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骨的涼意從楊暖暖的手上緩緩地蔓延到她的全身,只是短短的十幾秒鐘,楊暖暖便渾身顫抖,牙齒打顫。

楊暖暖被凍的連忙收回手。

手一遠離門,那股在楊暖暖體內肆意亂竄的寒意立馬消失了。

一會極度寒冷,一會恢復正常。

這一冷一熱間,楊暖暖有點吃不消。

“真是奇怪。”體溫恢復正常的楊暖暖看着這扇黑乎乎的小門,她低聲喃喃自語。

小黑門內突然傳來一聲尖叫:“啊!!!”

楊暖暖猛地擡眼,她的眼睛裏全是慌亂。

是顧栩的聲音,嚴錫對他做了什麼,他怎麼會叫的如此悽慘。

шшш●тт kΛn●c○

聽到顧栩的慘叫楊暖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她往後退了半步。

楊暖暖擡起腳,她衝上前,一腳踢開小黑門。

楊暖暖的動作已經很快了,但她還是觸不及防的被凍了一遭。

楊暖暖的嘴脣被凍的發紫,看到門開了,楊暖暖脫着止不住顫抖的身體,一頭鑽進門中。

“砰。”的一聲聲響,楊暖暖才進來,小黑門就自動合併了。

楊暖暖聽到關門的動靜,她回頭看了一眼嚴絲合縫的小黑門。

好險,還好這一次我沒有耽誤一秒鐘!

楊暖暖站直身體,她嚴陣以待的注意着自己身體周圍。

楊暖暖原以爲自己打開門之後迎接她的會是數不清孤魂野鬼,她都已經做好了被鬼恐嚇的心理準備了。

可是楊暖暖迎接楊暖暖的是一盞極其明亮白熾燈。

楊暖暖擡頭望着鑲嵌在頭頂上的巨大燈泡,耀眼的白光晃得楊暖暖無法睜開眼睛。

這裏居然會有燈光,電是從哪裏來的?

這裏不是一處鬧鬼廢棄的大別墅嗎,爲什麼許久都沒有人居住的廢棄別墅中會有電燈?

最最最重要的是,電燈居然還能使用,而且這裏居然有電。

一個坡度很陡,寬度在一米五左右的環形樓梯出現在楊暖暖的腳下。

楊暖暖看着腳下的漢白玉砌成的環形樓梯,這樓梯蜿蜒曲折,看不到盡頭。

砌築樓梯的漢白玉石條上居然沒有一點灰塵,在頭頂燈光的映襯下,腳下的樓梯光可鑑人。

這實在是太壯觀了,就是在21世紀的今天,修建這樣的環形樓梯也是一個大工程。

在很久之前的民國時期,到底是什麼樣的家族,用了多少勞力,纔在一棟曾經無比豪華奢侈的別墅之下,修建了一個如此壯觀的樓梯?

這些砌築樓梯所用的漢白玉石塊,每一塊的重量都在一噸左右,十個力大無窮的成年男人,勉強才能擡起它而已。

現在這裏有多少塊這樣的漢白玉石塊呢?

楊暖暖看着眼前蜿蜒曲折的階梯,她看不到樓梯的盡頭。

楊暖暖沒有時間感嘆眼前的這個環形樓梯,現在她的心裏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殺死嚴錫,好好地活下去。

楊暖暖沿着樓梯開始一階一階的往下走,她儘量不讓自己發出一絲動靜。

楊暖暖動作極其輕,她生怕讓嚴錫聽到自己的腳步聲。

五分鐘之後,楊暖暖走到了地下深層,她的眼前出現了一堵很敷衍的殘破紅磚牆。

這堵小小的紅磚牆,似乎就是近期才砌成的,砌牆人在砌牆的時候很着急,導致牆都是歪的。

而且砌牆用的轉頭看起來就像是臨時湊起來的。

這堵牆立在這裏,看起來毫無意義。

可當楊暖暖一走下來,牆壁的功能就展現出來了。

楊暖暖走下最後一階臺階,她躲在紅磚牆後面。

一股濃郁的伴隨着惡臭和血腥味的味道,從牆的另一面一陣一陣的撲過來。

這堵牆就是顧栩爲了讓楊暖暖躲藏而臨時砌起來的。

楊暖暖躲着磚牆之後,隔着一堵牆,她能清楚的聽到顧栩沉重的喘氣聲。

紅磚牆的另一面,顧栩渾身是血的站在原地,他的身體顫顫巍巍,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落。

顧栩的對面,嚴錫身上的衣服殘破不堪,但他面色紅潤,精神抖擻,看起來很興奮。

嚴錫嘿嘿地笑道:“最後一招,你這個世界上最年輕的影帝就要從這個世界完全消失咯。”

顧栩看着嚴錫不語,他英俊的面龐上此時覆滿了血跡。

那些血看起來黑乎乎,不知道是誰的。

嚴錫繼續笑道:“讓你這個老小子乖乖地聽我話,當我乾兒子你不幹,你還背叛過,想借他人之手殺了我,你別想着能好死了。”

躲在牆後面的楊暖暖心驚膽戰,她慢慢地蹲下。

楊暖暖取下身上的揹包放在地上,她不敢拉開拉鍊,楊暖暖從偃月劍劃開了揹包。

楊暖暖從揹包裏拿出一塊錫紙包裝的巧克力,她打開,直接把巧克力塞進嘴裏。

一塊又一塊,楊暖暖無聲的吃着東西。

吃飽了的楊暖暖,拿出礦泉水,喝了一口水,楊暖暖站起來。

騙婚豪門之總覺得老公要黑化 就算死,她楊暖暖也要做一個飽死鬼。 顧栩立在原地,他呼吸沉重,渾身都是血。

面前的這個嚴錫很是嗜血,只要時間足夠的話,嚴錫最喜歡的殺人方法就是一點一點的放乾淨獵物的血。

楊暖暖躲在一睹紅撞牆後,她取下了身上的揹包,右手緊緊地握着青銅短劍。

顧栩的身體顫顫巍巍,他的臉上糊了一層黑乎乎的血

那層看起來黑乎乎地血遮住了顧栩蒼白到嚇人的臉色,他低垂着腦袋看起來很虛弱。

到現在爲止顧栩連頭都沒擡起來,他一眼都不曾看向嚴錫。

從進來到現在顧栩一直都是被動的捱打,他一定咬牙拼命地硬抗。

楊暖暖手握着青銅短劍,她的臉上身體上全是冷汗。

楊暖暖慢慢地移動身體,她小心翼翼地伸頭打量着磚牆之後的兩個人。

楊暖暖快速的伸頭看了一眼,她又立馬迅速的藏好自己的身體。

楊暖暖的一伸一縮速度極快,前後時間不超過三秒鐘。

一直低垂着腦袋的顧栩緩慢的擡頭,他感覺到了楊暖暖。

楊暖暖來了!

顧栩擡頭,他虛弱的盯着眼前的老怪物嚴錫。

顧看着他,他忽然輕笑了出來。

顧栩看着嚴錫笑出了聲,顧栩笑道:“你死定了!”

嚴錫的臉色很白,嘴脣很紅,他的衣服溼噠噠地,衣物看起來很沉重。

嚴錫身上穿着衣的物不倫不類,既洋又土,一層粘着一層,也不知道他一共傳來幾件。

一股濃郁的惡臭從嚴錫的周身散發出來,他的每一件衣服上都像是灌滿了鮮血。

面對垂死掙扎的顧栩,嚴錫沒有說話,他邁腿緩步走向顧栩。

嚴錫步步緊逼,顧栩步步後退……

顧栩正在把嚴錫帶到楊暖暖攻擊的最佳方向。

“暖暖……暖暖。”

躲在紅撞牆後面的楊暖暖被這突如其來的呼喊嚇了一大跳,她往後退了兩步,連忙擡頭去尋找那呼喊聲是從哪裏來的。

楊暖暖擡頭四處尋找,她發現四周根本就沒有人。

不僅是楊暖暖的身邊沒有出現人,嚴錫和顧栩似乎也沒聽到剛剛的那兩聲呼喊。

既然沒人的話,那麼剛剛會不會我出現幻聽了?

“暖暖,是我,顧栩。”這聲音空靈悠揚,似從人跡罕見的詭怪祕境傳來一般。

正擡眼四處尋找的楊暖暖愣住了,她聽清楚了。

顧栩的聲音直接出現在楊暖暖的腦海中,他顧栩的聲音就那麼古怪的從楊暖暖的腦海中響起來。

怪不得楊暖暖找不到人,原來是因爲根本就沒有人說話。

楊暖暖在心裏問:“顧栩是你嗎?”

楊暖暖在心裏問出自己的問題的時候,直覺的自己可笑,她和顧栩又沒有心靈感應,楊暖暖在心裏問出的問題,顧栩怎麼可能會聽到呢?

“是我,我是顧栩。”顧栩的回答來的迅速且清晰。

楊暖暖的表情更加驚訝了,她情不自禁地瞪大眼睛,心裏一時之間一片空白。

顧栩道:“你聽我說,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你手裏的偃月劍是斬殺嚴錫最好的武器。用你的的血抹在偃月劍上,只要劍鋒觸碰到嚴錫,我們就有殺了他的可能。”

楊暖暖睜着眼睛,她心裏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是那些說不清的疑問在這短短的時間裏都纏繞在一起。

楊暖暖的腦海中想,心裏此時是一團亂麻,她無數次想找顧栩問清楚,但是所有地困惑疑問都死死地纏繞在一起。

楊暖暖根本沒法從那些纏繞在一起的疑問中,挑出一個找顧栩質問。

“砰。”的一聲巨響。

楊暖暖腳下的土地都爲之顫抖了兩下。

巨響之後,一陣星星點點的血雨從天空落下。

轉眼間,楊暖暖的身上臉上全濺上了血滴。

一點血碰巧落在楊暖暖的脣瓣之上,她失神恍惚的伸出舌-頭舔-了-舔脣瓣上的血。

血是甜的,沒有惡臭的味道。楊暖暖猛地轉身,血是顧栩的!

怎麼回事,顧栩發生了什麼?

楊暖暖情急的低眼,她左手拿着偃月劍,右手直接握住雙面刀刃。

楊暖暖右手慢慢用力,她想要劍刃直接深入她的掌心,但是不知道爲何,偃月劍對她似乎有種天然的保護力。

偃月劍的鋒利程度超出人們的想象,但是現在楊暖暖已經用力的握住了劍刃,她的手也沒有因此破開。

楊暖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有一道柔和的力量從偃月劍上發出,正在抵抗着楊暖暖。

楊暖暖一邊持續的用力握住了偃月劍,一邊在心中焦急的呼喊:“顧栩,顧栩,你有事嗎,,顧栩,要是你能聽到我的話,拜託你回覆我一下。”

“嘿嘿嘿……”嚴錫詭異的陰笑聲傳來,他的笑聲裏帶着勝者的狂。

“啊!!!”楊暖暖突然失控,她的左手用力的從偃月劍上劃過,一道血珠從楊暖暖的左手掌心甩開。

極品邪王︰溺寵刁蠻小萌妃 那些原本已經被甩開的血珠,在空中突然轉向,一滴一滴的血珠刷刷刷地回到楊暖暖面前。

楊暖暖盯着眼前的這些血珠,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見多了鬼怪的楊暖暖,對眼前這幕詭異的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

楊暖暖右手的偃月劍開始發力,楊暖暖按住劍,劍身在顫抖,楊暖暖的手被顫抖的偃月劍帶着一起顫抖。

一道異常強大的力量控制住楊暖暖的手,楊暖暖拿着偃月劍的手慢慢地舉起來。

楊暖暖舉起偃月劍,那些停在她面前的血珠都落在古樸的青銅劍身上。

楊暖暖的血落在偃月劍上,刷一下,劍身迸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蟄伏了六七十的降鬼寶器再次開鋒,炫出它本身的無限光華。

紅磚牆之後,顧栩趴在地上,他毫無生機。

顧栩的身體就是像被剝皮一般,他的身體血紅血紅的,他躺着的地方血流成河。

顧栩現在還剩下最後一縷氣息,就在嚴錫準備將他挫骨揚灰,徹底毀滅的時候,楊暖暖喊了一聲。

準備對顧栩下殺手的嚴錫立馬被楊暖暖的喊聲吸引。

嚴錫生怕打草驚蛇,他躡手躡腳的朝楊暖暖藏身的紅磚牆靠近。

就在嚴錫準備推倒這堵礙事的牆壁的時候,一道純粹透徹的光芒打飛了嚴錫。

嚴錫被偃月劍的劍光打飛,他飛出五米遠,重重地摔倒了在地。 清水鎮的廢棄許久的大別墅的地底下,顧栩用腦電波將如何使用偃月劍的方法告知了楊暖暖。

楊暖暖在嚴錫準備對顧栩下殺手的時候,楊暖暖喊了一聲。

楊暖暖用自己的血將偃月劍開鋒,降鬼寶器開鋒,迸發出一道耀眼的金光。

蘊含着無限神祕能量的光芒直接將嚴錫這個老怪物打飛。

嚴錫一下飛出五米遠,磚牆之後的楊暖暖對此一無所知。

當楊暖暖的血灑在了這把青銅短劍之後,那種控制住楊暖暖手的力量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楊暖暖舉着偃月劍,失神的盯着劍,她喃喃自語地道:“我好像想起曾在哪裏見過這把劍了。”

嚴錫被劍光打飛之後,他立刻翻身從地上站起來。

嚴錫抖了抖身上血跡水痕,無數的水滴混合着血液向四處八分濺落。

嚴錫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落水的小狗,在甩身上的水一樣。

因爲吃過了一次虧,嚴錫再向楊暖暖靠近的時候,變得更加仔細小心了。

嚴錫一步一步地靠近楊暖暖。

原本有些失神的楊暖暖,瞬間回神,她感覺到了危險和殺氣。

大概是因爲偃月劍是經由楊暖暖的血開鋒,楊暖暖現在似乎能夠感受到來自於劍的觸感。

楊暖暖轉身盯着紅磚牆,她表情凝重,眼神清冷。

楊暖暖往後退了半步,手中握着偃月劍,她現在毫無畏懼。

偃月劍給予了楊暖暖無盡的勇氣和膽識,楊暖暖現在周身散發出的氣息如同冷冽無神的戰神一般。

楊暖暖忽然舉起了偃月劍,她持劍用力一劈。

砰的一聲,紅磚牆被一道凌冽的劍氣擊開,剎那間碎石滿天。

無數的碎石頭砸在嚴錫的身上,落在趴在地上的顧栩身上。

嚴錫冒着碎石朝前走,楊暖暖冷眼看着嚴錫老怪物。

顧栩現在的狀態形如被剝皮一般,他的全身上下血紅血紅的。

碎石砸在顧栩裸-露在外的皮膚上,他疼的仰頭慘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