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審問我的人是一個長相很英俊的年輕人,這個年輕人看到我的時候,表情表現得特別的誇張,我無語的看着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年輕人愣了一會兒將我單獨帶到了一個地方。

“你怎麼在這裏?”年輕人率先開口問道。

面前的年輕人我好像有點印象,可是又好像不認識,“你認識我?”

年輕人聽見我的話,似乎很驚訝,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是夏絃樂的朋友,楊天虹啊,你難道不是夏絃樂的主人麼?”

夏絃樂!

這三個字就像是三把鋒利的尖刀突然刺入了我的心裏,心狠狠的一痛,我伸手狠狠的揪住自己的胸口,這感覺不好受。

這夏絃樂又是誰?

“你……”

眼前這名叫做楊天虹的警察對我說道,“我見過你幾次,不會認錯的,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沒有說話,楊天虹繼續說道,“天界那一次,你和陸梵音都已經形神俱滅了,現在在這裏看到你,我真的非常的驚訝。”

形神俱滅?那我是什麼人?

可是爲什麼楊天虹說到夏絃樂的時候,我的心是這麼的痛?

“夏絃樂,她在哪兒?”我問道。

楊天虹愣了一下,臉上揚起了一絲的苦笑,對我說道“她今天結婚,過得很好。”

結婚?!

爲什麼聽到夏絃樂結婚,我的心比剛纔更加的痛了呢?

“她結婚,你爲什麼沒有去?”我問楊天虹,在我看來,楊天虹肯定是夏絃樂的關係不錯,可是今天她結婚,他爲什麼不去?

楊天虹依舊苦笑着說道,“我沒有辦法看到她結婚而做到無動於衷,我喜歡她,可是我卻不能告訴我,我懦弱,只能選擇逃避,希望她能一直幸福下去。”

原來楊天虹喜歡夏絃樂,看到現在這麼的痛苦,我覺得我現在跟他差不多。

“我想看看夏絃樂。”我對楊天虹說道,“你能帶我去看看嗎?”

楊天虹看着我說道,“看你現在的樣子好像是失去了記憶,你就不怕看到夏絃樂後,恢復記憶,從而更加的傷心難過麼?”

我搖了搖頭,“不,比起見到她之後的傷心更難過的是,我忘記了她。”

楊天虹沒有辦法,將我從警察局帶了出去,我跟着楊天虹來到了他口中夏絃樂結婚的地方,我和楊天虹站在別墅門口的隱祕地方,我看見一名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非常出衆的男子抱着一名身穿大紅色嫁衣的女子從別墅裏面出來,當女子上轎的時候,不知從哪裏吹來了一陣風,將女子蓋在頭上的紅蓋頭輕輕的掀起了一角,僅僅只說一個側臉,那完美的容顏和微微上翹的脣角都讓我感到無比的悸動和傷心。

記憶在這一刻就像是如潮水向着我涌來,我是怎麼復生的,還有關於夏絃樂所有的事情。

我的復生還得多謝女媧族的那名女子,雖然我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但是她救了我。

可是看到絃樂和鳳念成親,我的心裏比千萬把刀在剮還要難受。

看到我難受的眼神,楊天虹不由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道,“怎麼樣,我都說不要來看了吧,不僅僅現在你難受,我現在也是難受得不行。”

我微微一笑,“難受是難免的,可是喜歡一個人並不是一定要跟她在一起,看見她幸福就足夠了,不是麼?”

“是麼?”楊天虹說道,“可是她的幸福我不能參與,我不能參與,想想還真是有點傷心呢。”

“想開點吧,喜歡你的人應該不少,找個差不多的就行了。”我說道。

楊天虹一拳打在我的胸膛上,笑罵道,“說什麼呢?愛是不能將就的!” 「中了噬魂傀儡的人,只有這一個辦法能夠徹底解除,雖然味道難吃了些,但是你的小黑火,應該會把味道煉化的不那麼難吃吧……」小書有些無奈的說道,它也不知道別的辦法了。

墨九狸看了看被墨塵落按住後腦,又中了墨塵落迷藥,昏倒在地上的墨辰風,猶豫了一下說道:「雪封,將那東西交給我吧!」

「它很危險!」雪封皺眉道,他不認識這個東西,可是這東西給他的感覺,非常的不好,很危險很邪惡。

「沒事,交給我吧!」墨九狸微笑說道,她知道雪封的擔心,連小書都很謹慎的東西,想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聞言,雪封直接將紅色的光團一起放到墨九狸的手裡,這紅色的光團本來就是他凝結出來的,隨著他心念可控制的……

墨九狸伸手接過來,即便隔著雪封設置的紅光,她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那黑影中,帶著一股強悍的,讓人不舒服的氣息……

四個墨家老祖也都好奇的看著墨九狸,他們不認得那團黑影,但是他們卻是知道,之前皇室那個老小子剛抓住,黑影就化成黑煙就了時,他們幾個自認,即便當時是他們出手,也不一定能困住那黑煙的。可是墨丫頭身邊的小子,竟然有辦法困住這東西,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墨九狸看著在自己手裡,仍舊不斷掙扎的黑影,她甚至能感受到黑影的憤怒和咆哮。生氣是么?很好,既然有本事控制別人,就要有本事承受後果……

想到這裡,墨九狸心念一動,一簇黑色的小火焰,跳躍在她另一隻手的指尖,看起來還是那麼顫顫巍巍的,有點哆嗦的感覺。看的墨家四個老祖嘴角狠狠一抽。心想,墨丫頭這火焰,為毛看起來那麼不靠譜呢……

墨九狸早就習慣了小黑火讓她沒面子的事情了,現在的小黑已經比開始強了不少了,至少現在勉強能一直燃燒著……

她仍然記得剛有小黑的時候,那火焰幾乎是明明滅滅的,煉丹的時候,好多次她都擔心小黑會不靠譜的滅火了,她的丹藥不是廢了么?

以前,每一次煉丹,墨九狸的心臟,都跟小黑明明滅滅的火苗,忽上忽下的跳個不停,她沒得心臟病,估計也是因為自己是個強悍的醫生吧……

無視四個老頭兒見到小黑憋笑的表情,墨九狸心念一動,小黑便竄到了紅光團上,本來暗淡的黑色火苗,在撲到紅光團上時,像是遇到了美味一般的,火光都變得亮了起來,周圍的溫度瞬間就變熱了起來……

除了墨九狸之外,幾人不得不運行體內的玄氣,才能抵抗忽然升高的溫度……

墨九狸挑眉看著自家小黑火,一副色狼見到美女的樣子,看起來這東西小黑很喜歡呢。

而紅色光團裡面的黑影,在小黑火撲過來的瞬間,就如同遇到剋星一般的,掙扎的更加厲害了,似乎在拚命的想要逃走,無奈雪封的紅光將其困的死死的……

隨著小黑火的光芒忽明忽暗,眾人都清楚的看到墨九狸手上的紅光,慢慢變弱,最後小黑火,直接將黑影包裹在了其中……

而原拚命掙扎的黑影,也慢慢的像是被煉化了一般的,掙扎越來越慢,最後直接不動了。小黑火包裹著黑影從拳頭大,慢慢的變小,墨九狸還驚訝的發現,小黑在煉化黑影的同時,火焰似乎變強了。

也就是說,這看著有些邪門的黑影,在小黑煉化的同時,還能提升小黑的火焰,自家火焰小黑可是非常的挑食又傲嬌的傢伙,到現在為止,墨九狸都不知道如何提升小黑的實力。她穿越過來也五年過去了,自己實力提升了不少,就連寶寶都這麼大了,身邊的一切,唯獨小黑變化最小,這一直都是墨九狸最傷腦筋的事情呢……

現在發現這個控制自家大舅舅的黑影,竟然可以提升小黑的火焰,墨九狸頓時心裡就有了計較了,不知道這將軍府中有多少這種黑影呢……

「主人,你就死心吧!雖然這黑影對小黑有好處。但是煉成一個這種黑影可是不簡單的,需要萬人靈魂才能煉製出一個噬魂傀儡的。像這種遇到危險會逃跑的,都是有了基本靈智的噬魂傀儡,需要的靈魂更加的多,那裡會有那麼多放在將軍府里?」小書翻了個白眼說道。

墨九狸囧……

好吧,是她難得遇到小黑喜歡的食物,太興奮了……

說話間,小黑包裹的黑影已經被煉化成龍眼大小,漆黑的一個小黑圓球,小黑有些不怎麼滿足的退回了墨九狸的體內……

墨九狸感知到小黑的情緒,也是無可奈何!看著手裡龍眼大小漆黑的小球,墨九狸發現這裡面似乎還有什麼東西在蠕動著,難道,小黑沒有徹底煉化?

「小書,你看這是怎麼回事?裡面似乎還有東西,難道小黑煉化不了這個黑影?」誰知墨九狸在心裡問小書的話剛落下,還不等小書回答。

原本已經回到墨九狸體內的小黑火,就又撲哧一聲的,自己出現在墨九狸的手上,然後微微一頓,最後直接飛到墨九狸的眉心處鑽了進去……

墨九狸只覺得眉心處一涼,接著一縷神識彷彿被什麼東西強制的抽出來,引向了手心裡的小黑球里……

緊接著,墨九狸通過神識便看到了一個黑色的影子,顫顫巍巍的一直在發抖,非常害怕的盯著她……

墨九狸這才反映過來,不是小黑不能煉化這黑影,而是故意沒有徹底煉化它,應該是為了讓自己審問它,看看能不能得到線索,或者是控制它為己所用,想到這裡,墨九狸心中一暖,小黑只是有一點靈智,還不能跟她溝通,所以有時候她也不懂小黑的意思,可是小傢伙卻是非常貼心的……

「你能聽到我說話?」墨九狸問道。

黑影一哆嗦然後點了點頭……

「這將軍府除了你之外,還有一個對嗎?」墨九狸繼續問道。

黑影沉默…… 是啊,楊天虹說得沒有錯,愛是不能將就的,我想我可能會這麼孤單一輩子,沒有了夏絃樂,我的人生又有什麼意思呢?

“哎。”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對楊天虹說道,“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但是還是要活下去,能不能告訴我我應該做些什麼?”

我不能再出現在夏絃樂的面前,這樣,肯定會讓她爲難的。

我現在能做的,只能默默的祝福絃樂和鳳念。

楊天虹有點奇怪的看着我,然後說道,“關於這個,你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啊。”

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麼?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可以一手遮天的蒼燁了,這或許上天對我的懲罰,讓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連忠心耿耿的陸梵音也離我而去了,我在想如果沒有絃樂的話,我會不會和陸梵音在一起?

呵呵,想到這裏我不由的苦笑,我現在還在奢望什麼呢,我愛的人不愛我,愛我的人已經死了,這都是對我的懲罰吧。

“現在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對於人間的工作我不是很懂,所以還請你幫忙。”我說道。

楊天虹說道,“你我同是天涯淪落人,我會幫你找一份工作和住處的。”

我和楊天虹目送着絃樂的轎子漸行漸遠,直到再也看不見了,我和楊天虹正準備離開,卻在別墅另一邊隱蔽的地方看見了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影,我的心裏一沉,這個兩個人鬼鬼祟祟的,難道是想傷害絃樂的,這絕對不可以!

我和楊天虹交換了眼神,同時朝着那兩個人走去,如果這兩個人對絃樂有什麼企圖的話我是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當我走近他們的時候,他們也發現了我和楊天虹。

看到這兩個人我的心終於放心下來了,可是我不明白的是爲什麼他們也會像我和楊天虹一樣,偷偷摸摸的來看絃樂。

“一個屍王,一個血屍,我認識你們,你們是絃樂身邊的人,可是你們爲什麼沒有在絃樂的身邊?”我疑惑的問道。

這兩個人正是之前一直跟在絃樂身邊的叮噹和丁菱,我一直以爲他們倆是跟在絃樂身邊的,沒有想到會在這裏看到他們。

丁菱和叮噹看見我,先是一驚隨後是一副要和我打架的樣子。

看到兩人這個樣子,我有點疑惑,他們倆這是做什麼?

“等等,你們是要做什麼?”我問道。

叮噹怒瞪着我說道,“你是欺負絃樂姐姐的那個人,你現在出現肯定是想傷害絃樂姐姐,我是不會讓傷害絃樂姐姐的!”

原來叮噹是爲了絃樂的安全,聽到這個我就安心了,之前我是兇了一點,但是都是爲絃樂好,不過好像給這兩個小傢伙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楊天虹站出來出來,“大家都不要誤會,我們對絃樂是絕對沒有惡意的。”

於是楊天虹和他們解釋了一番, 他們終於不再怒目看着我了,現在看我的眼神裏甚至還帶着一絲絲的不好意思。

不過剛纔那個問題,他們還沒有回答我,於是我又問了一遍。

兩個小傢伙聽我這麼問,丁菱有些落寞的說道,“其實我們很想跟在絃樂姐姐身邊的,可是我們是邪祟,跟在絃樂姐姐身邊,會給她惹來麻煩的,所以在上次天界大戰之後,我和叮噹就已經準備好離開絃樂姐姐了,不過今天我們得知絃樂姐姐成親的消息,所以就來偷偷的看一眼……”

沒有想到,這個兩個小傢伙居然跟我們一樣,都是不想讓絃樂爲難,不過我們和這兩個小傢伙的情況可不一樣。

我想現在絃樂心裏還是很掛念他們的,如果一直沒有叮噹和丁菱的消息,我想絃樂的心裏是永遠不會安心的。

“你們不應該這麼想,絃樂其實一點都不怕麻煩,她其實很想你們在她身邊的,如果你們一直不出現的話,她會很難過很傷心的。”我非常認真的說道。

楊天虹在我的身邊狠狠的點了點頭,隨後說道,“他說得沒有錯,如果你們一直不出現的話,絃樂一定會很傷心的。”

丁菱和叮噹看了我們兩人一眼,叮噹低頭小聲的問我們,“那我們現在可以去找絃樂姐姐麼?”

“當然可以。”我和楊天虹都點了點頭說道。

丁菱和叮噹的臉上閃現出天真的笑容,隨後和我們告別後就離開了。

我想丁菱和叮噹肯定會去找絃樂的,雖然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去,但是一定會去的!

現在在這個世界,我唯一比較熟的人就是楊天虹了。

楊天虹安排我住進了他的家裏。

第二天,楊天虹說想去陶冶陶冶心情,於是就帶着我去景區玩。

我對玩的並不感興趣,倒是對這景區的風景比較在意,這裏的風景很漂亮,有點像以前九霄殿外的風景,而且爲什麼這裏好像有點眼熟?

仔細一看,才發現這裏是我醒來的地方。

當我們走到花圃外的時候,我再次看見了那名之前和我說話的少女,看見我那少女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她朝着我這邊奔跑了過來,一頭長髮在身後飛揚。

“先生,你又回來了?這裏景區還沒有正式開放呢,你咋又回來了?還帶回來了一個帥哥,你們該不會是好基友吧?”少女的臉上帶着狡黠的笑容,可是眼裏卻閃爍着緊張,我裝做沒有看見的樣子。

楊天虹看見丁懷柔,不禁說道,“小丫頭片子,你說什麼呢?什麼基友呢?你的腦袋裏都裝了些什麼啊?”

“你們不是基友?”丁懷柔有點激動的問道。

“不是。”我和楊天虹同時說道。

“嘿嘿嘿,那就太好了!”丁懷柔高興得蹦了起來,我完全不知道丁懷柔爲什麼會這麼的開心。

“你慢慢玩,我先走了。”我對丁懷柔說道。

這小姑娘就像是麻雀一樣,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可鬧死我了。

楊天虹走在我的右邊,抿着嘴脣獨自的偷笑,看到楊天虹的樣子,我不禁問道,“你在笑什麼?”

楊天虹說道,“我覺得那小姑娘對你有意思,你怎麼看?”

我一愣,那小姑娘對我有意思?我不禁失笑,“怎麼可能?那小姑娘還那麼小,懂什麼是感情麼?她不過跟我鬧着玩。”

可是楊天虹貌似卻不這麼認爲,他說道,“鬧着玩?我可不這麼認爲,你看着,那小姑娘待會兒一定會出再次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我輕輕的搖了搖頭,就算是對我有意思,那也沒有用,我的心只屬於絃樂一個人。

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邊傳來了丁懷柔的尖叫聲,我和楊天虹愣了一下,趕緊朝着尖叫聲跑去。

只見丁懷柔氣憤瞪着花圃中的兩個聲音,眼淚都快被急出來了。

“你們不能在裏面打架!毀壞掉這些花,你們是要負責任的!”丁懷柔着急的說道。

我和楊天虹都看見了兩個人影在這片花圃中打得死去活來的。

“我發現今天遇上的好像都是熟人,還真是見鬼了!”楊天虹瞪着花圃中的兩個人驚訝的說道。

“嗯?”我疑惑的看向楊天虹。

兩個人這時候突然從花圃中從天而起,邊打邊落到了我們的身邊,其實一個長得白淨的青年指着另外一個居然只有一半邊臉的男人氣憤的說道,“這麼大的事情,你居然敢瞞着我!絃樂都結婚了!你居然不告訴我,要是我知道的話,我就去搶婚了!”

“我從雲霞山出來,就一直跟着你,可你居然看都不看我一眼!”另外一個半邊臉的男人說道,而他的另外半邊臉竟然是一片虛無! 墨九狸感覺一道熱浪襲來,面前的黑影立即恐懼的再次點了點頭。

「那除了你們兩個之外,將軍府還有其餘的噬魂傀儡對嗎?」墨九狸繼續問道。

因為這黑影一看就是無法說話的,因為只是一個影子,有靈智就已經不易了,更別提其餘的了。

這一次黑影沒有猶豫的直接搖了搖頭。雖然它只是按照命令做事,但是煉製成功一個它們這樣的傀儡並不容易,這件事情它還是知道的……

「你在這裡就是為了控制外面那個人?你的主人可發現你被抓了?」墨九狸再次問道。

黑影猶豫了一下,因為它不知道如何回答墨九狸的問題。可是小黑火卻誤以為它不想回答,於是又是一股熱浪襲來……

黑影險些被小黑的火焰,直接打散蒸發了!就在墨九狸以為問不出什麼,準備讓小黑徹底將其煉化,為大舅舅解除控制的時候,黑影的頭部忽然飄出一絲金色的光芒,落在了墨九狸的手中……

金光在落入墨九狸手心后,直接就消失不見了,而墨九狸的腦海中卻多出了一些資料,同時這絲金光中,還隱藏著一絲強悍的神識,試圖在墨九狸瀏覽資料時,攻擊墨九狸的識海……

這攻擊來的忽然了些,加上墨九狸之前為了救林月,神識被重創還沒有恢復。現在遇到這麼強悍的神識攻擊,只是一下,就讓墨九狸的額頭掛滿了汗水,臉色也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雪封和林月還有小書,感知到墨九狸的情況,心中都是一驚。好在雪封和林月都不是一般人,兩人心中著急,面上卻是不動聲色……

雪封跟林月對視一眼,林月擔心的看了一眼墨九狸,便開始警惕的注意著四周的情況,雪封直接又拉出一道結界,將自己和墨九狸罩在其中……

「不能讓任何人進來這裡!」雪封冰冷的話語,響在四個墨家老祖的耳邊,四個老頭兒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到墨九狸忽然變蒼白的臉色,也知道出事了。

自然不敢掉以輕心,神識紛紛散開,絕對不允許一隻蒼蠅,靠近他們所在的大廳……

墨塵落在一邊,手指一直按在自家大哥的後腦處,沒有墨九狸的指示,他也不敢隨意鬆開……

此時,墨九狸也有些驚訝,她也沒有想到那黑影中,竟然還藏著一抹強悍的神識,看起來這就是黑影主人留在裡面的,估計那黑影也是完全不知道的,因為她發現那黑影現在還是很恐懼的縮在小黑球裡面,似乎在等待著自己接下來的話……

幕後之人果然心思縝密啊!真以為這樣的攻擊就能傷到她了?真是開玩笑,論起靈魂力,她還真的不知道誰的靈魂力能夠強過她,怎麼說自己也是從21世紀,靈魂穿越過來的,跨時空她的靈魂都沒掛掉,區區一個神識攻擊算什麼……

雪封看到墨九狸雖然臉色蒼白,但是唇角卻揚起一抹自信的笑意,他知道墨九狸應該是想到辦法了,心裡微微一松,眼睛卻仍舊緊張的盯著墨九狸,生怕她出什麼意外。

與此同時,風雲城外一輛普通的馬車正在疾馳中,卻忽然停了下來。車中傳來一個女人心急的聲音道:「老三,立即回將軍府!」

聞言,車夫微微點頭,調轉馬車向著原路返回。而車裡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墨九琪的娘親墨彩雲,原本她在府中修鍊,可是墨辰風卻讓她到臨城收一筆賬……

將軍府名下產業無數,臨城的賬目確實一直都是由墨彩雲查收的,這幾天也剛好是收賬的日子。所以,墨辰風告訴她去的時候,她也沒有懷疑什麼。

直到剛才,她的眉心沒來由的一陣狂跳,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般,最近因為墨青天失蹤,墨家幾個老祖宗出關,總是讓她覺得不安……

就在她猶豫要不要回去的時候,忽然腦海中一疼,吐出一口鮮血。她的眼睛也頓時變成了可怕的白色,整個眼珠都是白色的。這是只有在她控制的傀儡失去控制后,她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於是她一邊服下丹藥,坐在車裡療傷,一邊命令心腹回府……

好在這種噬魂傀儡即便失去控制,只是會讓她的神識受傷,眼睛出現片刻失明,不用太久就能恢復過來,按照時間和路程,她趕回將軍府後,自己也差不多就恢復過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