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況子遇的法事還沒完,這法事一旦開始,就不能中途停止,不然的話,我們將會遭受難以想象的反噬。

我並不知道這反噬是什麼,顧之寒也不知道,就連況子遇,也竟然連連說“NO”,然而從他們嚴肅的表情上面來看,這事是萬萬開不得玩笑的。我也曾記得爺爺說過,凡事只要是做了就得有始有終,不然的話,吃虧的可是自己。

想來爺爺這句話用到現在這個情況上,倒是也十分的貼切。

“顧之寒,你閃在一邊,靠的太近,對她們來說並不是好事。”況子遇語氣略微的緊張,甚至有點呵斥顧之寒。

顧之寒聽到況子遇的話之後迅速的撤到了一邊,而就在顧之寒走開的那一瞬間,我感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慢慢的朝着我襲來。

一股陰森冷冽的氣息撲面而來,我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生怕會錯過些什麼。而我……最想要看的是那鬼,想要看看那鬼是女鬼還是男鬼?

況子遇說了,如果遇到女鬼說明我們比較衰,會有點麻煩……我不明白況子遇所說的麻煩是怎麼一回事?是說那女鬼不好對付呢還是說那女鬼本事比較纏人?

手裏的白色燈籠在此時葉開始慢慢的搖曳起來了,搖曳的越來越厲害,甚至有一種想要逃離我們手掌的趨勢。

可是我和紅綾都時刻謹記顧之寒所說的話,緊緊的抓住這燈籠就是不放開。想必這樣那鬼對我們兩個也沒轍吧。

紅綾的眼睛緊緊的閉起來,簡直和此時睜的大大眼睛的我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我知道紅綾是害怕的,因爲我不僅從她緊張害怕的神情之中看出來了,我更看到她的額頭滲出了豆大的汗珠,那是因爲害怕纔出現的。

“紅綾,你不要太緊張了,我們沒事的……你要相信況子遇,更要相信顧之寒啊。”我小聲的安慰着紅綾,我生怕她會因爲極端的恐懼而忘記了手中的燈籠。我看着紅綾的手,雖然她還是攥着燈籠的一端,可是很明顯,她的力氣竟然越來越小了……

“哈哈……哈哈……”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個女人的大笑聲,在這夜色之中竟顯得是那般的詭異。

而慢慢的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妖嬈女子的面目,她很性感,很漂亮,很有氣質,時而淑女時而狂野,時而美豔動人時而清純可愛,這恐怕是我所見到的女鬼之中最漂亮最有氣質的女鬼了。

當我看到她第一眼的時候,我真的不敢用“鬼”這樣的字眼來形容她吧,甚至她或許應該稱之爲“仙女”……一襲白色的抹胸長紗裙,飄逸的黑髮及腰,隨着陰風微微的飄揚,她的身上有着好聞的玫瑰花的香味,卻無一丁點冥界死亡的氣息,我……真的驚呆了,原來天下還竟然有這樣的女鬼?

可是,我想到了況子遇之前所說的話,如果遇到了女鬼那就麻煩了。可是現在站在我們面前的不就是一個女鬼嗎,那麼我們的命運會是怎樣呢?

“真沒想到,原來是冥界的護法兮若,看來今天是我走運了。”況子遇見到這美豔女鬼的時候,竟然準確的叫出了她的名字,這着實又讓我大吃已經了一把。

他的確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而冥界的護法兮若,那豈不是墨淵那色鬼手下的?每當想起墨淵這名字來的時候,我的心裏便會想到他想要輕薄我的事情,牙根都恨得癢癢的,奈何我也只有自己一個人在背後罵罵他的份,我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真要是招惹了他,那纔是得不償失!

“哈哈……你倒是有眼光,竟然一眼認出了我……”女鬼聲音幽幽,她的聲音格外的迷人動聽,我聽着都有種心尖癢癢的感覺了,別說是男人了。

當紅綾看到兮若的真實樣子的時候,竟然看呆了……她手心裏的燈籠繩也漸漸的鬆了,最終落在地上。

燈籠落地的那一刻,兮若飄在空中,聲音幽幽……

“你們都得死!哈哈……哈哈……”等我再想去拿那燈籠的時候,發現兩隻燈籠都被兮若給用術法弄到了空中,我無能爲力,難道我們只能等死嗎? 我自知能夠成爲冥界的護法,想來這個兮若一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我不知道況子遇究竟是不是她的對手?

我不會忘記,當況子遇見到她的時候那驚訝程度,恐怕他也沒有想到我們會這麼悲催,一下子就給找來這樣一個厲害的角色吧。

如果況子遇和顧之寒聯手,也許勝算會更大一點吧……我正想着,只見兮若的白色衣袖輕輕這麼一舞,況子遇嘴裏念着“不好,是迷迭香。大家快點捂住鼻子……”

然而,他的話似乎還沒有說完,我們就似乎已經吸入到了這一股氣息,我感覺我的身子輕飄飄的,而且意識也開始變得越來越迷離。

在昏迷的最後一刻,我的眼前竟然出現了錦軒的臉。

也許,是我太想他了吧,不然怎麼會突然出現這樣的幻覺了呢?我和他依舊許久未見了,我不知道錦軒究竟是在忙什麼事,是不是他真的不在乎我了?

“遙遙,許久未見,甚是想念……”一股熟悉的聲音傳來,我本來緊閉的雙眼立刻睜開了。

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居然真的是錦軒,他這是來看我了嗎?

“錦軒……你……”我的話語還未說出口,早已經被他的吻給堵住了嘴巴。他忘情的吻着我,而我也竟然沉醉在了他的親吻之中。

他的舌尖輕輕的探入,我下意識的拒絕,再然後慢慢的迎合,索性最終……我徹底的淪陷。

突然之間,前面一抹白色映入我的眼簾,是啊!還有別人在,因爲錦軒的關係,我差一點都給忘記了……想到這裏,我已經羞愧的了不得了,雙頰滿是紅暈的色彩,尷尬的了不得。

兮若已經半跪着來到了我的面前,她丹脣微微起來,好聽的聲音就像是悅耳的銀鈴一般響起,“原來是夫人,是小的得罪了,希望夫人不要見怪。”

被她這麼一說,我反倒是被弄的有點稀裏糊塗的了。況子遇說了,她不是墨淵身邊的護法嗎?怎麼現在反倒是給我客氣起來了?

我知道肯定是因爲錦軒的關係,可是她畢竟不是錦軒的手下啊!難道說像我們之前所遇到的那個噬魂男鬼冥修一樣,她也是錦軒安插在墨淵手下的眼線嗎?

似乎現在也只有這麼一個可能性了。

錦軒反倒是一把將我擁入懷中,他的手輕輕碰觸了我的鼻尖一下,挑逗的說着,“我的夫人怎麼會那麼小氣呢?兮若,你快點起來吧……夫人,如果她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對,你可以找爲夫撒氣。”

我分明覺得錦軒這就是在逗我玩,他根本就是故意的。再說了,我哪有那麼大的膽子找他啊!況且,其實兮若倒是也沒怎麼爲難我,在還沒爲難的時候,錦軒不就已經及時的趕到了嗎?

可是……我想到了,剛剛我是和顧之寒、況子遇、紅綾在一起的,可是現在他們在哪裏呢?

“我沒事,對了錦軒,我師兄他們在哪裏?兮若沒有把他們……”那個殺死我並沒有直接說出來,說真的,我剛纔仔細想了想,現在還真的有點擔憂起來了。

錦軒一定會救我,這事毋庸置疑。可是對顧之寒、況子遇、紅綾那些外人,他肯定就沒有那麼熱心腸了。我害怕萬一他一個不及時,而讓他們受到了傷害。那樣我的心裏肯定是過意不去的。

“夫人不用擔心,他們就在這裏。只不過昏過去罷了。”兮若在一邊小聲的說着,順着她手指的反向,我的確看到地上躺了三個人,而那三個人是他們無疑。

重生后我成了男神的黑蓮花妹妹 頓時,我一顆懸着的心總算是有了着落。

“哎,也不見得你對我這麼上心,女人,你是不是太偏心了?”錦軒一副小肚雞腸的樣子。被他這麼一說,我恨不得立馬跟他解釋清楚,其實我是很擔心很擔心他的。他不在的這些日子裏面,他壓根都不知道我是多麼的想他。

而現在,竟然錦軒會說出這樣的話,真是讓我心寒啊!

“我……我……”我在一邊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算了,對!我就是對你漠不關心,你是誰啊! 九天仙緣 我幹嘛要關心你啊!”其實我的心裏火氣已經上來了,錦軒這臭不要臉的殭屍竟然這麼對我說,好啊,既然他非要招惹我,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我也想要氣氣他,來好好的滅一滅他的威風。省的他是整天這般趾高氣昂的跟我說話。

“好啊,你真是越來越大膽子了。我不在的這幾天,你真是長了本事了,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說完,錦軒竟然將我打橫抱起,然後便帶着我進了屋……

是我們之前所住的那一間屋子,這廝竟然還朝着兮若使了一個顏色,然後那女鬼竟然十分知趣的離開了。

他的身體冰冷,可是看着他熾熱的眸子,眼睛裏面慢慢的*,我自然知道他這是要做什麼!

是啊,我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做過這般親密的事情了。說起來,我的心裏竟然是滿心期待的……

“該死!”我在心裏咒罵自己一聲,什麼時候我竟然變成了這樣一個無恥之人了?竟然還滿心的期待會和錦軒發生點什麼……

“不要壓抑自己的*。其實,你如果想要,只需要拿着檀香珠子,默默唸着我的名字,我會隨時過來滿足你的。”錦軒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邪魅的微笑。我承認,他的每一句話就像是毒藥一般,毫無顧忌的一點一點侵蝕到了我的骨髓之中。

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冰涼的身子和我火熱的肌膚融合在一起,我一直在他的耳垂邊呢喃着他的名字,“錦軒、錦軒……”

我看着他的眼睛,裏面包含着一股深情,“遙遙……遙遙……你知不知道失去你我有多麼痛苦?對不起,對不起……我愛你……”

他的話莫名其妙,而錦軒的眼角竟然落淚了……

“你沒有對不起我,錦軒……”我回答着他,而就在這一秒,他驚醒,臉色瞬間發生了變化。雖然還帶着一抹微笑,然而我卻發現這微笑之中多了一分生疏,總覺得剛纔的那一番話好像不是對我說的。

可是,如果不是對我說的,還能是對誰呢?他不是一直在喊“遙遙,遙遙”嗎?這遙遙不就是指的是我嗎?

“好了,我有事要去處理。我知道,你們要問的事自然會有人告知……其他的事,你自己看着辦便是。遙遙,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還有,肚子裏面的孩子。”錦軒輕輕親吻了我的肚子一下,而肚子裏面的小鬼被他這麼一親,竟然又開始活躍興奮起來了。

熙久“爸爸、爸爸”的不停叫着,我的心裏自然是很美的,不由的想起,這也算是我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場景吧,倒也是幸福的很。

如果一輩子可以像現在這般開心,倒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我擡頭不經意看了一眼天空,那月亮周圍氤氳的那一層陰影竟然消散了……而就在此時,顧之寒他們三個葉醒來了。

一切彷彿又回到了原點,錦軒未曾來過的樣子。而我和紅綾的手裏還一人拿了一個白色的燈籠,況子遇還在一邊不停的念着咒語。

可是兮若那個穿着白色衣服的眉美豔女鬼已經不見了……剛剛所經歷的那一場,就像是一場夢。包括錦軒的吻以及我和他之間那樣親密的接觸,都像是我的幻想一般……

我不禁擡了擡胳膊,很痠痛。而且身體也略微的酸楚,直覺告訴我,剛纔所發生的那一切,絕對不是我的夢。

錦軒,他真的來過。

不一會,況子遇已經請來了一個鬼,這鬼面目很是醜陋,簡直和之前我所見到的兮若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上面的。索性,當我們問起,知不知道這附近那黃皮子的窩的時候,他竟然神奇的點了點頭。

這無疑把我們給激動壞了,哪裏還管這鬼醜不醜?只要知道了我們想要知道的事情,就已經夠了啊!

“真是想不到,這傢伙的老巢竟然就在那個屋子裏。”按着剛纔那鬼物的介紹,我們自然的把那個地方和我們之前見到馬小玲畫像的那個地方給聯繫到了一起。突然我記起,在我們剛到那裏的時候,我的確在某個角落裏面見到了一個窩,卻不曾想到那竟然是黃皮子的老窩!

“你們去過哪裏?”況子遇吃驚的問着。

“恩,我們還在那裏見到了一副畫呢!”紅綾興奮的說着。

“什麼畫?”況子遇問着,可是他的眼睛裏面好似閃現出了一種光。對於這件事,他似乎格外的在意,我不禁的有了一種感覺,這會不會況子遇來這裏的目的呢?

“就是和那婆婆……不,和那僞裝成婆婆的黃皮子房間裏掛的畫一樣啊!顧大帥哥說是馬氏一族先祖馬小玲的畫像。”當紅綾說完的時候,況子遇的眼神一種處於一種撲朔迷離的狀態。

直覺告訴我,他和馬氏一族一定有關係,而且關係還匪淺!

或許,過一會,便也可以解開況子遇所隱藏的祕密吧。 我們三個早已經去過那地,對那條路自然十分熟悉。因此我們在前面帶路,況子遇在後面跟着……原本咋咋呼呼的況子遇,這一路安靜了很多。

他的思緒似乎一直不在這裏,中途我和紅綾跟他說了好多話,他都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着,無非只是“恩”“恩”……直覺告訴我,他心裏有事。

還和那一副馬小玲的畫有關係……

等到那個房間的時候,十分順利的找到了那個黃皮子的窩。洞口太小,我們壓根進不去,而且黃皮子肯定是把教授給藏起來了,可能把他用術法困住。如果黃皮子不把他給放出來,我們自然是找不到教授的。

“怎麼辦?”我疑惑的看着況子遇,可是況子遇他的目光卻一直緊緊的盯着那一副畫,而且我分明的看大他的眼角溼潤了。

我在心裏不禁想到,莫非他和馬小玲真的有關係?

“況子遇,你想什麼呢?黃皮子我們要怎麼把他給弄出來?”紅綾從後面拍了況子遇的肩膀一下,這下他的神情才恢復了正常。

可是,不經意之間,我依舊看到他的目光還是集中在那一副畫上。 都市之無敵高手 他看向馬小玲的眼神很特別,就像是錦軒看我的眼神……那是一種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不過,很快我在心裏把這個答案給否定了。馬小玲生活的年代怎麼說也有一百年了吧,而況子遇現在纔不過二十多歲。他們兩個根本不可能啊……

“我有辦法把黃皮子給弄出來。”顧之寒淺淺說道,便已經開始做法了。銅錢劍揮舞着,在空中發出耀眼的光芒,符咒輕輕被他捏在手心,嘴中不時輕輕吐出了咒語,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眼前丫慢慢的顯現出了那個黃皮子的樣子。

“高人啊,你就行行好,放過我這還不行嗎?”黃皮子苦苦哀求着,我們纔不會上他大當呢,之前他都已經欺騙過我們一次了,還趁機給逃跑了。這一次,我們一定要讓他放了我們教授,而且他還傷害了那麼多人,我們一定要爲死去的那些可憐的人報仇。

放了他,自然是不可能的。

“教授在哪裏?快點放了他!”紅綾搶先一步,迅速的問着那黃皮子。

黃皮子似乎還在討教還價,問我們能不能和他有一個交易。我們饒有興趣的聽着,想要看看他到底葫蘆裏面在賣什麼藥。

只見那黃皮子輕輕吹了一口氣,便在我們的面前形成了一種白色的屏障。而在那個白色的屏障裏面,我見到了教授……

教授還活着,只不過他被禁錮起來了。

“你……快放了我大哥,不然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顧之寒的眼神十分的清冷,黃皮子的做法很顯然已經激怒了他。

我不禁爲黃皮子捏了一把汗,看來他這是自己找死了。

“你們不知道吧,這叫做焚寂陣,如果我念咒,那裏裏面的他必死無疑。可是如果你們答應了我的條件,那我會放了他。”黃皮子不像是在和我們開玩笑,而我看着顧之寒凝重的神色,我自然也知道黃皮子這話絕對不是在嚇唬我們。

最終,我們只能接受他的談判。我本以爲他所謂的談判是讓我們饒他不死,放了他……可是當黃皮子說出他的請求的時候,我萬萬沒有想到……

“我自知大限已到,我最放心不下的是我的孫女,希望你們可以放過她……”他的孫女?我的腦海之中突然想到了那個被況子遇所殺害的小黃皮子,也就是披着小蝶的人皮的那個黃皮子……

可是,她已經死了啊,我們又怎麼和他繼續交易下去呢?

“你孫女已經死了!被我殺的……你告訴我,是誰想要復生馬小玲?”我們本想對這老黃皮子隱瞞小黃皮子已經死去的這個事實,卻無奈被況子遇一下子給戳穿了。

甚至,他關心的點確是那一副畫……復活馬小玲?他怎麼知道那一幅畫正在接受供奉,馬小玲會復活呢?

不過,他的道法精妙,也許一眼就看出來了吧,可是我卻總覺得這裏面很是古怪。在況子遇的身上,真的有好多事情越來越弄不明白了。

“你……你居然殺死了我的孫女!我要和你拼命……”說完,黃皮子竟然在一瞬間變得格外的大,他的身子就像是皮球一般鼓了起來。他的身形大約是況子遇的三倍大,可是況子遇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

他從衣服的口袋裏面掏出了一枚五帝錢,然後塗抹了一下他的血,便徑直朝着黃皮子的方向投了過來。笨拙的黃皮子根本無法逃避那小小的銅錢,在銅錢接觸到他身子的那一剎那,就像是泄氣的皮球一般,他的身子慢慢的縮小,又恢復了正常的形態……

奇怪的事同時發生了,那黃皮子的陣法也在這一瞬間消失不見了。我和紅綾快速的把陣法之中的教授給扶起來,然後躲在了況子遇和顧之寒的身後。

那個黃皮子嘴角已經流滿了鮮血,他已經虛弱的不行了。

顧之寒說,一旦被五帝錢所傷,妖物必死無疑。而五帝錢,絕非一般人可以得到。想當初在道門江湖之中,絕有的一枚五帝錢在況天佑的手上,而現在況子遇卻持有,很難讓人不懷疑他和況天佑之間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地上的黃皮子咳嗽了幾聲,他居然笑了起來……

“原來是你……”黃皮子在這一刻,竟然衝着況子遇笑了起來,而且還說了一句讓人捉摸不透的話。

好像他認識況子遇似的,可是剛纔他明明葉不認識啊,怎麼一瞬間又認識了呢?看況子遇的樣子,也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感覺,他敢情也不認識這黃皮子,不然的話就不會對他下了這麼大的狠手了吧。

“你認識我?”況子遇疑惑的問着。

“不認識你,但我認識這五帝錢,想來在這世間能有五帝錢的便只有你了。姑娘說的對……你終究還是找來了……哈哈,哈哈……”黃皮子的聲音雖然微弱,可是卻說的那般真切。

當他說完最後一個字眼的時候,已經嚥氣了。

至於他所說的這幾句話,我是一點也沒明白。可是我不得不懷疑況子遇的身份了……

“況子遇,你到底是誰?”我質問他,不過我心中已經做好了況子遇什麼也不說的準備。

顧之寒的表情十分複雜,我讀不懂他眸子之中的神色。像是擔憂,又像是痛楚,又或者是……總之,是一種十分複雜的神色,他一直想要說話,而是嘴巴剛剛張開,又迅速的閉上了。

當他鼓足勇氣說的時候,我着實也被他的話給嚇了一跳,“你是況天佑,對嗎?”

我和紅綾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這怎麼可能?就算況天佑沒有死,現在肯定也是一個一百多歲的老人了吧,不可能是這麼年輕的小夥子啊!

可是,看着顧之寒的樣子,也不像是在說謊話啊!五帝錢,的確就是在況天佑的手上,就算我知道這些信息,然而還是不敢把這個年輕帥氣的況子遇和況天佑聯繫起來。

我本以爲他會解釋,然而況子遇卻輕輕的笑了笑,當他笑起來的時候,真的很好看……

“沒錯,我的朋友,看來瞞不過你了。我就是況天佑!也是你們所認識的況子遇,既然你都知道了,那麼我也沒有隱瞞下去的必要了……”況子遇親口說出這一切的時候,我簡直有點不敢相信。

“天吶,況帥哥,你可以長生不老嗎?”紅綾壓根沒有把他當成一個老不死的怪物,反而是一臉的崇拜。

我看,她就差問他是怎麼保持這樣的容貌一百多年不變的?紅綾一直以來的夢想便是可以像天山童姥那樣容顏不老,可惜那是小說之中的人物,不是真的。直到今天讓她遇到了況子遇,不,準確來說,應該是況天佑。她都已經興奮的了不得了,彷彿這麼多年她一直沒有達成的夙願可以完成了。

“這不是長生不老,而是詛咒……”況子遇淺淺說着,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澀的笑容。 我的25歲極品小姨 我還從未見過況子遇這個樣子,而所謂的長生不老,不是每一個人都鎖期盼的嗎?

可是怎麼到了況子遇的嘴裏,卻成了詛咒呢?

“和心愛的人分開,即使長生不老又何如,這不是詛咒嗎?這不是這天下最可憐的事嗎?”況子遇的眼神一直集中在那一副畫上,他的手撫摸着那畫中的女子。

原來,他也有心愛的姑娘,原來看起來放蕩不羈的況子遇竟然也是這般癡情!他的一句“和心愛的人分開,即使長生不老又何如”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之中。

“你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難道也是要復活馬小玲?你知不知道,她復活了,人間會大亂?”顧之寒聽到他的身份的時候很是震撼,可是這裏那個等待復活的馬小玲更加的危險……

如果,這一切是況子遇做的,我們又不是他的對手,豈不是無力阻止?然而等到馬小玲復活的那一刻,真是天下大亂了!

“不,我不是復活她,而是殺了她……”況子遇艱難的說着每一個字,我們三個愣在了這裏。

那麼愛她,怎麼又忍心殺她? 教授還未甦醒,顧之寒一直在他的身邊照顧着。我和紅綾站在況子遇的對面,我們大吃一驚,既然他那麼愛她,可是又怎麼殺了她?

是因爲我們剛纔的話嗎?他是爲了天下蒼生嗎?是不想讓馬小玲傷害更多的人嗎?

我們不知曉,但這也許和況子遇所說的那個詛咒有關吧。

我還記得爺爺說過,道門江湖中有關況天佑和馬小玲的傳說,是他們大戰殭屍始祖將臣那一戰,他們兩個可以說是一戰成名,而也是那一戰,他們便隱居起來了,在江湖上再也聽不到他們的消息了。

曾有人說他們兩個在封印將臣的時候,受到了詛咒……他們都受了很嚴重的傷,甚至有的人還說馬小玲死了……傳聞很多,可到底真實的情況是什麼樣,卻無人知曉。

“況天佑,你是不是該告訴我們一百年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將臣那一戰,是不是還有世人所不知曉的事情發生?”顧之寒看着況子遇,我總覺得他的眸子裏面有着一種我看不懂的神色,竟然讓我那般的捉摸不透。

似乎,我越來越不瞭解顧之寒了。而我們兩個之間的距離,似乎也越來越遠了。

況子遇微微笑着,他的目光仍舊集中在馬小玲的那一副畫上,眼睛裏滿滿的都是一種溫柔,那般的柔情似水,這隻有對深愛之人才會有的表情。可

可是爲什麼況子遇卻說他還要殺了她呢?

夜色更深了,月亮漸漸的下去了,而天空泛着一點點的魚肚白,馬上就要天亮了……

有點累,索性我們都一起坐到了地上,開始聽況子遇講那一段往事。

將臣,殭屍始祖。當時的況天佑和馬小玲各還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當時的他們兩個還沒有相愛,而說起他們兩個之間的緣分,竟然是因爲將臣……

當時,道門上的每一個對將臣都手足無措,而況天佑和馬小玲兩個年輕人初生牛犢不怕虎,在共同尋找將臣的途中,以及在和將臣的一番較量之中,他們兩個相愛了。

最終,將臣是消滅了,可是他們兩個人卻受傷了……

“受到什麼的傷?爲什麼你會長生不老,而馬小玲卻死了?”紅綾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其實不僅是她,我也迫切的想要知道。

肯定這傷和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有關。

況子遇的脣邊帶着一絲絲的苦澀,他從揹包拿出了一瓶農夫山泉,然後“咕咚咕咚”的直接喝光了。

他的眉眼暗淡,神色輕微的痛苦,“我們兩個雖然打敗了將臣,然而在將臣被封印的那一剎那,他的血竟然濺到了我們兩個的身上……我便擁有了不老不死之身,然而小玲卻已經不再是小玲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