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

白小鳳伸出右手,微微一笑:“那好吧,既然是自己人,你就給我一百萬吧。” 「怎麼受的傷?」

蘇雯瀾走向蘇慕玉。

「姐。」蘇慕玉先是聽見蘇雯瀾的聲音,抬頭看向她的時候,笑了起來。「你怎麼在這裡?」

「我去養心殿找你,沒有見到你的人,就想回去了。沒想到半路遇見了你。」蘇雯瀾說道:「剛才的郡王爺是怎麼回事?」

蘇慕玉一跛一跛的走過來,在她的身側停下。

「剛才不小心摔了一跤,腳崴了。郡王爺好心,就把我扶到這裡來了。前面不是養心殿嗎?我不想別人誤會什麼,就讓他先回去。」蘇慕玉說道:「甄郡王啊!咱們小時候還和他一起玩過。你忘記了嗎?」

「甄郡王?就是搬離京城,跟七公主去了秦城的甄郡王?」蘇雯瀾說道:「他怎麼回京了?」

「誰知道呢?我也不知道前朝的事情。」蘇慕玉說道:「雖然我整天跟著皇上,但是盡量都不聽前朝事。」

「我扶你去太醫院上點葯吧!」蘇雯瀾說道。

「謝謝姐姐。」蘇慕玉笑道:「有姐姐陪著真好。」

「嘴巴這麼甜?看來在宮裡學了不少。」蘇雯瀾睨她一眼。「還是說又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敢讓我知道?」

「我哪有?」蘇慕玉眨了眨眼睛。「就是好久沒有看見姐姐,想你了。」

蘇雯瀾先是扶著蘇慕玉去太醫院上藥,上完葯扶她回卧室休息。

「我今天晚上要值夜呢!」蘇慕玉揉著受傷的腿。「這樣下去怎麼伺候皇上?」

「那就直接向林公公告個假。皇上仁厚,不會為難你的。」蘇雯瀾說道:「你要是一跛一跛的伺候皇上,反而容易惹怒他。你不要忘記了。皇上的腿……」

蘇慕玉捂著嘴,搖頭說道:「還是告假吧!我想皇上不會為難我一個受了傷的人。」

「你休息。我去找林公公告假。」蘇雯瀾站起來。

「先別急吧!我們好久沒見了。你就不能陪我說兩句?」蘇慕玉拉住蘇雯瀾。「你說你最近在忙什麼呢?明明我們隔得又不遠,但是卻不常見著。我在養心殿辦差,不能隨便走動。難道你也不能隨便走動嗎?你可是女官。」

「綉織閣的事情七七八八的,十分雜亂。說我有多忙吧,又不見得。說沒有多忙吧,卻抽不開身。先不說這些了。我今天回家了。然後……」蘇雯瀾將蘇雪瑜的事情告訴了蘇慕玉。

「什麼?蔣家的人怎麼可以這樣做?」蘇慕玉氣道:「說到底還是大房在找麻煩。那二姐不會有事吧?」

「她不會有事的。原先大房沒有這麼過份,蔣家那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鬧成這樣,蔣家不敢和我們蘇家撕破臉。只是最近你也要留意一下。我們與嫻妃娘娘是姻親,所以在宮裡互相幫襯是應該的。可是現在我們與蔣家鬧了些不愉快,就不能像以前那樣對嫻妃娘娘無話不說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對吧?」蘇雯瀾問道。

「我明白。在這深宮裡,除了我們姐妹可以無話不說之外,別人都是需要三思而後行的。」蘇慕玉道。

「說不定哪天對我也不用這樣信任。」蘇雯瀾故意逗她。

「胡說。我可以懷疑天下所有人,就是不能懷疑姐姐。」蘇慕玉抱著她撒嬌。

「對了,剛才看見又來了一個陳管事。」蘇雯瀾問道:「這個陳管事還是從龐貴人那裡提上來的?」

「是啊!她泡茶泡得好,皇上就提了她過來。」蘇慕玉說道:「她有什麼問題嗎?」

「你覺得她沒有問題嗎?」蘇雯瀾看著她。「雖然第一次見面,她的表現也中規中矩,看不出什麼問題。可是以我平時看人的經驗來看,這個人有點怪怪的。總之你平時小心些。她不犯你便罷,也不用管她做什麼。要是敢招惹你,也不用對她客氣。在這深宮裡,活著才是最重要的。至於怎麼活下來,根本就不用在意過程。」

「姐姐……」蘇慕玉遲疑。「你知道我第一次看見宮裡死人時有多麼害怕嗎?咱們蘇家雖然也是世家大族,但是從爺爺在世時那時候開始就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可是這深宮裡,前一刻還是姐妹情深,下一刻就拔刀相向。誰也不知道對方的心裡有多少道彎彎繞繞。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離開皇宮之前,我們還能保持初心。」

「你說得沒錯。這裡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蘇雯瀾說道:「可是在必要的時候,也不用那麼善良。在這裡,善良的人是活不長久的。記住姐姐的話。不管你用什麼手段,在遇見危險的時候最先要做的就是活下來。」

「我會記住的。姐姐只管放心。我雖然沒有害人之心,卻沒有犧牲自己成全別人的大度。」蘇慕玉說道。

蘇雯瀾把蘇慕玉安頓好就回綉織閣了。

剛在綉織閣做事,就見伺候嫻妃的宮女走進來,對著她說道:「蘇女官,嫻妃娘娘傳你過去。」

「我把這裡安排好就過去。」蘇雯瀾說道:「麻煩嫻妃娘娘稍等片刻。」

「蘇女官只管安排。」宮女客氣友好。「嫻妃娘娘說了,你們親如姐妹般,這些小事情不用那麼計較。」

蘇雯瀾不用猜也知道嫻妃想做什麼。

想必她已經知道蔣家發生的事情,這次把她叫過去也是想要安撫她,拉攏她的人心。

誰都知道蘇家大小姐代表的意義,那是蘇雪瑜和蘇慕玉比不上的。除了蘇家大小姐在蘇家的地位不一般之外,還因為她在秦驍的心裡不一樣。

現在後宮裡還沒有皇后。嫻妃是妃位最大的那個人。不管處於什麼考慮,確實不應該與她翻臉。更何況蔣家大夫人只能代表大房的目光短淺,不能代表著二房和三房。她不會把對大房的怒氣牽扯到嫻妃的身上。

蘇雯瀾跟著宮女去了嫻妃的宮殿。與嫻妃姐妹情深之後,夜色已經很晚了。

嫻妃派了兩個小太監送蘇雯瀾回綉織閣。

砰咚!

前面的小太監昏倒在地。

「誰?」蘇雯瀾拔出腰間的匕首,戒備地看著四周。

與此同時,一直跟著蘇雯瀾的暗衛突然出現,對蘇雯瀾說道:「大小姐,你先走。這人我來對付。」

「小心些。」蘇雯瀾對暗衛說完,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那兩個小太監是生是死,她已經管不了了。

咻!一道黑影出現在蘇雯瀾的面前。

蘇雯瀾後退,又換了個方向。

那黑影躍過來,揮出拳頭。

蘇雯瀾與對方戰鬥了幾招。

突然,鼻間傳來了異樣的味道。

緊接著腦袋昏沉,身體變得無力。

砰!

她倒了下去。

黑衣人看著面前的蘇雯瀾,將她抱了起來。

蘇雯瀾是被疼醒的。

面前壓著一個人,而那個人正在她的身上作亂。

她的腦袋還不是很清醒。可是疼痛讓她快速恢復思考,並且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她狠狠地咬住那個人的脖子。

「啊!!!」凄慘的叫聲傳了出去。

蘇雯瀾緊緊咬著那個人的脖子沒有鬆口。

她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人想對她不利。

壓著她的那個男人扯著她的頭髮,想用這種方式讓她鬆口。

蘇雯瀾卻咬著對方的脖子不放。

嘴裡出現了血腥味。

對方繼續扯著她的頭髮。

從遠處傳來腳步聲。

「聲音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蘇雯瀾臉色難看。

她好像明白這人想做什麼了。

如果這時候有人衝進來看見了這一幕,不管她有沒有被佔便宜,名聲也徹底地臭了。

特別是今天晚上還有秦驍在這裡。

對方這是想徹底地破壞她和秦驍之間的感情。

到底是誰幹的?

不希望蘇家與秦驍結親的人太多了。

比如說秦驍的父母,還有遠處的秦黎辰,以及那些虎視眈眈的邪惡勢力。

蘇雯瀾聽見腳步聲越來越近,心裡發狠,更加用力地咬下去。

「啊啊啊……」

與此同時,她摸著自己的匕首。

腰間空了。

那把匕首要麼被收走了,要麼丟失在半路上了。

她一陣亂抓,拔掉了頭上的發簪,狠狠地刺進那人的脖子。

撲哧!

一直抓著她頭髮的手臂瞬間沒了力氣。

蘇雯瀾鬆開嘴,推開壓在身上的人。

那是一個穿著士兵服的男人。

發簪直接刺穿他的喉嚨,而旁邊還有她咬下的一個血洞。

蘇雯瀾聽見腳步聲在外面停下來了。

「外面的是誰?」她直接說道。

這個時候躲是躲不掉的,還不如先發制人。

「這是……蘇小姐?」巡邏的正好是秦驍的人。

只要是秦驍的人,沒有不知道蘇雯瀾的。

對方真是好計策。

如果她沒有醒過來,這個士兵真的佔了她的身子,而這一幕又被趕過來的禁衛軍統領看見了,她還有什麼顏面嫁給秦驍?

「是我。我要見世子。你把他叫過來。」蘇雯瀾說道:「在世子沒來之前,誰也不許靠近這裡半步。」

「是。下官馬上去找世子爺。」

蘇雯瀾抱住膝蓋,坐在床上發抖。

她以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結果還是怕的。

要是她晚一會兒醒過來,真的失身給了這種男人,那她……

以後怎麼辦?

只差一點……

她的衣服已經被脫掉了。

只剩下肚兜。

只差一點……

眼淚嘩嘩流下來。 “……”陳靈兒。

“……”宋楠楠。

“……”中年領班。

空氣彷彿一下子都凝固了似的。

他們三個看着白小鳳,一下子都懵了。

愣了幾秒鐘,還是中年領班最先反應過來,他尷尬的笑着:“小哥,你沒說錯吧?”

“沒有啊。”白小鳳搖搖頭:“是你讓我不要拿你當外人的,怎麼要一百萬你都不給我?”

臥槽!

你特麼是來砸場子的吧?

中年領班的臉色一下子都陰沉了下來,我拿你當先人伺候着,是爲了從你兜裏掏錢啊,現在一毛錢都還沒掏出來,你特麼張口問我要一百萬?

趙本山的小品《不差錢》也不敢這麼演啊!

陳靈兒和宋楠楠也反應過來,陳靈兒緊皺着眉,注視着白小鳳,若有所思的樣子。

而宋楠楠則是直接吼了起來:“喂!你當你是誰啊?瞎說什麼呢?”

今天這個局是她攢的,這中年領班和她又是熟人,現在倒好,白小鳳這個土包子上來就問人要一百萬,簡直是不給她半點面子。

這傢伙怕是個傻子吧?

他這麼要錢就不怕被人打死嗎?

“我剛纔不是跟你說了嗎?本大爺賺一百多萬不過是揮揮手而已。”白小鳳說着又對着中年領班擺擺手:“大叔,給我一百萬吧,我保你平安無事。”

本來依照他的價格,也就是收個五百塊而已,可一想到這幾天的經歷,城裏的人都是人傻錢多的主啊,這皇家娛樂這麼大的場子,肯定就更不差錢了。

剛纔他可跟宋楠楠吹過牛比的,現在正好碰上這事了,不就是個展現一下自己實力的機會嗎?

要是不展示,那還不得被宋楠楠說不行啊?

師父可教過他,男人幹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被女人說不行,特別還是宋楠楠這麼漂亮的女人。

所以,他就昧着良心要這一百萬了!

“保我平安無事?”中年領班的臉色徹底黑了,怒視着白小鳳,這話說的,分明就是江湖黑話,標準的砸場子收保護費說的話啊!

中年領班扭頭看着宋楠楠:“宋小姐,我們皇家娛樂沒得罪過您吧?至於這麼來砸我們場子?”

宋楠楠一下緊蹙着眉頭,氣鼓鼓的嘟着嘴,忙說道:“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是這傢伙……”

“怎麼不是了?”中年領班打斷了宋楠楠的話,冷聲道:“張口就要一百萬保護費,還說不是這樣的?”

“嗯?保護費?”話音剛落,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起來:“這個名字倒是很貼切呀。”

“混蛋,閉嘴啊!”宋楠楠氣罵道,這傢伙簡直把她的面子全掃沒了。

明明是來唱歌的,卻被當成了砸場子收保護費的,本小姐冤不冤啊?

白小鳳不知道皇家娛樂的底子,可她知道啊!

這家會所的幕後大老闆,在黑道上那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要是今天這事真鬧大了,皇家娛樂確實不會收拾她和陳靈兒,但白小鳳肯定得完了!

一旁的陳靈兒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忙對中年領班道歉:“不好意思,我這朋友剛從農村裏來,有點……”說着,她還指了指自己的腦殼。

那意思就是,這傢伙腦殼有包,你別和他一般見識。

“哼!”中年領班冷哼了一聲,陰沉着臉對白小鳳說:“小子,看在兩位大小姐的份上,今天這事就算揭過去了。”

白小鳳一臉無語,鬼都還在那屋裏,這大叔的膽子就這麼大,還能直接揭過去了?

想到這,他笑着說:“大叔,待會兒要是出了什麼事情,記得來我們房間找我哈,我大人有大量,是不會爲難你的。”

中年領班渾身一震,暗中一下子握緊了拳頭,可想到宋楠楠的身份背景,他還是強忍住了動手。而且在宋楠楠旁邊還有個他不認識的女孩,但是看穿着,家世一定也是非同凡響了。

如果白小鳳沒有做出很過分的事情,他也確實不願意得罪這兩個大小姐!

畢竟皇家娛樂背後的老總雖然不怕宋家,但也絕對不願意招惹宋家。

冷哼一聲後,這中年領班陰沉着臉,轉身繼續帶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