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高手還有粉條等人使勁無數方法都沒有能夠傷到這隻鼎奴分毫,但是車庫一出手直接將這隻鼎奴的手掌刺穿,雖然沒有血液流出,但是鼎奴確實是受到了傷害,陳若柯一擊未中,直接抽劍離開,身形飛縱,再次遠離了那隻鼎奴,。

陳若柯只有手中的一尺青鋒可以上到鼎奴,但是陳若柯如果用自己的身體去和那隻鼎奴硬抗的話肯定是自尋死路,不自量力。

就在陳若柯抽身離開的剎那間,黑子的身影瞬間撲了上去。

“嗷~”

黑子的身影瞬間出現在鼎奴上方,仰天長嘯一聲張開大口直接咬向鼎奴的頭顱。

“額~”

鼎奴發出一道倉促的聲音,似乎是沒有來得及反應,剛剛被陳若柯刺穿的那隻手掌再次擡了起來,來抵擋黑子那鋒利的牙齒。

“吼吼~”

黑子再次咬中了鼎奴的手腕,直接咬下一塊兒腐肉。

黑子的身體在空中以一種極其詭異的姿勢再次降落在陳若柯身旁,不斷地往外面吐着東西,吐出來的正是剛纔從鼎奴手腕上咬下來的腐肉。

不過黑子已經將口中的東西吐乾淨了,但是依舊還在不斷的往外面吐着唾沫。

黑子嫌髒······

那隻鼎奴被陳若柯還有黑子這一人一狗先後重傷,心中的恐懼更加劇烈,恐懼的看了陳若柯一眼之後,理科就想要操縱着身下的大鼎離開。

“再來一次!”

陳若柯看到鼎奴想要離開,看向身旁的黑子說道。

黑子的牙齒竟然也能夠將這隻鼎奴重傷,真不知道黑子的牙齒到底是什麼做的。

雖然黑子不願意再去咬這種骯髒的東西,但是黑子能夠發揮出巨大威力的除了牙齒也只有爪子了,就是不知道黑子的利爪能不能傷到鼎奴。

黑子聽到陳若柯的話之後,輕聲叫喚一聲,=凝重的盯着那隻邊看他們邊向後退的鼎奴。

“不要追了!”高手突然說道。

陳若柯聽到高手的聲音之後,示意黑子聽一下。

“不要再追了,我們先進去,如果你就這麼追進去的話我們跟不上你和黑子到了裏面說不定還會碰到什麼危險,像這種鼎奴我感覺不會只有一隻”高手猜測道。

“一共有九隻鼎奴”鬼屠的聲音在陳若柯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陳若柯雖然聽到了鬼屠的話,但是並沒有什麼反應,這一點陳若柯在剛開始就已經纔想到了,古代天子九鼎爲尊,這纔剛剛出現一隻鼎奴,再者說秦始皇的陵墓之中怎麼着也不會只有這一口大鼎吧,後面肯定還有其他的鼎奴。

旋即陳若柯收起了手中的一尺青鋒,就在衆人的注視之下,陳若柯手中的一尺青鋒眨眼間便消失了,已經被陳若柯收到了鬼戒之中。

鬼戒就相當於是一個小型的儲物戒指一樣,不僅僅是小妖他們的寄身之處,也能存放一下東西。

“那好,我們再往裏面走走吧,後面肯定還會有危險,大家小心一點”陳若柯說道。

吳長老看到剛纔陳若柯的表現之後,心中不知道在思量着什麼,只是目光不時得到在陳若柯身上游蕩。 “好”高手回答道。

“對了,你們兩個問問你們的門人有沒有不想進去的,如果不想進去的話現在就可以往回走”陳若柯看着吳長老還有冷帥風說道。

剛纔的情景冷帥風親眼看到了,而吳長老梗死親身經歷,而且這還僅僅是個開始,還沒有進入陵墓裏面呢就碰到了這種怪物,怎麼打都打不動的怪物,如果陳若柯手中沒有這把一尺青鋒的話,他們肯定是沒有辦法通過這裏的。

吳長老目光閃爍不定不知道在考慮着什麼。

冷水風到是直接說道:“你們有想走的,或者是怕死的,現在就趕緊走,如果後面碰到什麼危險的話,你們想走也走不了了”冷帥風衝着跟着他來的那幾個人說道。

不過陳若柯能夠看得出來,冷帥風其實也有些害怕了,但是或許是因爲某些特殊的原因,冷帥風肯定是不能走的。冷帥風如此說道,而吳長老比較乾脆“你們都走吧,在這裏也沒有什麼用”

跟着吳長老下來的那些小弟子都是二十出頭的小年輕,沒有經過什麼大風大浪,以前更加沒有經歷過今天這種驚險的場面,現在聽到吳長老的話之後,剛開始都還有些猶豫吧,自從有了第一個開始轉身走的弟子之後,其他的人紛紛跟着往來時的路走回去。

等那些跟着來的小弟子都走得七七八八的時候,吳長老說道:“讓他們走吧,他們跟着再往裏面進去的話也是去送死”旋即看向陳若柯說道:“我能夠看的出來其實你和他們的年齡差不了多少,但是你的能力確實他們的好多倍,讓他們回取,我和冷帥風跟着你們進去,其實如果我們能走的話,我們現在肯定也跟着他們一起走了”吳長老苦笑一聲。

聽到吳長老的話之後,冷帥風也是苦笑一聲,其實冷帥風的眼睛已經表露了他心底的意思,恐懼,害怕,冷帥風雖然是趕屍派衆人的師兄,但是真正的實力誰也不清楚,不過在陳若柯看來,也就是三道左右的實力,遠不能和他們這羣人相比較,畢竟他們的修煉方式根本就不一樣,資質更是天差地別。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剛纔走的那羣弟子又折返回來了!

“吳,吳長老,我們出不去了”其中一個弟子慌張的看着吳長老說道。

“冷師兄,我們,我們也出不去”冷帥風帶來的人之中也說道。

“嗯?怎麼回事!”吳長老一雙眸子綻放出一道精光,被吳長老盯着的那個小弟子只感覺一陣巨大的壓迫感朝着他壓過來。

大醫凌然 “吳長老!”那弟子驚叫一聲。

重生之絕世廢少 吳長老這才反應過來,“你說什麼?出不去了?!”

“是,是的”

合歡門的弟子說道。

旋即,吳長老轉過身看向陳若柯等人,陳若柯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也看向粉條還有高手。

“我們來的時候的路正確嗎?。”陳若柯問道。

其實陳若柯是相信粉條兩人的,只是他這麼問是爲了問給吳長老兩人聽的,那些小弟子回來之後一說自己等人都出不去了,吳長老還有冷帥風頓時緊張了起來,看正常入庫等人的目光之中瞬間充滿了敵意。

粉條還有高手對視一眼,凝重的說道:“來時的路肯定是正確的,或許······”

“或許什麼!”冷帥急忙問道,那些弟子回來之後,冷帥風就知道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合歡門的弟子們說他們出不去了,也就是說被困在這裏面了,,冷帥風頓時感覺心中慌了神,如果真的出不去的話,難不成就要被困死在這裏?

“趕緊聯繫上面的人,讓他們看看是什麼情況,探測一下我們周圍有沒有什麼奇異的波動。”吳長老朝着冷帥鋒說道。

“對對”冷帥風連忙答應道。

這一刻便看出了,吳長老確實是經過風浪的人,這種時候最不可以有的情緒便是緊張慌亂,最需要的就是平靜。

“喂,喂······”冷帥風按住耳朵上的通訊器一直在聯繫上面的人,但是冷帥風聽到的只有“呲呲”的電流聲,根本就聯繫不上上面的人。

兩分鐘之後,冷帥風終於放棄了這個想法,他們和上面留守的人聯繫不上了。

“怎麼會這樣!”

“我們會不會死在這”

“我們被困在這了······”

合歡門還有趕屍派的弟子們頓時驚慌了起來。

預謀愛情 沒有人是想死的,他們雖然是一些門派中的人,所以說更加珍惜自己的性命,他們還有着大好的年華,還有着光明的前途,他們誰都不想死。

“給老子安靜一點!”冷帥風大喝道。

現在看來冷帥風纔是最爲慌張的人,現在他早已經將宗門安排的事情王的一乾二淨了,現在只想活着走出去,至於宗門安排的事情,讓找什麼至尊殭屍的事情現在他早就不想幹了。

“這個陵墓好像有所變化”粉條還有高手說道。

“什麼意思?”陳若柯看着兩人問道。

“看那邊”高手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說道。

陳若柯等人順着高手的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之後,只看到那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片濃霧,根本就看不真切那邊的情況,剛纔他們進來的時候還是另一個樣子,但是現在竟然變了另一個樣子,難道說這個陵墓會變化?

“不是陵墓會變化,我們應該是進入了我們以前進入的那個幻陣”高手凝重的說道。

他們二十年前來的時候,就是碰到了幻陣,但是當時幻陣的還不像是現在這麼成熟,當時他們剛剛進入幻陣就已經發現了自己已經中招了,而且還是有高人指點,才最終能夠順利的走出幻陣,但是這一次他們竟然不知不覺的着了道。

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進入了幻陣之中。

“幻陣、!”

吳長老還有冷水風驚訝的看着高手他們。

高手還有粉條陳若柯他們三人在吳長老兩人呢眼中已經是神祕的存在了,他們會那傳說中的神祕道法,雖然趕屍派也會涉及一些祕法沒,但都不過是一些針對大糉子的咒語畫符之類的祕法,像高手還有粉條剛纔那種奇異的術法,冷帥風他們是根本就不會的,即便是宗門中的一些大能強者也沒有辦法想高手他們這般釋放出如此厲害的術法。 “這是個幻陣”高手凝重的說道。

“幻陣?”吳長老還有冷帥風都驚訝的說道。

他們兩人的門派之中雖然有祕法但是風水堪輿奇門遁甲之術卻並沒有涉及,趕屍派還有點接觸但是並不是太多,想冷冷帥風雖然是什麼所謂的大師兄,但是以前並沒有什麼很好的功績可以說出來,雖然他一直都是衆師弟口中的大師兄,但是他這個大師兄是怎麼當上的並沒有人知道。

“這就是你們上次遇到的那個幻陣?”陳若柯問道。

高手還有粉條早就說過他們上次進來的時候遇到過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就是一個幻陣,雖然多數幻陣的作用只是迷惑人心,但是不排除有的幻陣之中也會有殺陣,即便沒有殺陣如果在幻陣之中困得時間久了的話,依舊會被困死。

高手不確定的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是吧,我也不知道這個陵墓之中到底有幾個幻陣,我們上次進來的時候只是遇到一次幻陣,不過那一次進來的時候是有高人帶着我們進去的,即便是碰到什麼難以解決的阻礙,那人也有辦法解決或者直接憑藉高強的能力強行過去”

陳若柯點了點頭。

他只是猜測着高手口中的那個高人是他的父親,但是他現在根本就不可能是那種“高人”所以現在還只能先暫時被困在這裏,等有了辦法才能過去。

“我們還能不能出去”冷帥風走上前看着陳若柯說道。

雖然高手還有粉條兩人的實力都被衆人看在眼中,但是真正的主事人是陳若柯這一點所有的人都能夠看得出來。即便是那些小弟子也都看着陳若柯。

醫路坦途 陳若柯感覺到無數的目光都看向自己,心中也是有些無奈,他根本就沒有發現這是一個幻陣,如果不是那些弟子回來說的話他根本就沒有察覺自己等人已經陷入了幻陣之中。

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剛纔和那鼎奴戰鬥的時候不知不覺之間啓動了幻陣,他們才被困在了裏面,陳若柯敢保證,在走進那扇大門的時候絕對沒有陷入什麼幻陣。

“老掌門應該傳授過你陣道吧”高手突然說道。

高手這個時候說的是“老掌門”和林青山還有土山道人他們的稱呼是一樣的,陳若柯早就猜測着高手以前肯定也是道門之中的人,但是還不能完全確定,現在終於可以確定了,要不然父親也不會讓他找韓柏,也就是高手。

其實陳龍鼎應該在很早以前就已經將陳若柯的路給安排好了。

“我想想”陳若柯說了一聲。

隨即意識溝通鬼戒,只看到陳若柯雙目緊閉意識已經進入了鬼戒之中。

鬼戒之中的小妖等人看到陳若柯進來的時候沒有絲毫的驚訝,他們雖然在鬼戒之中但是外界的事情他們也是能夠知道的,看到陳若柯進來之後,小妖直接走到陳若柯面前說道:“少主,這個幻陣應該不一般,您最好小心一點”

陳若柯壓抑的看了小妖一眼“你也懂陣法?”

小妖點了點頭:“其實小妖以前也是道門的人,以前也學過一點”

“那你對這個幻陣有什麼看法?”

“小妖不知道”小妖直接搖了搖頭。

“少主,您還是先找找辦法吧,如果真的被困在這的話,時間久了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畢竟這秦始皇陵不是什麼好地方,不可久待”老婆婆走上前說道。

在鬼戒之中一共有六人。

小妖還有婆婆等五鬼,現在又多了一個鬼屠,陳若柯進來之後正看到他們湊在一起好像是在聽着鬼屠在說什麼呢,陳若柯看到這一幕之後感覺還不錯,他起初還在擔心鬼屠會和小妖他們合不來呢,現在看來這種擔心是多餘的了。

“你是說皇陵中的陣法?”

鬼屠插嘴道。

陳若柯看到鬼屠,瞬間想起鬼屠以前就是跟着徐福大人的,這皇陵之中的陣法很大的可能就是徐福大人佈置的,不知道鬼屠是不是知道破陣的方法。

“你有辦法?”陳若柯試探性的問道。

“你小子還真是愚鈍”鬼屠以一種孺子不可教的懊惱樣子說道“雖然我有些事情不知道,但是畢竟存在這麼長時間了,尤其老子還是以前那個時候的人,怎麼也比你看一下亂七八糟的方法強一些吧”

陳若柯一聽鬼屠的話,這事有門兒!

“怎麼弄?”陳若柯立馬走上前,鬼屠身旁還坐着其他三個男的,以前陳若柯也是見過的,雖然不常見面,不如小妖還有婆婆的出鏡率高,但是陳若柯對他們也是很尊重的,雖然名義上是陳若柯的手下,但是他們五鬼就像是陳若柯的一個領路人一個守護者一樣。

陳若柯衝着他們點了點頭,隨後看向鬼屠。

鬼屠這才施施然的站了起來,看着陳若柯,並沒有說話,而是靜靜地盯着陳若柯的眼睛。陳若柯的特殊性鬼屠在第一次看到陳若柯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所以陳若柯雖然是盲人,但是能夠看到他們,所以鬼屠並沒有說話,而是注視着陳若柯的雙眼。

在半分鐘之後,陳若柯只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在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漸漸地,陳若柯的眼皮開始有些沉重,有一種要昏昏欲睡的感覺,小妖他們雖然看到了陳若柯的異樣,但是並不認爲鬼屠會對陳若柯做出什麼,所以也就在旁邊看着鬼屠教導陳若柯。

“啪~”

忽然鬼屠打了一個響指。

“剛纔是什麼感覺?”

看到陳若柯雙眼再次恢復了清明,鬼屠問道。

“暈”陳若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那幻陣呢”鬼屠直視着陳若柯說道。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陳若柯鬼使神差的說道。

“其實不是你們被幻陣困住了,而是你們被自己迷惑了,主要還是心不夠堅定”鬼屠一語中的的說道,直接點出了其中的問題所在。

聽到鬼屠的話之後,陳若柯恍然大悟,人依舊是本體,即便極其厲害的幻陣也是幻陣也是人佈置的,只要堅守本心,便能夠看破虛妄。

“假作真時真亦假。”

高手他們一直在等着陳若柯說話。沒想到陳若柯竟然說了一句不着頭尾的話,弄得衆人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等陳若柯睜開眼睛之後,臉上帶着笑意,那是一種頓悟之後的輕鬆,是一種滿足。

“有了”陳若柯笑着點點頭說道。

“有辦法了?”

吳長老還有冷帥風都驚喜的看着陳若柯。

陳若柯點了點頭,臉上帶着神祕的笑容。

“你別笑啊,你倒是趕緊破陣啊”冷帥風催促道。

“你吵什麼吵!”王胖子忽然低喝道。

冷帥風也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是反應有點激烈了,旋即閉上了嘴巴。

“其實?陣法困住了我們,是我們自己迷惑了自己,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這個陣法其實就是一個虛設,只要你不去想,不去看,陣法自破!”陳若柯解釋道。

不過看到衆人的樣子,除了高手粉條還有吳長老之外其他人依舊是一臉茫然的樣子,但是雲凌萱好像是有所悟。不過好像還是有什麼地方想不通一樣。 在陳若柯的提醒之下所有的人都開始靜心凝氣,一時間所有的人全都閉上銀行了眼,就在衆人都閉上眼的那一瞬間,這一片區域瞬間安靜了下來沒有一絲的聲音,只有輕微的喘息聲,不時地有人堅持不住了,長舒一口氣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這種安靜持續了進十多分鐘,“啵”空氣中好像是出現一道細微的破裂的聲音,不過又不是非常的清楚,只有幾個人聽到了着到細微的聲音,“睜開眼吧”陳若柯的聲音在這片空間之中響起。

衆人聞聲都睜開了雙眼,雖然眼前的情景依舊是原來的情景,但是所有的人都感覺有些地方不一樣了,雖然說不出是哪裏不不一樣了,但是依舊能夠感覺出那一絲絲細微的變化。

“好了,想要走的現在都走吧,通往回去的路應該已經出現了,那兩扇大門只要你們推開它就可以沿着來時的路回去”陳若柯說道。

合歡門還有趕屍派的衆弟子這一刻都有些猶豫,不過依舊是走了,在走的時候都感激的看了一眼陳若柯,在那些小弟子的感激之情流露出來之後,陳若柯竟然有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好像是自己的力量又有所增長一般,但是至於是否真的增長了陳若柯還不清楚,只是有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在心頭暖洋洋的流淌。

那些弟子都已經走了,再也沒有回來。

現在這裏就只剩下陳若柯這一行人還有吳長老跟冷帥風了。

“吳長老,冷帥風,我不知道你們兩人進來有什麼目的,但是我需要告訴你們兩個,後面肯定還有更加危險的事情,如果你們還想跟着一起進去的話我們會不會介意,因爲我們原本就是合作的關係,但是如果你們想現在離開的話,也可以”粉條說道。

雖然粉條說的話有些不好聽,怎麼聽着這兩人都像是貪生怕死之輩,但是事實就是如此,他們也知道粉條這麼說也是子啊提醒他們後面的路程更加艱難,如果還跟着進去的話說不定就會有丟掉性命的危險。

“我們跟着進去”吳長老直接說道。

冷帥風也沒有任何異議。

“好,那我們繼續前進吧”粉條說道。

那幻陣就這麼莫名其妙的破解了,雖然看着非常的簡單,但是如果哪一步邁不出的話就是永遠都賣不出去,只要想通一點其實非常的簡單。

就在粉條說要前進的時候,陳若柯忽然喊了聲“停”

“怎麼了?”高手還有粉條都看向陳若柯。

重生之嫡女爲謀 只看到陳若柯臉上帶着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眼睛不斷的在四周掃來掃去:“現身吧,如果願意的話我們就一起前行,你們這麼躲躲藏藏也不是個辦法,我知道你們肯定有自己的辦法進去始皇陵,但是我感覺你們如果願意和我們一起的話,你們通過回更加容易”

陳若柯對着空氣說道。

不過高手等人肯定不會無聊的以爲陳若柯是不是傻了,而是瞬間警惕的查探着四周,高手還有粉條對視一眼,他們州委果然有一些微弱的氣息,那些人很擅長隱匿之術,即使是自身的氣息都掩藏的很好,如果不是仔細覺察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會發現,雖然他們在大門外面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有人跟着他們,但是當時那些人就沒有現身,沒有想到竟然跟進了這裏面來,不過現在還沒有離開不知道是不是和他們一樣剛纔被困在了那幻陣之中。

“嘔~”

忽然,空氣之中出現一道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