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柳寡婦這反應,**不離十應該知道師父這麼皮了。

再說了,一百五十歲的人了,還成天想着舉高高,肯定皮的都快炸了。

……

夜空上。

狂風呼嘯。

兩道人影仿若流星一般,橫貫夜空,極速飛行着。

黑袍老者帶着秦司音,好似閒庭信步一般,踏空而行,速度極快。

狂風呼嘯着,卻被黑袍老者的陰力全部阻擋。

秦司音的眼角不斷滑落淚水,可銀牙緊咬着紅脣,愣是沒有發出一聲哭泣聲。

她回頭看了一眼,問道:“巫爺爺,我還會見到他嗎?”

黑袍老者點點頭:“那小子不是凡人,當年寂寞大師帶他來過我教求救,但舉教上下束手無策。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說的就是那小子,只要他心裏有你,會來找你的。”

秦司音淚眼朦朧地看着黑袍老者,愕然道:“他,真的那麼厲害嗎?”

“噗!”

黑袍老者身軀一晃,噴出一大口鮮血。

秦司音登時嚇得臉色大變,忙抓住黑袍老者:“巫爺爺,你怎麼了?”

黑袍老者緩緩地揭下頭頂兜帽,露出一張極其蒼老的臉龐,虛弱地看着秦司音,擡手指了指嘴角的鮮血,苦笑了一下:“那小子打的,你說有沒有那麼厲害?” 回到鬼宅。

正擔心着的豆豆急忙卷着陰風飛到了白小鳳面前,擔憂的問:“主人,發生什麼事了?你臉色怎麼這麼白?還有股血腥味。”

剛纔雖然沒有跟白小鳳出去,但在鬼宅內,豆豆依舊察覺到了兩股極其恐怖的陰力波動。

她認得出其中一股是主人白小鳳的,而另一股,應該就是和主人鬥法的人了。

兩股恐怖的陰力波動,都讓她噤若寒蟬,甚至光是威壓,就壓制的她不敢動彈。

這是絕對的力量碾壓,無關乎任何別的條件,哪怕豆豆極爲特殊,可終究現在的實力是橙色魂火的鬼魂,根本抵擋不住。

白小鳳擺擺手,淡然道:“沒事,和個挺厲害的老王八蛋打了一架。”

“打架?”豆豆有些疑惑,但聽到白小鳳說沒事,也明顯鬆了一口氣。

白小鳳也沒多說,自顧自的坐在了沙發上。

小妖女的這件事,撩動到了他的心結,讓他很不舒服。

看着白小鳳的背影,豆豆蒼白絕美的臉上更加的疑惑了,她扭頭低聲問皮皮:“皮皮鱔,剛纔到底出什麼事了?”

皮皮扭動了一下長軀,低聲道:“有個老王八蛋搶主人的女人,主人和他幹了一架。”

“女人?”豆豆目光一下深邃了起來,看了看身後,又低聲問:“女人呢?”

咦!

大姐頭問的話,怎麼怪怪的?

不是該關心最後的勝負,和主人到底受沒受傷麼?

皮皮眼中紅光閃爍了一下,低聲道:“被那老王八蛋帶走了。”

“帶走了?”豆豆柳眉緊蹙了一下,旋即露出一臉無奈地樣子,嘆了一口氣:“早知道就該和主人一起上去的,監督主人和那老混蛋鬥法的,也沒看到那個女人長啥樣,居然就被帶走了,哎呀……好難過,這不是我要的那種結果。”

“大姐頭,不是本龍嚇唬你,那老頭的實力,就算你……”

皮皮飄在空中,扭動着身軀,想到黑袍老者的實力,他決定很有必要讓大姐頭瞭解一下差距。

連堂堂蛟龍大妖,都得乖乖趴在地上當鹹魚的存在,大姐頭這三瓜兩棗上去了,連當鹹魚的資格都沒有。

可他話沒說完,就看到豆豆朝白小鳳飄了過去。

仔細一看。

咦!

大姐頭怎麼蹦蹦跳跳的?

咦!

這姿態,好像有些開心吶?

隨即,皮皮眼中紅芒一閃,低聲道:“呵!女人!”

“皮皮過來。”

這時,坐在沙發上的白小鳳伸了個懶腰,喊道。

“來咧,來咧!”

皮皮卷着陰氣,飛到了白小鳳面前。

而一旁的豆豆則坐在白小鳳的身邊,低着頭,雙手糾纏在一起畫圈圈,嘴角勾勒着一抹淺笑,不知道在想什麼。

皮皮看了一眼豆豆,尾巴擺動了兩下,眼神一下子鄙夷起來。

呵!

果然是女人!

白小鳳也沒管身邊的豆豆,便開口問皮皮:“剛纔那老王八蛋施展的那一手藍白色火苗,你說,是幽冥火,這幽冥火是啥?”

剛纔他坐在沙發上,一直就在想這事。

他連無良師父的看家祕術“佛怒金剛”都施展出來了,原以爲就算幹不掉那黑袍老者,也能將其重傷。

怎麼也沒想到,黑袍老者擡手一簇藍白色火苗飛出來,居然輕易的破掉了“佛怒金剛”。

這種事情,他也是第一次遇到,正好皮皮叫出了什麼“幽冥火”,他覺得很有必要了解一下。

機會!

表現的絕佳機會!

皮皮登時眼中紅芒閃爍起來,下意識地,他看了一眼還在淺笑的豆豆,登時傲嬌了起來,本龍一舉奠定奴僕扛把子的機會來了啊!

想着,皮皮傲嬌的對白小鳳仰起了龍頭:“怎麼?主人你連幽冥火都不知道的嗎?”

砰!

話音剛落,白小鳳直接一拳把皮皮砸在了沙發上:“讓你講,你就講,裝什麼大頭比?”

“……”皮皮。

好痛苦。

好絕望。

好粗暴的男人。

他深吸了一口氣,道:“主人,幽冥火……”

也就在這時,一直坐在白小鳳身邊的豆豆忽然開口:“主人,幽冥火是陰陽兩界的陰氣、妖氣、屍氣等等邪祟之氣經過漫長歲月,慢慢凝聚,淬鍊,最後孕育出來的威力極爲強大的一種火焰力量。”

轟隆!

這話宛若驚雷一般,在皮皮耳邊炸響。

wωw✿Tтkā n✿¢ O

他當場就懵比了,雙眼紅光閃爍,驚駭地看着豆豆:“大姐頭,你知道幽冥火?”

白小鳳也是一陣驚愕地看着豆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幽冥火”,豆豆這個皮皮鬼怎麼知道的?

豆豆疑惑了一下,旋即點點頭,道:“記憶裏,隱隱約約有關於幽冥火的事情。”

“靠妖啊!不帶這麼欺負龍的吧?”皮皮登時整個龍都不淡定了。

說好的機會呢?

大姐頭分明是欺負龍啊!

剛纔還在偷笑着女人被帶走的事情呢,爲什麼忽然搶了龍表現的機會?

這還讓龍怎麼當奴僕界的扛把子嘛?

好氣哦!

“欺負個屁!”白小鳳瞪了皮皮一眼,然後對豆豆說:“豆豆,把你知道幽冥火的事情都說出來。”

他雖然驚愕豆豆知道“幽冥火”的事情,但也不至於太驚訝。

畢竟豆豆本身就是個另類,人家可是殺了十二個前主人的虎比呢,真論起存在的時間,肯定比皮皮三百年陳釀龍更長。

雖然記憶丟掉了很多,但知道“幽冥火”的事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豆豆沉吟了幾秒鐘,目光深邃的看着白小鳳,解釋了起來:“幽冥火是一種經過漫長歲月孕育出來的火焰力量,因爲是通過各種邪祟之氣孕育而出,所以被歸納於陰間,得名幽冥火。”

“這種火焰力量極其強大,甚至被很多陰陽界的存在窮盡一生之力追求,因爲一旦得到,就能讓天師或者妖邪的實力發生質的變化。不僅能讓天師的實力暴漲,乃至同階無敵越階殺人,這種加持是沒有天師實力境界限制的,同時還能因爲幽冥火品質等級的關係,給天師或者妖邪帶來各種好處。”

“這麼厲害?”白小鳳聽得目瞪口呆。

照豆豆說的這樣,那這幽冥火簡直就是開掛重寶了啊!

一旦得到,就能讓天師或者妖邪同階無敵越階殺人,這樣的能力,一般的法寶符籙都很難辦到。

要知道,法寶符籙帶來的同階無敵的實力,是有嚴格的境界劃分的,境界越高,法寶符籙的加成就越弱。

除非是天地兩階的法寶符籙。

而豆豆說的幽冥火,則沒有境界的限制。

哪怕是高品天師,擁有幽冥火,依舊擁有同階無敵越階殺人的實力,剛纔他和黑袍老者鬥法的經歷,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是一種新的力量,一種類似於天師陰力的力量。

甭管法寶符籙多厲害,終究是外物,而得到幽冥火,就等於是擁有了一種新的力量。

兩種力量同時聚在一個身體裏,不管什麼時候,不管什麼處境,都能盡情施展,完全不受限制。

光是兩種力量對陣一種力量,已經是佔盡大便宜了!

想着,白小鳳又問:“幽冥火還能給天師帶來什麼好處?”

對昨天的事,深感抱歉,確實因爲事情昨天沒有更新,對不起各位。

?今天加更補上。

?

〔本章完〕 話音剛落,癱在沙發上的皮皮目光一閃,張嘴就要說話呢,奠定奴僕扛把子的機會沒了,稍微表現一下,總可以吧?

然而。

沒等他話說出來呢,豆豆就搖搖頭:“這個很難確定了,幽冥火有很多種,每種幽冥火給天師帶來的好處又截然不同,只能是遇上了,才能判斷出來,不過陰陽界好像有冥火榜,在冥火榜上排名越高的幽冥火,不管是力量還是好處,都是越來越強的。”

“……”皮皮。

好絕望。

一點機會都沒給呀。

“冥火榜?”白小鳳愣怔了一下,娘希匹的,這玩意兒也沒聽過啊。

“我,我知道!”正絕望着的皮皮登時激動地喊道。

表現。

一定要表現。

要是全讓大姐頭表現了,以後本龍在主人眼裏就更沒得混了。

跟着主人打架又打不過,只能當鹹魚,要是連百科全書都做不到,那就徹底成鹹魚了。

白小鳳扭頭看了一眼皮皮,然後扭頭看向豆豆:“你繼續說。”

“……”皮皮。

好mmp喲!

果然被主人當鹹魚了。

豆豆撓撓頭:“其實對冥火榜,我也不太清楚,記憶裏也沒有多少冥火榜的信息,不過幽冥火在陰陽界並非無人知曉的地步,主人要是遇到厲害點的天師,應該是知道的。”

頓了頓,豆豆又問道:“主人,剛纔遇到的幽冥火,是什麼樣的呢?”

白小鳳回憶了一下,說:“藍白色的,指尖大小,威力極大,我施展了一次抽空一半陰力的祕術,都被那冥火直接燒沒了。”

豆豆有些疑惑地說道:“除此之外,還有別的效果嗎?”

“沒有。”白小鳳搖搖頭。

話音落,豆豆便低頭思索了起來,柳眉緊蹙着。

癱在白小鳳身邊的皮皮問道:“主人,你想不想知道那團幽冥火在冥火榜上排名多少?叫什麼名字?”

“想。”白小鳳第一次見識到幽冥火,還真的很好奇。

登時,皮皮高傲的仰起了頭顱,一臉人性化的傲嬌,看了一眼低頭思索的豆豆,心道:呵呵!這下沒法表現了吧?終於該本龍表現了吧?

想着,皮皮得意的擺動了幾下尾巴,說道:“其實……”

話剛出口,正低頭沉思的豆豆忽然說道:“應該是冥火榜排名第八十三的,幽靈業火。”

“豆豆你知道?”白小鳳驚訝了一下,見豆豆沉思的時候,他還以爲豆豆不知道了呢。

一旁的皮皮則張着嘴,眼中紅光閃爍,一臉呆愣。

好尷尬。

好想哭。

真的一點機會都不給呀。

緊跟着,豆豆又繼續說道:“幽靈業火,是無數鬼魂的業障凝聚,漫長歲月後孕育出的火苗,蘊含業障之力,擁有極強的破壞力,不過因爲是業障之力,所以也無法給擁有者帶來別的好處。”

白小鳳恍然,業障本身就是妨礙修行正果的罪業,又叫罪孽,是人、物爲惡果、禍患的根源。

這種力量能夠借用已經該滿足了,要是還能帶來什麼好處的話……總不能給黑袍老者增加點業障吧?

真是那樣的話,黑袍老者估計也達不到超越七品存在的實力了,肯定早就成了殺人狂魔,被整個陰陽界給羣毆幹掉了。

不過,讓白小鳳驚訝的是,黑袍老者擁有的僅僅是冥火榜排名第八十三的“幽靈業火”就已經這麼強悍了。

那在冥火榜上排名更高的幽冥火,又有多強大?

想着,白小鳳問道:“豆豆,你知道哪有幽冥火?或者有什麼方法得到幽冥火嗎?”

豆豆撓撓頭,想了想,說:“幽冥火極其稀有的,因爲需要符合各種條件,還得經過漫長歲月,所以幽冥火這種力量一旦現身陰陽界,肯定早就被搶光了,至於沒現身的幽冥火,就更不知道會在哪了。”

“而且,高等級的幽冥火甚至可能誕生自己的意識,就連選什麼樣的主人,它們自己都能做主,如果遇不上合適的主人,幽冥火絕對不會認主的。”

白小鳳一陣失望,以前他不知道幽冥火,所以也就完全沒有啥心思。

不過現在知道了“幽冥火”,還親身感受過一次,對“幽冥火”還是極爲渴望的。

畢竟,這“幽冥火”一旦得到,就意味着多了一種力量,和黑袍老者的鬥法,如果不是黑袍老者擁有“幽靈業火”的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