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他又成爲了醫生,最後過度勞累,猝死在了手術臺前。

這樣的人,三生三世沒做過什麼壞事,最後還算是光榮犧牲,審判司是會給予優待的。

他看過了自己的過往,感慨了一聲。

好人不長命,便跟着其他的引渡鬼差走了。

凌璇璣又讓我站在了三生石前,石頭依舊沒什麼反應。

紅鬼又派人抓了三四五隻鬼來。

他們的過往都可以看到,唯獨一輪到我,三生石就罷工。

這石頭是不喜歡我嗎!

我敲了敲這塊富有靈氣的石頭,三生石並沒有把我彈飛,說明它也不是討厭我。

“這石頭認人嗎?”我問。

紅鬼搖頭。

“那會不會是因爲我懷孕了,所以看不出?”我又問。

凌璇璣看着我的肚子,嫉妒的哼了一聲:“鬼胎是沒有前世直接蘊育出來的鬼體,即使照了也不會對三生石產生影響。你別自以爲是了!別以爲有了墨寒的孩子就了不起!”

其實,我覺得有了墨寒的孩子,真的還挺了不起的……

畢竟臉墨寒自己都說了,他有孩子的可能性接近於零,而我們還是有了。

(本章完) 不過,既然我肚子裏的寶寶照不出前世,是因爲沒有前世,我會不會也一樣?

可是這樣的話,那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又是怎麼回事?!

她不是我的上一世的話,爲什麼我和她長得一樣?

我想不明白,還是決定一件件事解決,問紅鬼:“是所有活人都可以從三生石上看到自己的過往三生嗎?”

紅鬼點頭。

我又問:“那會有活人跟鬼胎一樣,沒有前世,只有今生嗎?”

紅鬼遲疑了下,緩緩道:“有是有……然而如今幾乎已經沒有了……”

“爲什麼?”我不解。

“因爲還有那麼多孤魂野鬼等着投胎,根本就沒有空隙產生新的魂魄。”紅鬼道。

“產生魂魄需要什麼空隙?”我問。

紅鬼絞盡腦汁,給我打了個比方:“就比如說,活人家裏的米還沒吃完,就不需要去買新的米。沒有前世的新魂魄的產生,一定是要在陰間沒有陰靈去投胎的時候纔會產生。據我所知,這樣的情況,只在上一次陰間大戰的時候發生過。”

他說着不由自主的偷偷瞄了眼凌璇璣,凌璇璣則不快的皺起了眉頭。

這兩天墨寒批閱公文的時候,我偶然間瞄到過幾眼。似乎,陰間的投胎名額已經排到二三百年後了……

我出生在二十多年前,據紅鬼說,那個時候還有好多死於戰亂的魂魄等着投胎,不可能產生新的魂魄。

所以三生石爲什麼照不出我的前世?

凌璇璣惱羞成怒,指責了我:“一定是你做了什麼手腳!”

“我真沒……”我又看向紅鬼,“紅鬼,那種沒有前世的新魂魄,以前有過,你們是怎麼分辨的?光看三生石顯示不顯示的出來前三生嗎?”

“不是!”紅鬼眼前一亮,立刻對看守三生石的鬼差道:“快去拿探魂石來!”

鬼差應了一聲忙去了,估計他是新來的,還不知道有這種東西。

沒一會兒,一個看起來官階比他還要大一些的鬼差便捧着一隻盒子過來了。

見了禮,紅鬼將東西拿過來遞給我:“將這塊石頭握在手裏就可以了。”

那是一塊鵝卵石般大小的石頭,我將石頭握在手裏,石頭上傳來絲絲涼意,流入我的體內,又慢慢回到了石頭中。

那塊石頭變得通透了起來。

紅鬼看見,無比震驚:“居然真的是新魂魄……”

凌璇璣的臉色也不好了:“這不可能!這麼多陰靈等着投胎的,怎麼可能有新的魂魄產生!而且,新魂魄爲什麼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

我也想知道……

不過,同時也確認了一件事。那個女人,跟我長得的確一樣。

紅鬼也不明白:“奇怪了……爲什麼會有新的魂魄?根本就不是新魂魄產生的時候……”

我也有點好奇了:“陰靈的投胎記錄,陰間都是有記錄的吧。不然,去看看?”

“去就去!”凌璇璣立刻就轉身朝着一個地方飛去了,彷彿在跟我賽跑一般。

小白變大,馱着我,也追了上去。

紅鬼此刻也是一臉的求知慾,緊緊跟在我身後。

沒一會兒,凌璇璣便到了掌管投胎的輪迴司。

她大搖大擺的進去,跟輪迴司的鬼差要了綠城我出生那一年的投胎記錄。看完後,我們一人兩鬼都斯巴達了。

輪迴司的冊子上,居然沒有我的投胎記錄!

我出生那一天,其他人的名字都有,旁邊還簡要記敘着這些人上輩子的姓名、出生地點等信息。

唯獨沒有我!

我、凌璇璣、紅鬼,包括我和凌璇璣帶來的兩個侍女鬼,都看過了,都沒看到我的名字!

我又去查了我們家其他人的,我爸媽都有,昀之也有,只不過他的名字旁邊還寫着一行字:新魂重投。

“這是什麼意思?”我問紅鬼。

紅鬼道:“天地初開,便蘊育了第一批魂魄,有些魂魄沒有能及時進入輪迴,便會在之後的時間裏不斷溫養,找到合適時機後,輪迴司會將魂魄送入輪迴。”

“這樣算合適的時機?”我又問。

紅鬼沉默了會兒,道:“輪迴司不想養的時候……”

我無語。

眼神再次瞥過我冊子上出生那一天的紀錄,不禁有些憂傷,感覺自己好像成黑戶了。

“這種情況,以前發生過嗎?”我問紅鬼。

“只有產生新魂的時候纔會出現這種情況。”紅鬼道。

“那生死簿呢?上面怎麼會有我的名字?”

“生死簿是另一套機制,活人出生後,名字會自動出現在生死簿上。”

我無奈了:“那我真的是新魂魄?”

紅鬼看了眼被氣的直髮抖的凌璇璣:“估計是……”

想起自己之前的擔心,我此刻倒是都放心了。至少,我沒有傷害過墨寒。

“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可就真的是無冤無仇了。”我對凌璇璣道,“所以,以後麻煩你也別總是追着我打了,行不行?”

“無論你是新魂還是舊魂,總之你搶走了墨寒,我就跟你沒完!”她惱怒的跺了一下腳,掃掉輪迴司一桌子的文件,氣沖沖的走了。

我無奈,讓聽嵐把東西幫着整理好之後,也回去了。

回到寢宮沒多久,墨寒也回來了。我將今天發生的事跟他說了,他也有些意外。

“你沒去查過我的前世什麼的嗎?”我問。

他搖搖頭:“沒有。”

頓了頓,也許是怕這樣說,會讓我覺得他不重視我,墨寒又補充道:“今生與你相遇,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前世,都過去了。故而我沒有去查。”

遲疑了一下,墨寒抱着我的雙手環的更加緊了些:“我怕我查了會後悔。”

我不解:“後悔什麼?”

“後悔爲什麼沒有早點去找你。”

“我也一直遺憾沒能早點遇見墨寒呢。”我往他懷裏一縮,覺得現在的自己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他輕輕吻過我,寬闊的大手輕撫過我的肚子,問道:“今天他乖嗎?”

“乖!我們家寶寶最乖了!今天要不是他鬧着要出去走走,我還遇不上凌璇璣,更別說去查我的前世什麼的了。寶寶記頭功

!”

“以後,再要出去散步,我陪你。”

“嗯!”

在冥宮呆了好一段時間,墨淵才戀戀不捨的從人間回來。

看到墨寒還在批閱卷宗,墨淵有些不好意思的從屋外挪進來:“哥,還忙着呢。”

“玩夠回來了?”墨寒淡淡問道。

墨淵不要臉的一笑:“哪有玩夠的一天。”

墨寒直接將一份卷宗丟進了他手裏:“批了。”

墨淵剛想從我這裏偷零食的手被一砸,撿起了那份卷宗,看了一眼,無比頭疼:“鬼兵的事啊……這種殺之不盡的東西,我不想管……”

墨寒直接將第二份繼續丟給了墨淵。

墨淵撇撇嘴,無奈看了起來,變出來一支筆,寫了硃批。

我瞄了眼,看見他寫了個“滾”字。

……

這貨真的是當冥王的料嗎?

我爲陰陽兩界深深的憂傷了一把!

墨寒也看見了,眉頭微皺,從一邊批閱完了卷宗中,抽出來一份又丟給了墨淵。

墨淵看過,道:“大哥你既然自己都有了處理方式,就照着你的做好了。我不想管。”

“你是冥王。”墨寒停下筆提醒了他一聲。

“你知道我不想當的。”墨淵接口道,看過一邊的我,又及時住了口。

墨寒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手上的硃批停在卷宗上,渲染出好一塊朱墨,他才擡起筆:“沒得選。”

墨淵泄氣的嘆了口氣:“反正你回來了,冥王你繼續當着唄。”

“我要陪慕兒。”

“她現在也可以再冥宮長期生活了。”墨淵道。

“慕兒是活人,更喜歡陽間,等孩子修爲穩固些,我便陪慕兒回陽間。”墨寒道。

他真的是什麼都爲我考慮。

¤ttКan¤c○

墨淵帶着譴責的眼神看向了我,我本想裝作看不見,但是又不忍心讓墨寒爲我犧牲太多,對墨寒道:“墨寒,這纔是我第二次來冥界,聽說這裏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我也可以在這裏陪你的。”

墨淵給我點了贊,墨寒卻道:“我知道。陰陽兩界,無論你想去哪裏,我都可以陪你。但是,你不必爲我畫地爲牢。”

墨寒真好!

墨淵卻看不下去了:“能不能別當着我的面秀恩愛……”

不好意思,不是我不想照顧你的心情,而是你哥秀恩愛從來不分時間和地點。

墨淵沒能勸服得了墨寒,又打不過他,不怎麼開心的走了。

我忽然想起來一個很嚴肅的事:“墨寒,我記得你說過墨淵小時候讓你煉製過東西,那你也有小時候嗎?”

墨寒點頭。

我又有點忐忑了:“那你和墨淵的父母是誰?”我不會有個很兇的婆婆吧!

“沒有父母。”墨寒道。

我驚訝,又聽墨寒道:“我和墨淵,原本是幽冥最深處一道最精純的鬼氣。因爲要化作實體,鬼氣太過精純力量太過強大,不爲天道所容,便化作了兩道,分別成就了我與墨淵。”

誒?!

我們家一本正經的冥王大人居然和墨淵那個吊兒郎當的貨原本是一體的!

我更加不好了:“那你們不會再合而爲一了吧?”

“不會。”墨寒撫平了我擔憂的眉角,“我們生而爲冥王,爲冥界穩定而生,代表着冥界的秩序。”

好牛的樣子!

可是,不是說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我們家墨寒怎麼會生來便是冥王。

“生而爲冥王是什麼意思?那個時候,還有其他鬼嗎?”我有點好奇這些上古鬼神的世界。

墨寒頷首:“有很多鬼,連年征戰,鬼怨沸騰,甚至影響到了陽間。”

“冥界有什麼好打仗的?”我不明白。

“資源、地盤、勢力,各種東西,都是戰爭的導火索。我與墨淵出生前,冥界是由各大世家把持,世家間紛爭不休。”

“那是不是你們一出生,就分分鐘掃平了各大世家!”我星星眼崇拜的望着墨寒。

誰知,他卻搖了搖頭。

輕輕捏了下我鼻子,墨寒吻了下我:“哪有那麼容易。”

“那是怎樣?”

他回憶了一下下,道:“我與墨淵出生之時,只是兩個有着強大力量卻不通世故的幼童。雖是爲冥王而生,但世家們其實並不認。”

感覺那一定是段很艱難的日子。

Wшw▪ ttk an▪ CO

“大概,花了五千年的時間,我們才從幼童長成了少年,又過了幾萬年,才成年。”墨寒若有所思道。

好長時間,我們家寶寶不會也用這麼長的時間長大吧。

“慕兒,”他忽然喚了聲我,“我有沒有跟你說過凌家的事?”

“凌璇璣他們家?”我問。

墨寒點頭,我將上次他跟我說的一點信息都說了。

“第一個發現我與墨淵出生的,便是凌重,凌璇璣的父親。”墨寒道。

所以,最後他們兄弟是怎麼把凌家滅了的?

“他想害你們?”既然他們倆是冥王,就一定會收回冥界的權力,世家們肯定不願意。

墨寒雖然性子冷,但是屬於那種你對他好,他即使不對你熱切,但心裏都記着的鬼。你要是需要幫助了,他一定盡全力幫你。

聽到我的問題,墨寒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脣邊揚起了一抹嘲諷:“他撫養了我和墨淵。”

這也就是說,他們兄弟和凌璇璣說不定是青梅竹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