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良,你是不是心裏有事,是不是還是因爲我搶了巧巧,你心裏不舒服?其實,我也一直過意不去。”陳俊濤拉着王坐到一旁,滿臉歉意的說道。

我連忙拍了拍陳俊濤的肩膀,說道:“不,俊濤,你誤會了,我並沒有心中不舒服什麼的,我很爲你們開心,你們兩個能夠在一起,這纔是最重要的。”

陳俊濤笑着點了點頭,說道:“只要你心裏並不是這樣的,我就放心了,我看見你一籌莫展的樣子,所以有些擔心。”

我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

而此時,師妹也回來了,我悄聲說道:“陣法我已經佈置好了,現在只需要將婚禮進行下去就行了。”

師妹點了點頭,說道:“我剛纔觀察了一下,上去三樓的地方足足有五六個鬼魂妖道在哪裏,想要進去,很不容易。”

我眉頭緊鎖,這種情況的確少見,不過這是任務,既然已經進來了,就必須要完成。

“不過我去哪裏的時候,也佈下了一個小陣法,一分鐘之內,只要我們能夠解決掉那五六個鬼魂妖道的話,外面是不會察覺的。”師妹說道。

師妹果然聰明,早已經做好了準備,我正要誇獎師妹的時候,突然,我邪魅一看,發現了張依依在給那些人或者鬼魂妖道倒酒。

張依依也看到了我,但是並沒有理會,反而是臉色愈加冰冷,持續給那些客人倒水倒酒。

“張依依已經就位了,說明張龍也就位了,等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的婚禮一過,我們便去和他們匯合,取武器,直接上三樓。”我分佈任務說道。

師妹點了點頭,算是瞭解了我的任務。

師妹離開去上廁所,而張依依卻過來了,端着酒水,一臉冷色的說道:“需要酒嗎?”

尼瑪,你這樣還算是做服務員嗎?擺這個臉色給誰看啊,就算不是真的服務員,起碼也要裝一下吧。

對於張依依,我依舊沒好感,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需要,謝謝。”

張依依就像是一個行屍走肉一般,拿着酒瓶,給我倒酒的時候,身子靠近我。

距離過於近,我都能夠深深的聞到張依依身上那股迷人的體香,我居然立馬就有反應了,這算是特殊?

“婚禮過後,廚房後門,匯合。”張依依在我耳邊說完這一句,接着又冷着一張臉,離開了我的視野。

我冷不丁的打了一個顫抖,冰山美人,算了吧,我居然還會有想要融化她的想法,別到時候,我沒有融化她,倒被凍死了,可不划算。

不過,剛剛那股體香真的令人流連忘返,如果可以,還真的想再聞一次,不得不說,人有時候就是賤,是吧。 我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些有的沒的,畢竟這種美人可不屬於我。

噹噹噹當……

就在這時候,音樂響了起來,我和師妹連忙去後臺,跟着新郎陳俊濤和新娘王巧巧身後。

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舉辦的婚禮是西方方式的,所以音樂也是西方的那種鋼琴奏樂,不得不說,陳俊濤家裏就是有錢。

隨着音樂娓娓而來,王巧巧挽着陳俊濤的手臂,慢慢的走到了中央,這個時候,一個白鬍子的外國人捧着一本書,用着極其怪異的中文腔調說道:“他們,相識,相知,走過一切,今日我們歡聚一堂,共同見證這美好的愛情。”

實在是難聽死了,外國人學中文,還差得遠,就像我們中國人學英語,也是帶着一種味道,根本就有些含糊不清。

當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走到中央的時候,身爲伴郎伴娘的我和師妹,也站到了一旁。

突然,師妹用手肘抵了我一下,我疑惑的問道:“師妹,你做什麼?”

師妹雙眼看了那個外國神父一會兒,接着說道:“那個外國神父有問題。”

我一愣,雙目已開,但是並沒有在裏面發現什麼煞氣,疑惑的看着師妹,問道:“師妹,我並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啊,這個神父到底怎麼了?”

“師兄,你當然看不出來了,這個就是外國的吸血鬼。”師妹十分神氣的說道。

我切了一聲,接着裝作毫不在乎的說道:“你怎麼知道?不是說吸血鬼不可以在陽光之下的嗎?怎麼這個老傢伙就敢了?這不是扯犢子嘛。”

師妹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連忙對準我的腰部扭了一下,說道:“你懂什麼,這個是老傢伙,肯定不怕了!”

我一陣無語,沒辦法,說不過師妹,突然,我想到一點,接着問道:“師妹,那你是怎麼看出來他是吸血鬼的呢?”

“這個簡單,你看見他後頸部一個紅印沒有?那個就是見證吸血鬼最好的辦法了,這個印記又叫做血印,真是沒有想到,這裏居然還有吸血鬼。”師妹嘟嚷着小嘴,一臉奇怪的表情。

我也是一陣好奇,這個吸血鬼打起來是什麼滋味呢?會不會讓我有另外一種新的感覺?真想和他鬥一鬥。

“師兄你就別想了,吸血鬼一般白天是不會攻擊人類的,要到晚上去了。”師妹說道。

那就弄成晚上唄,何必想這麼多。

我聳了聳肩,笑着說道:“聽你說的這個樣子,就像是你收拾過很多吸血鬼一樣。”

師妹頓時就洋氣了起來,叉腰,一臉傲氣說道:“當然了,我可是呢,這種小角色,我當然見一個收拾一個了。”

我連嘖嘖兩聲,也沒有繼續問下去,畢竟現在還是收斂一點,雖然我和師妹都很小聲,但是畢竟還是有聲音,這樣下去,就算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陳俊濤先生,無論貧窮、疾病、不如意,你都願意取這位小姐成爲你的嬌妻嗎?”神父抱着書,一臉虔誠的看着陳俊濤說道。

陳俊濤雙目注視着王巧巧,溫聲說道:“我願意。”

“王巧巧小姐,無論貧窮、疾病、不如意,你都願意嫁給這位先生,讓他成爲你的丈夫嗎?”神父還是那副表情,看着王巧巧說道。

“我願意。”王巧巧小臉通紅,右手緊緊的抱着鮮花,左手有些不自然的捏了捏自己的裙邊。

“請陳俊濤先生爲王巧巧小姐戴上結婚戒指。”神父擺了擺手,示意陳俊濤給王巧巧戴上戒指。

陳俊濤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有些不知所措的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一枚鑽戒,緊接着慌手慌腳的爲王巧巧給戴上了。

沒有人笑他,先不說陳強是陳俊濤的父親,再說現在的情景很溫馨,就算是我,都爲陳俊濤和王巧巧現在感到祝福。

不一會兒,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就互相戴上了鑽戒。

“我宣佈,今日起,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結爲夫婦。”神父舉起經書,接着仰天說道。

很開心,也開始吃酒席了,我和師妹坐一個地方,開啓了瘋狂吃東西模式了,畢竟晚上還有大戰,得好好的補充一下能量,幾乎半個桌子的菜都被我和師妹吃完了,和我們同桌的人,都看呆了。

“這小子吃東西真得行啊!”一個大爺說道。

“小夥子算啥子哦!還是那個小姑娘吃東西得行,你看看,一口一個包子,真的好膩害哦!”一個大媽連忙說道。

這兩個人說的我和師妹,雙臉一紅,有些不自在的,也不敢繼續吃東西了,不過這大爺和大媽兩個人的四川話味道太重了,聽得真的有些彆扭了。

幸好,我和師妹都吃完了,吃飽了。

就這樣,慢慢的時間都過去了,差不多到了夜晚了,晚會也開始了,然而我一直注意着的陳強,直到晚會開始了一會兒之後,陳強才慢慢的上樓去了。

我走到師妹的身邊,接着拍了拍師妹的肩膀,說道:“師妹,準備吧。”

師妹點了點頭,便和我一起前往廚房的後面。

走了一會兒,兩個人影出現了,我和師妹出於本能的身子往後一斜,發現來者正是張依依和張龍兩兄妹之後,鬆了一口氣說道:“帶來了嗎?”

張龍瞪了我一眼,脾氣很是暴躁的說道:“你這樣問,是不相信我和我妹了?”

張龍的表情,氣得我,真的很想給他一巴掌,打得他連他媽都不認識,但是現在畢竟不是時候,所以我只好忍下來。

“別鬧了,時間不多了,先去做任務吧。”師妹見我和張龍不對眼,便從中間調和着。

張依依從一處拿來了我的黑劍和我師妹的長劍,接着潛伏到了樓梯道。

“是誰!”一個男子突然發現了我們四人,我身子一動,並沒有用黑劍,而是用小黑一把就劃了過去,直接割喉!一道血液頓時飈了出來。

我並沒有結束,在那一刻,師妹已經施法,一分鐘之內,在這個小小的範圍之內,不會有任何的人聽見響聲,更不會有人感覺到。

我衝進來的時候,就已經好好的看了一下,一共六個,直接割喉一個,我橫眉立眼,右手手腕猛地使力,將手中的小黑直接扔了出去,直接甩中了一個男子的腦門。

我並沒有結束,右手往後一挑,黑劍被我一下拿起,緊接着黑劍被我一下子縱橫砍翻四個,頓時鮮血狂飆,那一個血腥啊!

四個簡單的小角色,真的不值得看一眼,我將小黑和黑劍之上的血液擦乾之後,放回了背後和腰間。

在那一刻,張依依的表情動了一下,彷彿有些不相信我的實力。

怎麼的!美女,是不是看呆了?你的哥哥又能夠怎麼樣? 重生九零做大佬 能有我這一般的飄逸的動作嗎?想到這裏,我居然有種耍花劍給她的想法。

張龍卻是瞪大着兩個牛眼,一臉傲氣的冷哼一聲。

我們四個人,慢慢的摸了上去,但是卻很是疑惑,難道只有這六個守衛?而且這四個守衛還是這麼的弱。

我越來越覺得不對,但是並沒有說出來。

漸漸地,我們四個人摸到了陳強的辦公室的門外。

我們四個正在想,要不要直接衝進去,還是悄悄摸進去的時候,門裏就傳來了聲音“進來吧,外面冷。”

我們四個一陣驚訝,難道行動被發現了?

沒辦法,只好硬着頭皮,推開房門,走了進去,發現只有陳強一個人坐在座位上,抽着雪茄,雙腿靠在桌子上,說不出的愜意。

“陳強?”我站在最前面,直接說出了他的名字。

“爲什麼用着疑惑的聲音問我?難道不相信我是陳強?”陳強靠在椅子上,頭微微翹起,咬着雪茄,傲氣十足的說道。

我眉頭緊皺,先是斜眼看了看周圍,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接着說道:“你不是陳強,你到底是誰?”

“不錯,不錯!不虧是,眼力勁就是不錯,沒錯,我不是陳強,你們可以稱我爲鬼王。”陳強站起身來,將雪茄放進菸灰缸說道。

鬼王!

“什麼! 野蠻王座 你是鬼王?不可能!鬼王早在一萬年之前就消失了!”聽到陳強提到自己是鬼王的時候,張龍的反應最爲激烈,身子往前一挺,不敢相信的說道。

“哈哈!你真的以爲老子一萬年之前就消失了?我告訴你!那日全天下的最有能力的人都來了,想要擊殺我,是的,我承認他們很厲害,但是,我鬼王也不是浪得虛名的!就算他們擊殺了我的肉體,但是卻遺漏了我的三魂七魄!我在一個地洞裏足足修煉了一萬年之久,纔將我的傷勢養好,但是我依舊沒有肉身。”

“那個時候,不知道哪裏來的一羣探險隊,正好讓我附了身,沒錯,也就是現在的陳強!要不是我,這個陳強還只是一個普通的縣書記,怎麼可能會當上市書記!”鬼王說道。

我一驚,這可是活了上百萬年的鬼王,從我們四個人開始行動的時候,就已經被發現了吧,而且有可能連外面接應的阿德和阿蒙兩兄弟也被發現了吧。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跑! “不過,你們這些小小的人類居然想要來殺我?真是太可笑了!”鬼王仰頭哈哈大笑。

我內心其實已經動搖了,這畢竟是百萬年的鬼王,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接着強裝冷靜的樣子看着鬼王,問道:“那你附身這個陳強已經多久了?”

鬼王愣了愣,接着坐了下去,點上了雪茄,笑着說道:“多久了?從他當上縣書記的時候,我就已經附身了,差不多有十五年了吧。”

可惡!看來以前和我做對的並不是真正的陳強,而是這個鬼王。

當初也是我的的本事太弱了,看不出這個鬼王附身在陳強的身上,那個時候,我也只是看得到陳強的身上的一些煞氣環身,不過那種煞氣是殺太多人,背上命事的煞氣。

“既然你附身陳強了,爲什麼不重塑身體,依舊要留在這裏面。”我眉頭一皺,強裝鎮定,以免讓恐懼感流露出來。

鬼王哦了一聲,接着似笑非笑的說道:“很簡單,我想要重塑身體,至少需要一百年,並且還需要各種各樣的材料才行,當然了,我現在差不了多少了。”

我故作鎮定,將背後的張依依和張龍兩兄妹,還有師妹說道:“你們先走,這裏我來擋着。”

師妹卻是不幹了,抓着我的手臂,說道:“不行!要走一起走!”

“哼!你們今天一個都走不了!”鬼王猛地一拍桌面,桌子頓時就變得粉碎了,是的,已經變成了粉末,隨風飄遠了。

我也不管這麼多了,猛地把背後的黑劍拿着,直接向着鬼王砍去。鬼王的身形十分的鬼魅,飄來飄去,就算我的雙眼看見已經砍中了,但是卻並沒有砍到,反而是有種被鬼王玩耍的感覺。

叮叮!

我的黑劍和鬼王的手指碰觸到一起,發出了一陣金屬聲音。

鬼王突然停了下來,猛地往後面退了幾步,眉頭微微一皺,疑惑的看着我說道:“隕石鐵?小子,你是怎麼得到這個東西的?”

我一愣,鬼王知道我手中的東西?

“小子,你的祖師爺是不是被稱爲煞神天師?”鬼王問道。

我一愣,有些不明白,師父從來沒有跟我說過祖師爺的是,什麼煞神天師的,整的我有些頭大了。

“看來你小子並不知道你的祖師爺的名號,你們雖然被稱爲,其主要就是你們的祖師爺的一身本領,你們祖師爺當時,可是天神、地鬼、人諸都害怕的一個人,因爲實在本領高強,所以有了一外號,叫做煞神天師。”

“而之後,你們祖師爺居然開始收徒了,接着,你們的宗門就是叫做,不幸,你們祖師爺去世了,而他的接班人卻連他的一半本領都不到,最後變銷聲匿跡了。”鬼王說道。

我一陣驚訝,沒有想到我們還有這麼一面啊,祖師爺當時到底強大到了什麼地步,居然能夠被天神、地鬼、人諸害怕。

“看你的樣子,只是的一點皮毛,真是侮辱了這四個字。”鬼王說到這裏,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畜生,住口!”師妹一陣氣憤,舉着長劍,向着鬼王就衝了過去。

我一驚,師妹一下子出去了,整的我也是一陣上下亂竄,爲了不讓師妹受傷,我也拿着我的黑劍向着鬼王衝了過去。

“喲,想不到這個小姑娘還是一個,挺好,今天居然有兩個,而且,你們兩個居然是罕見的純陽之體和純陰之體,我可得要好好的嚐嚐你們兩個的味道!”鬼王舔了舔嘴脣,一臉貪婪的說道。

“找死!”我突破到師妹的前面,將師妹給擊退,張依依也是一個明白人,將師妹給抓住,控制住,不讓上來,而我則是拿着黑劍,直衝衝的向着鬼王衝了過去。

鬼王見我一個人來,冷哼一聲,緊接着雙手來回一抓,我速度也不慢,黑劍不斷的揮舞,和鬼王碰撞起來,發出了金屬碰撞聲。

“哥,還不去幫忙!”張依依扭頭瞪着張龍說道。

張龍原本是不想去幫我忙的,想要好好看看我的洋相,但是自己的妹妹都如此發話了,沒有辦法,只好上了。

張龍雙手快速的戴了一雙手套,如猛虎般的向着鬼王的方向衝了過去,而我見張龍來了,雙手握住黑劍,猛地往下一劈。

鬼王見到如此,並沒有退後,而是雙手擡起,右手直接抓住了我的黑劍,居然紋絲不動。

然而左手,卻是掌心對準了張龍,直接包住了張龍的拳頭,我在旁邊,都能夠感覺到張龍的力量在不斷被壓制。

可惡!不愧是活了上百萬年的老怪物,受傷之後還能夠這麼厲害,我想要抽動我的黑劍,但是根本沒有一絲移動的意思。

鬼王嘴角上揚,冷冷一笑,接着怒吼一聲,直接將我和張龍一掌打開。

這一掌威力着實厲害,我的身體居然有些承受不住,現在終於明白,爲什麼陳強會有這麼大的關係網,最初的原因就是因爲他是鬼王。

張龍在我身邊,冷聲說道:“你小子沒事吧。”

我搖了搖頭,眉頭微皺,說道:“沒事,我還扛得住。”

“你帶着我妹妹還有你的師妹趕快離開這裏,我來擋住他。”張龍站了起來,將我擋在後面,粗聲粗氣的說道。

“張龍,雖然我不喜歡你,但是要走一起走!”我往前一站,一臉肅然的說道。

張龍回頭看了我一眼,看着我雙眼中堅定不移的神色,淡然的說道:“行吧,最後,我妹妹還有你師妹必須活下去!”

我將黑劍抵在前面,面帶笑意的說道:“這是當然,我可不會讓我的師妹死在這個鬼地方!”

“那就好!”張龍話音一落,緊接着身子衝了,下一刻,肉眼可見的速度,張龍的身子居然膨脹了起來,那肌肉更是誇張,簡直就不是人。

“難道他是……狂戰士?”我一愣,沒有想到,張龍居然是一個擁有狂戰士血液的戰鬥狂魔,不得不佩服三葉草組織的力量了。

當然,我也不會示弱,我快速的從腰間抽出小黑,咬破拇指,緊接着祭出鮮血,撒了上去,這一次,我是用的精血,所以威力相對要大一點。

拼一拼吧!

張龍也已經狂化結束,仰天怒吼一聲,緊接着身形一定,雙眼通紅的看着鬼王,下一刻,張龍朝着鬼王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哦?還是一個罕見的狂戰士血統,有點意思,你的血應該也不錯。”鬼王舔舐了一下嘴脣周圍,緊接着一巴掌就拍了過來。

張龍絲毫不懼,

巨大的手掌順着鬼王的方向也拍了過去,梆的一聲,我咬了咬牙,從側面,右手快速的貼出一張符咒,嘴裏大聲念道:“輪迴有道,滅門淬!”

“哼!雕蟲小技!”鬼王雙腿一蹬,直接將張龍震退了幾步,雙掌直接去接我的符咒,我一驚,但是並沒有慌張,而是左手符咒一開,順着鬼王再次扔了過去“增血符,天雷咒!”

咚咚!

兩聲巨響,我身子快速地後退,根本不敢靠近,害怕鬼王會突然出來,直接了結了我。

“有意思,這兩招還有點威力。”鬼王右手一甩,直接將煙霧一抓散去,大步大步的向着我這邊走了過來。

主動出擊總比坐以待斃要好!

我低沉的怒吼一聲,吸氣吐納提升到極致,手中的小黑藏於袖中,雙手符咒雙拿,在接近鬼王十米左右,我猛地甩了出去,雙手捏印,快速的念道:“增血符,風雷咒!增血符,火龍咒!”

話音一落,那兩張飛出去的符咒頓時燃了起來,分別幻化成了一道火龍和帶着雷電之力的龍捲風向着鬼王徑直的衝了過去。

我並沒有結束,而是在鬼王的不遠處的地下,快速的扔下了十多張符咒,鬼王並沒有動作,而是面臉期待的表情看着向他飛去的火龍和龍捲風。

我嘴裏緩慢的念着“三、二、一!”

砰!

爆炸之時,我猛地回頭抓住張龍,張依依和師妹第一時間也明白,我們四人猛地撞破了玻璃,向着外面直接跳了下去,只有三樓,並不是很高,而且我們四個人都是習武之人,根本不屑於這些。

“可惡!別想跑!”鬼王第一時間也意識了過來,向着我們四個人的方向就飛馳而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