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身旁一個藍衣女子,那是魅月。

姬流晨和魅月兩人齊齊呆愣著,看著身前的那個身影,獃獃的,好像失去了靈魂一樣,就連平時喜歡嘰嘰喳喳吵吵鬧鬧的姬流晨也看著他不說話。

夜冰依視線落到了前面那個人影身上,他是一襲雪色的白衣,可是衣袍上卻多了幾片好似長上面的彼岸花,看著格外刺目,還有他那一頭紅髮。

莫名的,夜冰依覺得這個背影很是熟悉。

倏然,她的腦中轟然一響,全身的血液凝固,難道他是……

可是怎麼會這樣?

夜冰依只覺得呼吸一窒,前方的那個身影似乎察覺到了她的反應,身形微微動了一下,但是卻沒有回過頭來,渾身的氣息更加冰冷。

魅月和姬流晨兩人也察覺到了她。

魅月轉過頭來,一雙美眸含淚,哽咽道,「依依,流音他……」

姬流晨回過頭來,恨恨的瞪了夜冰依一眼,咬牙沒有說話。

「依依。」帝玄胤也注意到了姬流音的變化,眉頭微皺,心中震驚,可是,他更擔心的是她的反應。

夜冰依卻沒有回過頭看他。視線依然是注視著前方,久久不語。

「魅月,好好的你怎麼哭了?是誰欺負你了,告訴我!」

帝玄御一來便看到他的心上人在哭,表情痛苦的流著眼淚,心中頓時一緊,從夜冰依和帝玄胤的身旁繞過去,抓住她的手問道。

魅月搖了搖頭,泣不成聲道,「流音他……」

帝玄御聞言,轉過頭看向身旁的人,當他看到了姬流音的一頭長發,立即震驚的出聲,「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啊?他的頭髮,還有眼睛……」

眼睛又怎麼了?姬流音背對著他們,夜冰依並沒有看到他的眼睛,不知道他的一雙冰藍色的眼眸已經變成了血瞳。

越來越多的人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

當眾人看到姬流音變成了一頭紅髮,整個人亦正亦邪,宛若妖邪魔道,皆是紛紛吃了一驚。 幽幽夜色下,從一旁射來的大片明亮光線,將羣山之間山坳一角照得是纖毫畢現。

靈念感知到不遠處那個年輕警察握拳的力道越來越重,接着又頹然一鬆後,陳志凡抿了抿嘴,一臉的淡然。

一時間,除了被無頭身體壓在身上,而嘴裏發出了連聲慘叫和求救聲的德川正直外,所有人都陷入到了一種詭異的安靜裏。

不知過了多久,衆人突覺眼前一黑,還來不及眨眼,復又眼前一亮。

“駕駛員在搞什麼鬼?”高聳胸部上下起伏了好幾下的中川蘭子,右手緊緊抓住小林中野的左手嘴裏輕聲嬌喝了一句。

離地兩米高的半空,陳志凡扭頭看了身後十幾米遠外的直升機一眼後,回過頭來,探出右手五指微微一曲。

無形勁力涌蕩中,那個無頭乾癟身體就好似一具提線木偶般斜斜拋飛到了一邊。

燈光照射下,中川蘭子忽地嘴裏發出了一聲驚呼。

小林中野和大野雄健兩人,也在看到地上某人的慘狀後,忍不住嘴角輕輕抽搐了幾下。

就見青草地上,渾身血紅一片的德川正直仰面癱倒着,爆睜的雙眼裏,只殘留着僅有的一絲淡淡生命靈光。

在他的身上,一個呈橄欖狀的碩大傷口,不,應該說是一個呈橄欖狀的碩大窟窿,幾乎是囊括其整個肚腹位置。

幽幽夜風吹拂下,在那敞開的血紅窟窿裏,五臟六腑大小腸可以說是清晰可見。

甚至由於德川正直還沒有徹底嚥氣的緣故,胸腔位置那顆成人拳頭大的心臟都還在微微的顫動。

冷冷夜色下,小林中野三人臉色蒼白的看着那一圈圈的熱氣,好似冬天裝滿了開水的水杯般,從那血紅的窟窿裏嫋嫋升起,然後呼吸之間就迅速消散在了空氣裏。

忽然,就聽“啪嗒”一聲,那個乾癟的無頭身體又從一旁的草地裏翻身站了起來。與此同時,兩眼無神的德川正直,微張的嘴裏,緩緩吐出了他此生最後的一口短氣。

霎時間,一道若有似無的幽幽鬼嘯聲,在山坳半空婉轉盤旋。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幾米遠外,那個乾癟的無頭身體驟地就是一滯。

下一秒,一股說不清、道不明,就好似一個人獨自站在一個漆黑的空房間裏,卻驚然發現有人在自己腦後吹了一口氣般的詭異氣息,瞬間就充斥了整片草地。

“別怕,有我。”感覺到抓住自己手掌的那隻小手在微微顫抖,小林中野用一種非常溫和的聲音看着小手的主人微笑着安慰了一句。

幾乎是瞬間就迷失在了年輕警察笑容裏的中川蘭子,眼裏盪漾着層層秋光的嬌聲說道:“只要有你在身邊,哪怕下一刻就死,我也一點都不怕!”

“蘭子······”

心情動盪不已的小林中野,此時此刻的眼睛裏,就只有那一張雖然算不上多麼的好看,但是卻在他的夢境無數次出現過的秀臉。

一旁,長着一張猥·瑣臉的大野雄健,看着兩人你看着我,我望着你的相擁而立,咧嘴發出了一連串嘿嘿的猥·瑣笑聲來。

離地兩米的半空,陳志凡眼裏滾動着絲絲灰芒的眯眼看着那道無頭身體。

片刻後,他驀地微瞪雙眼,右手五指舞動間,一個通體由黑色煙霧構成的小小訣印若隱若現。

隨着一股夜風的悠悠吹過,一團輕煙陡地從那乾癟的無頭身體裏飄逸了出來。

順着風勢,輕煙化作一團半透明的人形灰影,飄飄嫋嫋着,徑直往站在一堆的小林中野三人飛了過去。

輕煙飄起,那個無頭的乾癟身體,啪一下就栽倒在了地上,徹底成爲了一具沒有絲毫生命氣息的無頭屍體。

“這是不願意煙消雲散,打算再寄生奪體了?”半眯雙眼的陳志凡嘴裏輕呢了一句後,搖了搖頭,隨手就打出了早已成型的滅靈符印。

“唉,既然你不願意消去執念,散入天地,那就別怪我出手抹掉你存在於這片天地的所有印記了。”一聲輕嘆後,他靈念一動,打入人形灰影深處的滅靈符印瞬間爆裂。

剎那後,伴隨着一道不甘的絕望嘯聲,陰風呼呼裏,人形灰影頃刻間就化作一團細煙,消散在了夜色下。

“大人?”被一股陰風迎面吹過的大野雄健,眼裏紅光倏地就是一閃。而小林中野,也是身體微微一顫,瞬間從某種美妙的感覺裏清醒了過來。

就只有平常人一個的中川蘭子,依舊沉浸在那種美妙感覺裏,久久不願清醒過來。

小林中野和大野雄健彼此互看了對方一眼後,不約而同點了點頭,然後齊齊轉身仰頭看着飄在半空的陳志凡躬身恭聲說道:“先(大)生(人),謝謝你(您)又救了我們一命!”

某青年瞥了兩人一眼,撩眉淡聲說道:“你們兩個,好自爲之吧。”話音一落,他即身形一晃,眨眼間,就消失在了山坳上空。

看着瞬間就杳影無蹤的陳志凡,大野雄健咂巴了一下嘴不無羨慕的問道:“小林啊,你說這飛天的感覺,該有多爽呀?”

小林中野收回幽幽注視夜空的視線,嘴角浮現出一抹莫名笑意的搖了搖頭:“前輩,這就要問那位先生了。可惜,我們和他之間,最起碼隔着一個世界,反正我是不會再見到他了。”

中年警察聞言,驟地用右手不輕不重的扇了自己臉一巴掌。

“啪”的一聲響裏,他不無懊悔的沉聲說道:“剛纔我應該跪下來求那位大人出手救你的,唉,走得太快,來不及了呀!”

“前輩,其實你用不着這樣。反正我是已經想通了的,早死晚死其實都一樣。就是······”一臉黯然的小林中野,扭頭眼裏充斥着無盡不捨的看着眼前這張秀臉輕聲說道,“有點捨不得蘭子,還有我那年邁的爺爺。”

沉默了片刻後,大野雄健握拳揚聲說道:“小林,你放心,從今以後,你爺爺就是我爺爺,你女朋友,呃,還是你女朋友!”

看着搭檔那一臉訕訕的模樣,小林中野笑了笑說道:“前輩,不管怎麼說,謝謝你了。我很高興,能成爲你的搭檔。”

大野雄健眼底閃過一抹哀傷的點了點頭。

適時,嬌軀微微一顫的中川蘭子,眨了眨眼,從那種美妙的感覺裏逐漸清醒了過來。 被這麼多人打量著,姬流音完全有聽到似的,獨自一人站在那裡,我行我素,彷彿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們,更是不會搭理。

「走吧,我們進去。」

帝玄胤抓住夜冰依的手,拉著她走進了內室。

夜冰依的身體發軟,幾乎是依靠著帝玄胤的力氣才能走得動,聲音輕顫道,「……都是我害了他。」

「你不用自責,這件事情是他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帝玄胤揉了揉她柔順髮絲,輕聲道。

夜冰依晃了晃腦袋,「怎麼會跟我沒關係?如果不是我說的那些話,傷害了他,他又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突然感覺到船停了下來。

帝玄胤扶著她坐下來,柔聲說道,「依依,你先坐在這裡等我一會,我出去看看。」

夜冰依輕輕地點了點頭。

帝玄胤轉身走了出去。

夜冰依心口發悶,也走在窗口,打量一番,發現四周全部都是蒙蒙的霧氣,她們好像處於在雲海之上。

冷情總裁契約妻 四周全部都是海水,如果船要是停在這裡的話,又沒有人指路回去,那麼,她們終將會困死在這裡吧。

她的腹中突然傳來一陣翻騰,又有暈船的癥狀,忍不住俯身嘔吐了一會兒。

隨即,她察覺到有人從她身前路過,抬頭便看到了一襲潔白雪衣帶著幾片彼岸花的男子,從她的眼前路過。

夜冰依張了張嘴,忍住內心的想要嘔吐的衝動,眼眸酸澀道,「對不起……我沒有想到,會如此傷害到你……」

她的話音剛剛一落,便又忍不住俯身嘔吐了起來。

姬流音的背影微微動了一下,但是卻始終沒有轉過頭來,身上的氣息冷漠,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沒有搭理她,直接走了過去。

夜冰依終於看到了他的眼睛,那是妖艷的血紅色,和……之前的花宸釋一樣。

那是入魔的癥狀,他居然……居然……

夜冰依渾身僵住,血液冰冷,她心中不知道為姬流音感覺到傷心,還是想到了之前花宸釋的過往。

無論是哪一個人,都讓她忍不住心酸。

她蒼白著臉色,笑了笑,他不搭理她,也好,她們永遠不要說話了也好,如此,也不用傷害了他,他放下了便再也不用難受了吧,時間過去久了就好了吧。

雲海之中。

夜冰依聽到了玉寒夕和其他人的對話。

「少主,你應該知道,如果沒有大長老們的話,或者是特殊的邀請函,是不可以帶外人入內的。」

玉寒夕的聲音帶著一絲怒氣,「你說什麼?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本少主帶自己的朋友入境,難道你還要阻攔嗎?趕緊放人過去,否則小心你的腦袋!」

那名新來的弟子有些畏懼,但很快又搖了搖頭,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龍蛇演義 「少主說什麼也沒有用,必須要得到大長老的同意,小的才肯放你的朋友們過去,這是小人的職責,還請少主體諒。」

這名弟子就是一根筋,誓死捍衛自己的職責,他是在怪罪他,倒是顯得自己這個少主沒規矩了。 玉寒夕頭疼的扶了扶額。

他明明是家族的少主,但是卻連帶著自己的朋友進去都不能,如果他要是把夜冰依這些人丟在這裡,他還有沒有面子了?

他沒好氣的哼了一聲,「那你就先去通報大長老,告訴他們,本少主帶著煉獄的帝尊大人還有其他的友人來了,讓大長老親自來一趟。」

他又吩咐道,「還有,事情很著急,你必須要快點,否則出了事情你擔待的起嗎?」

那名弟子聽到他這麼著急的語氣,心中也是一驚,急忙點頭,「好的,少主,小的這就去稟報大長老。」

那名弟子可不敢耽誤大事,他飛快的轉身就跑,果然沒過一會兒,他便急匆匆的跑過來。

「少主,大長老已經同意您的朋友入內,少主請過吧。」

船隻很快又行駛了起來。

她趴在外面,渾身軟綿綿的。

帝玄胤始終陪伴在她的身邊,緊緊摟住她。

心疼的說道,「依依,你再忍耐一下,我們很快便可以下去了。」

藍天雲和風凌,皓月,千歌他們也都和他們站在一塊。

帝玄御看向帝玄胤道:「胤,寒夕那小子告訴我,我們很快就會下去了,你打算怎麼對付他們?」

帝玄胤淡淡的道,「七重天的人造福百姓,只要去了他們不多事情,我們便將戚長老他們給放了又有何妨?」

帝玄御又問,「那要是他們故意為難我們怎麼辦?」

帝玄胤突然低低的笑了一聲,並沒有回答。但是從他身上釋放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壓力,眾人都知道了他的答案。

他們要是敢放肆,他也不是好惹的。

夜冰依聲音軟綿無力道,「小胤胤,畢竟是在別人的地盤,我們還是小心為上。」

帝玄胤點點頭,「你不用操心,乖乖休息,一切由我來安排。」

隨即他的手一揮,便放出了幾條龍。

這些都是上次他們從九幽之地救出來挑選過剩下的。

帝玄胤轉頭看向藍天雲和九辰帝靈兒,皓月千歌幾人,「你們幾人去與這些神龍契約,到時候也可以更加安全一些。」

幾人聞言皆是大喜過望。

藍天雲轉頭看向天空飄著的那兩個長相姿態優美,動作飛的也很優雅的龍。

然後走到帝靈兒跟前,討好的說道,「靈兒,你覺得那兩個怎麼樣?」

帝靈兒抬頭看了一眼,還沒有說話,藍天雲便道,「這兩個簡直就是絕配啊。」

眾人被他的話逗得一笑。

也看不出來他那點小心思,懶得搭理他。

帝靈兒臉上也泛起一抹紅暈,藍天雲道,「靈兒我們走,我們去跟它們溝通溝通,看它們願不願意和我們契約。」他說完之後,便抓住帝靈兒的手,飛身上去和那兩條龍去溝通。

寒潭水鏡的人看到這一幕,紛紛目瞪口呆。

這也太奢侈了吧,居然有這麼多龍供他們契約,和他們一比,他們簡直弱爆了。

同時不由紛紛露出羨慕嫉妒的眼神,他們怎麼就沒有那個好命呢?

姬流晨也抬頭看到了這一幕,他驚訝道,「神龍哎!」 幽幽夜空,一道人影駕馭狂風倏然飛過。

飛過山嶺、森林、平原、城市後,那道人影驀地朝着一片暗影重重、煙霧飄蕩的莊園落了下去。

“是誰?竟敢闖入我赤龍會的駐地!”一聲厲喝,隨着那道人影的落下,而從霧影滾滾的森林深處傳遞了出來。

伴隨着那聲厲喝,一道黑影好似一支射出的利箭般,頃刻間就從漆黑的森林裏狂飆而出。一個拳頭,一路吞吐森森的陰氣,瞬息之間就來到了那道從天而降的人影面前。

“嗯,不錯,反應還算不慢。”周身清氣縈繞的陳志凡,微眯雙眼,對着那個轟到自己眼前的拳頭揮出了右掌。

剎那後,拳掌相擊,伴隨着“嘭”的一聲巨響,一道衝擊波成輻射狀朝着四面八方飛快傳遞而去。

煙雲震盪中,眼底閃過一抹駭然的秋山原,蹬蹬蹬就朝身後連退了好幾步。

“警!強敵來襲!”提氣一聲高喝後,眼裏一團黑光爆閃而出的他,渾身氣勢陡然就是一爆。

霎時間,飄蕩在林間的霧氣,更加的濃郁。絲絲陰氣,亦如同跗骨之蛆般悄然纏上了陳志凡的雙腳。

瞬間就感覺到被一股天罡地煞大陣陣力纏身的他,臉上浮現出幾許哭笑不得的表情來揚聲喝道:“我說秋山大郎,你這是怎麼了?連我都認不出來了嗎?”

周身被層層煙雲纏繞的秋山原,瞪大雙眼看着眼前的那道人影低聲呼道:“大······大人?!”

某青年沒好氣的挑眉說道:“怎麼?才過了幾個小時而已,你就聽不出我的聲音了?”

“真是大人您啊!”臉上表情倏然一變的秋山原,嘩的一下就雙膝跪地俯首低喝道,“屬下擅自向大人您動手,罪該萬死!”

“不至於,不至於。”揮手散去縈繞在身體周圍的層層輕煙,陳志凡笑着說道,“趕緊給我起來,別動不動就說死不死的。”

“遵命,大人!”恭聲應了一聲後,秋山原站了起來。

少頃,當他看到煙雲散盡後某青年所顯露出的形象,微微吃了一驚地恭聲問道:“大人,您怎麼······怎麼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有那麼誇張嗎?”陳志凡低頭打量了自己的身體一眼,不就是換了一套不是那麼合身的袍服麼,怎麼就還認不出我來了。

“大人,您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看着難得顯露出幾許詼諧模樣的秋山原,某青年沒好氣的擡腿虛踢了他一腳喝斥道:“你這傢伙,怎麼也跟着藤田直樹那個傢伙學壞了。”

“嘿嘿······”搔了搔後腦勺的秋山大郎一臉的訕訕。

忽然,飄蕩在周圍的煙雲陡地就是一蕩。剎那後,一團翼展三米有餘的巨大黑影從煙雲深處飛了出來。

與此同時,一道充斥着滾滾煞氣的陰聲鬼嘯在林間來回激盪不休。

“桀桀,又有哪些不怕死的東西闖了進來?大郎,你先別動手,我又新學了一套手法,奪靈噬血術,桀桀,正好拿來試一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