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凡一愣,連忙說道:“厲師傅,你真是神了。”

“廢話少說,過來一趟,我助你一臂之力。”

張小凡知道,厲青山是有真本事的,因此不敢怠慢一步,出去打了一輛車,直奔火葬場。

路上,司機師傅奇怪的看了張小凡一眼,說道:“小弟,我看你樣子也不像家裏死了人的樣子,你沒事去那裏幹嘛?”

張小凡正想事情,沒想到對方會突然說這些話,忙迴應:“去見一個老朋友,怎麼了?” “老朋友?”司機師傅詫異的看了看後視鏡,無語的搖頭說道:“知不知道那個地方發生過什麼事?”

“什麼事?”這一下,張小凡更加奇怪了,他自從認識厲青山之後,也覺得那處火葬場很奇怪,但是從來沒有想到會有什麼問題。

司機見他不解,於是說道:“那個地方出現的怪事最多,我是本地人,從小的時候,那個火葬場就在那裏啦,基本上整個城市死了人,都會送過去,但是我可是聽說,那裏鬧鬼!”

張小凡無語的笑了笑,心道這種事自己可是早就知道了啊。

司機再說道:“小夥子,你可不要認爲我嚇唬你,那個地方周圍住的人都知道,還有,很多人家的屍體都在那裏失蹤呢,哎,但是最後都不了了之,因爲他們都說火化了。”

司機一下子說了很多,最後說道:“反正你進去之後小心一點,那種對地方最好少去。”

張小凡聽了這麼多,倒也有些奇怪,不過他奇怪的是這個厲青山能量還真是大,火葬場在那裏這麼多年都不倒,而且屍體丟了也沒事。

到了門口,司機一溜煙直接走了,張小凡進去之後,果然也發現不對勁。

這裏面的工作人員目光都有些呆滯,就比如擡屍體的那兩人,往後搬運屍體的時候,連後面有凳子都沒看,就直接向後走着。

遠處大廳中有一家人正哭着送別自己的家人,但是邊上的工作人員卻是面無表情,連正常的裝作傷心也做不到。

“看來,正如厲青山所說,他這裏真的都是由他的屍魁來運轉的。”張小凡默默說着。

“就是不知道屍魁和林柔煉製的殭屍有什麼區別,以後定要研究一下。”

說着,張小凡直接走向了厲青山辦公室,厲青山正在寫着東西,他難得的戴了一副眼鏡,朝張小凡點點頭,說道:“你小子,身上死氣太重,接下來你要做的事很危險啊。”

“所以我纔來了啊,厲師傅,你可一定要救我啊。”張小凡哭喪着臉說。

厲青山無奈搖頭,指了指邊上的兩具屍體,這兩具屍體都是男性,穿着普通人的衣服,戴着墨鏡,一動不動的站立在那。

厲青山說道:“這是我的二級屍魁,此行你帶在身上吧,有什麼危險他們可以替抵擋。”

“謝謝厲師傅。”張小凡欣喜的連忙感謝,這樣自己就有和林柔一樣的東西了,不過下一刻,他好奇說道:“這種屍魁很厲害嗎?”

“哼,你拿槍都打不穿他們的皮膚。”厲青山說道。

“那要對付這種屍魁,該怎麼辦?”

厲青山說道:“這一點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反正他們都會聽你的命令,你小子此行可不要出事啊,否則,白讓我幫你這一次。”

張小凡知道,厲青山之所以不告訴自己怎麼對付屍魁,說明厲青山對自己還是有所保留,不過有兩具屍魁保護自己,對他來說,等於多了兩條命。

張小凡還是感激的說謝謝。

隨後,厲青山教了一下張小凡怎麼操控屍魁,張小凡輕喝:“走!”

一道微弱的精神力傳入屍魁耳內,兩具屍魁緩緩跟着張小凡走了出去。

待張小凡一走,厲青山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喃喃道:“那個地方好處還不少啊,此行,一定要得到那些東西!這樣我的實力才能更上一層樓,問鼎巔峯的日子,指日可待!”

話落,厲青山身體突然一歪,攤在椅子上,而一縷黑霧從窗外急速衝出,直到消失!

……

不得不說,張小凡對厲青山,還是很感激的,有了這兩頭屍魁,遇到什麼危險就能讓屍魁在前面,就算逃跑撤退,屍魁也能爲自己抵擋,當真是冒險打怪的好幫手。

就是……

張小凡眼中精光一閃,就是這東西不是自己完全控制啊,相信以厲青山的功力,他只需心念一動,這兩頭屍魁就會被控制回去吧。

這種受制於人的感覺,讓張小凡感覺不太好,而且,張小凡隱隱約約總是覺得厲青山有什麼事情瞞着他,總覺得他幫助自己的目的不是那麼單純。

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因爲張小凡自己也沒有實質性的證據,只能說,這是人的第六感罷了。

如今自己沒冥幣了,張小凡也無法買林柔那種存儲法器,至於說存入古鏡,張小凡還不敢,畢竟厲青山做事太過神祕,張小凡若是把屍魁放入古鏡的話,恐怕第一時間會被厲青山發現。

想來想去,張小凡只能再叫了一輛出租車,讓屍魁先行前往精神病院門口等候。

張小凡回到教室,此時同學們早已經是整裝待發了。

唐龍一身勁裝,帶領着幾個同學;慕容風雙手插在口袋,目光凝視窗外;王虎居然扛着一把大馬刀,倒是和他的身材很匹配;張花更霸氣,拿着兩把巨斧,威風凜凜的模樣就像一個女土匪,而周立平則是躲在她後面,手上沒有任何武器。

再看高一六班的學生,李雲峯等人也是早已購買好了合適自己的武器,論起精神力修爲,比起王虎也不逞多讓,也就在裝備上面,王虎他們要強一些。

“看來都準備的差不多了。”

教室裏,張小凡對林柔和蘇倩倩說道,隨後看着蘇倩倩和林柔說:“你們兩人其實不用去的,此行一定很危險。”

蘇倩倩說道:“你雖然是我男朋友,但是有些事我自己做主。”

“沒錯,我也是,此次關乎到紅包羣的祕密,我怎麼能夠躲着?”林柔一臉無所謂的搖搖頭,拿着砍刀說:“而且,倩倩姐都過去了,我當然要過去。”

張小凡一臉無語,這兩個妞現在完全就是聯合起來,不把他張小凡放在眼裏了,看來以後得好好教育一下,要不然非得造反不可。

唐龍面無表情,說道:“看來都差不多到齊了,我們出發吧。”

隨後,兩個班級的人馬浩浩蕩蕩的前往校門口,門口處大巴早已經準備好了,同學們坐上車,前往精神病院。

張小凡看着窗外,心中想着:那個精神病院裏面,到底有些什麼,唐龍到底看到了什麼,讓他這麼着急過去…… 很快,車輛在精神病院不遠處停了下來,唐龍下車說道:“精神病院有東西南北四個門口,上次我實在東門進入,大家進入之後,一定要小心行事。”

“唐龍哥,裏面到底有什麼?還有好處是什麼?”終於,有同學忍不住問道。

唐龍沉吟了一下,說道:“裏面的都是瘋子,很有可能被弄失了神智,如果有必要的話,那些瘋子都殺了吧,至於好處,進入之後你們就明白了。”

唐龍說着,徑直衝了進去,令人驚訝的是,上午遇到的那些保安好像故意躲着他們似的,此時居然都沒有出來。

一大羣人涌進去之後,最後幾人連忙把大鐵門關上,王虎拿着大馬刀狐疑的說道:“奇怪,人影都沒一個了。”

“大家要小心了,那些人恐怕知道我們會來,這個時候都躲着了。”

張小凡說着,沒一會兒,兩頭屍魁緩緩從門邊走了進來,同學們都緊張不已的看着厲青山給張小凡的兩頭屍魁。

張花更是直接喝道:“什麼人?”

張小凡連忙說道:“他們是我的人。”

張小凡沒有多廢話,對兩頭屍魁喝道:“跟緊我!”

兩頭屍魁很是聽話的走了過來。

林柔驚訝的看着這兩頭屍魁,她也感覺到這兩頭屍魁的不簡單,低聲說道:“沒有心跳,氣息冰冷,很像我的殭屍。”

蘇倩倩好奇問:“小凡,這兩頭真的是死屍嗎?”

“是一位高人給我的,好了,待會跟緊我。”張小凡對兩個女孩子迴應。

衆人選擇的是東門進入精神病院,由於人數很多,一進入裏面,一股陰冷的氣息傳來,這時候張小凡才發現,這所精神病院地面上落滿了泥垢和灰塵,一看就知道很長時間都沒有人來過了。

“這所精神病院表面看起來很乾淨,但是其實,已經很久都沒有人來過了。”唐龍走在最前方說道。

與此同時,張小凡呼吸了一下,驟然驚訝的發現,空氣之中居然飄蕩着一股精神力,他當即說道:“好濃郁的精神力。”

“是啊,我呼吸了一口,都感覺我的精神力略微有些增長了呢。”

“而且越往裏精神力越濃郁。”

同學們嘰嘰喳喳的議論着,神色興奮之極。

張小凡說道:“唐龍,這精神力就是你所說的好處了吧?”

“不錯,我計算過,在這裏修煉一個小時,等於冥界淘寶上面購買的一塊靈石,你說合算不合算?”唐龍淡淡迴應。

不少缺少冥幣的同學都興奮不已,都說以後要經常過來修煉。

張小凡卻是有些奇怪,這種地方平白無故的,怎麼會有精神力出現?

他繼續追問:“那你說這裏有危險,具體看到了什麼?”

唐龍微微撇頭,說道:“你等下就知道了。”

這條走廊異常幽深,而且因爲沒有光線的緣故,這裏非常黑暗,不少同學不得不打開手機電筒,很快,衆多學生走到了一扇扇房門門口。

春穎好奇的說道:“能打開嗎?”

“打開看看。”張花不容置疑的說道。

щшш •Tтkan •c o

春穎面色一白,她有些後悔剛剛說話了,但是張花姐都已經這樣說了,她只能開門。

門打開,一陣灰塵撲了過來,緊接着,傳來一陣磨砂聲。

“呃呃呃……”

突然,門口出現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子,她雙手不斷抓撓着門邊,要讓春穎開門,春穎害怕的連忙後退,眼神驚疑不定的看着門口說道:“這是什麼鬼東西?”

“這些就是瘋子,要是看到不對勁的,大可以殺了。”唐龍很是冰冷的說着,隨即隨手打開身邊的一扇門,手中突然出現一把血紅的劍,虛空一劃,屋內傳來肉體撕裂的聲音,他打量了一下里面,隨即走了出來。

張小凡一直注意着唐龍的動作,最終發現,在唐龍進去的時候,眼神之中似乎有種期待感,而出來的時候,明顯很失望。

這個傢伙,在找什麼東西!

張小凡心中恍然,他頓時有種猜測,在這裏,除了空氣之中有很多精神力之外,一定還隱藏着其它好處,而這種好處,他暫時還不知道!

“看來,這種好處應該是在那些被殺的屍體身上。”

張小凡掃了一眼這個精神病院的內部,不得不說,從外邊看,還看不出這裏有多大,但是身處這裏面,才發現這所精神病院四通發達,病房數極其繁多。

“如果說這每一個病房內都有病人的話,這些病人是怎麼生存的呢?”

張小凡擡頭看了看頭頂,他們現在身處的是一樓,在樓頂上,還有數不清的樓層。

“這裏太大了,我認爲我們應該分開行動。”張小凡提出建議。

事實上,很多同學也都覺察到這裏是不可多得的好機會,因爲剛纔唐龍的做法大家都看到了,可以說十分輕鬆的便斬殺了一個精神病人,瞬間,同學們覺得對付這些病人很簡單。

於是一個個說分開行動,唐龍也點頭同意,於是一些人朝着樓頂走去,一些人打開四周的病房,三五成羣衝進去進行斬殺。

“下一步我們怎麼辦?”林柔低聲問。

張小凡看着樓頂處說:“第一層人數這麼多,估計也找不到什麼,我們去樓上吧。”

說着,帶着兩頭殭屍走了上去,周建和張豔豔也走了上來,說是一起行動。

對於這個周建,張小凡還是很信任他的,一行人沒有在二樓停留,很快,幾人來到三樓處,這裏燈光更加暗了,張小凡剛剛到達這裏,便看到身邊處寫着三零一室,周建說道:“剛纔唐龍的所作所爲有些奇怪,我認爲,我們也應該進去看看。”

張小凡點點頭,說道:“我進去看看。”

張小凡深吸一口氣,打開門,迅速讓兩頭殭屍衝進去,進入之後,發現這裏只是一間普通的病房,牀邊上坐着一個外國男子,看不出多少歲,不停地站在牆邊來回走動着。

由於是背對着張小凡的,所以一時間也看出這個人的具體容貌,不過對張小凡來說,他也沒必要看他長啥樣,衝過去,無影刀迅速一劃,男子直接變成兩半,而下一刻,張小凡眼前一晃,身邊的場景驟然變化,張小凡驚駭發現,自己的周圍,居然是一片小樹林。求月票,大家別忘記投票啊 張小凡當即大驚失色,他扭頭看了看四周,真的是一片小樹林。

場景變化的實在太快了,張小凡根本沒有任何的防備,這就好像,他剛剛進入醫院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而他一覺醒來,其實這裏纔是他原本所在的地方。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張小凡心中滿是疑竇,他向前走去,這時候,前面的一幢低矮木屋引起了他的注意。

“還是去問一下。”

張小凡走了過去,正欲敲門,屋內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更令他驚訝的是,裏面的人居然在說英語。

張小凡雖然不懂英語,但是此刻,他彷彿對英語早就很熟悉,能夠一字不落的聽懂。

“哦,寶貝,你身材真棒。”

“呵呵,輕點。”

緊接着,是一陣脫衣服的聲音,和親吻聲。

張小凡雖然是初哥,但是說到底,也是浸yin島國大片多年的人物,各種招式和聲音早就融會貫通,因此此時這一聽,張小凡頓時知道里面在幹什麼。

人的本能都是含有劇烈的好奇心的,當即,張小凡湊到窗口向裏面看去,只見兩個外國男女正在沙發上劇烈的擁吻着,衣服都已經退到一半了,激烈的荷爾蒙氣息充斥着整間屋子。

張小凡沒想到,自己一過來這種地方,便會看到這種事,不知不覺的,自己居然還起了反應。

主要是裏面的女的長得實在是太火爆了,這是一個金髮女孩,爆炸性的身材很吸引人。

“妮娜,你今天怎麼突然來了?”

“外面都在鬧流感,我好無聊,對了,你母親呢?”

“她今天也感冒了,現在在樓上呢,放心,我們在這裏親熱她不會發現的。”

張小凡聽得被雷的五雷轟頂,自己老媽生病,這龜孫居然在親熱。

說完之後,張小凡心中很是奇怪,自己到底怎麼了?怎麼會突然身處這種地方,自己不是應該在精神病院麼?

正想着,突然,男子突然流出鼻血,妮娜連忙推開男朋友,略帶噁心的說道:“真是噁心,你不會也感染感冒了吧?”

“沒有,怎麼可能。”

“不說了,我先走了。”妮娜直接走了出來。

男子這時候大急,連忙走了出來,說道:“等一下,你不能這樣。”

“先把你的病養好再說吧。”妮娜說着直接開門,而張小凡連忙躲在一邊。

男子喊道:“這樣把,我會給你錢的。”

妮娜聽了神色有些鄙夷,指着男子說道:“哦哦,你居然這樣說,去你的,我們已經完了,知道嗎?”

妮娜絲毫不理睬男子的請求,氣憤的奪門而出。

男子無語的抱着頭,一個人罵罵咧咧。

張小凡現在很好奇自己身處到底是什麼地方,權衡利弊之下,他還是決定這個女生應該好說話一點,當即追了過去。

妮娜此時還在罵罵咧咧,“凱爾,我們絕對完了,居然說給我錢,你以爲我是妓/女嗎?去你媽的,算我瞎了眼。”

來到一處密林,妮娜突然感覺到背後有人追了過來,回頭一看,一個動作迅速的男子突然衝過來。

“啊……”

張小凡由於正觀察地形想確認一下自己身處於什麼地方呢,猛然聽到聲音,他當即循着聲音追了過去。

眼前的一幕讓他極度震驚,一具被野獸撕扯過的屍體就直直的躺在地上,從外表上看,這具屍體正是妮娜的,不過此時妮娜的身體已經被撕扯成了兩半,內臟腸子流了一地。

這個場景有些熟悉,不過張小凡暫時也想不起來。

“嘟嘟……”

耳邊突然傳來車輛的轟鳴聲,張小凡馬上反應過來,自己應該是在馬路邊上,他馬上循着聲音追了過去,走出樹林,只見密密麻麻堵着的全是車輛,不少外國人謾罵着,說演習怎麼還不結束。

“怎麼回事?前面怎麼還有路障,軍隊爲什麼攔着?”

“哦,買噶的,爲什麼不讓我們通過。”

“市政府傳來消息,隔離檢疫演習將持續24小時,請市民們返回家中……”

周圍嘈雜的聲音不斷傳入張小凡耳中,目光遠眺,前方處由軍方看守的路障荷槍實彈的守在那裏,不讓一輛車通過。

“自己絕對來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方,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張小凡這時候想到了紅包羣,但是手機沒有任何提示。

“啪!”一隻手掌拍了一下張小凡肩膀,張小凡反應迅速的回頭,只見一個含着棒棒糖的女孩笑臉盈盈的看着他,在她的身邊還站着五個年輕男女。

“你不是電影劇情裏面的人物吧?”女孩笑着說道。

張小凡眼眸一閃,女子的話讓張小凡有些聽不懂,而且這些人也都是亞洲人的面孔,既然如此,這些人是什麼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