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川聽到穆皇后這麼說,想起了曾經穆皇后把自己錯認成別人的事情,口中緩緩道:“第三世?” 骷髏島,其餘四支特戰小隊,聽到槍聲后,立刻朝玄武隊火速靠攏。

叢林深處,王志光的玄武小隊,已經全軍覆沒。

「隊長,咱們就這麼落地成盒了?」

王志光神情鬱悶,作為夏國特戰精銳,他還從未受過這樣的挫折。

五分鐘,整個小隊,直接退場,實在丟人!

「你們一個個幹什麼吃的?五分鐘就被人家全乾掉了,真他娘的丟人!」

王志光滿臉氣憤。

玄武隊的隊員,個個垂頭喪氣,甚至不敢正眼看王志光。

「隊長,他們的速度太快,我們根本來不及反應。」

「他們的打法,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身手讓我們實在捉摸不透……」

王志光吼道:「技不如人,還特娘的給老子找借口,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們這幫兔崽子!」

這時候,庄如燕帶領朱雀隊,率先趕到團滅現場。

「什麼情況?東皇小隊呢?」庄如燕詫異道。

王志光冷笑一聲,回道:「別問我們,我們現在已經都是死人了!」

「啊?」

庄如燕驚訝一聲,從她聽到槍聲到趕過來,這中間不過十幾分鐘,一支特戰精銳,就這麼報銷了?

「王志光,你開玩笑吧?」

王志光滿臉尷尬,他當兵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輸的這麼慘不忍睹,恨不得找個地縫而鑽進去。

「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

這時,一名隊員憤憤不平道:「東皇小隊太卑鄙了,居然偷襲我們。」

在他們這些特戰精銳看來,用偷襲這個詞,或許能稍微給自己挽回一點兒面子。

十幾分鐘后,其他三支特戰小隊,也紛紛趕赴過來,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有些難以置信。

「什麼?五分鐘,你們十五個人就全報銷了?」

「天呢!二十秒掛一個,這東皇小隊是開掛了吧!」

王雙神情驚訝,在他看來,玄武小隊即便敵不過東皇小隊,但多少也能堅持到救援到來,想不到五分鐘就報銷完了。

而且,東皇小隊所有人,根本沒有使用熱武器。

庄如燕柳眉一皺,言道:「看來,從一開始我們就低估了東皇小隊的真實實力,他們畢竟是東皇挑出來的人,我們太輕敵了。」

芯片產業帝國 王雙言道:「不錯,庄隊長,利劍行動才剛開始,咱們就折損了一支小隊,看來,咱們接下來得改變作戰策略了。」

再傻的人也該清楚,秦穆然能滅掉玄武隊,同樣可以輕鬆滅掉其他小隊,如果他們繼續選擇分散作戰,最後的結果只會是被各個擊破,必敗無疑。

庄如燕看了眼時間。

「現在,敵明我暗,我建議咱們就地休息,等天亮后再開展行動。」

「不錯,現在,咱們在人數上,依舊佔據優勢,天亮后,沒了夜色的掩護,我看他們東皇小隊還能耍什麼花樣兒!」

「不過今晚,都精神點兒,他們肯定還會再來。」

王雙冷笑一聲:「哼,那咱們今晚就來個守株待兔,東皇小隊要是敢來,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

在距紅軍幾公裡外的叢林深處,秦穆然的東皇小隊,已經全身而退,無一折損!

夜色下,叢林中一道黑影,快速穿梭。

「隊長,猴子回來了。」

石大壯話音落下,那道黑影已經出現在秦穆然面前,速度極快。

「情況怎麼樣了?」

猴子回道:「隊長,另外四支小隊,已經合併在一起,但他們並沒追過來,只是加強了警戒。」

秦穆然喝了口水,笑道:「看來他們還挺長記性,大壯,現在什麼時間?」

石大壯看了眼夜光錶,回道:「晚上十一點,隊長,俺帶人再去搞他們一下子?」

秦穆然笑道:「不著急,讓他們多睡會兒。」

他們畢竟是夏國的特戰精銳,剛吃了一個大苦頭,現在怎麼可能沒有防備?

「大壯,你帶兄弟們也都去休息吧!」

石大壯眉頭一皺,心裡有些驚疑。

秦穆然笑道:「放心,藍軍現在還沒有摸清楚我們的情況,他們又剛吃了虧,今晚不會有行動的。」

對於紅軍的作戰理念和心理,秦穆然再了解不過。

凌晨四點鐘左右。

秦穆然看了下時間,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大壯,該幹活兒了。」

躺在濕地上的石大壯,立刻翻身清醒過來,東皇小隊其他隊員,也都立刻起身準備。

「隊長,咱們現在出擊嗎?」石大壯問道。

「我想紅軍一晚上都在提防咱們沒敢睡覺,現在,他們肯定疲憊不堪,是該咱們出手了。」

石大壯恍然。

「隊長,俺太佩服你了,俺咋就沒想到呢?」

石大壯摸著後腦勺,憨厚一笑。

秦穆然言道:「大壯,打仗不能光靠實力的,你身為東皇小隊的副隊長,要學會用腦子,懂嗎?」

猫熊的網紅之路 「俺懂了,兄弟們,咱們該幹活兒了!」

東皇小隊的隊員,這時候早已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如果能在利劍行動中,一舉擊敗夏國五支特戰精銳,那無疑是最好的證明。

東皇小隊,將如東皇的名號一樣,在夏國軍隊內,被冠以無上榮耀。

……

而此刻,在紅軍的駐紮地,所有人幾乎一夜未眠。

草叢中,王雙兩眼血紅,幾乎一夜沒有合眼。

「庄隊長,馬上就要天亮了,怎麼還不見東皇小隊來偷襲?」

庄如燕此刻,困意不絕。

「或許,是咱們太過警惕了,他東皇也是人,也得休息,不是嗎?」

王雙打個哈欠,回道:「不錯,看來,咱們確實小心過頭兒了,東皇小隊應該不會來了,告訴兄弟們,留下四個暗哨,其他人休息,養精蓄銳,明天跟東皇小隊決戰!」

潛伏在草叢中的隊員,經過一晝夜的潛伏,蚊叮蟲咬,個個疲憊不堪,站著都能睡著。

大約二十分鐘后,紅軍全部倒頭就睡。

而在紅軍駐地四周,四個暗哨,將自己隱藏的極好,作為暗哨人員,他們絲毫不敢有馬虎。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在草叢中快速掠過,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躲在草叢中的暗哨人員,只覺得身後一涼,直接昏厥過去。

五代夢 不遠處,石大壯笑道:「隊長,猴子綽號草上飛,等他幹掉了紅軍的四個暗哨,咱們突然殺出,紅軍肯定猝不及防。」

秦穆然沉默片刻,笑道:「那多沒意思,告訴猴子,把四個暗哨幹掉后,就可以回來了!」

石大壯一愣,搞不懂秦穆然到底想要做什麼,但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短短几分鐘后,紅軍駐地外的四個暗哨,已經被猴子全部解決。

盯著地上昏厥的四名紅軍,石大壯言道:「隊長,咱們現在怎麼辦?」

秦穆然笑道:「直接捂住嘴,五花大綁扔地上,咱們可以撤退了!」

對於秦穆然而言,這次夜襲,只是送給紅軍的一份見面禮。

他完全可以將紅軍輕鬆殲滅,但是那樣太沒意思,作為紅軍磨刀石的藍軍,他要做的不僅僅是擊敗紅軍那名簡單,他的作用,是磨練紅軍。

……

幾小時后,旭日東升。

趴在草叢中的王雙,睜開眼后,立刻驚叫一聲。

「哇靠,什麼情況!」

斗羅大陸 所有人立刻清醒過來,而眼前的情景,讓他們所有人都驚出了一身冷汗。

昨晚的四個暗哨,此刻全被五花大綁,倒在他們面前。

庄如燕抹了把額頭冷汗,如果這是實戰的話,昨晚他們在睡夢中,恐怕就已經成屍體了! 穆皇后點頭,然後盯着趙小川的面孔沉默了下來。

趙小川被穆皇后含情脈脈的眼神看的有種毛毛的感覺,但是心中確實好奇自己身上面具的來歷,只要硬着頭皮道:“穆皇后,當初第三世說的那個故事是什麼呢?”

穆皇后身體微微一震,從發呆的狀態中清醒過來,幽幽的嘆了口氣!

然而正當趙小川側耳傾聽時,穆皇后卻有忽然說道:“你想要知道?那麼先將禁錮的鐵籠打開!”

趙小川臉色一僵,冷哼道:“讓我放了你?然後再讓你殺了我?”

“我之前不是說過了麼?你和我有共同的敵人,我是不會對你動手地!”穆皇后說道。

“對不起!我不相信!”趙小川冷笑道:“不過經過你這麼一提醒,我發現你那故事也沒什麼意思!”

“難道你真的不好奇你身上的那些面具是什麼東西麼?”穆皇后見趙小川說完後便轉身就走,立刻急了,高聲喊道。

趙小川身體一頓!

說他不想知道那些面具的來歷,那簡直就是自欺欺人!不過趙小川也絕對不會將穆皇后放出來將自己置身於險地。

畢竟有一個柯雲泣他已經夠頭疼的了,若是再有一個穆皇后,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纔好。

穆皇后見趙小川身體停了下來,頓時舒了口氣。

然而還沒等她這口氣出完,趙小川立刻又向着前方走去。

這下子穆皇后真的急了,喊道:“九龍印,九龍印!你身上的面具和九龍印有着重要的聯繫,甚至也和你輪迴者身份息息相關!”

趙小川眉頭微微一皺,轉頭看向穆皇后,嘆了口氣搖搖頭,繼續向着前方游去。

穆皇后看着趙小川的身影越走越遠,心中一片焦急,然而卻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直到趙小川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穆皇后的呼喊聲停了下來,臉上露出憤憤不平的神色。

“該死的趙小川,不要讓我出去,否則.”

她的賭咒聲剛說了一半,整片湖泊突然開始震顫起來。

穆皇后臉色一變,連忙向着頭頂望去,看到自己的頭頂光芒閃爍。

湖水上面有人在大戰!穆皇后瞬間做出了判斷!

然而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便看到趙小川急急忙忙的向着這邊趕來!

“說吧!怎麼可以把你救出了!”

穆皇后沒有說話,而是將目光集中在趙小川懷中的人身上。

趙小川的懷中,一個血肉模糊的人昏迷了過去,隱約間可以看到一條巨大的黑色龍紋密佈他的全身,而在那人的身上一條深可見骨的傷口從那人的肩胛骨斜斜的滑到他的左胸,顯然傷得很重!

穆皇后看着趙小川懷中的人片刻,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然後將怎麼救出她的方法告訴了趙小川。

。。

萌寶甜妻:總裁爹地請上鉤 轟!

巨大的轟鳴聲接連在湖面上漂浮的黑霧中傳出,巨大的氣浪從湖面向着四周擴散開來,將周圍的蒿草和樹木吹得七倒八歪!

湖中是不是傳來一陣陣爆炸,將湖水炸上天空,降下一陣暴雨!

湖岸邊機器人李明浩蹲在岸邊,彷彿周圍的雨水根本就不存在,專心用手中的輕機搶瞄準空中的黑霧,是不是射出一槍!

而他的身旁,趙琳手持飛刀滿臉冰霜的看着眼前的李文淵、顧媛夢、安希俊。

三人眼神閃爍的看着趙琳手中的飛刀,臉上閃過一絲猶豫。

不遠處,歐陽則護住歐陽琪琪,警惕的注意着四周。

歐陽琪琪滿臉焦急的望着天空中的黑霧,完全無視了周圍的緊張的氣氛和滿天瓢潑的大雨,而是眼中閃爍着一簇綠光,不斷地大聲叫喊着。

“大寶哥哥,他在你的身後!”

“左邊,他要攻擊你的左邊!”

“快閃開,他又到了你的下面!”

每當歐陽琪琪喊出一聲時,天空中便傳來一聲爆炸聲,彷彿在迴應着歐陽琪琪的呼喊聲。

就在這時,黑霧猛然之間開始壓縮起來。

幾乎一瞬間,原本和湖面一樣大小的黑霧瞬間變成了一個直徑五六米的黑色球體。

歐陽琪琪驚呼一聲,黑色球體重接連傳來一陣密集的爆炸聲,然後一個人影從中飛出,狠狠地砸在了湖面上。

湖面頓時激起了幾十米高的白浪,原本盯着黑霧的衆人立刻將目光投向了湖中,而空中的黑霧再次蠕動起來,一閃冰冷的眼眸慢慢地從其中顯現出來,望着湖面。

湖面上的白浪漸漸平靜下來了,一抹殷紅慢慢在湖面上散開。

不一會兒,原本清澈的湖面上已經染成了一片豔紅!

湖面下面,趙小川身邊六個血色漩渦不斷旋轉着,並且慢慢地移動着位置將鐵籠的四周包圍起來。

鐵籠中穆皇后目不轉睛的看着銀白色鐵籠上的那些花紋漸漸開始發出光芒,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然而還沒等她高興,那些花紋微微一顫,竟然脫離了鐵籠開始將牢籠四周包圍起來,隱隱和包裹着鐵籠的血色漩渦開始僵持起來。

同時一條條金色的符文鎖鏈裹着金色的閃電從空中閃現,向着牢籠內的穆皇后射去。

穆皇后驚呼一聲,身上綠色光芒閃動,瞬間變成碧綠的鬼璽懸浮在牢籠之中。

不過那些鎖鏈卻也並不含糊,瞬間將鬼璽捆了個嚴嚴實實,構成一團金色的鎖鏈球懸浮在其中。

趙小川看到了牢籠內的變化,眼中有些緊張的看着不遠處被一個白色水草包裹的球體,發現這裏的異常並沒有對那裏造成影響,不由鬆了口氣。

隨後他眼中鬼瞳光芒一閃,輕喝一聲,周圍的六個血色漩渦微微一頓,竟然開始逆向旋轉起來。

隨着血色漩渦的你想旋轉越來越快,無數只殷紅的手爪緩慢的從中伸出,然後握住每一個構成鐵籠的柱子。

噼裏啪啦!

一陣金色電芒從上面亮起,那些殷紅的手爪化爲霧氣消散在湖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