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類無意間,弄出的東西竟然把人類當成糧食!

笑話,笑話!

要不是人類太過干預自然的規律,地球這麼會懲罰人類!

(本章完) 第4216章

隨便從空間裡面拿出一把自己煉製的等級不低的長劍,直接用了自己修鍊了一點的寒雪劍法第一招砍向地上的滅神劍……

雖然看著墨九狸不過是輕輕砍下一劍,但是這一劍真正使用起來,威力可是極大的,墨九狸本身對劍法沒興趣,原本也是打算等找到帝溟寒,把寒雪劍和寒雪劍法交給帝溟寒的!

但是寒雪劍法在墨九狸識海內,偶爾自動演練起來,所以墨九狸也基本都學會了!

誰知道墨九狸十分有把握的一劍下去,結果就聽到叮,接著又是叮噹一聲,墨九狸低頭一看,自己的劍從中間開始斷裂了……

最後斷成了幾塊落在地上破劍的旁邊!

「我可沒動啊,我連防禦都沒有過……」滅神急忙解釋道。

墨九狸見狀微微蹙眉,看起來這把破劍還是有幾分實力的,不知道自己如果用寒雪劍,對方會如何呢?

想到這裡,墨九狸心念一動,寒雪劍從墨九狸的手臂裡面出來,落在墨九狸的手中,地上的滅神看到寒雪劍的時候也是一愣,沒想到對方已經有如此好劍了……

作為劍靈,對劍再了解不過了!

那怕寒雪劍內的劍靈陷入沉睡了,但是滅神也看得出來寒雪劍確實是一把好劍,可是跟自己比還差遠了,而且對方竟然想跟自己搶主人,這絕對不能忍……

墨九狸也沒廢話,直接舉起寒雪劍對著滅神劍砍了下去!

墨九狸的想法很簡單,不管地上的滅神劍說的話是真是假,用寒雪劍一驗就知道了,如果對方真的是神劍,寒雪劍被損壞一點,自己可以煉製修復,也不會讓自己錯過一把好劍,但是如果對方就是有個劍靈,再無其餘厲害的地方,那她就把對方從本來的破劍裡面抽出來,煉製進入寒雪劍內,讓對方成為寒雪劍的劍靈……

因此,不管結局如何,對自己都沒有損失,所以墨九狸絲毫沒有留手的用力一劍劈了下去……

「咔嚓咔嚓……」

「嘩啦拉拉……」

接著墨九狸看到眼前的情況,瞬間傻眼了,墨九狸後悔了!

她沒想到自己只是灌注了一絲靈力在寒雪劍內,用力劈下去的結果……竟然是寒雪劍被劈成了渣渣,這已經是無法修復的了,完全需要重新煉製啊!

滅神劍看到寒雪劍變成渣渣,心裡十分的開心,哼……想和自己搶主人,門都沒有!

墨九狸回神無奈的把寒雪劍渣渣收拾起來,打算等會找個時間重新煉製一次!

然後視線落在地上依舊殘破的滅神劍身上,看起來對方並沒有說謊,寒雪劍已經是自己目前見過等級最高的劍了,竟然不能傷對方一點,就算墨九狸不想承認,也不得不承認,滅神劍說的話應該是真的!

「說吧,你這麼破,如何恢復?」墨九狸看著滅神劍問道。

「我也不清楚……」滅神聞言無語的說道。

善男信女 它是真的不清楚自己變得這麼破的,也不清楚如何能夠恢復啊! 得到了這些資料後,小白整夜難眠,躺在宿舍的牀上用着手邊的筆記本翻看這那些關於變異類蟲子的質料。

“真沒想到,這百蟲變異類上記載的有超過一百多種變異蟲都是由人類研究出來的。”這一刻小白覺得自己有點怪異。以前覺得是理所應當,自己有着能力就要幫助更多的人。但現在知道了居然還有人專門研究出這些異蟲來做一些罪惡滔天的事,他就一直在想,爲什麼人類的報復心有這麼強?爲什麼人心這麼黑暗?難道自己不是在和異蟲戰鬥,而是在和那些研究出來他們作惡的人進行戰鬥?

沒想多久,小白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前天他們剛完成任務回來,才休息了一天這麼快又有任務了?

羣山之間,一條蜿蜒小路上,現在正塞着很多長途客車或是貨車,這一幕往往是一些大雪封山,或是嚴重車禍裏可以看見。

這些跑長途的司機,也好像習慣了一樣,下車來運動運動身體,或者拿出熱水瓶來,好好洗漱一番。

雖然不知道這路要被堵多久,但是這些有經驗的老司機一看前面那陣勢,就判斷出來一件事,這路起碼要堵到晚上纔有可能見好。

這是一條環山兩車道的小道,路面有些是鋪就的是水泥,有些地方還是一些泥土地,更有些地方時一些石子鋪成的,一看就知道這一條山間小道。

本來在這小道外還有一條四車道的大路,而且這大路上一路全是瀝青鋪就,走起來十分便捷,這大路上還有加油站、餐廳、之類的服務項目,但是很多人還是選擇走另一邊的小山路,原因就只有一個省時間!

同樣是要到目的地,走大路要用上整整三天的時間,而走小山路了不起一天加上六七個小時就能到了,但是這是有前提的,那就是這小山路不要發生什麼車禍而導致堵塞。

這一堵起來,就沒有底了,誰知道會到什麼時候,有些在外面的車還好,看見堵車了馬上調頭去走大路,但是在裏面的一些車就算他們想調頭,也不行了,他們已經被卡在裏面了,在說這從小路返回到大路又要多少時間?在跑大路又要多少時間? 三國 還是在這乖乖的等吧。

有些司機拿出了泡麪乾糧準備晚上的吃食,而有些司機更是扎頓在一起打牌聊天,反正也沒事,乾等要個把小時,還不如賭上幾把爽爽手癮。

“唉,我說這爲大哥,你知道前面出什麼事了嗎?”說着一個看上去算是年輕的人問道,看着他一臉鬍渣就知道是幾天幾夜都在趕路的司機了,現在他也在人堆裏手拿一副牌,正在理這。

“一對六!”一個短髮大漢,坐在那裏光着膀子叫道。

“哎呀,管它呢,先打牌,先打牌!一對八!”另一邊這個精瘦精瘦的男人嘴裏叼着一個菸頭叫着。

這幾個算是在堵車的中段,有些人的確是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麼就隨意的在打牌聊天,當然也有知道的,有些司機交友廣泛,前面堵着了就打個電話到前面的那些司機去問,而他們得到了答案,就有

四個字“山體滑坡”。

聽說這前面的路都被堵了,整個路都都被山上滾下來的岩石封住了,沒有前進的可能了,而且警察也出動了,正在疏通那小山路上後面的車輛叫他們改道走大路。

“警察同志,你不知道啊?我這貨要在三天裏送到的啊,不走這小路我們遲到了我這一車貨可全賣不出去了。”

“我也是啊,我送的是水果,這路上多一天,我這水果就要多爛一些,我們小本買賣賠不起啊!”

看着情形不少人,都在發着牢騷,看了對於他們這些司機來說,時間就是金錢。

“你和我們說也沒用,我們也是爲了你們好才勸你們走大路的,前面山體滑坡了,如果要清理不是一時半會能搞好的,而且你們這樣堵着,專業人士也進不去,那大家等的時間等的更久!”

最終這些沒有辦法的司機只能駕着車一個個離開,他們還好只是在小路路口,改走大路也就浪費幾個小時。

而中斷那些人一個個也只能等,有的在打牌,有的在打電話詢問和向其他人報告,這一會他們也受到了前面山體滑坡的消息了。

萬界鎖妖塔 這消息可真不是什麼好消息,那些本來做的住的人一個個也在踱步考慮這。

大概過了幾個小時後,警察也來到這裏,勸大家離開。但是這裏的勸離工作比前面明顯難上太多了。

除了中間段,最前面的人才是最煩的,他們好不容易就到了這裏了,有些人只要出了小山路就能到目的地了,可是被困在這裏,他們十分不甘心,就算勸他們走,他們也不走,寧肯等山路被清理了在走也不選擇開出去饒道,這繞道對於他們來說就要多出好幾天的路程,這時間先不說,光是油費也不夠啊!

不過這些跑路的司機一個個可都是老手了,不就是山體滑坡嗎?那些專業人士過來了也就會做一件事,就是把這路上的石頭給清除掉,這些事可不止一些專業人士會做,有些老司機,都會帶一些開路的寶貝的,比如說帶電鋸,爲了預防路面被大叔倒下而阻攔,那些運輸木材的司機車上就會有這種裝備,又比如說鐵鍬,很多司機車上都有,

除了着一些有的司機車上還有一些違禁品,比如炸藥!他們只是跑跑短途運輸,根本不怕有關檢。

“來來大家一起上,把這些碎石頭弄開!”

大約有十幾名司機,他現在就站在最前面的山體滑坡處,還好看情況只是這路上方的岩石掉落了下來,而不是山路塌掉,所以只要把碎石弄開就可以過去了,而且這些碎石看起來不算太多!

沒有一會,那些司機就開始一個個拿着鐵鍬開始清理碎石,他們本來的想法是隻要自己弄出一條能過的路,就行了,以後的事交給警察去辦吧。

“估計那些警察和專業人員花個幾小時的時間到這裏時啊,我們早就離開了!”一個拿着鐵鎬在撥弄碎石頭。

“嘿,還真怪啊?我活了這麼多年了第一看見這種滑坡只有碎石頭而沒有泥漿的,”

一個老伯說道。

“老頭,少說話多幹活,只有碎石頭不是更加好清理!”一個精壯的小夥開玩笑到。

突然這個精壯的小夥手下的鐵鍬,剷倒了一塊石頭上,發出了“啷噹”一聲。

“黑喲,什麼東西這麼硬?”這個精壯小夥,蹲下身,看了起來。但是下面也就一推石頭而已,他用雙手試着想搬開這石頭,但是當她雙手放在這石頭上時,他發現了一件事,這個外表看起來好像是一塊碎石的石頭,但是他這麼用力都拔不開,可以說是紋絲不動!

他一生氣,一跺腳,拿起了那鐵鍬,狠狠的砸在上面,不是撿起一陣火花。

但是任憑他百般常識,這塊石頭就是不動,最後他也放棄了只能開始敲其他的石頭了,不過他發現這一帶的石頭好像自己都敲不動。

不僅是他其他人也發現了同樣的問題!

“這麼會這麼硬?”

“來讓開,看我來用炸的!”那個有炸藥的人終於出場了,他手中的炸藥說是炸藥但是仔細一看,好像一個煙火鞭炮一樣的東西,粗如水管,長約半尺,用報紙包着一根根的,一看就知道是手工做的。

看着個子不高但是有點猥瑣的人,拿起炸藥站到亂石堆上,嘴裏一根菸一吸燃了一下,點着那導火線,然後塞進事先選好的石縫裏。

這一套.動作十分麻利,一看就知道是個老手,當他完成所有事後就馬上撤離,來到安全地帶,他的一些列動作都十分嫺熟,當他剛躲到卡車後,那炸藥就爆炸了。

“轟隆”

聽上去這效果真不錯,不過在一成菸灰散開之後,那個精壯的男子首先笑了起來!

“哈哈,你這是真是炮竹,什麼有威力啊?那石頭一動沒動!哈哈”

當這人笑的開了花的時候,其他人也跟着呵呵幾聲,他們根本沒意識到,不是這炸藥威力小,而是那些碎石真的很堅固,而且在被這麼一炸,這碎石好像有了什麼反應。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我家老哥是採石隊的,這個炸藥就是他配置的平時用來炸山採石用的,這麼可能炸不開,不可能!”

這個矮小又滑頭的男子,現在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他一下衝到了碎石上,看着那剛纔被他炸過的石頭,他發現那裏只是一處處黑色,但是那石頭,他搬了一下,還是搬不動!

不過就在他一邊搬石頭,一邊嘴裏罵罵咧咧的時候,突然在他背後,一堵碎裂的岩石升了起來,然後就在大家難以置信的情況下,那石頭到了下來。

就連他自己也覺察到了危險,他還蹲在那裏的,但是猛的看見地上出現了一團黑影,然而就在剛纔另一邊還嘻嘻哈哈的人羣,突然安靜了下來。他知道這一定不對,就像回頭看去,但是還沒來得及看,那巨石就壓了下來!把他壓成了一團肉泥。

一團鮮血激射在那些離開很近的人臉上,大家還在迷茫中,但是用手一摸那滿臉的血,才知道這是真的。

(本章完) 第4217章

墨九狸聞言皺眉想了想,直接劃破手指一滴血液落在滅神劍上,接著墨九狸的血液似乎就在被滅神劍吸收似的,就在墨九狸皺眉想著把手拿開的時候,滅神劍終於不再吸墨九狸的血了……

墨九狸這才把自己手指的傷口處理了,接著墨九狸就被一道黑白兩色的契約光芒包裹起來,還有地上的滅神劍!

墨九狸低頭一看,發現這次的契約光芒,比自己當初契約寒雪劍的光芒和範圍還要大,幾乎整個空間,都被地上黑白雙色的八卦圖案蔓延了,在八卦圖案的中心,立著一把黑白相間的巨劍圖案……

小書震驚的來到墨九狸的身邊,看著被契約光芒籠罩的墨九狸和地上正在不斷變化的滅神劍……

此刻,震驚的不僅有墨九狸還有滅神劍內的劍靈滅神!

墨九狸看著自己周圍的八卦圖契約光芒,還有八卦圖中間的巨劍,已經完全相信了滅神之前的話了,滅神劍果然不簡單!

接著,墨九狸在自己的識海中,看到了滅神劍劍靈滅神的模樣,先是一把黑白相間的巨劍靈體,接著身上光芒一閃,變成了一隻軟萌的刺蝟,身上的毛刺一邊白色一邊黑色,看起來十分的可愛,兩隻眼睛清澈無比,一點也不像剛才說話時那麼話癆,就連它的眼睛也是一隻黑色一隻白色……

看到墨九狸的時候微微一愣,隨即開心的喊道:「主人,主人……」

墨九狸看著對方激動的模樣,也微微笑了笑,剛剛想對滅神說什麼,就忽然間識海中又多出了大量的信息,而滅神的情況也差不多,瞬間倒在墨九狸的識海內,身上被一層淡淡的光芒包裹著,用儘力氣和墨九狸說了一句:主人,我好睏!

然後就沒了動靜,墨九狸也不好受,一下子湧入大量的信息,讓她一時間也有些難受,但是她心裡明白滅神應該也是因為契約陷入沉睡了……

一直過去大半天的時間,墨九狸和滅神劍身上的契約光芒才徹底消失不見!

小書震驚的看著盤膝坐在地上,周身被一層光芒包裹住的墨九狸,還有墨九狸眼前懸浮在空中,同樣被光芒包裹著的一把劍,眼底是對自家主人無盡的崇拜,而在小書的視線落在墨九狸面前的劍上時,依舊是忍不住驚嘆啊……

「小書,我沒看錯吧,主人滅前的,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滅神劍吧!」不知道何時出現在小書身邊的小鳳震驚的說道。

「應該就是滅神劍!」小書說道。

「天啊,沒想到世間真的有滅神劍存在,竟然還認了主人為主,看起來我們主人真的不是一般人啊!」小鳳震驚的說道。

「小鳳,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小書磚頭看向小鳳問道。

現在小鳳化形后,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女子了,因為是鳳族的關係,小鳳的容貌十分美.艷,比起本來容貌的墨九狸也不差的,只是小鳳的美更加熱情明艷,不似墨九狸美的那麼冷艷罷了…… 第4218章

「恩,因為主人和滅神劍契約,我的到了很多好處,也讓我終於突破瓶頸晉級了,所以我的傳承有多處了很多記憶,我也是剛剛從傳承中得知,世間有一把神劍名叫滅神劍的,沒想到就在主人這裡看到了……」小鳳沒有隱瞞小書的解釋道。

「那你覺得主人的到滅神劍是好是壞?」小書皺眉問道。

聞言,小鳳一愣,想了想看著小書道:「如果別人得到滅神劍,我想或許不是好事,但是我們主人她本來就與眾不同,滅神劍的到來,說不定也是註定的,我相信主人……」

「但願吧,反正有我們在,就算滅神劍,也別想對主人如何!」小書想了想說道。

「沒錯,而且主人如此不凡,那麼也需要滅神劍這樣的神兵在手!」小鳳說道。

「你在這裡守著主人,我去忙了!」小書說道。

「好的,你去吧,我等主人醒來!」小鳳說道。

小書離開后,小鳳直接坐在一邊看著墨九狸和滅神劍,這一等就等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滅神劍化為一道流光,直接鑽入墨九狸的手臂中!

接著墨九狸的身上再次亮起了晉級的光芒,墨九狸的等級也在不斷的攀升起來,從真神巔峰到祖神初階,祖神中階,祖神高階,祖神巔峰,最後在界神中階停了下來……

墨九狸身上的光芒徹底消失,墨九狸這才緩緩睜開眼睛,察覺到自己的實力后,墨九狸都忍不住震驚了一翻,這時墨九狸發現自己不遠處又亮起了晉級的光芒……

墨九狸轉頭一看,發現是小鳳!

墨九狸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然後給自己倒了一杯果汁,喝完之後小鳳也晉級完了,自己雖然繼續得到一些反饋,但是卻已經不足以讓自己再晉級了!

「主人,我又晉級了,之前就因為主人我才出關的,沒想到又因為主人晉級而晉級了……」小鳳看到墨九狸開心的說道。

「恩,那不錯,現在到什麼實力了?」墨九狸看著小鳳問道。

「主人,按照你們人族的實力,我現在應該是界神的實力了,跟主人應該差不多了,可以保護主人了!」小鳳想了想說道。

「那不錯,但是我現在在神殿,還不能帶你出去,等到離開神殿的時候,再帶你出去!」墨九狸聞言說道。

「恩,知道了主人!」小鳳說道。

「主人,你是怎麼契約到滅神劍的?」小鳳看著墨九狸滿眼粉紅色泡泡的問道。

「你知道滅神劍?」墨九狸聞言詫異的看著小鳳問道。

「恩,知道一些,但是不太多,因為剛才主人和滅神劍契約,幫我突破了瓶頸晉級醒來,才出關的,也因為這次突破,的得到了一些鳳族的傳承記憶,裡面就有關於滅神劍的……」小鳳如實的和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沒想到小鳳傳承中的記憶,和自己從滅神劍中得到的信息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說滅神劍確實如之前滅神說的一樣,滅神劍確實是天地間第一神劍! 沉默無語

所有人現在神情緊張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有些人還是不相信、有些人嚇傻了、更有些人開始逃跑了,那碎石這麼堅硬,難以搬開,果然有古怪,這突然升起的碎石堆把這個人當場砸死,難道是出了什麼妖怪?

直到這一會這些人還在那裏,傻傻的看着些碎石。要是有個神智清醒的提醒他們一下,快點離開,至少他們現在就會逃跑了。

眼前的碎石,果然拍完了一個人還不算完,這一推碎石有又擡了起來,這碎石一擡起來,就看見了下面被他壓成肉渣的屍骸。

那屍骸已經不成人形了,內臟、白骨、血肉、不知名的液體、在那到處都是,一灘一灘的。

這場面一出,所有人都驚醒了一個個都準備逃了,這裏一共也就十幾個人,但是他們逃跑的速度會不會晚了一點?

答案是肯定的,那幾個剛纔還被嚇傻的人現在奮力想跑,但是頭上那岩石、碎石已經拍了過來,這一堆石頭夠大,就好像一隻遮天魔手一般,憑藉人類逃跑的速度是跑不了的。

只是一下,這幾個跑的晚的人就受到了滅頂之災,下場和那個第一個死的人一樣,活活拍死,血肉卷着黃色白色的黏稠液體噴灑四周,場面極爲噁心!

那碎石在拍完這一下後沒有在擡起來,不要以爲這碎石是罷手了,那是不可能的,如果這碎石真是什麼妖怪、鬼神什麼的,那麼誘人用火藥炸他,他豈能就這麼放手?

只見那本來砸在地上的碎石,並沒有擡起,而是就在地上橫向掃出,把一輛輛大貨車只見壓在一邊的山體上,那些貨車,可不是小麪包小貨車之類的小東西,而是一些大型箱貨車,這一壓就把一輛輛箱貨車壓在山體上而且還一寸寸的擠壓,這力氣未免太大了一點吧。

那擠壓當然破壞了那些箱貨車的油箱,這汽油滾滾流出,慢慢的淌了一地。

順着擠壓一絲火花冒出。

火花、汽油。這兩樣東西碰到了了一起頓時引起了爆炸,這一團烈火沖天,倒是把那碎石趕走幾分。

那些跑的快的人雖然逃了出來,但是背後傳來的爆炸聲倒是又把他們嚇了一次,他們還以爲這怪東西會追過來呢,想着這些他們不由得加快腳步,沒命的逃跑!

沒有一會他們就跑開了很遠,當然這裏有些司機還不知道這麼回事,他們知道的就是前面發生了兩次爆炸,然後這些人就跑了過來,他們還在想是不是前面有發生了山體滑坡,不然這些人跑什麼?

而這爆炸倒是真的把這一推碎石徹底激怒了,本來地上只不過是一堆碎石立起,現在那躺在路上的一整堆碎石都爬了起來,他們這次本來就是準備把那些搞出動靜的人趕走,而現在他居然被炸第二下,這麼能甘心?

就好像有蚊子咬你,第一下被它咬到,你會試着趕走他們,揮手、拍滅、殺蟲劑,都會用到,但是你一開始的

目的有可能不是真的要殺死這蚊子,只是抱着趕走的意思去試一種種辦法,能打到那是正好,打不到你也不會太在意,但是在你要是發現在你驅趕的同時,這蚊子又咬你一口,你這時什麼想法?是不是非要殺了這蚊子不可?

現在這碎石就是這想法。

一堆碎石完全立起,高約五米開外,整個形態就好像一座小岩石山,而且這岩石山還在不斷前進,一路上把阻擋他去路的箱貨車一輛接着一輛退下山去,或是壓在山體上,他的行動雖然不快,只能說是慢慢悠悠的,但是看見他這麼做只能用‘霸道’兩個字來能形容。

那岩石小山上不斷伸出碎石類似觸手一樣的東西來,不停的攻擊那些箱貨車,而箱貨車被擠壓爆炸也在所難免。

就這樣這岩石小山不停的破壞,不停的被激怒。

這一則消息倒也是傳開了。

“前面有妖怪!”

“快逃!前面有怪物!”

那些本來在後面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人一看這麼多司機逃跑,本來就是一皺眉,但是他們一邊跑一邊叫後面有怪物?

國民男神又被分手了 “怪物?什麼怪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