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縷白煙慢慢從徐倩的身體裏冒了出來,最終幻化成一個人形,他穿着黑色的寬大斗篷,正是鬼王陸仟,而徐倩則被他一腳踢下了天台。

一聲巨響之後,徐倩落在了地面上,天台上響起陸仟的話:“在這給本王攔住扶搖,本王便暫且可以留你一縷魂魄,也許還能去投胎。”

秦夢蝶沒有去看徐倩的死狀,但她也猜的出來是何模樣,不禁衝陸仟大叫起來:“你要抓我就來抓便是了,爲什麼還要殺不相干的人?”

陸仟冷笑不已:“什麼叫不相干的人?若不是有她,你能離開那間屋子?你要是不出來,本王又如何抓得到你呢?”

秦夢蝶一愣:“你這話什麼意思?哦,我知道了,你是怕了扶搖是不是?有他在你就不敢對我下手,抓不到我,原來鬼王這麼沒用啊。”

陸仟氣極,用力的將寬大的斗篷一甩,便把秦夢蝶罩在裏頭:“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了,你終究還是落在本王手裏,要生要死不過是本王的一句話,所以你最好還是乖乖閉嘴,惹惱了本王要你好看!”

想到噩夢裏的那一幕幕,秦夢蝶嚇得瑟瑟發抖,上刀山,下火海還有大油鍋,她怎麼就這麼命苦啊,啥壞事都沒幹,卻要死的慘不忍睹。

斗篷裏一片漆黑,秦夢蝶什麼都看不到,漸漸覺得有點窒息,她以爲自己會被悶死在這斗篷之中,但很快她卻被放了出來。

入眼處是一張披着白色老虎皮的王座,她無疑是二入鬼城了,可身邊卻沒有扶搖在,說好的找機會他帶她來呢?怎麼換成了被陸仟抓來?

陸仟走上他的王座,斜倚在裏面,目光陰冷的看着秦夢蝶,將她上下打量了個仔細,可最終除了眉心處的一個印記之外,什麼都沒發現。

爲什麼這樣一個女人,卻能推倒鎮魂碑放出那該死的右手呢?不僅如此,扶搖現在還幻化成了人形,不再只是一顆腦袋,實力相對大增。

他施法入夢,想在秦夢蝶的夢裏將她殺死,可最終卻被扶搖阻止;他想趁扶搖不注意在她家將她擄走,結果房子卻被佈下了厲害的結界。

不僅是厲害結界,他還有一隻左手寸步不離的守在裏面,就算他能進去房間裏,也會及時被左手發現,那接下來扶搖定然是要出現的了。

扶搖這鬼東西,幾乎時時刻刻都守在她身邊,而他卻不能一直留在陽間,因爲雖然大家都是鬼,可他卻無法像扶搖一樣自由在陽間逗留。

今晚的一切完全是個意外,徐倩的出現讓他找到了最好的機會,抓了秦夢蝶,殺了徐倩,同時還能讓徐倩成了一塊絆腳石,羈絆住扶搖。

上天給了他好的機會,他就要懂得把握,所以把秦夢蝶抓回來之後他便準備動手,奈何白虎城裏還有一隻右手在,她一來他也跟着出現。

右手是來救秦夢蝶的,他突然闖入大殿,拉過她的手便飛起來,鬼王陸仟立刻追了上來,一邊追還一邊不斷的發大招,右手卻不曾反擊。

他只是一隻小小的手而已,根本不是陸仟的對手,現在要做的是救走秦夢蝶,然後坐等扶搖的到來,只有他才能真正對付這該死的陸仟。

這裏情況緊急,扶搖現在又在哪裏呢?明知道秦夢蝶出門了,他還能一直在家裏呆着麼?當然不會了,他其實是跟着秦夢蝶一起出門的。

只是,秦夢蝶打車離去,他緊隨其後卻被幾隻鬼攔路,不用猜也知道這鬼是陸仟派來的,等他解決了這些鬼再去天台,又有徐倩在等他。

徐倩的紅裙子不是白穿的,據說穿紅衣服或裙子死的人,死後會化作非常厲害的鬼,叫做厲鬼,就如眼前的徐倩,髮絲飛揚,眼神惡毒。

這要是一般的小鬼,現在的扶搖可以完全不放在眼裏,可這個徐倩他卻不得不小心應付,因爲她除了是厲鬼之外,身上還有陸仟的氣息。

陸仟之前附身在她身上,離開的時候給了她一道印記,也即是給了她一股強大的力量,雖然維持不了多久,可扶搖應付起來也不會輕鬆。

徐倩嘴脣一張一合,喉嚨裏發出奇怪的聲音,也不知道到底在說些什麼,說完就像餓虎一樣撲向了扶搖,一場大戰在夜色中拉開了序幕。 白虎城。

右手拉着秦夢蝶一路飛,速度卻愈來愈慢了,他就像是無頭蒼蠅一樣不知道該去往何方,後面還有陸仟如跗骨之蛆一樣飛追逐,以及那不斷襲來的力量。

秦夢蝶回頭看着越來越近的陸仟,再看看傷痕累累的右手,一咬牙吩咐道:“我們去榕樹林中的那個小島上,也許鎮魂碑能救我們。”

右手不會說話,但卻用行動迴應了秦夢蝶,當即調轉方向飛往曾經埋葬了他太多年的那個小島,似乎還稍稍加了點速度,風聲都大了些。

陸仟一看他們的方向就暗呼不妙,他們怎麼能去那個小島呢?那上面有塊鎮魂碑,他是碰不得也打不破,要是他們躲在那後面豈不慘了?

秦夢蝶這次瞎貓碰上死耗子,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不但救了自己也救了扶搖的那隻右手,鎮魂碑還真是陸仟的剋星,也就是他們的救星。

在這種情況下,陸仟怎麼願意讓他們安然到達避風港呢?當即脫下那件披風,在陰風中瘋狂的舞動了起來,隨後居然形成了一股龍捲風。

龍捲風席捲而來,頃刻間便是飛沙走石,右手飛行的速度變得前所未有的慢,連高度也在飛快的下降,最後秦夢蝶的雙腳都已經踩到地面上了,身後還有陸仟追來。

陸仟揮舞着手裏的披風,就像揮舞着勝利的旗幟一樣,哈哈大笑着說道:“你們跑啊,繼續跑去,本王倒是想看看你們還能往哪裏跑?”

秦夢蝶已經落到地面,乾脆將那右手抱在了懷裏,然後警惕的看着步步靠近的陸仟,突然想起扶搖曾經說過,這件披風很厲害,要小心。

以前她還不怎麼在意,覺得反正不要她打架,可現在卻發現原來這事兒跟自己有着密切關係,因爲這該死的披風阻擋了她逃命的去路啊。

有這件披風帶來的狂暴龍捲風,右手那點力量又如何能抗衡?他別說是對付陸仟了,就連想要飛起來一尺都很難,那他們現在該怎麼辦?

秦夢蝶惡狠狠的瞪着陸仟:“你到底想怎麼樣?打不過扶搖就拿我們出氣是不?真有本事就跟他去單打獨鬥啊,也許我還會給你加油。”

陸仟收起披風往身上一披,周圍的飛沙走石便慢慢緩和下來,他話語森然的問道:“女人,你到底是誰?爲何能推倒那鎮魂碑?你若能乖乖回答本王的話,本王倒可以考慮讓你死的舒服一點,甚至放了你。”

秦夢蝶原本是雙手環胸抱着那隻右手,此時卻悄悄與之緊握,一邊還很認真的回着陸仟的話:“我是扶搖的鬼妻,推倒那塊大石頭很簡單嘛,難道你覺得它很難推倒麼?”

陸仟雙目一凜,厲聲道:“本王當然知道你是他的鬼妻,本王問的是你到底是何身份,有什麼本事能推倒鎮魂碑,你別在這答非所問,故意轉移話題。”

隨着時間的推移,周圍的風聲已經小了很多,而且再也沒有狂暴的飛沙走石,此時便是秦夢蝶他們逃走的最好機會,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怕再故意拖延下去陸仟會有所察覺,秦夢蝶便懶得再搭理他,只是飛快的對右手說了一句:“休息的已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陸仟還沒反應過來啥意思,就見秦夢蝶突然一飛沖天,那隻右手拉着她急速的往小島的方向飛奔而去,該死的,他竟然給他們時間休息。

本以爲這次他們是在劫難逃,他才把披風給披上的,沒想到結果人家卻是將計就計,趁機休息一陣恢復力量,他怎麼突然變的這麼傻了?

其實他也不是傻,只是太急於知道秦夢蝶的身份,所以顧此失彼忽略了這一點,而且他反應也不慢,當即再次脫下披風喚了龍捲風阻攔。

秦夢蝶回頭看着夾着飛沙走石急速席捲來的龍捲風,大聲提醒右手道:“右手,你再快一點,龍捲風又來了,再慢我們就會被捲進去。”右手:“……”

你能再肥一點麼?拉着你這麼重的一個人飛行,速度怎麼可能快的起來呢?該減肥了,否則再有下次肯定要被連累,這次勉強還能撐住。

右手沒嘴巴不能說話,自然是沒法迴應秦夢蝶,只是默默地再次聚集力量,在龍捲風掃來之前拉着她加速,堪堪避開這一次猛烈的襲擊。

然而第二波的襲擊又在陸仟的揮舞之中飛快的襲來了,右手不堪重負的減速,秦夢蝶受到了狂風的席捲,飛起的石頭雨點般大在她身上。

秦夢蝶的眼睛已經睜不開了,狂風如利刃般打在身上,似乎要將她的身體都給撕裂了,這該死的龍捲風一波接一波襲來,她差點掉下去。

此時她才覺得後悔,如果她再輕一點的話,那該多好啊?如果她能少吃一點的話,那也不會這麼胖了?爲什麼總是抵不住沒事的誘惑呢?

想到扶搖曾經嫌棄她太胖,她默默的在心裏發誓,如果這次能夠活着離開白虎城,她一定控制飲食,早日把體重減下去,再也不當累贅。

可憐的右手在龍捲風的襲擊中拉着秦夢蝶艱難的往小島飛奔,最後總算是到達了,可是還沒來得及將她放下去,就無力的鬆開了她的手。

秦夢蝶從高空摔落,重重的跌落在小島上,掉在鎮魂碑旁,暈了。

右手跟着她掉了下去,雖然很巧的摔在她身上,可最後卻也暈了。

緊隨其後的龍捲風眼看着就要將他們捲進去,卻在觸碰到那塊鎮魂碑的時候戛然而止,有點畏縮似得倒退,最後竟然退回到了披風之中。

陸仟站在湖邊遠望着那座小島,狠狠的跺腳:“該死,怎麼還是讓她回到這裏來了,眼睜睜看着她在咫尺之距卻抓不到,氣死本王了!”

他不能靠近鎮魂碑,但也不離開,就在小島上守着,這白虎城可是有時間禁制的,只要在天亮之前不讓她離開,最終她就會被困死城中。

秦夢蝶躺在鎮魂碑旁邊,不多時便醒了過來,睜開眼看到右手悄然躺在她身上,她試探性的喊了一句:“右手,你怎麼樣了?沒事吧?”

右手沒有給她任何的迴應,連動都沒動一下,她連忙坐起來,拿過那隻右手仔細一看,好傢伙,它不但傷痕累累,而且好像已經骨折了。

她焦急的呼喚右手:“喂,你醒醒啊,你可千萬不要有事,要是你死了,那扶搖不就成殘廢了麼?更甚者,他會不會又變回那顆人頭?”

右手還是沒反應,秦夢蝶着急上火的都想給他做人工呼吸了,如果他有嘴的話,說到底這都是她害的,要是扶搖知道了一定會很生氣吧?

她都已經進來這麼久了,扶搖怎麼還沒來救她啊?他不可能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她被陸仟抓來了吧?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實在太沒用了。

陸仟遠遠的看着她,見她已經醒來,便用激將法想叫她過去,她又豈會這麼笨,中他這種雕蟲小技?直接對他的話充耳不聞,也不看他。身邊就是那塊鎮魂碑了,她閒來無事便仔細的觀察了起來,可看了好一會兒卻什麼都沒有看出來,這上面只有那些鬼畫符似得圖紋罷了。

右手不久之後也終於悠悠轉醒了,然後直接跳到她肩上站着,對陸仟耀武揚威,五根手指不斷的做着各種各樣秦夢蝶看不懂,卻能把陸仟氣的半死的手勢。

陸仟衝着秦夢蝶大喊大叫:“女人,你快給本王下來,否則本王就炸平了這個小島,到時候你同樣是無處可逃,只能葬身這裏。”

秦夢蝶撇着嘴:“你真當我傻啊?你要有這本事還會等到現在?我看你壓根就是拿這個小島沒辦法。讓我猜猜看,你不是怕這石碑啊?”

雖然她不知道事情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但她說着卻乾脆站到了那塊鎮魂碑上,朝陸仟比劃了一箇中指,竟然耀武揚威的挑釁起了他。

陸仟氣的直跳腳,衝動之下居然朝着小島飛奔過來,嚇得秦夢蝶直接從石碑上摔下去,暗呼糟糕,本以爲有恃無恐,結果卻是玩火*。

然而讓她驚訝的是,陸仟剛衝到她跟前,鎮魂碑突然射出一道白色的光芒,朝着陸仟直擊而去,將近在眼前的陸仟給擊的倒退出去好遠。

艾瑪,原來這石碑這麼厲害啊?可惜她又搬不動它,也不知道該如何使用,否則拿它來對付陸仟必然是極好的,秦夢蝶在心裏大叫遺憾。

陸仟回到湖邊,一雙散發着精光的小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夢蝶,他甚是疑惑,爲何這鎮魂碑會保護她,她與鎮魂碑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呢?

看到一塊破石頭都能發威,秦夢蝶便放心的往上面一躺,頭枕着雙臂開始望着鬼城的夜空發呆,覺得只要留在這裏陸仟就拿她沒辦法了。

她好像已經忘了時間禁制的事,這可把那右手給急的,想要提醒她卻又沒辦法說話,只能祈求扶搖趕緊來,在時間耗盡之前把她帶回去。 扶搖也想快點去白虎城救人,奈何陽間還有太多的羈絆,他這才收拾掉了厲鬼徐倩,那劉揚居然又面目猙獰的出現在他面前,攔住去路。

要徐倩死的是陸仟,而要劉揚死的卻是徐倩,她死的不甘心,非要拉一個陪葬的,那劉揚無疑就是最好的對象了,她覺得是他害死了她。

這個劉揚死前也穿了件紅衣服,死後自然是化作厲鬼,否則就憑他一個小鬼又怎能攔住扶搖的去路?等他收拾兩隻鬼,時間已經很晚了。

扶搖匆匆趕回秦夢蝶家裏,他現在急需秦天正和張素雲的幫忙,沒有人在外面用鮮血爲秦夢蝶打開陰陽兩界的通道,她是絕對出不來的。

他不是白虎城的鬼王,即便自己可以隨意出入陰陽兩界,卻沒有陸仟那個本事帶着一個大活人自由進出,他必須要藉助那塊發光的頭骨。

回到家裏,他把發光的頭骨交給秦天正,讓他像上次一樣在外面等他的消息,聽到聲音就滴血打開通道,同時這一次他還把左手也一起帶上來,只留下黑仔在外面。

黑仔也很想跟着去,可是外面也需要他,若是陸仟趁機朝秦天正和張素雲下手,它是唯一一個可以及時給扶搖傳遞消息的,這就是它必須留在外面的原因。

扶搖通過那塊頭骨打開了陰陽兩界的通道,來到白虎城中,因爲印記的關係,他很快就能定位到秦夢蝶的位置,同時也發現自己的右手在她身邊。

她的位置雖然是在白虎城,卻不是在白虎宮裏,這讓扶搖暗自鬆了口氣,想必是右手及時出現救了她吧,也算他們聰明,知道去找小島上尋求鎮魂碑的庇護。

帶着左手飛快的往小島趕來,還沒走近便看到還守在湖邊的鬼王陸仟,他脫下了披風,似乎又要用這法寶來對付秦夢蝶和那隻右手。

扶搖來的目的不僅是救人,還要把那右手也帶出去,自然要將這鬼王給收拾掉,所以他既沒躲也沒藏,光明正大的挑釁起了陸仟。

陸仟看到他還微微一愣,沒想到他居然來的這麼快,本是想將他攔在天亮之後的,現在看來這一戰是無法避免了,可自己的勝算不大啊。

一來是扶搖幻化了人形,實力大增,二來則是他不但有一隻現成的右手在此,還帶了一隻左手過來,以前他帶一隻手的時候彼此之間就不分伯仲,那這次……

陸仟有點想打退堂鼓了,可惜他無處可退,扶搖來這裏就是對右手志在必得,而他的任務卻是阻止他將右手帶出鬼城,收回自己的身體。

秦夢蝶看到扶搖來了,欣喜的站在鎮魂碑上朝他揮着爪子:“你總算來了,我在這裏,你快點把他收拾了吧,我要回家睡覺,困死了。”

她對他的要求那麼難,理由卻如此簡單,只是因爲困了要回家睡覺而已,這女人到底還有沒有腦子啊?扶搖突然很不想救她了,費事兒。

可他和陸仟一樣,壓根就由不得他選擇,他必須救這個女人,以後要她幫忙的地方還多着呢,可不能因爲任性而壞了大事。

他溫和的笑笑:“你放心在鎮魂碑上呆着吧,我很快就會如你所願的,而且我向你保證,這是你最後一次來白虎城,以後都不用再來。”

秦夢蝶無所謂的擺擺手,打着呵欠道:“以後怎麼樣我不管,總之現在我想要回家去了,你趕緊的吧,英雄救美也是要講效率的。”

英雄救美?扶搖一愣,他是英雄麼?就算他勉強是,可哪裏來的美女讓他救?總不可能是眼前這一位吧?如果是這樣,他寧願不做英雄!

陸仟可沒這麼多閒工夫聽他們在這裏聊着無聊的話題,趁扶搖不注意二話不說就出手了,可扶搖雖然沒有注意,這不是還有兩隻手在麼?

在他出手的時候那兩隻手也立刻襲了過去,戰爭一觸即發,扶搖也不怠慢,緊隨着兩隻手而上,與其一起對付陸仟,算是以三敵一了,那力量自然不容小覷,也難怪連陸仟都想要退縮。

秦夢蝶打着呵欠蹲在鎮魂碑上想要看看這場大戰,奈何由於陸仟那披風的緣故,四周飛沙走石,狂風更是吹得人的眼睛都睜不開,她哪裏還能看什麼打鬥啊。

“扶搖,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滄元圖 陸仟一邊打一邊問道,“難道就是她麼?你逆天行事絕不會有好結果的,趕緊收手好好去地府投胎吧。”

扶搖冷哼:“我的事還輪不到你管,也許我是可以投胎,但你今晚卻要死在自己的城池之中,魂飛魄散連轉世輪迴的機會都沒有,你確定要爲了他做出這麼大的犧牲麼?據我所知,他並沒有給你什麼好處。”

陸仟回道:“是,我什麼好處都沒得到,可那是我的職責所在,但她又給了你什麼好處呢?你現在做的這一切難道不是自作多情麼?這樣又有什麼意思?不如聽我一句勸,放手吧,不要再執迷不悟了。”

扶搖已經不想在繼續這個話題了,厲喝一聲:“要打就打,哪來這麼多廢話,跟個娘們兒似得,虧你當初還是個威風凜凜的大將軍!”

“扶搖,你收手吧!”陸仟還在勸扶搖,“一切早已成了定數,你這樣做是毫無意義的,現在是什麼時代你也不是不知道。”

扶搖毫不領情,也毫不留情,對陸仟步步緊逼:“知道又如何,我想做的事,從來就沒有誰能阻擋得了,你就不要在這白費脣舌了!”

陸仟倒是還想繼續勸他,奈何扶搖像是發怒了似得,出手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狠辣,再加上那兩隻手在一旁協助,他背腹受敵無力再分心。

秦夢蝶揉着眼睛,卻依舊看不清湖邊的情況,最後乾脆死心不去看了,低頭再次研究起了那塊鎮魂碑,她想要是這東西能小點,讓她隨身攜帶該多好啊。

這石頭的威力這麼大,不但連陸仟都害怕,而且法寶也用不上,那以後再遇到什麼屍王鬼王之類的厲害鬼怪,她拿來保命還是可以的吧?

鎮魂碑依舊是帶着一絲溫暖,她這裏摸摸,那裏碰碰,希望能找到機關什麼之類的把它變小,可她機會將那麼大一塊石碑摸了個遍,最終它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她失望了,抱了那麼大的希望,還付出了這麼多時間,可什麼都沒有得到,就不能稍微給她點反應,讓她未來的路更好走一點麼?她不想每次遇到危險,都讓扶搖出手相救,顯得她那麼沒用。

扶搖一邊跟陸仟打鬥,一邊還抽空去瞄一眼秦夢蝶,見她圍着那塊石頭轉悠不禁暗覺好笑,難道她以爲憑着她的一己之力還能找出石碑上的祕密不成?她真是太自不量力了!

左手和右手沒這心思去看秦夢蝶的情況,他們很負責的在對付着陸仟,這次的真的把陸仟打的鼻青臉腫,連那披風都救不了他了。

陸仟厲聲質問道:“扶搖,你當真要趕盡殺絕嗎?我自認爲並沒有做錯什麼!”

扶搖冷笑:“不,你錯了,你最大的錯就在於不該來這個地方,你要是安心的去投胎,現在也不會這樣了,雖然說做人很難,但總好過你上千年守在這裏,你本不是有野心之人,在這裏對你沒有任何好處。”

陸仟厲喝:“那你是一定要逆天行事了?”

扶搖毫不猶豫的回道:“你不是早就已經看到了麼?難道張憲的下場還足以表明我的決心麼?而你,將會是第二個張憲。”

陸仟怒火中燒:“你真是無藥可救!”

扶搖大笑:“你又能比我好到哪裏去?連自我都沒有,生前在聽命行事也就算了,連死後都依舊爲別人賣命,這樣的生與死又有何意?”

陸仟面如死灰:“像你這種眼裏心裏都只有自身利益的人,其中的意義你是永遠都不會明白的,真不知上天爲何要給你那麼多的優勢。”

扶搖不屑的冷哼:“這個問題,你不需要知道,因爲上天的眼裏從來就沒有你,對上天而言,每個普通人都只是一隻小小的螻蟻罷了。”

陸仟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問道:“普通人?難道你就不是麼?”

扶搖沒有回答,只是笑道:“陸仟,一路走好,永別了,多謝你守護了我的右手一千多年,讓它實力大增,而我得以提前幻化出人形。”

伴着他的話音落下,陸仟重重的摔了出去,手裏的披風也被撕裂成好幾塊,再也呼喚不出龍捲風,周圍的狂風也在減弱,沙石跌落在地。

此時秦夢蝶才勉強可以看到扶搖這邊的情況,他頎長的身形臨風而立,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陸仟,那兩隻手立在他左右的虛空之中,就像兩個最忠實的守衛。

終於結束麼?在鬼城的每一分一秒都過的如此煎熬,她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進來多久了,可她卻突然想起了時間禁制,連忙朝扶搖揮手。 她大聲叫喊着:“喂,扶搖,我們還有多少時間啊,能趕在天亮之前出去嗎?我可不要死在這裏啊,我還有老爸老媽等着我去贍養的。”

扶搖沒有回答她,只是看着陸仟低聲道:“我本不想與你爲敵,奈何道不同不相爲謀,我們不過是各爲其主,你不要怪我,安心走吧。”

陸仟的身體慢慢變得透明:“你不會得逞的,目前你也不過是得到了一半的身體而已,還有一半身體由比我厲害的人在看着,你永遠也別想得到,連自己的身體都找不全,我看你還能掀起什麼大波浪來。”

扶搖輕笑:“這個就不牢你費心了,我已經等了一千多年,不會毫無計劃的,只可惜你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了,而且你連胎都投不了。”

隨着他話音的落下,陸仟的雙腿已經透明的幾乎看不出來了,秦夢蝶遠遠看着,就見一襲黑衣的陸仟變成白色,而且還只有上半截身子。

記得上次在青龍城裏,張憲死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難道是因爲他們一個是屍王,一個是鬼王麼?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原因?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陸仟再也不能殺她。

陸仟的身體很快就消失不見,破碎的魂魄與天地萬物同在,這樣的他自然是無法墮入輪迴的,其實在他受命守護這隻手的時候就該想到這種結果了。

真正的扶搖並不是他那點力量就能對付,現在也只能寄希望於後面的幾位守護者,想必他們力量那樣強,應該不會讓扶搖的詭計得逞吧。

這場戰鬥比扶搖預計的還要輕鬆的多,而原因只有一個,他的身體已經找回了一半,隨着身體的各部位的迴歸他的力量只會越來越強大。

徹底解決了陸仟,他這才飛身而起,帶着兩隻手回到了小島上,低頭俯視着坐在鎮魂碑上的秦夢蝶,嘴角還噙着一抹笑意,看着很邪魅。

秦夢蝶擡眼看着他,問道:“你們打完了吧?他現在是死了麼?”

扶搖習慣性的輕笑:“你不是都已經看到了麼?他不是死了,而是已經不復存在了,以後陰陽兩界都不會再有他,你可以放心了。”

秦夢蝶哼哼兩聲:“我哪有什麼好不放心的,得罪他的是你又不是我。對了,這塊鎮魂碑真的好厲害,我們能不能把它帶回陽間去呢?”

扶搖蹲下去,伸手撫摸着上面的圖紋:“它當然厲害了,若是它不夠厲害,又怎麼能守護住我身體的各個部分呢?不過你想要把它帶回去那是不可能的,而且順便提醒一句,你要再不走的話天可就要亮了。”

“啊?這麼快。”秦夢蝶大驚失色,伸手就去抓那隻右手,“那什麼,既然這樣就趕緊離開這吧,鎮魂碑本來就不是我的,不要也罷。”

然而還沒等她的手碰到那隻右手,她的身子已經飛了起來,而整個人卻是在扶搖的懷裏,被他緊緊抱着,那感覺自是比被一隻手拉着好。

扶搖有些霸道的說道:“既然有我在,那你還需要其他的麼?”

秦夢蝶撇撇嘴,咯咯笑起來:“什麼叫其他的啊?那不也是你自己的手麼?我怎麼感覺突然聞到了一股子酸味呢?你不會是吃醋了吧?”

扶搖哼唧兩聲:“誰說的?你自己都說那是我自己的手,那我還有必要吃醋麼?我看你是傻了吧?你爸媽那麼聰明,怎麼你就這麼笨?”

秦夢蝶不服氣的反駁:“你才笨呢?你全家都笨,你沒吃醋就是腦子有問題,否則幹嘛要說出那種話來呢?你剛剛是不是傷到腦袋了?”

扶搖懶得搭理她,再被她這麼胡說八道,他都要被繞進去了,覺得自己是真的吃醋,那怎麼可能呢?他只是在利用她,又不是真喜歡她。

秦夢蝶依偎在扶搖是懷裏,想了想終於伸手攬着他的脖子,頭枕着他的胸膛,雖然沒有心跳也沒溫度,可感覺很美好,她喜歡這種感覺。

她擡眸看着扶搖的臉,他可真好看,要不是因爲他是鬼,她肯定會很不要臉的貼上去,奮力的倒追他,俗話說的好,女追男只隔重紗嘛。

扶搖低頭看了她一眼,正好對上她的眼睛,那漆黑的眸子裏散發着耀眼的光芒,璀璨如夜空下的星星,配着那張巴掌大的小臉也挺好看。

他怎麼從來都沒發現,其實她長的還不錯,只要身材再瘦點,拉到皇宮後院裏也不比那些塗脂抹粉的女人難看,換做是他就更喜歡這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