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了愣,連忙解釋,“是我師父要的。”

陸心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對着我說,“你想幫她,你就直說好了,沒必要在我面前解釋什麼,咱們倆又沒什麼關係,何必跟我解釋呢?”

這陸心咋個和雯雯一樣,情緒多變,捉摸不透。

這會子說話又有些陰陽怪氣了,不過江離既然說讓我找她要還魂露,肯定是有原因的。

“好了,陸心姐姐,我不解釋,你看着還魂露要多少錢?”我立即問。

陸心眼神微微一皺,那眼神裏充滿了恨意,又有些恨不起來似得,她沉默了許久,隔了好一會纔開口說,“我不要錢,我陸心多的就是錢,要錢來做什麼?”

“那你想要什麼?”我追問。

陸心伸手指了指我,然後

一臉嚴肅的說,“我要你身上的那顆靈珠子做交換。”

我心裏一沉,立即拒絕,“這不可不行,這是陰長生的東西,我不會交出來的。”

陸心冷冽的笑了笑,“我是個生意人,只做買賣,你若是沒有東西給我,咱麼這個生意就談不攏,那這還魂露我也就沒法給你,你自己看着辦吧!”

我自然曉得靈珠子的重要性,怎麼可能隨便給人,這東西我必須要用生命去護着,不可能說給人就給人。

陸心見我一臉沉默,又突然開口,“其他辦法也不是沒有,你若是和我成親,你想要什麼東西我都可以給你,因爲我的東西,就是你的東西,不過你已經拒絕我很多次了,我也不想再聽見你拒絕我的話語了,所以,就拿靈珠子來換吧!”

靈珠子是萬萬不能交出去的,可這成親的事情,一時半會是不可能馬上成親的,我大可以假意答應她,先把還魂露帶走,然後和江離他們離開五里村,她陸心拿我不也沒辦法。

我立即開口說,“行,我可以跟你成親。”

陸心的眼神原本兇狠冰冷,赫然變得溫柔了起來,一臉震驚的看着我說,“真的?”

我點點頭,雖然這次撒謊是一件不厚道的事情,可是有些時候萬不得已。

陸心眼眸閃爍着一絲驚訝,突然揚起嘴角,“好,我信你。”

此時陸心朝着我緩緩走來,也許是因爲做賊心虛吧,我根本不敢直視她的眼睛,畢竟說謊騙人真的是一件讓人難以釋懷的事情。

而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看見陸心,總有一種愧疚感,說不出來的滋味。這時,陸心拿着一個藥瓶子遞給了我,一臉溫柔的對着我說,“這個藥必須要在子時的時候吞下,否則是沒有效果的。”

我恩了一聲,立即接過藥瓶子,心裏總覺得自己對不住陸心,我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陸心赫然又喊住了我,“陳蕭,我不管你拿着東西是爲了就誰,可是我希望,你不要再辜負我了,我受了太多的苦,承受了太多的傷,我早已經千瘡百孔,經不起折騰了。”

我愣了愣,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覺得我回答的任何東西,都是在欺騙她,利用她,而我覺得……這樣的做法確實很不厚道。

我頭也沒回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我也不知道我究竟過了多久纔回到五里村的,進了屋子的時候,只覺得渾身有些沒力氣,我覺得陸心並沒有做錯什麼,一直以來也都在幫我,而我卻在欺騙她和利用。

江離見我回來的臉色不好,就上前問了句,“沒事吧?”

我搖搖頭,立即說,“師父,我把還魂露拿回來了。”

江離恩了一聲,極其溫柔的語氣對着我說,“走,師父帶你去個地方。”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江離,江離今天怎麼有心情帶我出去走走了,見我愣着那裏,江離忍不住笑了笑,“怎麼,還怕師父吃了你不成。”

(本章完) 「不是失望了,是不解!我雖然走過了兩個世界,可是之前在神主府的神女墨九狸,是我最長的記憶,那是數千年的時光,但是前世在21世紀的地球,那22年是我看的最多,懂的最多的,可是當一切的記憶我都恢復以後,我不解為何一個人會變的那麼陌生和可怕!」墨九狸看著紫夜困惑的說道。

她說不清楚自己此刻的心情,所以她才會來找紫夜,她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紫夜都會告訴她方向,紫夜永遠都會站在她的這一邊,雖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讓紫夜如此對待,但是她就是如此篤定……

「因為人心,因為遇到的人,想要保護的,或者想要得到的人,所以人都改變的!就連九狸你也會,遇到有人觸及到你的底線,你也會變!」紫夜看著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我不會,我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的人,再變都不會!」墨九狸肯定的說道。

「如果是關係到寶寶呢?如果有一天寶寶的爹爹要殺了寶寶呢?九狸還會對他如此信任嗎?」紫夜微微一笑反問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如果帝溟寒要殺了寶寶?她會怎麼做?信任他?看著他殺了寶寶?她做不到,她會殺了他的!誰都不能傷害她的寶寶……

想到這裡,墨九狸似乎明白了,看著紫夜淡淡一笑道:「紫夜我懂了,你說得沒錯,誰都會變,因為自己想要得到的可以不擇手段,因為自己想要守護的,可以成魔成瘋!而我就是墨紫陽想要得到的那個人,無論他對我是愛是恨,他其實就是想要得到我,哪怕為此去傷害我,去傷害我的家人,都無所謂,對他而言只要能夠得到我,做什麼都再所不辭……」

「看起來九狸已經想開了……墨紫陽不過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不必太過在意他!」紫夜看著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嗯,我知道了!紫夜,你到底是什麼獸?」墨九狸看著紫夜忽然間問道。

紫夜聞言嘴角微不可查的抽搐了幾下道:「為什麼我一定要是獸呢?」

「不是獸嗎?那你是什麼?」墨九狸聞言好奇的問道,遇到紫夜的時候他在蛋里,墨九狸一直覺得紫夜是獸,就是不知道是什麼獸罷了,而且之前遇到紫天的時候,分明是紫夜的兄弟啊,紫天不也是紫色的小獸嗎!

「我就是我!」紫夜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十分無奈的說道。

「紫夜,我們是不是在契約之前就認識了?」墨九狸看著紫夜問道,她總覺得自己對紫夜的信任,並不想這一世回來遇到紫夜契約后,才有的感覺,畢竟雲夏和雪封他們,也沒比紫夜晚多少,可是她對他們和對紫夜,完全是兩種感覺的。

「我們是靈魂相契,本就是一體!」紫夜聞言淡淡一笑的說道。

墨九狸看著紫夜絕美的笑容,腦海中極快的閃過什麼,似乎在什麼地方 我立即搖搖頭,尷尬的笑了笑,“那倒不至於,只是師父你平日裏不苟言笑,每天眉頭都緊簇的很,你這突然看上去變得舒坦,我反倒有些不習慣了。”

江離一聽,立馬陰沉着臉,看上去氣場很是可怕,彷彿他渾身上下,都被一股極其強大的氣勢所籠罩,他眼神也變得極其陰冷,不一會眼神又黯然了下去,“你喜歡看我這樣子?”

我笑了笑,“師父,我發現你冷漠的樣子和溫柔的樣子,都挺好看的。”

“走吧。”江離面無表情的對着我說。

我跟在江離身後,屁顛屁顛的,約莫有點小時候的樣子,只要江離在我身邊,我就覺得世界都安靜了,很是安全,沒有絲毫可以擔心的地方。

這些年,跟着江離學了這麼多的本事,現在的能力已經超過了普通的道士,想來着這些功勞可都是江離一手帶出來的。

我跟在江離的身後,發現江離的背影以前看上去給我是神祕強大,現在看上去更多是一種溫暖。

江離帶着我從平大夫的家一路朝着西邊的山坡上走了過去,不知不覺來到一個石亭子的地方,江離告訴我,這是五里村唯一一個有亭子的地方,據說以前這裏飛來了一條龍,後來村民們修了亭子鎮壓這龍,但凡是有需要的人,可以來這裏拜龍爲乾爹,以後有什麼事情,這龍就會來幫忙自己的乾兒子。

“這龍都被壓在亭子地下了,它不會生氣嗎?”我好奇的問。

江離告訴我,這龍本是受了傷,飛不走,後來被人鎮壓在這裏後養了傷,所以這龍就認爲這些人是在幫他,他也要幫這些人。

我愣了愣,“師父你帶我來這裏,是要我拜他爲乾爹嗎?”

江離搖搖頭,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八枚靈珠子的失蹤,如今被你找到了其中的一顆,那麼接下來的七枚互相有感應,你今天出去的時候,我就發現這邊的天氣不大對勁,特別是從這個片區,帶着一股不屬於五里村的氣息,我就路過這裏,想起了這裏有龍被鎮壓的傳說。”

我愣了愣,還沒明白江離的意思。

江離繼續告訴我,“龍受傷,是需要千百年來不斷修煉才能恢復身子,而它被鎮壓後卻一下了好了起來,省去了修煉,只能說明這地下有東西幫助它。”

我恍然大悟,“師父,你是說這裏面有靈珠子麼?”

江離滿意的點點頭,“沒錯,只要帶着你身上的這個靈珠子,就會很容易找

到裏面的靈珠子了。”

我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我就說師父你大晚上突然約我到這裏來做啥呢,原來是爲了靈珠子呀!”

江離有些無奈的看着我,微微皺着眉頭,忽然擡起手用力敲了一下我的腦門,“不然你以爲我帶你來做什麼!”

我嘿嘿的笑了笑,尷尬的撓着後腦勺,一臉好奇的看着這個亭子,整個亭子倒也不大,約莫可以裝下六七個人的樣子,只是這個亭子看上去有些破舊,應該也有不少年代歷史了。

整個亭子的周圍,沒有其他的人家,一片蒼茫的田地,看上去並不是肥沃的土地,所以來這裏做農活的人基本上沒有,也相當於是被荒廢的一塊地。

顯然很少有人會來到這裏,就算這裏的地有什麼異常的地方,也不會有人知道,好在江離這個人反應迅速,立即就猜到了這裏有問題。

江離看了我一眼說,“要想弄出這個靈珠子的話,看來必須要把這個亭子擡起來。”

我愣了愣,我去,這麼重的亭子,怎麼可能擡的起來,這亭子顯然是隻能用機器來弄走,就我和江離兩個人,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

江離見我滿臉目瞪口呆的樣子,忍不住的笑了笑,“你怎麼這副表情,覺得做不到嗎?”

我恩了一聲,連忙說,“這完全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啊,這可是亭子,不是什麼棺材,我們兩個人可沒辦法弄動這玩意。”

江離沉默了一會,又一臉神祕的看着我說,“咱們來打個賭,就堵我能不能把亭子扳動。”

我心裏一沉,不免也有些動搖了起來,要說換做是其他人對我這句話,我可是絕對不會相信,肯定是吹牛的,但是江離這個人的能力,我也自然是清楚的很,從目前而言,我就沒有看見江離有失敗過,他似乎就沒有遇到過做不到的事情一樣。

雖然我對這個事情抱着極其懷疑的態度,可是做這個事情的人是江離的話,我就不會這麼認爲了。

我立即說,“那師父我肯定堵你搬得動這亭子。”

江離微微揚起嘴角,一臉好奇的看着我說,“你爲什麼認爲我就一定能扳動這亭子,也許我是故意使詐呢?”

江離這麼一說,我又有些猶豫了,江離這麼聰明,知道我聽了他的話肯定就會認爲他搬得動,江離總是出其不意,說不定是故意挖了個坑等着我跳呢!

江離見我猶豫不決,立即對着我說,“這樣吧,如果你猜對了,

我就給你個機會,讓你當一次師父,我幫你收個徒弟。”

“那如果我輸了呢?”我好奇的問。

江離擡着頭看了一眼天空,“如果你輸了,這輩子就不討媳婦。”

我心裏一沉,這個賭注就玩的太大了,要說江離對討媳婦的事情自然是毫不在意,可我還沒正兒八經的談個戀愛,怎麼能還沒開始,就結束。

再說我心裏可還惦記着雯雯,雖然她現在的心思只有爲了復活陰長生,可是我總覺得,畢竟我和雯雯在一起這麼久了,她不可能對我一點心思的都沒有,指不定我還有希望和她重歸於好,一想到這裏,我更不能一輩子不討媳婦。

我立即說,“我一定會贏的!”

仔細一想,江離帶我來這裏,肯定不可能只是爲了跟我打賭,最主要的目標還是要拿到靈珠子,這靈珠子畢竟是陰長生的東西,江離是絕對不可能就這麼放過了,而且眼下的情況,的確是只能扳動這亭子才行。

我跟着江離身邊這麼久了,自然是知道江離的性子,江離做事情十分果斷,而且絕對不會讓自己失敗,既然他來了這裏,肯定是要把靈珠子勢必拿到手的,否則他根本就不會來這裏。

而江離也極其瞭解我,知道我會選擇什麼答案,所以對江離而言,不過是想給我收個徒弟。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江離問,“師父,你是不是已經幫我物色好了一個徒兒的人選?”

江離不語,而是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看着我,隔了約莫一分鐘後,江離纔開口說,“你選一個吧!”

我笑了笑,“師父,我記得你曾經對我說過的,你是最厲害的,所以沒有你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選擇你一定會搬得動着石亭子!”

江離故作驚訝的表情擡了擡眉頭,“哦?你這麼相信我可以扳動?”

雖然他這樣子也讓我有些緊張,畢竟這對於我而言可是要命的大事情,一輩子討不到媳婦,眼睜睜的看着別人娶媳婦,那簡直是要命!

我心裏一緊張,默默的告訴自己,“媳婦肯定會有的!我肯定會贏得,江離才捨不得看我一個人孤苦伶仃的。”

此時江離赫然背對着我,朝着亭子走了過去。

背對着我的江離,背影看上去很是強大,我不知道他的表情,也看不見他掐印的方式,只是覺得四周瀰漫着一股讓人有些喘不過氣的強大氣場,不過是一分鐘的功夫,天空上的烏雲全部齊聚了起來。

(本章完) 似乎在什麼地方看到過這般相似的笑容,可是她卻抓不住就消失了……

紫夜看到墨九狸的樣子,唇角的笑意漸濃,看起來九狸比自己想象當中恢復的快呢……

「九狸,你怎麼了?」紫夜喊了幾聲墨九狸問道。

「沒什麼,總覺得剛才似乎腦海中閃過什麼,但是太快了看不清!紫夜,你休息吧,我出去了……」墨九狸看著紫夜說道。

「嗯,去吧!」紫夜聞言點點頭說道。

墨九狸起身離開,紫夜看著墨九狸離去的背影,露出一抹笑意,隨即眼神危險的一眯低聲道:「希望那些人不要得寸進尺,給九狸多一些成長的時間,否則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看著不管的!」

然後,紫夜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小書看著墨九狸帶著東方川出了空間,又回頭看了眼紫夜所在的地方,心裡暗道:「主人為毛總覺得那位大神是獸啊,那分明就是宇宙最強悍的大神,那裡像是獸了,主人真是太笨笨了!」

空間外

帝溟寒看到墨九狸帶著東方川出來,起身看了看墨九狸,發現她恢復的差不多沒事了,才開口問道:「如何?他說的話可信嗎?」

「嗯,他說的基本都是真的,而且,前不久墨紫陽給他傳音過,說是只要他願意跟墨紫陽合作,墨紫陽會想辦法將黑衣人撤走的,但是被他拒絕了!因為墨紫陽要求他,作為合作的前提是,將他的妻女送到聖子府,防止他不聽話,然後要求他為墨紫陽做事,但是他寧可永遠跟妻女囚禁在這裡,也不願意效忠墨紫陽,墨紫陽似乎很不滿,給他三年的時間考慮,距離現在還有一年不到的時間!」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說道。

帝溟寒看著墨九狸總覺得她那裡變得不一樣了,說起墨紫陽似乎不再像從前似的,帶著一些情感,反而像是在說一個陌生人一般的自然,帝溟寒雖然很信息墨九狸這樣的變化,但是也有點擔心的問道:「九狸,你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墨九狸被帝溟寒問的有些莫名,看著帝溟寒問道。

「你說起墨紫陽的時候,似乎變了!」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隨即心裡一暖,眼前這個男人不管前世如何如何,這一世他是真的小心翼翼的,一顆心都系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的一點變化,他都十顆掛在心上,這種感覺真的很不錯……

「嗯,之前有些事情我想不通,剛才去見了紫夜,跟他聊過我才明白了……」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將她和紫夜間的對話說了一遍。

「我不能確定以後面對墨紫陽的時候,會不會殺了他,但是我很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我不會為他求情,不會讓你為了我放過他,因為他不值得!」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堅定的說道。

「九狸……」帝溟寒聞言看著墨九狸許久,一把將她扯入懷裡,緊緊的抱了一會兒才鬆開。 烏雲滾滾,黑壓壓的一片,倒顯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此時此刻,江離一句話也沒有說,而從我的這個角度看去,感覺江離彷彿像冷傲霸氣的戰士一樣,站在那裏,屹立不倒,渾身被一股強大的氣所環繞。

江離此時赫然邁出步子,朝着亭子的中間走了過去,“砰——”一聲,他朝着亭子的中間,揮着拳頭用力錘着地面,一個大窟窿隨之爆破,整個亭子也搖搖晃晃,不斷飛濺碎石,一縷縷的灰塵鋪面而來。

此刻,我卻看見江離極其強大的身軀,一把將亭子的一角拽了起來,活生生的將整個亭子連根拔起,浩浩蕩蕩,僅僅只用了一隻手,三根指拇夾住,看上去極其輕鬆的模樣,江離伸手一扔,這亭子瞬間被甩出是數十米。

江離從這陰沉的廢墟走了出來,一臉滿意的看着我說,“恭喜你。”

我整個人也完全是屬於傻眼了一樣,我知道江離很強大,不過他強大的如此,我真的已經找不到更好的讚美詞語來稱讚他。

我樂呵呵的笑了笑,江離就是江離,沒有他做不到的事情,大概也是因爲江離太過於強大了,所以我也更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夠儘快成長起來,我雖小有成就,可每當看見江離,才知道,自己還需要學的地方很多。

“師父,你爲什麼可以扳動這個石亭子?”我好奇的問。

因爲我同樣也在學習道法,可是很顯然我的力氣卻不及江離的十分之一,而我似乎對於增加的自己的力氣上面,也顯得有些吃力。

江離一臉沉穩的看着我說,“修道之人,要做到天人合一,你會痛苦,會覺得自己不夠厲害,那是因爲你的修行還不夠,等你有一天真正意義上的做到了成長,和通曉修道的根本的時候,你會比師父還厲害的。”

我覺得江離講的太過於深奧了,說了半天,我還是不明白,爲什麼我的力氣就不行。

只是因爲我的修爲不夠嗎?可是我每天都要做道士的早課,都要修身養性,可也沒見自己成長到哪裏去,特別這一年,似乎沒有什麼進步,一直都是在原地踏步。

江離見勢,忽然揚起嘴角笑了笑,“你現在不明白是正常的,等你哪天明白了,你也就做到了。”

我哦了一聲,連忙點點頭,雖然江離說的話很是深奧也讓我難以理解,不過江離每次說的都是正確的,反正江離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只相信他說的話。

此刻江離讓我跟着他朝着

一片廢墟的亭子走去,因爲亭子已經被江離連根拔起了,所以這裏顯得有些光禿禿的,這地面上還被江離砸出了一個大窟窿。

江離指了指這亭子的四個角的殘缺位置,一本正經的告訴我,“之前建造這亭子的人,應該是個道士,整個亭子利用了陰陽、乾坤進行鎮壓,看上去似乎是在鎮壓龍,實際上,是爲了掩飾靈珠子的存在,就算這裏與其他地方不同,別人也會認爲是龍爹乾的。”

我愣了愣,滿臉好奇的看着江離,“那這底下到底有沒有龍?”

江離搖搖頭,“當然沒有。”

我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有人刻意掩飾這裏的存在,這樣大家只會覺得是龍做的事情,而不會懷疑到這亭子地下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反而大家還會把這裏供着,希望龍乾爹來保護他們,幫助他們的心願。

“師父,那修建這個個亭子的道士會是什麼人?”我身份好奇的問了句。

江離思索了一下,立即對我說,“這個地方離平大夫的家裏是最近的,最有嫌疑的人應該就是平大夫了,他本就是全真教的道士,對於陣法也極其瞭解,他在五里村待的時間也算比較長的人了。”

我仔細想了一下,這平大夫一直在幫助我們,雖然他實際上是全真教的人,可我從來都沒舉得他有可以幫過全真教的人,只有自己死的那次,說到底還是和我有點關係。

如果平大夫曉得這裏面是靈珠子的話,他極有可能會這麼做,那麼說,應該就是平大夫做的了。

江離不愧是江離,一下子就猜到了這其中的一些緣由。

“平大夫是個好人。”我有些難受的說,平大夫三番五次救了我這麼多次,可是爲什麼好人不長命,他偏偏還是離開了這個世界。

平大夫最愛的那個姑娘,也最終沒能和他長相廝守,這一切對平大夫太不公平了。

江離不語,而是拿着法劍用力朝着地上的窟窿狠狠一戳,只聽見“隆隆”聲,原本窟窿的周圍,被江離這麼用力一戳,變成了個大窟窿,約莫有一米寬的樣子,地下果然是空的。

“這地下居然有路?”我一臉驚訝。

江離反倒是一副冷靜的模樣看着我說,“這五里村,到處都被挖過,指不定這地下有許許多多的通道,你仔細想想,這周王妃的墓室,還有你找到的靈珠子,以及這裏,都可以看的出來,這五里村的地底下,藏着的東西可是真不少。”

我跟着江

離身後,朝着窟窿一躍而下,這裏面漆黑黑的一片,灰塵還特別多,弄的我鼻子癢癢的,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

“這裏有個東西擋着了。”我說,眼前是一大塊石頭擋在洞口,估摸着也是平大夫乾的。

就在此時我雙腳一空,被人用力從頭頂上提了出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抓回了亭子外面。

我一臉懵逼的轉過身一看,出現在我面前的赫然是楊玄將軍,許久不見楊玄將軍,我都快忘記了這號人。

楊玄將軍這個人的表情很是憤怒,似乎恨不得扒了我的皮一樣,極其不爽的掐着我的喉嚨,憤聲怒斥,“說!西玄女妖在哪裏!”

我愣了愣,這楊玄將軍爲何突然這麼問我,此時此刻,江離也從窟窿裏一躍而上,緊皺着眉頭看着楊玄將軍的出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