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名秘書簡直叫苦不迭,以往大總裁對於這種活動從來都是不屑的。

「總裁,這一次年會,您為什麼會突然過來?」

「小秘書,問的是什麼蠢問題,司寒當然是為了集團,為了每一位員工,為了——」

姜南初的彩虹屁還沒有誇完,陸司寒已經打斷了她。

「因為我不能讓我老婆在關於我的賭約上面輸。」

「希望各位玩的愉快,深深感謝你們多年來為D.E集團所做的貢獻。」

陸司寒留下一段霸氣十足的話,牽著姜南初的手離開,朝著套房走去。

「雖然這個答案不讓我滿意,但是我覺得陸總好帥!」

「天吶,那番話也太男人了吧!」

一群女秘書在兩人身後羨慕的說。 所有人都在注視着他,靜靜等着他的反應。

頓了好久,何偉慢慢的擡起了頭,看向了衆人。

“說實話…”

“咯噔”

何偉哽咽了一下又接着說道:“說實話,我其實並不想呆在這兒了。但是…”說到這兒,何偉慢慢的沉下了眼。

“但是這條龍不是我一個人殺死的,任務也不是我一個人完成的…所以…”

聽到這所有人都緊張起來,唯獨冷宇沒有。他那冷淡凌厲的目光毫無表情的盯着何偉,對於何偉的心思他已經猜到了個大概。此時的他,只想從這件事上認識一下這個人。

這時何偉猛地擡起了頭,目光同樣銳利的看向了冷宇,“所以,我必須留下來!別無選擇!”,何偉目光炯炯的看着冷宇,與他對視。

蘇元慶和張珊在一旁已經愕然。兩人對視了很久…

這時,冷宇“哼哧”一聲冷冷笑了,嘴角微微上揚,說道:“這可是你說的,如果死了,可不要後悔!”

“絕不後悔!”何偉神色嚴肅地說道。

“好!”冷宇輕笑一聲,吐出這一個字,就轉身向外走去了。

在一旁的兩人見到這兒,心裏總算是舒了一口氣。

這時,蘇元慶跑了出來,一把攬住了何偉的脖子,“哈哈,你小子!看你剛纔那個正兒八經的樣兒,哈哈!太裝B了。”,蘇元慶哈哈大笑着,調侃道。

“哎呀!我是認真的!”

“什麼認真的呀!你丫就是爲了裝個B而已!要不是安然在這兒,你能在這兒跟我玩?!切!打死我也不信~!”

“尼特孃的淨說實話…”

何偉低聲埋怨了一聲,然後兩人勾肩搭背的出去了。

最後面只留下了張珊一人,一陣發呆,最後嘴角也是輕輕地勾勒起了一個看不出的微笑,擡腿跟着出去了。

走出洞穴後,冷宇並沒有打算出火龍洞回城。

畢竟這是這個遊戲的終極地圖,已經是別無可選,唯一的選擇就是這裏。

除卻第一層之外,第二層、第三層、第四層都是多通道的地圖。沒第一層的入口都有着無數個通向下一層的行路方式。

而他們來到這兒,僅僅是走了一條。前面還有無數條路,無數個怪物在等着他們。冷宇不想耽擱,必須迅速發展。這裏不僅是打寶聖地,也是升級聖地!這裏怪物的經驗幾乎是赤月峽谷的十倍左右。雖然血量多,但還是收益要高得多。

等級在後期尤爲重要,裝備同等條件下,如果能多一點血,那麼勝利就大有可能屬於等級高的那個人。

而冷宇這一行四人,在裝備上已經近乎頂級。除了武器,衣服外,其他的首飾什麼的基本上都是祖瑪乃至赤月級別的裝備。很難提升了,現在唯有不足的就是等級。

冷宇42級,張珊41級,何偉和蘇元慶都是39級。距離滿級四十五級,還有遙遙很遠的距離。這裏正好就是最好的升級聖地。

一行人蜿蜒路轉。見怪就殺,從第四層轉到第一層,再從第一層選擇另一條路返回第四層。

一路上,砍砍殺殺,如此反覆三四個回合。衆人幾乎已經是麻痹了,重複性的動作,重複性的行走。

時間早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只知道現在除了和何偉和蘇元慶兩個人都是已經滿級45級了。

同時,那火龍聖殿的火龍神又一次刷新了。

冷宇這才知道,時間居然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天!因爲火龍神作爲終極BOSS,是兩天刷新一次的,恰好印證了冷宇他們在這兒的時間。

而此時的他們,裝備已經和以前大不相同。除了武器衣服外,所有人的裝備都已經換成了赤月套裝,除了冷宇還帶着狂風首飾外,其他人一件首飾都不落,全都是赤月裝備。

超級小隊就這樣誕生了。

再次進入那火龍聖殿,再次面對那火龍神以及四隻“聖殿衛士”,四人也是已經底氣足了許多。

仍舊是沿用以前的辦法,毫無意外,火龍神再一次被羣毆致死。

這次,一團金色的光芒從它的屍體下跳了出來!

冷宇大驚,又是一種新鮮的樣子!連忙走過去將那東西撿了起來,在手裏查看。

【火龍聖劍*至尊】

【需42級佩戴】

【攻擊:12-38】

【法力:4-11】

【道術:6-12】

【準確+2】

Www▲ttКan▲℃O

【幸運+1】

【星級+10】

【說明:火龍丹田之氣所化,瑪法大陸第一神兵利刃,劍氣揮舞,無所不戮】

見到這個,冷宇徹底是震驚了。這,這居然是後續版本中的火龍套裝中的火龍聖劍!怎麼可能在這個版本出現?!

冷宇萬萬想不到居然能爆到這種神兵利器,單輪屬性,這武器適合任何職業。無論是攻擊力法力還有道術,都完爆三十五級的三職業武器。

冷宇將那火龍聖劍持在了手中,劍如青虹,三尺三。通體金光,如火山中抽出的一把利刃,通紅金黃,尊華十分。

所有人都被這把武器震驚到了,無論是屬性還是造型都太逆天了。

毫無疑問,這把武器更適合有着逐日劍法的冷宇攜帶。衆人也是望眼欲穿。

“哎!冷宇哥,你拿着這把武器太帥了!”

“是,是啊…”

“呵…額…”

三人紛紛表態,冷宇沒有推辭也沒有推讓給別人,將武器裝備在了身上。那火龍聖劍的劍柄與他的手掌完美融合交融,契合在了一起。

“唰”

“唰”

“唰”

冷宇憑空連砍三刀,氣質如鋼,姿勢帥氣。

“呼啊~!”

這時,站在何偉和蘇元慶身後的張珊忍不住驚呼了一聲。這時何偉回過頭嬉笑的說道:“嘿嘿,要不要這樣啊~!可不要過度仰慕哦~冷宇哥可是名草有主的人啦~!”。

說這話的時候,所有人都朝張珊看去。見這時候,張珊好似並不是被冷宇舞劍的帥氣姿勢給迷住驚叫出聲的,而是因爲她手中的一個東西!

那是一把雕花的黃紙扇….

冷宇認出來了,那是最後一把三十五級武器,“逍遙扇!”,道士的三十五級武器!

張珊的任務,完成了… 第410章太低估我的禽獸程度了

姜南初被陸司寒一路牽著手來到套房。

「拿出來。」

「什麼東西?」

「賭資,全部都充公。」

「你好殘忍,這些可是我憑藉聰明才智贏回來的。」

姜南初立刻將毛爺爺護在胸口。

「你覺得放在這邊,我就拿不到了嗎?」

「姜南初,你是不是太低估我的禽獸程度了?」

陸司寒扭了扭手腕說。

「喏,我交出來,但六百塊本來就是我的。」

「也拿出來,必須讓你長些教訓,下次要是敢賭,卸了你的狗爪子。」

威脅的話語一出,姜南初立刻將雙手藏在身後。

「你這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在帝都你和大侄子賭局的金額可是上億呢!」

「因為我有必贏的把握,你有嗎?」

「我從小在賭場長大,見過太多人因為賭妻離子散,所以我不允許你碰這些東西。」

在絕大部分的小事上面,陸司寒都是寵愛,放縱著姜南初,他知道她生性活潑,但涉及底線,沒得商量。

姜南初眨了眨眼睛,緩緩低下頭。

陸司寒難得有這麼嚴厲訓斥姜南初的時候,她該不是委屈了吧?

「你別難受,別哭,大不了以後在家我陪你賭,可以嗎?」

「我不賭了,是我不懂事,是我一開始沒有想到這麼深遠的後果。」

姜南初軟軟的撲進陸司寒的懷中,低低的說。

「嗯,這樣才乖。」

陸司寒輕拍著姜南初的後背說。

「我去換泳衣,我們去泡溫泉吧。」

「好。」

姜南初的心情從陰鬱轉為晴朗,開開心心的從行李箱中拿出泳衣換上。

即便陸司寒為姜南初挑選最為保守的泳衣,但還是不願意她穿成這樣四處亂逛,所以直接去了私人溫泉池。

裝修豪華寬敞的溫泉池內,熱氣不斷往上涌。

整個人泡在溫泉池內,渾身都放鬆下來。

熱氣蒸在臉上,姜南初的臉都變得紅彤彤的,像水蜜桃一般,看著陸司寒口乾舌燥。

「泡溫泉最舒服的應該配上按摩。」

陸司寒走近姜南初,在她耳邊開口說道。

「是嗎?那我去找按摩師進來。」

「不用,我也會。」

陸司寒說完,骨節分明的大手已經按壓在姜南初的肩膀上。

「嗯,還蠻舒服的。」

姜南初眯眼享受的說,就好像一隻饜足的小奶貓。

但是漸漸的這隻手就開始不安分起來,明明剛才是按壓肩膀,現在來到了小腹著,還在一點一點的往上移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姜南初感受到了強大的壓迫感,兩人緊貼的身體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發生變化。

「這裡是在外面。」

姜南初紅著臉提醒。

「嗯,你好香。」

男人粗重的呼吸噴洒在脖頸處,姜南初忍不住戰慄。

「媽媽,我錯了,對不起!」

隱婚撩情:總裁大人別玩火 「蠢貨,當初就不應該帶你去R國,就不應該生下你!」

「啪!」

「砰!」

陸司寒與姜南初之間的曖昧氣氛被外面的吵鬧聲破壞。

「外面的聲音聽著有些耳熟。」

姜南初望著門口的方向說。

「媽媽,救救我,我不會游泳!」

「啊,媽媽救救葉子!」

「司寒,外面好像是松本葉子和她的媽媽發生爭執了。」

「我們趕緊去看看。」

姜南初快速起身,披上一條浴巾出門。

「救命--」

松本葉子掉下去的正好是最深的池子,足足有一米八,對於會游泳的人來說這並不算什麼,但旱鴨子掉下去絕對夠嗆。

「遭了,我也不會游泳,松本葉子,你抓住我的手!」

「唔--」

松本葉子又一次喝進去好多水,她感覺身體的力氣越來越輕。

「砰。」

水花四濺,是陸司寒跳入水池,他身手敏捷,動作流暢,很快將松本葉子帶了上來。

松本葉子嚇得臉色蒼白,軟軟的倒在地上。

「松本小姐,沒事吧,需要我們送你去醫院嗎?」

「她才沒有這麼矯情,一把賤骨頭罷了。」

「您真的是她的母親嗎?哪有人會這麼說自己的女兒!」

「咳咳,南初,別吵了,我沒事的,我休息一會就好。」

松本葉子努力站起來,咳嗽著說。

「我先送你回房,不然就該感冒了。」

進入房間打開暖氣,松本葉子仍是瑟瑟發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