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看着我,立即說,“這枉生門的聯絡點的確多,只是這裏未必有聯絡點,畢竟這個位置太偏僻了。”

小高說的有道理,一下子我也沒了法子。

“你們是在找我嗎?”熟悉的聲音再次出現在我們的身後,我一臉驚訝的轉過身一看,果然是陸心,她穿着一身簡單的白裙子,臉上的表情依舊是一副俏皮。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穿着白裙子,一瞬間讓我有些不認識她了,平日裏的她,總是一副黑皮夾克,高跟鞋,而這一次她穿的很是素雅,一雙白球鞋,乾乾淨淨的。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那是我第一次覺得,陸心竟然有這麼不一樣的一面。

陸心見我整個人都愣住了,立即說,“陳蕭,你傻了嗎?”

我連忙回過神來,看了一眼身旁的小高,他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估計枉生門的人就沒有人見過陸心穿成這樣,臉上畫着淡妝,清新素雅,格外好看。

我立即說,“你來的正好,帶我們去枉生門,這聯絡點的位置我可找不到。”

陸心呵呵一笑,“有我在,還找什麼聯絡點?我可以帶你們去。”

我尷尬的笑了笑,這倒是,陸心是門主,無論在哪裏,只要她想去,只需要打開結界就可以了。

陸心忽然開口,“對了,怎麼就你和小高,他們人呢?”

我告訴陸心,說來話長,這一次主要是因爲青丘國找事,傷了塗靈,現在塗靈危在旦夕,我需要去枉生門找河婆婆拿換骨藥。

陸心臉色一沉,立即說,“這換骨藥不少人找過河婆婆,可都沒成功,你可想清楚了,河婆婆有她自己的想法,這東西對她而言可是寶貝,不隨意給人的。”

“救人的事情,我自然是早就想清楚了,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朋友再次離開了。”我一臉嚴肅的看着陸心說,

陸心饒有興趣的看着我問,“之前有朋友離開了嗎?”

我點點頭,把紙人小晴、平大夫他們的事情告訴了陸心,心裏多多少少很是不大舒服,和自己並肩作戰的朋友,卻無能爲力幫忙。

(本章完) 「主人,你體內不是有冥界的力量么?你釋放一點兒說不定它就自己跟你走了啊!」小書聞言想了想說道。

「可以嗎?」墨九狸有些懷疑小書的主意問道。

「主人,你要相信我,我可是無所不知的……」

「小書,不要我提醒你,你不知道的事情還真的很多好么!」墨九狸無語的打斷小書道。

「切……那是主人你太變態了,遇到的事情都那麼奇葩!」小書無語的說道。

「我來試試,你保護他們!」墨九狸不再理會小書的吐槽,看著身邊的帝溟寒說道。

「小心點兒!」帝溟寒聞言說道。

「嗯,我知道!」墨九狸點頭說道。

墨九狸看著面前的巨大黑影問道:「鬼影獸,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嗯? 邪少的億萬女人 人類,你竟然知道我?」鬼影獸沒有想到墨九狸認識它好奇的問道。

「自然,只是你不是應該在冥界么?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墨九狸看著鬼影獸問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鬼影獸聞言微微一頓,然後不滿的對墨九狸說道。

它也不想在這裡,它也想回冥界,可是它現在根本回不去,如果不是為了幫助主人離開這個地方,它也不會留在這裡,它好想主人……

但是,這些事情這些人類根本不配知道,沒有人能跟它的主人比。

墨九狸聞言見鬼影獸不好說話,也不準備跟它廢話了,直接飛到半空中,距離鬼影獸比較近的位置,看著鬼影獸說道:「我的要求很簡單,跟他契約,否則我殺了你!」

「愚蠢的人類,想契約我真是做夢,而且,除了主人誰也別想契約我!」鬼影獸傲嬌的說道。

「你有主人?」墨九狸聞言一愣的問道,她倒是沒有想到這隻鬼影獸已經有主人了!

「哼……你們這種低級的人類,不配談論我的主人!」鬼影獸十分鄙視的說道。

墨九狸……

這傢伙還真是不上道,既然如此自己也沒必要客氣了……

墨九狸運行體內的冥界之力,那一股灰色的力量她極少使用,所以運行的還不是十分熟練,鬼影獸看到墨九狸停在半空一動不動,還以為墨九狸被自己嚇傻了,鄙視的看了眼墨九狸,剛準備一口氣給她垂下去時……

忽然間,一股讓它無比熟悉的力量,從墨九狸的體內湧出,鬼影獸呆愣之際,墨九狸一道灰色的力量丟向鬼影獸,結果想象當中的鬼影獸被攻擊並沒有出現,墨九狸的力量打在鬼影獸的身上,直接就消失了,確切的說是被鬼影獸吸收了……

墨九狸微微驚訝,正在疑惑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眼前的黑衣一閃,一團毛茸茸的東西飛到了墨九狸的懷裡,撲在墨九狸的懷裡哭唧唧的說道:「主人女兒,你是主人女兒,嗚嗚,太好了,終於等到你了,嗚嗚……」

墨九狸見狀滿頭黑線的看著自己懷裡黑黑的一圈毛球,帝溟寒看到鬼影獸撲到墨九狸懷裡,整張臉都黑了…… 陸心聽了以後,本來還是一副好奇的樣子,赫然低落了起來,一臉難受的看着我說了聲,“對不起,這些事……讓你不愉快了,我們走吧,去枉生門。”

我嗯了一聲,點點頭。

此時陸心手上赫然掐印起來,一瞬間,就在空中打開了一條通道,“走。”陸心說,我和小高連忙跟着她的身後走了進去。

進去的時候,直接是來到了紅祠門口,陸心看了我一眼說,“河婆婆這個人有自己的原則,你自己注意分寸就好。”

我嗯了一聲,朝着河婆婆的地盤走了去,河婆婆的房間就在覆命大殿大旁邊,有個單獨院子,我和小高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期間小猴子一個勁的嘰嘰嘰的叫,似乎很興奮的樣子,我立即呵斥了小猴子,讓它不要出聲。

來到河婆婆的院子裏,正好看見河婆婆在假山池塘邊上坐着發呆,四周掛着紅彤彤的燈籠,別提眼前的景色有多美。

見河婆婆的眼神裏略帶幾絲憂傷,讓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之前枉生門的數位文官被魔軍的人殺害,只怕這河婆婆還在難受呢。

我現在這個時候去找她要換骨藥,會不會很不是時機。

我緩緩朝着河婆婆的面前走了過去,河婆婆擡起頭看着我,見到是我來,略有些詫異,然後用着沉穩的口吻問我,“司少將怎麼來這裏了?”

見河婆婆的神色猶豫,我忍不住的問了句,“河婆婆,你心情不好嗎?是不是因爲……魔軍襲擊這裏的事情。”

河婆婆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眼眸裏透着一股子難受的情緒,隔了許久河婆婆纔開口,“幾百年來都在一起共事的人,說沒了就沒了,魂魄飛盡,連枉生門都無法讓他們復活。”

我心裏略有些沉重,這對枉生門而言,的確有些諷刺,他們可以讓許許多多的人復活,只要對方的魂魄還在,就可以,然後這個事情到了枉生門自己身上,卻無能爲力,魔軍直接讓他們魂飛湮滅。

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河婆婆問我,“你來這裏是有什麼事吧?”

我嗯了一聲,點點頭,立即開口,“一個和我並肩作戰很久的朋友,受了傷,危在旦夕,我聽說您這裏有換骨藥,正好可以救她一命,所以特地來找您幫忙。”

河婆婆的聲音很是沉穩的問我,“你應該聽說過,多少人來過我這裏,可都沒能拿走這東西。”

我尷尬的點點頭,“聽說過。”

河婆婆繼續說,“既然知道,你還來?”

我立即開口說,“這關乎到朋友的性命,不得不來,就算一無所獲,我也要來。”

河婆婆呵呵笑了笑,“是啊,換骨藥可以救你朋友的命,然而,我卻救不了他們的命。”

我自然是聽的出來,河婆婆的語氣裏是一

股蒼涼悲哀,是一種難受的情緒,而我的確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人,只好說,“所以,我們要珍惜他們還在的時候,既然這些人已經不在了,就好好珍惜還在的人,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

河婆婆嘆了口氣,“是啊,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獄司長那個孽畜已經受到了最可怕的懲罰,而如今工部無人擔當,陳蕭,你是否願意擔任這個職位?”

我愣了愣,連忙說,“河婆婆看得起我,不過陳蕭身負重任,同時兼顧着道教的使命,不過我手裏的小高是個不錯的人,爲人忠心耿耿,做事非常好。”

小高一臉懵逼的看着我,河婆婆看了小高一眼,然後說,“也是,忠心耿耿之輩已然匱乏。”

河婆婆繼續說,“你跟我來。”,我愣了愣,連忙跟着河婆婆的身後走了過去,河婆婆帶着我來到一個閣樓中,然後對着我說,“換骨藥我很早以前交給了夢婆,這個地方是通往夢婆的住所,你自己去找她吧。”

夢婆?

河婆婆告訴我,夢婆是一個十分特別的人,她掌管三界人的夢境,不過很少有人清楚她的情況,只曉得從遠古時期,她就已經存在了,她爲人低調,陰司以前請她到酆都城做事,她也拒絕了,枉生門也邀請過,她也拒絕了。

河婆婆告訴我,夢婆住的地方在一個小島上,而這個島上沒有白天,只有黑夜,屋子是建立在懸崖邊上的,前行十分不易,而夢婆這個人不願和別人多交流,當年夢婆救過河婆婆一次,河婆婆爲了報答就把換骨湯給了夢婆。

所以每次有人找河婆婆要換骨藥的時候,河婆婆都說自己沒有,不過沒人信,大家都以爲是河婆婆不願意給。

河婆婆告訴我,夢婆的住所一直是個謎,而這裏的閣樓有個結界,可以剛好通往夢島,不過能不能找到夢婆的住所,全靠我自己的本事,河婆婆也說了,那個世界,和我們的世界有些不大相同,千萬不要太害怕。

期初我並不明白河婆婆的這句話,當我去了那裏,才知道有多可怕。

我幽幽的看着無止盡的閣樓,四周黑森森,給人一種幽閉的恐懼感,河婆婆對我說,“看你是個不錯的人,所以才把這條路告訴你,如果夢婆問你的話,你就告訴她是河婆婆讓你來的,她聽了自然就明白了。”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河婆婆,“夢婆住的地方,不是這個世界?是什麼意思。”

河婆婆呵呵笑了笑,“很多事情你還不明白,你所看到的,不過是一部分而已,這個世界也很多你不清楚的。”

我愣了愣,河婆婆的這句話,還真是讓人有點弄不明白,什麼叫不是這個世界,世界還有很多不成?

不過河婆婆話裏有話,也不說明,我自然也是不大明白河婆婆的意思了。

我正朝着裏面走的時候,河婆婆忽

然開口說,“只允許你一個人去,小高你就留在這裏和我一起等他回來吧。”

小高雖然有些捨不得,但是迫於無奈之下,也只好留在河婆婆的院子中。

河婆婆告訴我,既然她讓我去的,就要遵守夢島的規矩,所以只能是我一個人進去,不能帶其他人,如果帶了別人,夢婆會不高興,夢婆這個脾氣比河婆婆更難伺候,到時候指不定會有棘手的事情。

我聽了以後立即點點頭,然後朝着閣樓裏一直走了進去,拐彎幾次,已然看不到了河婆婆,而我也不知道這條路到底有多遠,只曉得自己走了很久,忽然一道光亮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我順着光亮一直朝着裏面走了去。

赫然走出了幽暗之中,來到了外面。

而外面四周都是黑森森的感覺,擡頭一看,我面前是一座巨大的山,而山的周圍全是海,一望無盡,似乎整個世界,只有這一個島,看不到其他的地方。

而四周的螢火蟲密密麻麻的圍繞着我,將四周不禁點亮,讓我看的更加清楚。

“嘰嘰嘰。”小猴子忽然叫了一聲。

我心裏一沉,河婆婆說只能我一個人進來,因爲小猴子在我的揹包裏,所以它沒了動靜,我也就忘了它的存在,這小猴子突然的出現,讓我心裏有些緊張,夢婆到時候會不會生氣呢?

小猴子赫然開口說,“這個地方有些詭異,你小心點。”

我嗯了一聲,我也感覺到了這裏,雖然四周一點風也沒有,卻有這一股說不出來的陰森感,讓人渾身都是一股陰冷的感覺。

夢婆,究竟是個怎樣的存在,我有些好奇,江離也從來沒跟我說過這些,若不是河婆婆告訴我這個地方,讓我來的話,我可能這輩子都不知道,這個地方還有這樣的存在。

我心裏也有些小小緊張,畢竟這個陌生的地方,藏着不知道多少祕密。

我擡頭一看,天空上竟然飄着馬,而這些馬長得有些奇怪,頭部就像是鐵做的一樣,看上去極其可怕,在空中奔馳着,我心裏一哆嗦,這個地方還真有些詭異,果然不是我們那個世界。

小猴子赫然開口,“快跑,別讓這些天馬看到你,他們專門吃外來人。”

我心裏一沉,媽的,這四面都是海,我往哪裏跑,我擡頭看了一眼眼前的山,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山崖頂上有院子,估摸着應該就是那裏了,只是這些山脈陡峭的厲害,稍有不慎就會跌落,這要想上去很是麻煩。

可我也不能讓豹子出來,免得驚動了天馬,而且河婆婆說了,夢婆不允許其他的人進來只允許我一個人,我已經帶了小猴子,要是讓夢婆知道我還帶了豹子,別提能拿到換骨藥的事情,指不定這命都會丟在這裏了。

小猴子赫然開口,“陳蕭,你愣着幹什麼,趕緊走,天馬一會飛過來,你就死定了!”

(本章完) 帝溟寒很想一巴掌將墨九狸懷裡的鬼影獸給扇飛,但是對方哭唧唧喊出來的話語,讓帝溟寒知道這傢伙可能是九狸爹爹的契約獸,所以帝溟寒黑著臉忍住了……

花護法三人看到自家主子漆黑的臉,暗暗同情了一把墨九狸懷裡的鬼影獸,這傢伙竟然敢佔據夫人的懷抱,等到它交代完之後,希望不會太慘啊……

墨九狸也很想把懷裡的小黑毛球丟出去,但是對方的話又讓她忍住了,墨九狸低頭無語的看著懷裡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感動的小黑毛球,哭了半天沒掉一滴眼淚,只是在乾嚎,跟它剛才巨大的想象比起來太有違和感了……

「好了,哭不出來就別哭了!」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唔唔,小姐你怎麼能拆穿我啊,我只是沒有眼淚罷了,我是真的等你很久了,等的頭髮都白了……」鬼影獸十分委屈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滿頭黑線,她實在沒看出來它身上一團漆黑的,到底是那裡白了……

鬼影獸似乎也想到什麼,有些彆扭的動了動身子,這才抬起頭看著墨九狸說道:「小姐,你為什麼易容啊!害的我都沒認出來你,差一點就把你吃掉了……」

墨九狸……

她和帝溟寒確實易容了,畢竟他們兩人的容貌即便是在這雲之巔,也是容易引起麻煩的,為了行事方便,兩人這一次易容后的容貌一樣的俊美無比,但是跟本來的容貌相比還是差了許多的……

「說吧,你到底為什麼喊我小姐?」墨九狸看著鬼影獸問道,不能怪她這麼問,她確實不知道爹爹墨湮,還有這樣一隻奇葩的鬼影獸。

「我是主人的契約手鬼影獸啊,小姐雖然沒有見過我,但是小姐出生的時候,我見過小姐,只是小姐出生后就跟夫人走了,所以一直都沒有見到我……」鬼影獸看著墨九狸如實的說道。

「你認識靈兒嗎?」墨九狸想了想看著鬼影獸問道。

「小姐是說跟在主人身邊的黑暗之靈嗎?我認識,還有溟煜,他們都還在主人身邊,主人之所以把我留在這裡,就是為了等待小姐,主人擔心小姐來到這裡會有危險,才把我留下來等小姐的……」鬼影獸看著墨九狸慢慢的解釋道。

墨九狸這才知道,這隻鬼影獸確實是自己爹爹墨湮的契約獸,一直在爹爹體內沉睡,所以自己不知道。墨湮把它留在這裡,確實是為了等自己的,因為墨湮擔心自己貿然前往雲海學院,會有危險,所以將它留在雲海山脈等自己……

說來也巧,鬼影獸原本並不在這裡,是在雲海學院附近的雲海山脈的,偶然間發現一顆會跑的靈果,這傢伙好奇一路追著靈果來到這裡,結果靈果追丟了,它就乾脆留在這裡了,因為它想等那顆靈果出現,抓到靈果之後,再回到雲海學院附近等自己的,結果沒有想到靈果還沒等到,倒是先等來了她…… 我一臉着急的看着小猴子,“這裏沒有路可以躲,四面都是海,難不成跳海?”

小猴子一臉尷尬的看着我立即說,“山崖下面有個洞穴,我們進去躲一躲。”

我定眼一看,小猴子的眼神就是好,一眼就看到了洞穴的位置,我擡頭看着天馬,數十隻天馬在天空是盤旋奔馳,逐漸要朝着我們這邊來了,我趕緊朝着洞穴的位置跑了過去,洞穴位於山下的一個角落裏。

剛來到洞穴的門口,就明顯感覺到了一股冷風從洞穴中透出來,我渾身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我一臉好奇的看着洞穴,這山崖下面有個這麼特例的洞穴,倒也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看了一眼小猴子,“你說這個洞穴會不會有路,可以通往山上?”

小猴子定眼看了一下,連忙說,“進去就知道了。”

而此時天馬已經飛到了山崖上盤旋,我現在也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一旦出去就鐵定會被天馬抓來吃了,我可不想成爲一頭馬的晚餐。

“走,進去!”我立即對着小猴子說,下定決定要進去試試,畢竟現在出去也不可能,而四周一直有天馬盤旋,要等着天馬離開,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去了。雖然不清楚這洞穴究竟是個什麼來頭,但是洞穴是唯一靠近山崖最近的地方,也只能賭一賭了。

我和小猴子朝着洞穴裏走了進去,四周竟然亮着燈,仔細一看,這裏點的是煤油燈。我不免覺得有些好奇,這洞穴越到裏面,氧氣越少,而這裏的煤油燈卻通亮。

小猴子見我一直盯着煤油燈,立即對我說,“河婆婆不是跟你說了嗎,這不是我們那個世界,有些東西和規則,和我們的是不一樣的。所以這裏的很多和我們的世界不大一樣,你注意點。”

小猴子突然用這麼老臉沉穩的口吻對我說話,反而弄的我有些尷尬,在我眼裏,小猴子就是個小屁孩,應該是說話比較調皮,平日裏他也的確是用調皮口吻跟我說話,這突然這般老沉的語氣,我還以爲它被江離附身了。

我一臉尷尬的看着小猴子,忍不住的說了句,“你是不是在猴子界,算是老頭了?”

小猴子臉色一沉,一臉無奈的看着我,“陳蕭,你腦子裏裝的是漿糊嗎?我們跟着鴻鈞老祖混吃混喝的日子可是要追隨上古時期,你說我是什麼,老頭?明明就是祖宗!”

我哈哈的笑出了聲,沒想到這小猴子一本正經的開玩笑,也很好玩,

我們繼續朝着裏面走了約莫有兩三百米的樣子,洞穴的四周忽然變寬,再繼續走了幾步路,赫然變大了很多,四周是裝飾琳琅滿目各式各樣綢緞,本來還覺得洞穴裏有些寒冷,走到這裏卻覺得溫暖的很。

這燈火通明,更是讓整個洞穴看的一清二楚。

洞穴的頂部比較高,擡頭還能看見各式各樣的繪圖,旁邊還有幾個洞口,看上去像是有人住在這裏一樣。

我略有些好奇的張望了一下四周,小猴子直接跳進了我的揹包裏,顯然是走累了,不願意動了。

我小心翼翼的朝着洞穴的裏面繼續走,剛走了兩三步,面前突然出現個黑影子,嚇得我忍不住的驚聲尖叫,大概是因爲我的叫聲太突然,把對方給嚇着了,也跟着尖叫了起來。

我定眼一看,竟然是個漂亮的妹子,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有點像少數民族,卻又有點像漢服的改版,說不出來這衣服的風格,一身紅豔豔的色彩搭配在她的身上,顯得格外好看,而我再看了一眼這個女孩,竟然和陸心長得一模一樣,只是兩個人的神情略有些不同。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她,忍不住的說了句,“陸心?”

那個女孩臉色赫然一沉,然後對着我說,“你也認識陸心?”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她,“她和你長得一模一樣,不過不是這個世界的。你……認識?”

女孩嗯了一聲,然後說,“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我當然認識,只是我並不喜歡她!”

“啊?你們是同一個人嗎?”我有些好奇的看着她,但是心裏十分不明白。

女孩告訴我,她叫陸十一,也叫陸心,她們的確是一個人,不過陸心因爲有求於夢婆,就把她分離出來,給夢婆打下手做苦力,而陸心則是去逍遙快活了。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看的出來這個叫陸十一的女孩滿臉的不爽快,原來自己還可以討厭自己。

陸十一繼續說,“我在這裏不知道活了多久,而陸心卻瀟灑自在,憑什麼!”

我有些不大明白的問了一句,“陸心跟夢婆做什麼交易啊?需要有求於夢婆。”

陸十一開口告訴我,“陸心活了很久,不過在她年輕的時候喜歡上了一個小書生,那個書生和她也是情投意合,只不過人類很脆弱,會老,會死,自然而然,不過短短几十年的歲月,小書生就死了,陸心爲了找到小書生,就讓夢婆託夢給書生的轉世,讓書生記

得陸心,這些事情,我也就知道這麼一點,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因爲我被關在這裏了。”

我忽然想起,陰長生也曾經說過,可以把自己分成三個人,莫非陰長生和陸心,都是用的同一個招數不成?

我很是好奇的看着陸十一,的確和陸心長得是一模一樣,不過她的神情沒有陸心的那般高傲,反而是一種樸實的感覺。

我立即問陸十一,“你曉得怎麼找到夢婆不?”

陸十一一臉震驚的看着我,“你瘋了,你去找夢婆?夢婆會然她的那些怪物吃了你!整個夢島,只有夢婆和她的僕人,剩下的就是各種怪物,你擅自來到這裏,這不是找死嗎?”

我心裏一沉,聽這話來看,怎麼覺得夢婆是個非常可怕的老太婆,心裏越發有些擔心,要想拿回換骨藥,怕是沒那麼容易。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陸十一,連忙問她,“可我有很急的事情,必須要找到夢婆,你有沒有什麼法子?”

陸十一想了想,然後開口對我說,“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你來到了這裏,夢婆想怎麼對你,你都無能爲力,在這裏,所有的法力全部失效,除非你回到自己的世界裏,所以,你現在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