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沒有呢,我發現你進入修鍊的狀態,沒敢打擾你,剛好天又黑了,我擔心你被打擾,所以找個地方停下來,讓小書把我們帶進來了!」小鳳解釋道。

「恩,沒事,明天我們繼續趕路就是了!」墨九狸說道。

翌日,小鳳繼續載著墨九狸飛行!

基本上白天墨九狸和小鳳就趕路,晚上就回到空間休息,偶爾也會在野外休息!

這一天,墨九狸和小鳳吃完東西,發現這裡是一片梧桐林,就沒有回空間,直接飛到了一顆梧桐樹上休息,小鳳很喜歡梧桐樹的氣息,畢竟她是鳳凰啊!

「主人,好奇怪哦!這裡怎麼一點飛禽類的氣息都沒有啊,雖然這梧桐林不太好,年份都很低,但是竟然沒有什麼飛禽佔據,仙界還真是一個奇怪的地方啊!」小鳳在樹上跳來跳去,回到墨九狸身邊說道。

「可能仙界沒有鳳凰吧!」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她現在的神識強悍,來到這裡的時候,就知道這梧桐林中沒有什麼獸族的!

「看起來雖然安老說的挺高大上的,實際上也窮的很啊!」小鳳翻了個白眼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說什麼,坐在樹上盤膝打坐,等到天亮再繼續出發!

半夜的時候,墨九狸忽然間睜開眼睛,小鳳也好奇的看向不遠處,很快幾個人快速的向著這邊跑來,但是對方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向前跑!

原來對方竟然是在被人追殺,因為在他們過去不久,又有幾個黑衣人追了上來,從氣息上看,後面的黑衣人更強,前面的人數雖然多,但是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被追上的!

等到黑衣人過去后,墨九狸想了想對著小鳳道:「跟上去看看!」

小鳳立即載著墨九狸飛上天空,墨九狸在上面看著地上的黑衣人追殺前面的一群人!

墨九狸看到前面被追殺的人中, 在一個寬大的帳篷中,外面雷電交加,但是房間裏的人卻異常的安靜。過了良久其中一個將領才大聲的說道:

“各位,別都這樣憋着啊,趕緊說話啊,這樣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啊。我們這樣乾坐着,一個個大眼對小眼的也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是是是,張將軍說的對。”

一位老將連忙說道,看樣子他是這一夥人中年紀最長的,應該也是威望比較高的一個人,隨着老者的聲音落下,其他人也都紛紛開始發言。說的內容基本上都是關於寂寥大元帥的。

“且不說這個祭聊大元帥的本領怎麼樣,反正今天他是主動出城迎敵,結果沒有動手呢,就自己跑回來了。根本沒有給大家看到他出手的機會。就是從行兵打仗的基本常識和爲人處事上,大元帥就有問題。如果我們繼續跟着他一起鎮守邊關,估計以後恐怕小命兒要不保。”

有人開頭,其他幾個人也都開始各抒己見,不過基本觀點都是一致的,那就是祭聊就是一個什麼都不懂也什麼都不是的草包,這條防線根本就沒有辦法守住。

開始的時候還顧忌到祭聊的身份,有的將軍說話還算是比較客氣,可是到了後來,乾脆有人已經破口大罵了。吵鬧了半天,房間中幾乎是一片譴責聲,就在這個時候,最早說話的那個將軍忽然輕聲的說道:

“等等,都噤聲。”

雖然聲音不是很大,但是還是可以清晰的傳入到在場的每個人的耳朵中。衆人連忙閉上了嘴巴,本來吵鬧得房間中好像有幾千只鴨子在鼓譟,立刻就變得只剩下了窗外傳進來的雷聲,和雨水擊打在城牆上的沙沙聲。一個將領奇怪的看着那個讓大家不要說話的人,埋怨道:

“你怎麼了?”

大概是這個哥們痛斥大元帥還沒有完全盡興,在他的聲音中滿是責備的味道。

“門口好像有人!”

這一句話讓所有人的心

都提到了嗓子眼,幾乎是在這個將軍話音剛剛落下來的同時,房門一下被人從外面推開了,隨着門被打開,一股冷風夾雜着雨水的氣息撲進了房間裏。

房間裏的這些將軍本來說的都是一些犯上的話題,忽然看到有人推門進來,一個個都更加的緊張了,有的人已經將兵器摸在了手中,當看清楚了從外面走進來的瘦小枯乾的傢伙的樣子的時候,更是幾乎所有人都抄起了各自的兵器:棒槌。

對於棒槌這個人,可以說是祭聊這一行人中最奇怪的。明明是和祭聊一起來到邊關的,看樣子應該是祭聊大元帥的親信之一,可是每次當祭聊看到了棒槌的時候,在祭聊的眼中都帶着一點恐懼的味道。棒槌對於祭聊也是根本就不客氣,該挖苦的時候絲毫不留情面,祭聊也是對棒槌連發怒的膽量都沒有,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個棒槌到底算是什麼身份的,當有人問起棒槌到底是做什麼的時候,棒槌只是甕聲甕氣的回答:

“鐵匠,現在是護衛,過兩天繼續當鐵匠。”

無論是鐵匠還是護衛,邊關的將軍都沒有見到過這樣牛逼的。可是棒槌不多說,誰也沒辦法,現在看到棒槌忽然出現在了他們的房間中,衆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不管棒槌是做什麼的,他和祭聊是一同來到邊關的,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棒槌掃視了房間中的衆人一眼,根本沒有把房間中衆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敵意放在心上:

“你們一個個在這吵吵鬧鬧,磨磨唧唧半天了,不久是想要獻關投降麼,轉了這麼半天就是沒人說出來,怎麼,一定要等到祭聊那個龜兒子發現你們密謀了,來抓你們,你們才肯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啊?”

一衆將軍們一個個都是大眼對小眼,他們之所以聚集到這裏,就是不想和祭聊一起喪命在這個邊關上,幾乎所有人的心思都有着獻關投降的這個想法,可是偏偏沒有人第一個說出來,沒想到現在還是棒槌幫助他們說了。

“少俠,你不是祭聊的護衛麼?”

還是年長的將領小心翼翼的試探着問道。

“他的護衛怎麼了?想獻關投降,趕緊去做,晚了,可真的和這個邊關一起埋葬在這裏了。”

說完棒槌轉身就像門外走,弄得這些將領一個個呆若木雞的站在房間中,不知道棒槌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都感覺着這個祭聊的護衛有給祭聊拆臺的跡象呢。

在棒槌剛剛消失在夜幕中的時候,衆將官還沒有弄明白棒槌話裏是不是另有玄機的時候,忽然在邊關城牆的方向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轟——”

接着一聲大喊在大雨磅礴的夜空中響起:

“不好了,快來人啊,城牆被大雨沖塌了!”

祭聊就是一個門外漢,因此在構築城牆的時候,很多士兵也是本着能省則省的心態,構築起來的城牆是豆腐渣工程貌似也不是沒有可能的。風和日麗的時候還行,可是這場暴雨來的實在是突然和猛烈,豆腐渣工程就經受不住考驗了,終於無法承受天公的怒火,轟然倒塌。

如果僅僅是城牆倒塌也就罷了,就在一衆將士頂着大雨修繕城牆的時候,忽然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夾在大雨的嘩啦啦的聲音由遠及近的傳了過來。即使有雷電和大雨的聲音掩蓋,那種萬馬奔騰的聲音還是讓人聽着都感到害怕。

“不好,華夏國來攻城了!”

一個將軍大聲的喊道,說完就想要衝出房間中,老將軍一把將這個將軍拉住:

“你幹嘛去,迎敵麼?算了吧,剛纔那個黑小子說的對其實我們這些人聚集到一起就是琢磨着怎麼現關投降的。既然現在華夏國的軍隊已經攻打過來,乾脆順水推舟吧。大家都去管理好自己的軍隊,任何人不得抵抗。”

其他幾個將領稍微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朗聲說道:

“是!”

……

(本章完) 第3283章

墨九狸看到前面被追殺的人中,有老有少,其中很多人都受傷了,但是他們倒是沒有放棄任何一個人,一邊走一邊不斷的吃丹藥療傷!

隊伍中墨九狸還發現了一名煉丹師老者,大概二十多人的隊伍,其中女人和孩子有七八人,其餘是幾個青年,幾個中年人,和三個老者,應該是某個家族的!

而他們身後的黑衣人有九個人,每個實力都差不多,只是前面的隊伍雖然傷殘人士很多,但是讓墨九狸驚訝的是,對方的速度很快!

仔細一看,才發現其中一個中年男子,一邊跑著,一邊釋放青色的靈力,將族人全部覆蓋其中,使得所有人的速度都很快!

墨九狸猜測那應該是風屬性的靈力,她到底第一次見這種能給別人加持速度的技能!

很快,如同墨九狸想的那樣,黑衣人很快追了上來,直接攔將對方圍在中間!

為首的一個黑衣人冷笑的說道:「哼……沒想到你們還挺能跑的,竟然讓我們追了這麼久,也算你們能耐了!不過,再能跑又如何?你們今天必須死在這裡!」

「林青峰,果然是你,你竟然如此忘恩負義!」之前那名用風屬性靈力,為族人加持的中年男子,忽然間怒道。

「是我又如何?楊啟明,都是你們咎由自取,大人早就說過了,只要你們楊家人乖乖聽話,為大人辦事,是不會虧待你的!」

「是你自己不識抬舉,竟然想帶著人逃走,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林青峰見身份被識破,乾脆撤掉面巾,看著對面的楊啟明冷笑道。

「林青峰,我不想跟你廢話,當初如果沒有我爺爺救你,你早就被野獸吃了,我可以跟你回去,任由你處置,但是希望你放過我的族人,他們都是無辜的!」楊啟明憤怒的瞪著林青峰,最後低頭說道。

「抱歉,不是我不幫你,而是大人的話,我也不能違背,出發前大人就說了,楊家的人,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林青峰冷聲說道。

「你……林青峰,你真的要把事情做絕嗎?」楊啟明不敢置信的問道。

「沒辦法,是你們楊家人不識抬舉,招惹了大人!」林青峰懶得跟他們廢話,說完直接一揮手,一起向著楊家人發動攻擊!

墨九狸坐在小鳳背上,看著下面的混戰,就知道楊家必輸無疑,不僅是他們受傷了,還因為他們體內都中毒了,因為是慢性毒藥發作的很慢,但是如果不斷的使用靈力戰鬥,這種毒素就會很快被激發,最後不用打都會被毒死!

別說對方只有二十個人,就算是二百個人,也不是就個黑衣人的對手!

「主人,我們要幫忙嗎?」小鳳看著下面問道。

她是知道主人想找個人,問問自己在什麼地方的,她們都走了很久,這還是第一次遇到活人!

之前因為安老的關係,她們知道是因為仙界太大了,不然還以為仙界人少呢!

「恩,把我放下你去吧!」墨九狸看了眼下面死去一大半的楊家人說道。 第3284章

小鳳聞言直接將墨九狸放在一顆樹上,然後自己化為人形,跳了下去,結果還沒等小鳳落地,就聽到彭的一聲巨響!

原來是楊家其中一個老者自爆了!

本來就只剩下七八個人的楊家人,因為這場自爆,就剩下一個煉丹師老者,因為戰鬥力不行,被打飛出去撞到一顆樹上昏迷過去,剛醒來就看到楊家老者自爆了!

而楊家老者自爆后,黑衣人也死掉了五個,受傷了兩個,只有林青峰和其中一個人因為及時躲開沒有受傷!

「老大,都死了,只剩下哪個老頭兒了,據說是楊家的煉丹師!」另外一個沒受傷的黑衣人對林青峰說道。

「該死的,我們竟然死了五個人,真是晦氣,殺了他,我們回去!」林青峰臉色難看的說道。

「是!」黑衣人聞言,直接走向受傷的老者,舉起手裡的長劍向著老者砍去。

楊家的煉丹師老者本來就受傷了,看到對方的劍根本也沒有了反抗之心,眼中閃過一抹絕望,閉上眼睛!

「叮……」黑衣人的劍落下,沒砍到人,卻被彈開了,接著劍上直接著火了,然後黑衣人傻眼的看著自己的劍無緣無故著火!

瞬間他的劍就被火燒沒了,而且那火焰甚至嗖的一下子竄到了他的手臂上!

黑衣人回神,慘叫一聲,直接一道靈力,把著火的手臂砍了下去,看著地上瞬間燒成灰的手臂,黑衣人臉色蒼白的捂著斷臂處,心中駭然不已!

楊家老者察覺到自己沒死,又聽到對方的慘叫,好奇的睜眼,就看到了這一幕,他心裡也十分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青峰和其餘受傷的兩個黑衣人也走了過來,眼神警惕的盯著地上的楊家老者!

剛才的火焰他們也看到了,想到對方是煉丹師,身上有火焰也是正常的,可是剛才誰也沒看到老者出手,分明對方已經絕望的閉眼等死了不是么!

為什麼還會忽然出手?難道是為了麻痹他們不成?

幾人後面的小鳳微微詫異,沒想到那人到是出手夠狠的啊,自己的手臂說砍就砍了啊!

她沒想到自己下來就有人自爆了,而且只剩下楊家那麼一個老頭兒還活著,所以小鳳直接出手,絕對不能讓這個老頭兒死了,不然主人找誰問路去啊!

至於這幾個黑衣人,小鳳完全不放在眼裡,自己的火焰就能完虐他們!

樹上的墨九狸也沒出聲,她對小鳳還是有信心的,就算小鳳沒來得及出手,她也有把握救下老者的!

林青峰等人完全沒察覺到身後不遠處出現的小鳳,他們圍著老者冷聲問道:「交出你的火焰,我可以饒你不死!」

「呵呵,我死了你們已經可以得到我的火焰,動手吧!」老者虛弱的說道。

「呵呵……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林青峰說著手上的靈力,對著老者轟了過去!

然後,再次傻眼了!

因為在老者的面前,忽然出現一道火牆,不僅擋住了林青峰的攻擊, 城牆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缺口,原本高聳的城牆好像不願意再像是一個巨人一樣挺立了,而是希望自己躺在地上好好休息休息。有虞鐵騎的騎兵幾乎在這個地方沒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就衝進了城裏。

祭聊根本就不懂得設立關卡時候的一些忌諱,這道防線大部分地方都是設置在了平原的位置,自身就沒有什麼地理優勢,有虞鐵騎顧名思義,還是以騎兵爲主。騎兵強悍的戰鬥力是他們巨大的優勢,但是如果城牆足夠堅固,騎兵的優勢也很難發揮出來。但是恰恰是祭聊的豆腐渣工程幫助了曹晃等人的忙,讓他們能夠將自身的優勢完全發揮出來。可是,當曹晃率領着自己的手下衝進了倒塌的城牆後面的時候,徹底的傻眼了。

很多士兵就站在磅礴的大雨中,但是在這些士兵的身上沒有任何武器,就是盔甲什麼的也沒有穿在身上就這樣非常淡定的站在雨水中。遠處還有很多士兵和這些人一樣的裝束,急急忙忙的趕過來。看着這些人奇怪的樣子,華夏國的士兵算是徹底迷糊了。怎麼看着這些人也不像是要抵抗的意思。棒槌推開了幾個擋在自己面前的士兵,出現在了曹晃的面前。

曹晃加入到華夏國的軍隊的時候,棒槌已經在大周國做臥底了,因此曹晃並不認識這個黑小子。

“這些將士要獻關投降,你們用不着這麼氣勢洶洶的,有這個精神頭趕緊去抓祭聊吧。”

說完,棒槌好像沒事人一樣,轉身重新將擋在自己面前的幾個士兵推開了,然後大步走遠了。

曹晃的心中想着自己完全可以在完勝李靖之後,再次打一場漂亮仗,甚至他憧憬着利用這樣一個對他們非常有利的地形,看看能不能將有虞鐵騎的潛能完全發揮出來,可是沒想到進來之後,竟然是這樣的情形。頓時有了一種狠狠的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

“你們真是獻關投降的?”

雨巷也不相信眼前看到的是真的,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就看到對面的那些將士慌忙不迭的點

頭,生怕對面的華夏國士兵誤會一樣。

向來認爲自己足智多謀的雨巷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好了,現在他的腦子已經轉不過彎來了,一臉迷茫的看着主將曹晃:

“老將軍,我們怎麼辦?”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接受他們的投降唄。”

就在衆人說話的時候,甘寧也從後面縱馬衝了上來。本來有虞鐵騎和錦帆賊已經商量好了,由有虞鐵騎率先衝鋒,錦帆賊負責在外面接應。可是當有虞鐵騎通過城牆上被大雨沖塌的缺口衝入到了敵軍的防線上的時候。甘寧等人竟然沒有聽到一點兒的打鬥聲。

這讓甘寧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曹晃等人中了人家的埋伏。祭聊毋庸置疑已經是一個草包了,可是不等於在他的身邊不能夠有那麼一個半個的高人。因此告訴程普等人在邊關城牆的外面小心戒備,隨時準備應變,自己孤身獨騎的闖了進來。

“曹老將軍,怎麼樣了?”

“還能怎麼樣,都投降了唄。”

真是風水輪流轉,白天的時候,是曹晃接應甘寧,結果甘寧好好的鬱悶了一下。現在正好調過來了,甘寧來接應曹晃,輪到曹晃鬱悶了。遇到這樣的對手,還真是一切皆有可能。

“對了,剛纔的那個黑小子說去抓祭聊!”

這個時候,一個士兵快步的跑過來:

“曹將軍,有人看到幾個護衛帶着祭聊跑了!”

“還不快點攔住他們。”

“有幾個兄弟攔了,可是一個黑小子站了出來,說讓我們轉告將軍。祭聊讓棒槌保走了,大家別追了。”

“棒槌算什麼東西,他說保走就保走了,追!”

曹晃現在非常的鬱悶,這一仗下來估計有虞鐵騎還是有點勝之不武的感覺,如果讓那個草包元帥再跑了,他可能會更加的鬱悶。

甘寧連忙攔住了他,同時喊住了那個要奉命追擊棒槌和祭聊的士兵:

“棒槌也在這裏?



有降將知道棒槌的名字,連忙說道:

“是是是,剛纔來到這裏,說我們是獻關投降的那個黑小子就是棒槌。”

甘寧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

“小兔崽子竟然會用腦子了,哈哈,不錯,曹老將軍,就按照棒槌說的作罷,讓祭聊那小子多活兩天。我們整理下這個邊防,然後繼續出發,選擇地形好一點的地方重新構建防禦工事。這個邊關沒有什麼利用價值,扔了算了。”

曹晃還是沒有明白過來爲什麼要聽那個棒槌的話,在打發走了自己的手下,進行收降俘虜的工作之後,連忙追到了甘寧的身後,兩個人一前一後進入到房間中。既然這裏根本就沒有什麼大仗要打,也沒有必要大家站在雨水中遭罪了。

“棒槌到底是誰?”

看到周圍沒人了曹晃才說到,甘寧和棒槌接觸的時間可不短,笑呵呵的將昔日軍營中的惹禍三小和他說了一遍。曹晃這才知道棒槌這個小傢伙的恐怖。竟然在比斗的時候土豪金就經常會敗在他的手上,這就足以讓曹晃對棒槌心生敬畏了。

“可是他爲什麼提醒了我們抓祭聊,然後又一定要保走祭聊呢?”

“因爲他不認識你們,沒有辦法直接和你們說,讓你們去抓祭聊一則是提醒你們,二則也是找機會讓認識他的人能夠將他的消息傳遞出來。至於他一定要保住祭聊的小命,呵呵,那就更容易解釋了,祭聊已經是廢物到家了,他這樣的人當大周國的兵馬大元帥,比其他人都合適,能夠幫我們不少的忙,呵呵……”

曹晃這才恍然大悟,祭聊真的是廢物到家了,相信大周國隨便換上任何一個人做大元帥的這個位置,都要比他強。一個無能的對手,要比一個精明的對手好對付的多。

“只不過祭聊丟失了邊關,能不能繼續做大元帥就不知道了。”

“放心吧,衝着祭易的本事,祭聊暫時還是可以保住兵馬大元帥的位置的!”

……

(本章完) 第3285章而且直接向著他們四個人撲了過來,林青峰四個人根本來不僅躲避,就被火焰吞噬了!

唯獨他們身上的儲物戒指,安靜的落在地上沒被燒成渣渣,這也是墨九狸吩咐的,不然小鳳的火焰,絕對會把戒指也燒成灰燼的!

小鳳這才走過去,把地上的戒指,不管是黑衣人的,還是楊家的,都給撿了起來,然後才看向滿臉震驚的老者,嫌棄的問道:「老頭兒,你沒事吧?」

「沒……沒事,多謝姑娘相救!」老者回神看著小鳳說道。

「恩,你要是能走就起來吧,我主人在那邊呢!」小鳳說道。

「啊……好的!」老者聞言說道。

小鳳這才轉身離開,老者盯著小鳳的背影,心裡震驚不已!

因為他感覺到小鳳並非是人族,似乎是獸族!

但是火焰這麼強悍的獸族,他還是第一次遇見,要知道他身上的異火也不弱,一般的獸火都對他的異火忌憚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