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蘭啊,今天打的不錯,”經理微微一笑,

小蘭的身體輕微的顫動一下,但是一句話也不敢說,

經理走上前去,輕輕拍着小蘭的肩膀:“沒事,這次失敗了,下次再來,我很看好你,”

剛好在經理把手放在小蘭的肩膀上的時候,門口突然進來了其他的隊員,

額……

隊員們有點尷尬,

這一幕,註定成爲話題,

距離東海理工大學一條街區的網咖內,男孩憤怒的將鼠標,鍵盤,耳機一股腦的全部砸在地上,

“怎麼回事,你這讓我怎麼打,”他憤怒的道,

“明明是有機會贏的,靠,什麼破JB網速,什麼破電腦,你讓我怎麼玩,”

此時的中年男子坐在沙發上,??的抽菸,一根接着一根,VIP對戰區域已經煙霧繚繞了,

雖然網咖裏明確規定在大區是不能抽菸的,但是誰都不敢多說一句話,尤其是網咖的老闆,

稚嫩的男孩似乎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只是發着火:“走了,以後再也不來這個地方,什麼垃圾,還想讓我來駐吧,做夢吧,”

這句話說的非常大聲,以至於網咖老闆都聽見了,心情似乎有些不好,

但是他也沒有說什麼,??的數了數銀行卡多出來的錢,

尤其是將後面的幾個零數清楚,是的,

沒錯,

老闆這才放下心來,

衆人都在等待着中年男子發話,看看他,又看看男孩,實在是很尷尬,

大力拿着手機急匆匆的走了過來,額頭上都出了汗水,

“怎麼樣,”中年男子問道,

大力苦笑一聲,在中年男子耳邊說了什麼,後者的臉色異常的陰沉,

??的吸完了最後一根菸,中年男子淡淡的道:“大力,你知道該怎麼做的,”

大力剛想說話,中年男子看也不看他,直接道:“走吧,回上海,在這裏待的也夠久的了,”

他一發話,衆人都跟着中年男子一起走,只剩下大力,

大力無奈的看着男孩,男孩的眼神非常無所謂:“大力哥,我可是給你面子了啊,要不是你說,我纔不會來這個地方打什麼遊戲呢,”

“這個破地方,實在是很影響我的發揮啊,”

男孩喝着一罐紅牛,語氣非常淡然,

但是大力就不一樣了,他冷靜的道:“你應該知道,輸了這場比賽,我會輸多少錢,”

男孩愣了愣,隨即“切”了一聲,“又能多少,再掙回來就是,”

大力深深的看了看男孩,心中一股肉痛,他實在是很想踹一腳這個囂張的小子,但是他還是忍住了,因爲他還是要靠着這個小子來賺錢的,

“行了,回家吧,”

男孩喝着紅牛,不屑的笑了笑:“呵呵,回家,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做,”

“恩,”

“聽說在這裏有一個非常牛逼的人,我想見見,”男孩囂張的說,

大力實在是很無奈:“你又想做什麼,”

“要不你先回去,我到時候自己回去,”

大力暗罵了一聲,你TMD的才十五歲,身份證都沒有,飛機坐不了,火車坐不了,怎麼走,自己怎麼回去,,

真TM是事情多,

慶功宴,

說起來是一場慶功宴,但是規模非常的小,

在理工大學內部舉行,劉若琳婉言謝絕了學校領導給她和她的戰隊嘉獎的宴會,自己則是在社立單獨搞了一個小型的宴會,

人不多,EE戰隊全體,加上電競社的幾個高層,當然還有林天和李清雅,

“來,恭喜咱們的女英雄們凱旋歸來,”作爲副社長的?傑首先站起來發言,

他看起來十分的高興,舉起酒杯,衆人都微笑着迴應着,

文小西笑着說:“哈哈,社長就是厲害,帶出來的戰隊就是厲害,”

“哼,就光是社長厲害,我們就不厲害啦,”EE戰隊一妹子撒嬌說道,

文小西看的是心中盪漾,連忙給自己“掌嘴”,說着自己最笨,自罰三杯,這個舉動博得了妹子們一致好感,

鄧冰,潭江等人也是積極的敬酒,讓酒桌上的氣氛一致處在高漲之中,目標編號014 老闆着急的不行,“小祖宗哎,你就好好打完這一把,這局比賽真的對我很重要啊,”

“那你把設備調好,網絡弄好,”男孩憤怒的白了他一眼,“傻逼,”

老闆氣的不行,但是無可奈何,只能是怒聲對旁邊的人道:“還不趕快去看一看,”

男孩也很氣,剛纔的團戰非常關鍵啊,自己要是可以操作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一波翻盤,但是現在被搞的什麼心情都沒有了,

與此同時,場館內,

雷克賽的不作爲,幾乎是放了一個技能就閃現逃走,EZ,龍王,艾克全部追擊,在卡爾瑪的全體加速之下追了上去,

“一換四,”

“EE戰隊打出了一換四,”

“噢,這波團戰非常的NICE,EE戰隊位置找的非常好,看起來中路高地應該可以拿下了,”

“不止吧,感覺可以兩路啊,”

SHINE戰隊就只剩下一個寒冰,在沒有人保護的情況下,基本是不可能抵擋的住這麼多人的進攻,

EE戰隊聲勢浩大的衝了進來,直接將中路高地給拔掉了,

徐青看了看復活時間,暗道差不多了,正準備走的時候了,忽然想起了林天說的話,

“快,”

“快,”

“快,”

節奏要快,

“走啊,小青,對面要復活了,”卡爾瑪說道,

此時徐青咬咬牙,有些猶豫不決,

就在此時,林天有些着急的在休息室內踱步着,

“不能回城啊,不能回城啊,”林天呢喃着,“回城之後,下一次的團戰就不好打了,”

劉若琳有些不解,奇怪的道:“怎麼就不好打了,你看對面就快要復活了啊,”

林天不方便解釋,但是直覺告訴他,現在真的不能回去,

因爲,這個雷克賽……真的有問題,

林天目光一刻不停的盯着屏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EE戰隊幾個人正在往外面走,

“不,”徐青忽然說道,

她的語氣充滿了決然:“我們可以一波,”

“小青,你說什麼,一波,”卡爾瑪有些不解,

中單妹子眉頭微皺:“對面復活了啊,怎麼一波,”

徐青堅定的道:“可以的,兵線已經來了,艾克復活後,可以傳送過來,我們不能再拖下去了,這波團戰打贏有點靠運氣,”

“只有這個機會,一波推上去,”

伴隨着徐青急速的聲音,EZ也是瘋狂的繼續帶領着兵線錢進,

一波,一波,

真的可以一波嗎,,

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畫面,尤其是現場的觀衆朋友,目光緊緊盯着現場的大屏幕,看着EE戰隊剩下的幾個人在瘋狂的推着SHINE戰隊的基地,頓時就嗨了起來,

解說激動的道:“EE戰隊的想法真的大膽啊,居然想要一波SHINE戰隊,可以這復活的時間快到了啊,”

“是的,SHINE戰隊幾個人馬上就要復活了,寒冰也在做最後的抵抗,她們是絕對不會讓EE戰隊推掉自己的基地的,”

“我覺得現在EE戰隊根本就不用着急啊,她們穩着點打就好了,何必要冒險去一波基地呢,”

“也許是她們覺得此時再不一波的話,待會再脫下去,對她們非常不利吧,”

“現在SHINE戰隊還是處於劣勢,但是小蘭的雷克賽完全有逆轉整個局面的能力,只是剛纔那波團戰並沒有打好,”

“好了,這是最後的機會了,我能夠感受到兩支戰隊最後的希望都放在這裏,”

“EE戰隊了贏了,就是一波對手,拿下冠軍,”

“SHINE戰隊贏了這波,那麼接下來就非常好打了,甚至可以說是直接翻盤了,”

現場的觀衆們在解說的帶動下邊的十分激動,不停的吶喊着,歡呼着,爲自己喜歡的戰隊加油,

SHINE戰隊還在泉水裏等待復活的幾個人都在大聲的喊叫着:“拖住啊,拖住,”

“不能讓她們拆基地,拆完感覺就危險了,”

“放心,我們馬上就復活了,對面這是在給機會啊,”

“我的天,EE戰隊這是瘋了吧,一定要守住,”

SHINE戰隊四名隊員都顯得緊張萬分,直接等待着復活的最後一秒,衝出來給予EE戰隊最後的痛擊,

但是唯一不變的就是SHINE戰隊的打野小蘭,小蘭此時面色淡然,從眉宇之間仍然是能夠看的出來一絲慌亂,但是憑藉着小蘭在SHINE戰隊長久積累的威信和信任,隊友對小蘭十分認可,

在這種情況下,仍然相信小蘭會帶領她們走出困境,完成翻盤,

這樣的信心,讓小蘭,有點慌,

事實上,她從來不爲比賽輸贏而慌了神,她只是怕自己最大的祕密被揭穿之後的恐懼,

這種感覺甚至折磨了她很久,

“打,打,打,”

卡爾瑪不停的低吼着,開啓全體加速後,其餘的隊員瘋了一般的衝向了SHINE戰隊基地,

全體都在保護EZ,只要EZ不倒就有輸出,只要有輸出,就能夠推下SHINE戰隊的基地,

完美無缺,

“不能回,”徐青再次鑑定了這個信念,“回去之後我們不能一波對面,再想繼續打出優勢的話,那就非常困難了,”

“可以,就聽小青的,”卡爾瑪低吼着說,

“趕緊推啊,”

中單妹子看準機會朝着唯一的一個威脅寒冰去了,“你們推,我去攔住寒冰,”

“小心,”

說完龍王對着寒冰的一個極限距離的W技能命中個了寒冰,

減速,

十分致命的減速,讓寒冰根本就無法逃生,

寒冰倒下了,

寒冰真的倒下了,

解說瘋狂的說着,寒冰如果倒下的話,那麼SHINE戰隊其餘的人基本上也是缺乏輸出的,

只靠着復活的幾個人怎麼抵擋的了EE戰隊的進攻呢,

“能推掉嗎,”此時在休息室內,劉若琳也是心中焦急萬分,眼神不停的詢問着林天,

而林天似乎是很淡定,目光變得淡然無比,看了一眼劉若琳,微微一笑:“不着急,四個人推不完,那就五個人推,”

“五個人,”李清雅也有些納悶,哪兒來的五個人,

林天笑了笑:“SHINE戰隊要復活了,但是EE戰隊的上單艾克也要復活了,”

劉若琳也是一楞,下意識的看了看艾克的傳送CD時間,還在,

難道真的要交出傳送嗎,

要知道,一單艾克交出傳送,就等於是EE戰隊把全部的身價都拿來這裏了,

真可謂是孤注一擲,

劉若琳輕輕呼出一口氣,在心中不停的祈禱着,其實自己也不知道在祈禱着什麼,究竟有沒有用,

“我復活了,我復活了,”

“砰,”

SHINE戰隊第一座門牙塔被推掉了,同時,上單復活,

上單泰坦衝出來一個E技能造成減速,一個人一個人的A了過去,

同時,輔助娜美復活,

最後一個門牙塔已經打了一半的血量了,

“守住啊,”這個時候,妹子們已經是紅了眼睛,根本就不顧形象的大聲叫喊着,

“推進去啊,”EE戰隊的妹子也是已經紅了眼睛,

拼的就是這一瞬間的決定,就是這一個決定勝負的時間差,

推完,還是不能推完,

就在這生死的幾秒之內,

當最後一個雷克賽復活的時候,全場的焦點都放在雷克賽這裏,

其實雷克賽的出裝相當的暴力,在早期將紅水晶換成了長劍之後,就合成了一個提亞馬特,怪不得雷克賽的傷害這麼高,原來是這麼回事,

雷克賽此時衝了出來,解說也激動的說:“噢,雷克賽來了,EE戰隊已經快推完最後一個門牙塔了,”

“我的天,關鍵是此時抗塔的龍王啊,龍王的血量很低,怎麼辦,”

龍王是擊退敵軍的主力,要是龍王死了,憑藉着盲僧和卡爾瑪不足以在重重包圍下保護EZ的生命,

但是此時雷克賽鑽地道後朝着龍王狠狠地撲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