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的詭異,再加現在的時間段,周瑩瑩決定還是不去研究的好,有研究這個事兒的時間,還不如趕緊離開這裏,避免一會兒出現更加複雜的問題。

周瑩瑩趕緊轉身,想要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只要再走出一段距離,自己能打車了,可以離開這個地方了。

想到這個,周瑩瑩還加快了自己的腳步,真的恨不得下一秒鐘到了那邊能打車的地方。

然而,沒走出去多遠呢,前面又出現了一個身影,和剛纔的那個傢伙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了,走路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在到了周瑩瑩跟前的時候,也是直接這麼衝撞了過去,也還是撞到了周瑩瑩剛纔疼的不行的肩膀。

“喂喂喂!你沒看到這裏有人啊!”

周瑩瑩這次忍不住了,不等轉身呢,已經大聲的喊了一嗓子了。

然而,轉身看向那人的時候,還是和剛纔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一陣冷風吹過,周瑩瑩哆嗦了兩下,覺得這事兒更加怪了,那傢伙不會是鬼吧!

想到這種可能性,周瑩瑩趕緊摸出自己揹包裏的桃木劍,想着一會兒要是再給自己來這麼一下,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果然,幾乎沒怎麼等,那邊又走來一個跟剛纔差不多的人,也還是一樣,行色匆匆,像是要着急去辦什麼事兒一樣。

這一次周瑩瑩有了準備,提着手的那把桃木劍,直接站在原地等着,甚至,周瑩瑩還都腦補出了等會兒刺這個傢伙時候的樣子了。

眼看着那個傢伙越來越靠近,周瑩瑩又緊了緊手的那把桃木劍,等到那個傢伙距離周瑩瑩僅僅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周瑩瑩先發制人,這麼直接一下子,用桃木劍砸在了那個傢伙的身。

當桃木劍和那個傢伙觸碰到的時候,那傢伙瞬間變成了一縷煙,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果然啊,這傢伙是一隻鬼!

不過,這傢伙也真是不長眼了,好好的撞到自己身,真當自己是一般人嗎?

周瑩瑩心裏多少有些驕傲,畢竟對於這種小鬼來說,自己的本事的確是太強大了。

本以爲這件事兒到此算是結束了,那隻鬼被砸了這麼一下,只有傻的,腦袋有問題的纔會再來,稍微有點兒腦袋的,都肯定不會再來找麻煩了。

然而,周瑩瑩還是想的太好了,還沒等周瑩瑩走出去幾步路呢,遠遠的又看到了剛纔的那個身影,還是一樣的,急匆匆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衝了過來!

周瑩瑩瞬間無語了,看來,這傢伙還真的是沒腦子啊!好好的不想繼續混了嗎?不然爲什麼還來衝撞自己?真當自己手裏的這把桃木劍是擺設嗎?

心裏是這麼想的,周瑩瑩也真的是這麼做的,再次停下了腳步,直接站在了原地,高高的舉起了手裏的桃木劍。

要說剛纔是突然襲擊,周瑩瑩藏着桃木劍沒讓那個傢伙看到,這次是明晃晃的攻擊了,這桃木劍都舉過頭頂了,有眼睛的鬼肯定也已經看到了。

然而,周瑩瑩還是想的太好了,那傢伙根本當沒看到桃木劍一樣,還是跟剛纔一樣,急匆匆的衝回來,捱打,消失的無影無蹤。

周瑩瑩心說,自己今天遇到的不會都是腦子有問題的吧,剛纔那個什麼孫主任的,是個腦袋有問題,三觀都不正常的傢伙,現在好了,遇到一隻鬼也是這樣腦袋不靈光的,要是再繼續這麼砍下去,估計這傢伙,再有幾次也徹底的魂飛魄散了。

心裏還在盤算着這些,前面又一次出現了剛纔的身影。

周瑩瑩不禁感慨,這傢伙腦袋真的是有問題,不僅僅是有問題,還是那種超級有問題的!算是他不累,不能讓自己休息一會兒嗎?這麼一會兒,這都砍了多少次了,也不知知道換個方式方法的來嗎?

心裏吐槽着這些,但是周瑩瑩手還是不肯放鬆,真真兒是來一個砍一次,來兩次殺一雙。

時間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周瑩瑩光顧着跟這個傢伙作鬥爭了,根本也沒注意到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

等到周瑩瑩注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這才發現,原本前面還有開門的商鋪的,這會兒也已經全都關門休息了,整條街看起來,也是醫院還正常一點兒,其他的地方,都有些陰森森的。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周瑩瑩看着剛纔的那個傢伙沒有要再出現的意思,簡單的收拾了桃木劍,繼續往前走,想着自己一定要儘快離開這個地方,要不然,一會兒慢慢的接近了子時,還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兒呢。 第104章可是我等不及了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麼說,停下了動作。

「不行,就算是校長的女兒都沒這待遇呢,我也不搞特殊化,雖然難吃了點,但還是吃的下去的,主要一起吃飯的都是好朋友,所以挺開心。」

用過午餐,陸司寒讓人收拾了殘羹剩飯,姜南初則坐在陸司寒專屬的座位上玩電腦。

特助進來看到這一幕,驚的下巴都快掉下來,這位置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夠坐的。

姜南初感受到助理震驚的表情,立刻站了起來。

「我在這邊會不會打擾到你?」

「不會。」

陸司寒來到姜南初的身後開始給她按捏肩膀。

「今天去了姜氏有受氣嗎?」

「沒有,喬元特別厲害,堵的姜國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沒良心的小壞蛋,你這是把所有功勞都記在喬元身上了。」

「才沒有,我知道的,喬元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會幫助我的。」

「嗯,那表示呢?」

陸司寒這個混蛋,這裡可是辦公室,那麼嚴肅的地方,他難道要讓自己在這親他嗎?

姜南初立刻搖了搖頭。

「等回家。」

「可是我等不及了。」

陸司寒的聲音驀地低沉,在姜南初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彎腰一口含住了小巧的耳垂。

姜南初的臉瞬間爆紅,萬一這時候有人進來怎麼辦,被人看到姜南初就真的沒臉做人了。

「司寒,這裡……這裡不可以。」

這種禁忌的感覺更加刺激的陸司寒熱血噴薄。

姜南初話音落下,陸司寒鬆開了她的耳垂,姜南初微微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更加越線的事情發現了。

陸司寒直接轉過椅子讓姜南初面對著自己吻了上去,長驅直入,攻略城池。

良久的一吻,姜南初只能被迫承受,直到陸司寒過癮才堪堪停下,只不過這時候的姜南初,嘴都已經是紅腫的了。

「萬一有人進來怎麼辦?」

姜南初喘著氣說。

「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可能進入這間辦公室。」

「大淫魔,好想讓你們總裁扣你工資。」

姜南初小聲的抗議著,隨後坐到了沙發上。

吃飽喝足沒事幹,漸漸的姜南初就感覺到困意來襲,直接睡了過去。

等陸司寒下班的時候,姜南初才剛剛醒過來。

姜南初決定了以後沒有重要事情,再也不要去陸司寒的辦公室了,因為太容易被佔便宜。

第二天就是姜國峰與姜南初簽股權轉讓書的日子,陸司寒擔心事情生變,也一起去了姜氏。

姜氏集團會議室內,徐美慧死死的瞪著姜南初,恨不得從她的身上瞪下一塊肉來。

「姜南初,你這個白眼狼,虧我們家養你這麼多年!」

「徐美慧,既然你這麼說了,那麼我告訴你,你儘管可以將這些年花在我身上的錢算清楚,我姜南初願意一分不少的還給你。」

徐美慧聽到姜南初這麼說,氣炸了,正要和她吵架,姜國峰拉住了徐美慧。

「夠了,在公司吵吵鬧鬧像什麼樣子,簽下股權讓渡書,立刻滾!」 然而,剛纔站在原地的時候,那個傢伙並沒有再次出現,可這剛一邁步,之前的那個傢伙瞬間出現了!

周瑩瑩甚至都覺得,自己腳底下是不是有什麼開關啊,這剛一邁步,啓動了那個開關,把那個傢伙放出來,要是這樣的話,那自己一直站在原地是不是安全了?

可要真的一直站在原地,那自己還怎麼回家?

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還是跟之前一樣,那個傢伙又衝過來了,也還是想要朝着周瑩瑩的肩膀撞。!

只是,不等真的撞到呢,周瑩瑩又一下給砸沒了。

這一次,周瑩瑩心裏更覺得怪了,從最開始到現在,自己已經砸了真的不知道多少次了,那傢伙也變成煙霧多少次了,怎麼可能還會反覆出現呢?

再者說來,算是反覆出現了,他也應該有些變化啊,如說,變弱了之類的,爲什麼一丁點兒都沒發現呢?

周瑩瑩心裏越來越納悶兒了,還有,對於這個傢伙要撞自己肩膀的意思,到底是要幹什麼?

按說,這人的身是有三盞燈的,分表代表着人的陽氣,其一盞燈是在頭頂,另外兩盞燈是在肩膀,一邊一個。

剛纔那個傢伙想撞肩膀,怕不是要熄滅自己肩膀的那盞燈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傢伙還真的可以稱得是鍥而不捨啊!這都失敗這麼多次了,居然還嘗試,真是有意思了呢!

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那邊又出現了之前的身影,只不過,這次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周瑩瑩心裏瞬間警惕起來,倘若自己剛纔猜測的是正確的,那真的不能讓對面的傢伙碰到自己的肩膀了。

可如果一直是一個,那也還算是好對付,可如果一次出現兩個,自己是先砍了這邊的呢,還是先砍了那邊的?

在周瑩瑩心裏盤算着這些的時候,對面的那兩個黑乎乎的傢伙幾乎是一起朝着周瑩瑩的方向衝了過來。

周瑩瑩也瞬間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絲毫不敢懈怠,眼看着要到近前的時候,周瑩瑩手起刀落,動作相當的利索,剛纔的那兩個傢伙瞬間全都跟之前的一樣,全都變成了煙,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本以爲這事兒多少能休息一會兒,然而,幾乎是同時的,前面不遠處竟然出現了四個!

這是什麼意思?這剛消滅了兩個,這會兒變成四個,這要是收拾了這四個,一會兒會不會變成八個?

在周瑩瑩心裏想着這些的時候,那四個傢伙已經全都衝着周瑩瑩的方向衝了過來了。

雖然是四個,但是他們四個的動作也好,幅度也罷,全都是一模一樣的,好像商量好的一樣。

周瑩瑩還是不敢懈怠,眼看着快要到近前的時候,小心翼翼的消滅掉了面前的這四個。

這邊最後一個變成了煙霧之後,那邊果然真的出現了八個!

周瑩瑩都快要哭了,這是什麼情況啊,還帶一變倆的嗎?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今天晚,可不用有別的事兒了,在這裏消滅這些傢伙是了,並且還不見得真的能消滅完。

還有,如果這些傢伙的目標真的是自己肩膀的這盞燈,那麼,隨着他們數量的增加,自己真的能抵擋得住,保護好自己肩膀的那盞燈嗎?

周瑩瑩心裏開始擔心了,心裏開始合計着,自己應該怎麼逃跑較好,這地方真的不適合自己啊!

心裏雖然很想趕緊離開這裏,但是周瑩瑩不管怎麼努力的往前走,這條路像是被無線延長了一樣,根本沒辦法走到那邊街道的盡頭,更別說是離開這裏了。

這讓周瑩瑩心裏更加糾結了,蒼天啊,自己今天這是倒的什麼黴啊,竟然還能遇到這種怪異的事兒!

心裏默默的感慨着,但是手還是不敢放鬆警惕,生怕一會兒越來越多了,自己一個不小心,真的要把自己交代在這裏了。

張昊天這會兒還在陪着墨衣看電視,但是看着看着,這眼皮開始打架了。

在張昊天看來,墨衣一準兒是離開人世間太長了,所以這種無聊的電視劇,甚至是廣告,他都能看的津津有味的。

這些對於張昊天來說,真的已經是無聊至極了,要不是顧念着墨衣對自己還算是可以,真的很想過去關掉電視機,省的讓那裏面再出現那些近乎於催眠曲一類的東西了。

墨衣這會兒眼睛還在死死地盯着電視機屏幕,但是忽然眉頭一皺,“行了,跟我出去一趟!”

張昊天迷迷糊糊的看着墨衣,“啊?”

這會兒的張昊天反應的速度都跟着有些放慢了,整個人看要多蠢,有多蠢。

“啊什麼,趕緊跟我出去一趟,真是的,話還要我說兩次。”墨衣不是很滿意,也根本不給張昊天任何反應的時間,這麼直接朝着門口的方向走了過去。

張昊天還是迷迷糊糊的,但是看着墨衣要出門了,整個人稍稍精神了一點兒,想都沒想的,直接跟着墨衣走出了家裏的大門。

在樓道里的時候,張昊天還在心裏默默的感慨着,墨衣這個傢伙不會又餓了吧!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張昊天真的想哭了,墨衣啊,你能不能少吃一點兒啊,自己真的要養不起了啊!來這麼一大桌子,還說沒吃飽,這種傢伙,估計只有百萬富翁才能養得起了吧!

心裏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張昊天還是不敢真的說出來,生怕再讓墨衣生氣,只能在心裏默默的可憐着自己的錢包,想着即將要再消費一大筆,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然而,在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墨衣伸手攔了一輛車,車還報了之前那個小醫院的地址,這讓張昊天心裏開始覺得怪了。

“那個,我能問問咱們做什麼去嗎?”張昊天低眉順眼的問着,那樣子,像是一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 第105章罷免姜國峰總經理職位

姜國峰從文件夾里抽出一份文件,喬元立刻接過手細細看了起來。

確定沒有問題,喬元才拿出筆給姜南初。

這一幕多麼的似曾相識,就在幾個月前姜南初一無所有簽下了斷絕關係的簽名,而如今終於可以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簽上,這份協議即刻生效!

姜國峰只覺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了。

「塵埃落定,接下來我們就討論一下,姜氏未來發展以及總裁更換的問題。」

陸司寒淡淡開口道。

「陸司寒,你不要太過分了,上一次你綁架我們的事情,我也是看在陸家的份上沒有報警,即使姜南初擁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她仍舊不是最大的股東,最大的股東是我,我擁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你確定姜南初只是擁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當然!」

姜國峰十分肯定的說。

「姜總,有一件事情可能您還不了解,在三個月前,陸先生已經將手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讓渡給了姜南初,所以姜南初目前持股百分之六十,姜氏集團該洗牌了。」

姜國峰看著喬元,眉頭皺成一個『川』字。

我有一個虛擬宇宙 「陸先生?陸司寒他怎麼可能有姜氏的股份呢,我的股份明明就是給了……」

姜國峰這句話說不下去了,他不敢置信的的看著面前面容醜陋的男人。

開局成為諸葛大力同桌 只有一個人擁有姜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那就是D.E的創始人,難道……難道!

陸司寒的淡定,給了姜國峰最好的解釋。

當初自己死活不同意姜南初嫁的人,就是自己拼了命都要結交的D.E總裁嗎?

陸司寒這是狠狠的打了自己的臉。

當初自己的狂傲如今看起來就是一種笑話。

「陸總,南初她根本就不知道姜氏集團的運營狀況,她也不懂得管理。」

姜國峰開口說道,希望他能夠理智的做出決定,如果姜氏娛樂到了姜南初的手裡,那還會有出頭之日嗎?

「姜國峰,你覺得我會在意區區一個姜氏集團,我只是想讓南初開心,僅此而已。」

「南初,成為姜總的第一個決定,你想做什麼?」

陸司寒轉頭看向姜南初問道,現在的她已經有了可以囂張的資本,整個姜氏都在她的手中。

姜南初驚愣的回不了神,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深吸了一口氣,她不知道陸司寒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為自己鋪了這段路,但她不可以辜負了他這段安排。

「我姜南初成為姜氏娛樂總裁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罷免了姜國峰總經理的職位。」

姜國峰怎麼都沒有想到姜南初這個臭丫頭的膽子這麼大。

「姜南初,你是不是瘋了,沒有我這姜氏該怎麼運營下去,是不是要毀了你父親的心血?」

姜國峰咆哮的大喊。

「你也知道這是我父親的心血?他的亡靈看到公司被你掌管,該有多心痛呀?」

「姜國峰,我給你最後的體面就是請你自己走出去,不要逼我讓人趕走你。」 “問那麼多做什麼,去了知道了。!”墨衣顯然沒有要多說話的意思,這麼瞪大了雙眼,看着車窗外面。

本來張昊天還想再問問的,但是礙於這裏還有司機,也沒好意思多問,生怕問的多了,再讓司機恐慌了,那不好了。

然而,正是因爲張昊天欲言又止,動作還有些怪異,這讓司機瞬間變得小心了,尤其是聯想到最近那家醫院附近傳說的怪事兒,司機更是不斷的從後視鏡裏看着後座的兩個傢伙,想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情況。

好在一路也沒出現什麼事兒,但是司機還是心驚肉跳的,剛一到目的地,收了車錢,急匆匆的開車跑掉了。

墨衣看着那司機近乎逃跑的樣子,冷哼了一聲,“哼!沒用的人類。”

張昊天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臉瞬間尷尬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