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金子剛開口,又被辰語瞳搶了先。

“不如就讓瓔珞娘子在辰府留上一晚吧,明早再回去,剛好我有些問題要請教她!”辰語瞳笑眯眯道。

你這丫頭能有什麼問題?

龍廷軒和辰逸雪不約而同看着辰語瞳。

“這個……‘女’兒家的事情,不方便開口!”辰語瞳笑道。

好吧,都這樣說了,真是不好意思追問了……

豪門恩怨:嬌妻休想逃 “既然如此,那麼明天本王再派人過來接你吧!”龍廷軒神‘色’認真的對金子說道。

看他的模樣,不知情的,還以爲瓔珞娘子跟他是什麼關係呢,怎麼有點回‘門’接新媳‘婦’的味道呀?

辰語瞳撇了撇嘴,暗自嗔道:你丫的,不會想跟我大哥哥搶瓔珞娘子吧?你說你,身爲王爺,要啥‘女’人沒有?我大哥哥可不一樣,難得遇到個不排斥可發展趨向的,你瞎攪什麼局?

辰語瞳心裏張牙舞爪地吶喊,龍廷軒什麼也聽不到。

他嫺雅地整了整雪袍,站定後深看了金子一眼,回眸對着辰逸雪和辰語瞳道:“告辭!”

辰逸雪也起身拱手道了一聲慢走。

辰語瞳則賊兮兮的一笑,上前挽住他的胳膊,一邊拉着他高大‘挺’拔的身軀往院外走,一面寒暄到:“軒哥哥,語兒送你!記得下次過來要來探我哦!”

龍廷軒雪扇輕輕敲了敲她的腦袋,眼中溢滿狡黠的笑意:“就知道你貪玩,想借我爲由頭,溜出去玩纔是真吧!”

“哈哈,被你猜中了……”

院外,是辰語瞳和龍廷軒漸行漸遠的嬉笑聲。

院內二人卻是彼此對坐無言,氣氛彷彿停滯般,彌散着尷尬的意味。

推薦作品:《將‘門’貴秀》

簡介:將‘門’虎‘女’逆襲貴‘女’圈 「墨九狸,你以為我奈何不了你嗎?即便是你的一抹魂魄,我也不會留下的,放心好了,墨九狸我們九重天再會!」紅衣女子站在半空,盯著被自己毀掉的六重天冷冷的說道。

而對方的聲音,也讓黑暗中看著光幕的墨九狸,身上氣息變得冰冷了幾分,紅衣女子消失在光幕中,六重天的大火還在繼續,最後的最後才看到碗老帶著自己的神碗莊園來到了半空中,墨九狸清楚看到碗老飛到半空躲過大火,是因為神碗內自己那紫色的氣息……

六重天在墨九狸眼前被毀掉,大火過後,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焦黑一片,整個六重天寸草不生,萬物不長,成為一片廢區,九重天的人下來查看都看不出所以然來……

再後來是陣法神府的陣法師,在六重天上空布下了幻陣,將五重天飛升來到六重天的修鍊者,通過傳送幻陣,送往七重天,整個過程耗費了大把的時間……

畫面的最後是墨九狸被碗老帶來六重天落地的畫面!

墨九狸剛想醒來時,畫面中忽然又閃了閃,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當初的自己!

墨九狸看著畫面中的自己,面無表情的站在六重天的上空,最後淡淡的說道:「六重天下,九神存在!」

說完,畫面徹底消失了!

墨九狸卻因為畫面中自己最後一句話,呆愣在原地!

六重天下,九神存在?

難道九神中,有人在六重天?

不然自己為何留下那句話?

墨九狸百思不得其解,終於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還在一片白色的地方,她知道這裡是碗老的神碗內!

自己當初應該留下了什麼在這神碗內的,墨九狸揉了揉眉心坐起身,在神碗內四處看了眼,果然在一個角落,發現了一個碎片!

墨九狸撿起碎片的同時,碎片便化為一道光芒鑽入了墨九狸的體內……

碎片入體的同時,墨九狸就感受到一股巨大的靈力,在體內流轉起來,她不敢大意,急忙盤膝坐下修鍊,很快晉級的光芒,就在墨九狸身上亮了起來……

不僅如此,晉級光芒還沒有停下的意思,一道接著一道的晉級光芒,不斷的亮起來……

站在外面的神仙爺爺,看著神碗內,不斷亮起的晉級光芒,驚訝不已!

直到所有的晉級光芒消失,墨九狸發現自己竟然直接晉級到了神尊高級,只差一步就能達到神尊巔峰,再次飛升到七重天了!墨九狸清楚,自己實力提升這麼快,並非是為了飛升到七重天,而是為了恢復六重天的……

雖然還是不明白當初的自己,為何被害的如此狼狽,但是從紅衣女子的話中她也知道了,那時來到六重天的自己,應該只是一抹自己的分身,紅衣女子追著自己的分身,不願意放過她,才會為了自己的分身,一怒毀掉六重天……

對方還真的是恨自己恨得入骨呢!

而現在既然她知道了九神可能存在六重天, 而現在既然她知道了九神可能存在六重天,那麼在恢復六重天之前,她要做的就是找到九神之一!

想到這裡,墨九狸縱身從神碗內飛出來!

看了眼外面的神仙爺爺,墨九狸知道這不是碗老,卻也是碗老,可以說對方算是碗老的轉世吧!

而如今碗神隕落,碗老不在!這神碗也不完整了,想要恢復神碗,只能等到這個神仙爺爺,再次修成碗神,接受神劫,擁有神位了……

看起來,不管為了什麼,哪怕是為了碗老,自己也沒辦法丟下他了!

「小丫頭,怎麼樣啊?你怎麼在裡面晉級了啊?」神仙爺爺看著墨九狸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我在裡面修鍊罷了!」墨九狸看著神仙爺爺說道。

「啊……裡面也沒多少靈力啊,你竟然晉級了這麼多,真的是逆天啊!」神仙爺爺看著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自己的神碗他又不是沒進去過,但是裡面的靈力少的可憐啊!

真不知道自己認得這個主人是怎麼做到的,在靈力那麼少的神碗內,連著晉級這麼多,簡直太逆天了啊!

「你對著六重天熟悉嗎?知道那裡地下有靈力嗎?或者什麼地方,地下可能存在一些險地,墓穴之類的地方?」墨九狸無視神仙爺爺的好奇,看著對方問道。

「地下或者險地嗎?我倒是知道幾個地方,要說這六重天的險地,真的比一般的地方都多,哪怕現在毀掉了,但是那些險地的形狀還是保留著的!

可是畢竟這整個六重天都沒有活物了,別說活物了,就連鬼魂什麼的都沒有,除了我為了等你,別無其他生靈了!我又對寶貝沒有興趣,所以從未去探索過,但是位置我還是知道的!」神仙爺爺想了想說道。

「那走吧,去你知道的,比較特別的地方!」墨九狸看著神仙爺爺說道。

「啊……小丫頭,你要去那些地方做什麼啊?」神仙爺爺不解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找人!」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找人?找什麼人啊?這裡除了我沒活人了啊!」神仙爺爺聞言更加無語的說道。

「死人也找,我是你的主人,帶路吧!」墨九狸看著神仙爺爺無奈的提醒道。

「哦……好吧,那我們走吧!」神仙爺爺聞言說道。

墨九狸直接喚出小鳳,載著自己和神仙爺爺,按照對方的指引,來到了六重天的第一個險地無風山脈!

神仙爺爺看著小鳳的羽毛,總覺得這個小傢伙不簡單,看著雪白的羽毛,卻閃爍著七彩的光芒,真的是很奇怪啊!

「無風山脈是什麼地方?」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無風山脈是六重天的險地之一,特點據說是整個山脈從來都無風吹過,不僅如此,進入山脈的人,都不能說話,說話必死!」 獸纏 神仙爺爺聞言解釋道。

「說話必死?那豈不是應該叫無聲山脈了!」墨九狸聞言有些好奇的說道。

「主人你這就說對了,六重天還有無聲涯,」 (ps:依然兩更!求票,麼麼噠!)

辰語瞳送走了龍廷軒,回到煙雨閣的時候,辰逸雪已經走了,只剩下金子一個人蹲在花圃邊逗弄着小雪球。

有暖洋洋的日光照着,還有美人柔潤無骨的手撫摸着,小雪球舒服得四腳朝天,露出白花花的圓肚皮,肥肉褶褶的腦袋有節奏地蹭着身下被壓扁了的小草,粉嫩的小卷舌舔了舔嘴角,喵喵輕叫着。

金子含笑爲小雪球做着‘馬殺雞’,一面在心裏暗道:這小雪球被語瞳娘子養得真夠肥的,再胖下去,可就跑不動了……

琥珀色的眸子微眯着,小雪球肚皮上的一道不起眼的劃痕在眼底一閃而過,金子內心一跳,定睛看了看,眼眸頓然睜大,閃過一抹驚異。

小雪球的腹部曾經被剖開過?

這怎麼回事?

雖然她知道古有華佗開膛剖腹,但畢竟能達到那個華佗出神入化、神乎其技醫學境界的大夫是很少的。

再者,在古代,沒有抗生素,沒有生理鹽水,沒有醫院的高端設備,能剖開活體,並保證病者生存下來的,更是微乎其微的。

小雪球腹部的傷口痕跡明顯的在傳達着一個信息,它被剖開過,而且活下來了,還活得很好,瞧它這優哉遊哉,能吃會睡的模樣便一清二楚了。

無數的疑問在金子腦中閃過,而唯一能解釋這些疑問的,便是她的主人—–辰語瞳。

“咦,瓔珞娘子,我大哥哥呢?”辰語瞳站在金子身後,環視了院子一圈後問道。

金子恍然回神,站起身來,掩下跳到喉嚨口的疑問。含笑道:“辰郎君走了,剛剛野天小哥過來找他了,說是金護衛在他院子裏等他過去下棋呢!”

“哦,原來如此!”辰語瞳點頭應道。

這又是白白錯過了一個機會,難爲她剛剛藉着送逍遙王的藉口,讓出空間給他們倆。真是白瞎了。

“對了,笑笑呢?剛剛語瞳娘子你帶着她上樓去敷藥。怎麼過了這麼久,還不見那丫頭下來?”金子這會兒纔想起了笑笑,可是好半晌沒看到她人影了,心下不由有些擔心。

說起這個,辰語瞳不自覺地吐了吐舌頭,嘿嘿笑道:“笑笑她,估計是累了,正在我房裏睡覺呢!”

辰語瞳可絕對不會對金子說出事實的真相!

她不會告訴金子是因爲自己爲了給她和大哥哥製造獨處的機會,而用師父研發的麻沸散將笑笑給弄暈過去了……

“這丫頭。怎麼會如此不知輕重,竟跑到娘子你的房間睡覺了?”金子臉上可是一臉的不可置信,笑笑的素質,她可是絕對有信心的,雖然這丫頭不算機敏聰慧,但該有的規矩。該有的禮數,她還是知道的,這回怎麼會如此欠缺考慮呢?

“嗨,多大的事兒,人累了,自然是要休息的!”辰語瞳擺了擺手,慵懶地提着裙襬在矮几旁坐下。

金子心中記掛着笑笑。擡眼看了看二樓廂房的位置。

辰語瞳喝了一口茶之後,才幽幽笑道:“說起來,我還沒有盡過地主之誼呢。走,我帶你去我房間看看去!”

金子禮貌的欠了欠身,笑道:“打攪了!”

她實在是擔心着笑笑呢。

辰語瞳拉過金子的手,領着她往樓梯口走去,一面嗔道:“我當你是朋友,你卻跟我如此生分……”

咱以後,說不定還是姑嫂呢,一家人,客氣啥……

金子聞言也放開了很多,淡淡道了一聲:瓔珞有罪!

上了二樓,二人在長廊脫下屐履,推開楠木雕花大門,進入辰語瞳的閨閣。

屋內的裝潢傳承她一向的風格,素雅有致,讓金子一眼便覺得舒服,絲毫沒有拘謹之感。

隔着白色帷幔的榻榻米上,蜷縮着一個小小的身影,看體型,一眼便知道此人是笑笑無疑。

金子踩上竹蓆,撩開白色紗幔,在榻榻米下方跽坐下來,黛眉不由微微蹙起。

好傢伙,笑笑這丫,睡得竟比某種動物還香,鼻子掩在袖口處,發着哧喇哧喇的粗氣,粉紅小嘴處淌着一條透明的口水,將袖子的一角都沾染溼透了,這得睡得多沉呀?

金子一頭黑線,輕輕搖了搖笑笑,發現小丫頭壓根就沒感覺,依然呼呼大睡。

“讓她睡吧!”辰語瞳黑眸閃着狡黠的光芒。

金子凝眸望着辰語瞳,直覺在告訴她,笑笑睡得如此死,跟辰語瞳脫不了干係。

腦中尋思着適當的措辭,想要問個清楚明白,卻聽到辰語瞳眨巴着大眼睛,嘻嘻笑道:“你知道金夫人今晨送給我母親什麼禮物麼?”

金子微怔,林氏送什麼賀禮,她還真不感興趣,不過瞧她那股攀龍附鳳的模樣,決計不會差到哪裏去,畢竟是送到辰府的,太寒磣了,她自己面子上就掛不住。

“除了給祖母的賀禮之外,她還給我母親送給了幾個珂子,這珂子還真是特別,讓我母親一見,便歡喜得緊,聽說,那珂子的設計者竟是四娘!”辰語瞳不緊不慢的說道。

珂子?

特殊的珂子?

四娘設計的?

我的天,難爲她敢說,怪不得那天笑笑去收新裁做的珂子時,發現少了,原來是被金妍珠那丫頭順手牽羊了?

不過金子倒是佩服那丫頭,還能想着擴大生產,拿來送人,造福大衆。只是她可有些不厚道,竟然謊稱自己是設計者,臉皮還真不是一般的厚!

金子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不過我一看那設計,便知道她不可能想得出這種做法。珂子的設計者,應該是瓔珞娘子纔對吧!”辰語瞳一臉瞭然的笑意。

“呵呵,語瞳娘子連這個都能看出來,也太厲害了吧?”金子掩嘴一笑。

辰語瞳有些得意,斜斜臥在軟榻上,眯着眼睛道:“那還不簡單,繡着珂子前面的那些花樣,一看就知道是源於你的構思,小雛菊和玉簪花,我可是太有感覺了!”

金子明瞭的點頭,之前送到毓秀莊的畫稿裏,便有這些花樣子,難怪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我給金夫人留了些顏面,沒有當衆揭穿她,免得你以後難做!”辰語瞳將手交疊放到腦後,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補充道。

“嗯,如此,多謝你了,確實是省了我很多麻煩,我可沒心思跟人胡攪蠻纏……”金子笑了笑。

“瓔珞娘子,看來你在府上的日子不好過呢!”辰語瞳道。

二人像老朋友一樣的寒暄,讓金子內心有些微的溫暖,她頷首道:“是呀,不然,我也不必跑到毓秀莊去賣設計……”

“哈哈,我覺得你真不一般!”辰語瞳笑道。

金子定睛看着辰語瞳,幽幽應道:“我也覺得你……非比尋常!” 「主人你這就說對了,六重天還有無聲涯,也是一處險地,但是在無聲涯,不出聲就會死!所以說著六重天的很多險地,都十分的奇葩啊……」神仙爺爺聞言立即說道。

墨九狸……

她倒是沒有想到六重天的險地都是這樣的,無風山脈,說話必死,無聲涯,不說話必死,還真的是奇葩了!

神仙爺爺指引著小鳳,沒用一個月的時間多,他帶著墨九狸就來到了無風山脈上空,輕嘆一聲的說道:「主人,這裡就是無風山脈了,以前我路過這裡的時候,這裡還是一片的密林,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坑窪不平的山地了!」

墨九狸看到坑窪不平的山地,知道神仙爺爺說的沒錯,這裡確實毫無半點山脈的模樣了,寸草不生,四處焦黑!

別說風了,怕是這六重天連雨都沒有下過了!

想到這裡墨九狸忽然間對著神仙爺爺問道:「六重天被毀到現在,難道就沒下過雨刮過風嗎?」

「當然沒有了,主人你怎麼忘記了,六重天已經是在九重天不存在被廢棄的存在了,六重天上空是傳送虛幻陣,所以這裡什麼都沒有的啊!」神仙爺爺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瞭然,是啊,六重天上空是陣法,又那裡來的風和雨呢!

「走吧,進去看看!」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神仙爺爺點點頭沒說話,他雖然不太信這無風山脈邪門,但是他也不想死啊,所以還是少說話的好!

墨九狸看了眼神仙爺爺有些無語的問道:「怕死?不敢說話?」

「這個……主人,萬一真的說話死了怎麼辦啊?」神仙爺爺不好意思的問道。

「這裡都被毀掉了,怎麼可能說話就死了!」墨九狸聞言翻了個白眼無語的說道。

「額……好吧!」神仙爺爺聞言說道。

墨九狸和神仙爺爺邊說邊坐著小鳳飛入了無風山脈,因為墨九狸看到無風山脈裡面,有一處高地似乎遮擋著什麼,所以墨九狸才想進去看看!

畢竟整個無風山脈內,到處都是一片荒蕪,地形那裡特別很輕易就能看出來的!

墨九狸和神仙爺爺來到無風山脈中心的高地后,從小鳳背上下來,看著高地下面,似乎是一個深坑,之前應該是一處斷崖被燒毀后,砸成了一處深坑的……

「下去看看……」墨九狸說道。

於是墨九狸和神仙爺爺兩個人縱身飛了下去,落在深坑內,墨九狸開始仔細感應著九神的氣息,但是卻沒有感知到什麼,想了想墨九狸將風鶴軒帶了出來……

「鶴軒,找找看,有沒有發現……」墨九狸看著風鶴軒說道。

「好的,主人!」風鶴軒聞言說道。

神仙爺爺對於風鶴軒的出現,並不意外,他知道墨九狸身上是有隨身空間的,因此墨九狸身邊有人他早就猜到了!

「主人,沒有,一點熟悉的氣息都感應不到,如果確定是這裡,或許是在地下太深的地方,或許是根本不在這裡!」風鶴軒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ps:二更來了!爭取時間,偶閃人碼字去,晚安!)

金子和辰語瞳目光交觸,彼此深深凝望,一瞬不瞬。

辰語瞳濃若點漆的瞳孔中心,似乎有無形的漩渦生成,那漩渦越來越急,彷彿隨時掀起風暴。

而金子炫奪琥珀的眸子裏,卻是出奇的平靜,她眼中熒光閃閃,由始至終都是保持着淡然而妥帖的淺笑,瞳仁的中心,映着辰語瞳小小的倒影。

須臾之後,辰語瞳眼瞼眯起,黑眸恢復如初,露出彎彎淺笑,似乎剛纔的所有情緒,都不曾流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