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直接掏出拷鬼棒,一棒子拍向人熊。

轟咔!

熊爪與拷鬼棒相擊,頓時一陣雷光竄出,沿着人熊的爪子瞬間衝上人熊的腦袋。

砰地一聲,那人熊腦袋直接炸裂開來。

忽然間,一道涼風順着我的後脖頸兒往裏吹,我獰笑一聲,轉身祭出麒麟印。

就聽一聲慘叫,麒麟印下,一片飛灰。

漸漸地,諸隊隊長各自庇護手下人,我方傷忘數量開始銳減。

再有老爹,禍鬥前輩,項羽,張飛,魯班等人發威,這甬道上的陰魂開始慢慢消退,有一種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

就在這時,忽然兩聲獅吼,從遠處傳來。

緊跟着,就聽見地面轟隆隆亂動起來,就好像地震一般。

我心中驚訝,眺目遠望,只見那甬道的一頭,隱隱混亂起來。

“我擦,哪來的大獅子?”

“是大牌坊前的那兩頭獅子!”

是那兩頭銅獅子?

混亂一起,我只見老爹頭頂鬼門洞開,他一閃身就消失不見。

鬼門消失,瞬間出現在混亂的一頭。

只聽天地之間,唯有兩聲“叮”響。

撲通通兩聲巨響,而後,禍亂終止!

又過了十幾分鍾,這一條甬道已經再無一隻陰魂。我方傷亡也不在少數,尤其是那些裝着可憐的陰魂突然暴起殺人時,幾乎防不勝防。

結束戰鬥後,諸隊隊長各自點數。此時,天,也要亮了。

“天要亮了,除卻朝陽溝與沈城城隍廟的鬼差外,其餘鬼兵都要躲避起來了。”王修看看天色,說道。

項羽,張飛,張遼,艾魚容,韓千千,冥河蛭等實力強勁的大鬼,惡鬼,不太懼怕陽光,但祖大樂,決裁之軍他們卻是不行。

“都收進我的鬼門之中吧。”老爹說道。

衆人沒有意見,安排妥當之後,我們繼續上路。

行走不遠,便見到一座巨大的石門。

門外一青一紅兩個鬼怪,見我們靠近,立即齜牙咧嘴,“都城隍廟儀門,爾等也敢亂闖?”

張飛脾氣最衝,一劍砍死一紅皮鬼,“去你媽/的。” 另一個青皮鬼怪見狀就要往裏逃,被眼疾手快的張遼一月牙戟戳翻。

“咳咳。”

一個人影閃出儀門。

是馬面!

“是你?”

張飛冷哼。

馬面瞪着一雙大眼睛盯着我,大板牙裏磨出幾個字來,“牛頭死了?”

我點頭嘆息。告訴馬面,牛頭還在擔心他。

馬面卻長臉一翻,冷哼道:“牛頭分明就是怕死,他背叛都城隍大人,已經是死路一條,如今還敢來都城隍廟,不是自尋死路?”

忽然,這馬面又指着我問道:“是你逼死了牛頭,我要爲他報仇!”“等一下,你他麼瘋了吧?”我心頭一緊,這他麼跟設想不一樣啊!

可就在這時,馬面已經衝了過來,手中竟然還有莫笑爺的水麒麟印。

這馬面,成了新的儀門官!

我心中暗忖之時,那馬面已經朝我拍下了水麒麟印。

打頭的張飛早就恨上了馬面,這一次見面,不叫人說,直接提劍便刺。

噹的一聲,西鄉侯劍與水麒麟印對在一起。

只見馬面嚷道:“你讓開,我要殺了燕趙!”

張飛虎軀一抖,罵咧道:“老子早就想宰了你,你以爲我不殺你,還能給你方便?”

張飛說完,西鄉侯劍一挑,就要頂開水麒麟印。

馬面一見水麒麟印有些不穩,連連敕令幾聲。

可他畢竟實力不如張飛,加上這水麒麟印也未必玩得溜,以至於根本鎮壓不住。

張飛大吼一聲,手中寶劍一撥,頓時把馬面的水麒麟印直接挑開老高。

馬面吃驚,正要收回水麒麟印,張飛早就等這機會,出劍刺殺。

牛頭魂飛魄散時還想着求我救出馬面,可馬面根本就是要殺我——

算了,我心中微微嘆氣,忙喊張飛住手。

張飛略微不喜,但也堪堪收住刺穿馬面眉心的西鄉侯劍。

“爲啥?”

馬面問道。

“牛頭魂飛魄散之際,還求我救你,如今見到了,我怎麼還能殺你!”我說道。

“他麼的,誰用一個叛徒求情?”馬面怒氣難平。

“不管你領不領老牛的情,總之,我得履行我的諾言,你走吧,別再摻和我與都城隍之間的事兒了!”

馬面瞪着眼珠,良久,慘笑一聲,“他麼的,說好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老牛你個王八蛋也忒不守信,我殺不了燕趙,也不能殺都城隍,這麼窩囊下去,還不如也魂飛魄散算了!”

話音未落,馬面突然往前一竄,噗呲一聲,將頭顱紮在了張飛本來就要放下的西鄉侯劍上。

張飛哎呀一聲,再想抽劍也是晚了。

我去攔馬面,也已經來不及了。

擦。

轉頭去看張飛,這猛漢子竟然流出兩行血淚。

我心中悠悠一嘆,估摸是那句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話,又勾起了張飛當年的記憶,如今兄弟難在聚!

心中悽悽慘慘慼戚一陣,直到手中的西鄉侯劍上,已經不再有馬面的鬼身時,張飛才重新插回寶劍,又佇立良久。

“走吧!”張飛是先鋒,他繼續開進。

太極和張遼分別跟在左右。

“桀桀,這個馬面果然不行!”

忽然間,從儀門的另一側跳出一個人影,這傢伙我也認識,正是在黃河之上,想要用水淹死我等的魚鰓陰帥。

“都城隍大人早就猜出,就算我們把牛頭的死都賴到你的頭上,那馬面還是無心殺你,或者殺你的心思不大,這蠢貨也知道殺都城隍更是無望,所以選擇自殺,他麼的,真是夠蠢的了!”

“是你?”我瞪大了眼睛,怒視魚鰓。

“當然是我!”魚鰓冷笑,“燕趙,上次是你命大,這次你就沒那麼好命了!”

“那你也沒有水啊?你能發揮多少?”我不屑道。

“哼,你可別忘了,馬面的水麒麟印,如今在我手裏!”魚鰓墊了墊手中的麒麟印,笑道。

張飛一見,氣的咬牙。 都市有神王 這水麒麟印還是他用西鄉侯劍挑出去的,卻不想叫這個魚鰓撿了便宜。

“你會用嗎?”我繼續挖苦,伺機出手。

卻見魚鰓冷哼,“你也太小看我魚鰓!小子,接招!”

忽然間,魚鰓手中的麒麟印竟然被它吞進了口中。

馬上,一口巨大的水柱直接噴涌而出。

這水冰涼刺骨,甚至,還有些酸腐氣味兒。

“有毒,大家快躲開!”老爹大叫一聲,“冥河,渡鴉,跟我去御毒!”

我也急急後退。

可就在這時,有一道身影比老爹他們還快,與我交錯而過。

我看出,那是大牙!

此時的大牙,輕傷已好。他已經化爲犬身,龍角,黑鱗,蛇尾。

大牙衝到前面,霍地張開大嘴,頓時一股黑水噴出。這就是相柳的毒水!

相柳的毒霸道無比。

這魚鰓與之一比,好比天差地遠。

轟地一聲,兩股巨大的毒水相交,那轟鳴之聲,着實震耳。

“嗯?”甫一交手,魚鰓立即意識到差距,不由把嘴巴張的更大。

甜婚蜜寵:總裁老公夜夜撩 只聽大牙鼻孔裏冷哼一聲,一點點靠近毒水。

眼看火候差不多,大牙突然四肢拔地,一個猛子衝進了毒水之中。

“啊!”

隨着一聲慘呼,那些毒水就好像掉了水龍頭的水管,四下裏亂噴。

好在我們已經退遠,老爹帶着冥河氏與渡鴉氏又在前面做了防守,這纔沒怎麼被波及。

漸漸地,那毒水變得小了,最終消失乾淨。

再看前方,大牙一口咬斷了魚鰓的咽喉。

那魚鰓還想掙扎,竟然被大牙接連兩口吞下。

打了一個響嗝,大牙人立而起,重新變爲人身,手中拖着那方水麒麟印。

“燕趙,給你!”大牙將麒麟印丟了過來。

我順手一推,又還給了他。

大牙接住,皺眉不解。

“大牙,你先用着,以後的事兒,等殺了都城隍再說。”

大牙也知道,這時候不是矯情的時候,有這麼一件法器傍身,能殺更多的敵人,於是他也乾脆收了起來。

這儀門一破,我們算是正式進入都城隍廟了。

再往前兩百米,便是火神宮了。

就是不知,這火神宮,如今是誰守護!

我看向張飛,他似乎也緩過來了,見我看過來,微微點頭,然後大呼一聲,隊伍繼續前進—— 原本該是火神殿的地方,如今是一片火海。

這火海之中,盡是慘叫聲。

我在遠處,感受到的不是熾熱,而是刺骨的冰寒。

燕家父子,還有你們這些雜魚,今天,就在我這火神殿中化爲灰燼吧!一個沙啞的聲音說道。

禍鬥前輩跨前一步,盯着火海說道:是誰在裝神弄鬼?出來叫老夫認識認識!

就聽火海之中,又是一絲冷笑,禍鬥,你連我的聲音都忘了嗎?

你,你是?禍鬥皺眉,但忽然一驚。

我就是祝融!那沙啞的聲音冷冰冰道。

影視世界當首富 不對,你不是他!你只是他內心邪惡的種子!

呵呵,到底是火神的僕人,我就知道這樣沒法騙過你,不過,就算我不是他,可我的本事卻跟他一般,甚至,要更加陰狠!

如今,這火神殿由我掌控,你們都將葬身於此。

說話間,火焰突然變的瘋狂,就好像有鼓風機在後面吹似的,一下子漲得老高,火星子亂撲。

一條條猙獰的火舌,尋人吞噬。

禍鬥前輩冷哼一聲,神色變的凝重。

小娃娃,你用麒麟火,還要小鳳凰,你用你的冥火。

沒問題。我說。

於是我祭出麒麟印,頓時麒麟火轟然四起。

小鳳凰妞韓千千也走上前,轉身變成火鳥,一身的冥火上下吞吐。

與此同時,禍鬥前輩直接化爲大狗,暗紅色的火焰一下子籠罩全身,而後蛇一樣竄向了火海。

呵呵,這些便是你的依仗嗎?火海里再次傳出不屑聲。

禍鬥前輩不再說話,只管用火焰去攻擊那火海。

火焰相撞的一瞬間,就好像導彈爆炸一般,震得人耳膜嗡嗡作響,自己的喘氣聲都聽的一清二楚。

那四散的火焰,就好像碎裂的彈片一樣,彈到每一處,我們竭力抵擋時,還是有不少人與妖被掃中,那火焰只要一沾身,立馬騰地一下子燃燒起來,想撲滅它根本來不及了。於是一大片人與妖被火焰燒成了灰。

長白十六峯,蓬萊島抓妖人,白島與離家,朝陽溝的陰陽先生,青丘城的狐妖,渡鴉氏等都傷亡慘重。

這一次下來,各隊所剩,不足出發前的三分之一。

快,所有人進我的鬼門!

老爹連忙打開神荼門,叫那些實力弱小的人與妖躲進去。

可在這過程中,還是死了,殘了一些人。

就連張遼,以及五鎮將都狼狽不堪。

幾分鐘後,這火海外,只剩下除了禍鬥前輩,韓千千,我之外,只剩下老爹,項羽,張飛,艾魚容,太極,魯班,皮大仙,大牙幾個。

真是不爽啊,擊殺小兵的樂趣都叫你們剝奪了,那我也該認真了!

說話間,突然幾條火龍衝出陰森火海,直接撲向在場衆人鬼妖。

這些火龍沒有眼球,但那空洞的眼眶卻好似能看見我們一樣,它們精確地找上每一個人。

嘶吼着,火龍張開巨大的嘴巴,想要把衆人鬼妖吞噬下去。

砰砰兩聲,皮大仙和大牙各自退去十幾步,皮大仙連連打出黃表紙,竟是依靠黃金力士的肉盾,暫時擋住了火龍的吞噬。

大牙則全憑一身詭異的黑色鱗甲,以及水麒麟印勉強招架。但模樣岌岌可危。剩下的人稍微好些,但也很狼狽。

老爹打出一道天地通寶,才稍稍緩過一口氣。

啊的一聲慘叫,韓千千被火龍撞到地上,隨即,我的火麒麟印也被撞飛。旋即,那頭火龍直接衝到我的面前,張開了巨大的嘴。

我只覺得,全身如墜冰寒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