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面色平靜,餘冉繼續自信的一笑,說道:“這場比賽至今還在東海市被人津津樂道的討論着,也讓之前一直被東海大學戰隊壓着打的東海理工大學戰隊終於是獲得了冠軍,”

“你本人也是因爲這場比賽,被國內ADC教父AK47和EG戰隊隊長旋風看中,帶回上海,這個時候你選擇了LT俱樂部,但是事與願違,選擇LT據可不併沒有爲你的職業生涯增添光彩,”

林天淡淡的看着餘冉;“你想說什麼,”

說到這個話題,平哥冷酷等人也是有點好奇,爲什麼林天在進入LT俱樂部後,會被下放到二隊,真的是外界所傳的那樣俱樂部試訓的時候發現林天的實力名不副實,差強人意的表現讓管理層只能把他下放二隊,

究竟是什麼原因,他們也是很想知道,

“LT戰隊老闆聽取了韓國經理的建議,精簡LT一隊的人員,將林天以及原替補中單一起下放二隊,導致本來可以打上首發的你去了LSPL,我說的對嗎,”

餘冉得意的看着林天,後者目光淡然的看了一眼,並未說話,

而平哥等人心中則是微動,心裏想了很多林天下放二隊的原因,沒想到居然是這個,俱樂部精簡人員,多麼可笑的理由,

“林天,你在LSPL代表LTA戰隊出場三十場,本來是三十二場,最後的決賽兩場你被禁賽沒上,這三十場,你打了二十七場輔助,用了十三個不同的輔助英雄,位列整個LSPL第一,”

“打了三場ADC,用了三個不同的英雄,最後一場拿出薇恩,拿下了整個LSPL甚至在全世界範圍的職業比賽的記錄,六十個人頭,”

餘冉微微一笑,看着林天,“我說的沒錯吧,”

林天深深的看着她,隨後聳聳肩:“會上網的人都查的出來,”

“是嗎,”餘冉秀眉微挑着說道,“他們查的出來你每天訓練十六個小時嗎,他們查的出來你在LTA戰隊的地位相當於教練嗎,他們查的出來你林天在LSPL振臂一呼,三個全華班戰隊放棄與強隊打訓練賽,只與LTA戰隊打嗎,”

“他們查的出來,你林天在LSPL裏的地位究竟如何嗎,”餘冉得意的笑着說,“他們並不知道,但是我知道,”

林天看着餘冉,目光淡然,一句話也不說,

平哥,靈樂,冷酷和三哥等人被餘冉的話驚訝到了,這次的話也帶給了他們林天一個深刻的認識,

他們原以爲林天只是一個在LSPL表現的比較亮眼的選手,被俱樂部看中,然後發出邀請,接着來了戰隊,很正常的流程,

就是爲什麼放棄了榮耀這些強隊選擇了GOD戰隊,有些奇怪,其他的倒是還好,就是林天在戰隊試訓和第一次登場LPL表現的很好,那也沒有什麼奇怪的,誰沒有發揮很好的時候呢,

但是現在經過了餘冉的一番話讓他們知道了,原來林天是這樣過來,眼神中不免多了一絲震驚和同情,甚至有點震驚,

尤其是聽見林天在LTA戰隊的地位相當於教練的時候,他們也是暗自點頭,怪不得林天在遊戲中有着指揮的習慣,而且事實上林天的指揮往往都是做出了最正確的決策,

這讓他們一度在懷疑是不是林天天生就是一個指揮家,現在知道了,原來在LTA戰隊就是,

林天看着餘冉,目光有些動容,隨即變得清亮,“行了,餘冉大小姐,你也說了這麼多了,我真的要訓練了,”

又是在趕人了,餘冉目光微皺:“林天,既然我現在已經來到了GOD戰隊擔任數據分析師,我希望能與大家和睦共處,”

“我也沒排斥你啊,”林天笑着說,

“你……”餘冉微微有些怒意,

衆人現在算是看出來了,餘冉雖然外表清秀動人,平常的確是這樣的表現,但是一旦進入了工作狀態,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樣,十分嚴肅認真,

“把這張表格,填了,我明天來拿,”餘冉‘啪’的一聲,將一份表格放在了林天的桌前,

“記住,這很重要,關於將來戰隊需要研究什麼樣的戰術,所以希望你如實,認真的好好填寫,”餘冉深深的看着林天,

後者拿起表格,奇怪的看了一眼:“額,爲什麼他們不填呢,”

“因爲他們態度比較好,回答的問題也很配合,並不需要表格,”餘冉心安理得的說,

林天暗自倒黴,真的想問一句,他們也回答了女朋友的事,真的是有點奇葩,

餘冉彷彿示威性的冷哼一聲,才抱着筆記本離開,猛然的轉身又帶動了那高傲的山峯劇烈的顫抖着,風景別樣動人啊,

不過林天沒有心思欣賞了,拿着表格,看見上面的問題都是一些諸如‘最喜歡用得五個英雄,RANK最希望碰到的組合,什麼樣的打野與你配合會感覺最好’等等這些,

林天看了一眼,隨後就放下了,他從來都覺得遊戲是靠自己真刀真槍的練出來的,而不是現在所謂的數據分析師隨便說兩句就可以讓自己提高,

那是扯淡,林天也不在意,

“小天,我看你與那女孩有緣啊,”

這時靈樂走上來,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說,“一來你就與餘冉發生了這麼多精彩的故事,”

林天有些意外靈樂主動找他說話,還是很高興,他苦笑一聲:“你就別挖苦我了,我現在頭都是大的,”

“不啊,頭大什麼,嫌別人長的不好看,”靈樂認真的說,“我覺得長的很好啊,你小子很挑啊,”

林天額頭三條黑線:“真沒有這樣想,就是覺得她比較煩,”

“煩,沒事,很多情侶開始也是看對方不順眼的,”靈樂的笑容更加旺盛了,

“我說你偶像劇看多了吧,”林天簡直是哭笑不得,“你的想象力我真的給你八十二分,”

“哈哈,可以,可以,嗯,爲什麼是八十二分呢,不是一百分,”

“哦,剩下的我以666的形式送給你,”林天淡淡的說,

靈樂愣了一下,笑的前俯後仰,

而平哥和冷酷,三哥,也是笑了一聲,雖然聲音不大,但還是被大家聽到,相視一眼,又是回頭繼續玩遊戲,

林天一愣,剛纔好像是他來到GOD戰隊第一次看見這幾個人在一起笑了出來,這似乎是個好的預兆啊,

“哎,過說真的啊,我覺得餘冉長的還可以,尤其是……額,咳咳……”靈樂開始不正經起來,林天臉色微紅,兩人嬉笑着,靈樂一直在說林天和餘冉很像一對,尤其是吵架的樣子,

鬧的林天沒有辦法,搬出來自己有女朋友來救場,

“啊,林天,你有女朋友啊,可以的,什麼時候的事啊,”靈樂大笑一聲,狠狠的拍着林天的肩膀說,

“可以,很6,”冷酷淡笑一聲說,

“幾年了,”三哥冷不丁的道出一句,嘴角微微上揚,

“有照片沒,”平哥笑了笑,

林天和靈樂都是一愣,感覺有點不可思議的看了看平哥四人,

說話了,大家居然是在一起說話了,而且是帶着笑容,目標編號014 除了在遊戲中,他們這些人不知道在現實中隔閡了多久,積攢了多少的矛盾,已經沒有很好的交流甚至說過話,

而現在,那一聲聲的笑容,讓大家也是心中動容,

幾個人的目光相視一眼,似乎想起了以前的時光,以前GOD戰隊建隊初期,每個人的歡聲笑語,每個人都是可以把背後交給兄弟,絕對的信任和熱血早就了曾經GOD戰隊的銀河戰艦,

上帝之隊,正是那個時候國內衆多的玩家和粉絲對GOD戰隊的尊敬和喜愛,

可是如今的上帝之隊已經變成了恥辱戰隊了,自從春季賽開始,到現在的夏季賽已經快半年了,大家都是這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行動,

於是就表現在遊戲中,可是就這樣在遊戲中的交流怎麼可能比現實中來的好了,最終的結果是遊戲中與現實中的矛盾一起爆發,

年輕人,一旦把這個事先說了出來,無論怎麼樣,再次見面的時候大家都覺得很尷尬,久而久之,大家就不說話了,連帶着比賽也是這樣,一點交流都沒有的話,這樣的比賽還打的過嗎,

GOD戰隊爆炸是必然的,

此時在餘冉與林天剛纔的一波鬧劇之後,大家似乎是有了可以討論的話題,

平哥,靈樂,冷酷,三哥這四個GOD戰隊原來絕對核心,四大LPL巨星此時也是終於在時隔半年之久終於又在一起笑了出來,說了出來,

林天心中一喜,當即再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那平哥忽然反應過來,臉色有點尷尬,輕微的咳嗽一聲,繼續玩自己的遊戲,

三哥,冷酷也是一樣,喝着水,玩着手機,都在掩飾着什麼,

但是林天看到了幾個人臉色中的一絲尷尬,他在想,或許這些人不是不能和解,

而是,缺乏一個機會,

靈樂微微嘆口氣,出了訓練室,來到了休息室,

他坐着,看看窗外的風景,天氣越來越熱,外面的蟬鳴聲也越來越多,

在這樣安靜的夜晚,靈樂忽然感觸良多,目光落在不遠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在思考人生,”林天走了過來,笑着說,

靈樂沒好氣的道:“嗯,人生還需要思考嗎,”

“怎麼不需要,”

“混就行了,”

“混,”

“對啊,混,也是一種人生啊,”

林天額頭三條黑線:“你感觸真的很多啊,”

靈樂苦笑一聲,沒有繼續說話,頓了頓,“林天,聽餘冉說起你的往事,才知道原來你是這麼過來的,”

“哦,還好吧,我不感覺有什麼不好的地方,”林天聳聳肩,

靈樂奇怪的看着林天,直到看的後者心裏發毛,“怎麼了,”

“朝陽說的沒錯,你的確是太樂觀了,”靈樂笑着道,

“樂觀不好嗎,”林天也是一笑,

“好啊,很好,只是我希望你的樂觀以後能夠在許多噴你的時候也能夠保持住,”

林天一愣:“噴子,”

“嗯,”靈樂點點頭,語氣搞怪的說,“中國噴子,聞名世界,尤其是我們電競行業,一個天賦很高的天才選手,就因爲在一場國際大賽發揮的有點不盡人意,回國後被粉絲各種罵,噴,”

“不僅噴自己,還噴選手的家人,而選手的年紀又普遍偏小,一旦心裏接受不了的話,很有可能就會一蹶不振,甚至就此退役,”

林天微微皺眉:“不會吧,有這麼嚴重,就不要管哪些噴子就好了啊,”

靈樂笑了笑,搖搖頭,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上去,

林天沉默,其實在征途戰隊出國比賽,但是輸給了北美NA戰隊的時候,大家也都是噴征途戰隊,

噴黃毛,噴冷夜,這個在國內被大家捧的很高的選手,

粉絲是不講理的,他們喜歡就要喜歡,不喜歡一秒之內能粉轉黑,能把你捧的很高,也能把你摔的很慘,

林天聳聳肩,對這些不置可否,

“靈樂,剛纔在裏面……”林天突然開口道,

“你覺得我和平哥,冷酷的關係有點問題,”靈樂笑着說,

林天沉默,這不是覺得,只要不瞎都看的出來,

“哎,這種事情,慢慢來吧,急也急不來,”靈樂目光幽幽的說,“有時候大家只是面子上過去不而已,但是誰也不願意做第一個低頭的人,”

林天點點頭,他說的很對,都是年輕氣盛的明星選手,與自己一起奮鬥了好幾年的兄弟,突然的低頭,怎麼也接受不了,

“算了,不說這個了,”靈樂笑着說,“說說你吧,”

“我,”林天指着自己,

“對啊,你本來是應該在LPL打上比賽的,哦,不,我是說應該是在LPL在一個叫做LTA的戰隊打比賽的,只是有點可惜,”

林天淡笑一聲:“世事難料,”

“的確是世事難料,但是你這種情況也有很多人經歷過,但是他們挺了過來,而且還創造了巨大的成就,”靈樂笑着說,“這個人你認識,”

“誰,”

“AK47,高子成,”

林天再次一愣,AK47曾經的戰隊也是打上來之後被拋棄了的,

“曾經的LT戰隊,同樣是很豪華的陣容,但是很少人知道的一點是,LT戰隊的LPL名額是收購的,而AK47就是最早的那個從LSPL裏爬起來的人,”靈樂一笑,“好好加油吧,既然AK47能夠站起來,你同樣也能夠,”

靈樂拍了拍林天的肩膀,笑着說,“很晚了,早點休息吧,”

“我覺得餘冉說的話還是有道理的,早睡早起嘛,總是對身體有好處的,”靈樂笑着離開,

只剩下林天一人,心中微微動容,

第二天林天填寫完了餘冉留下來的表格,寫的很認真,當餘冉收回來的時候,還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他,

當從側臉看過去的時候,餘冉愣了愣,林天打遊戲的時候,眼睛非常清亮,亮的嚇人,表情淡然卻又時而冷峻,

而且,餘冉之前沒有發覺,其實仔細看下來,林天長的還挺帥的,在他身上,陽光和慵懶淡然兩種狀態似乎都是存在的,

“我臉上長花了嗎,”林天忽然道,

“啊,不是……”餘冉嚇了一跳,臉色“唰”的一下瞬間就紅了,隨即假裝看着表格,

“哦,”林天奇怪的看了看,把目光從餘冉身上又重新放在了遊戲裏,

“呼……”餘冉鬆了一口氣,拿着表格,逃也似的離開了,

安安靜靜的訓練了兩天,第三週的比賽又到來了,

這回林天和檸檬是替補,早早的開始準備一起去場館,

即使上不了場,也是應該去的,而且因爲餘冉的加入,GOD戰隊大巴車上又多了一個人,數據分析師,餘冉,

在車上,餘冉十分吸引眼球,她穿的還是簡單的白色戰隊服,但是坐下來的時候,胸前的高峯實在是……太耀眼了,讓大家都是不得不關注着,

看着檸檬不停的在自己耳邊說着,林天苦笑一聲,打着耳罩,眼罩,開始在車上補覺,

而餘冉則與喬木就一些細節做最後的溝通,顯得無比認真,

今天的比賽,GOD戰隊前面,面對的是榮耀戰隊,很有意思,賽前大家都在說榮耀戰隊苦苦追求的輔助林天居然是跑去了GOD戰隊,看來這回榮耀戰隊要要卯足了勁兒來殺林天了,

但是讓人失望的是,首發名單上沒有林天,這讓GOD戰隊的粉絲有點失望,還有點憤怒,

這GOD戰隊的管理層在幹什麼,發揮這麼好的林天不用,用一個狀態下滑嚴重的老將,目標編號014 現場GOD戰隊的粉絲很多都是爲了林天而來的,結果林天沒有看到,卻又見到了管理層一次腦殘行爲,這不得不讓粉絲們生氣了。

於是又響起了零零星星的呼喊聲,但是這次喬木並沒有讓林天上場。

“小七,這幾個英雄在對面全部ban掉的情況,你選擇這個……”喬木正與五人一起說着比賽最後的部署,同之前一樣,大家只是聽着,也沒有人發言。

而林天和檸檬則坐在一旁,幹什麼?替補嘛。

餘冉這個清秀大胸妹子走了過來說道:“你們也要去聽一下,爲上場做準備。”

檸檬打着哈欠,一臉的不在意:“上場?想多了吧,我還是睡一覺吧,哎,早知道我今天就不應該來的,在家裏睡個懶覺多好。”

沒想到餘冉義正言辭的說:“你怎麼能這樣想呢?身爲職業選手,即使是替補也應該有職業選手的操守和覺悟!必須保持良好的競技狀態,爲接下來的隨時上場做準備。”

“哎,行了,行了。”檸檬擺擺手,相處了這麼多天,他也知道了這個大胸妹子一旦進入了工作狀態那絕對是無比的認真,而且還很古板,實在是有點讓人受不。

餘冉還想說些什麼,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平哥等五人一起進入比賽現場,留下來的則是一名領隊,兩名替補隊友還有一名數據分析師。

好在休息室足夠大,比賽開始後,領隊也出去了,檸檬還真的就躺在椅子上,閉着眼睛,漸漸的鼾聲起來了。

林天看了無奈的搖搖頭,這小子,到哪兒都能睡着,隨後又把目光落在了休息室的電子大屏幕上,每一個戰隊休息室裏,都有這樣的點子屏幕,讓幕後人員得以第一時間掌握比賽進行的情況。

與此同時,林天看見了餘冉從背後的揹包裏拿出了一臺小的筆記本電腦,不由得一笑:“你平常不都是用筆記的嗎?”

餘冉愣了愣:“哦,有些東西數據太多,記不下,只能用這種方式。”

林天點點頭,雖然剛開始他對餘冉的態度不是很好,到那時不得不承認這個大胸妹子的敬業精神真的很讓人佩服。

來了幾天從來沒有看見她休息過,每次在基地看到她的身影都是在不停的忙碌着,或者在筆記本上記錄着,或者對着電腦發呆。

“話說,你現在替補,真的一點怨言也沒有嗎?”餘冉冷不丁的說道,隨即打開電腦。

林天微微一笑:“這有什麼的,連LCK的大魔王不都替補過嗎?”

“你好有自信,居然拿自己跟大魔王比。”餘冉掩着嘴脣‘咯咯’一笑。

林天也是老臉一紅,尷尬的說:“我這不是就舉個例子嘛,舉個例子。”

“雖然你在賽場上只上了一場,但是那場我經過了深入的分析,覺得那場你的錘石發揮完美,應該是MVP。”餘冉鄭重的說,“而不是中單維克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