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熱武器的壓制,這羣變異史前巨猿光憑數量,就能把我們活活的耗死!

不行!

我一定要想個辦法,破開這死局!

我狠狠的咬了咬牙,若有所思的獰笑了一聲,“它們,真的能夠逆天嗎?”

父親和二叔,乃至於智空大師,都曾經對我說過,盛極必衰,物極必反,世上並沒有所謂的“逆天”存在,任何生物都有各自的弱點和缺陷,就拿我們玄門衆人來說,我們可以未卜先知,可以除魔滅鬼,可以相山望水,但是,玄門衆人終究逃不過天譴,也就是五弊三缺!

天道不可違!

雖然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戰鬥力並不算太過逆天,但它們的速度,卻足以稱得上逆天,然而,我卻偏偏不信,在這逆天的速度之下,它們沒有任何缺點!

我堅信,變異史前巨猿的缺陷,並不是沒有,而是被這逆天的速度所掩蓋了,或者說,這羣變異史前巨猿所擁有的逆天速度,便是物極必反的一種!

因爲剛纔那隻變異史前巨猿一擊沒有打中我,同樣,它也失去了平衡,險些摔倒在地上,只不過,它是憑藉過人的速度才躲開了我的攻擊而已!

這就證明,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雖然逆天,但也只是僞逆天而已,並沒有達到真正的逆天!

就在這一刻,一個不成熟的想法,突然浮上了我的心頭……

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接下來,我便要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一下我心中的猜測是否屬實……

當即,我屏氣凝神,繼續尋找起了下一隻獵物,打算印證一下我心中那個不太成熟的計劃……

也就在這時候,一隻變異史前巨猿突然出現在了我的眼中,只見它呲着牙,臉上露出了一種近乎於人類似的嘲諷蔑笑,然後,這變異史前巨猿竟然緩步朝着我走了過來!

“來的好!”我嘴角噙着一抹獰笑,雙眼微微眯起,輕蔑的學着那變異史前巨猿的模樣,也朝着它緩緩的邁出了步子,就好像,我完全沒有將它們那逆天的速度放在眼裏似的,尤其是我這種大搖大擺的姿態,更是將對它們的蔑視展現的淋漓盡致!

之前我已經說過,這羣本不應該存在於時間的生物,不論是史前巨猿,還是變異之後的縮小版史前巨猿,都擁有非常高的靈智,甚至還能作出許多和人類一模一樣的表情,因此,我眼神中表露出來的輕蔑,以及動作上所表達出的不屑,那隻正在向我緩步走來的變異史前巨猿,是完全能感受到的!

當即,那隻變異史前巨猿便被我的輕視,給徹底的激怒了!

“嗷嗷嗷……”那變異史前巨猿發出了一陣我也說不太清楚是什麼詞語的吼叫聲,似虎,又有些像猩猩,不過,雖然我聽不懂史前巨猿的叫喊聲,但我卻從它的表情中,讀到了一種叫做“憤怒”的情緒!

“來吧!讓我再見識一下你們那所謂逆天的速度……”我在心中瘋狂的叫喊了起來,但臉上,卻除了無盡的蔑視之外,並沒有流露出任何的其他情緒,我要做的,就是不斷激怒那隻變異史前巨猿! 果不其然,那隻變異史前巨猿這次是真的被我激怒了!

只見那隻變異史前巨猿越走越快,從緩步行走到一路小跑,直到最後,它的身體已經開始出現了殘影,將變異史前巨猿那種超越了肉眼極限的速度,再一次展現在了我的面前!

電光火石之間,那隻變異史前巨猿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緊接着,一道殘影快若閃電,瘋狂的朝着我衝了過來!

雖然在我眼中,那隻變異史前巨猿已經化成了一道黑色閃電,但是,它的行動軌跡並沒有逃出我的雙耳,因爲它與空氣接觸之後所產生的空氣摩擦聲,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根本就無法掩飾!

呼嘯的空氣摩擦聲距離我越來越近,短短不足一吸的時間,我已經感覺到了正前方傳來的危險氣息!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瞬間,我猛的朝着旁邊一踏,身體呈一種無比詭異的角度,以腰部爲發力點,飛快的朝着旁邊扭了過去!

我完成了這一系列動作之後,便感覺一股罡風,幾乎是貼着我的鼻尖轟了過去,甚至於,我的鼻尖都被這股罡風颳出了一陣刺痛的感覺!

毫無疑問,我再一次憑藉這種玄妙的狀態,躲開了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的致命攻擊,不然的話,剛纔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的攻勢,便能直接轟在我的面門上!

不過,現在可不是我暗中竊喜的時候,因爲我還有正事沒辦呢!

當即,我收斂心神,全神貫注的盯着那隻與我交手的變異史前巨猿……

只見那隻變異史前巨猿一擊不中,身體也下意識的失去了平衡,在我的眼前歪七扭八的作出了一種詭異的姿勢,當然,它並沒有因爲腳下的踉蹌而摔倒,而我,也沒有像上一次那樣,急於出手攻擊它……

再說那隻變異史前巨猿,一擊不中之後,連忙重整旗鼓,再次使出了那種超越肉眼辨別的速度,朝着旁邊急掠而去,彷彿害怕我趁機攻擊它似的!

然而,就在那隻變異史前巨猿動了的一剎那,我的雙眼依舊死死的鎖定在它的身上!

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無比迅猛,幾乎不足一吸的時間,便已經化成了一道黑色閃電,朝着旁邊掠了去,可是,就在這一刻,讓我驚訝的一幕出現了……我的眼中,變異史前巨猿所化成的那道黑色閃電正在以超高速向旁邊掠,虛空中,只見一道黑色殘影閃過,在半空中劃出了一個“Z”字形之後,那道黑色殘影在虛空中彷彿撞到了什麼,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嘭”的一聲悶響傳入了我的耳中,雖然這道悶響聲不太大,但在此時我的耳中,卻堪比炸藥一般的震撼,因爲,之前攻擊我的那隻變異史前巨猿,撞到了一顆飛射的子彈上,被子彈一擊斃命!

望着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鮮血狂涌,幾乎沒有了任何生機的變異史前巨猿,我的心中立刻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這種變異史前巨猿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的被子彈擊中?

要知道,我們最開始與變異史前巨猿開戰的時候,大熊和三熊用加特林各種瘋狂的掃射,也就只能勉強擊中極少一部分的變異史前巨猿,可如今,那隻變異史前巨猿卻這麼輕易的就被子彈斃命?

我震撼無比的盯着倒在地上的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甚至連四周的咆哮聲,呼喊聲,機槍聲,都被我自動屏蔽了……因爲此時的我,前所未有的專注!

我腦細胞立刻開始瘋狂的燃燒了起來……那隻變異史前巨猿一擊不中,身體失去了平衡,又因爲害怕我突然對它發動攻擊,所以它選擇在第一時間進行閃躲,然後那隻變異史前巨猿在半空中閃出了一個“Z”字形,最後被子彈擊中……

貌似,我捕捉到了一條極其重要的線索,而且這條線索,與“物極必反”四個字有關係! 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的確很快,甚至可以用逆天來形容,可是,在剛纔我與那隻變異史前巨猿交手的過程中,我卻發現了一條極其重要的線索……如果我的推斷沒錯,變異史前巨猿這種快到了極限的速度,並不完美,而是存在一定的缺陷,甚至可以稱之爲致命的缺陷!

我的伯爵夫人 就比如剛纔,我躲過了變異史前巨猿的攻擊之後,那隻變異史前巨猿踉蹌的險些摔倒,隨後,它便在倉促之間選擇閃躲,而接下來,變異史前巨猿閃出的“Z”字形軌跡,就是關鍵所在了!

因爲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太快,所以它們並不能夠完全掌握這種所謂的“逆天”速度,甚至說,這些變異史前巨猿在啓動了它們的逆天速度之後,也需要一定時間的緩和和適應,閃出的“Z”字形軌跡,就是最好的證明!

而在緩和和適應的這段期間,這些變異史前巨猿應該就和沒頭蒼蠅差不多,只是憑藉着本能的到處亂竄,不然的話,那隻變異史前巨猿也不可能被子彈擊中,總不能說,這隻變異史前巨猿活膩了,故意撞到子彈上的吧?

唯一的解釋,只能是……變異史前巨猿啓動了它們的逆天速度之後,暫時無法在短暫的時間內控制自身的平衡和行動軌跡,只能盲目的繼續運轉這種逆天的速度,以便於適應這種逆天速度所帶給它們的超負荷!

而在這段適應的時間之中,變異史前巨猿們的身體機能和感官機能,幾乎都下降到了最低點,它們也只是完全的根據本能在運轉,在移動,直白的說,在這段時間之內,它們根本就無法掌控自身運行的軌跡,這纔會出現那隻變異史前巨猿被子彈射殺的場面!

當然,這些都是我的推斷,至於是否屬實,我也不敢保證!

不過,有頭緒總比沒頭緒要好!

想到了這裏,我緊鎖的眉頭也逐漸舒展了開,當即大吼道:“大熊!三熊! 首長追妻一百次 賙濟!你們誰身上有炸藥?”

我不確定賙濟的登山包中是否還有炸藥,也不知道之前使用過炸藥的大熊他們,還有沒有炸藥了,所以,我纔會向他們三人詢問有關炸藥的事情……

至於我爲什麼要用炸藥,當然是破解這十面埋伏的死局了,雖然我的辦法還不太成熟,與十拿九穩更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但在此時這種危急關頭,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有一線生機,我們就得搏一下,最起碼,要比被這羣變異史前巨猿耗死和撕碎要好吧?

“我這裏有手榴彈!”也不知道是大熊還是三熊,一邊扛着加特林掃射,一邊朝着我大喊了一聲。

哄你入我相思局 “先別管這羣變異猴子了,你馬上用手榴彈,把我們身後的花海炸出一片能夠讓我們躲進去的真空區域!”我連忙大吼了一聲。

“好!”大熊或是三熊應了我一聲,隨後便放下了加特林,從身上摸出了一枚老式的手榴彈。

“楚大師,你是想利用手榴彈的爆炸力,將花海炸出一條路,然後我們順着這條路逃走嗎?”賙濟一邊開槍掃射,一邊朝着我大聲問了一句,“可是,你剛纔已經分析過了,這羣變異史前巨猿好像能夠無視我們發現的那些分割線,而且對於食人花海,這羣變異怪物好像並不陌生,這就代表,它們肯定早就知道了花海的能力,就算我們炸出了一條路,逃離此地,這羣變異怪物也會追過來的,到時候,我們還是無法避免與它們一戰,我們,仍然沒有破開這十面埋伏的死局……” 賙濟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我直接打斷了,“你說的這些,我怎麼可能沒有想到?我制定的計劃,是另外一種計劃……當然,我也不確定我的計劃是否能成功,不過,在這種時候,我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我言罷,不遠處的胡墨也注意到了我們這邊,當即,胡墨便大喊一聲道:“大熊,聽楚風的!”

原來掏出手榴彈的人,是大熊……

大熊朝着胡墨堅決的點了點頭,旋即拉開了引線,然後,只見大熊彎腰屈膝,手臂一揚,直接將那枚冒着煙霧的手榴彈甩了出去!

那枚手榴彈幾乎是緊貼着地面,滾到了某一顆參天巨樹的後方,也就是食人花海的邊緣,這枚手榴彈既沒有觸碰到食人花海外圍的食人花,也沒有被那羣變異史前巨猿攔截,很順利的出現在了它應該出現的位置……

陡然間,一道響徹林間的爆炸聲傳來,充滿了衝擊力的炙熱氣浪上下翻騰,以手榴彈爆炸的地點爲圓心,方圓十米之內的生物,皆被炸成了塵埃,包括那一片詭異的食人花海,也被炸的四散飛射,根莖花葉更是直接被炸出了土壤,甚至還有一顆參天巨樹,也被炸到腰斬,直接砸倒在地面上!

這枚手榴彈爆炸的整個過程,我都盡收眼底,而且還是全神貫注的凝視,儘量做到不放過任何細節的凝視!

在我的眼中,那一片被炸飛了的食人花,鮮紅色的花骨朵的確如同胡墨所言那般,堅硬無比,在手榴彈巨大的爆破轟炸之下,竟然沒有支離破碎,甚至只有一少部分的花骨朵露出了裂痕……然而,相比於花骨朵的堅硬,食人花的根和莖就要差上許多,只有一少部分根莖留下了殘骸,其餘的根莖,盡數被炸成了粉末!

花骨朵和根莖這二者之間的強度對比,實在是太過明顯了!

然而,在整個的爆破過程中,最吸引我視線的,卻是另外一件事……食人花的根莖被炸成了粉末,或者是破損,亦或是離開了土壤之後,那妖紅色的花骨朵,其顏色也在那一瞬間黯淡了下來,從妖紅色變成了淡紅色,而且還是那種很淡很淡的紅色!

我皺着眉頭,揉着鼻子,若有所思的盯着那些色澤變暗的花骨朵,貌似,我又抓到了一條極其重要的線索!

書歸正傳。

僅僅一瞬間的工夫,食人花海中,便被炸出了一片直徑接近十米左右,寸草不生的真空區域!

“這手榴彈威力還真夠大的!”望着眼前的場面,我不由的感嘆了一聲。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這是最新型的壓縮式手榴彈,雖然爆破範圍減少了,但威力卻被壓縮到了固定的一片區域之內,除非是特製的裝甲車或者坦克車,否則的話,一般的防彈車都得被炸上天!”大熊咧開嘴,猙獰一笑道。

“這種好東西,你們身上還有多少?”我連忙追問一句。

“還有十幾枚!”大熊不假思索的回了我一句。

十幾枚……夠了!

當即,我信心大增,陡然提高了語調,對着衆人大喊道:“不要再與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糾纏了,我們馬上退進花海中的真空區域,記住,我們在撤退的過程中,寧可被變異史前巨猿轟中,也千萬不要觸碰食人花!”

衆人對於我的安排雖然是一頭霧水,但大家並沒有發出任何質疑的聲音,而是集體選擇相信我!

隨後,在大熊,三熊和賙濟三人的火力掩護之下,我們衆人開始了緩慢的撤退工作。

雖然我們大家距離那片處於食人花海之中,被炸出來的真空區域只有十幾米的距離,但是,我們大家卻足足用了七、八分鐘的時間,我們衆人才退進了花海中的那片真空區域…… 花海中,被手榴彈炸出來的真空區域,差不多是一個直徑十米左右的圓形空地,猶豫扔手榴彈的大熊選擇的爆炸位置,是花海的邊緣區域,所以手榴彈爆炸之後炸出來的這片空地,與那一排參天巨樹接壤的位置,也就出現了一道大概兩、三米寬的入口,我們大家就是順着這條入口,魚貫撤入了花海中的真空區域……

此時,我的四周盡是一排排的食人花,那妖異的紅色花瓣就像被鮮血染紅了似的,詭異無比,而在食人花海之外,足有一百餘隻變異史前巨猿,圍堵在了那條進入花海唯一的入口之外……這場面,看起來倒更像是我們被圍困在花海腹地,而唯一的出入口,已經被那羣變異史前巨猿佔領了!

那羣變異史前巨猿好像十分忌憚這些食人花,它們只是將花海的出入口堵住,但卻並沒有着急衝進來,一羣變異史前巨猿只是擺出了各種齜牙咧嘴的誇張表情,好像是在嘲諷我們……

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爲什麼會露出嘲諷我們的表情?

那是因爲……

之前的我們,是在十面埋伏的大地上,與那羣變異史前巨猿戰鬥,而如今的我們,行動空間卻被壓縮到了一處直徑只有十米左右的圓形區域之內,如果那羣變異史前巨猿一旦衝進來,恐怕我們就要在這片狹小的空間內,和它們進行肉搏了,最重要的是,四周那一片將我們包圍了的食人花海,還是碰不得的禁區,在這種環境下,我們根本無法做到放手一搏,當真是極其束手束腳!

不管從任何角度來看,我們都像是自己把自己關進了籠子裏,而並非是逃出生天!

“風小子,你想的這是什麼辦法?讓我們大家都進入到花海腹地,唯一的出口還都被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給堵住了,這下子,我們可真的變成甕中之鱉了!”張銘急切的吼了起來。

“楚風,你到底打的什麼主意?”胡墨一臉的凝重,但她卻沒有像張銘那樣大吼,而是用一種疑惑的語氣向我發問,“你讓我們大家進入這片真空區域,難道就是爲了把我們自己困在這直徑只有十米的隱形牢籠裏嗎?”

隨着胡墨的話音落地,其餘衆人也紛紛向我投來了不解的目光……

我淡淡的掃了衆人一眼,嘴角突然揚起了一抹輕鬆的笑意,語氣輕緩的說道:“各位,表面上看,我們的確是被困在一處狹小的隱形牢籠之中,可是,我們卻暫時擺脫了變異史前巨猿的攻擊,不是嗎?最起碼,我們現在得到了難得的喘息之機!”

我說的很對,打從我們被變異史前巨猿包圍的那一刻起,我們所有人的神經都處於緊繃的狀態,並且始終在與那羣變異史前巨猿肉搏,每個人的身上都掛了彩,流了血,直到我們進入花海牢籠之後,纔得到了難道的喘息之機!

“可是,楚大師……那羣變異史前巨猿就圍堵在這裏唯一的出入口外,我們被壓縮在了這片狹小的區域之內,想要衝出去,就更困難了,而且,一旦那羣變異史前巨猿衝進來,這種狹小的空間對於我們來說,無異於坐以待斃!”賙濟憂聲道。

“衝進來?我正希望那羣變異史前巨猿衝進來呢!”我扭頭望向賙濟,神祕的笑道:“一旦它們衝進來,那我們就不是坐以待斃了,而是,守株待兔!”

“楚風,你把話說清楚一些,本小姐不喜歡和你打啞謎!”李靈兒秀眉一挑,極其不滿的對我說道。

“簡單的說,打從我們進入了這所謂的隱形牢籠的那一刻起,這十面埋伏的死局,已經被我們破了!”我的臉上綻放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聞着我雲裏霧裏的這番話,衆人的臉上皆寫滿了疑惑。

打從我們進入花海腹地的這一刻起,十面埋伏的死局就被破了?

這根本就是完全矛盾的一句話!

我們進入了花海腹地,就代表我們被那些恐怖的食人花包圍了,而唯一的出入口還被一百幾十只變異史前巨猿扼守着,我們應該算是真正的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纔對,怎麼就變成破局了呢?

見衆人一臉迷惑的盯着我,而花海之外的那羣變異史前巨猿,似乎也沒有想要衝進來和我們戰鬥的打算,乾脆,我就給大家詳細的說起了我的整個計劃……

“各位,我們剛纔的處境,之所以被稱爲十面埋伏,那是因爲我們的身後有花海,其他三面有變異史前巨猿的圍堵,在那種退無可退的前提下,我們只能選擇與變異史前巨猿死戰!”

“可是,我們現在不用和它們死戰了,因爲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目前似乎並沒有衝進來和我們死戰的打算,我們算是在無形中,解決掉了變異史前巨猿這個麻煩,現在,橫在我們眼前的麻煩,也只剩下這片詭異的食人花海了!”

“這就叫做,置之死地而後生!”

海賊之木之界 聽了我的這番話,衆人臉上立刻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誠然,如果不是在食人花海之外與變異史前巨猿遭遇,我們完全可以利用手榴彈等熱武器,暫時壓制住變異史前巨猿,然後我們再逃走,進而擺脫那羣變異史前巨猿,這方法完全可行,因爲之前胡墨和陳泰等人已經嘗試過一次了。

還有食人花海,如果變異史前巨猿沒有突然出現,將我們包圍的話,我們就會有充足的時間來研究食人花,我相信,龍虎山的那羣傢伙有可能找到破解食人花海的辦法,那我們也一定可以!

所以說,食人花海和變異史前巨猿這兩大麻煩,只要分開,我們其實都能解決,可難就難在,我們剛纔所遭遇的,是食人花海和變異史前巨猿的雙重打壓,如果不能將二者分而治之,我們那才叫真正的坐以待斃!

“楚風,將食人花海和變異史前巨猿這兩大麻煩分割開,又能怎麼樣?難道說,你有辦法破解食人花海這一大麻煩嗎?而且,你有沒有想過,萬一那羣變異史前巨猿不如你所願,在這時候,悍不畏死的對我們發動總攻,我們又該如何應對?”胡墨若有所思的接連向我發問。

“我慢慢的回答你所提出的疑問……先來說變異史前巨猿吧!”我朝着胡墨淡淡的笑了笑,旋即便緩緩的豎起了一根手指,“我通過剛纔與變異史前巨猿的戰鬥,發現了一件事情……它們在啓動那種逆天的速度的過程中,應該會有一種不適應的感覺出現,這種感覺一旦出現,便會造成變異史前巨猿在短時間內,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甚至還會用那種逆天的速度到處亂跑……”

“如果是在寬闊的場景之中,變異史前巨猿的這個缺陷,並不會太明顯,可如果,讓這羣變異史前巨猿在這片直徑只有十米左右的區域內和我們戰鬥呢?我們大家只要集中在一起,再依靠熱武器的壓制,你們猜,那羣變異史前巨猿,會不會在它們無法控制自己身體的時候,誤打誤撞的撞到食人花的身上?”

“一旦變異史前巨猿和食人花接觸,那它們,可就要成爲食人花的腹中之物了!” 在衆人震撼的目光注視下,我將我與那兩隻變異史前巨猿交手的過程詳細的說了一遍,並且將其中一隻變異史前巨猿撞到了子彈的場面也描述了一番……

簡單的說,我的計劃其實很簡單,我就是要帶着大家走進這種隱形囚籠之內,一旦變異史前巨猿敢進來,那我們就用熱武器以及自己的身手,在這狹小的空間內和它們火拼!

當然,空間越小,對於變異史前巨猿來說,就越不利,因爲它們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撞到四周的食人花上,至於一些在特殊時期無法控制自己身體,進而在空中劃出“Z”字形軌跡的那些變異史前巨猿,更是隻有撞到食人花身上這一條路而已,到時候,迎接變異史前巨猿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這羣變異史前巨猿,似乎瞭解食人花海的恐怖,而且有靈智的它們也肯定知道,在狹小空間內搏鬥,對於它們來說,是弊大於利,所以,我認爲,那羣變異史前巨猿不會輕易的衝進花海腹地!

所以說,我們表面上看起來,是衝進了一處隱形牢籠之中,其實,我這叫置之死地而後生!

聽了我的分析之後,衆人的眼中紛紛閃過一抹精光,臉上凝重的表情也開始舒緩了下來……

然而,我的佈局還沒結束,這,其實只是我針對變異史前巨猿所佈的一個局,接下來,我還針對食人花海,想出了破解之法……

這時候,李靈兒突然將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向我發問道:“呆子,就算那羣變異的猴子不敢進來……再退一步,就算那羣變異猴子進來了,然後被我們打敗了,可我們又該如何破解這片食人花海呢?”

“李家的小姑娘說的不錯!”胡墨接上了李靈兒的話,繼續問道:“這食人花堅硬無比,觸之必死,就算沒有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的騷擾,我們又該如何破解這片食人花海,然後平安無事的穿過這片區域呢?”

“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了……這片食人花海,我已經想到了破解的辦法!”我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如果我的推斷沒錯,那我的辦法,絕對能夠破解食人花海!

正當我準備和衆人講述一下,我所想到的破解食人花海的辦法之際,忽的,圍堵在食人花海外圍的那羣變異史前巨猿,好像有些按耐不住了!

“嗷嗷嗷……”

一道道低沉的咆哮聲,從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的口中傳出,我們衆人的思緒也在這一瞬間,被吸引到了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的身上了!

只見圍堵在花海唯一的出入口附近的十幾只變異史前巨猿,一個個張牙舞爪的蠢蠢欲動,彷彿它們已經不想在等待了,想要衝進來對我們展開一波試探性的攻擊那般……

“大家小心!”我見狀,連忙喝止了衆人的無限遐想,正色道:“不管怎麼說,我們現在都要先把這羣該死的變異猴子解決掉,這樣,我們才能順利的破解食人花海,進入到另外一片區域!”

衆人聽了我的話,臉上紛紛浮現了凝重的表情,因爲我們大家心裏都明白,這一次和變異史前巨猿的對決,將會是最後的對決,要麼我們全軍覆沒,要麼它們土崩瓦解! 我們和那羣變異史前巨猿之間,只能活下來一方,而這次,便是我們和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的大決戰!

“大熊,三熊,賙濟,你們三人繼續火力壓制!”我的雙眼始終都停留在花海出入口附近的那十幾只變異史前巨猿的身上,口中卻是不停歇,井然有序的發佈着一道道部署命令,“石毅受傷比較嚴重,體力也透支的差不多了,就留在賙濟他們身邊護衛,至於我們其他人,可以採取瘋狂進攻的戰鬥方式,暫時不要考慮受傷的事情,我們一定要逼迫這羣變異的猴子始終都採用那種逆天的速度來和我們戰鬥!”

“呆子,如果我們只攻不守的話,會不會沒等到我們打退這羣變異猴子,我們就先倒下了?”李靈兒撇了撇嘴,似乎並不太贊同我這種近乎於瘋狂的作戰方式。

“我們誰都不會倒下!”我的嘴角揚起了自信的淡笑,“哪怕外面那羣變異史前巨猿,先衝進來一小部分先頭部隊,只要大家按照我的作戰方式和它們戰鬥,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們就能幹掉衝進來的猴子,當然,如果外面那羣變異史前巨猿全都衝進來,我們會贏的更加輕鬆!”

似乎被我的迷之自信所感染,衆人並沒有再繼續發問,而是紛紛擺出了戰鬥姿態,準備和外面的變異史前巨猿,在花海腹地中,進行一場大決戰!

這時候,花海之外的那羣變異史前巨猿之中,突然發出了一道嘹亮的咆哮聲,這道咆哮聲就好像是衝鋒號角似的,徹底打破了我們雙方陣營先前的那種微妙平衡!

“嗷嗷!”

咆哮聲還在林間迴盪之時,距離花海唯一的出入口最近的十幾只變異史前巨猿,便好像是衝鋒敢死隊似的,手腳並用,紛紛化作一道道黑色殘影,衝進了花海腹地,也就是我們所在的隱形牢籠之內!

嗖!嗖!嗖!

尖銳的破空聲接二連三的響了起來,而這些破空聲,也直接觸動了我們緊繃的神經,陡然間,大戰爆發了!

電光火石之間,一陣陣響徹雲霄的槍聲毫無徵兆的爆發了出來,這槍聲,也代表了我們這邊的衝鋒號被吹響了!

就在槍聲響起的一剎那,便有三隻變異史前巨猿衝到了我的身前,而在此時此刻,我也沒精力再觀察其他人了,只能全神貫注的打起精神,和那三隻衝向我的變異史前巨猿激戰到了一起!

三隻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都很快,就算我剛纔突然頓悟,領悟到了那種玄妙的戰鬥境界,但是,讓我同時盯住三隻正在以超越肉眼的速度,在不斷奔騰的變異史前巨猿,也是一件不現實的事情,所以,我很果斷的放棄了其中兩隻,全神貫注的盯着距離我最近的那隻變異史前巨猿……

只見那隻被我盯上的變異史前巨猿,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筆直的就朝着我衝射了過來,一雙爪子彷彿都泛起了一抹陰冷的寒光,直奔我的咽喉攻了過來!

我故技重施,藉助這種玄妙的戰鬥境界,通過空氣的摩擦聲來判斷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的攻擊方向,雖然驚險的躲開了它的利爪,但胸口的衣服還是被撕開了三道裂口!

我躲開了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的攻擊之後,立刻毫不猶豫的掄起了拳頭,朝着它砸了過去!

然而,就在我剛剛掄起拳頭的那一剎那,“噗噗”兩聲突然傳來,我的後背頓時傳來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可是,這種巨痛只持續了短短的一瞬間,下一刻,我的整個後背彷彿都失去了知覺那般,麻木無比! 我知道,我的後背一定遭到了另外兩隻變異史前巨猿的攻擊,而且我敢保證,肯定還見了紅!

不過,我對身後的那兩隻變異史前巨猿採取不聞不問的策略,全部的注意力依舊集中在一擊不中,而失去平衡的那隻變異猴子的身上,而我那隻已經掄起來的鐵拳,自然是決然的砸了下去!

“嗷!”被我盯上的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發出了一道驚恐的吼叫聲,旋即,那隻變異史前巨猿在我眼中,就化成了一道黑色閃電,瘋狂的朝着旁邊掠了過去!

就在這時候,振奮人心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隻爲了躲避我攻擊的變異史前巨猿,飛快的朝着旁邊掠了過去,也不知道是因爲它現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還是因爲它的速度太快,導致的慣性太大,這貨竟然直接撞到了數米之外的一株食人花上!

忽的,被觸碰了的那株食人花,本應該緊閉的巨大花骨朵,此時竟然以一種幾乎超越了肉眼極限的速度綻放,發出了一道“譁”的聲音,然後猛的張開,猶如雨傘那般,下一刻,那隻變異史前巨猿彷彿遭遇到了某種巨大的吸力,竟然直接被吸進了食人花的花骨朵裏!

哧……

食人花的花骨朵吞噬了那隻變異史前巨猿之後,瞬間合併,而後,妖紅色的花骨朵裏面便出現了這麼一道悠長刺耳的聲音,就好像是某種東西被融化了似的,讓人毛骨悚然!

然而,從食人花的花骨朵之中,所傳出的這道“哧”的聲響,雖然不算太大,但卻好像是一柄重錘,直接砸進了所有人,包括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的心中……

當即,大熊三人下意識的鬆開了槍械的板機,胡墨等人和那羣其他的變異史前巨猿也停下了糾纏,包括那兩隻攻擊我後背的變異猴子,也彷彿陷入到了石化狀態,竟然停止了對我的攻擊!

這一刻,彷彿全世界都陷入到了靜止的魔咒中,只有那道悠長的“哧”的聲音,還在林間繼續迴盪着……

正所謂,衆人皆醉我獨醒,我眼前的場面雖然很詭異,很震撼,很讓人不敢相信,但是,對於我來說,這卻是意料之中的結果,所以,我並沒有像衆人,以及那羣變異猴子那般的呆若木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