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哲打開盒子,那盒子裏是一團黑水,他指着黑水說:“這裏是樑茵茵的經血,頭髮,指甲以及骨灰,我已經把她囚困在這裏面爲我效命,所以說……她可比那個孩子強多了。哈哈……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很驚訝呢?”

此話一出,我感覺我的毛孔都要豎起來了,許哲竟然把樑茵茵……那之前……不對!樑茵茵一定還是有自己的意識的,不然他不會要我來救她的孩子。

就算她對我撒謊,那她的目的也是想脫離許哲,所以……我想樑茵茵肯定也欺騙了許哲!!!

我冷笑,故作鎮定的看着許哲說道:“那又怎麼樣?你這樣只是在殘害你的孩子和妻子,就算你現在擁有了幸福,也是會遭到反噬的,你忘了你遭到反噬的效果了?”

此話一出,許哲立刻冷笑,隨即便看到一個身穿紅色連衣裙,頭髮都是紅色的侯靜走了進來。

侯靜能來我並不驚訝,我驚訝的是侯靜竟然可以穿牆而入!!!她是怎麼做到的?

待侯靜走到燈光下,被我看清她的面容時,我發現她的臉色極其的蒼白,好像身上的血液都被自己的衣服和頭髮給吸收了。

“夏雪,你認爲秦修文會讓許哲產生反噬嗎?”侯靜滿是得意的看着我說着,笑容是那麼的可怕。

秦修文……當我聽到這個名字,我的心沒由來的一顫,我還以爲上官澈幫了許哲,想不到……竟然是秦修文!!

“你竟然把*溶入身體裏了?”柳林指着侯靜,忽然驚叫出聲,滿臉的恐懼。

我雖然不明白*溶入身體裏是有多麼的可怕,可我知道,蠱物這種東西是碰不得的,更何況還溶入身體裏了……

“沒錯!*種在身體裏,如果我愛的那個人變心,不再愛我,那……那個人必死無疑。可是……我把*的反噬用在了我的身上,所以……反之……我必死無疑。”

什麼??我驚愕的看着侯靜說不出一句話來,她竟然爲了秦修文……她這樣做真的值得嗎?我呆呆的看着侯靜,我真的不知道到底秦修文究竟哪裏好,竟然會讓侯靜這麼愛他。

“夏雪……”侯靜緩緩地走到我跟前蹲下,面帶笑容的看着我說道:“你還記得之前我殺人的事情嗎?還有一個無面女鬼你還記得嗎?”

此話一出,我立刻蹙眉,難道……那個人真的是侯靜殺的?那無面女鬼是什麼意思?

見我滿是疑惑的看着她,侯靜悽楚的一笑說:“當天,我確實是離開了蘇城,但是……我沒有去國外,我是去了一個神奇的地方,去了一個叫做靈魂交易的地方。”

靈魂交易??難道是木樨?怎麼可能?秦之允不是說木樨無處不在嗎?侯靜是怎麼找到的呢?

侯靜看着我又說:“那個無面女鬼其實是我,我用自己的這身皮囊跟那個人做了交易,所以,我得到了我想要知道的答案,同時……我失去了這一身皮囊。”

“那你是怎麼殺了那個老太太的呢?你明明是用刀殺的啊!”我看着侯靜,傻傻的問出了這個問題。

而侯靜看了我一眼說:“夏雪,你認爲呢?幻術你不是不知道吧?秦修文可以用幻術把秦之允送到另外一個世界,他幫我殺一個人又算得了什麼呢?更何況……我們那晚的計劃就是嚇你,讓秦之允受到危險。”

聽着侯靜的話,我忽然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的一切竟然是秦修文和侯靜做的,我還傻傻的以爲侯靜沒有參與……呵呵,我確實是太傻了。

“夏雪,如果你不想死,你也有一個選擇,那就是交出令符,從此以後,我會強行帶走秦修文,離開這個地方。”侯靜的眼底滿是真誠,我真的看不出她是在撒謊,可是……令符這麼珍貴,我怎麼能……萬一侯靜騙我的呢?

“侯靜,你休想騙我!我是不會交出令符的。”我看着侯靜生氣的說着。

然而,侯靜看了我一眼,眼底滿是惋惜的再次說道:“夏雪,只要你把令符交給我,我保證……我是不會傷害你,也不會傷害這裏的所有人,你必須要把令符給我。”

我握着令符,身子不由向後退,不管怎麼樣,我是不會交出令符的。

侯靜或許是見我根本就不願意交出令符,當即生氣的起身,看着我失望的說道:“既然這樣,那你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說罷,侯靜的頭髮不斷的變成,快速的朝我伸來。

我嚇得急忙躲開,而柳林見狀,立刻衝到了侯靜的面前要殺了侯靜,只可惜……畫風突變,侯靜原本要纏住我的頭髮忽然落在了柳林的身上,並將她死死地纏住,只剩下一個腦袋。

侯靜看向一臉呆愣的柳林,當即哈哈大笑一聲說:“你們還以爲我要殺了夏雪嗎?呵呵……太小瞧我了吧?”

此話一出,我徹底的愣住,難道……侯靜剛剛的是假動作?其實她是要鉗制住柳林?

“你想怎麼樣?”柳林生氣的看着侯靜喊着,估計她被那長長的頭髮纏住,一定不好受吧?

我把已經昏迷了的張瑤放在地上,起身看向侯靜不解的問道:“侯靜,你到底想要幹什麼?令符在你手裏是不會起作用的,你……”

●тTk án●C 〇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侯靜便看着我說:“是嗎?那它在你的手裏不是起作用的嗎?呵呵……夏雪,你別以爲我不對你的那些事不瞭解,所以,不管怎麼樣,我必須要拿到令符,只要你答應我,我就會放了你的朋友。”

我手中握着令符,一雙眼看向柳林,又看了看侯靜,忽然間,有一種無所適從的感覺。我該怎麼辦?難道就這樣什麼都不管了?非要交出令符嗎?

這時,柳林看向我說:“雪姐姐,你不要聽她的,你不能把令符給她,也不要被她迷惑!”柳林的聲音焦急,我也能感覺到她的難受。

而侯靜見柳林在這裏說那些,當即生氣的說道:“你要是不想死的話,立刻給我閉嘴!”

而柳林咬牙看向侯靜,恨不得立刻殺了她的感覺。

“夏雪,你究竟想要怎麼辦?”侯靜不聽柳林的話,生氣的看着我問着,看她的樣子似乎很着急似的。

我呆呆的看着侯靜,頓時覺得手足無措,怎麼辦?柳林被鉗制着,許哲和張萌也要殺了我們的模樣,這分明就是設計好的一個圈套。

是不是說……我要是不交出令符,柳林就會死?那我呢?眼睜睜的看着柳林去死嗎?

“夏雪,你到底要怎麼樣?”侯靜看着我再次問着。

我看着侯靜,有一點想要拖延時間的感覺,說:“侯靜,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拿到令符能做什麼?”

侯靜看了我一眼,嘴角揚起一抹鄙夷的笑容說:“夏雪,你不要告訴我,你其實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操控這個令符?”

шωш▪ttκΛ n▪c o

“當然不是!”我立刻反駁她,雖然說的很心虛,但我總要拿出氣勢吧?侯靜要是知道我不能操控令符,她指不定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呢!

怎麼辦?我看了看柳林,又看了看侯靜,此刻的我一丁點主意也沒有,要是秦之允在我身邊就好了!最起碼他能給我出個主意。

而侯靜見我不說話了,又是一陣怒吼道:“夏雪!你到底要怎麼樣?選哪個?”

被侯靜這麼一問,我愣愣的看着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我想到了令符的事情,於是,我看着侯靜再次拖延時間,問道:“侯靜,你究竟要拿到令符做什麼?”

侯靜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說:“夏雪,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好了,呵呵……你難道不知道那個令符可以帶着我們去一個未知的世界嗎?你不想救你想救的朋友嗎?”

想救的朋友?我蹙眉看向張瑤,難道侯靜說……利用這個令符,可以讓張瑤去另一個世界活着? “你是說……張瑤在你說的那個未知世界可以……活下來?”我看着侯靜問着,我想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驚訝。

侯靜看了我一眼,更加不耐煩的說道:“是又怎麼樣?夏雪,你到底懂不懂怎麼啓動令符?”

我握着令符,看着已經昏迷了的張瑤,心中一陣難受,我該怎麼辦?難道真的要答應侯靜嗎?

“夏雪!你是不是想要她去死?”侯靜眼神便了陰戾,頭髮拖着柳林快速的一動到她跟前。

“我……”我看着侯靜,心中仍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好。

砰——

就在這時,房門被打開,只見阿彩和付潔急匆匆的闖進來,阿彩臉色蒼白,嘴角還掛着血絲喊道:“夏雪!秦之允被秦修文抓住了!”

什麼?我驚愕的看着阿彩說不出一句話來,秦之允被秦修文給抓住了?那……我的身子在發顫,全身的血液瞬間在倒流,我不知道我是怎麼了,我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冷。

然而,就在阿彩話音剛落,張萌一把抓住付潔,阿彩也被許哲在一瞬間打暈,此刻,我的幫手全部都被鉗制住,而我呆呆的站在那,頓時覺得自己活的好失敗。

怎麼辦?怎麼辦?

我杵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一羣恨不得我去死的人,心中很難受,更加的無助。

秦之允……現在就連秦之允都被秦修文給抓住了,我連給我出主意的人都沒有了,怎麼辦?我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問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我感覺自己好沒用,遇到了問題,只想着讓別人過來幫忙,遇到了問題,只想着秦之允能在我身邊,給我出主意……

現在,秦之允也遇難了,所有人都被控制,她們唯一的希望就是我,我該怎麼辦?

“夏雪!既然你無能啓動令符,那就把令符給我!!!”侯靜看着我怒吼,一隻手已經抓住了柳林的脖子。

而柳林看向我,一雙眼喊着眼淚對我搖頭說:“雪姐姐,千萬別因爲我而把令符給了她,你沒有了令符這個籌碼,其他人會害死你的!”

“閉嘴!”

啪——的一聲,侯靜一巴掌打在了柳林的臉上,她滿是怒意的看着柳林罵道:“少在這裏給我胡言亂語!夏雪!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我……”我呆呆的看着侯靜,忽然有一種想要交出令符的衝動,只要能夠保護這些人,我交出令符又有什麼關係?

然而……就在這時,上官澈來到門口,手裏拽着已經昏迷了秦之允,嘴角發出一絲冷笑道:“夏雪,交出令符,把你的心臟給我,你就可以救這裏的所有人,你不覺得這是一個很完美的選擇嗎?”

交出我的心臟?我腳步踉蹌,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多麼善良的人,我從來都不覺得我會爲任何人犧牲,可是……秦之允就在上官澈的手裏,我……我不能坐視不理。

我拿出令符,垂眸看着它,阿瑟耶這個身份真的能啓動令符嗎?阿瑟耶這個身份……我必須要接受嗎?我該怎麼接受?是不是我接受了這個身份,就會讓我記起我跟慕容瑾的曾經?

擡起頭,我看向上官澈,就在我傷心欲絕的時候,就在我打算交出令符,交出性命的時候,我看到蘇聆風手裏拿着一把椅子,悄悄的走向上官澈的身後。

蘇聆風的眼中很是焦急,好像在暗示我啓動令符,可是……我該怎麼啓動?

我垂眸看着手中的令符,閉上眼之際,只感覺眉心一緊,隨即腦海中便出現一臉的梵文字體。

我感覺自己的身子在不斷的往上飄,但我可以確定的是……我腳下踩着的確實是地面,不管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就是把自己想說的說了出來:“阿瑟耶,阿瑟耶……以阿瑟耶之名,阿瑟耶之魂,啓動令符,阿杜庫伊拉……”後面我也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反正是我從沒有說過的文字,不是英語也不是其他國家的語言。

在我自認爲自己說完那一串話後,我只感覺周身一股帶着旋風似的風在我手上漂浮,我的腦海中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把令符拋向天空!

我睜開眼,來不及多想,就在蘇聆風把上官澈打暈,秦之允落在蘇聆風手中時,令符被我拋向了天空,我只感覺肩膀一陣陣的痛,好像是被彼岸花刺到的那個地方在痛。

我沒有多想,一雙眼死死地盯着令符,令符在天空打轉,忽然發出一道黑暗的光芒,隨即……就在我們所處的那個房間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黑色漩渦的大洞,上官澈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了似的,直接掉進了那個洞中,而張萌見狀,立刻驚恐的一叫:“哥哥——”

我感覺一道身影閃過,張萌也不見了,而侯靜嚇得不輕,腳下一滑,忽然掉到了洞中,但因爲她的頭髮還纏着柳林,她還不至於掉下去。

侯靜驚恐的看着我說:“夏雪!我不能走,我要跟秦修文一起走!!!”

我看着侯靜,心中隱隱有些不捨,畢竟她是因愛而想方設法的要害我們,可是……秦修文給予她的並不是愛,而是傷害,所以,不管是幫侯靜也好,害她也罷,我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再出現來陷害我們。

我撿起地面上那個柳林的扇子,拿起扇子便朝着侯靜的頭髮割去,我不知道能不能有效果,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我心裏是要割斷的,當扇子落在侯靜的頭髮上時,她的頭髮確實是被掛斷了。

“啊——”

侯靜發出一聲淒厲的叫喊,我呆呆的看着侯靜掉進洞中,心中莫名覺得舒服,一股說不出來的享受,好像巴不得侯靜死了一樣。

我很驚訝自己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然而,侯靜掉下去後,許哲立刻要跑,但柳林已經重拾自由,快速的跑過去,一腳踹暈了許哲。

“啊——怎麼回事?”

這一聲尖叫是付潔發出來的,她驚愕的捧着自己的手腕,當我目光落在付潔身上時,她的手竟然隆起那麼大的疤痕,而且,上面令符的印記非常的清晰。

我驚愕的看着付潔,剛要上前,卻發現黑洞越來越大,已經把我和付潔的距離給隔開了,我錯愕的看着眼前一發不可收拾的情景,我承認,我有點傻了。

“救命!啊——”付潔的身子忽然倒在地上,腳裸好像被什麼東西扯着一樣,一直往黑洞裏拖。

“付潔!!!”

蘇聆風見狀,急忙把秦之允放在一邊,伸手剛要抓住付潔,卻不想……他撲了個空,付潔已經消失在洞中了。

蘇聆風趴在洞口,對着黑洞大喊:“付潔——”

蘇聆風的叫聲淒厲,想必是心疼付潔吧?我的心也莫名的難受,我不知道結果爲什麼會是這樣的,付潔難道是因爲手腕上的印記,纔會被帶走的?

“夏雪,你是不是應該收起黑洞了?要不然……我們幾個有可能都會掉進黑洞的。”阿彩不知什麼時候醒來了,她一臉驚恐的看着越來越大的黑洞說着。

我咬脣,心臟狂跳,我忽然有一種不知道該怎麼收場的感覺。

這時,沐晴出現在門口,彈指間將天空中的令符打到了我的手裏,她眼神依舊鄙夷的說:“快點收起這個黑洞。”

我蹙眉,爲什麼沐晴不早點出現?如果她早點出現的話,那付潔又怎麼會掉進黑洞裏?但……現在並不是我該抱怨的時候,我立刻攥着令符,心中默唸着讓它收起黑洞。 可是,就在我感覺令符在我手中有反應的時候,我想到了張瑤,那個爲我,身體被掏空的張瑤。

我回頭,跑到張瑤的跟前,拖着她到洞口,張瑤此刻已經醒來,只是很無力的看着我。

看着她痛苦,奄奄一息的模樣,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滑落,哽咽着聲音對張瑤說:“雖然……我不知道這個黑洞會把你帶到哪裏,但是……我不想你死,你不要怪我,我把你送到一個可以活下來地方好嗎?”

張瑤看着我,一雙眼眨巴着沒有說話,我覺得她是答應我的,她的眼淚順着眼角滑落,看着她如此,我的心裏難受,不捨,甚至心如刀絞,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一個什麼人,爲什麼會禍害這麼多人。

“張瑤,如果……如果有機會,我把你……我會把你從這個黑洞裏救出來,到時候你再跟我吵嘴好不好?”我哭的難受,哭的像個孩子。

張瑤嘴角一咧,見我一直在這不捨,她嘟囔一句:“你真的很煩。”語畢,張瑤翻身便掉進了洞裏,我伸手想要去抓住張瑤,可我怎麼都沒有抓住。

這時,令符從我手中飛起來,在天空中發出一道白光,也就是在一瞬間,那個黑洞不見了,好像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張瑤!付潔!!”我跪在地上痛哭,爲什麼會變成這樣?一個個都來幫我,卻被我害死,我是不是天生就是個倒黴星?爲什麼會這樣!

柳林見我哭的悲慼,急忙蹲在我身邊抱住我,我的那個傷心點,就在柳林抱住我的瞬間,得到了釋放,我放聲大哭了起來。

蘇聆風和阿彩也都很難受的在一邊沉默,我難受的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我只感覺自己就要哭的缺氧了。

沐晴的聲音冰冷的響起:“夏雪,你現在該哭的人是秦之允吧?”

我的哭聲乍然而止,一雙眼不解的看向沐晴,只見她一臉憂傷的看着我說:“秦之允的魂魄好像被打散了,而且……好像不在冥界。”

不在冥界……我跌坐在地上,心中莫名的難受,秦之允的魂魄不在冥界?在哪?

我跌跌撞撞的起身,走到秦之允的身邊蹲下,看着他緊閉的雙眼,我在心裏告誡自己,他一定是睡着了,一定是被秦修文打暈了……

我伸手打在秦之允的臉上,試圖叫醒他,這傢伙!!!怎麼可以在這個時候睡覺呢?可是……無論我打他幾下,秦之允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手上的力道加重,一巴掌狠狠地打在秦之允的臉上,我相信他一定會醒的,他一定會沒事的,因爲冥王已經答應我們了,他說不會讓秦之允出事的,他怎麼可能會出事呢?

然而……現實卻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無論我怎麼打秦之允,他都沒有任何的反應,就像是……死了一樣!

我抓起秦之允的衣領,用力的搖晃着秦之允的身體,他的頭被我搖晃的像個撥浪鼓似的。“秦之允,你醒醒!你醒醒啊!你不是說要跟我完成備孕的任務嗎?你不是說要完成冥王給你的任務,要永遠的跟我在一起嗎?你不是說要跟我生生世世的在一起,要陪我在陽光下散步嗎?你這個說話不算數的傢伙!這麼一丁點的挫折,你就什麼都不管不顧了?你讓我怎麼辦?”

我泣不成聲,可秦之允就像是什麼都聽不到一樣,根本就不理我,爲什麼要這樣對我?爲什麼?

“你在這裏哭到天荒地老有什麼用?你爲什麼不去想辦法?”沐晴滿眼鄙夷的看着我說着,好像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一樣。

是!或許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但是……她憑什麼來指責我?我起身,憤怒的看着沐晴問道:“你不是慕容瑾的徒弟嗎?爲什麼你纔出現?你爲什麼不早點出現?如果你早點出現了,我們會遇到這麼多的事情嗎?”

沐晴冷哼一聲,並沒有跟我爭執,而是看着我說:“如果你想盡快的救秦之允的話,那就跟我去見我的師父。”

“不需要!”我當即拒絕,你剛剛不幫我,現在憑什麼要我聽你的?慕容瑾他那麼本事?爲什麼還要看着秦之允這樣?難道你們都沒有預知的能力嗎?

此話一出,沐晴臉上一陣紅,看她的樣子應該是生氣了,但沐晴並沒有放棄,而是看着我說:“如果你想讓我幫助秦之允的話,那就到公寓裏去找我!”說完,沐晴消失了。

我呆呆的看着已經消失了的沐晴,心如刀絞,我在做什麼?自己無能,還要去責怪別人?明明是我的錯,還要把責任推卸給別人?

“夏雪,你先別難過,我們先把秦之允帶回公寓吧!其他的事情……等下再說。”蘇聆風來到我跟前無奈的說着,看他的樣子,一定是跟我挺難受的,但不管怎麼樣,我們是不會留在這裏的。

於是,我們幾個人攙扶着秦之允從許家的後門離開了,因爲前面還在進行婚禮,我不想讓任何人去看到秦之允這個樣子。

終於,我們到了公寓,將秦之允放在沙發上之後,沐晴出現了,她不等我說話,她就已經說話了。

“秦之允的魂魄被秦修文利用法術打散,當時我已經極力的保護他的魂魄了,但還是……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去找我的師父,讓他幫忙調查一下了。”

我錯愕的看向沐晴,我是聽錯了嗎?沐晴說她幫助了秦之允?她已經奮力的保護了秦之允的魂魄了?那我……

就在這一刻,我忽然覺得自己臉紅的不行,甚至覺得臊得慌!我剛剛是不是傷害到沐晴了?我愧疚的看着沐晴,剛要說話,卻見沐晴對我說:“你什麼都不用跟我說了!我說過,你要保護好你自己,現在……你雖然保護好你自己了,可你還是給我們添麻煩了不是嗎?”

我看着沐晴沒有說話,心中自覺理虧。這時,柳林走到我跟前說:“雪姐姐,我陪着你一起去。”

我沒有說話,現在我只想救秦之允,而阿彩走到我跟前,遞給我兩個盒子說:“夏雪,這是樑茵茵和她孩子的魂魄,你把她們送到冥界,也算是幫助她們了,我不相信許哲的話,我覺得樑茵茵是被控制的,但不管怎麼樣,既然你已經答應樑茵茵了,那就把她們送到冥界吧!”

我點頭,看着阿彩接過了那個盒子。

這時,沐晴手中多了一個類似荷葉的東西放在地上,那荷葉在地面上越變越大,沐晴焦急的說:“把秦之允放上去!”

蘇聆風見狀,急忙幫忙把秦之允放在荷葉上,我不解的看向沐晴,難道我們要坐着這個荷葉離開嗎?

就在我疑惑的瞬間,沐晴對着荷葉一彈指,荷葉竟然奇蹟般的不見了!!!

我生氣的上前,看着沐晴質問道:“秦之允呢?你把秦之允弄哪去了?”

沐晴咬牙,看着我惡狠狠的說道:“夏雪!麻煩你改掉你這個愚蠢的行爲,你爲什麼總是不問青紅皁白,就要去責怪別人?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你那麼本事還要別人幫忙做什麼?你那麼厲害爲什麼還要讓你身邊的所有人都受到傷害?”

聽着沐晴的話,我的心莫名的難受,其實她說的沒錯,我也能接受,雖然聽起來會覺得心裏不舒服……

但我承認,一直給別人帶來麻煩的是我,一直是我在坑害別人也沒錯!所以……沐晴的指責,我接受。 “秦之允已經被我送到師父那了,我們現在就去冥界,你準備好了嗎?”沐晴看着我問着,臉上盡是憂鬱之色,或許她也覺得跟我在一起很累吧?

我點頭,柳林見狀,也急忙走到我跟前,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說:“雪姐姐,我要跟你在一起去,我可以保護你。”

我看着柳林,其實我很感動柳林這樣對我,可是……一想到跟我沾邊的人都會遇到麻煩,我就覺得一陣難受,於是,我微笑的看着柳林說:“柳林,你陪着阿彩吧?我沒事的。”如果我死了,那大家都可以開開心心的活着,豈不是很好?

可柳林一聽就不高興了,但她還沒有說話呢,沐晴便說:“行吧!她想去就去吧!說不定……”沐晴看着柳林的目光有些異樣,又說:“說不定她還能幫到我們的忙也說不定。”

我看着沐晴沒有說話,我不知道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我覺得我們不能坑了柳林。而這時,阿彩也說話了,她看着我說:“夏雪,別耽誤時間了,快走吧!就讓柳林陪着你。”

我點頭,目光落在了蘇聆風的身上,他正擔憂的看着我,見我看向他,立刻又躲開我的目光。

我知道他一直在耿耿於懷之前的事情,所以……我把這次當作最後一次見面,我走到蘇聆風的面前,伸手抓住了蘇聆風的胳膊說:“蘇聆風,我知道你心裏的想法,我也不想說什麼,我只是希望你能夠照顧好阿彩,她是一個好女孩兒,一個值得你去愛的好女孩兒,或許……等我回來後,不!!是我和秦之允回來後,我希望我們能看到你跟阿彩已經在一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