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真脆,一聽就知道是上等貨。

舞台下,三百六十度全方位都是懵逼臉。完全沒看清唐宋是怎麼出手,就看到他出現在朱廣宏側面,然後朱廣宏就倒下了。

秒,秒殺?!

「來了嗎?什麼,完了?」

「握草,這尼瑪,送人頭啊!」

「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我為什麼在這,我是誰……」

炸了,全炸了,媽賣比都炸出來了!

整個二樓宴會現場別提多熱鬧,甭管男女,全都在議論個不停。

時間太短了,都還沒來得及興奮就完事……

孔光榮肥胖的臉頰不停抽搐,看著昏迷的朱廣宏,背後發涼。姐夫可是武術好手,雖然不是全國冠軍,可也是同級前三的存在。竟然,一拳完事!

瓜子嗑完,唐宋拍了拍手,笑道:「不跟你們玩啦,飯前運動結束。孔大少,你吃好喝好,希望下次見面你能上路。啊哈,今天是個好日子,明天也是個好日子……」

哼著小調,跳下舞台大搖大擺的離開,愣是沒人敢阻攔。

看著他的背影,孔光榮又驚又恨,一身肥肉顫抖得更加厲害…… 走上三樓,這回可算是沒錯了。跟下邊差不多,只是沒那麼熱鬧。

已經坐滿了人,一桌一桌的,大多還都穿得很正經。飯菜也已經都擺好,相當豐盛。

穿過人群,唐宋正朝著最裡邊的大桌子走去,側面忽然傳來劉心雨興奮地叫喊:「喂,這邊!」

刷刷!

聲音很大,讓現場瞬間安靜下來,一道道目光掃過去。

劉心雨一抽,尷尬的放下手縮著脖子。唐宋也哭笑不得,只是沖她點了點頭,然後繼續朝著裡邊走去。

眼見著他一直往前走,劉心雨很奇怪,很想站起來再次提醒,只是想到這麼多大佬在,她又忍住了。

這傢伙是腦子是不是進水了,竟然去最裡邊那桌。那一桌可都是高層,最少是總監以上的身份呢!

基本都來了,除了方誌跟方雅。無論是方明國還是愛麗莎,都到場。當然,今天那些股東,也都到了。

方怡旁邊留了兩個位置,唐宋走過去,輕抿著微笑:「方雅她太累了,起不來。沒事,大家都別客氣,該吃吃,不用等。」

毫不客氣的坐下,眾人也沒有什麼不滿。都是高層,也都知道他的做事風格。

方明國站起來,潤了潤喉大聲喊著:「大家先安靜一下,我說幾句。」

等安靜下來,方明國才繼續,「首先,辛苦大家。今天來的,不是高層就是集團的優秀新人。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請大家吃個飯。其次,有幾件事要交代。一是,我將會卸掉董事長的職務。二是,給大家介紹一個人。」

方怡立即推了一把唐宋,唐宋一抽,頭皮發麻站起來,尷尬舉起手訕笑。

「這位是新任董事長,唐宋,也是我侄女婿,大家鼓掌歡迎!」

啪啪啪……

掌聲相當激烈,唐宋卻是冷汗直冒。什麼鬼,新任董事長?!

只聽方明國繼續道:「以後,集團下所有事務都將交於唐董事長處理,無論是哪個公司。可能很多人會有意見,不過我還是希望大家能為公司著想。下面,讓唐總說兩句。」

唐宋老臉發紅,故作鎮定的咳嗽兩聲:「那個,沒啥好說的。吃好喝好,其他事明天再說。有意見,先憋著。有建議,先忍著,就這樣,開吃吧。」

說完一屁股坐下,心裡早已經是萬馬奔騰。

還能更坑爹一點么,竟然平白無故讓他當董事長!

看他欲哭無淚的表情,方怡不覺有些好笑,伸手輕輕拍了一下他的大腿以示安慰。

唐宋側頭看了她一眼,相當的無奈。倒不是責怪方怡,畢竟她之前也說過,只是他還是有點接受不了……

接下來就是吃飯,然後方明國挨個的介紹那些高層。什麼總什麼副總,唐宋也沒太在意。

角落,劉心雨憤恨的吃著飯,表情相當猙獰,雙眼一直都在盯著最裡邊的唐宋,就好像要把他身上的肉給咬下來。

這混蛋,竟然是新任董事長,而且還是絕美總裁的老公!

他不應該是司機嗎,怎麼會是董事長?

「心雨,你認識他?」一旁的同事忍不住問道。

「不認識!」劉心雨恨恨回答,「剛才只是看錯人了,誰敢認識他!」

一邊說著,一邊將米飯塞進嘴裡,面目猙獰的咀嚼。那表情,看得旁邊幾個小夥伴都是冷汗直冒……

眼瞅著都快吃完飯,大門方向忽然傳來一陣騷動,隨後便見幾個人火急火燎的衝進來。

眾人頗為奇怪,紛紛望過去。來了四個人,前邊兩個中年人,後邊一個胖子外加一個報表之類。

見到幾人,唐宋鬱悶放下碗筷站起來:「找我的。」

果然,他一站起,孔光榮便指著這邊大聲喊著:「爸,就是他!」

方明國也跟著起來,皺著眉頭:「這是,孔家的人吧?」

唐宋沒有回答,挪開椅子走出去。真是心累,吃個飯都這麼折騰。方明國幾人忍不住跟上,畢竟這麼多員工在場,可不能出什麼大事……

走到四個人跟前,唐宋面帶微笑打量著幾人,目光最終落到孔光榮身上:「喲,孔大少這麼快就吃飽了?」

孔光榮咬牙切齒,躲在戴眼鏡中年人身後,憤恨道:「爸,就是他。他廢了光耀,抽了姐夫。」

戴眼鏡中年人眉頭緊鎖打量著唐宋,卻是沖著旁邊的方明國沉聲道:「你是方明國吧?怎麼,你們方家的人變得這麼蠻橫無理?」

沒等方明國回答,唐宋翻白眼鄙視:「別說得這麼動聽,你倆兒子什麼尿性,你心裡沒數?」

這話讓方明國等人均是抽得不行,說得這麼難聽,怕是要翻天!

果不其然,戴眼鏡中年人面色頓時陰沉下來,雙眼眯成一條線:「這麼說,你承認了?」

「沒錯,正是在下!」唐宋毫不在意的點頭,「怎樣,打算怎麼報復?家族施壓,還是找殺手?哦對了,你們孔家以前可是律師起步,找律師最好不過。」

戴眼鏡中年人一驚,目光更是犀利。凝望了一會,語氣忽然軟下來:「首先自我介紹一下……」

「不必啦,」唐宋打斷他的話,「我知道你是誰,說太多沒啥用,我這邊正忙著吃飯呢。這麼多人看著,你給個痛快話,打算怎麼報復。」

「你找死!」孔光榮實在聽不下去了,陰狠的罵著,「能打了不起啊,不就是一個小家族,還敢這麼囂張。哼,到時候,你們集團倒閉了,我看你怎麼哭。」

唐宋撓著耳朵,滿是嫌棄:「胖子,你這話太沒水平。看到沒,在座的都是我手下,你這麼說,很容易被打死的。」

一提到「打」,孔光榮立馬縮回去。只是他那肥胖的身體真的太大,根本藏不住。

戴眼鏡中年人很不滿,推了一下眼睛,冷淡輕哼:「方明國,他說的,能代表你們方家?」

方明國遲疑了一下,點著頭:「能!他現在是方家掌權者。」

這下戴眼鏡中年人驚奇了,又一次打量著唐宋。方家所有人他都認識,前兩天方老的追悼會他也去了,怎沒見過這個人?

很快又冷靜下來,面色依舊緊繃:「我不管你是誰,打傷了人,總該有一句道歉吧?」

唐宋翻著白眼鄙視:「如果道歉有用,我要你幹嘛?別慫,一個字,干!別管什麼背景,也別管什麼顧慮,全部梭哈,就是干!」

說得好有道理,讓眾人差點沒吐血,這是故意挑起爭端吧…… 埃蒙站在蘇華的門外,徘徊了很久,他想確認清楚蘇華現在的狀況,可是又覺得有些難以面對。埃蒙回想蘇華走後卡羅爾博士和中校的交談。

“蘇華的記憶已經被封住了,不管他究竟是不是螺旋塔的間諜,從今天開始他都會成爲一張白紙。”卡羅爾博士對中校保證。

“失去自己的記憶,難道不會對此有疑惑?你不怕蘇華會追究?現在是一張白紙,不代表他以後就能一直白紙下去。”中校並沒有卡羅爾博士那麼信心滿滿,語氣中還是有些憂慮。

“這點我也考慮過了,所以我在他的腦子裏下了兩道暗示,一道是讓他察覺不到自己的記憶已經缺失,還有一道是無條件服從命令。第一道沒辦法確認,關於第二道的話,我剛纔實驗了一次,你也看到了,蘇華執行得很完美。”

“很好!這次事件我會如實記錄。但是,博士,正常人怎麼會察覺不到自己的記憶缺失?”中校很是不解。

“我並沒有封住他所有的記憶,最近的記憶全都是保留的,至於久遠的事情,就算是一時想不起來,一般人也只會覺得是自己忘記了而已,那道暗示就是把這種想法進一步強化。只要發現記憶模糊,就會下意識地認爲是時間久遠而遺忘。”卡羅爾博士一副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的樣子。中校雖然還有些疑慮,但也不好意思再追問。

埃蒙默默地聽着博士和中校的對話。雖然他知道博士已經手下留情,可是還是對蘇華的遭遇感到痛心,難道蘇華真的就這樣變成了戰爭機器?

“誰?”

聽到門裏傳來蘇華疲倦的詢問,埃蒙這才發覺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按下了蘇華房間的門鈴,他只能回答:“是我。埃蒙。”

“埃蒙隊長。”蘇華拉開門看着眼前的埃蒙。

埃蒙看着眼前冷冰冰的蘇華,心裏一陣心慌,不是說只是沒了入伍之前的記憶嗎?怎麼現在蘇華看他的眼神就如同一個陌生人,可是明明認識自己啊。

“你還好嗎?”埃蒙醞釀了半天,最終只能乾巴巴地問出了這麼一句。

“埃蒙隊長的意思是指什麼?難道我遇到了什麼讓我不好的事情了嗎?”蘇華歪了歪頭,不帶表情地詢問。

埃蒙一時語塞,搖了搖頭。埃蒙仔細觀察着蘇華,還記得自己,行爲舉止也沒什麼異常,只不過是態度似乎冷了許多,看來卡羅爾博士說的都是真的了。

“隊長,沒什麼事那我就去休息了,明天還要訓練。”埃蒙盯着蘇華的時候,蘇華冷冷地拋出了這麼一句話。

“唔,哦。那好。你早點休息吧,明天恢復訓練。”埃蒙心裏不願,可是看着蘇華冷淡的表情,只能起身出門。他都不知道自己這一次來到底是想要弄清些什麼,黯然的無力感席捲了全身。

蘇華跟着埃蒙來到門口,忽然出聲:“隊長知道今天我的身體檢查是怎麼一回事的,對吧?”

埃蒙猛然回身,蘇華難道還是對自己的身體起了疑惑?那麼卡羅爾博士的暗示失效了?

蘇華沒有理會埃蒙過激的反應,自顧自地接着朝下說:“我發現腦子裏的東西有些混亂,而且,總覺得自己對命令的反應有些過激。”

埃蒙悚然心驚,蘇華真是敏感,居然發覺了,雖然這說明卡羅爾博士的實驗的確成功了,可是蘇華不應該這麼快就察覺到自己的異常。埃蒙還沒想好怎麼回答,蘇華的手掌忽然握住了他的手臂。溫熱的觸感把埃蒙從自己的思緒中拉了回來。

“隊長,告訴我!”

埃蒙看着蘇華執着的眼神,無法思考,他下意識地開了口:“其實那是一個洗腦實驗……”

等到埃蒙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不知道是不是被蘇華的眼神蠱惑,居然把從之前的審訊到今天的實驗中發生的所有事情,包括大家的顧慮和疑問,最終決定的措施,最後關頭卡羅爾博士的留情,通通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蘇華。

蘇華放開了埃蒙的手臂,用若有所思的表情看了眼埃蒙,仍舊是冷冷地道了聲:“謝謝隊長。”

同樣是冷冰冰的語調,不知爲何埃蒙彷彿從中感受到了些許柔和。

等到把因爲覺得自己不該泄漏機密而自責萬分,卻又因爲把事情都說了出來而一身輕鬆的矛盾隊長送出了門,蘇華才躺在牀上,挑起了一邊嘴角。

蘇華的表情看上去彷彿在笑,可是眼裏卻沒有一絲笑容。

“小鐵皮,很好。沒想到這次居然會因禍得福。”

“我也是才發現,主人的腦電波經過刺激,強度和密度都有了很大不同,讓主人試了試,果然可以影響到他人的決定。”蘇華性格的改變彷彿也影響到了小鐵皮,它似乎不再是沒心沒肺話癆搞怪的樣子,變得沉穩了許多。

“很好。使用的時候有什麼限制?”

“主人現在的能力還不夠強,一定要有身體接觸,而且對方心裏本來就在猶豫才能成功,等到我進化完全,主人的記憶情感封印都解除了之後就會更強大。”

真是神奇,蘇華越來越覺得自己的身體簡直是個神奇的化身,他現在也覺得卡羅爾博士他們的顧慮是對的。這樣神奇的身體怎麼看也不會是一個普通地球人該有的。聯想到自己的父母雙亡,蘇華第一次對自己的身世有了一點好奇。不過也只是好奇而已,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怎樣達到自己的目標。

蘇華現在目的很明確,雖然沒有了之前那種心潮澎湃的衝力,但是腦子裏給自己定下的目標還是記得的。照伊恩所說,地球這方也是想挑起這場戰爭的。蘇華想要知道的就是地球想要這場戰爭的目的何在,如果可能,希望能由自己來結束這場戰爭。

可是結束戰爭需要的是力量,不單單是戰鬥的力量,還需要的是自己的勢力。通過這次這件事,蘇華切切實實地感受到了自己還太弱,連自己都沒法保全,更何況是要去改變這整個局勢。這次因禍得福得到了這種匪夷所思的能力,如果運用得當,建立自己的勢力不成問題。就從機甲戰隊開始吧。

伊恩回去之後的日子也不比蘇華開心多少。

伊恩帶着手腳齊斷的傷勢被帕迪和澤斯帶回了螺旋塔,引起了軒然大波。澤斯的計劃雖然在開戰之前是保密的,可是因爲發生了伊恩失蹤這麼大的事情,澤斯回來沒能按照預想的在螺旋塔找到伊恩,整個人都慌了,不顧一切地瘋狂尋找,終於讓整個螺旋塔都知道了。

“痛嗎?痛的話以後就小心點!”

“尹伯伯,以後我會小心的,你輕點輕點……”伊恩看着眼前低着頭在他的斷臂處忙碌的老人,有些心虛,自己的傷把這個一直最關心自己的老人嚇壞了。

“哼,先用過渡材料把你的斷骨接好,然後你給我去生長液裏面泡一天。不許注射鎮定劑!”老人憤恨地在伊恩的傷口處忙活着。

伊恩苦笑不已,看來這次尹伯伯是存心想要給他個教訓,不用鎮定劑在生長液裏泡一天,奇癢無比的生長痛會讓人崩潰。不過既然尹伯伯想借這個來教訓他這次魯莽行事,他也不是無法忍受。

伊恩想到了回來之前就想好的打算,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早點說出來。畢竟,深度改造的話,還是乘身體全部恢復之前進行更省事。

“尹伯伯,我想要進行深度改造。”

相對於伊恩平靜的語氣,老人則是哐當一下把手中的所有器械都掉到了地上。

“你真的想好了?”老人的表情變得十分嚴肅。

“是。”

“過度改造的後果你也知道了?”

“尹伯伯以前說過。”

老人盯着伊恩的臉,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一絲勉強和猶豫,許久,他妥協地嘆了口氣。

“伊恩殿下,你知道我根本不想從你嘴裏聽到這句話。可是我知道這一天總會到來。好吧,我已經研究了很久了,成功率99%以上。至於後果,我想你該比我還清楚。”

“抱歉,尹伯伯。”伊恩看着老人紅了的眼眶,有些內疚,可是有些事情不得不做。

“我想知道,爲了什麼?現在你已經很強了,機甲戰隊也是你的勢力。”

“不,還不夠,遠遠不夠。我想要‘蓮蓬’……”

作者有話要說:是不是要加快點進度呢……

好想再看他們見面啊 方明國等人真是冷汗直冒,真的很想提醒唐宋,孔家不好惹。

當然,那些新員工則是驚奇,怎麼這個新任董事長說話這麼不著調,一點穩重都沒有。

戴眼鏡中年人眉頭緊鎖,有點看不懂跟前這個青年了。按理說能掌控方家,好歹也有點本事。可從他說話的方式,總覺得有點,隨意。

這麼隨意,怎麼掌控一個家族?

唐宋雙手抱胸,傲慢的撇嘴,很是欠揍的樣子:「咋,沒話說?那就出去,我們還在吃飯,別打擾。」

推了一下眼鏡,中年人露出冷笑:「你很囂張,不過這件事不會就此結束。既然你想玩,我便奉陪到底!正好,方家這塊肉,很讓人心動。」

雙眸閃爍著寒光,眯著眼盯著唐宋,樣子很是陰狠。

唐宋毫不畏懼,反倒是鼓掌喊著:「好啊,說干就干,別慫!」

「呵,方家……」中年人諷刺輕哼一聲,沒再多說的轉身走了。

方明國等人臉色發黑,真的很想追上去問個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瞧見眾人懵逼的樣子,唐宋抿著微笑:「看到咯,這就是我的做事風格。不服就干,別管是誰。想跟著我做事,就要有這樣的覺悟。膽小的,出門左拐,股份我會回購!」

說得相當直白,一幫高層也不敢說什麼。雖然心裡有點不太爽,可大部分人也都清楚,這下走可沒那麼簡單……

人群再次熱鬧起來,唐宋等人坐回去繼續吃飯。只是氣氛變了,一幫人顯然已經沒有心情吃飯,心思各異。

唐宋反倒吃得很香,總算感覺今天的飯菜很美味了。

忍不住,對面的王副總低聲道:「唐……唐總,我們真要跟孔家對著干?」

唐宋慵懶的靠著椅子:「那要看他們敢不敢跟我干咯。他們要干,我當然不能客氣。知道你們在想什麼,我沒別的意思,既然讓我管,這點家業太小,沒意思。」

眾人一抽,野心要不要這麼大,方家這麼大的產業還不夠?

雙眼眯成一條線,唐宋繼續道:「話我先說了,退出,股份我加價購回。跟著我,就不要畏手畏腳,我不喜歡這樣的人。我做事,從來都不會小打小鬧。我的第一步,吞掉孔家所有產業。」

嘶!

眾人不自主倒吸了口涼氣,要知道孔家的產業可要比方家大很多,都快跟得上明家了。

翻開手機看了一下,唐宋站起來:「時間不早了,你們慢慢吃,我們就先走了。回去好好想想,有什麼話明天儘管說。」

方怡跟著站起來,從頭到尾一句話都不說,跟著他走出去……

一直到下樓進了車子,方怡才忍不住側頭看著這個男人,低聲問道:「你真打算,吞了孔家?」

「是的!」唐宋肯定的點頭,抿著微笑,「既然你交給我,我就不想玩這麼小。」

方怡隱隱有些擔心,剛上任就要做這麼大動作,未免太誇張了點。雖然她知道,他有這個實力,但這個時候難免有些不妥。

看得出她的心思,唐宋不由抬起手,輕柔捋著她的秀髮:「既然卸任,就不要管那麼多了。剩下的事情,我處理就好。」

親昵的動作,讓方怡面頰微微發紅,點著頭:「嗯,希望你別怪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