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過那些撒謊的人,他們死的特別慘,到了地下也不得安寧。”

小道士臉上露出了動容之色,猶豫了下,“你先讓他們放開我。”

三面佛點點頭,兩個手下趕忙鬆開了他。

“我跟你說,你不能告訴師傅我下山的事情。”

我點點頭,“我答應你。”

小道士這才站起來,拍拍身上的泥土,然後看向我面前的祖墳。

“我一個月前看到有一幫人上山,鬼鬼祟祟地,我就跟着過來了,看到他們把這座墳墓給挖開,然後把一具乾屍埋進去,他們還說一個月以後來這裏把乾屍運走,不能被人發現。”

“你還記得那些人長什麼樣子嗎?”

我突然意識到,這件事沒有表面那麼簡單。

小道士搖了搖頭,“他們都裹在黑袍下面,我看不到樣子。”

果然,小道士提到黑袍,我第一時間便是想到了上次在葉老的院子裏,那神祕的黑袍人,是滅生教的人!

只是這高高在上的滅生教,爲什麼會對三面佛家的祖墳動手,以他們的能力,不可能稀罕這樣的風水之地。

那就只有一個原因,他們並不是要這塊地,而是來偷取這塊地數百年積攢下來的運勢。

剛纔小道士說過,黑袍人把屍體放下,會在一個月之後再來,一定是把屍體在運走,因爲這裏的運勢已經被他們吸淨,沒了魚躍龍門之勢。

“你是說,今天就是一個月之後了?”

“對啊,我偷偷下山,還帶着師傅的符籙,就是要教訓這羣亂掘墳墓的傢伙。”

小道士一擡手,從寬大的袖袍中取出一張黃色符籙,上面各種奇怪的符號,我根本看不懂。

看到小道士單純的樣子,我愣了下,還好今天我在這裏,不然真讓他去對付那些黑袍人,肯定又白白葬送一個鮮活的生命。

“哦!我知道了,這座墳一定是你們家的吧,別擔心,有我思安在,一定給你們討回公道。”

小道士一拍胸脯,保證道。

而我的面色,卻在此刻凝重了起來…… “他們來了。”

我低聲一句,急忙吧小青和小道士拽到了我身後。

唐留早就藏在了我身後,三面佛則被他的三個手下保護在中間。

在我們注視下,山間的樹蔭之下,三道黑色的身影就那麼突兀地出現,盡數籠罩在黑袍當中,看不出樣子來。

“對,沒錯就是他們!”

小道士在我身後大聲叫出來,而我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點,心裏已經開始在盤算怎麼逃跑了。

上一次的黑袍人可是出動了趙爺,葉老和小青三人才打敗,而這次一來就是三個,我們這些人估計連一個都對付不過。

黑袍人徑直朝我們走來,我能夠感受到空氣之中有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桀桀,看來這裏的祕密被人發現了啊!”

三個黑袍人,以中間那位爲首,呈三角之勢向我們靠近。

而這句話,也是從中間那道黑袍當中傳出來的,聲音特別的陰翳,就像是電視裏面的公公一樣。

“你們是什麼人?”

三面佛能夠感受到對方的不凡,他三個手下就不行了,竟直接擋在了黑袍人的面前,我剛要開口阻攔,就聽到黑袍之下一聲冷哼。

三面佛的三個手下,直愣愣地朝後面倒去,目光呆滯,四肢發顫,像是看到什麼恐怖的事情一樣。

我面色一沉,這三人即便不死,也落下後遺症了,沒想到對方一出手便是如此狠毒。

三面佛即便是見過大世面的人,面對這樣匪夷所思的事情,也是把持不住。

“怎麼,這就不敢上來了,太沒膽子了吧。”

黑袍人之首,竟然升起了挑釁之心。

這無疑是在激怒三面佛,我卻在心裏暗暗祈禱他千萬不能上當。

而同時,我輕聲對小青和小道士道,“你們兩先離開這裏,你去山上請你師傅,就說這裏有人作惡。”

說着,我就鬆開他們兩的手,但小青卻死死地抓着我,不肯走。

“你們去,把那兩個小傢伙抓過來,正巧上面最近要一些純淨的靈魂。”

黑袍人之首,突然一揮手,竟然把目標轉向了小青和小道士。

“唐留,你快帶他們走,我在這裏擋着。”

我衝着唐留喊了一聲,接着就把小青的手掙脫,把她推進了唐留身邊。

徑直對着那兩個衝來的黑袍人撞了過去,三面佛見狀,知道事情不能夠善了,面色一狠,直接在腰間一抽,便是寒光閃過。

他的手中竟然出現了一把軟劍出來。

“先生先走,我來斷後。”

這個時候,三面佛竟然還不忘記關心我的安危,着實讓我一陣感動。

“不行,我不留下,他們走不掉。”

我回頭看了一眼,唐留一手抱着小青,一手拽着小道士已經往山頂跑開了。

“想跑?”

黑袍人之首,突然動了,他身形在我面前詭異地一晃,直接消失不見,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唐留他們身後的不遠處了。

我暗道一聲不妙,緊忙就掉身往後跑,三面佛先我一步,轉身過去,但我們還是被攔住了。

“別跑,你們的對手是我們。”

這兩個黑袍人擋住了我們的去路,我臉色一下子擔心起來,小青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變身啊,不然被黑袍人發現了她的祕密,一定會把她抓走的。

我心裏擔心着小青,爲了對付這兩個黑袍人,下意識就把身上的剪刀掏了出來,但拿出來那一瞬間,我又後悔起來,我怕他們認出這把剪刀的來歷。

出乎我的意料,這兩個黑袍人似乎不認得這把剪刀,我心想估計是他們在滅生教的地位不高,所以接觸到的也少。

“你是個裁縫嗎,出門都不忘帶工具的。”

兩人對我拿出剪刀的事情,開始嗤笑起來。

我卻沒心思跟他們墨跡,上一次我血脈力量爆發,是趙爺強行把我逼退,這一次爲了讓小青不受傷害,無論如何我都必須再激發一次血脈力量。

而在黃帝內經裏,我對所謂的血脈力量也有了一些瞭解,在軒轅黃帝時期,就有了血脈力量,也就是說我們的血脈可能誕生於更早的時代。

那個時候,黃帝應運而生,對血脈力量有無比強大的感知力和控制力,也就是在那種情況下,打敗炎帝,苦戰蚩尤,結束了華夏的原始社會。

也是從黃帝之後,血脈力量就開始逐漸淡薄起來,這是因爲黃帝爲了維護自己的通知,隱瞞了激發血脈的方法,致使後世血脈得不到利用,從而逐漸淡薄起來。

說起來黃帝這麼做,也是正常之舉,並沒有什麼大錯。

而激發血脈的方法並沒有徹底流逝,在黃帝內經中就有專門的記載,是黃帝親自所留,詳細無比。

我看過一兩次,但發現那一頁被一股莫名力量封印着,所以我根本看不太多。

只看到大概一段文字:

血脈是華夏民族經久不衰的源泉,我感知天理,有幸得到血脈激發之法。

共分九層,每一層都能夠激發出強大的實力。

第一層,普天之下,力量來源於憤怒,憤怒激發人的暴動,血脈之力由憤怒而生……

文字很長,我當時也只看了個模棱兩可,也偷偷地根據上面的指示嘗試過一兩次,但我發現普通的生氣根本沒有辦法激發我的血脈。

就如同現在,我已經儘量地調動自己生氣的情緒,但那股隱藏在體內的力量卻一直沒有出現。

我回想起前兩次血脈被激發的場景,隱隱之中我似乎捕捉到了什麼……

“開哥!”

一聲驚呼打斷了我的思緒,等我看過去的時候,卻只看到唐留被擊飛的身形,以及一旁的地上,爬着的兩道嬌小身影。

而在唐留不遠處,黑袍人之首,正背對着我,慢慢地朝小青走了過去。

唐留狠狠地落地,一口逆血噴出,整個人直接昏厥了過去。

我面前兩個黑袍人見狀,卻一直沒對我出手,反倒是,放任我去看不遠處的場景。

“怎麼樣,心痛吧,看他們的慘樣,你是不是特別的痛苦,想要解除這種痛苦嗎……那就聽我的話……閉上眼……”

“夠了!” 他們是滅生教,宣揚的教義就是讓世人用自殺來解決痛苦。

剛纔那段魔性的話,我身旁的三面佛已經有些動搖了,他雖然是個人物,但畢竟肉體凡胎,而且今天的事也有些出乎他的想象,心中自然產生了動搖。

而我卻在這段話響起了的時候,醒了,也怒了!

因爲我看到黑袍人之首,直接把小青夾在胳膊下,小妮子俏臉上滿是灰土,表情痛楚,在我眼中是那麼的可憐!

我只覺得自己體內什麼東西被點燃了,一瞬間,只覺得自己充滿了力氣,這種感覺,是血脈激發!

“咦?你……”

面前的兩個黑袍人,身子微微一愣,終於擺出了動手的架勢。

只是他們在我眼裏,看起來沒有那麼強了,我闊步上前,手中剪刀順勢刺了出去。

兩個黑袍人,瞬間做出了反應,兩個人一左一右齊刷地對我夾擊而來,很輕易地躲開了我的攻擊。

我這才發現,自己雖然是激發了血脈,但本身實力太弱,以我的觀察,我面前兩個黑袍人至少有一品的實力,而我這個連念力都沒有的人,與他們就相比,就是嬰兒與成人的差別。

“你們那邊,速戰速決,屍鬼帶上趕緊撤,別驚動了上面的人。”

黑袍人之首已經來到近前,我看到她懷裏的小青,緊湊着眉頭,臉上是一副掙扎的樣子。

我暗道一聲不妙,小青這個樣子,很可能是另外的她感受到了危險,要變身了。

兩個黑袍手下,接到命令,二話不說,直接朝我和三面佛衝了過來。

後者根本沒有任何招架之力,頃刻倒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地上。

我卻用手機的剪刀堪堪擋住了黑袍人的攻擊。

“這是……別傷他,把他一起帶走!”

黑袍人之首似乎是認出了我手裏的剪刀,裹在黑袍之中的身子一顫。

“想不到在這裏竟然能夠遇到他的後人!”

黑袍人之首仰天大笑。

我很快便是被制服了,面對兩個黑袍手下,我只能被押住。

我有些不願地看着地上那些人,唐留,小道士,三面佛,還有皇后……

做完這一切,黑袍人之首把小青交給他的手下,然後他徑直來到了祖墳之前。

嘴中默唸口訣,雙手掐印,大喝一聲:“屍鬼,出!”

我就看到三面佛家的祖墳下彷彿有什麼怪物在劇烈的翻動,整個祖墳都開始顫抖起來。

砰!

一聲巨響,我便看到一道全身烏黑的怪物從棺材板裏蹦了出來,這怪物乍一看像個人,但仔細一看臉沒皮膚,只有四肢和怪異的五官,像極了電影裏的鬼怪。

而在這屍鬼蹦出來的時候,我有所感應的看了一眼這片墳地,果然,魚躍龍門之勢被破壞掉了。

“吼,吼!”

看到屍鬼出來,黑袍人之首輕笑了兩聲,很滿意它的變化。

“趕緊撤。”

說着,黑袍人揮手再去尋找小青時,卻發現小青和押解她的黑袍人都不見了蹤影。

我也是這時才反應過來,小青剛纔明明就站在我旁邊的,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

我腦海裏隨即生出了一個念頭。

“砰!”

一聲異響,我就看到一具黑影倒飛在我腳下,是之前的黑袍人,看他身上黑袍破爛的樣子,應該是被人打過來的。

“怎麼回事!?”

黑袍人之首警惕警惕地看着周圍。

“她……她陰陽……”

那倒飛回來的黑袍人,話沒說完,一口氣沒提上來,竟然這麼死了。

我見狀有些震驚,小青變身後地實力竟然這麼強,那可是相當於一品的實力啊。

但很快我就發現了不對,小青解決掉一個黑袍人,竟然遲遲沒有現身,我頓時明白過來,他此刻也一定是受了傷,不然的話,一定會出現的。

“媽的!趕緊撤!”

黑袍人之首感覺到不對勁,揮手帶上屍鬼,也是不管其他。

但這時,卻還是有人阻攔而上,小道士可能收到的攻擊並不重,在地上躺了一會兒,竟然甦醒了過來。

這小子手裏摁着那張黃紙符籙,就這麼幹跑着衝黑袍人衝了過來。

我一看,趕忙朝他大吼:“別過來。”

但卻晚了,那屍鬼看有人過來,二話不說迎了上去。

“孽畜,休得傷我徒兒!”

天際之上,一聲厲喝,接着一道身影飄然而下,這人竟是從天上落下來的,就好像西遊記裏的神仙一樣。

老者模樣,一身的道袍,看上去跟如同的道士沒什麼差別。

不過他這一出手,便是叫我大跌眼鏡,一拂塵,小道士手中符籙便是活過來一樣,直對着屍鬼面門印了上去。

屍鬼彷彿見到了剋星一般,那衝出去的身體,一個急剎,竟然掉頭往後跑去,樣子再慫不過了。

“竟然敢在我上清宮的山上鬧事,閣下未免也太猖狂了吧!”

老者徐徐下落,站在了小道士身旁。

“師傅,你快把大家救下來。”

小道士急忙催道。

老者笑着點了點頭。

“老傢伙,這不管你的事!”

黑袍人之首厲聲一句,竟然開始慢慢向後移動腳步,準備離開。

我見狀,有些着急,他一定是認出了剪刀的來歷,那就更不能放他離開了。

“還請——”

我話沒說完,就見一道倩影出現,封住了黑袍人離開的路。

是小青!

“這!陰陽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