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的腦子裏就出現了一種強求的執拗,我想看看那個女孩子,我就跑,追,追趕她們,我看着整條街都是人,我追趕了上去,我跑到前面,我想看看那個女孩長什麼樣子。但是我看了半天都看不清她的臉。

這個女孩的臉像是花了一樣,我怎麼看都看不請,但是很奇怪,她的一舉一動我都覺得在哪裏見過一樣,好熟悉,好熟悉。

天越來越暗,一下子黑了,天黑了,我什麼都看不到了,我一下子慌了,整個世界都黑了,我的腦子裏還能聽到那一陣陣的呼喊…

但是我什麼都看不到。

光,突然,又有光了,我看到蠟燭被點燃了,我擡頭看着點蠟燭的人,我笑了起來,是芙蓉。

她點了拉住,對着我笑,笑的很幸福,很甜蜜的樣子,我看着他朝着裏屋走,我跟着,她坐在梳妝檯前,很黑,很暗,我看不到鏡子裏的人,但是她卻坐在梳妝檯前不停的梳着辮子,她梳一下,回頭看我一眼,我趕緊走過去,但是我剛跑兩步猛然停下了腳步…

鏡子裏有人。鏡子裏的人不是芙蓉。

我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回頭看我的芙蓉,我慌了,我想哭,很憤怒,我想說話,但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真的很難受。像是有什麼在壓着我一樣。

我看着芙蓉轉過頭去,她在也沒有轉過來,但是鏡子裏的東西我看的清清楚楚的。

鏡子裏的人不是芙蓉。

不,鏡子裏的不是人。

而是一隻耗子。

一隻金毛大耗子。

我很慌張,我想吼,我想讓它不要傷害芙蓉,但是突然芙蓉轉過來,我傻眼了。

她已經不再是芙蓉了。臉再也不是芙蓉的臉了,而是…

一張耗子臉。

“夢,一定是夢…”

我這麼告訴我自己,我要醒過來,我瘋狂的打我的臉,但是很真實,我感覺到了疼,非常的疼。我有種錯覺,這是真實的,不,不是真實的,我分不清真實與虛幻了。

我看着芙蓉,不,是金毛大耗子,她朝着我笑…

笑的很怕人。

“喵嗚,喵嗚…”

屍貓再叫,我看着芙蓉,她的臉越來越模糊了,我很害怕…

突然我坐了起來,我大口的喘氣,我嚇的渾身直哆嗦,但是我心裏卻很慶幸,原來是夢啊。

我急忙看芙蓉。但是我身邊沒有人,芙蓉不在,我有點慌,我趕緊下牀,我點燈走出去,我想找芙蓉,突然,我剛轉身要出去,眼神一瞥,突然瞥到了梳妝檯前坐着一個人。

我不敢相信的回頭看着那個人,她在梳頭,很輕,我緊緊的握着拳頭,我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天很黑,馬燈很暗,地上的影子被拉的修長。

芙蓉。是芙蓉在梳頭,這不是夢,我知道,這不是夢,我輕輕的朝着芙蓉走過去,但是屍貓的尖叫聲在我耳朵裏炸了起來,我擡頭看着房樑上,屍貓就在房樑上。它背弓着,斷尾豎起來,兩隻前爪露出鋒利的刺刀一樣的爪子,它害怕,是的,它也害怕…

突然,芙蓉站起來了,我聽到了一陣笑聲。

“嘻嘻嘻”。“嘻嘻嘻”,這笑聲像是錐子一樣不停的戳在我的心窩上,我說:“芙蓉,芙蓉…”

突然,芙蓉轉過身來,我嚇的臉色煞白,我看着芙蓉,她還是原來的芙蓉。但是,她的神情很難看,她對着我笑,不停的笑,笑的很詭異,嘴列的很大,非常大…

她不是芙蓉,我知道,她不是芙蓉。

“轟隆!”

雷電交加,我聽到了雨點落地的聲音。

芙蓉朝着我走過來,我不停的後退,我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猛然芙蓉看着牀上的醜娃,她笑着要把醜娃抱起來,我一下撲了上去,把芙蓉按住。

“你到底是誰?”

我驚恐的問。芙蓉沒有反手,她對我笑,突然,她的臉變成了金黃色,眼睛冒着紅光,芙蓉說:“你殺了我五個孩子,我讓你痛不欲生…”

突然,我被甩開了,我的身體撞在了牆壁上,我看着芙蓉要把孩子抱起來,但是屍貓一下子撲了下來,直接撲到了芙蓉的身上,張開嘴就朝着芙蓉的脖子咬,芙蓉像是很害怕一樣,甩開了屍貓,從窗戶撲了出去。

我急忙趴在窗戶上,朝着外面看,我看到芙蓉站在雨地裏,她在對我笑…

我感覺很絕望,她一邊笑,一邊後退,很快,他消失在了雨地裏,只留下一個金黃色的影子。

金毛大耗子。

她是金毛大耗子。

我做錯了一件事。

所以我必須彌補下來,我看着牀上的醜娃,我把胡半仙爺爺的筆記放在他的懷裏,我在他的小臉上親了一下,我說:“你好好活着,爹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我去把你的媽媽找回來。”

雷雨交加,我看着外面的黑暗,我的世界也黑暗了。

重生之影后萬萬歲 我抱着屍貓走進了這黑暗裏。

我要獵殺這頭金毛大耗子,完成胡半仙爺爺沒完成的事,胡半仙爺爺的筆記就此終結。

本書完。 遙遠的天空之中的一架飛機內。

“這位先生,趕快離開這架飛機吧!”空姐向着男子打了一個招呼便揹着一個包裹從飛機上跳了下去。

不過此時的嶽策像是在後機艙內尋找什麼,眼神不停的打量,嘴裏唸唸有詞。

“不對啊,應該放在這裏的啊?怎麼會沒有了呢?”

“先生,有什麼東西掉落在哪?”將要離開的另一位空姐問道

“是啊。”嶽策有點苦惱的揉了揉頭,“我這次特意從m國,帶回來的一批藥劑,不過機場那邊查的有點嚴,就把它們放在包裏藏在這邊了。”

“什麼款式的呢?”

嶽策擡起手上的降落傘包,“天真爛漫”地笑道:“就是這個樣子的包啊。還寫了‘專用,勿碰’的黑色字呢!”

…………

“——等等,莫非,莫非,你說的是機艙門口的那五個降落傘包?!”一位空姐這時回想起來,當初自己還有其餘的空姐看到門口堆着幾隻降落傘包,一位是工作艙那邊的多餘結果堆到乘客用的這邊來的,越是整個飛機上的人也就沒動了,不過那幾只包的去處……

“老大,一切都完成了,機長們也昏迷過去了,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離開飛機了?”

“要西,現在去那邊拿五包降落傘過來。”

“嗨!”

……

“什麼!讓我看看,‘專用,勿碰’!八嘎!勞資偏要碰,不光要碰,勞資就用它了,兄弟們,一人一個,咱們走!”

開局召喚一只小骷髏 絕世醫妃:王爺別太壞 “嗨!”

“尊敬的旅客上帝們,在離天堂最近的地方,咱們後會有期!”

“額——”

回想着罪犯首領在飛機出口對着所有乘客風騷的敬的那個禮,空姐頭疼地捂着太陽穴。

“算了,不用在意那幾個包了,先生你現在可是英雄了,不過當下還是趕緊離開飛機再說。”

“不過這位小妹妹呢?”嶽策指了指身後的小姑娘。

“我——”小女孩剛要開口回答,嶽策迅速地將小女孩與空姐一起拉到機艙出口。

“……快點,飛機離地面沒有多遠了?”嶽策淡然地說道。

“但是……”看着小女孩背後空空是也,空姐不語。她雖是空姐,需要照顧乘客,不過也要在保證自己生命安全的情況下……

嶽策看着一臉無助的小女孩,沉默了三秒鐘,將手上的屬於自己的降落包背到小女孩的後面,便讓空姐告訴她怎麼使用。

“先生,那你——”空姐喊了一聲。

“反正我揹着這玩意也離不開飛機。”

離不開飛機?

空姐納悶。

“好了,現在就行了,你們都準備好了麼?”

嶽策微笑着看着面前二人,說完這句之後,不等二人反應,輕輕地將二人推出機艙門。

……

看着已經推出門艙外的空姐抱着小女孩的姿勢並以一種複雜的表情看向自己時,嶽策無奈一笑,對着二人揮揮手,低聲自語。

——

“恐高症還真是麻煩……”

空氣隨着時間的向着艙門口流逝,嶽策癱坐在地毯上。

“三分鐘,意識開始模糊,呼吸也開始從急促變成緩慢了。”

……

“五分鐘,意識即將完全消失,呼吸自我感覺已經停止。”

嶽策就這樣一邊默默的計算着自己的身體狀況,一邊等着生命的消失。

……

“六分鐘,我快要死了麼?”

……

黑暗,空白,意識此時正在這兩種空間中徘徊,嶽策也只是悄悄地等着最後一絲意識的消失。

……

“救……”

嗯?是臨死前的幻覺麼?嶽策皺了皺眉。

“救救……”

“……救救……”

“……救救我們……”

不對,這艘飛機肯定已經沒有第二個人了,不過這聲音

也絕對不是幻覺!

逃婚小妻子 是哭喊,是泣求,

聲音中的那種乞求救贖的悲傷……

也絕對不是幻覺!

恍惚間,

璀璨,金光,

奪目,刺眼

一道金光出現在嶽策的腦海裏。

“……最後……一絲……”

緊接着,嶽策的意識完全地陷入一片黑暗。

晝舞大陸,陳塘關城。

此刻的時辰雖是白天,但是陳塘關城上的一片天空卻是烏濛濛的如同夜晚,城內的百姓卻是將目光充滿了驚懼的眼神望向天空。

仔細看去,讓人覺得詫異的是天空上的那片烏雲卻是站了滿密密麻麻的“人羣”,而這些“人羣”卻是一副與正常人不同的模樣,有的是螃蟹頭大螯手,有的是龍蝦頭鉗子手,還有的則是一副四不像的“夜叉”打扮。

不過這羣“蝦兵蟹將”卻是不約而同地等候着前方的那道金色身影的指示。

金色身影卻是以一種嫵媚卻又冷冷的聲音冷哼了一聲,金光散去,顯出了身影的真容。

一身純金色的華美絲袍,絲袍上繡着一條栩栩如生的九爪金龍,彷彿宣示着衣服主人的威嚴,金色華袍勾勒出的那副曼妙身材無不宣示着這副身軀的女性的性別。

烏黑如墨的長髮,秀麗的容貌,不過因爲臉色的清冷加了一絲威嚴,與常人不同的是,女子的頭上卻是多出了兩根小巧玲瓏的角,但是整體看來卻是一點也無違和感,反而多了一點**。

女子以一副俯視的視線看着陳塘關城,但也可以說是看着城關上的兩道身影,準確的說是一對母女,張脣冷道。

“哪吒,你可認錯!”

聲音不大,卻輕輕春初的響在陳塘關城之上。

城關的兩道身影聽到之後,略矮一點的身影明顯是一副想要衝上天空的架勢,卻是硬生生地被旁邊的身影阻止。

後方的那道身影在阻止之後,卻是上前一步。

仔細看去,卻是一副將軍盔甲打扮,但是由於頭盔沒有帶上,一頭長髮卻是如瀑布一樣流瀉在身後,年齡似乎二十左右,容顏卻依然俏麗,不過卻是因爲臉上的愁容,沒有發現幾根亂髮正貼在臉頰上。

而被將軍打扮的女子拉在身後的少女卻是一副稚嫩如蓮的娃娃臉,馬尾長髮,不過卻擁有着一副比前方的女子還要好些的身材,完完全全由身材那件紅色水短裙展露了出來。

不過將軍打扮的女子已經顧不上任何事,只是以一種懇求的目光看着天上的金袍女子,清聲道:“龍王師姐,小女哪吒大鬧你東海一事,李靖可以說是教女無方,李靖願一人承擔,不過就請師姐放過陳塘關城這一城百姓。”

天空之上的女子只是冷笑:“哼!李靖,哪吒打死本王家的守海夜叉並擾亂我東海龍宮的秩序,區區你一人承擔——看在你我曾在寒逸谷有過學藝的緣份上,你將哪吒交出,我則放過陳塘關城百姓,否則別怪敖光不念舊情!”

李靖一聽,面色更是愁苦,心內焦急百轉。而後方的那名名叫哪吒的少女卻是嬌喝一聲,不顧母親的阻攔,身上顯現出一條綾帶,並且手上拿着一根金色環圈,騰上半空,對峙着東海龍王,一臉怒意:“龍王,哪吒做錯事,自然一人承擔,並不關母親以及陳塘關城一干百姓之事。不過你那夜叉殘害海邊漁民的性命,這事可是真?”

牽手,不再憂傷 敖光淡淡道:“夜叉之事,本王可以當做向那些漁民抵命不提,毀了本王的幾座水晶宮,也可以不予計較,不過——”

說到此,敖光的聲音卻是加重了幾分:“我東海的三萬傷於你乾坤圈與混天綾下的無辜的蝦兵蟹將的性命,本王問你,這些你是否應該承擔!”

“姑奶奶怎麼知道那羣蝦兵們不經打啊!”

“本王知道你哪吒是天賦異稟之人,十五年紀,便已有紅色仙將的修爲,不過這並不是你殺人的理由!”

“你母親爲一總兵,平日裏爲治下百姓守護安寧,自是受百姓的愛戴,如果是她做的,我自會因此暫時揭過。而你哪吒,有何不讓我殺的——理!由!”

哪吒一陣沉默。剛提起來的乾坤圈也是緩緩放下,面色一陣變化,不知在經歷着什麼。

忽然,哪吒看了一眼前方的敖光,又看了一眼後方陳塘關城門上的母親,鄭重地點了頭,以一種不符合十五歲的少女的堅毅對着敖光說道。

“此事本姑奶奶本來就願意一人承擔,今日——”

“我哪吒爲東海大鬧一事,以命償命。李靖!”哪吒看了一眼身後平日裏一直對他嚴格羅嗦的母親。

“——今日哪吒這一身血肉!便全部還給你,再也不欠!”

哪吒重重再度提起乾坤圈,便要往腦門上砸去——

“哪吒,不要!”

李靖悲痛的妄圖上前阻止,不過只是青色玄將的修爲根本不能立刻到達女兒的身邊。

看到哪吒如此的作爲龍女王敖光卻是輕輕如微無地長吁了一口氣,身子也微微的側轉了一點。

“你們看!”

——

就在此時,不知是城內的哪位百姓驚歎地高喊了一聲,衆人紛紛擡頭。

只見在正欲自刎的哪吒身前不到十米的距離,平白無故的出現了一架巨大如鳥的鋼鐵之物,並以一個常人所不能想象的速度,直直的撞上了哪吒的身軀,自然——

哪吒飛了!

飛得很高、很遠。

以一道拋物線的弧度遠遠地飛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