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裡面,已經在小書的介紹下,慢慢熟悉空間的靈隱蟲王和靈隱草皇,這時看到外面墨九狸和帝溟寒藏身在樹上,靈隱蟲王微微猶豫了下說道:「我可以跟她契約,這樣她就能隱身了!」 清涼的水將我臉上的血漿都衝了去,之後我就聽到盤綺羅一聲驚叫,“天啊!”她就像是受了什麼驚嚇一樣,對着盤俊那邊連聲大喊着,“哥……哥……,你快過來!”

我給嚇得頭髮都豎起來了,還以爲這個盤綺羅將我當鬼一樣給驚着了。

好在那個盤俊已經走遠,我慢慢往後退着,想着情況不妙就趕緊溜之大吉。

“哥……,唉!”盤綺羅沒將盤俊叫回來,很失望的樣子,低聲嘟囔一句“真沒眼福!”,她眼睛又瞅向我的時候,眼睛又笑得彎彎的了,好像挺滿意的咧嘴笑一下,然後伸手摸摸我的頭,說了一聲“乖!”

盤綺羅的這個舉動讓我腦海裏浮現遲旭摸他兩隻獵犬的樣子,心裏非常不爽!礙於情勢,我再不爽也只有忍了。

那個盤俊沒看上我,我也就天真的以爲這個盤綺羅會放過我。沒想到她還挺執着,說認了我是她嫂子,她這一輩子也就只有我這一個嫂子了!說的好像她能替她那個哥哥娶了我似的!

我懶得跟她計較,瞧着她跟我差不多大,但那心,比我天真!

此時,我救下的那個男人甦醒過來,盤綺羅一瞧我們容貌沒半分相像,就拔出刀來逼着那個男人發誓,他不會和她哥哥搶女人,要不然她就閹了他!

那個男人被盤綺羅嚇得雙腿夾得緊緊的,手急忙捂在“那裏”,我扭着頭笑得有些臉紅。

我和那個男人本來就是萍水相逢,也沒期望着一起上路。那個男人留了名字說叫聶宸,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盤綺羅見此情景,“嘖嘖”兩聲,說我瞎了眼,才遇到那麼絕情的男人,替我可憐。

我懶得解釋,崴了腳一走路鑽心的疼,心煩的冒火。

盤綺羅說她能接骨,我脫了鞋子,她就“哇”一聲捂着鼻子扭了頭,嫌我的腳臭。我實在沒好氣,在山裏跑了一天,那腳丫子能好聞到哪裏去?問她到底會不會接骨?不會就別廢話,我還嫌山風吹冷了我的腳心呢!

“會啦會啦!”盤綺羅這才扭過頭,嘴裏不斷“呸,呸”着,嫌棄我的腳臭。我微微臉紅,惱羞成怒的罵一句,誰求你來着?

盤綺羅抓住我的腳,猛地一扭,瞬間我就覺得我腳踝應該斷了。這下子比之前還疼了,盤綺羅這時候才尷尬的說,“我沒給人接過骨,以前只看着我哥怎麼給人接骨來着……”,她還說,“沒關係,瘸了就瘸了,反正我已經做主將你嫁給我哥了!我哥正好喜歡文靜的女人,你跑不動了不正好就‘文靜’了嗎?他會將你當年畫一樣供着的……”

我當下差點兒吐血。

這個時候,我也就離不開盤綺羅了,沒她扶着我一步也走不了。

我沒見過世面,起初不知道那個盤綺羅原來就是瑤族少女。心裏就是到她住的那個村子找個懂接骨的人,將我腳醫好,才甘心情願跟着盤綺羅回到她的村子。

到了之後,我才知道歪打正着,我要找的那個叫阿嬤的巫婆不但就在盤綺羅住的村子,還正巧是盤綺羅的奶奶。

我將爺爺去世前交代我的事,告訴了盤綺羅。可盤綺羅吃驚的望了我一眼之後說道,“不是吧!今天中午有個小夥子拿着銀鎖已經拜了我奶奶當徒弟了!”

我一下子就想起那個拿走我銀鎖的男人,心裏說不出的疑惑。銀鎖的祕密,我並沒有對那個男人說過,他怎麼知道這銀鎖是件信物?

直到盤綺羅說,她姐姐盤伊洛白天的時候救過迷路的男女,之後阿嬤就見到了那個叫唐瑾的男人,從他脖子上戴着的銀鎖,一眼就認出那是故人之物。之後也不知道怎麼的,阿嬤說要收唐瑾當徒弟,那個唐瑾起初不肯,後來阿嬤說可以幫他醫治他帶來的那個女人,唐瑾才答應了!

我急忙說那個銀鎖是那個唐瑾從我這裏拿走的,我纔是阿嬤那位故人的孫女,這次來就是想着求阿嬤幫我改命格,開天眼的……

盤綺羅打了哈欠,嬌美的小臉上掛着倦意,對着我擺擺手,“不可能了!阿嬤收了唐瑾已經破了規矩,這規矩破一次也就罷了,一而再就太不將祖宗定下的規矩當回事兒了!”

我當下也不再言語。自作孽不可活!算起來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不多管閒事,也落不到現在這步田地!心裏想着既然這樣,明兒及早的回去,我要將家搬到爺爺的墳頭前,反正也沒多少時間好活,更不期望死後有人幫我殮骨,就一個天葬省事!

盤綺羅借給我一身衣服,對我說寨子東南有處泉眼,上面是飲水用的,下面有個洗衣池,這會兒全村人也都睡了,我儘可以去那裏洗乾淨自己。

我問有沒有熱水?給我一隻水盆,我在她家裏將就着洗洗就行了。她母老虎似的瞪眼睛,說“還要什麼熱水?想的美!這大晚上的誰給你燒去?暖壺裏的水,我還留着解渴呢!去去去,趕緊洗去,你身上臭死了……”

我的腳被她折騰的都殘了,她還拿着笤帚將我往外攆。要不是還欠着她一條命呢,我會一把搶過那笤帚狠狠的揍她的屁股,就像是我以前拿棍子揍我餵過的那頭野豬似的……

我拄着盤綺羅給我的棍子,一瘸一拐的往泉眼那邊走。

夜色下的山村一片清寂,月光像是從天上灑下來的白緞子,將人身上也披得斑白了。草窩裏的蟲子忽而叫成一片,忽而戛然而止歇,周而復始的樣子,彷彿時間就循環在某個點。

再往前走,我聽到了水聲,剛鬆口氣擦擦汗,就聽到山坡下面“喵嗚……”淒厲的響起一陣貓叫。

夜很靜,我耳朵清清楚楚的聽見那聲貓叫跟之前在凶宅遇到的如出一轍!瞬間,我的汗毛豎了起來。

又一聲貓叫後,有一個老婆婆的聲音囁嚅着說,“你……你……”

凶宅上的那隻白貓追到這裏禍害人了嗎?

我顧不得腳疼,拄着棍子緊走了兩步,站在高處往山坡下張望,就見有一隻貓眼閃着藍火的白貓,正在往一個老婆婆身上撲呢!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嗯?可以嗎?據我所知好像不行吧!」小書皺眉說道。

「可以的,我算是變異的靈隱蟲王,因此如果我和她契約,她就可以使用的隱身天賦,而且就連你們是她的契約獸,都可以一樣使用我的隱身術的!這大概是變異后,我天賦也跟著變異了吧……」靈隱蟲王看著小書解釋道。

「哇,這麼好!這樣倒是不錯……」小書聞言開心的說道。

自然也聽到了靈隱蟲王的話,沒有想到變異的靈隱蟲王天賦竟然這麼逆天,不過墨九狸還是有些疑惑的問道:「那使用你的天賦隱身,可是有什麼限制?比如時間或者是對你有什麼傷害?」

「對我沒有傷害,但是你使用的時候會消耗靈魂力,如果靈魂力缺少的時候最好別用,好像有反噬,但是我不知道反噬的後果是什麼……」靈隱蟲王想了想說道。

「這樣,我知道了,那我們契約!」墨九狸說著心念一動,把金色的靈隱蟲王帶了出來,然後一滴血直接滴在靈隱蟲王的身上,一道契約光芒落在了靈隱蟲王和墨九狸的身上。

契約光芒消失,墨九狸將靈隱蟲王送回空間,接著試著開啟了靈隱蟲王的天賦隱身,瞬間樹上就只剩下帝溟寒一個人了,墨九狸驚奇的看著自己的身體消失無蹤,心中一喜。

「你看的到我嗎?」墨九狸看著身邊的帝溟寒問道。

「看不到,但是氣息還在,你試著收斂氣息試試!」帝溟寒聞言說道。

「好,我試試!」墨九狸聞言直接把自己身上的氣息收斂,但是帝溟寒還是能夠察覺到一點點墨九狸的氣息的。

「還是有一點氣息在……」帝溟寒如實的說道。

「怎麼會這樣?你試試隱身收斂氣息,我看看……」墨九狸聞言皺眉說道。

帝溟寒聞言點點頭,然後直接按照墨九狸告訴的方式,開啟隱身,並且收斂氣身上的氣息。墨九狸看到帝溟寒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然後仔細一感知,她竟然察覺不到帝溟寒的氣息,墨九狸有些鬱悶,再次試了一次還是沒有……

「你換個地方,看我能不能找到你!」墨九狸說道。

帝溟寒聞言直接跑到了墨九狸的身上,墨九狸神識仔細搜索帝溟寒的位置,結果周圍全部搜遍了,竟然沒有找到,墨九狸有些氣餒的說道:「看起來實力強大的話,是根本找不到的,因為你的實力強過我,所以你能察覺到我的氣息,但是我卻因為實力不如你,無法察覺到你的存在!」

「放心,下次我幫你把氣息掩蓋了,這樣就行了!」帝溟寒來到墨九狸的身邊,笑著把她攬入懷裡說道。

墨九狸也知道帝溟寒就是在安慰自己,不夠實力不如帝溟寒她也沒有那麼糾結了,反正帝溟寒也不是敵人,這要是敵人她才會鬱悶死的……

兩個人在樹上等了差不多三天的時間,下面才終於傳來了聲音,墨九狸和帝溟寒低頭一看, 我心裏一慌,正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個白貓撲到老婆婆身上後,那個老婆婆一閃就不見了。

正在我以爲那個老婆婆也是隻鬼之時,冷不丁的覺得我的背上就像趴了個什麼東西,身子被壓得向前踉蹌兩步。

就在那一瞬間,我感覺地面好像搖晃起來,就像閉着眼旋轉了很多圈後,猛地睜開雙眼感覺整個世界都傾倒了那般感受,我一腳沒站穩跌倒了,趴在地上。

背上壓着我的那個東西如同一座大山那麼沉重,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那一刻我感覺像要死了一樣難受,眼皮上像是被漿糊黏住了一樣,怎麼睜也睜不開。

再後來我感覺就跟睡着似的,做了一個夢。夢見那隻白貓在後面不停的追我,我慌不擇路,跳上了一截矮牆,衝進一戶人家。

那家的女人正在打罵不聽話的孩子,恐嚇着說“你再哭,鬼可就被你招來了!”,結果她的話剛落地,我就出現了。

那個女人嚇得“嗷”的一嗓子,翻了白眼珠,磚頭一樣豎着倒了下去。

後面的事兒還是盤綺羅告訴我的,我自己卻並不記得了。

也正是這一次,我得罪了巫婆阿嬤。說起來,我才真是冤枉!那個附身我的女老鬼爲了死賴着我的身體,對想要救我的阿嬤說了很多難聽的話,大概是抖摟出阿嬤一些不爲人所知的醜事,這些盤綺羅支支吾吾的沒對我細說。

女老鬼惹惱一個巫婆,自然是沒好果子吃的。那個阿嬤心狠手辣的將那隻女老鬼給滅了。可也就是那時起,我就開始時不時的頭疼,痛得厲害的時候,會恨不得拿頭去撞牆,真如瘋癲一樣。

當時還以爲那是被鬼附身後留下的精神後遺症,日後才知道原來是阿嬤歹毒的對我下了毒手,只是那已經是離開瑤族村莊之後的事了。

阿嬤將女老鬼殺死之後,遷怒於我,就命寨子裏的人將昏迷不醒的我扔到亂葬崗。不過,我醒來的時候,並不是在亂葬崗,而是在瑤寨東口一座供奉着什麼神將的祠堂裏。

盤綺羅說是她將我從亂葬崗背到祠堂裏去的,我嘴角抽抽,笑得有些輕蔑。我什麼也沒說,她自然不會知道那個將我祠堂背到去的人,不但將我的腳醫好了,還守了我一夜。就是那一夜,我記住了那個面容清冷的就像是月光的男子,他叫唐瑾。

我根本沒想到唐瑾會救我!縱然在某個夜裏我和他有過非同尋常的關係,但說到底我們還是完全陌生的兩個人。他那夜說會回來娶我,我也從未當真。

就如同不會游泳的人掉進水裏會死,生活在水裏的魚跳到岸上也是死路,我和唐瑾之間隔着的不止一條河流!

唐瑾說他並不知道那隻銀鎖對我的重要性,他爲了救同行的那個女人,作爲交換拜了阿嬤當徒弟。

我笑笑,回他說無所謂。

我得罪了阿嬤,連那個瑤族寨子也進不得了,更別提什麼拜師了?“銀鎖是我爺爺留給我的,你要是不需要了,就還給我吧!”

唐瑾並沒有摘下他脖子上的銀鎖,反而淡淡的對我說,“我已經知道山裏那個名醫住在哪裏了!”

我挑挑眉,“那麼你帶着你的女人去看過了?”

唐瑾身子一震,扭頭有些吃驚的看了我一眼,眼睛裏有道微光一縱即逝。

“?”

“她叫庭媛,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他似乎刻意的將“妹妹”這兩個字語氣說的很重。

妹妹?我歪着頭想想,那天見他的時候,他分明說那女人是他不懂珍惜的愛人……,當然,他怎麼形容那個女人,對我來說都是無關緊要的事!

我將唐瑾送給我的那個玉蟬摘了下來,想用它換回我的銀鎖。

唐瑾卻說,“這個不用還我,本來也不是我的東西,是在山裏撿得!”

我當時對玉石完全不懂,就當做比鵝卵石好看的石頭罷了。唐瑾那樣說,我也就重新將玉蟬戴回脖子上,根本不懂這翡翠玉蟬,一生只認一主。

古人注重玉蟬,生以爲佩,死以爲含,因而玉蟬多被稱爲“玉含”者,應視爲喪葬玉一類。

我天生即和別人不同,沾了這葬玉,更是容易招惹鬼魅上身,虧我還老以爲自己倒黴,根本不知禍端的由來!

唐瑾離開的時候,又說了些什麼他會遵守承諾,信誓旦旦的。我打了一個哈欠,翻身躺在草地上,那一刻霎時覺得草叢裏那些蟲鳴也比唐瑾那些虛僞的話好聽!

他若是真的想要守信,那天就不會離開,現在更不會連問都不問我以後的去處。

人都自私,我也一樣。所以我後面想着的只是我該回去陪爺爺去了。

山裏的早晨有霧。我拖着受傷的腳,在山谷裏走了那麼一遭,身上已經溼的宛若淋了一場大雨。

濃霧像是有了質感一般,我只能望見前面一兩步的距離,這樣的情形就如同夜晚遇到了鬼打牆,我越轉越迷糊,只能停下來等太陽升起,霧氣散了。

遠遠地,看見盤綺羅拿着個什麼東西,時不時的往後瞧着,奔着我這裏來了。

我開始還以爲她好心來找我來的,心裏竟有些溫暖,那是第一次交到朋友的快樂感覺。

誰知她屁股後面還追着一個人,她回頭瞥見了,“娘哎”一聲叫,撒丫子就奔我這邊兒跑過來了。

追盤綺羅的人是她的姐姐,盤伊洛!

姐妹倆也不知道在搶什麼東西,最後盤伊洛贏了,搶走東西,還甩了盤綺羅一個響亮的耳刮子。待盤伊洛轉身離開之時,不服氣的盤綺羅猴子一樣撲到盤伊洛身上,兩個人再次扭打起來,之後盤伊洛手裏的東西掉到地上,順着山坡就滾到我這邊。

我低頭一瞧,那原來是一個兩個拳頭大小的木盒子,木盒子一路滾到我這邊,停到我的腳下之時,盒子正好打開了,裏面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我正想嘲笑那姐妹倆,爲了個空盒子打架的,那不神經病嗎?誰知腳踝處一陣癢癢,我低頭瞧去,就見一隻金黃色肥肥滾滾的,長得跟豆蟲一樣噁心的蟲子,正在往我的腿上爬着。

我伸手將那金色豆蟲抓住,那蟲子被我用手指捏着,十分不舒服的扭動又肥又圓的身子,嘴裏吐出一團鼻涕一樣的黏絲,很噁心的黏到我的手指上。

我胃裏有些東西在翻滾着,噁心的張開嘴,還來不及嘔吐,那隻金色的豆蟲,突然身子縮成一團,而後如彈簧一樣彈開,身子如箭一般,脫開我的手指,一下子竄進我的嘴巴。

瞬間猶如吸到一口冰冷的粘痰,那種噁心的感覺無以復加!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果然來了十個黑衣人,每個人臉上都帶著黑巾蒙面,這讓墨九狸和帝溟寒有些無語,難道蒙面,他們就猜不出身份了么?真是多此一舉啊,除了宗政家族,他們又沒有得罪別人,難道這些人還想栽贓陷害不成……

「說不定你想的是對的,他們就是擔心我們是什麼家族的人,準備事發之後栽贓給別人的!」帝溟寒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在心裡說道。

「覺得他們很蠢!」墨九狸聞言故意大聲的說道。

樹下的十個黑衣人聞聲,紛紛抬頭,在看到墨九狸和帝溟寒時微微一愣,隨即動作迅速的將墨九狸和帝溟寒包圍在其中,等著兩個人跳下來……

「你在上面等著,我去去就來!」帝溟寒看了眼下面的十個黑衣人,對著身邊的墨九狸說道。

「好,你小心點兒!」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帝溟寒直接縱身跳了下來,落在十個黑衣人的中間,看了眼其中為首的一個白髮老者問道:「你們宗政家族的人膽子這麼小?殺我們兩個還需要蒙面嗎?」

「哼……既然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就受死吧!」老者怒喝一聲,打了個手勢,十個人紛紛撲向帝溟寒,在他們看起來既然墨九狸需要保護,那麼墨九狸就不值一提,先殺了帝溟寒再收拾墨九狸就可以了。

瞬間十道不同顏色的靈力,齊齊轟響中間的帝溟寒,帝溟寒身影一晃,抽出腰間的寒狸劍,看準其中一個老者,躲開十個人的攻擊,直奔為首的老者而去,老者一驚,飛身躲開帝溟寒的第一劍,但是卻被的劍氣劃破了衣角,露出自己的乾癟的手臂……

老者一驚,看向帝溟寒的眼神有些不敢置信:「有劍靈?既然這樣,這把劍老夫今天就收了!」

說完,老者的另一隻衣袖一抖,飛出一個黑色的東西,打開像是一把雨傘,不斷在空中旋轉著,然後老者劃破自己的手指,一滴血液飛入旋轉的黑色雨傘中,老者對著黑色雨傘道:「給我收了他的劍!」

而在老者拿出黑色雨傘時,其餘九個蒙面人像是知道什麼似的,紛紛退後了一段距離,將帝溟寒包圍在其中,防止帝溟寒跑了……

隨著老者的聲音落下,黑色雨傘過了片刻發出一陣黑色的光芒,射向帝溟寒手中的寒狸劍!帝溟寒微微皺眉,不清楚對方拿出的是個什麼東西,看了眼自己手裡不僅沒有害怕還有些興奮的寒狸劍,帝溟寒十分無語的在心裡問道:「你興奮什麼?」

「主人,那個東西好吃,別攔我,我要吃了它,奶奶的,竟然敢收老子,看老子怎麼滅了它丫的!」寒狸劍十分粗魯的說道。

帝溟寒聞言嘴角抽搐了幾下,手一松,寒狸劍被老者的黑色雨傘散發出來的黑光,直接吸了進去……

「哈哈哈哈……看起來老夫今天運氣不錯,竟然得到一把好劍……」

「我看你真的是好賤!」 我這邊兒正難受着呢!

那盤氏姐妹發覺木盒子滾到我這邊兒來了,也就爭先恐後地向我這邊跑過來。

盤綺羅跑的快,先到我這邊兒。可還沒等她撿起那木盒子,盤伊洛也衝過來,一把揪住她的頭髮,狠狠的一扯,就從盤綺羅頭上扯下一把頭髮。

盤綺羅疼得只顧叫的時候,盤伊洛搶先將那隻木盒子撿起來,看到裏面空空如也,這才捶胸頓足的一屁股坐地上,叫着她的寶貝不見了。

不過,這盤伊洛可不是一般的精明,稍微沉了一會兒,瞧見我在一邊臉色不對,就一下子明白了。

這回可好,這隻小母老虎對着我來了。揪着我的衣領,吼着讓我將她的寶貝吐出來。

我本來就不好受,被盤伊洛的惡魔爪子掐的更喘不上氣來。我急忙向一邊的盤綺羅求救。

可那丫頭聽明白盤伊洛的寶貝鑽到我肚子裏去了,就幸災樂禍的拍手大笑起來,對我說,“不給她,氣死她!”

這可將盤伊洛的怒火給激起來了,對我手更黑了,還嘴裏罵着,“你敢不給我?你敢不給我?”

我心裏氣的想罵髒話,這是我願不願意給的事兒嗎?是那隻臭蟲子自己跑到我嘴裏去的好不好?

我算是被盤伊洛的蠻不講理給逼急了,出手將她打了。

估計盤伊洛從未被人打過耳光,愣在那裏半天都沒回過神來。等醒過腔來,她陰惻惻的對着我吼一聲,“你給我等着!”然後就逃了。

盤綺羅瞧着盤伊洛逃走的樣子,在那裏笑得直捂肚子。

我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心裏的話了,這姐妹倆肯定不是一個孃胎裏生的!

等盤綺羅正常了,我才問她,我吃下去的到底是個什麼蟲子?

“是伊洛從奶奶那裏偷出來的金蠶蠱!”盤綺羅白了我一眼,好像有點兒氣我似的。

我一聽說蠱,當真被嚇住了。以前聽爺爺說過,瑤族和苗族一樣也信奉巫道。只是苗蠱太有名了,我從未想過瑤族的巫道弟子,也可以養蠱的!這會兒知道自己竟然中了金蠶蠱,冷汗頓時下來了。

因爲我知道中了金蠶蠱的人,死的時候會極爲悽慘。死時口鼻之間會涌出數百隻蟲,死者的屍體即使火化,心肝也還在,呈蜂窩狀。

瞧出我害怕了,盤綺羅立即翻出個老大的白眼珠子,說道:“這隻金蠶蠱是二十多年前一個苗族巫女留下來了。不同於其他的蠱,這只是金蠶蠱王!連我奶奶想收了它都不行,難得它瞧上你了,你還不知道這是個福氣?”

我馬上說,“那將這福氣給你吧!”

“那也得我有這個福氣啊!”盤綺羅還瞪了我一眼。

在我看來,這盤綺羅就是站着說話不腰疼,這福氣要是有辦法送她,放心,我絕對不會留着!

我再央求盤綺羅幫我,她不耐煩的皺皺眉,騙我說回家找奶奶想辦法,就逃走了!

我一看求不了人,也就咬牙聽天由命了。偏偏這金蠶蠱並不是我認頭了,就會對我客氣的。我的胃裏多了只冷血的蟲子,感覺一會兒就像胃裏吞了塊冰,一會兒又像存了團火,折騰的我好不難受。

我記得我渾渾噩噩的想回家來着,後來也不知道怎麼的昏了過去。等醒來,我發現自己在一個山洞裏。一個女人背對着,正在磨着一把刀。

心淡如水,愛如潮 我心裏一驚,猛地坐起身,藉着光線,一眼認出那個女人竟然就是盤伊洛。

我一看她在磨刀,就覺得不妙。這女人那麼想得到我肚子裏的金蠶蠱,不會是想將我宰了,將那金蠶蠱取出來吧!

這人能活着誰會想死了?

所謂先下手爲強,爲了保命,我悄悄拿了塊石頭,對準盤伊洛的腦袋就砸過去。

盤伊洛被我砸昏了。我想着趁機逃走,卻聽見山洞裏面支支吾吾的有聲音,回頭一瞧,竟然還有熟人。

是昨天才打過交道的兩個男人,一個叫做遲旭,一個叫做聶宸!

兩個大男人被草繩結結實實的綁在一起,一個人嘴裏塞着只破鞋,一個塞着一團亂布,我給掏出來,纔看清那是隻破襪子。

救了那個兩個男人,我說不求你們感謝,遲旭的狗害了我爺爺的屍體,我殺了他的狗,一來二去,這恩怨也算是扯平了,以後誰見誰也別紅眼睛綠眉毛的就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