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小寶此刻已經恢復了常態,不過卻和趙小川一起倒在地上。

旁邊的李大爺身體輕輕一顫,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晃了晃自己仍然還有些眩暈的腦袋,看着滿是污穢的廁所,頓時清醒過來。

隨即他便發現了躺在地上的趙小川和小寶。

李大爺皺着眉頭思考片刻,緊皺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然後身材幹瘦的李大爺竟然一個人扛起了身材高大的小寶和體重不算太輕的趙小川離開了廁所。

只是他並沒有發現當他離開後,一隻蒼白的手從廁所地板上的下水道中伸出,同時一個低沉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飄蕩在空中。

“我的孩子.。。”

第二天,444宿舍中.。

“哐~”

宿舍門瞬間被踹開,接着渾身佈滿了冷漠氣質的趙琳走了進來。

“趙小川、郝大寶、王寶兒、蔣舟舟!起牀,上課!”

趙琳目光掃視了宿舍一圈,冷聲說道。

四人齊齊打了個冷顫,慵懶的睜開了眼睛。

“讓人家再睡會,人家還不想起牀呢!”

“唔,昨天一天太累了!舟舟,聽說大學可以喊到,你幫我吧!”

“大哥哥,該起牀了!”

“再睡會兒,等等!小寶,你怎麼還在我牀上!”

趙小川驚訝的聲音在宿舍中響起。

原本還在睡覺的郝大寶和蔣舟舟猛然睜開眼睛,向着趙小川的牀位望去。

“小川,人家真的沒想到你居然、居然喜歡男人!而且還把對方帶回宿舍!”

“哎!趙小川,畢竟大家都住一個房間,你這樣子讓我們很尷尬啊!”

郝大寶和蔣舟舟看着牀上抱在一起的小寶和趙小川長吁短嘆道,語氣中更是充滿了失望。

“誤會,這絕對是誤會!”趙小川腦中亂作一團,想起了昨晚廁所的事情,問道:“小寶,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大遁甲師 小寶立刻變得眉飛色舞起來,道:“大哥哥,昨晚你好厲害啊!”

“咳咳!”

一聲咳嗦聲打斷了小寶,小寶不滿的轉過頭去,看到趙琳正看着他。

“你們,那個,恩,一會兒自己來教室!還有趙小川你注意一點身體!”

趙琳尷尬的說道,然後急匆匆的逃離了444宿舍。

片刻後,石化後的趙小川清醒過來,看着同樣石化狀態的郝大寶和蔣舟舟,欲哭無淚道:“大寶、舟舟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

郝大寶和蔣舟舟相互對視一眼,各自失望的搖搖頭。

“小川,不要說話!讓我冷靜冷靜,我覺得我要重新認識你了!”

“小川,你原來喜歡渾身長毛的男人,人家,人家好傷心的說!”

趙小川臉一黑,回想起了李大爺昨天誤會的場景,但隨即一呆。

“李大爺現在怎麼樣了?”

這個想法從趙小川腦中猛然跳出,趙小川微微皺起了眉頭。

四人一番洗漱後下了宿舍樓,趙小川發現李大爺果然不再,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他居然看到了一個熟人,成浩。

“成浩,你在這裏做什麼?”趙小川問道。

“哼!不管你的事!”成浩撇過頭去,冷冷地說道。

郝大寶把趙小川悄悄的拉到一旁,小聲道:“小川,你欠他錢了?”

“欠他錢?沒有啊!”趙小川疑惑道。

“哦~”郝大寶拉長了聲音答應道,隨後喝道:“你是什麼人呢?李大爺呢?”

成浩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看向郝大寶,並不說話。

就在氣氛變得越來越凝重的時候,幾十個男生剛好走下來。

“咦?這不是成浩學長麼?成浩學長,你又幫李大爺來頂班啊?”

這幫男生看到成浩,立刻熱情的打着招呼。

“是啊!李大爺身體有些毛病,所以我就過來頂班!怎麼?又睡到怎麼晚?”

成浩臉上的陰沉瞬間消失,笑着迴應道。

“別提了學長,昨天和隔壁的聯機打‘貴族校園’,結果那小子太可惡了!最後居然冒出個鬼王級別的女鬼,活活的把我給撕碎了!”

幾十個男生中一個男生聽到成浩的話,立刻眼中一亮,惋惜的說道。

“咳咳,小川,你這朋友似乎很有名啊!”

剛纔還有些憤怒的郝大寶看道眼前的場面,有些尷尬的說道。

“還行吧!”

趙小川眼中也充滿了好奇,沒想到冷冰冰的成浩人緣不錯。

正當這時,蔣舟舟怒道:“你們兩個還不快走,難道想要遲到麼?”

“對對,還要上課!”

趙小川瞬間反應過來,連忙和郝大寶一行人慌慌忙忙的向着宿舍外衝去。

原本還在談笑風聲看到趙小川立刻,眼中閃過一絲煩躁,然後又和身旁的學生相互間討論起來。

“大哥哥!”

444宿舍中,小寶隔着窗戶不捨的看着趙小川三人消失在視線中,癟起了嘴巴!

在他的頭頂,天花板上出現了那張慘白的女性面孔再次顯現出來,嘴角露出一絲陰笑。

忽然,小寶猛然轉身,擡頭看着那張面孔,道:“大姐姐,你是什麼人?怎麼老是喜歡在天花板上帶着呢?難道你不累麼?”

那張面孔上的笑容一僵,隨即她頭上的頭髮慢慢地垂了下來。

一個身穿染血白衣,披頭散髮,光着腳的女人出現在444宿舍之中.。。 等秦穆然出現在秦家老宅門口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左右,當他走進秦家大門后,秦家的人頓時沸騰了起來。

秦穆然回來了!

上一次秦穆然第一次回來,或許秦家還不明白秦穆然在秦家眾人心中的地位,知道後面,秦衛國宣布秦穆然是秦家的長孫以後,秦家的所有人這才重視了起來。

此時他出現在門口,便是有人第一時間通報給了秦衛國。

「爸,你真的神了,穆然今天還就真的回來了。」

秦先兵站起身來,笑著說道。

「這小子對我們家還是有些隔閡的,能夠不回來絕對不回來,可是現在呢,惹了這麼大的事情,他敢不回來嗎?」

秦衛國哼了一聲,對於自己這個孫子,秦衛國心中也滿是虧欠的,從小到大就沒有在自己的身邊待過,後來入伍以後,也是一直磨礪著他,這麼多年來都是秦家欠他的。

「爸,穆然難得回來,你還是別說他了,再說了,我覺得他做的沒有什麼不對的,我們秦家不惹事,但是絕對不怕事,白家的人自己不開眼,得罪了他們,活該有此下場,現在京城這群三代的風氣,是該好好壓制壓制了!」

秦文武堅定地認為秦穆然沒有問題,幫他說話道。

「文武,你別愛屋及烏,我知道你疼先文,但是穆然他還小,該收斂還是要收斂的,過剛易折啊!尤其是我們秦家,無時無刻不在風口浪尖上面,更要每日自省!」

秦衛國看著秦文武說道。

「爸,我知道,但是穆然他才多大,這個年紀,基本上就沒有幾個比他優秀的,咱們欠他太多了,我不管你什麼態度,這個侄子,我全力支持!」

秦文武表達了自己的態度道。

「大哥說的對,我也不過比他大上幾歲,我才什麼軍銜,大校啊,可這小子倒好,直接就是個將軍了,大了我一級,現在更過分,是中將軍了,我說什麼了?」

秦先兵開了個玩笑道。

「是啊,一號實在是太看好他了,我也很是驕傲,但是畢竟年紀尚淺,還需要磨鍊幾年,這樣,未來,才能夠堪當大任。」

秦衛國皺了皺眉頭道。

若是虧欠秦穆然,秦衛國最多,但是在其位,謀其政,秦衛國身上的重擔實在是太沉了,想要扛起秦家的重擔,需要他們不斷的磨礪,現在的安逸只會在未來讓他們更加的危險。

「走吧,我們一起過去吧!正好吃晚飯。」

秦衛國站起身來,秦文武連忙拿起一旁的衣服披在了秦衛國的身上,道:「爸,外面涼,別凍著了。」

「嗯,去吧,這小傢伙估計等急了,別再跑了。」

秦衛國笑了笑,踏步走出書房。

秦穆然此時已經被家中的管家接引到了客廳裡面,坐在沙發上面,秦穆然等待著爺爺秦衛國的到來。

「穆然!」

秦先兵看到秦穆然以後,立刻走到秦穆然的身旁,一拳錘在了秦穆然的肩膀上,隨後雙手拍了拍秦穆然的雙臂,道:「好小子,一段時間沒見,又壯了啊。」

「咳咳….小叔,你能不能下手輕點,我這個小胳膊小腿的可撐不住你這一拳,你要是再來一下,恐怕以後我就指望著你來養我了。」

秦穆然故意退後了幾步,笑道。

「少給我來這一套,我這一拳要是能夠把你打廢了,你就別叫東皇了!」

秦先兵忍不住給了秦穆然一個大大的白眼。

「咦,小叔,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很寵我的啊。」

秦穆然故作心痛。

「呵呵,穆然回來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秦文武也是攙扶著秦衛國出現在了客廳,當看到秦衛國和秦文武以後,秦穆然臉上的嬉笑神色立刻收斂,反倒是有些拘泥地看著秦衛國和秦文武道:「爺爺,大伯。」

「你捨得回來了?」

秦衛國瞪了眼秦穆然,道。

「咳咳,爺爺,不是我不回來,這不是您老人家日理萬機,沒空接我,然後我就只能夠找人接我了,誰知道諸葛輕狂他把我截胡了,就把我拉去喝酒了,要怪,就怪他,真的是,爺爺,你是不知道,我在山上過的有多麼艱苦,我叫一個歸心似箭啊,迫不及待要回來陪您老人家共享天倫之樂。」

秦穆然那叫一個口若懸河,反正說來說去,他話里話外都只有一個意思,那就是沒有立刻回秦家,那是諸葛輕狂乾的,這個鍋諸葛輕狂背定了。

「啊…嚏….」

正在和北堂怡一起吃飯的諸葛輕狂突然鼻子一酸,打了個噴嚏。

「怎麼了?是不是感冒了?」

北堂怡放下筷子,遞給了諸葛輕狂一張紙巾關心道。

「可能是吧,最近天冷了,你可得保暖啊。」

諸葛輕狂接過紙巾,擦了擦鼻子,道。

「我知道,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一大把年紀的人了,你還以為你跟穆然一個歲數?要風度沒溫度?」

北堂怡給了諸葛輕狂一個白眼道。

「嘿嘿,那不必須的,誰讓我老婆這麼美……」

諸葛輕狂趁機拍了個馬屁說道。

「吃飯!整天油嘴滑舌的…..」

北堂怡雖然這麼說,但是臉上還是浮現出不加掩飾的喜悅。

若是秦穆然在這裡,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忍不住鼓掌,曾經的鋼鐵直男「諸葛鋼鐵」現在竟然開始說sao話了,真的是千古奇聞啊!戀愛真的是具有可怕的魔力,能夠讓好端端的一個人變成了現在這樣。

…….

秦衛國也沒有想到秦穆然會將鍋都甩在了諸葛輕狂的身上,看著自己的孫子這個滑頭,秦衛國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李嫂,可以開飯了。」

秦文武對著家中的保姆李嫂說了句,隨後便是看著秦衛國道:「爸,時候不早了,我們還是邊吃飯邊說吧,穆然也餓了。」

「哈哈,好,我們先吃飯!」

秦衛國點點頭,隨後便是走到餐桌旁邊。

秦家的伙食很是簡單,因為今天秦先兵也回來吃飯,所以做了五個菜一個湯,雖然吃的並沒有很是豪華,但是卻吃的很是溫馨。 “快點,快點,遲到了!”

“人家知道不要再催了,哎呀!我的鞋,鞋!”

“到了,停停,大寶,舟舟,你們不要推我!”

趙小川看着教室的門口,想要停下,但是身後的郝大寶和蔣舟舟根本沒有停住。

“砰~”

教室門猛然撞開,三人滾作一團進入了教室之中。

原本教室中的聲音猛然一靜,所有人都震驚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人。

“看啊!是趙小川,昨天晚上就是他大鬧禮堂的!”

“他就是趙小川?長得並不怎麼帥啊!他也配得上李若曦?”

“自然配不上,配的上李若曦的只有安希俊,而且李若曦也說了只是和他玩玩!”

“玩玩?不會吧?之前她不是還和郝大寶他們爲了趙小川和我們一夥人打架麼?”

趙小川臉色尷尬的看着四周,剛想要解釋些什麼,但是聽到周圍的議論聲,臉上猛然一僵。

“一羣王八蛋,又想討打了麼?”

郝大寶看着不少人對着趙小川指指點點,頓時大怒道。

一旁的蔣舟舟也不敢示弱,罵道:“李若曦算什麼?哼!是我們小川甩的他!”

周圍的學生一縮頭,討論的聲音瞬間小了下來,但依然還是有人在暗地裏小聲的議論着。

郝大寶和蔣舟舟還想繼續罵下去,但是趙小川忽然攔住了他們。

“好了!大寶,舟舟,現在還在上課,就這樣吧!”

看到趙小川陰鬱的神色,郝大寶和蔣舟舟欲言又止,但最後兩人並沒有在說什麼,而是長長地嘆息一聲。

“好吧!小川,既然你這麼說,那就算了!我們還是繼續上課吧!”

蔣舟舟嘆息完後,深吸一口氣說道。

郝大寶和趙小川微微點頭,三人一起向着座位上走去。

“上課?哼!好大的膽子!我同意了麼?”

講臺上,頭髮花白的老教授怒道,頓時讓三人回過頭來。

“哦!對了,還有教授了!差點把他給忘了!”

“人家也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