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幕西有意堅持下,她和董瀟瀟住進了同一個房間。

這是安幕西為了董瀟瀟的安全考慮。

誰知道李逸這傢伙會不會分而治之,趁虛而入?

要知道,和安幕西無關的人,人字拖是無法洞悉的。

也就是說,即便董瀟瀟在另一個房間里遇到任何危險,只要不是搞出驚天動地的動靜,安幕西是無法察覺的。

雖然是同一個房間,但是,卻是的豪華標準間,兩張床!你說氣人不氣人~

就這還是安幕西和酒店前台據理力爭之後的結果。

她本來是想著要個大床房的~誰能想到,大床房那麼緊俏~還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安幕西突然覺得,似乎……女人拿下女人並不比男人拿下女人來的簡單容易~

「宿主,你別忘了一個定律~」

「啥玩意兒?」

「同性相斥,異性相吸~」

「所以……人字拖,你是在跟我秀物理?」

「~」

「多大點事兒啊,別以為這能難得到我~哼哼~」

安幕西雙手叉腰,看著兩張大床,邪邪一笑~計上心頭~

「瀟瀟,要不,咱們出去溜溜?」

「啊?小西,還是不要了吧?畢竟,我們都是第一次來,人生地不熟的,萬一遇到點什麼事兒,都是麻煩……」

「可是,你不會想,就在這房間里待一天吧?」

「嗯……如果你覺得悶,我陪你在酒店走走吧~」

「也好~剛好吃個午飯~嗯,來了京城,必須的嘗嘗地道的烤鴨,炒肝兒,爆肚兒,焦圈豆汁兒,鹵煮火燒,炸醬麵……瀟瀟,流口水了木有?嚯嚯嚯嚯嚯~」

安幕西掰著指頭細數著印象中的京城地道美食,董瀟瀟流沒流口水她不知道,反正她自己流了……

同時,免不了人字拖那無聲無息的鄙視~

單純的瀟瀟終究拗不過安幕西這個小魔頭,被她拉著胳膊,倆人一溜煙兒出了酒店,伸手攔了個的士直奔全聚德而去~

儘管這時候距離飯點兒還差半個小時左右,可烤鴨店已經是爆滿狀態了~甚至,門口已經開始排起了隊。

沒辦法,現在網路如此發達,但凡來京師遊玩兒的,都想要來烤鴨老店嘗個鮮。

安幕西從旁邊買了兩串冰糖葫蘆,兩塊驢打滾兒,邊吃邊等~

殊不知,他們二人在這一站,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在安幕西大叫不妙的時候,已然被人給認出來了~

「哎?你!就你!小姐姐,你不是那誰嘛……對對對,國民媳婦兒~我在網上看過你~」

「小姐姐,合個影吧?」

「簽個名兒吧!」

「……!」

猝不及防~

「我特喵,這麼火么……」

一旁的董瀟瀟不明所以,目瞪口呆~ 美到極致,似乎也是一種罪~

安幕西覺得,堂堂大京城,天子腳下,人傑地靈不說,必須也是美女如雲,帥哥如雨吧~畢竟,是人口千萬級的國際大都市啊……

她覺得,京城的人比起其他地方的人,整體上應該說是見過更大世面的,完結開闊,波瀾不驚的~

所以,一開始就沒打算盯著人字拖墨鏡上街……

畢竟,距離s市數千里的地方,能讓人認出的幾率並不大,起碼她是這麼認為的……

然而,她的想法終究還是敗給了網路的發達~

輸得不冤……

經過那眼鏡男一聲大喊,周圍更多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並且在第一時間,鎖定在了瞪著眼睛,嘟著嘴吧的安幕西身上。

畢竟,她實在太顯眼了。

畢竟,是金子在哪裡都會發光,畢竟,優秀的人,是不會被茫茫人海給淹沒的~

瞪眼睛是因為驚訝和措手不及,嘟嘴吧,並不是裝可愛,而是她剛咬下一顆冰糖葫蘆~還沒來得及咀嚼和吞咽……

「宿主,需要本拖出馬嘛?」

人字拖很貼心的第一時間站了出來。

「不用,喵的,你早幹嘛去了~」

拒絕,當然得拒絕,畢竟,在眾目睽睽之下,如果臉上突然多出一副碩大的人字拖墨鏡,這光天化日的,也很驚悚的好吧~

畢竟不是魔術師……

「小西……」

比起安幕西的短暫懵逼,董瀟瀟明顯更加緊張,她還被被人用目光這樣「圍攻」過呢~

不覺有些手足無措的輕輕拉扯著安幕西的衣袖,像個尋求丈夫保護的小媳婦兒~

我見猶憐~

「唔……」

安幕西沒說話,事實上她也說不了。

二十元一串的糖葫蘆,果真是顆顆優良,比平常的個頭要大一倍,不僅去了籽,還切開,在中間夾了橘子,獼猴桃,像個小雞蛋那麼大,把嘴巴堵的死死的。

沒辦法,只能先吃下去再說,畢竟是花錢買的,不能浪費~

而且,如果吐出來,那可不是一個糖葫蘆的損失,人群外頭還站著戴著紅袖章的大媽機警的掃視著……

亂丟垃圾,罰款一百~

罰款是小事兒,關鍵還涉及到個人素質啊~

就在剛才不久前,有個小夥子,往地上吐了個葡萄皮,就被大媽罰了款,還做了半天的思想政治教育。

那小夥子儘管一副社會人的模樣,還不是被說的可憐兮兮,絲毫木有反抗的餘地。

安幕西可不想步他的後塵~

而在她咀嚼糖葫蘆這幾秒鐘的功夫,那眼睛小哥哥已經湊上前來,舉起本就組裝好的自拍桿拍了好幾張了……

你說氣人不氣人……

本來在路旁開直播的幾個小年輕,也已經開始往這邊湊了……

真的是,四面楚歌~

「小西……」

看著越來越多的人對著她們舉起手機,董瀟瀟都快急哭了……小臉兒紅撲撲的,頭都不敢抬。

安幕西大感心疼~噢~吾里小寶貝~

安幕西加速咀嚼著嘴裡那顆糖葫蘆,同時大腦開始快速運轉,開始思考突圍的辦法…

這時候已經開始有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在小聲議論了~

「哎?那是哪個明星么?真漂亮哎~」

「應該不是,歌手和演員里從來沒見過她啊~」

「嘶,可是,我覺得有點面熟呢~好像在哪裡見過~」

「看你丫那揍性,你丫看到個美女就說面熟~」

「你看,她也不說話,會不會不是咱們國人啊?難道是r國女優?」

「去你大爺的,不懂就別亂說,這是咱們國的國民媳婦兒~國民媳婦兒懂么?」

拍照的小哥哥聽到那女優二字,瞬間就炸毛兒了。

剛把嘴裡的食物吞咽下去的安幕西聽到,差點給噎著~

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你,給了本宮發飆的理由~

安幕西深吸一口氣,小拳拳暗暗用力握緊~特喵的,竟敢說俺是女優,你特喵全家都是!

「宿主,眾目睽睽之下,你是要打死人么?」

「對對付,溫柔,溫柔…淑女,淑女~…」

安幕西這才想起,小拳拳揮動一下就是兩萬斤……有了!

「呵呵,內個…我給大家唱首歌……呵呵~」

唱歌?

!!!

眾人一臉懵逼,還沒反應過來呢,安幕西就開始了她突兀的表演……

「我們一起學貓叫,一起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三百六十度無死角轉圈喵~技能發動~

全懵了~

董瀟瀟也中招了~

安幕西想也不想,拉起董瀟瀟的手,剝開人群就沖了出來~拐了個彎就攔了輛車返回了酒店。

……

兩小時后,董瀟瀟才從渾渾噩噩的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第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她身邊,雙手托腮,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的安幕西,差點兒又被嚇暈過去~

「啊……小西,剛才,發生了什麼?」

「不知道啊~本來都好好的,然後,那些人忽然就不動了…然後,我就帶你回來了~」

「是么……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你不是在唱歌么……」

「嗯呢,唱完了~」

「你的床怎麼濕了?」

「噢~燒水的時候,水壺爆了~瀟瀟,今晚,只能和你擠一張床咯~」

安幕西得意的笑到~呵呵,兩萬斤的力量可不是吹的~好使~

不鏽鋼的電水壺,還沒用力就爛了~

不過,她床上的水量,可不是一壺水能夠裝下的~

而是安幕西接了三壺水倒上去的結果~

被子,一壺,褥子兩壺~

完美的解決了兩張床的問題~

和以前做宅男時的女神同床共枕,大被同眠,也算是,給安幕東童鞋一個交代吧~

「哦~那好吧~」

董瀟瀟似乎還在為之前的事情疑惑,並沒有在晚上怎麼睡的問題上深究。

更何況,兩個女生睡一張床,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宿主,你變了~」

「嗯?又變美了么?」

「不,是變得狡猾狡猾滴~都會用套路了~」

「這叫機智你懂么~我本來就很機智~」

「你是不是一開始就想到了~」

「是啊~」

「……果然~」

「啥?」

「你果然有做拉拉的天賦~」

「……呵~嚇到你了么?」

「呵,宿主,忘了告訴你,其實~你的前前前任宿主武媚娘,中年之後也是拉拉~哦,對了,蘇妲己也是~還有,希特勒也是個玻璃~

事實上,對於宿主性取向不正常這件事,本拖早就習慣了~」

「……」 我一聽,喲,是陳佳林醒了。

陳佳林走到我們旁邊,整個人都顯得沒精打采的,臉色蠟黃而憔悴。她的嘴脣微微發紫,也和我一樣乾裂的厲害。

一雙無神的眼睛呆愣愣的看着那隻巫蠱娃娃,就好像着了謎一樣。

我一下子來了興趣,指着那隻躺在抽屜裏的巫蠱娃娃問陳佳林,“學姐送的?是哪個學姐送給我的?”

“我……我不知道。”陳佳林緩緩地低下頭,語速有些緩慢,“她不是我們年級的,應該和學姐您是一屆的。她把娃娃放在你的抽屜裏就走了。你……你是鬼母,應該不會被這種小兒科的給傷到吧?”

鬼母?

我自己聽了這兩個字的首先先愣了一下,然後纔想起來我剛剛用這個名詞忽悠了陳佳林和李欣這兩個低年級的小妞。沒想到她倒是對這個稱呼耿耿於懷,眼睛一直不敢看我,低着頭看着自己的鞋尖。

她的雙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衣角,顯得很緊張。

這個小妞雖然嘴上不說,但我很清楚她昏迷前受到了那麼大的驚嚇,心思絕不會在這隻巫蠱娃娃身上。只是鬼蟲那種生物對於普通人來說實在太可怕了,她不敢在我面前提也是情有可原。

至於巫蠱娃娃是誰送的,我實在懶得追究了。

大概是哪個覺得我對不起簡燁的女生,心疼簡燁被我“傷害”了,纔會一時腦袋發熱,做了這樣一個娃娃。對我也像陳佳林說的那樣,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我大可不必知道到底是誰做的。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果這個世界上隨便做個巫蠱娃娃就能害人,那還有活人嗎?佳林剛纔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你別再胡思亂想自己嚇自己了。”

她聽到我這句話,渾身顫抖了一下,有些恐懼的退後了半步。

緊緊攥着衣角的手指握的更緊了,她似乎對我有些排斥,“可我……可我剛纔聽到它說話了,它躲在櫃子裏,它復活那隻從牆裏面找出來的那具殭屍。你們不是一夥的吧?”

陳佳林口中的殭屍,其實就是剛纔被我剁成碎塊的屍妖,現在還裹在白布當中。

要是讓這個小妮子看到這白布裏面的玩意,非活活嚇死不可。我想了想,發現沒有更好的辦法可以消除陳佳林對我的恐懼,現在處理屍妖又是十分緊急的事情。

時間一長,屍妖的碎塊也會產生禍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