥見冷陌表情不假,也放心了,往他牀旁邊一坐:“我對那小妮子也沒什麼真情好感,不過覺得她挺有趣,既然你也對她抱着遊戲態度,那我們把我們的賭繼續進行下去吧。 ”

冷陌知道夜冥的賭是什麼,賭那女人會先愛他們的誰。

他不想賭,一口回絕:“不賭,無聊。”

“無傷大雅的賭而已,這有什麼的,不管,這賭這樣定了!”夜冥說完刷的起身:“她肯定會先愛我的,冷陌你等着哭吧,哈哈哈。”

冷陌變得很煩躁,吼他:“滾!”

夜冥一點不以爲意,以爲冷陌跟他開玩笑,笑嘻嘻的從窗口跳走了。

冷陌從牀一下子坐起來。

諾大空洞的黑暗臥室裏,他呆呆坐着,出神的望着前方虛無。

亂世邪君:獨寵逆天弃妃 如果那女人真的愛了夜冥,那自己會如何?

整整一夜,冷陌反反覆覆都在想着這個問題,百思找不到答案,第二天人生第一次頂着熊貓眼下樓,坐飯桌旁啃麪包的時候還在想,越想越煩躁,把自己頭髮抓了一團亂。

他決定不去找那女人幾天,讓自己冷靜冷靜。

吃完麪包,冷陌又樓睡覺去了。

睡覺又睡不着,想着那個女人,想着想着來生理反應,自己解決之後又心煩,心煩了又在心罵那女人,罵完後人又開始出神發呆……

這狀態,整整一個星期冷陌都沒有怎麼修煉,全用來想那女人和解決生理問題了。

一個星期後他實在坐立不安了,拿了外套準備出門找那女人去。

剛走到門口感覺到了在那女人周圍有鬼的氣息,冷陌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死女人麻煩的要死,又給他捅什麼簍子了!

嘴罵着她,心卻興奮異常,眨眼間的速度他找到她了。

小姑娘正和炎帝在超市裏面,對面有對夫妻,懷抱着的小女孩肩頭趴着個男孩模樣的鬼,小姑娘看樣子是想去幫忙。

冷陌知道那男孩鬼,並不想管這件事。

但那白癡蠢女人去管了,還成功招惹了男孩鬼,男孩鬼朝她衝過來,她張牙舞爪咋呼呼的跑出超市,在街對面的小樹林旁被男孩鬼抓住了頭髮,她跌坐在地,男孩鬼要咬她。

真是服了這蠢到家的膽小鬼了,沒本事還到處惹是生非。

冷陌嘆口氣,人卻已經到了男孩鬼身邊,揪住男孩鬼,把他扔到地。

看到他的出現,小姑娘瞪大眼睛:“冷陌!你怎麼來了!”

冷陌沒好氣的冷她:“你不是說每次你爲難我都不會出現麼?我現在出現了你驚悚個屁。”

“兇的要死,沒睡好啊……”小姑娘嘀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