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絲毫動怒,唐宋依舊平淡道:「我知道我的處境,你不需要掩飾。我要找周錦,還有她帶回來的那個小丫頭。」

飛靈大陸跟天靈大陸不同的是,有國家。有國家,意味著消息更容易傳達……

城主眉頭微凜,表面依舊帶著笑容:「唐先生何出此言?」

嗡!

唐宋雙手往前一推,元輪迸發而出。密密麻麻的元輪,讓城主臉色一變,不自主往後退。旁邊一群官兵倒吸了口涼氣,這麼多!

收回元輪,唐宋平淡道:「我不想傷及無辜,直接告訴我去哪裡找就好。」

頭皮發麻,城主咬著牙低沉道:「往南,海明城。」

話剛說完,唐宋就已經消失,讓他又是驚了一身冷汗。來無影去無蹤,而且一點殘留氣息都沒有。

不是說這個人只有六十級左右嗎,為何現在如此恐怖?

飛了好一會,唐宋到了南邊另一個城池,可並非海明城。剛要繞過城池,城內卻有幾個人快速飛掠過來,讓他不由停下。

四個人很快擋在他跟前,實力還都很強,兩個七十級,兩個六十五級,都是老人。

沒等幾人開口,唐宋淡淡的說道:「我就是唐宋,你們要等的人。現在,我要找周錦,還有她帶回來的小丫頭。別逼我,我不想跟你們明國為敵。」

周身金色防護罩放到最大,威壓中帶著一絲殺意。他真不想跟一個國家為敵,尤其這個世界只有一個國家。可如果需要,他並不介意……

感受到唐宋的威壓,四人駭然後退,領頭的紅衣老人綳著神色,陰沉道:「你隨我來。」

跟著他飛掠過山林,約莫兩個時辰,又看到另一個城池了。這個城池更大,遠遠的就看到城牆上的「海明城」三個大字。

唐宋沒有飛進城池,而是漂浮在城門外等著,紅衣老人也沒說什麼,自己一個人飛進去。

不多會,一幫人飛出來了,黑壓壓一大片。與此同時,城內有很多官兵也在整齊的跑出來。

很快,唐宋的對面漂浮著一大群人,足足有三十個。實力從三十級到八十級,都有。

為首的白髮老人面色凝重的盯著唐宋,往前一步鄭重道:「唐先生,我們無意如此,但還望你能接受明國的調查。」

「調查什麼?」唐宋平淡的回答,「調查我背叛你們明國?還是,我沒有斷了給你們明國輸送葯?亦或者,因為周錦被你們認定叛國,我也需要接受審判?」

白髮老人綳著臉:「無論如何,事情已經傳到皇庭內,總該有個交代……」

「那你現在可以去交代了。」唐宋淡淡的打斷,「我,不會再為你們明國配藥。我也不會再幫你們任何事,當然,如果你們需要我與你們為敵,我並不介意。」

都已經到這一步,那就沒什麼好隱藏的了。

整個明國早就把他當成敵人,一直都在等著他出現,而且看起來準備得非常充分。

他真的無法想象,周錦回來之後遭受了什麼樣的審判,現在是否還活著都是個未知數……

白衣老人臉色尤為陰霾,腮幫微微顫動,壓制著火氣:「唐先生,我們只是想問清楚而已。事關重大,皇庭不敢大意。你對皇庭有恩,曾上貢聖蓮,相信皇庭會網開一面……」

不等說完,唐宋已經慢慢往前走。越是這樣說,他越覺得心涼。

上貢,這個詞用得特別好,說得好像他求於明國。不,是臣服……

然而,從一開始,他跟張大人他們說的是合作,不是臣服。而且,怎麼也沒想到皇庭會如此果決,僅僅是因為周錦說了一些違逆的話,他們就認定她叛國,現在也認定自己背叛他們!

難怪之前周錦說,其實皇庭已經很讓人失望……

眼見唐宋走來,一幫人不自主散開,白衣老人周身迸發出力量抵抗,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唐先生,你可想清楚。今日你若是不服從我們的安排,你便是要與我們整個明國為敵!」

唐宋無動於衷的繼續往前走,一步一步,周身防護越發強勢,沒有絲毫服軟的意思。

很快,唐宋走到白衣老人跟前五十米,兩人的防護不停碰撞,空氣噼里啪啦作響。白衣老人臉色尤為難看,早就聽說唐宋的力量不一樣,卻沒想到會如此特殊,引起這麼大的能量衝撞。

要知道,在他們飛靈大陸,就算是高手對決也很少會引來強大的能量罡風。可現在,空間搖搖欲墜…… 抵擋著唐宋的威壓,白衣老人陰沉大喝:「你真要與明國為敵?」

唐宋沒有說話,站在對面靜靜地看著,空間壓力越來越大,層層能量罡風衝擊得周遭那些官兵被迫退開。下邊城內跑出來很多官兵,只是很快又縮回去了。

眼見他沒有任何示弱的意思,白髮老人火了,大聲怒喝:「進攻!」

「殺!」

周圍一幫人立即朝著唐宋飛撲,白衣老人也不例外。唐宋無動於衷,周身防護放到最大,再次往前走。

嘭嘭嘭……

一大群人不停的攻擊著他的防護,白衣老人竭盡全力從正面攻擊。可唐宋的防護沒有絲毫影響,反倒是迸發出來的能量罡風將好多人震飛出去。

轟了兩拳,白衣老人臉色極為難看,緊咬牙關的推出雙掌,牢牢擋住唐宋的去路。

轟,轟……

唐宋的防護終於被削弱,眼看著就要崩塌。恰在此時,唐宋猛地一個閃身,奮力往前沖。

嘭!

正面與白衣老人的防護對碰,卻是將白衣老人給震飛出去。沒有絲毫停留,唐宋快速往城內飛掠。後邊一幫人喘著氣,還是硬著頭皮跟上。

一個閃身,唐宋出現在城主府後的牢房,落地之後就直接將牢房大門給震碎了。周身依舊環繞層層能量,一步一步朝著牢房裡邊走。伴隨著他逼近,牢房層層撕開,塵土往四面八方飛揚。

牢房內的人根本沒來得及躲避就被甩飛出去,唐宋也沒有同情,都到了這份上,同情又有何用?

很快,唐宋進入到牢房內,映入眼帘的是,一個人被綁在鐵柱上,周圍好多鐵鏈纏繞。那人頭髮蓬亂,渾身傷痕纍纍,而且下半身是淹沒在冰冷的水裡。

唐宋沒有絲毫波瀾,彷彿早就預料到了。右手輕輕一揮,周錦周身的鐵鏈被震開,人也飛到唐宋跟前。

摟住她,唐宋帶著她飛身離開。

周錦虛弱的抬起頭看了一眼,臉上不自主露出笑容,低聲呢喃:「你到底是來了。我沒想到他們會如此狠辣,認定我背後有個組織,讓我說出他們的名字,呵呵……珠兒被帶走了,應該是被帶到皇庭了。」

徹徹底底的失望,周錦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信仰的國度竟然是這樣。

她從頭到尾有說過叛國的話嗎,不過是先前跟那人說了唐宋關於他們這些眼線無用的看法,回來之後就被認定為叛國,而且還說是有組織,非要逼供。

失望的國度,失望的皇庭……

唐宋沒有說話,帶著她飛身離開。白衣老人依舊帶著一幫人緊跟在後邊,一個個咬牙切齒,卻又不敢靠近。實在是打不過,這人實力強橫無比!

飛出城外,唐宋忽然停下來。一手給周錦輸送力量,一手握著三叉,雙眸寒光迸發的盯著對面一群人:「不要把我的仁慈當理所當然。」

白衣老人緊咬著牙冷哼:「爾等背叛明國,自當要接受明國責罰!唐宋,你雖實力強橫,可你要知道,明國高手無數。百級,甚至百級以上的高手繁多。你若是再如此執迷不悟……」

「你廢話真多。」唐宋冷淡打斷,右手迅速將三叉甩出。

嗡!

巨大的能量盾旋轉而出,一群人立即驚駭的釋放防護。三叉能量盾卻不停的旋轉,將他們的防護撕裂,把人給震飛出去。

白衣老人還真是鍥而不捨,當著旋轉的能量盾,靈氣損耗非常大,可他依舊沒有認輸的意思。

只要拖住,很快就會有高手前來支援,定要將這賊人拿下……

眼見白衣老人居然還能擋住,唐宋瞳孔微縮,右手抬起抓住虛空然後用力往下拉扯。

啪!

一道閃電落下,正好擊中白衣老人。老人哆嗦一下,不自主往下墜落。

唐宋沒有理會,收回三叉,帶著周錦閃身離開……

偏僻的深山老林內,唐宋給周錦輸送了很多力量。她傷得很重,丹田破裂,可以說只剩下最後一口氣。還好,唐宋有木元。

感覺身體總算恢復力量,周錦依舊抱著木元,微微睜開眼低聲道:「抱歉,我沒能照顧珠兒。她來到這個世界后很不適應,似乎沒辦法療傷。我不得不帶著她進入城池,卻沒想到被他們抓了。」

唐宋微微搖頭:「你也別自責,我早該想到。珠兒的空間之力是不是暴露了?」

「是!」周錦咬著嘴唇,「皇庭有人看中她的能力,一個高手親自過來把她帶走了,還說我直指叛變。呵,我想是明國內有亂子,他們需要有人背黑鍋!」

越說周錦越是心涼,這種事她不是第一次見,卻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以前,她總覺得飛靈大陸比天靈大陸好,至少這裡只有一個國家。可現在忽然發現,沒有任何區別,不過是將所有的勢力其中起來而已,並沒有帶來任何改變!

想了想,唐宋輕聲道:「先不管這些,你好好療傷,之後,我會到皇庭要人。」

「你,你小心點。」周錦擰著眉頭,「皇庭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我知道。」唐宋微微聳肩,「既然那邊跟這邊鏡像,我反而更有勝算。呵,高手無數又如何,其實最強的是兩個,而有一個將會受傷!」

他們不是一直在監視對面嗎,是否知道,那邊的南宮老祖被自己打傷?

飛靈大陸的高手應該都集中在皇庭內,超過百級的高手估計有十幾個,畢竟要跟對面的天靈大陸對應。

周錦沒有多說,閉上眼繼續療傷。唐宋則是坐在旁邊調理氣息,接下來會是一場硬仗……

沒多久,唐宋猛地睜開眼,雙眸迸射冷光的站起來。感受到周圍氣息變化,周錦也跟著睜開眼,卻見對面有幾個人飛過來。

轉過頭一看,後方也有幾個人,不,四面八方都是人,他們被包圍了!

冷冷盯著前方,唐宋冷然一笑:「還真看得起我,居然派了這麼多高手。呵,看來,皇庭不僅僅是覺得我背叛你們明國,還覺得我的存在已經嚴重威脅到你們明國了……」 摔在地上的李慕顏摸着脖子咳嗽了幾聲,看上去很難受的樣子,我和劉宇趕緊跑了過去,問她有沒有事。她咳了幾聲之後,擺了擺手說沒事,就是剛剛被黑氣纏住的時候突然不能呼吸,現在好多了。

“你是誰?”見李慕顏沒什麼大礙,劉宇冷着臉,擡頭看向那個踩着樹丫,浮在半空中的神祕男人。

男人一身奇怪衣束,身披黑色披風,臉上帶着邪魅的笑,眼珠子竟然是血紅色的。他身上散發着濃烈的妖氣,應該是這平陽山中的妖怪。陳柏說過,能化成人形的妖怪都是修爲高深的存在,看來我們眼前這個男人絕對不簡單。

“我乃這平陽山的蝠王,沒想到你們竟然能跑到這裏來,挺厲害的,不過不管你們是誰,這裏是我的地盤,擅闖我的地盤你們只有死路一條。”蝠王輕笑一聲,居高臨下的看着我們,說道。

劉宇面色凝重,說了句小心,這妖怪很強,讓我們無比要謹慎。這麼久以來,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能化成人形的妖怪。一般這種級別的妖怪很難現在,都會躲在深山裏專心的修煉,要是碰上了能避開儘量避開,這時當初陳柏的原話,不過現在看來,是對方主動找上我們的,我們是避不開了。

盯着我們三個看了一會,然後他的目光徹底的落到了李慕顏的身上。“你們要是活命,除非……”他眼珠子轉了轉,然後開口說道。

“除非什麼?”我問道。

“除非你們留下這個女人,我對她比較感興趣,所以能勉強放你們一碼。”他指着李慕顏,臉上的邪笑越發明顯。

李慕顏聽了氣得不行,罵道:“你做夢。”

“嘻嘻,我很久沒見過女人,能被我看上是你的福分,知道嗎?”他繼續說道,從始至終根本就沒把我們放在眼裏。

他剛說完,劉宇沉着臉二話不說就一拳轟了過去,金色光印砸向蝠王。蝠王眼神一凝,化作一道黑氣散開了,金印落到了樹丫上,樹丫連同四周的枝葉都被金印打了個粉碎。

站在劉宇身旁,我能感受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怒意,這蝠王正好踩在了他的雷區上,他是真的怒了。

化作黑氣的蝠王,重新匯聚在一起,安然無恙的落到了地上,臉上微微露出怒意。“看來你們幾個是打算敬酒不吃吃罰酒。”他說着,渾身上下頓時爆發出可怕的妖氣。

妖氣的壓迫感很強,這傢伙果然很強,難怪這麼囂張,不把我們放在眼裏。

這時,我回頭看了一眼冰窟窿和張旺,發現他倆還在那邊對付蝙蝠。現在原本已經合成一隻的蝙蝠變成的四隻,看來在我們和這蝠王對話的時候,那蝙蝠又分裂了。

蝠王也看到了這一幕,嘲諷的開口說道:“沒用的,那些蝙蝠是我妖氣所化,只要我不收回,你們根本就殺不死。”

劉宇不以爲意,冷哼一聲,冷冷回道。既然是妖氣所化,那就把妖氣打散了就行。說完,他拿出幾張黃符,嘴裏唸了幾聲咒語,然後把黃符拋向那四隻妖氣所化的蝙蝠。

當黃符擊中那四隻黃符之後,黃符立馬炸開了,而那四隻蝙蝠也在一瞬間散開了,化成一縷妖氣消散了。

“哦,反應倒是不錯,那麼我就陪你們玩玩吧。”蝠王眉頭一挑,說道,然後拍了拍手,目光轉向邊上的一處樹叢中。“華離,出來給他吃點苦頭。”

我們往那邊看去,發現又一個人影從樹林裏走了出來,那是一個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肌膚上都是疤痕,身上散發着強大的陰氣。我們愣住了,這是一隻厲鬼,而且不是普通的厲鬼。

他一直待在那個地方,離我們並不遠,而我們竟然沒有察覺到。就算是他故意隱藏了自己的氣息,但我們多多應該還是能感覺得到一些陰氣纔對,這種情況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他很強,強到能讓我們發現不了他的存在。

“華離可是這平陽山裏數一數二的厲鬼,你們可要做好心裏準備。”蝠王眼中露出得意之色,對我們幾個說道。

那個華離沒有這個蝠王那麼囉嗦,現身的同時眼神一凝,猛的衝向了冰窟窿和張旺。他的速度很快,進攻的方式簡單粗暴,就是正面出擊。

冰窟窿握緊斬鬼刀,沒有被華離的氣勢所壓倒,拿着迎了上去,一旁的張旺也收起了風水羅盤,跟着冰窟窿一起迎了過去。他倆同時出手,在我看來應該沒什麼問題。

可誰知道,兩人剛接近華離,就同時都被華離給擊退了。我震驚不已,華離明明就沒用什麼特別的招式,竟然就這麼輕易的把他倆給擊退了,未免也太厲害了。

不只是我,就連冰窟窿和張旺的臉上也露出了駭然之色,想讓沒想到這個叫華離的厲鬼這麼厲害。

他倆剛穩住身上,華離就又已經攻到了兩人面前,不過冰窟窿和張旺也不是等閒之輩,這次沒再被華離給擊退,和他糾纏住了,打鬥很是激烈。

“你們是三個要看到什麼時候,你們的對手可比華離要厲害多了。”這時,蝠王開口對我們說道,然後躍起漂浮在空中,抓着黑色披風對着我們這裏用力一揮,便揮出一團黑氣。

黑氣化成了一隻只蝙蝠飛了過來,那些蝙蝠和之前那幾只一樣,雙目泛着紅光,嘴裏發出嘶叫聲,張着嘴露出滿嘴鋒利的獠牙。有了之前的經驗我們知道,這些蝙蝠不能直接攻擊,不然在被攻擊到之後,會進行分裂,越變越多。

“儘量用黃符或者內力震散它們,千萬別讓它們分裂。”劉宇皺着眉頭提醒道,拿着黃符衝了上去,我和李慕顏也跟着衝上去了。

蝙蝠數量衆多,僅憑黃符肯定是不夠的,但是直接用內力的話又太費體力了,所以我直接拿出了自己的石頭武器。我把內力注入武器中,頓時石頭武器發着微光漂浮在空中,我控制着石頭武器來攻擊那些蝙蝠。

還別說,這石頭武器對這些蝙蝠的殺傷力很大,一轉眼就被我弄死了一大片。在對面看着的蝠王微微一愣,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我的石頭武器。

“你這武器看着不怎麼樣,沒想到倒是挺厲害的。”他說道,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

在我們三人的合力下,眼看這些蝠王放出來的蝙蝠就要被我們殺光了,劉宇縱身一躍攻向雙手環抱在胸前的,彷彿看戲一般的蝠王。“師妹師弟,剩下的蝙蝠就交給你倆了,我去會會這個蝠王。”

劉宇一張打向蝠王,蝠王同樣也一張揮了出去,這一擊兩人似乎勢均力敵。有繼續過了幾招,不過蝠王好像不太想和劉宇交手,防守居多,一直在避開劉宇的正面攻擊。

只是忽然,我和李慕顏這邊剩下的那些蝙蝠都自己散成了黑氣,把我倆給圍住。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我疑惑,不過沒等我反應過來,黑氣就猛的旋轉起來,形成一個力道很強的黑旋風。黑旋風的攻擊對象好像只有我,我被黑旋風帶離李慕顏身旁。

“師弟。”李慕顏大急,想要過來幫我,但是原本應該正在和劉宇交手的蝠王,竟然出現在了她身後。蝠王用身後的黑色披風把李慕顏給裹住,然後化成一團黑氣急速飛走了。

“華離,我先走了,你慢慢追來。”蝠王拋下一句話之後,就飛遠了。

“站住!”劉宇面露慌張之色,大喊道,朝着那個蝠王化成的黑氣追去,可黑氣很快就消失在了樹林中,徹底沒了蹤影。

這個時候,困住我的黑旋風也消散了,我恢復了行動。在蝠王離開之後,華離不知道也施了什麼手段,也不再與冰窟窿和張旺多做糾纏,瞬間跑得沒影了。

沒想到,李慕顏就這樣被他倆從我們身邊抓走了。 黑壓壓一大群人,簡直就是天兵天將下凡,將唐宋兩人給包圍得嚴嚴實實。四個方向,每個方向都有一個超過百級的高手,後邊還有好幾個九十級以上。可以說,皇庭高手基本到場!

這一步操作,完美!

唐宋沒有絲毫畏懼,冷笑的抬頭看著眾人。在與明國為敵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會有這個時候,只是沒想到他們來得如此快。看來,皇庭距離這裡並不遠!

周錦卻是發涼,咬著嘴唇站起來,將木元交給唐宋,決然的昂著頭。

對面的黑衣老者冷淡道:「束手就擒吧,你已經沒有任何退路。」

唐宋微眯著眼:「然後呢,你們想要什麼?這個?」順手將木元抬起,「你們應該用不到,這個東西在這邊效果差很多,還不如我給你們的那個黑白菜,是嗎?」

黑衣老者毫無波瀾:「你背叛了明國,自當要接受懲罰……」

「我大概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了。」唐宋忽然露出笑容,「你們發現那個女孩有掌控空間的能力,所以,想通過她,打開空間隧道,然後入侵天靈大陸,對嗎?」

果然不出所料,黑衣老者瞳孔驟然緊縮,冷哼道:「你知道太多了。你身上的東西,對我們也很有用。」

話音未落,四個百級高手同時壓迫過來。速度相當快,空間瞬間封鎖,就算唐宋想逃也逃不掉。

周錦順勢噴血,慘然的慢慢倒下。可就在此時,唐宋猛地大喝:「天罰!」

轟!

天空劈下一道閃電,強大的天罰之力順勢迸發,快速朝著四面八方席捲。天罰之力肆無忌憚穿透四個老人的壓迫,甚至還通過他們的力量快速傳導。

四人駭然,不由得同時往後撤,切斷掌印與自己的關聯。

也在這一瞬間,唐宋一把抓住周錦,神念一閃而過,人就消失了。

進入到自己的世界,唐宋立即將周錦包裹在能量內,同時將木元放在她胸前,然後將她放到湖面冰冷的冰山上。

即便如此,周錦還是被壓迫得差點沒崩塌,氣喘吁吁的,臉色極為蒼白。

「你撐住。」唐宋低聲道,「這裡空間壓力很大,你需要適應。只要確保不死,出去之後就好了。」

第一次帶人進入到自己的世界,他也不知道周錦能不能活著。但總比在外邊好,在外邊死路一條。

周錦喘著氣,擰著眉頭:「很難受,體內所有力量好像被封鎖了,沒辦法動彈……」

唐宋自然知道,而且她的器官在衰竭。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難道現在自己的空間,依然沒辦法支撐人的存在?

他已經用自己的力量包裹,而且是放到最大,依然沒辦法?

不及細想,唐宋將天地果拿過來。正要給周錦服用,忽然又想到什麼,順勢縮回去。她本身屬於飛靈大陸,飛靈大陸的靈氣偏向於陰性,也許黑水更有用。

當下,唐宋將黑水給她服用。還真有效果,只是很細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