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他頭頂烏黑的頭髮也一陣蠕動,慢慢重新化成半透明的果凍一團。

不,裏頭還是有細微到看不清楚的脈絡的,透明的果凍狀肉體一陣蠕動,緩緩擠出一個小小的,釦子大小的黑色物體。

黑色的物體被推擠出來,卻並沒有掉落,反而直接懸浮在半空中。

“啊……”

安利卡伸出猩紅的舌頭,緩緩舔過獠牙末端的牙齦(應該是牙齦),嘆息道:“兩邊重力有點不一樣啊……不過大家應該隨時可以調整的,不是什麼大事。”

他這幅樣子,彷彿正在跟誰說話似的。

旁邊的工作人員,已經按下了緊急呼叫按鈕。

然而,手指才鬆開,安利卡的眼神就已經轉過來了。

但是,在工作人員莫名緊張的心跳聲中,他卻只是眼周一陣蠕動,並沒有說什麼。

……………

而在飛船上不斷的播放不同畫面,吸引了更多的人時,安利卡伸出僅剩的一隻、還維持着人的形態的手,輕輕點了一下那枚懸浮在空中的黑色鈕釦狀物體。

霎那間,那枚黑色鈕釦立刻發出“咔噠”一聲。

隨後,“咔噠”聲越來越密集。

而那枚小小的黑色鈕釦,也不斷從邊緣延伸着,擴張着,慢慢變成籃球那麼大!

黑…黑科技!

旁邊的工作人員瞪大了眼睛——那麼小的東西,竟然現在形成了籃球一樣大小的物體,這……這難不成還蘊藏着空間摺疊技術嗎?

“這個好不好?”

安利卡僅剩的那隻手蠕動着,也慢慢化成一坨胖乎乎的透明果凍。

“這也是特製的,一切,都爲了更好的客戶體驗!”

雖然安利卡的眼神看了過來,可莫名的,工作人員覺得,話並不是對他說的。

他的目光投射到那個半空中的“黑色籃球”上。

難道……

………………

就在這時,黑色籃球抖了抖,突然投射出來一簇幽藍色的光,光芒中,一個……不,好幾坨胖乎乎的透明物體圍着桌子,呈五角星坐着(?)

對方嘴裏發出了含糊不清的咕咕嚕嚕的聲音,但神奇的是,這黑色籃球的下方,同時也放出了藍星語——依照在場人的國籍,依次換語種。

“安利卡,你不愧是一等一的星際商人。”

五人稱讚道。

因爲激動,連透明的身體都有些微微泛出粉紅色了。

“啊!變顏色了!”

安利卡的重點卻不在這上頭了,反而湊近來:“恭喜金精安卡利多大公,您對於公國的貢獻看來已經達到頂峯了!”

“瞧您身上這顏色……這是獲得了頂級資源勳章才能擁有的吧!”

他一臉興奮,語氣中的誠摯卻彷彿真切的要從胖乎乎的果凍身軀中涌出來!

“期待安卡利多大公,您在不遠的未來,能夠擁有彩虹資源,將身軀幻化出無與倫比的色彩來!”

這位身居圓桌最上方,同時身軀透出粉色的所謂“安卡利多大公”,此刻身軀也抑制不住的蠕動了一下。

隨着“咕嚕咕嚕”一陣聽不懂的話語,籃球給出了同步翻譯——

“我這一身無與倫比的色澤,其中就有安利卡你的努力了!”

“你放心,有了這樣的貢獻,你將會從一等公民,直接晉升藍鈀公民……安利卡,這是你此生,截止到目前爲止,最盛大的榮耀!”

這雙方突然的對話,讓周圍的人心頭一凜,突然自心頭涌出了濃濃的危機感。

他們的對話,明明很正常……可是所有人,卻都有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毛骨悚然之感!

只聽籃球裏又傳來一段話語——

“好了,你的錢已經到賬,藍鈀公民晉升儀式也已經開始籌備……安利卡,安排好最後的項目吧!”

圓桌邊緣的其餘四位“果凍”突然動了起來。

他們簇擁着最上方的那位——

“一等公民安利卡,經過這段時間的直播考察,我們已經確定了你手中的貨物,是顆難得的資源星球。”

狩魔手記 “安利卡,你的詳情介紹,可以結束了。” “安利卡先生。”

在黑色籃球傳來那些艾米法爾公國人說出的話時,一直緊跟在安利卡身邊的工作人員忍不住站了出來。

“你們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他的問話可以說是相當不客氣了。

早在一天前,哪怕一個小時前,他無論如何都不會用這種語氣說話的。

匪王傳奇 但是現在,翻譯器裏傳來的對話,越發讓他心頭涌現出不詳——

他,一定要問清楚。

……………

安利卡轉過身來。

此刻的他,已經連五官都沒有了。

半透明的一坨果凍上頭,只剩一張獠牙猙獰的大嘴!

最起碼,工作人員離得那麼近,也仍舊找不到其他的五官。

他的目光在黑色籃球中的投影上轉了轉,心頭不由涌出一個念頭——

原來,所謂的艾米法爾公國,另一個文明的智慧生命,就長這個樣子?

……………………

安利卡慢慢的走過來。

隨着他的動作,他全身的骨頭彷彿都在無形中坍塌分解,慢慢的,整個人都坍塌成矮矮胖胖的一坨。

連腿腳都發生了變化,由兩條腿,變成了三條腿。

對,沒錯,三角形分佈的三條腿。

而且,是大象一樣的圓柱形三條腿…這種結構,表明了它們這種智慧生命,是跑不遠的。

但是,有強大的科技打底,他們其實也根本不需要用身體來奔跑。

………………

此刻,背對着飛船雙翼上密密麻麻的屏幕,安利卡咧了咧嘴:“你應該聽明白了吧?”

“沒錯啦,我這次來,就是爲了帶我的客戶,親眼看看這顆星球的價值。”

“你知不知道,從一等公民升級到藍鈀,是多麼多麼的難!”

“這中間的距離,彷彿天塹一般!”

安利卡的大嘴咧開,露出裏頭一二三四……總共38顆尖利的牙齒:“就在這個時候,我遇到了你們的戍衛者號!”

他興奮的整個身軀都在顫抖:“當我在銀河系邊緣,透過遠航鏡看到這顆富饒的星球時,我第一時間,就把它賣了!”

“你說什麼?!”

一旁華國的工作人員陡然揚起聲音——

“你把什麼賣了?”

“我們的星球嗎?我們藍星嗎?”

安利卡的身體已經完全變成了半透明的凝膠體,它那簡單的口腔,發不出人類的聲音了。

只聽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黑色籃球便也跟着翻譯出來了——

“是啊!整個藍星,包括上頭的一切,也包括你們。”

……………

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

安利卡說的是什麼?

賣星球?

星球……也是可以隨便買賣的嗎?

“你憑什麼?!”

華國年輕的幹事臉色煞白,嘶吼道。

這一刻,他們所有人,都再沒有了那種客客氣氣的態度,反而眼神猙獰。彷彿安利卡一旦說出了他們不想要的答案,他們第一時間,就要將他扣下來!

“憑什麼啊……”

安利卡對周圍人的情緒感知很是明白。

他沒有眼睛的頭顱緩緩轉動了一下,在脖子那裏擰出了一道螺旋來——

“艾米法爾公國規定,對於未發展出勢均力敵科技實力的星球,我們本國公民,誰看到了,誰就有權利販賣。”

“發現者如果願意販賣的話,會大大提升在本國的國民地位……我之前從末等公民一路晉升,就因爲我賣了兩顆星球啊!”

“只可惜……資源都不如藍星呢。”

這樣冠冕堂皇的語氣,這樣理所應當的嘆息……

一時間,所有人都忍不住氣憤的渾身發抖!

而安利卡卻彷彿有恃無恐,仍舊在那裏嘰裏咕嚕,絮絮叨叨——

“藍星真是太美好了!”

“要知道,如果科技水平達到一定程度,販賣起來,對方也要考慮征服的代價,一般價格都不會出的太高。”

“而你們,連本土星系都沒有出去見識過……簡直就是……”

他猩紅的舌頭貪婪的在牙齒縫間舔了舔:“用藍星話來說,就是……神的恩賜!”

“是命中註定。”

“是上天賜予的,無與倫比的緣分!”

……………

此刻,臉色煞白的幹事抖着嘴脣,輕聲問道:“那……我們藍星,又被你賣出了什麼價錢呢?”

安利卡突然又把頭扭過一圈,重新“看”向他:“你真聰明啊!如果是我們艾米法爾公民的話,肯定會成爲二等公民的!”

“但是……你沒有艾米法爾的基因啊!卓越的思維困在平庸又醜陋的軀殼中……註定,是沒有未來的。”

他說着,突然畫風一轉,回答了年輕幹事的話:“在艾米法爾公國,所有公民想要提升自己,就必須消耗大量的資源。”

“而資源的分配,也要看每個公民的貢獻……”

“比如,我把藍星賣給了金精阿利卡多大公,阿利卡多大公就有資格集結軍隊,徹底佔據這裏。”

“其中,作爲星球販賣者的我,可以得到星球供養三個月。阿利卡多大公可以得到星球供養五年。剩下的時間,就由其他公民一起按等級分配了。”

安利卡說着,突然興奮起來!

他那一坨凝膠狀的身子不停扭動,轉出了奇奇怪怪的螺旋:“真是激動人心的時刻!”

“早在之前,我販賣那兩顆星球時,都沒有這種感覺!!”

“我要把記錄整理一下,這些經歷,最後都會成爲我的自傳!整個宇宙,都會流傳着販賣過三顆星球的傳奇商人——安利卡的故事!”

他激動的扭來扭去,此刻伸出凝膠狀的觸手,在那個黑色籃球上輕輕一點,又一點,這才讓他重新收攏起來,成爲了最初的鈕釦。

“好啦!最後的問答環節結束了,阿利卡多大公應該會很滿意吧!”

“我們最愛的,就是在星球販賣時,解答原住民的疑惑……這樣的話,征服才彷彿變得更有意義!”

一卡在手 他肥胖的身子扭動着:“記住哦,等我脫離這顆星球,阿利卡多大公就會帶着大軍過來啦!”

安利卡低下頭,緩慢而又認真的挪動着,走下一級級的臺階——

“從艾米法爾星系航行至銀河系,差不多需要藍星時間七年半……”

“你們,好好準備哦。” 此刻,無論是在場的人,還是坐在電視機前的人,統統都說不出話來。

強者……就可以這樣肆意的,販賣星球嗎?那人類是什麼,任意買賣的牲畜嗎?!

片刻的靜默後,之前被安利卡稱讚“聰明”的那名年輕的幹事,突然咬牙切齒道:“你們這羣強盜!”

“什麼艾米法爾公國規定……星球既然那麼難得,證明你們根本沒有同任何一個星球建交……你這份所謂的規定,根本不具備實質意義——這個規定,只是你們國家、你的星球單方面制定的!”

他臉頰上涌動着憤怒的火焰,此刻,卻仍舊深呼吸壓抑住了自己的情緒,反而迅速的找出了安利卡話中的漏洞。

“可是,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他指出這個問題,安利卡卻毫不猶豫的擺了擺手。

…………

“反正有規矩不就行了嗎?我們纔不在乎是誰制定的呢?只要我願意,我來遵守,它就是規定。”

那半透明的凝膠狀身體在此刻激動的擠成一坨,軀體發出了嘰嘰咕咕的聲音——

“我們艾米法爾公國,註定會成爲宇宙霸主!”

“我傳奇商人安利卡的名字,也將會在整個宇宙揚名——前提是,你們能撐到那個時候。”

他說完這些,舒展開自己龐大的彷彿兩頭棕熊那麼大的身子,慢吞吞朝飛船蠕動而去。

……………

在他身後,年輕的幹事和急速趕來的武警們一對眼色,迅速的衝上前去——

“你休想離開藍星!”

因爲對這外星人的身軀並不瞭解,武警部隊更多的,是想採取制伏手段。

畢竟,如果真的像他說的那樣,艾米法爾公國的軍隊已經出發,他們能做的,就是盡力從安利卡口中獲取更多的信息,以便知己知彼。

不然,單憑安利卡展示出的高科技,如果沒有采取措施的話,他們根本沒有半分勝算。

——如今這個時代,人命,在戰場上已經不能填補高科技帶來的差距了。

…………

但面對衆多人圍上來的安利卡,此刻看着周圍人手中的武器,卻只是用猩紅的舌尖舔了舔嘴角。

“安利卡,束手就擒吧!”

爲首的幹事手掌穩穩地拿着槍:“不然,我們可不能保證藍星的武器,能給你造成什麼樣的傷害!畢竟……”

他看了看安利卡龐大的身軀:“你的身體,實在太大了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