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輕寒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預感,這種感覺還沒有下去,只聽蘇齊猛地出聲。

“夜叔叔,皇宮裏美女如雲,不如夜叔叔陪齊兒去一趟吧?”

夜輕寒突然假笑的看着蘇齊。

“齊兒,這大晚上的也分不出美女還是醜女,還是你一個人去吧!”

夜輕寒果斷的拒絕,只要跟着齊兒出去,準有意想不到事情發生。 ♂!

蘇齊笑得更加的歡快,快速的用密音傳話給夜輕寒。

“夜叔叔,反正去了也只是做戲,又不是真的給那老頭治病,哥哥已經懷疑我了,你是想留下來讓哥哥逼問你,還是和我進宮看好戲?”

說完,蘇齊倒是泰然。

“而且,哥哥的眼神已經充分的說明,他已經肯定我們去過皇宮了。”

蘇齊知道,逼的越緊,效果越好,夜叔叔一定會答應的。

“呵呵!”夜輕寒猛地從椅子上彈了起來,面對櫟兒冷冷的臉,他覺得更加的恐怖。

“齊兒,我看我還是陪你走一趟吧!這大晚上的,外面也不安全。”

蘇齊得意一笑,屁顛屁顛跟着劉公公離開。

“櫟兒,你覺得齊兒是不是有點怪啊?難道那國師的毒是他下的?”

這是赫雲霆最最擔心的地方,齊兒愛出去整人的性格可是天生的。

聽到這話,蘇櫟淡然一笑:“這樣豈不是更好,那國師本來就心懷鬼胎,毒死了也活該。”

“櫟兒,我不喜歡這樣的假設,你要知道,現在情況對我們非常的不利,暗夜閣一直在暗中打明月山莊的主意,我們要特別小心纔是。”

蘇櫟皺眉,若是以前他還有一絲顧慮,可是現在孃親不在身邊,他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

“他暗夜閣想要吞掉明月山莊,那也得有那個本事才行。”

蘇櫟冷冷地說,如今加上雲城的勢力,他一個小小的暗夜閣又能怎麼樣呢?

“赫叔叔,開始準備下半年的珠寶銷售,首飾,手鐲,吊墜的圖紙孃親已經全部準備好了,今年孃親不會回來,我們少做精琢,儘量讓每一件飾品以一敵十的效果賣出去,一個款式只打造一套,在兩個月以後,把圖紙放到展示廳給人們參觀,三個月以後,全部打造好進行拍賣。”

蘇櫟的話一錘定音。

赫雲霆一聽,滿眼都是驚喜。

“櫟兒,這樣以拍賣的形式拍出去,的確比我們擺在店鋪上賺得更多。”

“不錯,而一般的首飾,我們以不一樣的款式打造出來,做孃親所說的供應商,這段時間出去,櫟兒也到各地的珠寶行看了看.在款式及樣式上都不及我們明月山莊的樣式,到明月山莊談珠寶生意的老闆,赫叔叔挑一些穩重可靠的老闆與我們合作,具體的細節,等到了櫟兒這裏,櫟兒在細細與他們說,這樣一來,珠寶這一行,又在我們的掌握之中了。”

“櫟兒,你孃親不在,你依然很出色,放心吧!這些事情赫叔叔會去辦好的,我們的明月拍賣行自從開起來還一直沒有用過呢。”

蘇櫟一聽,未動聲色,明月山莊孃親比誰都在乎,不管遇到什麼困難,他都要把明月山莊做強做大。

“櫟兒,累了一天了,去休息吧!”

赫雲霆有些心疼的看着他,陌陌不在,櫟兒更加沉默了。

“不用,赫叔叔,櫟兒不累,櫟兒去明月酒樓看看,聽清荷姨說,明月酒樓最近生意還不錯,可最近幾天住進了幾分陌生人,櫟兒去看看,要不然心裏不安心。”

“這件事情我已經聽說了,已經讓鴻翔和吳江過去,一有情況,他們會馬上回稟的。”

赫雲霆不忍蘇櫟在受累,今天他已經去了好幾家商鋪了。

蘇櫟起身,看了看赫雲霆。

“夜叔叔,你也知道,孃親不在,櫟兒睡不着,櫟兒還是出去走走,半個時辰左右就回來。”

蘇櫟說完,喚出小狸,小狸變成只有一隻小貓大小。

蘇櫟也讓子文出來,看到突然出現的紅衣男子,赫雲霆猛地一驚。

“櫟兒,他是……。”赫雲霆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着。

“赫叔叔,他是火麒麟子文,超神期魔獸,以後他會留在我什麼保護我。”

“哦……哦!”赫雲霆點了點頭,第一次見到超神期魔獸,他不由得多看了子文幾眼。

子文衝着赫雲霆點了點頭。

“走吧!”蘇櫟大步走了出去。

蘇齊和夜輕寒一路走一路說。

猛爹 不遠處的君臨天朝着他們走來。

“喲!這不是三王爺嗎?昨夜那麼勇猛,今天還依然精神抖擻的。”蘇齊笑嘻嘻的說道。

君臨天眼裏微眯着眼眸,很快明白蘇齊說的是什麼意思。

“蘇齊,你不要以爲有云城你撐腰,本王就不敢動你,你居然敢半夜跑到本王的府邸去偷聽。”

君臨天看着蘇齊冷冷的說道。

“多謝王爺提醒!”

蘇齊神色淡漠無比。君臨天看到蘇齊如此淡漠的神色,眼中頓時微微露出了幾分怒氣。

“蘇齊,聽說你是進宮給國師解毒的,這皓月國有名的煉丹師都來過了,你確定自己能爲國師解毒嗎?解不了,砸的可是你明月山莊的招牌。”

君臨天滿臉諷刺的說道。

“王爺,你似乎想錯了,那些有名的煉丹師都丟的起的臉,我蘇齊可丟不起,不過王爺就不一樣了,丟了的帽子一樣能撿起來帶着,而且還是別人用過的。”

“蘇齊,你找死!”

君臨天瞬間暴怒,恐怖的氣勢,瘋狂的震盪着周圍的一切。

但是蘇齊和夜輕寒的神色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劉公公感覺到這股恐怖的氣息,畏畏縮縮的躲到了一邊。

看着蘇齊和他身後的男子面不改色,君臨天眼眸微愣,快速的收回玄氣。

“蘇齊,你不要太囂張了。”

君臨天看着兩人,眼中寒芒畢露!

“怎麼,王爺是怕別人知道嗎?”

“哈哈哈……蘇齊,你還真是天真,你不過是一神玄期五階的修爲,也敢在本王玄武初期的修爲面前放肆。”君臨天大笑,眼中更是帶着幾分嘲諷。一聽,蘇齊的神色,陰沉了下來,更加諷刺的說道:“玄武初期很很了不起嗎?在怎麼努力,你依然是一個王爺。” ♂!

蘇齊的話。%し正踩到了君臨天的痛處,正是因爲一輩子只能做一個王爺,他纔會不斷的想要往高出爬。

“看着,本座不會永遠是一個王爺,過一段時間你就知道了。”

君臨天別有深意的笑着說完就走。

蘇齊也不想浪費時間,直接讓劉公公帶着他去國師住的地方。

蘇齊和夜輕寒到了陽神殿,走進去之後卻發現這裏起碼比其它宮殿大了兩倍都不止。

“夜叔叔,這國師的待遇可真不錯!”

“能窺探天機的人,皓月皇自然不敢怠慢。”

夜輕寒淡淡的開口,目光四處看了看,這周圍守衛森嚴,可能是怕國師在被下毒吧,可他們那曾想得到,下毒的人正在他們面前大搖大擺的走着呢?

不過想想也是,巫族所擁有的力量在世人眼中的確是神一般的存在。

一進去,看到國師連走路都要讓人扶,事情心情不由的大好,脣角不自覺的上揚着,吃了解藥以後,這國師就等着變啞巴吧!

“嗯!這味道……。”

蘇齊皺了皺眉頭,真是難聞,讓人噁心。

老遠的,蘇齊就看到了皓月皇也在。

夜輕寒也皺了皺眉頭,用手擋在鼻子上。

“齊兒,你來了。”

皓月皇對蘇齊笑臉相迎,這次只能看齊兒的了。

“齊兒見過吾皇。”

蘇齊淡笑着行禮。

“齊兒不用多禮。”皓月皇擡眸,把目光看向夜輕寒。

“這位公子是……?”

皓月皇看了看夜輕寒,在國師給他看的水晶球裏見過這名男子,但是猜不出他的身份來。

“吾皇,他是夜叔叔,我孃親的朋友。”

蘇齊笑着解釋,他孃親的朋友多的是還,皓月皇想去查,也要有那個時間纔是。

“草民見過吾皇。”

夜輕寒也學着蘇齊見禮。

皓月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此人的修爲他居然窺探不出來。

“夜公子平身吧!”

“謝吾皇!”入鄉隨俗,夜輕寒也不計較給皓月皇行禮。

“對了,齊兒,你去看看國師吧!一直拉肚子拉個不停,吃了很多丹藥也無用,現在只能看齊兒了。”

皓月皇看着又要往茅廁去的國師,一臉的着急。

“是,吾皇,齊兒這就過去看看。”

蘇齊邁着小短腿,笑米米的朝着國師走去。

國師看着蘇齊,這個孩子就是皓月國的天才神級三品煉丹師嗎?

“嗯!”越往裏走,臭味越濃,蘇齊一臉嫌惡的皺了皺鼻子。

國師一臉尷尬,自己從來沒有這麼糗過。

“國師,把舌頭伸出來我看看吧!”

齊兒一臉笑意,非常的可愛無害。

“爲什麼是看舌頭?”

國師有些疑惑的看着蘇齊。

“國師,望聞問切你應該懂吧!本公子對毒藥頗有研究,中了什麼毒,看看舌頭就知道了。”

國師一聽,有些半信半疑的伸出舌頭。

“哎……!”蘇齊看完國師的舌頭以後,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齊兒,怎麼了,爲何如此嘆氣?”

皓月皇也聽到了蘇齊長長的嘆氣聲。

“哦,吾皇,也不知道這國師得罪了誰,要把他整的裏外不是人,更加糟糕的是,國師中的毒非常的難解。”

夜輕寒有些聳動着肩膀,看着蘇齊那有模有樣的樣子,他只覺得齊兒真的是太能裝了。

“齊兒,你真了不得,聽你這口氣,雖然難解,但也看出了國師中的什麼毒了,之前的煉丹師,可是沒有一個能看的出國師是中了什麼毒。”

皓月皇一雙漆黑的眼眸光芒四射的看着蘇齊。

國師卻有些疑惑的看着蘇齊,這孩子是蘇紫陌的二兒子,他心裏在想着,要不要趁這個機會把蘇齊抓起來,逼蘇紫陌現身呢?

國師心裏正想着,一股想拉的衝動讓他瞬間齜牙咧嘴。

“小公子,那就先給老夫解毒吧!”

蘇齊一聽,狡猾一笑,一雙大眼狡黠的看着國師。

“國師,你確定要解毒嗎?”

蘇齊故意把解毒丹藥那在手中晃悠着。

“小公子,不解難道看着本國師倒下嗎?”

重活之漫漫人生路 他已經連上茅廁的力氣都沒有了,看到蘇齊手中的解藥,國師想都來不及想,一把把蘇齊手中的丹藥搶過去吃下。

拉了好幾個時辰的肚子了,他實在受不了了,火辣辣的感覺更是讓他難更是無法忍受。

夜輕寒一臉無語,他就這麼相信那是解藥嗎?小孩子的話就這麼讓人相信嗎?

蘇齊更是裝作一臉驚訝的看着國師。

“國師,你會不會太激動了,我話還沒有說完,你就把解藥給搶過去吃了,你就這麼確定它是解藥嗎?”

“什麼?”國師滿臉憤怒,“蘇齊,你耍本國師嗎?”

“耍你,國師,你都一把年紀了,過的橋比我走的路還要多,我話還沒有說完你就把丹藥吃了,誰耍誰啊,在說吾皇在這裏呢?你不能年紀大就欺負我一個小孩子吧!”

“你……。”國師被蘇齊嗆得沒有話說,沒想到事情竟然變成了這樣!

國師周圍突然起了一股洶涌澎湃的氣息,不遠處的太監和宮女戰戰兢兢地看着他。

“該死的,本國師剛剛吃的到底是什麼?啊……。”國師突然發現自己發不了其它的聲音來,瞳孔劇烈的猛縮,滿臉的驚恐。

“啊……!”一聲暴喝從空中國師的口中溢出,緊接着一道黑光飛掠而過,國師帶着滿腔怒火,直接朝着蘇齊擊去。

聖玄期巔峯的高手,玄氣深厚,速度了得。

眨眼功夫,國師的身影已經到了蘇齊的身邊。

夜輕寒眼眸一凜,瞬間打出一道白光擋住國師的修爲。

“國師,對一個孩子動手,恐怕會影響國師的聲譽吧!”夜輕寒笑着說道,眼底卻是滿眼寒氣。

同時國師也是一驚,這男子年紀輕輕修爲居然在他之上。

“國師,你不要這麼激動,對我動武可就是你的不對了,本公子話還沒有說完,是你自己把丹藥搶過去吃的,要怪只怪你太心急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最新小說! 蘇齊一臉不悅的說道,其實心裏早就樂開了花,他剛剛就是故意拿出解藥晃悠的,拉了這麼久,早就虛脫了,看到解藥早就按耐不住想吃下去了。

“齊兒,你剛纔……。”

皓月皇想說,當時齊兒爲什麼不攔住國師,可是又覺得蘇齊沒有做錯,畢竟蘇齊話還沒有說完,手中的丹藥就被國師搶走了。

“啊……!”國師對着皓月皇,想說話,卻發現自己只能啊啊的。

國師看着蘇齊,怒氣又深了幾分,其他人感覺到他身的強大氣壓,臉色均是一變,除了蘇齊和夜輕寒以外。

這個男人有點酷 “國師,你先冷靜一下,聽聽齊兒怎麼說。”

皓月皇一臉嚴肅的出聲,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了。

國師這才鎮定了些,但還是怒火沖天的看着蘇齊。

“齊兒,可有什麼辦法讓國師儘快解毒?”

皓月皇快速的問道,他現在還需要國師。

蘇齊想了想,隨即又搖了搖頭。

衆人的目光都聚在他精緻的小臉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