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鋒,上次找你借的那名好身手的人,如今是不是還沒找到?”

新片籌拍在即,是如今比較冷門的古裝武俠,其中至關重要的女主角,他實在不願意將就那些娛樂圈如今舞蹈都跳不好的流量小花。

因此,早早便給陸鋒打了招呼,想要從部隊裏直接帶人出來。

但話是這麼說,人卻不是想帶誰就帶誰的。

爲了不違反紀律,陸鋒便一直等待一個合適的時候……這麼一來,無形便拖慢了張鬆亮的安排。

“怎麼了?”

鏡頭那端,臉上帶着一刀猙獰傷疤的中年男人,笑着湊了過來。

“你不打算拍了還是怎麼的?”

…………………

張鬆亮正待回答他的問題。

恰在此刻,一段推送過來的新聞展露在張鬆亮面前。

他手一滑,不小心點到,卻發現故事的主人公,恰恰是他如今正觀察的周霜霜。

默默重複看完這個視頻,張鬆亮對一旁等得有些不耐煩的陸鋒說道:

“我發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好苗子,而且身上絕對沒有那種黑黝黝粗糙又有硬度的性格。

怎麼說呢,恰恰滿足了我女主角的所有形象——”

“咦?”

陸峯有些納悶。

“你不是想找個身手好,不需要替身的演員嗎?我還在這邊自習,什麼那頭就有人自動送上門來,我怎麼覺得不太信呢……”

………

面對陸鋒的質疑,張鬆亮卻難得淡定:

“行不行的,你看了再說。”

他將視頻默默的轉發出去。

“你看,這就是她的實力,尤其本人還是個腹有詩書的人——閱微大學的學生,多難得啊!名字也好聽,周霜霜……我可是知道,第三分校今天剛巧被我的助理帶到了片場……”

“真是,這樣的天賦,簡直是我夢寐以求的女主角。”

此刻的張鬆亮,完全不見之前的壞脾氣。

反而幼稚的像個小孩子。

其實,這纔是最真實的他。

年紀輕輕就有了如此成就,誰還沒有一兩分怪癖啊!

他算是娛樂圈裏的一抹清流,怪癖談不上,就喜歡偶爾心智下降,幼稚一下。

這會兒,跟自己家親戚炫耀起來,根本不管周霜霜之前說過的,對娛樂圈沒有興趣!

反正,再怎麼樣,小姑娘家家的,不可能對“一朝成名天下知”不感興趣。

缺的,不過是個水磨功夫。

…………………

他這頭正得意洋洋的炫耀,卻聽視頻中傳來陸鋒的聲音。

“等等!”

鏡頭裏,陸鋒突然皺起了眉頭。

“你剛纔說她叫什麼?閱微大學的?”

張鬆亮意識到不對勁,收回了嬉皮笑臉的神情,嚴肅的低聲回答——

“周霜霜。”

……………………

周霜霜………

陸鋒抿起嘴角。

他敢確定,這個名字自己一定見過,可是……在哪裏呢?

腦海中的記憶一陣一陣的閃過,在這連篇的畫面當中,他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給陳伯倫的那份資料上,機械肢的創作者,就是名叫周霜霜!

同是閱微大學,同樣的姓名……如今,這樣的天才不去專精自己的功課,以及有關於機械肢的後續問題,居然要跟張鬆亮一起混娛樂圈?!

——簡直胡鬧!

這會兒,透過張鬆亮的鏡頭,看着仍舊在不停跑步的周霜霜,他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至於緊隨其後的、可憐的陸綿綿,從頭到尾,大家的目光,就根本沒有集中在她身上!

…………………

不過……

陸鋒雖然生氣,卻並不是全無理智。

周霜霜剛纔在視頻中所展示出來的體能和技巧,據他所知,還從未出現過。

並不是動作有多誇張,而是那動作做出時的感覺——

實在是太過隨意又輕鬆了。

彷彿,她的身體化爲了天地間的一根鴻毛,輕飄飄的……脫離了任何他已知的發力手段。 陸鋒原本心中是很生氣的。

——周霜霜是什麼人?

她已經不僅僅是一名大學生了。

機械肢的技術應用,在陳伯倫的分析下,不管是內裏蘊含的新的合金配方,還是中心軸的完美角度切換,甚至是神經元的接駁感應……

這一切的一切,是國內許多人皓首窮經,也得不出來的偉大成果。

更別提在陳伯倫的後續設想中,機械肢的許多技術,完全可以無障礙替換到外骨骼裝甲上頭……

這樣的偉大成果!

若非對方一力要求,這會兒,她已經被重重保護着,根本不會來這魚龍混雜的地方。

不過……

說到這裏,她身邊爲什麼沒有安排人保護?

這個念頭在陸鋒心中一閃而逝,很快就又消彌無蹤。

………

不過,雖然被保護的念頭莫名消失,但是,

這樣具有戰略意義的創造……在他刻板的心中,始作俑者應該會更用心的鑽研這東西纔是!

可如今見到,怎麼……怎麼對方有這樣的天賦,卻好像被娛樂圈的浮華衝昏頭腦,想去那個亂圈子闖蕩了?!

…………………

陸鋒的鬱悶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他生氣,是因爲有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態,但是一旦冷靜,就很快又理智分析起來——

資料上說周霜霜才十八歲,十八歲的小姑娘,會大膽嘗試新的領域,會有喜歡的偶像明星……既然有錢有能力,想要換種生活方式,也無可厚非。

就是……

陸鋒蹙了蹙眉頭:周霜霜這麼低調的送出這樣一份大禮給軍部,既不要名也不要利,只要足夠的低調——看這種行事風格,實在不像是願意在娛樂圈裏收人追捧的性格啊!

他搖搖頭——

女孩子啊,心思真難猜。

………………

儘管心思千迴百轉,但此刻,陸鋒的視線仍舊牢牢粘在視頻上頭。

甚至格外有耐心的一幀幀回放,反覆觀看。

——周霜霜的運動服格外輕薄又貼身,其實根本不是秋冬款,更接近於春夏款。也沒什麼花樣,只是簡單的黑白交織,除了能夠百分百顯出她的身材來,再沒有別的什麼了。

而陸鋒在部隊浸淫那麼多年,本身身手不凡,對於人體肌肉和骨骼等,已經算是相當瞭解了。

陸綿綿配的那個鏡頭,還有手機那個鏡頭,關掉了美顏功能,也沒有柔光加持,此刻拍照,算是相當還原了。

再加上陸綿綿如今不缺錢,裝備買的都是最好的,所以鏡頭清晰度也很是難得。

陸鋒可以肯定,周霜霜身上,比如她對陸綿綿伸手時,露出的光潔柔滑的掌心,無論如何,是看不到任何受過訓練的痕跡的。

………………

手掌的細滑柔嫩,尚可以用後期保養勉強解釋,但是,她摟着陸綿綿,只用一隻手扒着鐵網迅速攀爬的時候,那過於貼身的運動服,可沒有顯露出半分肌肉發力的弧度與軌跡。

可偏偏她的速度這麼快,還摟着百八十斤的大活人,動作迅速舉重若輕……

尤其最後從兩米的高度輕盈躍下,那種隨意和輕鬆,簡直不符合他所知的任何常人能夠達到的高度!

他看的很清楚,周霜霜腳底落地的時候,甚至是腳掌前落,輕盈到了極限。

就彷彿、就彷彿傳說中的踏雪無痕一般!

可這怎麼可能呢?

陸鋒看着此刻剛剛放緩腳步,帶着陸綿綿緩緩繞場走動的周霜霜,突然笑了起來。

……………………………

糾結這麼多幹什麼?

他的風格,可向來不是如此。

既然心有疑慮,那就去會會對方,或者,直接問出來?!

………………

周霜霜已經停下腳步。

她依舊是若無其事,汗水都沒出一滴,陸綿綿在一旁喘着氣看着她,滿心欽羨。

——也不知道霜霜學的那個什麼內功,難不難學?對年齡有什麼要求嗎?

又或者,能不能外傳呢?

經過幼時提心吊膽生活的她,其實比誰都更渴望高武力值。

此刻,儘管有靈氣不斷滋養自身,給予她源源不斷的精力,可她渾身上下的肌肉卻一時半會兒並沒有習慣,跑步時有周霜霜動用靈氣帶着,她的動作也是輕盈又美妙。

可如今停了下來,一股熟悉的痠痛立刻席捲全身。

雖然很快又自周身又遊走來一股清涼之感,可那一瞬間的酸爽,還是讓她不禁苦着一張臉。

………………………

周霜霜心有餘力,此刻已將視線重新轉到了張鬆亮導演面前。

只見這位導演惋惜的目光在她身上一閃而過,接着便重新雙眼盯緊陸綿綿。

“很好!非常好!”

他這話說的很是實在。

周霜霜確確實實很吸引人的目光,但是仔細看去,她的氣質太過悠閒,彷彿閒庭信步,得失不過小事。

這種感覺,就與機械肢出現的驚喜衝突了。

更何況,論起對鏡頭的敏銳度,周霜霜確實略遜一籌。

這也可以理解——她對於鏡頭或者是人的目光,本質上是並不習慣的,只不過大腦提醒自己,需要接受,她才勉強壓抑自己躁動的心思。

而陸綿綿,鏡頭就是她養家餬口的工具,她如今所有的生存手段,都依賴於此。這輩子,不知道要陪着鏡頭多少年呢!

因此,面對鏡頭,哪怕再狼狽,再不堪,她也會下意識的展現自己的不同地方的美來……

這是天賦所在,常人難及。

此刻面對攝像頭,也同樣是這種感覺。

…………………

而對比鏡頭感,張鬆亮還看中了陸綿綿表現出的那種感覺——

運動時肢體舒展的動作越美,越是暢快淋漓,那就越能表現出之後的殘缺遺憾。

同時,也越發突出重新帶給她希望的機械肢。

所有宣傳片的主題,最終還都是爲了襯托產品。這一點,他雖然接過的廣告少之又少,可最基本的道理,他是不會記不清楚的。

“就是你啦。”他看着陸綿綿。

“肖清。”

他喊道:

“帶她過去籤合同。抓緊時間,儘量今天搞定,剩下留給後期!”

…………………… 成了!!!

陸綿綿感激的看了看周霜霜。

她雖然不知道周霜霜做了什麼,可自己跟着她跑,確確實實有着前所未有的精力充沛的感覺。若非如此,經過一早上的折騰,別說四圈,半圈都得夠嗆。更別提肖清最初還是被周霜霜吸引的目光……

這一點,她心裏很是清楚。

——霜霜她,果然是很好很好的!

周霜霜對她點點頭:“去吧,跟他說清楚你主播的身份。說不定看在你龐大的粉絲基礎上,起點還可以再高一些。”

操着學霸人設的網紅,比之其他漏肉搏出位的那些主播,本身都要更受人敬重一些。

再加上陸綿綿之前接過的廣告,都是類似於vr眼鏡這樣的有口碑又有逼格的產品,至今都還正熱銷……

這些履歷,都會成爲加分項。

最後,她所能能入手的片酬,說不定也相當客觀。

而片酬的多少,就是她起點的不同。

………………

周霜霜目送她歡喜的背影遠去,身子一轉,便將視線牢牢盯緊了之前一直灼灼盯着她的那個人。

那個臉上有一道傷疤橫貫面頰的中年男人。

……………

她的視線轉過來時,分明是帶着警惕的。

可隨着那個人灑脫一笑,越過地上散亂的重重設備向她走來時,那大步前行的身姿,還有熟悉的五官面孔,都讓她的表情越發的凝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