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翻發泄之後,小參娃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大口的喘這氣,徹底的放棄了逃跑和報復的念頭.

“要清蒸要生吃,隨你們便吧~~~~”

“誰要吃你了???我們是有事要找你幫忙…..”楊浩笑眯眯的說到.

“有你們這麼求人幫忙的嘛??這和綁架有什麼區別??對了,這個鐲子到底是什麼呀??爲什麼我法力全都消失了?”小參娃還在用力的撕扯着手腳上的鐲子,可惜那鐲子韌性超強,無論怎麼扯也扯不爛,怎麼拽也拽不下來..氣的參娃滿臉通紅.

“你就別費力氣了,莫說是你,就是大羅金仙中了這降魔鎖,都不一定能脫開.我實話告訴你,這降魔鎖就是當年哪吒腦海時,抽的那一條龍筋加以鍛鍊而成,專門用來對付修煉高人的,你就老實的呆着吧…”虎頭把實情說了出來,參娃也明白,神界有捆仙繩,地府有降魔鎖.這兩樣東西是這天底下對難纏的法寶,如今自己中了圈套,那就走一步算一步了吧,就算人家要吃了自己,也是沒辦法的事了.參娃像是忽然看開了一般,神色安定了下來..

紫淚拿了一些吃的喝的端到了參娃的面前,像讓他吃一些…可這參娃理都不理的說到. “離我遠點,狐狸精…我今天落到你們這羣妖怪手裏,我認了,要殺要刮隨便你們,想把我當豬養肥了在殺??休想…..”紫淚被他這一翻話說的是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

“甭理它,把它好好的曬幾天,它自然就知道好賴了….”楊浩對着紫淚說了一句話後,看了看那個小參娃,一撇嘴,跟着虎頭還有黑牛吃東西去了…

紫淚一看,參娃不喜歡自己,那就別不識趣了..拉這凱瑞兩個人出去散心去了,只有雲雪一個人照看這小參娃,而參娃似乎只對雲雪沒有防備之心,可能是因爲只有雲雪沒有傷害過自己,而且是個 ‘人’的緣故吧…

就這樣,好幾天過去了,參娃有些呆不住了.雖然它是有大修行的人蔘之王,可是骨子裏卻還是個孩子,哪個孩子不愛跑跳??於是,在大夥不在身邊的時候,他就和雲雪兩個人打打鬧鬧,有說有笑起來.

“好了好了,參娃,姐姐跑不動了…這樣吧,你乖乖的坐這..姐姐給你講故事聽好不好?”小參娃一見雲雪說有故事講,立刻變的安靜下來,露出一臉的期待…隨後,雲雪把楊浩從當警察開始經歷的一切,和小參娃講了出來…聽的小參娃一會是心驚膽戰,一會是無邊憤慨,最後聽到楊浩被邪龍所殺,心裏涌出了一股子悲傷…接下來雲雪又把楊浩是怎麼中了神龍血,又是怎麼殺掉了邪龍的實情和盤脫出,聽的小參娃連連叫好.

“姐姐,這個故事太精彩了…比我聽過的任何一個故事都好…你真厲害,能編出這麼好聽的故事…”小參娃意猶未盡的想這自己剛纔聽到的故事.情緒視乎還沒有冷卻下來.

“參娃,如果姐姐告訴你,這一切都是真的..你會相信嘛??”

“什麼??是真的??那這個人是誰阿??/”

“參娃,姐姐不瞞你,這個人就是用計捉你回來的那個人….”

“是那個鬼魂????”小參娃的洞察力還是十分的了得.

雲雪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其實我們這次來長白山,就是爲了找你,看看你有沒有辦法能讓楊浩哥哥從新復活爲人….”

“哦….是這樣阿~~~~”小參娃一下子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它緩緩的坐到了一邊,沉默不語,無論雲雪怎麼呼喚他,他也不再做聲了.

“雲雪,我們回來了~~~~你看,我們抓到了2只野兔還有一隻鹿呢…晚上可以大吃一頓了….”楊浩魂未到聲音先到…雲雪還沒說話,小參娃一下子跳了起來,跑到了楊浩身邊.

“哥哥…你下來,我看看你~~~~~”楊浩看見突然跑過來的小參娃,有點納悶,不過他還是從半空中落了下來.小參娃用手摸這楊浩的魂魄,過了一會之後,他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 然後他忽然笑着跑到了虎頭的身邊..

“大老虎~~~你說過要請我吃巧克力的,你說的話還算不算話???”虎頭看這小參娃天真的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於是從口袋裏拿出了那一快剝好的巧克力,交給了參娃.

“哎呀…真好吃~~~嘿嘿~~真甜….”小參娃又跑回到雲雪的身邊舉着那咬剩下的半快巧克力,要給雲雪吃. 雲雪不知道他要幹什麼,但又不得不接,所有人都迷茫的看這小參娃,都在猜想它這突變的態度是怎麼一回事情.

“哥哥,你的故事我都聽說了….很感人…雲雪姐姐也沒有撒謊,你身上真的有神龍精血.可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你重新復活….”楊浩一聽,原來是這麼回事,難怪小參娃一下子該了態度一口一個哥哥的叫他.於是他走到了小參娃的身邊安慰道: “沒關係,幫不上忙哥哥也不會怪你,虎頭,把它的降魔鎖去了吧..”

“楊兄弟~~~這……”虎頭猶豫了一下.

“這什麼這??你沒聽到他說沒辦法嘛??你還綁着它幹什麼??收了…”虎頭點了點頭,擡手一揮,降魔鎖就回到了虎頭的手中.

“哥哥,我雖然活的比你久很多,但是經歷的事情還沒有你一半精彩.你是個好人,如果能幫到你,我也不枉做一回參王了”說完,小參娃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出了凱瑞帶來的軍用匕首,交給了旁邊的虎頭.意思很明顯,它要用它自己的命,來挽救楊浩,使他復活.虎頭當時就楞在了原地,想想這個參娃,從一見面到如今.沒有任何讓人討厭的地方,而且一直都是那麼天真.如今,就爲了楊浩個人的經歷,就要放棄自己的生命和千年的修行.試想,誰能做的到??誰又能下的去手??

“你這是要幹什麼??哥哥沒說要吃你阿~~~快收起來快~~~”楊浩給虎頭遞了個眼色,虎頭剛要收回匕首,就見小參娃以奇怪的身法向後閃了開來..

“哥哥,只有這樣你纔能有重生的希望,你是個好人…參娃不會不管你的.以後你要記得我阿~~~”小參娃說完,不待任何人有反應,擡起匕首朝着自己的死門紮了下去….. “不~~~~~”楊浩大喊了出來,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殺死參娃讓自己重生,但現在小參娃爲了自己眼看就要死了,楊浩從內心深處責問自己,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我來長白山到底是對了?還是錯了?? 就在千鈞一髮之時,參娃手上的匕首不知道被哪來的一股力量給震飛了,山洞裏忽然綠光大顯,虎頭身上的那一塊化蛇鱗片發出幽幽的綠光.

“蛟龍….?”所有的人不約而同的叫出了它的名字.

“叔叔…”小參娃一臉迷惑的抱着蛟龍的龍爪.

“恩…你能看破生死成就大義,這非常好,,,如果不是楊浩,恐怕再過1000年你也未必能看破這一關….”

“叔叔,那個哥哥怎麼辦阿…..”

“呵呵….很簡單…你隨便在身上拿下點什麼,給他就行了~~~沒必要自斃.叔叔把你的一切告訴他,只是爲了讓你儘早的看透生死,別怪叔叔出賣你阿…”蛟龍摸了摸它的小腦袋,其實參娃在千年前就認識還未成龍的化蛇了.因爲化蛇比參娃的修行還要長一些,所以參娃一直以叔叔稱呼他.化蛇和參娃呆的日子久了,自然就摸清了參娃的喜好.知道他愛釣魚..爲了釣魚能忘記一切的毛病.所以就把這個致命的弱點告訴了楊浩.之後纔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阿??叔叔 就這麼簡單???他需要一個肉身阿…:”參娃不解的說到.

“呵呵….你只要把你身上不關緊要的地方隨便拿下來幾樣就可以…這位哥哥只需要你的靈性.”參娃聽蛟龍這麼一說,心裏就明白了事情的關鍵所在,於是,參娃拖下了身上的小肚兜…又在自己的頭髮上胡亂的抓了幾把之後,把它們交到了楊浩的手中.

這肚兜和頭髮絲在參娃的手上毫無變化,可是一到了楊浩手上,就變成了大大小小的5跟人蔘.

“叔叔 這樣就行了嗎???”

“恩 行了~~~接下來咱們看着就可以了…..楊浩,你準備好了沒有??”楊浩看了看地面上的參,在看看蛟龍和參娃.緩緩的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山洞裏忽然起了風.這股風在衆人之間告訴旋轉起來,轉到最快的時候,旋轉的風一下子變成了漩渦狀的金光…….

“二哥~~~”虎頭還沒等敖天現身,就感覺到了那股讓他非常熟悉的氣息,虎頭話音剛落,一個身着紫衣,手拿白扇的人出現在大家面前..

“呵呵…各位,好久不見阿~~~~”紫淚和雲雪兩個人眼睛瞪的大大的,她們第一次見到正統的神龍化身在自己面前,心裏不免有些緊張.

“你是…敖天熬大哥???”楊浩瓢忽忽的飛到了敖天跟前仔細打量着.

“恩….楊兄弟,我此次就是爲你重塑肉身而來,順便帶他走…”敖天用手指了指站在蛟龍身邊的小參娃..又看了看站在他身邊的蛟龍..

“你是那條化蛇?????”

“稟敖天尊使,正是在下….”

“呵呵…你渡天審之時,連我也是看的膽戰心驚阿,不過恭喜你,終於突破了極限..蛟龍聽旨….”敖天對着蛟龍鼓勵了兩句之後,忽然臉色一變,一本正經的說到..

“臣在….”

“吾奉玉皇大帝旨意,命長白蛟龍即日起奔赴南海,恪守一方.卿務必竭盡全力,忠心盡職,保一方黎明百姓.風調雨順…500年後,卿即可飛身天庭,修成正果…”

“臣一定不負衆望….”蛟龍聽了敖天帶來的聖旨之後,心情大好.上天終於認識到了它的存在,而且還被安排到南海爲臣.它心裏怎能不高興呢?大多數的修煉人士恐怕都是這個目的吧.

“喂…楊浩,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大戰日本邪龍的敖天??”

“是阿~~就是他…”

“真看不出來阿,這麼一個英俊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凱瑞一臉茫然的看着敖天,在她的印象裏,只有身形彪悍的那種人纔會擁有恐怖的力量,可眼前的敖天,一副文弱書生樣.怎麼看也和大戰邪龍的那條神龍聯繫不上.

“這你就不知道了,他可是我們中國傳說中的,五爪神龍.乃是龍中至尊,擁有回毀天滅地的力量….”楊浩追加了一句解釋.

“楊浩~~~你屢戰邪靈惡魔,與天地皆有恩情和大義.玉帝網開一面,準你再生爲人.”

“多謝…..”楊浩說完了抱拳一笑.

“好了,別人的話我已經傳達了,下面是我要說的話.蛟龍,你此去南海並不是那麼簡單,境外水族大舉入侵南海,境內龍族內鬥不斷.你此去,要平定內亂,外抗劣族.一切要小心行事,這個是玉帝的委任狀.你現在已經是南海之主,羣龍之首了..等你平定禍亂之後,你將會正式被列入神龍家族.”

“多謝敖天尊使的栽培…”

“呵呵…對了 楊浩,你此番重生可有什麼要求和想法???”敖天轉過頭來,笑呵呵的看着楊浩.

“我??想法嘛..只有一個.那就是沒肉身的日子,是真TMD痛苦.其它的到無所謂,要求嘛..和我以前的肉身一樣就成…..”

“此番再生你要珍惜,因爲這是你第二次重生了.如果再死,那麼誰也沒有能力也沒有藉口讓你繼續留在人間了.你可明白???”

“恩~~~我知道….”楊浩點了點頭.

“如此最好,你生前的修爲無法帶進新肉身.但是你的新肉身是以千年人蔘做根基,靈氣要比普通人的肉身高出很多倍,在加上你身上有我的血.只要你肯努力,就算要超越之前的修爲也是易如反掌,你現在準備好了嘛???如果可以,我現在就開始給你塑造肉身了….”

“有勞了….”楊浩說完緩緩的落到了地面,閉着雙眼,內心無比的激動.終於等到這一天了,終於能回家了..終於能抱一抱我的……….

敖天見楊浩準備妥當之後,開始施法,一道金光射進了楊浩的魂魄,隨後,楊浩的魂魄發出一股青氣灌入到地上的那5根人蔘之中.在衆人驚愕的同時,這無根人蔘按照楊浩魂魄的樣子,緩緩的變大,漸漸的長出了軀幹,手,腳,最後是頭…

“一模一樣阿~~~”雲雪看到楊浩的新肉身之後一臉的讚許..其它人也在小聲的嘀咕着..

忽然,敖天手中的金光一下子變的比方纔粗了2倍,楊浩的魂魄似乎受到了強大的震盪之後,一滴粉紅色的血慢慢的凝結瓢出了體外.

“楊浩,進到肉身裏面去~~~”隨着敖天的話,楊浩的魂魄緩緩的落到了新的肉身裏,與此同時,那一滴神龍血正好滴在了楊浩的眉心處.本來還有排斥現象的魂魄,一下子就進到了新肉身裏,回覆了平靜.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所有的人緊盯着楊浩的新肉身,連雲雪也像忘記了害羞一般盯這楊浩身體的變化.

“咕咚~~~咕咚咕咚…”楊浩的心跳聲響了起來,大家一臉的興奮,隨着凌亂的心跳逐漸平穩之後,楊浩終於睜開了眼睛.

“阿浩~~~”

“楊兄弟….”虎頭和雲雪兩個人一起衝了過來,楊浩坐起了身來,看看自己的手,看看自己的腳,淡淡的黃色完美無瑕.

兩個人把楊浩扶起來之後,一個奇怪的現象發生了…

“砰~~~”楊浩剛站起來,想走兩步,結果步子剛邁出去就摔了個仰面朝天.

“哎呀~~~摔死我了,這是怎麼回事????我站都站不穩??”

“呵呵…楊浩,這副肉身可不是常人的肉身,自身的靈氣太強,干擾了地面對你的重力影響,你慢慢習慣就好了~~~”

“是嗎??”楊浩又站了起來,什麼叫重力影響??楊浩輕輕的一跳,就如同鑽天猴一般一下子跳起了5米多高.

“阿浩你沒事吧~~~”

“沒事~~~”

“太好了~~~太好了…”雲雪一下子撲到了楊浩的懷中,眼睛裏的淚水涌了出來.

“終於抱到了…我終於能像正常人一樣了…”楊浩心裏充滿了感激的看這熬天..

“參娃,來~~~~”敖天衝着小參娃一招手,參娃就跑了過來.

“各位,我的任務已經完成,我會把參娃送老老君那裏繼續修煉,你們放心吧..好了 我走了..”敖天衝着所有人揮了揮手之後,抱着光PP的小參娃化成了一道金光消失再衆人面前……….. 楊浩再經歷了這一連串的厄運之後,總算有一件好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了,也可以說是因禍得福.現在的這副肉身,比之前的身體要強上許多.雖然楊浩的能力都已經喪失了,但是他的身體敏感度比之前強了很多.眼睛雖然看不見,但是身體能感覺的到,由於千年人蔘的靈氣影響,此時楊浩的周身就像被一個充了氣的氣球包裹着,而且重力對他的影響似乎微不足道.重生以後的他,連站都站不穩,稍微一個不留神,自己瞬間走逛蕩出去6-7步.走路時腳稍微一用力,整個人就騰空而起.看來他想像正常人一樣不被看出破綻的行走,還需要一段時間的適應和練習.

“死一邊去~~哎呀~~~~”楊浩聽後稍微一個激動,身體輕輕前傾了一下,整個身子就飛了出去,跌倒在洞口處.雲雪和紫淚連忙上來把他攙扶起來,但看到楊浩那被摔的狼狽樣都忍不住笑..

“這次長白之行真的是沒白來,大開眼界阿….一些見過的,沒見過的,聽過的沒聽過的,全都碰到了..”黑牛看着重生後的楊浩在一旁發着感概.

“行了~~黑牛,這次長白之行也多虧了有你在.我實心實意的想和你交個朋友,不過黑牛,我希望你把這一些都隱藏在心裏,對誰也不要說..不然只有壞處沒好處.”楊浩雙手抱這雲雪和紫淚的腰,再也不敢動彈了,但是眼睛裏缺流露着真情的對着黑牛說了一句.其實,黑牛作爲一個凡人來講,已經很不凡了.頭一次見面就把楊浩一行人當成知己,以身犯險帶着衆人進了原始森林.之後面對山魈也是從容不迫,協助楊浩擊斃了亦邪道人,進了山洞開始,日常生活所需的食物,水果全都是黑牛一人承擔的.這樣實在的人,現在已經不多了.

“嘿嘿~~我黑牛能有你們這樣一羣朋友,也不枉此生了~~~”黑牛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阿浩,我看咱們儘早趕回去吧,你師父也不知道怎麼樣了,還有..你好久沒回家看看了,楊叔叔和楊嬸肯定要着急的…”雲雪的話提醒了楊浩,這讓他心裏涌出了無比的期待.期待與師父見面,期待老爸老媽的家長裏短.

“恩…這個我知道…對了 紫淚,你呢??有什麼打算??”楊浩轉過頭來看着紫淚,一臉擔憂的問了一句.

“對阿~~紫淚,你是怎麼打算的??疾風兄已經羽化飛昇了.雖然我明白你們兩個的感情,但是疾風不會再回來了,你也要爲自己的將來想想阿….”虎頭跟着問道.

“我~~~我不知道….”紫淚一臉的茫然…

“不如你跟我們一塊走吧~~讓你一個人呆在這大森林裏,實在是讓我們放心不下,再說了,這森林裏連個人都見不到,時間長了.你肯定會寂寞…你看….”

“是阿,紫淚姐姐,阿浩說的沒錯,你跟我們一快走吧.”紫淚聽了雲雪的話之後,也有點心動了,是阿,自己已經受了千年的寂寞,千年的怨恨,難道還要繼續下去嗎?但是她好像還有什麼東西放不下,又好像再等待某個人的承諾一般猶豫着.

“這恐怕有些不方便,我一去,就又多了一個人,你怎麼安置??再說我還有兩個丫鬟,我總不能把她們扔在着吧???”紫淚說出了心中的顧慮..

“我當是什麼事呢,就算你不去,我也打算自己買房子了…和父母擠再一塊實在是不方便,你就放心的跟我們走吧,大不了買個大點的房子就是了,況且你看我現在這副德行,也離不開你呀…”楊浩說完,用抱着紫淚的那隻手,掐了掐她的腰.

紫淚隨後看了楊浩一眼,竟然臉紅了~~隨後避開了楊浩的目光.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阿~~~嘿嘿~~走…開路開路~~”楊浩見紫淚不言語就很是囂張的抱着倆個美女準備往外走.

“看我這幅德行,也離不開你呀~~~真不要臉….”虎頭衝着楊浩嘟囔了一句之後,拉起黑牛朝着洞外跑去.這一句話讓紫淚的臉更紅了..

“姐姐…”雲雪遞給了紫淚一個眼神之後,這兩個女人竟同時鬆開了手,笑着跑了出去. 紫淚的兩個丫鬟此時正巧走到楊浩身邊,看了看楊浩捂着嘴跟着主人跑了出去.

“你們~~~喂~~太不講究了~~凱瑞~~”楊浩用可憐的眼神把希望放在了凱瑞的身上..

“哦??你再叫我嗎??我是想幫你,不過中國有一句話叫做男女授受不親,要是讓你師父知道你抱過我,他還不收拾你??”凱瑞說完用手扶了一下自己長髮,頭一甩挺胸擡頭的走了出去.

“我就抱你一下,師父爲什麼要收拾我?莫名其妙..嘿~你們怎麼都走了? ~~~我恨你們……”一行人走出洞外之後,就聽到幽幽的怨罵聲和一連竄的慘叫聲..最後還是虎頭大發善心的回頭去扶起了楊浩….

“看吧~~~女人不可靠,關鍵時刻還得靠兄弟….”

“滾…你的帳以後再和你算,這兩個臭丫頭給我等着,我決饒不了她們…..”虎頭看了看楊浩聳了聳肩,一臉無奈的攙着楊浩向來時的路往回走這..就這樣一行人有說有笑的回到了長白機場,與黑牛告別之後,過了2個多小時,楊浩他們終於回到了一別多時的DL市.

“師父~~~~徒弟給您請安了~~~~”

“阿浩????快~~快過來讓我瞧瞧….”楊浩一下飛機就來到了一陽叔的家中.此時師父看到自己的徒弟好模好樣的站在了面前,不由得一翻激動…..

“師弟~~~你可回來了~~~~”

“我看看~~不錯不錯~~比之前的身體還強…”宇燈和宇卓此時早以痊癒,見楊浩歸來也是一臉興奮的圍了過來問東問西.

“阿浩,你這身子當真是用千年人蔘所造?”

“是阿~~師父,這次真是不虛此行阿…您聽我慢慢跟您說..”,楊浩把此次去長白山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大戰山魈,擊殺亦邪,見證化蛇成龍,智補千年人蔘娃.一直到最後的敖天現身,爲楊浩重塑肉身.這一切的一切,讓宇燈和宇卓聽的連連驚訝,就是一陽叔本人也是時而一臉緊張,時而開懷大笑…

“師父,你怎麼樣了~~~”

“我還是老樣子,除了不能練功之外,其它的到沒什麼.”

“師父,徒弟這回給您帶了一份禮物….”

“什麼禮物??”不僅一陽叔是一臉的好奇,連虎頭,雲雪他們也是一臉奇怪的看着楊浩, “這小子什麼時候準備的禮物??我們怎麼不知道”看着這一羣人的表情,楊浩得意的從身上拿出1根人蔘…

“師父,這是參娃爲我築肉身時,我悄悄的和他多要了一根.師父這段時間被屍蟲拖累,功力肯定有損…這千年人蔘希望能讓師父回覆一些精氣吧….”

“呵呵…阿浩,你有心了,爲師這點傷還用不上這麼珍貴的東西”

“師父,咋這麼見外呢?反正我要也要來了~~您就笑納吧….”一陽叔點了點頭, 宇卓帶師父收下了這根泛着金光的人蔘,兩位師兄搶來搶去,喜歡的不得了.

“阿浩,這次你回來,還沒去看看父母吧????這樣,你休息一陣子,回頭再來看我吧,正好師父還有一件更大的事要和你們商量…”師父的臉色似乎有些難看,好像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說完後看了凱瑞一眼.凱瑞頓時有了不詳的預感..

“什麼事??師父,不妨說出來….”

“這件事不是一時半會就能解決的,所以你也不用急於知道,先去放鬆幾天吧….”

“那好吧…師父那我們就…哎呀…”楊浩剛想告辭,一起身,又飛起了老高,還要身邊人多,7手8腳的才把他安穩的按在了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你身上的氣好強阿….”一陽叔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是阿,不瞞師父,敖天說我這肉身靈氣太強,有些脫離地心重力..所以我還不太習慣,老實摔跤,站都站不穩…..”

“哦 是這樣阿~~宇卓,去把爲師的八卦游龍步拿過來…”宇卓停止了和宇燈的打鬧轉身去屋裏拿出了一本書.

“阿浩,這八卦游龍步,正巧是精滿全身後的混元態時所修的步法.你現在的狀態,與先天混元的狀態差不多,正好可以修一修此步法.能讓你身捷似豹,體輕如燕.回去好好練習吧…”楊浩邊聽着師父的話,邊接過了八卦游龍步.心有疑惑的問道….

“師父,之前你怎麼不給我阿????”

“你這個臭小子,爲師不給你,自然有不給你的道理,這八卦游龍步,對身體和內氣的要求很高,普通人練了也沒用,你兩位師兄到現在都還不夠資格.告訴你,先天混元體就有和你一樣的反重力效果,如果你沒有千年人蔘給你帶來的這種效果,我還真沒打算讓你練….”

“嘿嘿~~~那我就多謝謝師父了…古魯白”楊浩歡喜的接過了這本祕籍,在紫淚和雲雪的攙扶下走出了門去.

“師父,阿浩身邊都是什麼人??好奇怪的感覺阿..似乎都是妖怪….”

“恩….你們倆就不要多問了,這也許就是他的命…陽人陰差的命….”一陽叔看這楊浩的背影緩緩的說道.

出門後,楊浩在着4女一男的伺候下,去商場逛了一圈,買了些新一副,又去理了理頭髮,洗了個澡,途徑路過的地方,招來不少的羨慕和嫉妒.男的羨慕楊浩身邊有這麼多美女圍着他轉來轉去,爭着搶着關心他.女的則妒忌爲什麼楊浩身邊的女人不是自己…下午大概5點多,楊浩和這一羣人換好了一身行頭,容光煥發的回到了家中,楊叔和楊嬸好久沒有看到楊浩了,一見兒子回來滿臉的熱情.不過對楊浩身後的這一羣美女有些費解,除了雲雪他們認識以外,剩下那3個女人都很漂亮,尤其是紫淚,彷彿不是人間之物.無論臉蛋,身段,氣質,修養都是完美無瑕..正當納悶呢,楊浩出來解圍,說是自己的同事,雖然2老並不相信,但也不好再問什麼.

家裏頓時就熱鬧起來,買菜的買菜,做飯的做飯.楊浩跟着老爹的屁股後頭家常裏短的吐着唾沫星,虎頭則幫着裏外的跑腿.一切讓紫淚有了從未感受過的溫馨,晚飯過後已經是10點多,楊浩和虎頭兩個人洗漱之後,一個彷彿是大懶貓見了陽光,另一個也像是是大懶蟲見了軟牀一般到頭便睡.

紫淚和雲雪幫忙收拾完了之後,趟在了牀上,說起了貼己的話…明天該如何??楊浩怎麼去安排這一幫人的生活??又該怎麼面對雲雪和紫淚這一人一妖驚世駭俗的女人???? 次日一早醒來,天已經是大亮,楊浩站在自己家的陽臺上,大口的呼吸着早晨那清新的空氣,面對着逐漸變強的陽光,楊浩伸了個懶腰,身體發出了骨骼的脆響,隨後感覺身體是那麼輕,渾身上下舒展開後是那麼舒服.

“咚咚咚….阿浩,起來了沒有,有你的電話…”客廳裏傳來了老媽的聲音.

“你們倆真夠懶的,趕快洗一洗吃飯了…”雲雪和紫淚兩個人昨天聊到很晚,也不知道爲什麼今天卻起的很早,幫着楊嬸在書房忙裏忙外的準備早餐…

“喂..您好…我們是唐朝房地產開發公司..您今天有時間麼???”

“……”

“好的,我今天上午就過去.”

“是誰呀??????”

“賣房子的,我下午去看看房子……”楊嬸聽了兒子的話,忽然有一些發楞,自己一手養大的兒子如今要出去自立了,這讓她的心裏有一些不捨甚至難過的心情.不過換過來想一想,兒子大了,不可能一直留在身邊,想到着,心似乎放寬了些….

“來…快去洗一洗,吃了早餐再出去吧…..”楊嬸雖然是笑着說出的話,但是楊浩卻看的出來老媽的心情…洗漱完畢之後坐在了餐桌之上.

“媽…我只是出去住,你看我和虎頭兩人,睡一張牀怎麼也睡不下阿..出去住總歸是方便一些,飯還是要回來吃地~~嘿嘿~~離了老媽我還不得餓死阿~~別人做的東西我才吃不下去呢..”楊浩說完,拿起面前的茶葉蛋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虎頭原本就是個見食不要命的主,一看楊浩動了,他也不甘示弱的搶了起來,兩個人你爭我奪的狼吞虎嚥着,雲雪和紫淚在一旁看着熱鬧,只吃了一些煎雞蛋和牛奶.楊嬸看着眼前這一羣孩子,雖然她一口沒吃,但心裏的不悅頓時消減了很多…..

“晚上回來吃飯….”

“知道了媽~~~我走了”吃了早餐之後,一行人走出了家門.虎頭換了一身楊浩的衣服,這才讓他覺得舒服了不少,畢竟黑牛的衣服穿在身上讓他感覺緊繃繃的.雲雪和紫淚兩個人身材相仿也不用多說,雲雪穿着一條白色的裙子,看起來還是清純可愛,紫淚則穿着白色的上衣,一條超短的紅色短褲,一雙高跟鞋.加上絕美的樣貌,足可以傾倒一切..楊浩一出門就打量上了這一對美女,自己也被看的愣神了好一會.

“楊公子,您老發什麼呆呢??是不是被我們倆給迷的神魂顛倒了??”雲雪學這古人的樣子站在前面悠悠的說道.

“你快拉到吧…..”虎頭把楊浩扶上了車,一路開到了樓盤處..這是一個新起的樓盤,座落在市郊的一處山腳下,也不知道設計師爲什麼要選這兒,不過小區倒是設計的相當講究.即有中國的風水在裏面,也不失歐洲建築大氣的風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