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他們這羣從小在溫室長大的學生來說,做些新鮮事總比成天對着書本有趣,因此幹得那叫一個熱火朝天。

只可惜理想總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的。林甜甜等人完全低估了辣椒的威力,到最後,所有人都成了淚人,一眼看去,就像五個人對着辣椒痛哭流涕,場面頗有些悲壯。

期間,沈峯倒是來過一次,但被這個場面無情勸退了。

“先別急着沖水,不然你的手一下午都會有火辣辣的感覺。”處理完辣椒,陳沖叫住想洗手的王雄心,在後者疑惑的淚眼中,快速取出一個大碗,倒上一些白醋和水攪勻,“喏,先在這裏面泡一下再用肥皂洗。醋是酸性,能和辣椒鹼中和,見效很快。”

“那直接用醋泡唄,兌水乾嘛。”王雄心不解,但還是照做。

“你傻啊?”陳沖搖了搖頭,“別小看廚房裏的醋,高濃度醋酸會傷手的,需要用水稀釋一下才行。”

“看不出來,陳老闆懂得還挺多。”張萌一臉崇拜,趕緊將手放進碗裏,淚眼汪汪的說着。

“都是一些廚房小常識,算不得什麼。”陳沖將去了蒂的辣椒推在一起,然後趕緊點火熱鍋。

林甜甜等人是來吃飯的,能幫忙已經很感激了,他可不能再餓着他們。



“對了,周飛今天怎麼沒來?”陳沖心情不錯,在給幾人配餐時,特意像沈峯那樣,將白米飯換成了五色糯米飯,頓時吸引了林甜甜等人的目光,紛紛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發到朋友圈炫耀。

甚至因爲五色糯米飯的賣相與極其精緻的餐具都太亮眼,幾人遲遲不肯動筷子,惹得陳沖哭笑不得。

“正打算跟你說呢。”林甜甜放下手機,神色嚴肅。

陳沖微愣,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這不剛開學麼,我們學校美食榜又要迎來新一輪評估,而周飛的哥哥是‘美食社’的成員,所以他從昨晚就開始遊說他哥了,讓其務必帶人到你這裏試一試。”張萌飛快說道。

“美食社?”

“嗯,美食榜本來是前幾年一位學長無意弄的一個有關美食的帖子,也不知怎麼的,突然在校園貼吧裏火了,並且隨着後來者不斷完善,逐漸成立了‘美食社’還獲得了學校的經費補助,連校長都會經常在上面查看美食攻略,你說神奇不神奇?”

一說到吃,張萌就停不下來了,“更神奇的是,只要是美食社的成員,周邊很多餐館老闆都認識,看到他們去吃飯,大多會給一定的優惠!真是令人羨慕的身份啊。”

“那是因爲學校周邊的餐館都知道美食榜的存在,誰不想在上面免費打廣告?”楚瀾一語點破其中真意,旋即看向一臉懵逼的陳沖,掩嘴笑道:“看來還真有人不知道呢。”

陳沖尷尬一笑,目光不着痕跡的看了眼斜對面的‘回頭客’,死胖子肯定知道,但從來沒和自己說過!

“不用擔心,我們可都是你的忠粉,就憑你的手藝,絕對能上榜!”見他半天不說話,王雄心在一旁拍着胸脯打氣。

“對,我們都看好你哦!”林甜甜等人齊聲應援。

“那就先謝謝了,也替我謝謝周飛。”陳沖點了頭。不管怎麼說,這的確是一個很好的宣傳機會,他必須把握住,“具體什麼時候?”

“明天中午。”

……

送走林甜甜等人後,陳沖又迎來了兩位新的客人,雖然對方因爲菜品太少抱怨過幾句,可最後仍被魚香肉絲套飯征服了胃,並表示以後會常來,更希望陳沖推出一些新的菜品。

這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回到廚房,陳沖繼續完成傳奇豆瓣醬的製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處理二荊條辣椒之前,一定要確保菜板無油、無生水,否則會導致辣椒後期質變。

拿出一個乾淨的大鐵盆放在旁邊備用,分批將辣椒倒在菜板上剁碎。

咚咚咚..

陳沖剁得開心極了,那一刀一刀下去就像在砍西瓜一樣,有種莫名的爽感。

當然了,剁歸剁,他還是沒有忽略技術要領,那就是不能躲得太碎,因爲發酵的時間很長。也不能留得太大,影響口感與賣相,整體大小保持在0.8至2.2公分之間最佳。所以,料理機這種科技產物完全不能使用,只能以純手工代替。

將剁碎的辣椒放入盆中,按照5:1的比例加入食鹽混合。不過,由於個人口味原因,可以適當將比例調整至5:1.5。總而言之,絕對不能太淡,否則發酵出來的豆瓣醬會酸。

攪拌辣椒與食鹽也不是簡單的工作,不僅要攪,還要杵,速度與力量保持一致,切勿忽急忽快,忽輕忽重,儘可能將食鹽揉進辣椒之中。

待攪拌均勻後,陳沖的後背衣衫已經完全被汗水打溼,手臂更是因爲痠痛而微微發抖。但他沒有停下休息,而是趁着這股發熱的勁兒,將之前發酵好的豆瓣連水一併倒進辣椒之中進行最後的攪拌。

這比攪拌辣椒更累,因爲有水的緣故,木棍的阻力會很大!

陳沖咬牙堅持,用盡所有力氣保持勻速攪拌,避免豆瓣在攪拌的過程中碎裂。

小臂的肌肉已經凸起,經脈鼓脹,汗水從毛孔擠出,就像塗了一層油一樣。不得不說,此時的他,給人一種力與柔的美感。

呼。

十分鐘後,鐵盆裏的辣椒與豆瓣被他一股腦倒進了土陶罐中,至此,傳奇豆瓣醬算是製作完畢。

當然了,這是在擁有土陶罐的情況下。而正常情況是..裝入容器的豆瓣醬需要放在陽光充足的地方,並且每天都要開蓋翻、曬、露,使它慢慢發酵至少一年的時間,讓時間與陽光成就其獨特的香味! 陳沖大汗淋淋的點燃一支菸,坐在餐館門口慢慢等待。

傳奇豆瓣醬的發酵時間不短,即便擁有土陶罐,也需要起碼兩個小時左右。

咕嚕..

胃裏傳來不滿的聲音,他趕緊就着最後一小截抽了兩口,給自己盛了碗白米飯,也不想起鍋炒菜,直接用牛肉醬伴着吃。

若說之前還擔心牛肉醬越吃越少的話,那麼現在,已經徹底解決了根本問題。

只要傳奇豆瓣醬不斷,牛肉醬就可以無限量供應,甚至於以後再炒魚香肉絲的時候,也不需要使用普通豆瓣醬。

換句話說,傳奇豆瓣醬的完成預示着餐館所有需要豆瓣醬的菜餚都可以提升一個口感層次!其‘戰略’價值,可想而知。

不慌不忙填飽肚子,又將侵泡了一晚上的五色糯米封存起來冷藏備用,接着拿出一根蘿蔔放在菜板上。

自從得到‘巧手(殘篇)’之後,他一直沒有機會練習,剛好趁着現在不忙,可以試試。

“巧手分爲刀法與勺功,可惜的是,殘篇中並沒有關於勺功的任何記憶,甚至刀法的後半部也很模糊,應該需要兌換巧手(全篇)之後才能一探究竟。”

陳沖也無所謂,自己現在接觸的菜餚並沒有太多刀法上的要求,因此並不着急兌換。

“刀法分六類,切、片、剁、劈、拍、剞,每一類又有很多分支。想要快速將這些記憶轉化成肌肉記憶,並不實際,需要持續練習才行。”

深吸口氣,先從‘切’開始練習。

‘切’是菜餚切制中比較根本的刀法,同樣分爲六式,直切、推切、拉切、鋸切、鍘切、滾切。

越是瞭解,越是覺得廚師不簡單,甚至不由想到自己的招牌十分契合當前的心境。

美食江湖。

餐飲行業就是江湖,而每一個廚師便是這個江湖中的奇人義士,個個身懷絕技。

“不知道自己現在在這個‘江湖’中屬於什麼位置?是初出茅廬的門派弟子呢?還是深山老林中的隱士能人?”

看了眼手中用了半年,當初花八十塊錢買的菜刀,陳沖突然生出一股豪氣,彷彿手裏拿着的,是一把號令江湖、唯我獨尊的至尊屠龍!

“還是老老實實切菜吧。”

他自嘲一笑,左手按住魔教聖女,咳咳,是按住蘿蔔,右手操刀,開始練習切法中的直切。

所謂‘直切’,也是最常用、最基礎的刀法。

切菜時,菜刀垂直向下,既不向外推,也不向里拉,一刀一刀筆直的切下去。這種刀法適用於脆性原料,比如蘿蔔、青筍、黃瓜之類。

噌。

噌。

陳沖聚精會神慢慢的切,不被外面的各種聲音干擾,儘量讓手臂肌肉習慣這種感覺。

當然了,直切並沒有想象中那般簡單,它含有四個要點!

第一,左右手需要有節奏的配合,一旦亂了節奏,體力的消耗就會激增;

第二,左手中指關節一定要抵住刀身向後勻速移動,否則切出來的原材將寬窄不一,不僅影響整體造型,還會在烹飪時導致入味不均,生熟不同;

第三,握刀的右手要善用腕力,形成習慣以後,可以在落刀過程中輕微調整垂直角度。而若是運用臂力,則難以控制;

第四,也是最需要注意的一點,那就是左手一定要安穩原材,一旦打滑或脫手,極容易切到手指!

噌噌噌..

陳沖的速度逐漸加快,與常人不同的是,他擁有關於巧手的記憶,只要讓身體肌肉熟悉力度與節奏,就能很快上手,熟練度成倍疊加。

蹭蹭蹭..

他的速度越來越快,從最開始兩秒一刀,到現在已經可以做到一秒兩刀了!並且切出來的蘿蔔片薄厚均勻,如書頁一樣一片挨着一片,整齊極了。

當然,這並非預示着已經熟練掌握‘直切’技法,除非有一天可以蒙着眼睛切菜的時候,才叫真正的融會貫通。

而現在,他還需要眼睛,不然會切到手指。

好在這些蘿蔔基本上都是菜販子賣不出去的貨,買的時候也沒花幾個錢,消耗起來並不心痛,不知不覺間,就只剩下最後一根了。

陳沖將其按住,正要下刀時,右上角的感嘆號閃了一下。

原以爲自己又解開了某種成就,結果打開一看,懵了。

【殘破的土陶罐能量消耗殆盡,如需補充,可前往道具倉庫進行操作】

咚。

將菜刀定在菜板上,迅速關閉信息,進入‘道具倉庫’,果然發現五色糯米飯的卷軸旁邊,多了一張卡片。

這卡片與黑貓卡片類似,上面有個立體旋轉的陶罐,其破損程度與廚房裏的那個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張卡片是灰色的,光澤暗淡。

打開卡片詳情,上面只有一行文字提示,‘500厄運值兌換12小時能量,是否兌換?是/否。’

說實話,在看到這條坑爹的內容後,陳沖心裏其實波動不大。

試想一下,按照兌換成品傳奇豆瓣醬的比例來看,500厄運值可以兌換2500克重量。而他剛剛製作的重量足有6公斤左右,也就是6000克!足足多了3500克!而這還僅僅只消耗了3個小時左右!

“這麼一想的話,花費1000厄運值將傳奇豆瓣醬配方弄到手,的確是個明智的做法!”

還沒來得及竊喜,陳沖突然想到什麼,腮幫子鼓了幾下,“昨晚的那幾粒破米也不知耗費了多少時間!”

沉默半晌,他在是否兌換的選擇中,果斷選擇了‘是’。

【抱歉,當前厄運值不足,無法兌換!】

“嘿嘿..這玩意兒還挺有原則..”

陳沖露出一抹自娛自樂的微笑,關閉光幕後,來到土陶罐身前查看裏面的豆瓣醬。

從豆瓣醬整體發酵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比預期還多一個多小時,也差不多有‘一年多’時間,夠了。

眼睛還沒看清,鼻子便傳來一股淡淡醬香味,儘管這股味道被土陶罐限制在‘肚子裏’並不濃郁,但還是能分辨其中沒有生辣椒味。

觀其顏色,豆瓣醬呈紅褐色,表面油潤有光澤,顏色極其飽滿。

陳沖用筷子夾起一粒豆瓣兒,剛一入口,醇厚的醬香與鮮辣便在口腔肆虐,令人口齒留香。微微咀嚼,豆瓣香脆無比,回味無窮!

毫無疑問,傳奇豆瓣醬,成了! 陳沖從附近的超市裏買了一個超大的玻璃罐用來存放傳奇豆瓣醬。

整整六公斤的重量,已經足夠用上兩三個月。至少現階段,不必再爲豆瓣醬的事情發愁。

趁着這股興奮勁兒,他把所有的牛肉與小米辣做成了祕製牛肉醬,甚至因爲土陶罐發酵過程更完美的緣故,口感上還有小小的提升,當然,並不明顯就是了。

“累死了。”

長舒口氣,發現時間已經下午六點過了。

“居然過得這麼快!”

陳沖暗暗乍舌,以前沒這麼多事的時候,覺得時間很慢,每天都過得渾渾噩噩,度日如年。

如今呢?從早上一直忙到現在,中途也就吃飯的時候稍微休息了半個小時左右!可即便如此,手頭上仍有幾件事情沒有處理。

比如與黑貓談判,比如瞭解王茂的死因,再比如嘗試新增加的‘正宗麻婆豆腐’等等之事。

“想要製作麻婆豆腐,還缺少幾樣食材,尤其是新鮮豆腐,這個時間點已經買不到了。只能明天一早去買,最好能趕在中午之前將其做出來,說不定能爲‘美食榜’的事增加幾分把握..”

陳沖正坐在店門口盤算着,忽然就有客人上門了。對方先是看了眼黑板上的菜品,又看了眼招牌和店鋪內的衛生狀況,最後才猶豫着走了進來,點了一份魚香肉絲加白米飯。

與中午那兩名客人相同,這也是一位自來客!

陳沖露出職業微笑,又開始忙活起來。

不過,更讓他欣喜的還在後面,有了第一位客人上門,中途陸陸續續又來了幾位,雖然每個人進店的第一反應都是嫌菜品太少,但在嘗過絕美的滋味後,都給出了極高的評價,甚至有客人還站在門外照了一張門頭照,明顯是在社交軟件上推薦給自己的朋友。

“餐館終於有起色了啊。”

接近晚上11點,陳沖送走最後一位客人後,快速查看了一下厄運值,其上顯示爲‘19’。

這之中,林甜甜等人貢獻了‘9’點,沈峯貢獻了‘2’點,剩下的則全部來源於自來客。

“中午兩人,剛纔是六人,一共八人,正好!”

陳沖嘴角上揚,眼神充滿自信。以目前的轉化率來看,客人對餐館的滿意度完全是100%!

街上的行人開始減少,一天的忙碌正慢慢接近尾聲。

忽然,一陣陰風吹來,陳沖只感覺背心有些涼,像是有人在身後對着脖子吹了口氣一樣。

他下意識轉頭,卻發現沒有開燈的廚房門口靠內站着一個低頭垂手的模糊黑影!

砰。

與此同時,外面立着的黑板被風吹倒,結結實實倒在地上,濺起一撮灰塵。街上的行人被聲音牽引,腳步有片刻停頓,然後一切恢復正常。

就是這一瞬間的分神,黑影消失了,彷彿從來不曾出現過。

陳沖頭皮一緊,匆忙在桌子上抓起一把筷子走到廚房門口將裏面的光線打開,卻什麼也沒看見。

廚房空空的,與自己關燈之前沒有任何區別,倒是水池附近的水龍頭好像沒有擰緊,一縷細細的水線正流進池中。

嘰嘰。

面無表情的重新擰緊水龍頭陷入沉思。

“若沒有看錯的話,那個黑影與王茂的身形幾乎一模一樣,甚至很可能就是王茂!可爲什麼他剛纔給自己的感覺比昨天看見的時候陰森了許多..一副怨氣極重的樣子..”

陳沖在廚房裏踱步,後頸上殘留的冰涼溫度令他想起了‘特殊任務’的提醒。

‘..一旦觸發,必須完成,否則將有無法預知的危險出現..’

“難道..王茂本身就是‘危險’?若沒有找到兇手的話,是不是意味着‘王茂’將會纏上自己?”

很有可能!

突如其來的變故沖淡了陳沖一整天的喜悅,若是不解決掉這個麻煩,絕對會影響餐館的正常營業!他可不想哪天客人在食物裏吃到不乾淨的東西或者看見超出常識的存在!

“必須儘快完成特殊任務!”

想到就做,這是陳沖一直以來的行事準則。

將店外的黑板收起之後,又在水盆裏撈出今早買的大肥魚,然後揣着那把剁骨刀,匆匆上了二樓。

雖說他的性格比較衝動果敢,可也不是沒有腦子。這種時候,必須給自己準備一些後手,比如..可以震懾鬼怪的黑貓!

進入二樓衛生間,打開燈,前些天砸碎的鏡子碎片還堆在角落沒時間處理。

沒有心思多看,反手將門窗關閉,在【稀有助手】裏面找到卡片,選擇‘激活’。

喵。

一聲清澈的貓叫出現,接着房間裏的燈光閃爍,一道黑漆漆的身影詭異的從半空跳出,穩穩落在了洗臉槽邊緣,正是黑貓。

不過,令陳沖愕然的是,黑貓似乎剛剛睡醒,矯健的身形只保持了不到兩秒,接着爪子一滑,極其狼狽的掛在洗臉槽邊緣,後肢則瘋狂蹬踏下方的櫃子,又慢慢爬了上去,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咳咳..”

陳沖適時的發出聲音,並不着痕跡的退到角落,與黑貓拉開距離。

聞聲,黑貓身體一僵,偏頭一看,竟是看見那張‘永生難忘’的臉頰!憤怒與丟失的尊嚴徹底佔據心神,它‘噌’的一下伸出爪子,直接飛撲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