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瑤瑤和夏雪尼此刻也走了出來,當他們看到黃仙姑居然是一隻黃鼠狼的時候,驚訝無比地捂住了嘴。

秦巖拿出桃木劍,一劍斬在黃仙姑的雙腿上。

“咔嚓”一聲,黃仙姑夾在地面的雙腿被秦巖砍下來了。

秦巖收起桃木劍,伸出食指和中指點在黃仙姑的眉心上,念動咒語解除了黃仙姑的魂鎖。

剛剛解掉魂鎖,黃仙姑就淒厲地“吱吱”叫起來。

秦巖冷笑起來:“黃仙姑,你一定想不到會有今天吧!”

黃仙姑磨了磨尖尖的利齒:“秦巖,你如果敢殺了我,我家長輩不會放過你的!”

“哦!是嗎?真不巧!我特別想看看你們家長輩長什麼樣!”

說罷,秦巖拿出桃木劍,刺在黃仙姑的脖子上,然後沿着脖子一路向下,一直割到它的屁股上。

秦巖扯住黃仙姑的黃鼠狼皮,就像脫衣服一樣,將黃仙姑身上的皮扒下來。

黃仙姑疼的“吱吱吱”地叫起來。

夏雪尼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走過來說:“秦巖,這樣是不是太殘忍了?”

“殘忍?”秦巖冷笑起來,“你的閨蜜曉彤就是被她活生生地扒掉了皮。我這是以牙還牙!”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更何況,她還殺了很多無辜的人!我必須要讓它死的比她的師兄師弟都悽慘!”

聽到秦巖的話,夏雪尼不由想到了曉彤悽慘的樣子,立即咬牙切齒地說:“什麼?曉彤是她殺的?”

秦巖點了點頭:“當然了!”

“吱吱!秦巖,你不得好死!”黃仙姑咬牙切齒的說。

“接下來!我要做燒烤了,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吃自己的肉!”秦巖冷笑起來,用魂火點燃了黃仙姑的尾巴。

黃仙姑再次淒厲地大叫起來。

“主人,不好,樹妖似乎要破開你的封印了!”慕容雪菡感受到了地面下的異動,立即提醒秦巖。

秦巖眯起眼睛向地面望去。

地面此刻無聲無息地裂開了數道裂縫。

秦巖想不到樹妖的妖術這麼厲害,居然可以破開自己的封絕咒。

“哼!想跑!沒門!”

秦巖大喝一聲,拿出一疊符紙拍在地上,大聲吟念起咒語:“土地把岸,河神守江,地下十丈,封封決絕!”

唸完咒語,地面上的裂縫當即合攏。

秦巖冷笑起來:“我讓你再跑!你等着,我收拾完黃仙姑就輪到你了!” 秦巖一次性拍了十幾張符紙,即便樹妖三分鐘能破掉一張,它要破掉十幾張符紙,至少也需要半個小時。

秦巖再次將目光移到被剝掉皮的黃仙姑身上。

看到秦巖戲虐的眼神,黃仙姑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秦巖,你給我一個痛快吧!”

“給你一個痛快?你爲什麼不給那些被你折磨死的人一個痛快?”秦巖擰起眉頭看着黃仙姑。

黃仙姑之前爲了宴請她大師兄,將一個人的頭固定在餐桌上。

這種餐桌中間故意留下一個洞,爲的就是能將人的頭從中間伸出來。

它們將這個人的腦殼掀開,不顧這個人的嘶吼慘叫,拿着湯勺將他的腦子舀出來,蘸着醬料吃掉。

“我今天要活活地燒死你,就像燒死你的師兄和師弟一樣!”秦巖拿出十幾張火符,分別貼在黃仙姑的身上,然後用魂火點燃了火符。

“轟”的一聲,十幾張符火同時燃燒起來,黃仙姑的身子在瞬間被吞噬了。

幾分鐘後,符火熄滅了,黃仙姑只剩下了一具焦黑的屍體。

秦巖一把將黃仙姑的屍體扔進了花園裏,蹲下身子笑眯眯地說:“韓先生,哦!不,槐老,你是什麼植物成精了?”

之前夏雪尼稱呼樹妖爲韓先生,後來黃仙姑稱呼樹妖爲槐老,秦巖覺得槐老極有可能是槐樹精。

槐老沒有回答秦巖的話:“小哥,實話說了吧!你現在困住我的只是我的一節分身!你如果放了我,我對咱們之間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駙馬是個高危職業 你如果殺了我的分身,我的本體絕對不會放過你!”

秦巖皺起眉頭,他生平最討厭別人威脅他。

“好!既然你不想愉快地和我聊天,那我也就對不起了!”秦巖拿出幾張火符拍在地上,念動咒語準備引來地下陰火燒死槐老。

看到秦巖要來真的,槐老立即大聲討饒:“小哥,等一等!等一等!”

“哦!肯說了?”

“我是槐樹精!”

“我聽說黃仙姑去找黃瑞年了,怎麼是你?”

“黃天仙不在家,所以黃仙姑就找到了我!”

“你膽子不小啊!”

“不不不!我也是一時迷了心竅纔會跟着她出來,其實我哪敢和小哥你作對啊!”槐老陽奉陰違地說。

接下來,秦巖又問了很多事情,槐老不敢隱瞞,將他所知道的全部告訴了秦巖。

原來黃仙姑在秦巖燒掉黃三郎洞府的時候就回來了,她當時藏在一片山地之後不敢出來。

等秦巖走後,黃仙姑調查到夏雪尼和秦巖有瓜葛,她原本想劫持夏雪尼威脅秦巖,可是又怕秦巖不上鉤,畢竟秦巖和夏雪尼關係一般,於是選擇假扮曉彤請秦巖作法。

問完這些,秦岩心中稍微有些愧疚。

雖然曉彤不是他殺的,但是卻是因他而死,而且黃仙姑怕曉彤的魂魄泄露機密,甚至還將曉彤的魂魄打的魂飛魄散。

“黃瑞年是什麼來頭?是不是也是一隻黃鼠狼?”

“是的!它是一隻妖王!”

聽到妖王兩個字,無論是慕容雪菡,還是秦巖,都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妖王對於秦巖來說,那可是相當於師傅馬洪澤一樣的存在。

“妖王又怎樣?在我馬家面前根本不堪一擊。”馬嬌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馬嬌從一棟別墅後面慢慢地走出來。

看到馬嬌,秦岩心中詫異無比,師姐怎麼會在這裏。

耿瑤瑤和夏雪尼看到馬嬌後,心中同樣詫異無比,不約而同地在心裏面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女人?特別是她那獨特的氣質,站在人面前顯得卓然又超絕。

“師姐,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一直都跟在你身後,當然會在這裏了!”

秦巖愣怔了一下,隨即反應了過來:“師姐,那你豈不是知道我們剛纔和黃仙姑鬥法了?”

馬嬌點了點頭。

秦巖有些不高興了:“師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都市之無敵高手 我們剛纔身陷囹圇,你卻躲在一邊看戲,你還是我師姐嗎?我怎麼覺得你像一個坑貨!”

馬嬌白了一眼秦巖:“我如果事事都幫你,你怎麼才能成長起來?好了,別說了,你今天的造化真大,居然收了一截槐樹精的分身。”

“小妞,你想幹什麼?”槐老聽到馬嬌的話,立即警惕地問。

“不幹什麼!只是幫我師弟把你的分魂從你的分身中抽出來,然後把你的分身祭煉成一柄法劍!”

聽到馬嬌的話,秦巖不由睜大了眼睛。

祭煉法劍?這肯定是好東西。

“小妞,你敢?小心我和你不死不休!”槐老憤怒無比地嘶吼起來。

馬嬌懶得理會槐老,對秦巖說:“師弟,你看看我怎麼畫符。畫符可是道童最基本的一項技能之一!”

不等秦巖回話,馬嬌蹲下身子,伸出猶如蔥白的食指和中指,筆走龍蛇地在地上開始畫符。

不知道爲什麼,秦巖明明沒有畫過符,但是此刻看到馬嬌畫符,他的心忍不住激動起來。

難道這和我的九陰九陽之體有關?

這個世界很高能 wWW ☢t t k a n ☢¢ O

當初馬澤洪說過,秦巖身負九陰九陽之體,無論學習什麼道術都神速無比。

眨眼間,馬嬌畫好符,閉上眼睛念動咒語。

當咒語唸完,馬嬌突然睜開眼睛,對着地面抓去。

秦巖剛纔佈下的十幾張封絕符紛紛爆裂,地面上同時裂開十幾道裂縫,一截手腕粗的槐樹枝從裂縫中跳出來,落到了馬嬌的手上,就像馬嬌的手心上有什麼強大的吸引力一樣。

“小妞,你敢!”槐老的臉閃現在槐樹枝上,憤憤不平地說。

馬嬌懶得理會,咬破中指在槐樹枝上接連畫下十幾個晦澀難懂的咒語。

“小妞!不不不!姑奶奶!不要啊!千萬不要啊!”槐老大聲哭叫起來。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上靈三清,下應心神,赦令一出,殘魂出竅!”馬嬌對着槐樹枝指去。

槐老的分魂當即被馬嬌從槐樹枝上揪出來。

看到這裏,秦巖激動無比,不知道馬嬌要給他祭煉什麼樣的法劍?

秦巖覺得這柄法劍肯定非同凡響,這可是用成精的槐樹枝祭煉的。 馬嬌拿出一面鏡子,向槐老分魂照去,同時大聲吟念起咒語:“陰陽開,律令起,天清地靈三魂應,善惡分明萬事映!”

隨着“映”喊出,槐老之前所做的事情一一閃現在鏡面上,就像電影在快退一樣。

秦巖從鏡子上面看到槐老將人懸掛在樹洞中。

這些人的身上插着一根根輸液管,就像在輸液一樣。

人們身上的血液通過輸液管慢慢地流進了槐老的樹幹中。

看到這裏,秦巖立即皺起了眉頭,他沒有想到槐老居然也這麼邪惡,爲了提升自己的妖術,居然吸收人的精血。

“大膽妖孽,居然敢這樣殘害人類!我滅了你的分魂!”馬嬌大喝一聲,一把捏爆了槐老的分魂。

“師弟,以後遇到這種爲禍人間的妖精、鬼怪以及邪靈,一定要將它們打的魂飛魄散!”

一般情況下,邪物一般分爲四種,人們最熟悉的就是鬼怪,接着是妖精,然後就是邪靈。

鬼怪分爲兩種,鬼是人的靈魂,怪就是人們常說的殭屍。

妖精也分爲兩種,一種是動物成精,一種是植物成精。

動物成精比如說黃仙姑這樣的黃鼠狼,植物成精比如說槐老這樣的槐樹精。

邪靈其實也是妖精的一種,不過它原本是沒有生命的。

比如說古代人們佩戴的刀劍,因爲之前經常沾染人氣,後來因爲某種原因被丟棄在荒無人煙的地方,或者被陪葬埋進了主人的墓穴,經過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時間,它們通過吸收日月精華或者天地靈氣而變成邪靈。

古代最有名的蘇小小,因爲一直使用一條月經帶,在她死後,這條月經帶就淨化成了邪靈,後來被衆閣老祖收了。

“師姐,這是一面什麼鏡子?”秦巖被馬嬌手中的鏡子吸引住了,想不到這面鏡子居然可以照出一個人的善惡。

馬嬌說:“這是陰陽善惡鏡,可以查看妖魔鬼怪和邪靈的善惡!不過像我爸那樣達到天師的人,根本不用使用這種外物,只需要和陰差溝通,就可通過善惡簿查到對方的所作所爲。”

秦巖恍然大悟,難怪師傅之前查慕容雪菡善惡的時候,並沒用使用鏡子。

“師弟,走吧!我回去幫你祭煉法劍!”馬嬌擺弄了一下手中的槐樹枝。

“好!”秦岩心中充滿了期待。

慕容雪菡心中也充滿了期待。

現在秦巖是她的主人,主人擁有了法劍,慕容雪菡特別爲秦巖高興。

這就像兩個熱戀中的人,當女孩看到男孩獲得了獎勵,心中有時候比自己獲得了獎勵還高興。

夏雪尼和耿瑤瑤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對方的心思。

耿瑤瑤對夏雪尼點了點頭。

夏雪尼對秦巖說:“秦巖,我和瑤瑤就不去了!我們一會兒還有事情要做!”

“走吧!一起見識一下我師姐的道術!”秦巖再次邀請。

“不了!我們還有事情!”夏雪尼搖了搖頭,露出歉意的表情。

緊接着,夏雪尼低下頭不好意思地說:“秦巖,對不起啊!讓你白跑了一趟,其實我是想幫你接一單生意的!”

上次看到秦巖將五十萬撒掉,夏雪尼總想幫一幫秦巖。所以夏雪尼這邊剛剛得到曉彤的消息,就迫不及待地將秦巖叫來了。

秦巖擺了擺手說:“沒事!這事不怪你們,歸根到底是因我而起!”

又和夏雪尼、耿瑤瑤聊了幾句,秦巖他們就走了。

看着秦巖寬闊的後背,堅實的背影,以及秦巖和馬嬌有說有笑的樣子,夏雪尼心中不知道爲什麼,突然覺得有點小傷心,這種感覺就像小時候別人搶走了她的玩具一樣。

耿瑤瑤也愣怔地看着秦巖,不過並不像夏雪尼那樣目光深邃。

“瑤瑤,你發現沒有?秦巖和馬嬌好像特別般配啊!”

“嗯?”耿瑤瑤轉過頭向夏雪尼看來。

她發現夏雪尼看向秦巖的眼神閃爍着異彩,那是一種只有女性被男性吸引後纔會出現的眼神。

“雪尼,你是不是有點喜歡秦巖?”

“嗯?”夏雪尼回過神,突然被閨蜜說中心事,臉上立即升起一抹淡淡的紅暈。

夏雪尼立即搖頭,並且皺起眉頭裝出不屑一顧的樣子說:“怎麼可能!他只是一個小屁孩!我怎麼可能喜歡上他!”

耿瑤瑤捂住嘴“噗嗤”一聲笑起來:“可是我覺得你們也很般配啊!現在特別流行姐弟戀,難道你不知道嗎?”

“切!”

爲了掩飾自己的心虛,夏雪尼爆了一句粗口,轉過身向自己的車走去:“秦巖毛都沒有長齊呢!我怎麼可能喜歡他!”

耿瑤瑤狡黠地笑起來,快步追上夏雪尼:“你檢查過他的身體嗎?你怎麼知道他毛都沒有長齊?”

緊接着,耿瑤瑤又說:“聽說現在的小男生髮育很早,十二三歲就把該長的都長起來了!”

“瑤瑤!你好污啊!”夏雪尼臉色一片通紅,腦子裏面居然開始腦補秦巖發育起來的樣子。

哎哎呀!我怎麼這樣啊!我怎麼能想這些!難道是因爲沒有男朋友嗎? 我只想做藥師啊 夏雪尼在心裏暗罵自己。

“咦!”

夏雪尼突然反應過來,她覺得耿瑤瑤應該也有點小小的喜歡秦巖,否則不可能每次談到秦巖的時候會激動、會緊張。

夏雪尼在心中得意地笑起來,瑤瑤看我怎麼整你:“瑤瑤,你和秦巖是什麼關係啊?爲什麼他幫你驅邪抓鬼一分錢沒有要?你們兩個是不是……”

說到最後,夏雪尼故意沒有說完,將兩隻手握在一起做了一個非常親密的動作。

“雪尼!你好污啊!我怎麼可能看上那個小屁孩!我去開車了!”不等夏雪尼說話,耿瑤瑤快步向自己的車前走去。

耿瑤瑤走路的時候,胸前一顫一顫,小區裏面幾個男生不由駐足觀看起來。

另一邊,秦巖剛剛坐上車就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秦巖抹了一下嘴脣說:“是不是有人在罵我啊?居然接連打了四五個噴嚏!”

馬嬌轉過頭沒好氣地說:“沒有人罵你,有人在誇你呢?”

危險遊戲:小小祕書會偷心 “哦?是嗎?誰了?”

“當然是你的那兩位既漂亮又性-感的老師啊!”馬嬌轉回頭說,在心裏面有些鬱悶地想,想不到這小子九陰九陽之體覺醒之後,居然還獲得了桃花運,真是氣死我了。 秦巖以爲馬嬌在開玩笑,其實剛纔耿瑤瑤和夏雪尼的的確確在談論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