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風心中狂吼,臉上卻不漏聲色,餘光偷偷的瞥了成浩一眼。

“若是我擁有了不知火,絕對可以超越你,甚至超越葉楓!”

正當凌風這樣想時,他並沒有發現身邊的凌影正在擔憂的看着他。

凌影敏銳地察覺到眼前自己的各個有些不正常,這種不正常帶給她的感覺叫做陌生。

不說當怪物展開威勢之後,下面人是什麼樣的心態。

空中的趙小川見到火人將天空染成了一片火紅,臉上第一次閃過一絲凝重。

當然這凝重只有一絲,對於他來說,眼前的火人雖然強大,但比起自己卻要差好遠!

這純粹就是一種感覺,但趙小川卻覺得這種感覺很準。

如羚羊掛角,不留一絲煙氣,趙小川很自然的在空中劃出一個圓圈。

在他劃出圓圈的一剎那,四周的遊離的鬼氣瞬間向着圓圈中涌去,瞬間一個黑色的球體在他胸前成型。

衆人震驚看着黑色球體四周的空間顫顫巍巍,心中有些發冷。

那黑球中蘊含的能量驚訝壓制着他的精神力,乃至神魂感到一絲戰慄。

趙小川本人其實也有些糊塗,當他劃出那個圈後,他便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窺視着他。

而他看到眼前的眼球,更是驚訝,黑球中不僅僅蘊含了鬼氣,還蘊含了各種七情六慾和恐怖量級的輪迴之力。

“這絕不是自己凝聚而成的!”

一瞬間趙小川腦中就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並且非常肯定,但剛纔的一切本來就是他所爲,這又怎麼解釋呢?

趙小川還在思考,但在他面前怪物卻有些受不了黑球帶給他的威壓,決定先下手爲強。

怪物揚天大吼一聲,無形的波紋向着四周擴散,同時身上的火焰暴漲十倍。

整片天空化作火海,其中各種飛禽走獸,牛鬼蛇神化爲火焰形態衝着趙小川發出詭異的笑聲,同時幾百個和怪物一樣的火人從火海中出現,裏三層外三層的圍住了趙小川。

“分身?”

趙小川凝重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火人,不過很快他便冷哼一身,身影一晃,六個趙小川出現在天空中。

賈志文揉了揉眼睛,以爲這是幻覺,或者說是趙小川在空中拉出的幻影。

然而看了半天,他還是沒有看出任何端倪,尤其是六個趙小川中只有一個趙小川腳踏踏天靴。

這說明什麼?這六個趙小川都是真實的?

“一氣化三清?”

龍三低聲疑惑道,眼睛死死地盯着趙小川,想起了之前和烏魯木大戰的情景。

當時烏魯木似乎就施展了一氣化三清的手段,只不過趙小川運用的更精湛一些。

沒有人知道,趙小川的這一招正是參考烏魯木而改進的!

他在黑霧中雖然困了不長的時間,但是其中的時間流速卻是外面的幾百倍。

趙小川在其中修煉時,也會琢磨各種各樣不同的招式,這招“六道分身”就是他自己研究出來的。

先將神魂分裂成六個,再用精神力彼此連接各自的思維,最後形成一個零散的整體。

這樣分開不僅會增大自己的出招速度,而且還可以互相配合。

雖然說這樣做也讓他本身的力量分散了,可是不要忘了,趙小川之前吞噬的第九世可是一個陣法大家。

六個心意相通的人再加上陣法,有多麼的可怕簡直很容易想象。

事實也是這樣的,在衆人驚訝時,趙小川已經安排各個分身形成第九世腦海中的最強殺陣,六道絕殺!

隨後他們六個變向一道旋風席捲全場,那些火人完全沒有反抗的機會,如待宰的羔羊一般被趙小川的六個分身屠殺乾淨。

半刻鐘後,只留下一個火人分身氣喘吁吁的停留在空中,而趙小川的手中已經多了一團跳動的火焰。

“成浩,將這團不知火注入到葉楓體內,應該可以保他一命!”

趙小川淡淡的說道,手中的火焰頓時向着成浩飛去。

成浩大喜,現在被抽離了不知火的葉楓可以說是氣若游絲,不知火的失而復得一定會讓他重新站起來的。

然而讓衆人沒想到的時,當不知火火焰即將落在成浩手中時,一道黑影從他的身後竄出,一把抓住火焰,然後向着遠方遁去。

誰都沒有想過揮出這種變故,甚至連趙小川的臉上都出現了一絲錯愕。

不過很快衆人反應過來,對着快要離開他們視線的凌風破口大罵。

“凌風,你個吃裏扒外的東西,你要做什麼?快點把不知火還回來!”

“該死的凌風,你想要葉楓死去麼?若是葉楓出了一絲問題,我必殺你!”

“不知火本來葉楓的東西,凌風做人不可以太無恥!”

身後的咒罵聲,凌風充耳不聞,反而加快了逃跑速度。

“哼,儘管鄙視我吧!總有一天,我會成爲你們需要仰望的存在!”

凌風心中暗暗發狠,同時心頭火熱。

他成功了,在最後一刻他搶到了不知火,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

然而,一股火熱從他的後心傳來!

凌風一驚,感到胸口一熱,低頭望去,發現火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他的身後,而他的一隻手從背後插穿了自己的胸口。

“我不甘心啊!”

凌風憤怒,想要仰天大吼,宣泄自己的憤怒,可是卻感到身體越來越冷,甚至旁邊的不知火也無法溫暖自己。

最後只能緩緩閉上眼睛,從這個世界消失,而在消失的一剎那,他看到一雙冰冷鄙夷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那雙眼睛的主人正是趙小川…… 晚上七點鐘。

東方酒店某房間內,秦穆然整理衣裝,一切就緒,秦霜陪同雙曲星親自送行。

「小姑,格蘭塞堡城的事情,我就全權交給你坐鎮了。」

秦穆然說道。

「放心,有你小姑在,格蘭塞堡城丟不了,倒是你,多加小心,到巴比亞城記得給我們報個平安。」

秦霜叮囑說道。

「不用擔心,太陽宮那群蠢貨,能奈何我的人還沒有出生,哈哈……」

秦穆然笑道。

隨即,秦穆然將目光看向上官雷闕和雷凱等人,安排他們協同秦霜共守格蘭塞堡城,以防太陽宮的再次偷襲和全面進攻。

「秦兄,放心,我們一定會竭心儘力,守住格蘭塞堡城,等你凱旋迴來……」

上官雷闕信誓旦旦說道。

華僑會在秦穆然帶領下,勢力快速發展,已經足夠對抗太陽宮一個乙級主力,有華僑會協同守護格蘭塞堡城,再加上冥王殿的暗衛和白虎兩支主力,力量綽綽有餘,這一點秦穆然倒是並不擔心。

這時候,石大壯風風火火走了進來。

「隊長,東皇小隊已經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出發執行營救任務了。」

石大壯語氣鏗鏘說道。

秦穆然看了眼時間,在眾人陪同下,朝樓下走去。

東方酒店外,三輛SUV車已經整裝待發,石大壯陪秦穆然上了最後一輛車,三輛車陸續駛離東方酒店,並從三條不同的道路分別駛出格蘭塞堡城,徑直朝巴比亞城開去。

……

深夜。

在通往巴比亞城的公路上,秦穆然乘坐的SUV高速行駛,揚起一陣灰塵。

車內。

秦穆然坐在車子後座上,閉眼小休片刻,石大壯則親自駕車。

「隊長,按照你的吩咐,東皇小隊我已經分成兩組,他們會依次進城,到達目的地后我們再聯繫回合……」

石大壯說道。

這次營救行動,秦穆然為了避免人多目標大,所以將東皇小隊分了兩組,大大減少被發現的概率。

「好,你通知猴子他們兩組,無論誰先到達巴比亞城,立刻尋找落腳點,盡量不要擅自行動……」

秦穆然說道。

巴比亞城畢竟是太陽宮的地盤兒,而且現在是戰時管制狀態,擅自行動,難免會遇到一些麻煩。

石大壯兩手緊握方向盤,回道:「明白,我已經叮囑過他們了!」

此刻。

車子已經徹底駛出格蘭塞堡城的管轄區域,行駛在無盡夜色的大路之上,車窗外是一片無盡的凄涼。

「大壯,咱們多久能到達巴比亞城?」

秦穆然問道。

「巴比亞城距離格蘭塞堡城只有兩百多公里,開車的話,不算太遠,不到三小時的車程就能到。」

石大壯回道。

「好,你小子好好開車,我睡會兒。」

秦穆然言罷,靠在後座上,準備養精蓄銳,休息一會兒。

……

兩小時后。

秦穆然眯眼醒來,伸了一個懶腰,目光看向車窗外,並點上一根香煙,清醒了一下。

「隊長,你醒了,再有半小時左右,咱們應該就能到達巴比亞城了。」

石大壯說道。

秦穆然微微點頭,從路旁的路標不難發現,這裡距離巴比亞城已經很近了。

「大壯,這裡已經進入太陽宮的勢力範圍了,小心點兒。」

秦穆然叮囑說道。

「隊長,放心,俺辦事你還不放心啊!」

石大壯笑道。

「這次不一樣,這裡畢竟是西方,而且我們的對手是太陽宮,小心總是沒有錯的……」

秦穆然說道。

話音剛落,在道路前方,出現一道強光射來,石大壯眼睛被晃的有些睜不開,一腳急剎車踩下。

吱……

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后,車輛在道路上劃出一條長長的剎車痕迹。

「哇靠!」

「誰尼瑪大晚上居然在路中央開遠光,遠光狗,不得好死……」

石大壯不禁罵罵咧咧說道。

兩人下車,定睛一看,只見兩輛黑色麵包車,停在道路中央,十幾號人,統一著裝,而且還手持武器,一看便是太陽宮的人。

一名大漢,帶著兩人,面色兇狠,朝秦穆然和石大壯走了過來。

「喂,你們是幹什麼的!」

大漢惡狠狠說道。

石大壯稍微一動,十幾號人立刻手持武器圍了過來,個個訓練有素。

石大壯眉頭一皺,立刻反應過來,憨憨一笑。

「俺們是東方夏國來旅遊的,別拿那玩意兒指著俺,俺們膽子小……」

石大壯笑道。

那名大漢帶著幾名手下,圍近過來,仔細打量秦穆然和石大壯一眼。

「東方夏國來的?你們的證件,我要查看一下……」

那名大漢說道。

石大壯立刻將兩人早已準備好的證件,給那名大漢檢查。

「怎麼樣,我們可以過去了吧!」

石大壯笑道。

那名大漢眉頭一皺,繞著石大壯和秦穆然走了一圈,細細打量一番,面色沉重。

「你說你們是來旅遊的,但我怎麼看著不像呢?」

「你們兩個人,身板停止,雙目有神,身上帶著一股獨特的氣質,我要是沒有猜錯的話,你們是軍人。」

那名大漢自信說道。

話音落下,十幾個黑漆漆的槍口,齊刷刷指向了秦穆然和石大壯。

秦穆然眉頭一皺,臉上的神情,有些不耐煩。

「啊呦,觀察挺仔細,不錯,我們是在夏國參過軍,但是那又如何?」

秦穆然淡然笑道。

「我們太陽宮正在和冥王殿開戰,我懷疑你們兩個是冥王殿派來的姦細,所以,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大漢冷聲說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回道:「我們還有事情,恐怕沒有時間接受你們的調查。」

「哼哼……這可由不得你,這裡是我們太陽宮的地盤兒,惹急老子,老子現在就賞你們兩顆花生米……」

大漢惡狠狠說道,並將槍口指向秦穆然。

秦穆然目光瞥了眼大漢手中的火氣,眉頭一蹙,語氣瞬間有些森冷。

「我最討厭有人拿槍口對著我,你最好把他收起來。」

秦穆然說道。

「我要是不呢?」

「你能怎麼樣?」

「你還能殺了我嗎?」

「哈哈……」

十幾人發出一陣笑聲,在他們看來,自己十幾人用熱武器圍著秦穆然兩個人,對手根本沒有任何反抗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