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你等着!”

“撤!”

一個聲音緩緩消失在虛空……

“老和尚,別裝了,趕緊點兒下來!”

奶奶一步步朝着我走來,而在奶奶身下的那條黑色的神龍此刻在虛空遊走幾圈,然後猛地衝向了我在就快靠近的瞬間,化作了一個讓我格外的熟悉的人。

龍!

“阿彌陀佛,看來還是靈施主纔是控制整個戰局的人呀!”

“怎麼?老不死的和尚,你還真想和那封魔天一戰,這崑崙山的閉山大陣承受得住你二人的力量?”

奶奶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怒氣。

“那是那是,這麼多年,沒有活動了,骨頭有些癢癢了!”

陽阡陌摸着自己的光腦袋笑呵呵大笑起來。

“骨頭癢是不是,正好我有一個大計劃,稍後我交代一些事情你便跟着我走吧!”

陽阡陌笑呵呵的點點頭,和之前那種大師的形象完全不符,讓我一度產生了錯覺。

奶奶走到我的面前輕輕拍着我的肩頭道:“森兒,表現得不錯不過還不夠狠。”

“我要離開一段時間,崑崙現在一片狼藉,而且大長老已經開啓了閉山大陣,十年之後崑崙山纔會再一次打開。森兒這段時間你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去尋找九葬天棺,至於各種細節去找陳八兩!”

說話之間,奶奶看着坐在我肩頭的凡兒,笑呵呵道:“凡兒,怎麼見了老祖宗也不叫,是不是奶奶沒有給什麼見面禮不高興?”

我連忙抓着凡兒的小腳道:“凡兒快叫老祖宗!”

我看凡兒半天沒有開口,扭頭一看凡兒竟然嘟囔着小嘴,十分不高興的樣子。

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 “哈哈哈,第一次和凡兒見面怎麼會沒有禮物,奶奶開始可是殺了兩個屍皇,將他們的屍晶完整的掏來了給我的凡兒留着喲!”

說話之間奶奶從那袖袍之中掏出了兩顆巨大的屍晶放到了凡兒的面前……

“這還差不多,老祖宗,你以後可得多想着凡兒,多給我殺寫屍皇鬼皇……”凡兒一把抓過來便開始大口的吃起來,一邊吃着還一邊說。

逗得我們都是忍俊不禁。

隨後奶奶又交代了很多的事情,不過都是關於我每天的訓練和一些注意事項,還說讓我這段時間就暫時不要回土門村了,先找到九葬天棺等等。

最後離開的時候,陽阡陌看到了我背後早已斷氣的尹小涵緩緩笑了一聲道:“把這位女施主給我吧,我看他與我有些緣分,或許我能用佛術將他的神魂重聚!”

我一聽大喜,連忙將尹小涵交給了陽阡陌,就這樣我看着陽阡陌揹着尹小涵跟着奶奶一步步的離開了崑崙……

而在奶奶離開之後,羽神和若小伶也是踏羽離開。

若小伶讓我放心,她一定會讓北甦醒過來,而一邊的羽神則是交給我一片雪白的羽毛,說以後如果遇到什麼危險可以注入靈力進入這枚羽毛之中,靈獸羽便會千里來援!

看着幾人的遠去的背景,突然我看到了那天邊緩緩落下的夕陽,漫天血紅的雲彩之中有着無數奔波忙碌的身影……

(本章完) 崑崙事了,翌日我們一家人便離開了崑崙。

龍留在了崑崙,說是要在這裏守着崑崙,等待閉山大陣的開啓之日。

離開崑崙,朵朵和兒子在空中飛來竄去,因爲這裏處於崑崙山的最深處,根本就不可能有一般的人會來。

路上我對這幾天看到的聽到的,作了一些梳理。

我知道奶奶絕對還有着很多事情並沒有告訴我,但是既然奶奶讓我去找八兩叔,然後跟着八兩叔一起去找九葬天棺,那必然就有奶奶的道理。

而且在路上我問起小蝶九葬天棺的時候,小蝶也是告訴我說,九葬天棺是陰間公寓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要找齊九口天棺,才能徹底的掌控陰間公寓。

我點點頭,之前柳先生也給我說過類似的問題,陰間公寓原本就不是我表面上看到的那般簡單,其中的諸多的房間都不能打開,而且那來來往往的人也都大多都是鬼,那時的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異樣,現在想起恐怕陰間公寓絕對不是一般尋常之物,但是想要探尋到陰間公寓的祕密,就必須要徹底的掌握陰間公寓。

逍遙章 至於陽阡陌給我的三顆佛珠,我用一條繩索將三顆佛珠串在一起,戴在脖子上。那片靈獸羽的羽毛我更是貼身收好,這些可是極爲珍貴的物件。

小蝶告訴我,這些人現在贈與我物品或者法器都是爲了結一個善緣,等到我足夠強大的時候,他們便會加倍索取我的幫助,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這是在投資,而且還絕不是賠本的買賣。

我不由得想到了若小伶當日那纏繞在自己手上的萬劫情絲。

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顯得那般的順理成章。

我不由得覺得從此之後,自己再也不可能回到都市生活,或許從我進入陰間公寓那一刻開始,我便已經與我熟悉的都市生活說再見了。

等到我們來到了崑崙東坡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的上午。

朵朵被我裝入了小書包,由兒子揹着,兒子則是坐在我的肩頭,充當指揮官。

我牽着小蝶的手,一起朝着山下走去。

就在我們剛剛下了北坡的時候接到了葛青峯的電話。

葛青峯說他們已經在成都安頓下來了,讓我趕快與他們會合。

我額了一聲,便說一日後便能夠到成都。

從崑崙山下來,由於這裏是一個旅遊景點,所以也有很多的車輛來回接送遊客,自然我和小蝶便坐了一輛包車從崑崙東坡一直到了當地的汽車站

,在車站隨便吃了點東西也沒有停留便坐上了回成都的大巴。

一路上小蝶躺在我的懷裏,兒子坐在我的腿上,胖嘟嘟的小手抓着我的腰。

這個時候我感覺自己的生活好充實。

天道發動機 曾經在我的心裏還是有些牴觸這樣的生活,但是現在我卻是無比的享受,每天我都能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陪着自己的家人。雖然不知道明天將會遇到何種兇險,但只要今天能夠和家人在一起,我便心滿意足。

小蝶靠在我的肩頭,似乎是沉沉睡去,我看着那車載電視上放着了一個很古老的片子,這個片子名字我已經忘記了,總之講述的是一家人從小分離,最後在慢慢的走在了一起,是一部賺足了觀衆眼淚的片子,不過我卻是看着看着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小蝶和兒子都已經醒了,車馬上就要到成都新南門車站了,車上的人都已經在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我也是站起身活動一下身子,短暫的休息已經讓我精神飽滿。

一下了車,便看到了不遠處的呆爺朝着我們招手。

坐上車,不到一小時便回到了趙半仙喪葬公司。

如今的趙半仙喪葬公司又一次經過裝修了,我在老家的這三個月,喪葬公司已經大變樣了,現如今已經成了長生事務所的大本營。

三四樓是我們各自的房間,二樓變成了會議地點,而一樓則是吃飯和娛樂的地方,頂樓則是空閒下來涌來堆放一下器物。

回到了事務所,我們便一起出去吃了一頓飯。

現如今事務所的人也沒有多少。

葛青峯、叢峯、八兩叔、呆爺、吳榮洲在加上我們一家。

飯後,八兩叔便將我叫到了一邊,然後和我談起了關於九葬天棺的事情。

八兩叔和之前一樣,點燃一根菸,然後猛吸幾口,吐出了一個個接連不斷的菸圈這才說起九葬天棺和陰間公寓的關係。

聽了八兩叔的話,我才知道原來陰間公寓原本就是天界之物,而且要追溯到天帝當年下令追捕道的時候,只是陰間公寓因爲在天地浩劫之時被徹底的損壞了,也是降爲了一般的道器,但是當年葬想要藉助陰間公寓的力量重新踏入天界,於是便讓一個當時陰陽術通天的一個陰陽師幫忙爲之尋找九葬天棺,但是沒有等到那位神祕的陰陽師找到九口天棺,葬便神祕的消失在了天地之間,再無音信。

最後那個神祕的陰陽師便也消失了,而被他匯聚的九葬天棺也消失不

見了,只留下了九棺的傳說。

▪ тт kán▪ ¢ 〇

而陰間公寓之下有着當年葬佈下的一個九天輪迴大陣,此陣乃是葬當年自己琢磨出來的,不過這些我也是聽小少爺說的,前些天靈給我證實了,我才徹底的相信。既然靈讓你來找我,也就是說靈想要讓你找齊九葬天棺,然後開啓陣法,徹底的煉化陰間公寓,融入你的身軀。

我心中不免震驚不已,沒想到九葬天棺和陰間公寓還有這樣的關係。

難怪小蝶之前在搶奪地葬之棺的時候說到,一定要得到地葬之棺,原來還有這樣一層原因。

“好了,這兩天你先休息一下,上峯那邊也還有些事情要安排,這次不管是我長生事務所還是天龍事務所都是損失嚴重,上峯過兩天便要北上一趟,兩大事務所合力去開啓一個祕境,如果這次成功了,我們兩大事務所的力量都會再提升一兩個檔次。”

“你現在也要天天留意小心,畢竟命劫崑崙之後,必然會有很多的人會接觸你,一定要留心!”

我點點頭。

晚上的時候,我與八兩叔交流了那一些玄妙的古字之後,也是這次交流我才知道原來八兩叔也是懂的這些古字的,而且八兩叔告訴我,每一個古字都代表着一種力量,這些古字都是天地大浩劫之時從天地流傳下來的古字,這些古字的存在完全就可以顛覆整個天界的規則,只是現在掌握這些古字存在的人很多都已經隕落了,隨着這些古字的消亡,很多的力量也是出現了空缺。

每一個九葬天棺背後都有一個古字,這個掌握古字的人叫做棺奴。但是至於棺奴是怎樣的存在,八兩叔也不知道。

聽了八兩叔的話,我的心中頓時想到了我在地葬之棺上面看到的那幾行字。

八兩叔隨後又說到當年那神祕的陰陽師爲了避免九葬天棺落入了惡人之手,便在每個棺材之上留下了自己的一絲因果,而且每一口棺材之上都有着他與葬當年一起研習出來的陰陽術,這些陰陽術絕對都是超越一般陰陽禁術的存在。

我不由得想起了地葬之棺之上的那幾句古字箴言。

天因地果,天陽地陰。

陰陽之術,因果之劫。

命劫之後,天衣指路。

天地合併,因果陰陽。

看來我下一步必須先找到天葬之棺,只有天地兩棺合併了我才能得到那這兩口棺材相結合的陰陽術。

看來我必須回陰間公寓一趟,得到九葬天衣才能解開天葬之棺的祕密……

(本章完) 月光清冷,入了秋,夜晚也不在像盛夏那般的燥熱。

我們一家人走在昏黃的夜燈之下,兒子一路上都在吃着我從包裏翻出的那個屍王的屍晶,不過在兒子看來比奶奶給他的屍皇的屍晶味道要差得太多了。

朵朵被兒子背在背上,原本朵朵要飛出來在前面探路的,被兒子阻止住了,說讓朵朵好好休息,待會兒晚上他帶着朵朵出去搞點吃的,我並沒有阻止。

在馬路的轉角口我們再一次進入了鬼路,不過對於現在的我這些早已經是在正常不過了。

看着眼前那昏黃的路面,我還有回味第一次見到小蝶那種欣喜。

很多人都在埋怨自己的愛情,埋怨自己的男女朋友在戀愛之時對自己多麼的依戀多麼的纏綿,可是在一年後再無這般依戀纏綿的感覺。讀大學的時候,也有過不少的QQ好友想我傾訴過,那時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是和小蝶在一起我才知道,愛情的轟轟烈烈不過是爲了讓平淡的生活增添波折罷了,根本就表現不出什麼。都說愛情有保質期,但是爲了改變保質期便只有將愛情變成親情,當愛情成了親情的時候,你便明白……

我搖搖腦袋,怎麼會突然想到這些。看着走在我身前的兒子,今天的小蝶穿着高跟鞋,一身白裏灌花的旗袍顯得格外的有味道。

讓我不得已又想起了我們第一次相遇。

對於我來說這是一場火山式的戀愛,然而對於小蝶來說卻是一場等待了二十四年的相守。

或許一開始對於小蝶我並不是愛,是一種依戀和信賴,可是久而久之,才知道這便是我生命之中的愛。

抓着兒子的小腳丫,我跟着小蝶走到了火葬場對面。

小蝶咬破中指,點在了虛空,瞬間火葬場的對面出現了一座古典的陰間公寓,這一次我仔仔細細的看了這座陰間公寓,不得不說簡直構造之精美,這一次我也相信了之前八兩叔說的話,陰間公寓絕不是人世能夠構造出來的,此乃是天界之物。

奶奶也給我說過,天界之中物質構造要比人世間密度大得多,因爲天界靈氣充沛,是人世間的數千數萬倍,所以在天界之中的任何物質都不是輕易能夠擊碎的,就算是一塊小石頭都難以扔出十米,同一塊石頭在人世間只有一斤,但是在天界卻是有着上千斤。

跟隨者小蝶我進入了陰間公寓,我甚至還能看到我之前帶的那自行車依舊停在那陰間公寓的旁邊,不過早已灰塵遍佈,沒被撿垃圾的撿走簡直是一個奇蹟。

孫婆婆依舊坐在門口,一臉和善的笑容。

跟着小蝶一路走上了十四樓。

由於事先我已經給小蝶說了這次的事情,所以一到十四樓小蝶便帶着兒子和朵朵進入了14—1。

我一個人走入自己的房間,眼前的一切都是一塵不染,這裏每日小芳都要來打掃,我關上門,一步步走到那口棺材面前。

名監督的日常 地葬之

棺其實安靜的和普通的棺材沒什麼兩樣,唯一不同就是通體都是血紅,還有就是地葬之棺的木材不知道究竟是什麼。

以前趙半仙說是血檀木,這一看似乎有些不像。

我身子一躍站在了地葬之棺的上面,咬破手指,開始凌空畫出當日八兩叔交給我的那道開啓地葬之棺的古符。

八兩叔這道古符叫做開棺古符,不夠與一般的開棺古符不同,此開棺古符乃是天界曾經流傳的一道祕術。

我這才明白爲什麼當初得到地葬之棺之後一路上那般顛簸地葬之棺都沒有被打開。

古符一氣呵成,我手指在那強大修復之力下幾秒鐘傷口便癒合了。

此時眼前的地葬之棺通體散發出道道花光,與我第一次打開地葬之棺不同,此時那原本的幾句古言,此刻卻是化作了一串符文一般的字體緩緩朝着我飛來……

天因地果,天陽地陰。

陰陽之術,因果之劫。

命劫之後,天衣指路。

天地合併,因果陰陽。

三十二個古字緩緩的圍繞着我的身軀,旋轉着最後緩緩的帶着我進入了地葬之棺。

這是我第二次進入地葬之棺,雖然心中同樣有着一絲畏懼,但卻是比第一次心中有底了許多。

隨着地葬之棺緩緩的關閉,我也是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我的身體周圍有着無數的畫面。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一個和尚的故事,這個和尚的前世是一個濫殺無辜的大盜,又一次受金主所託要去當地的少林寺去偷一部經書,這個盜賊覺得很簡單,便欣然接受,當天夜裏便進入了少林寺之中,最後非但沒有偷得經書,還被藏經閣之中的老僧抓住。不過這個老僧並沒有伸張,而是將這部經書送給了他,還勸說讓他放下執念,一心向善,將來必成佛陀金身,普度衆生。

誰知道這個盜賊絲毫不領情,將老和尚打暈帶着經書便離開了少林。但是許多年後,等他老去的時候,雖然這麼多年的盜賊生涯,卻是沒有給他留下任何的財富,有一日他收到了一封信,還有一部經書,說是要讓他將這部經書還到少林寺。 烈少你老婆是個狠角色 當他看到這部經書的時候,整個人都傻眼了,這正是當年那部經書,這麼多年他其實心中一直對那個老和尚懷有歉意,不管他多麼的嗜殺,殺過多少的無辜之人,心中總是有着一個夢魘,那就是自己有一天坐在了少林寺的剃度堂。

於是乎這個盜賊在自家靜坐三天,滴米未進,三日之後變賣所有家產,一身粗布大衣草鞋,揹着那一封信和那一卷經書便上了少林……

……

很多諸如此類的故事都在我的眼前閃過,我就如看電影看到了許多這類的小故事,每一個故事都在告訴着我一個道理,那便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忠孝禮義,不管是王侯將相還是平民百姓都逃不過了因果。

不止一次,身邊的人陰陽先生

給我說過,要當陰陽先生就要儘量避開因果,這也是爲什麼那麼多的陰陽先生不想爲一般人處理很多的事情的原因,但是事務所的成立便是解決這類問題的,我想蒼龍閣的初衷便是爲了平攤因果。

但是隻要生活在這個世上便不可避免因果,除非斬斷一切因果隱居深山老林,永世不出。那這樣又與消失死亡沒有多大的分別。

到最後那一串古樸的字體緩緩的進入了我的身體之中,我能夠感覺這一串古字雖匯聚而成的語言似乎是一種咒語,只是感覺有些不全。

看來還必須先找到天葬之棺。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這一晚上我都在不斷的體悟着種種俗世因果,等醒來的時候我已經是心中平靜,或許自己現在已經沾染了太多的因果,想要斬斷因果恐怕不是那麼簡單,但是地葬之棺之上所蘊含的陰陽術似乎是一種能夠超脫因果的陰陽祕術。

更讓我驚訝的是,我醒來的時候在我的身上便穿上了一件古樸的袍子,在袍子上描繪着無數的江河山川,仔細一看似乎並非現在的地貌,而是數千年前的世界。

這便是九葬天衣,但是就在我想要將九葬天衣脫下的時候仔細看的時候,那原本穿在我身上的九葬天衣竟然化作了九道光芒飛快的鑽入了我的眉心。

那一刻我感覺渾身一顫,腦子裏竟然不受我控制的開始構建了一個個的圖文。

許久我才適應了這樣的感覺,這一刻我能夠清晰的看到九口棺材的各自位置,只是數千年前的地形和現在已經有很大的出入了,而天葬之棺的位置我卻是已經猜到了大概的位置。

天山!

至於其他的一些棺材,我根據地葬之棺的位置只能大抵判斷,人葬之棺和鬼葬之棺距離成都十分的近,而還有一口棺材也在巴蜀之地,那就是妖葬之棺材,這讓我一下子有了目標。

我準備先將天葬之棺尋找到便開始去尋找已經知道的三口棺材,其餘的棺材我再一點點的對照地圖尋找。

深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我緩緩地走出了屋子。

走入小蝶的房間,這會兒的小蝶懷裏抱着兒子還在貪睡。好久沒有看到這樣的小蝶,我緩緩坐在了牀邊,伸手輕撫着小蝶的秀髮。

“相公……天亮了?”

我點點頭,小蝶側身抱着我的腰,腦袋枕在我的腿上。

“相公有線索嗎?”

我點點頭,然後輕聲道:“等休息幾天,我們便去天山一趟,天葬之棺在天山之上!”

小蝶點點頭,有緩緩道:“相公,陰間公寓的大陣已經出現了鬆動,必須要將地葬之棺填充進去,不然一旦被屍魔妖等族的不軌之人察覺的話,我怕會對公寓不利!”

我點點頭。

“可是現在我對公寓的陣法一竅不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