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故時明月,昨日黃花!”

秦羿轉過身來,很認真的回答他。

江東秦侯,這四個字!

如同一道驚雷,裘無敵當然不會把他當瘋子,他在認真的思考!

“你年紀輕輕,便已得天道相佑,戰無不勝!”

“但裘某一生與人鬥,與天鬥,何曾懼過!今日不妨你我一戰,看是你得天意可勝,還是我逆天可爲!”

裘無敵摔碎茶杯,慢步與秦羿並肩而立。

一老一少,佇立在風中,宣告着兩個不同時代的頂尖高手,正式對決。

“嗖!”

幾乎是同時,兩人縱身騰起,空中猛地一擊,不待分開,兩人又是使出了絕招!

“吼!”

裘無敵虛空左右手一旋,左手一條氣勁化作冰龍,右手則是火龍,冰火玄功催發到了極致,兩龍咆哮,蒼穹無色!

“好!”

面對那滔天的雄渾神力氣勁,秦羿大喜,左手一牽,右手一引,一面太極圖豁然而現。 一牽一引!

如若真仙慢舞,八卦遊離,左手陰魚,右手陽魚。天地之力爲之牽引,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旋渦!

整個虛空彷彿都晃動了起來!

吼!

雙龍帶着驚天怒吼,狠狠的撞了過來,一頭扎入了八卦之中。

砰!

他說愛情已遲暮 秦羿手腕一帶,捲住龍勢,右腳一跺地,轟!

一冰一火兩股巨力,頓時扎入了地底,驚起了層層土浪,如投了一枚重磅炸彈!

“好小子,你有資格成爲我的對手了,竟然是神煉中期的武尊!”

裘無敵仰天大笑了一聲,再次出手。

“烽火連城!”

“萬里雪飄!”

霎時!

漫天都是火紅的火星與紛紛揚揚的雪花!

那絕美之境下,是無窮無盡的殺機!

殺!

裘無敵爆喝一聲。

雙掌一催,火星與雪花,捲成一個足足有小山丘大的冰火球重重的砸向秦羿。

這一擊,不僅僅具有幻想之能,同時還抽乾了四周的靈氣與空氣!

冰火之勁所到之處,萬物皆毀!

“砰!”

“天魔劍訣,第三式,與爾同銷!”

面對那橫空砸來的冰火氣團,秦羿沒有絲毫的猶豫,瞬間祭出光明重劍,發動了最強殺招!

唰!

重劍之下,魔門劍典以毀滅天地之勢的氣勁,隔空劈出十丈劍影!

此劍可破蒼穹!

神魔共誅!

冰火球應聲被洞開,又重化作了萬千冰霜、火星,密密麻麻的捲了過來!

到了裘無敵這等境界,對冰火的掌控已到了登峯造極的境界!

陰柔相併,招中有招。

唪!

秦羿長喝一聲,大劍旋舞,如同風車一般,硬生生扛住了裘無敵這記驚天殺招。

“不行,老傢伙神力無窮,實力遠在我之上!”

秦羿心念急動。

裘無敵已然是神煉後期的大武尊,神力絕對在二百萬斤之上,甚至達到了驚人的三百萬斤!

以他的修爲,就是去了崑崙山也有開宗立派的資本了!

“幽冥神火塔!”

秦羿雙瞳精光大作,手指向天,天神下凡一般,威嚴大喝。

裘無敵並沒有急着搶攻!

到了他這種境界,武藏於法,法賦予武,秦羿是否武道雙修,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

剛剛這一擊,裘無敵只用了五成之力,秦羿便已招架唯艱!

如果秦羿不能爆發出別樣的實力,裘無敵不介意下一擊,全力送他去見閻王爺。

紫色神火塔,虛空而降!

轟隆!

裘無敵沒有任何躲閃,任由神塔封鎖。

神火炙熱,可煅毀萬物!

當初洪昭理便是第一個祭塔之人!

但對於裘無敵,秦羿沒有絕對的把握。

歸根到底,他現在能使的武法,都受自身實力的限制,是可用之法!

便是舍耗真元,爆發出更強的氣勁,也不會逆天到使出地獄一咒屠一城的真法。

裘無敵正是深知這一點,所以有恃無恐!

果然!

塔碎,火消!

裘無敵渾身披掛着熊熊紫火,緩緩走了出來!

在他的體表瀰漫着一層雪白的寒冰之氣,神塔內的幽冥火,連他的衣衫都未能破掉。

“江東秦侯,妙法無雙,確實令老夫刮目相看!”

“只是你太年輕,太狂妄了,縱使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又如何?”

“你終究不是我的對手!”

裘無敵屈指一彈,撣落了身上的紫火,傲然笑道。

“我或許修爲不如你,但卻未必會敗。”

“這樣吧,咱倆都使出最厲害的殺招,來個一招分勝負如何?”

秦羿笑問道。

“嗯,好建議!”

“那就讓老夫送你下地獄吧!”

“冰火無雙!”

裘無敵欣賞的點了點頭,陡然氣勁催發到極致,如雄獅般,怒吼狂奔了過來,全力擊向秦羿的胸口。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裘無敵便已至秦羿身前。

讓他感到詫異的是,面前的少年,竟然沒有絲毫的動作。

就這麼站在那,像是有心尋死一般?

他到底想幹嘛?

轟!

黑色的幽冥戰甲覆蓋了秦羿的全身,秦羿集齊了丹田與大印中所有的氣勁,凝聚在戰甲之上,他要跟裘無敵賭命!

“天下間,沒人能硬擋住我全力一擊,你這是在找死!”

裘無敵不明白秦羿在明知實力不如自己的情況下,還要做出如此愚蠢的選擇。

“誰說我要擋了?”

秦羿冷冷一笑,手中陡然出現了一個方形的盒子!

“這是什麼?”

裘無敵心頭少有的涌現出一種絕望的恐懼感,忍不住大驚問道。

“暴雨梨花針!”

秦羿邪氣一笑,扣動了機關。

不好!

裘無敵驚叫一聲。

以他的修爲,只要給出半丈寬的空間,便可躲過這號稱能弒神的人間第一暗器。

然而,太近了!

他與秦羿幾乎臉貼臉了,根本來不及躲開了。

更糟糕的是,他的全部神力已經灌注到了雙掌之中!

此刻,唯有不顧北極萬年寒冰之氣溯流經脈,自創之險,強行硬提冰勁護體!

如此一來,他足足有三百萬斤的氣力,不僅僅折了一半,便是連右臂的火勁也大打了折扣,不足一百五十萬斤的氣力了。

砰!

火掌當胸打在了秦羿的胸口。

“完了!”

端木尊、羽人三人同時癱坐在了地上。

天下間沒有人能生吃裘無敵的掌勁,這一掌可是拍的結結實實啊。

秦羿必亡,而他們也難逃裘無敵的殺戮了!

然而,對於裘無敵來說!

無疑是世界末日!

暴雨梨花針敢稱爲唐門第一神器,天下無雙的暗器之首,絕非浪得虛名。

饒是裘無敵回勁護住冰火體,在牛毛一般針雨的超強爆發力之下,也是難以承受,被硬生生擊飛,踉蹌了數步,才定住身形!

此時的裘無敵,如同刺蝟一般,整個正面從臉到腳,扎滿了梨花針。

針入寸許,血流不止,極是猙獰!

“你輸了!”

“沒有人能賭贏我,你也不例外!”

秦羿一拂長衫,身上的戰甲隱沒,單一臂之力,裘無敵根本破不了他的幽冥戰甲。

如果裘無敵剛剛不計生死,全力與他一拼,以他的修爲,這一招下來完全能要了秦羿的命。

但可惜,裘無敵心存僥倖,習慣性的選擇了保命。

這就註定了,他今晚的下場,只能是死!

“是嗎?”

“你未免高興的太早了吧,區區凡物,還要不了老夫的命!”

裘無敵仰天張臂,陰狂大笑。 “嗯?”

秦羿嘴角一揚,輕哼了一聲,繞着裘無敵緩步而行:“門主說的對,暴雨梨花針衝擊力雖強,這些針確實要不了你的命!”

“在你這種高手面前,任何暗器,都是擺設!”

“你既然知道,就不該這麼盲目自大,那樣只會激起我的仇恨,將你碎屍萬段。”裘無敵傲然向天道。

“要不說你是昨日黃花,這個圈子你玩不轉了。”

“暴雨梨花針天下無敵,不在於它的殺傷力,它只有一個用處,那就是破皮!”

秦羿笑着解釋道。

“你什麼意思,給我說清楚點。”裘無敵心頭涌起一陣不詳的預感。

“你知道羅剎聖水嗎?”秦羿問道。

“廢話,羅剎聖水是本門至寶,我當然知道。”裘無敵不屑的冷哼道。

“我很想知道,門主能否抵擋住羅剎聖水的劇毒?”

秦羿抱着胳膊,好奇問道。

“聖水乃是羅剎爺的眼淚,人不能擋!”

“你到底搞什麼鬼?”

秦羿越是淡然,裘無敵心中越慌。

“那就夠了!”

秦羿從口袋裏摸出盛放羅剎聖水的玉佩,在裘無敵面前一亮,笑了笑道:“門主,數日前,你派人在江東刺殺我,對於你這份厚禮,我當然是照單全收了。”

“你可以運功試試!”

秦羿提醒道。

“你!”

裘無敵雙眼瞪的滾圓,連忙運功提氣,這才發現血脈受阻,胸口劇痛無比。

他原本以爲是針刺穿了皮膚,帶來的刺痛感,現在才知那是毒性發作的跡象。

“哎!”

“天命難違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