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聲音很小,彷彿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過來的,要不是現在環境足夠安靜的話,我根本都聽不到。

我忍不住停留了一會,前面的白豆腐就轉過身來,望着我不解說:怎麼了?

我如實說:我聽到了有人叫我的名字。

白豆腐表情立刻就凝重起來,說道:有沒有聽清楚是誰的聲音?

我仔細地回憶了一下,這個聲音,很明顯是個女聲,而且,好像有點像紅衣女被包裝過的聲音?

我說:好像是,紅衣女的聲音。

“公主?那不可能!”

白豆腐搖搖頭說:公主現在不可能在這裏,不是你聽錯了,那就是後面有鬼在叫你。

聽到鬼這個字,我下意識抖了一下,不敢耽誤,趕緊跟白豆腐進去洞穴裏面。

進來洞穴裏面,聲音馬上就消失不見了,洞穴裏面沒有光,白豆腐摩擦了一下他的手掌,神奇的事情出現了,他的雙掌竟然發亮起來,就像螢火蟲,看得我有點目瞪口呆,問他:白豆腐,你是螢火蟲變的嗎?

白豆腐翻了一下白眼說:這只是很小的道法而已,你想學,等出去了我就可以教你。

當然他這只是一個玩笑,我們接着深入洞穴,越走就越感覺到寒冷,終於,走到了大概有五分鐘,到了。

這是一個大概一百多平方的房間,在最邊上,有一個棺材,而且這個棺材不是橫着的,而是豎着的,棺材是黑色的,上面有幾個血紅大字,寫着:至尊黃權肉身。

白豆腐緩緩地走上去,輕輕地撫摸了一下棺材,喃喃地說:這就是至尊的肉身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覺,在白豆腐的臉上,我看到了一種崇拜,還有,狂熱!

(本章完) 而這個世界也是一樣,許多為了一枚丹藥,一把聖器,或者一本功法,手刃親人的事情,也是不勝枚舉!

一夜無話

翌日,月飛跟幾個暗衛回到了月族,打探情況,寶寶懂事的為了給自家爹娘,製造單獨在一起的機會……

在墨九狸說要到月牙山脈中看看的時候,乖巧的跟在了墨城的身邊。因此,帝溟寒陪著墨九狸出了山洞,走進了月牙山脈……

月牙山脈的由來是因為整條山脈,是一個月牙的形狀,因此被成為月牙山脈……

墨九狸在前,帝溟寒跟在她身後一步的距離,不遠不近,可以清晰聞到她身上的葯香,看著她在地上那些野草中,挑挑撿撿,時而眼神失望,時而眼神驚喜……

帝溟寒覺得,只要這樣陪著她,看著她,生生世世他都不會厭倦!

蔥鬱的月牙山脈中,兩道紅色身影翩然穿越其中。前面的女子貌美傾城,身邊的男子俊美如神……

這一副畫面唯美而溫馨,時光溫淡,歲月靜好,大概說的就是這樣一幕吧!

傍晚時分,月飛幾人紛紛回來,墨九狸和帝溟寒也早幾人一步回到山洞。

聚集在一起之後,月飛將月族內的情況說了一遍!其中好的消息基本無,都是一些壞的消息……

最特別的便是月族的少主暗影死了,光影和月九黎之間的忠誠契約,被人強行抹去了!而且,光影竟然是月寒山的私生子……

當年月九黎被定為月族少主之後沒多久,月寒山就尋到了自己的私生子,將他以少主光影的候選人,安排進了月族……

而且,也非常成功的成為了月族少主,光暗雙影中的光影!多年的隱忍,終於在這時爆發了……

而月寒山之所以敢如此枉為,也是因為他料定了月九黎已經快隕落了!畢竟毒是他下的,對於月九黎還有多少時間,他最清楚不過……

因此,現在的月族,已經是月寒山父子的囊中之物!而所有感覺出事情不對勁,持有懷疑意見的長老們,都被月寒山用毒藥控制起來,利用他們的家人作為要挾,將他們軟禁在月族的地牢……

那些長老的幾人,卻不知道被月寒山父子藏在了何處!如今有許多長老快要堅持不住,準備投靠月寒山父子了……

而大部分月族長老,多年來早就被月寒山收買了,基本都是他的人……

聽完月飛等人的敘述,就連月九黎也是一驚!沒有想到自己離開的時間,已經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月族已經變成如此……

「那些被軟禁的長老有多少人?」墨九狸問道。

「大概有三分之一,其中有一半都是月族的太上長老,他們都是向著少主的!月族的光暗雙影,雖然表面上看跟少主一模一樣,但是靈魂卻不是,正是因為那些長老看出了月寒山兒子的靈魂並非少主,此事才被拆穿!」月飛說道。

「月少主,如果救出那些長老,你有多少把握,將月族奪回來?」墨九狸聞言又看向月九黎問道。 我趕緊揉了揉眼睛,再次定睛一看的時候,卻發現,白豆腐臉上重新恢復了正常,他的表情和崇拜狂熱完全不搭邊,我都懷疑自己剛纔是不是眼花了。

然而白豆腐他不給我多想的時間,他馬上就轉過頭來對我說:你在水晶球裏沒有看錯的話,這個棺材裏面裝的,就是你的肉身,打開它看看吧。

我沉默點點頭,走上前去,手撫摸在棺材上面,竟然感覺到棺材表面有溫度,而且材質不像普通的木材,反而像是,人的皮膚!

想到了這點,把我給嚇了一跳。

不敢再多想,我用力地打開棺材,棺材裏面躺着真的是我的肉身,我認得出來,這個就是我自己。

這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乍一感覺像是照鏡子,然而其實並不是照鏡子,彆扭極了。

我擡頭望向白豆腐說:肉身找到了,該怎麼做?

白豆腐點點頭說:你躺進去。

“啥?”

我以爲是自己聽錯了,提高了音量說。

白豆腐沉聲說:你要躺進去,並且拉住你肉身雙手,十指緊扣,嘴對着嘴,全神貫注,不能動彈,我才能把你靈魂引導在你肉身裏面。

十指緊扣倒是沒啥,但你讓我嘴對着嘴,這怎麼都感覺好像有點,噁心,雖然說這副是自己的肉身。

我問道:這個,不嘴對着嘴不行嗎?

白豆腐的回答讓我一愣,他點點頭說:行啊,就是難度要大一點,在轉移過程中你會感到更加劇痛。

他用的是劇痛,而不是疼痛,我就知道,這個過程,恐怕不會好受。

我點點頭,深呼吸了一口氣,就躺在棺材裏面,和自己的肉身躺在一起。說來也奇怪,我離開肉身這麼久了,按道理來說,肉身沒了靈魂,應該就是屍體,這麼長的時間,就算不腐爛,起碼也得僵硬了,可是這肉身卻一點都不僵硬,身上甚至還有體溫,熱乎乎的,倒像個睡着了的人。

我躺下來後,就拉住肉身雙手,十指緊扣,白豆腐在棺材外面讓我閉上眼睛,我閉上眼睛後,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下子變輕了很多。

“我要開始了,等下你忍不住了,就親住肉身嘴,能幫你減輕痛苦。”

我點了點頭,表示答應,沒一會,白豆腐就開始了。

我閉了眼睛看不到,只能聽到聲音,只聽見白豆腐大聲地念着一些咒語,念得很快,而且都是一些晦澀難明的語言,和靈水大仙以及夏魁他們唸的又不太一樣。

緊接着,他又不知道用什麼東西潑在我身上,有一點潑到我臉上,我能聞到刺鼻的味道,

有點像是,硫磺。

同時他用手指按住我的額頭,很用力,我能感覺到疼痛,而且還是劇痛,就好像是,他要用手指戳穿我的額頭一樣!

痛得我忍不住叫出來,但是我剛叫,他就呵斥說:不要發出聲音,痛的話就親住肉身的嘴。

太痛了,這個時候我也顧不上什麼惡不噁心了,別說對方是我自己,就是一坨屎,我現在肯定也會毫不猶豫地親上去。

我親上去了,痛到已經感覺不到什麼東西了,甚至自己有沒有碰到嘴脣我都不知道,還是直到疼痛減少了不少,我才恢復清醒。

讓我想不到的是,我現在竟然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存在了!

感覺不到手,感覺不到腳,感覺不到自己的上半身,只感覺到自己還有意識!

彷彿過了幾秒鐘,又彷彿過了好久好久,我耳邊聽到了一個虛弱的聲音:可以了,你睜開眼睛吧。

是白豆腐的聲音。

我下意識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在棺材外面了,我趕緊就看向自己的手,再摸摸自己的臉……

成功了!

我變回自己了!

我高興地跳起來,卻沒想到,這一跳,我蹦了幾米高,掉下來的時候摔了個狗吃屎。

這……

我一下子就懵了。

這時候聽到一旁白豆腐的聲音:你這肉身吸收了三個分身的力量,力大能撕虎,非同小可。

我用力地握緊拳頭,就聽到了拳頭傳來咔嚓咔嚓的聲音,充滿了力量,這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彷彿自己這一拳,能把天都捅出一個洞來。

不只如此,我的視力,也提高了好多,很遠很遠的東西,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還有我的聽覺,嗅覺這些感官也全面提升。

慢慢冷靜下來,我望向白豆腐,他的臉色蒼白了很多,本來一直都一絲不苟的頭髮,也凌亂了些許,額頭上還有細汗,他對我說:你現在找回了肉身,就可以修行了。

我皺了一下眉頭說:修行?啥修行?

白豆腐就說:修行成我這樣,修行成你原來的樣子,你現在有了力量,就可以去找分身了,你當初一共分了九個分身,加你就是十個,現在已經死了三個,還剩下六個。而且剩下的這六個,個個都不是善茬。

我想到了什麼,問道:你之前好像說過,紅衣女她在幫我,那她是在?

白豆腐嘆了一口氣說:是的,公主殿下幫你困住了最厲害的一個,剩下的五個,公主殿下幫不了你,要你自己去解決。

我馬上就想到了問題的關

鍵,說道:既然是這樣,爲什麼他們不齊心協力地一起來找我,這樣我肯定不是他們對手。

白豆腐望着我說:他們不是不想一起找你,而是,他們不能。

“爲什麼?”

“因爲你自己當初設定了,他們只能一個一個地找你,而且最開始的一個,是最弱的,後面,會越來越強。”

“不對。”

我搖頭說:這和你剛纔說的有出入,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紅衣女爲什麼還要幫我困住最厲害的一個,她不必這樣做,反正他是最後一個,他找不到我。

然而白豆腐卻說:按道理是這樣說,但是,你低估了自己。這九個分身,其實就是你自己,最厲害的那個,最接近之前的你,他悟性最高,修行最快,現在他已經修行到了很厲害的境界,可以打破你當初的設定,所以公主殿下才出手,而且……

“而且什麼?”

白豆腐又嘆了一口氣說:而且,你速度要快點,公主殿下堅持不了多久,一旦公主殿下牽制不住他,那麼,你必死無疑。

從白豆腐的表情和語氣,我知道,他不是開玩笑的。

我開口說:我應該怎麼做。

“提高自己的實力。”

白豆腐如是說。

雖然很荒謬,但我現在,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我要想生存,就必須繼續殺自己!

回頭一看,棺材裏面躺着的已經變成了我之前那個肉身,而是在他額頭上,很明顯有一個洞,有手指那麼大小,原來剛纔白豆腐是真的用手指戳穿了我的額頭,我說咋就這麼痛呢!

我不由看了一下他的手指,發現他的手指並沒有什麼變化,也不禁感慨他指力的強大。

搞定了所有事情後,白豆腐就說下山了,我問他要去哪裏,他說帶我去見一個朋友。

我說好,就下山了,只是有點想不到的是,剛走到山腰,白豆腐就忽然臉色一變,猛地對我說:不好,有屍鬼!

屍鬼這個詞,我可不是第一次聽了,之前就是因爲一羣屍鬼,把整個村子都給屠了!

我趕緊問:在哪裏?我們去滅了他!

白豆腐驚訝地望了我一眼,搖頭說道:你先呆在這裏,我去看一下。

說完,他直接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匆匆地就走了,走的極快,眨眼功夫,就消失在我面前。

他走了之後,我也沒閒着,我偷偷把地上的大塊石頭撿起來,以我現在的力氣,拳頭大塊的石頭扔出去,那得把人頭都砸爛。

我剛撿到一半,這個時候,我忽然聽到後面有腳步聲。

(本章完) 「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月九黎自通道!怎麼說他也是月族少主,沒有點自己的底牌,也不可能安然活到現在。

「既然如此,我們就回去吧!」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如果月九黎沒有把握奪回月族,或許他們可以選擇暗自行事,謀劃一番!但是既然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那就無需廢話了……

直接乾脆的來就行,就按照這個世界的規矩來便可!這個世界崇尚什麼,他們就按照什麼來辦就行了……

強者為尊,以武為尊不是嗎?那還顧及什麼,他們雖然人少,但是他們可是強者呢……

月九黎等人微微一愣,隨即看到帝溟寒看著墨九狸寵溺的眼神,瞬間明白了!是啊,月族被奪走了又如何?墨九狸身邊這位可是強大到恐怖的強者啊,在絕對實力面前,一切真理道理都是狗屁……

於是,幾人收拾了一下,出了山洞,直接向著月族而去。大概三個時辰后,他們幾人出現在一處雲霧繚繞的地方……

遠遠的墨九狸就感覺到這月族內的玄氣,比他們所在的外面還要濃郁幾分。墨九狸看了眼身邊的某人……

帝溟寒寵溺一笑,隨即看向面前一片白霧的山谷,不遠處那扇漆黑的玄鐵,帝溟寒只是微微抬了抬手……

「嘭……」

一聲巨響,墨九狸等人就看到那堅實無比的玄鐵大門,脆的跟豆腐似的,直接飛起來,飛出老遠,然後轟然砸在地上……

頓時,一陣喧鬧聲傳來……

「什麼人?竟然敢闖我月族!」

「誰,大膽,誰打碎了大門?」

「嗚嗚~~~~~」一道類似哭聲的鳴叫聲響起。

「那是月族有敵人襲擊時的信號!」月九黎解釋道。

墨九狸點點頭,幾人一起向著沒了大門的月族走去。這時,已經有一群人簇擁著兩個外門長老走了出來……

那長老在看到走在中間的墨九狸時,眼中閃過一抹驚艷,隨即回過神來,在看到墨九狸身邊的月九黎時,老者眼中閃過一抹慌亂……

「少,少主……你,你怎麼回來了?」老者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無人看到的角落,悄然捏碎手裡一枚玉牌!

「呵呵——羅長老這話的意思是我不該回來?」月九黎諷刺一笑的說道。

「呵呵,不是不是,我只是有些意外罷了!我以為少主還會在外面遊歷一些日子的,呵呵呵……」羅長老乾笑兩聲,眼神閃躲的說道。

這時,後面傳來一聲冰冷的老者聲音:「羅長老,有些事情你也無需隱瞞少主,既然他回來了,早晚都會知道真相的不是嗎?」

「三張老,您說的是!」聽到聲音,羅長老彷彿看到救醒般的說道,立即退到了一邊,讓三張老站在了中間。

其實羅長老到現在也不過是一個月族的外門長老。可是他以前卻是受過不少月九黎的恩惠,他選擇歸順月寒山父子也是為了家人,為了生計,也是無奈之舉。面對忽然出現的月九黎,羅長老心裡還是十分愧疚的…… 其實羅長老到現在也不過是一個月族的外門長老。可是他以前卻是受過不少月九黎的恩惠,他選擇歸順月寒山父子也是為了家人,為了生計,也是無奈之舉。面對忽然出現的月九黎,羅長老心裡還是十分愧疚的……

因此,在看到三張老以後,羅長老也鬆了一口氣!

「月九黎,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活著回來!真是讓人意外啊!」三張老端著一張看起來剛正不阿的嚴肅臉,諷刺的說道。

「呵呵——是啊,我也很意外,自己還能活著,我更加意外月寒山父子究竟許了三張老何等好處。能讓月族堂堂的執法長老,向來以著公正嚴明著稱的三張老,都跟著投奔了他們,真是非常的意外!」月九黎冷冷一笑失望的說道。

面前的老者是月族的執法堂長老,也是月九黎一直以來最為敬重的人!老者以前就如同他的表情一般,向來做事都是剛正不阿!從來不賣任何人的面子,月族的執法堂,也正是因為有了三張老,多年來一直是月族一個特別的地方……

可是,如今物是人非,讓他意外的事情,真的是多了很多……

聽到月九黎的話,老者的眼中閃過一抹慚愧,隨即隱去看著月九黎道:「良禽擇木而棲,老夫一生為月族效力,自然要為月族的未來做打算!少主性格多情,根本無法撐起整個月族!」

「呵呵——三張老的理由真的不錯!只是,我月族絕對不會交與外人之手,今天我既然回來了,便會親手奪回這月族,三張老如果不阻攔,那麼我就當今天沒有遇到過三張老。以後,你還是月族的執法堂長老!如果,三張老今天是某人身邊的一顆棋子,出現在此攔我去路的話,那我也只能把抱歉了!」月九黎身上氣息微微一變,盯著對面的三張老說道。

老者被月九黎身上的氣息變化,嚇了一跳,微微皺眉看著月九黎幾人,發現月九黎根本不似以往中毒那般虛弱……

而且他身邊站著的幾人,其中兩人他是認得的,一個是聖族少主聖俟夜,另一個是月九黎的外甥墨城……

至於他身後的幾個暗衛,老者也不陌生!而讓忌憚的是墨九狸一家三口,先不說這一家三口那逆天的容貌,單是那一男一女身上的氣息,就讓他覺得壓抑無比……

他敢確定那兩人的實力定然在他之上,只是就算實力強過他,也不可能是月族幾位太上長老的實力吧!

如果他現在放了月九黎,最後月九黎被殺,自己豈不是落得一個尷尬的境地!可是,萬一那對男女的實力,非常強悍,月九黎贏了的話,那麼他豈不是沒有好下場了?

一時間,三張老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越是活的久,越是實力強,權利大,地位高的人,其實也是最怕死了……

因為他們得來的一切,都是費了一輩子的時間,到最後才擁有一切的!就因為來的太不用意了,所以他們捨不得放手…… 我趕緊回頭看去,竟然是白豆腐又回來了。

“你咋這麼快就回來了?”我望着他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