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底是爲什麼?李澤在繼續調查中,而他可以無視這一切,與她再度回到從前的時光嗎?

“安,這些年來,真的好想你。”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小笑說着,身子往前一傾,她將雙手環住安城軒的腰,頭靠在他雄健的胸膛上,閉上雙眼。

她喜歡貼在他的身上,聽着他的聽跳,那爲她而跳動的心。她不知早上爲什麼安城軒要那樣做,但是,他做是有他的理由,她只要他就夠了。

她倒在他的懷中,腦海裏閃過的是那個男人的身影,她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想到他,他就像魔鬼一樣纏着她不放,不管是現實還是夢。

“爲什麼不問我早上的事?”安城軒問她,知道她的心裏一定不舒服,和她這麼多年,他是最瞭解她的人,她嘴裏不說,但心裏總會想。他不想她在心裏把他抹殺掉了,雖然他現在的心裏也很糾結。

安城軒轉身,爲她披上一件毯子,雖然是秋天,這裏靠山,霧氣比較重,雖然已快中午了,這裏依然有些涼。

在安城軒的懷中,小笑身子有不適合,這個男人太沈靜初了,這麼多年過去了,她的心理和身體上,還是依賴着他。

“我尊重你的選擇,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在你的身邊。”她依在安城軒的懷裏,微張星眸,悄悄擡起眼,只見安城軒抱着她的身子,閉眼沉思些什麼,而他聽到她的話,只是攬緊她身子的雙臂顯示出他的清醒。

這個男人,永遠是這樣沉迷,也同樣讓她爲他着迷。她伸手輕輕的摸着他的臉盆,下巴長了少沈的鬍渣,他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喜歡喝酒,昨晚喝酒了麼?她心疼的摸着他。

安城軒就像是頭高危險性的黑豹,全身上下都散發着罌粟般致命的**力,會讓人不由自主爲他着迷。

而自己,在三年之後當再次見到他時,心是的痛和疼都涌上,還有更多的是對他的思念,她****夜夜在別的男人身下,想着的是他。她以爲這一輩子再也再不着他的時候,突然,她發現她的生命中永遠存在着奇蹟。

“安,可不可以陪我走走?”她很想出去走走,在這裏,她能看到窗外的景色很漂亮,這裏就是安城軒的天地。

她很渴望在安城軒的陪同下,看望着屬於安城軒的江山。只有這樣,安城軒纔會真正屬於她,不管這些年來他有多少個女人,她相信安城軒只會是她的。

對於安城軒對小笑那曾經眷戀、讓他情不自禁的爲她找了藉口,因爲她的選擇,還有事情讓他覺得她是無辜的,但是,疼痛的心總是忍不住沉迷。

“好。”安城軒應着她,他將她橫着抱了起來,小笑環着他的脖子。這麼熟悉的動作,是習慣,是他們彼此最熟悉的感覺。

重生燃情年代 以前,安城軒喜歡抱着她,走出房間,一路上來到了花園裏,這裏都是安城軒精心設計的,當時按着小笑喜歡的風格,還有喜歡的花種而設定。

阿蘭站在偏廳的另外一處,看着安城軒與小笑這一幕,她輕輕的搖了搖頭,她以爲沈靜初就是這個宅子的未來女主人了,卻沒有想到如今殺出一個女人,聽蒙實說是安城軒心愛的女人。

年輕人,瘋狂過後,以爲愛情是人生最美妙的東西,卻不知在心動過後,其實心淡纔是最真的。

安城軒的心太狂了,卻忘了沈靜初給予他的真實。

安宅的白天,因爲小笑在,因爲安城軒的心,兩個人恩愛的身影成爲了安宅的一道美麗的風景,也爲這增添了曖昧的氣氛,幸福在陽光的在彩光的映襯下顯得充滿柔情,隨處都可以感受到幸福的氣息四處瀰漫。

小笑站在高高的陽臺上,怔怔地望向遠方,她故意支開了安城軒,這來之不易的感覺讓她害怕,她感覺到那個男人就在這附近,爲什麼會這樣?

“爲什麼會這樣?”她不知不覺的,讓自己陷進了恐懼中。

這些安城軒花心思去設計的東西,在她的眼中看到的是遙遠的幸福,是她觸手可及,卻又彷彿遠在天邊,她再回來這裏,已經物是人非了嗎?

急匆匆的腳步聲,小笑不用回眸也知道是安城軒回來了。

她輕輕一笑,坐在椅子上,安城軒的身影瞬時出現在她的面前,他的手裏棒着的是他剛纔去摘的新鮮草莓。

這是後園的一塊地裏種的草莓,剛好結果成熟了,安城軒爲小笑親手摘回了草莓。

她看着安城軒手上紅通通的草莓,心裏一酸。

“你還記得我喜歡吃草莓。”小笑一笑,拿起安城軒手棒着的草莓,輕輕的捏掉了上面那綠色的幾片綠葉,將草莓放進嘴裏,輕輕的嚼着,甜甜的味道瀰漫口腔。

安城軒將草莓放進一個小籃子裏,送到了小笑的面前放着。

“笑笑的事,每一件都記得。”安城軒坐在小笑的面前,今天的他顯得安靜多了。

小笑坐在安城軒的身邊,她的小手輕輕的握着他的大掌,雖然安城軒什麼也不說,但是這些年來他應該過得很不容易。

兩個人都不再說話,小笑只是依在安城軒的懷裏,安城軒抱着她,沈久沈久,兩個人都沉浸在幸福當中。

安城軒雖然努力讓自己去忘記蒙實的話,可是,事實就是事實,無法改變的,就算小笑不清楚還是在掩飾,可是,一切都很明顯的呈現在他的面前,他的內心是不斷的掙扎着,帶着一絲絲的不安。

“安,我們結婚,好不好?”小笑突然擡起頭看着安城軒的臉,她想結婚,想馬上成爲安城軒永遠的女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覺得這是夜長夢多,只要一天不和安城軒結婚,她就永遠得不到他。

“再等等。”安城軒安慰着她,雖然曾經他想過要與她一起一輩子。

可是,還有五天,就是他與慕素言的婚禮了,若是讓小笑知道了,她一定承受不了這個打擊,畢竟他們相戀多年,再一次相聚實在不容易,消失了三年的小笑,重回到他的身邊,讓他覺得有些不真實。

現實中,有很多事情不是他們想想就好,有些事情是他們無能爲力的事,五天後,他不要成爲別人的新郎,而新娘卻不是她。

“好。”她相信他,只是,她的小手緊緊的抓着安城軒的衣角。

小笑的內心很不安,幸福越是來得太快,讓她窒息的可能性越大,好象是作夢一樣,三年了,一切還回得去嗎?

她看着安城軒的時候,他只是擁着她,他的目光像是越過她,不知在看什麼,她回過頭順着他看去的方向,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她不知安城軒在想什麼,好象一切都超出她的想象,她無法去捕捉,也摸不着他的心思。

安城軒的世界,是她再也無法逾越的了?她不知,好象她被格在他的生活之外,根本就沒有辦法再進去了嗎?

“安,你在想什麼?”她想問。

安城軒收回視線,點了點她的鼻子,覺得她是想多了。他只不過是在想沈靜初早上離開之後,就一直沒有她的消息,好象她現在就消失了一樣。

不知她要去哪,凌宅她是回不去了,她還有別的地方要去嗎?沈家她是不可能回去,沈家兩老現在在收拾殘局還來不及,也沒有時間再顧着她了,她到底去哪了?

這時,李澤回來了,找了整個安宅,終於在後園的小陽臺上找到了安城軒,他只看到安城軒擁有着小笑入懷,兩個人的臉上都呈現着幸福的笑容。

李澤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上前去打擾他們,畢竟分開了三年後再重逢,雖然這其中有着很多很多的疑問。

“安先生。”李澤輕喚。

安城軒回過頭,看到李澤站在他的身後不遠處,他的臉上神情有些奇怪,他不疑有他,只是看着李澤一眼,點了點頭。 “我沒有。”

天地可鑑,她是多麼的用功的在工作,他怎麼可以冤枉她呢?

“總裁,我……”

“宋助理呢?”歐陽澈再度打斷她的話。

“宋助理她去銀行了。”她一五一十的說。

歐陽澈不禁眯着眼睛,似乎有着一絲的不悅,似乎在沉思的着什麼。隨後,目光落在了方可可的身上。

“你,和我一起走。”

走?

要去哪裏?

方可可有着十二分的不解看着歐陽澈。“總裁,要去哪裏?”

“去哪裏不是你可以問的,你只要和我一起走就可以了。”說着,歐陽澈已經率先離開。

方可可默默的跟在後面,有着不解。

“總裁,可是我……”還沒有吃飯……這幾個字她硬生生的吞下了。

看着歐陽澈投來兇惡的目光,她退了一步。

“你有什麼疑義嗎?”

“沒……沒有。”他這個樣子,她怎麼敢有什麼意見啊。

果真是財大氣粗,當老闆就是不一樣啊。

她這個小蝦米只好默默的聽人拆遷,雖然她現在很餓,心情也很不爽,可是就是木有辦法反駁一下。

半個鐘頭之後。

歐陽澈帶着方可可來到一傢俱樂部的,他們各自換上了高爾球服的衣服,來到一片空曠的草地。

方可可頭頂的烈日,看着穿着一色白色衣服的歐陽澈,不禁拜倒在他的俊美外表下。

他是樽的很帥,只是表情過於嚴謹了。眼神銳利,削直的鼻樑陡峭如刀,橫飛的劍眉充滿煞氣。他是那種習慣頤指氣使,發號施令,而且不習慣聽見別人以“不”做回答。如果有人說了不字,一定下場很慘,下場是被拿來當踏腳墊,再不然就流放到邊疆。

看着歐陽澈,她心裏想着各種自己的慘狀,她就冷汗連連。

此時此刻,她站在離着歐陽澈五米以外的地方。她感覺自己要中暑了,可是爲什麼總裁大人卻絲毫沒有事呢?

不但如此,他還很淡定的在打着高爾夫和一邊的男子聊天。

烈日當空下,他怎麼能這麼淡定呢?

方可可擦擦自己汗,感覺自己身體中的水分要蒸發沒有了,不但這樣,而且她感覺頭昏昏的,眼前的視線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方可可……”不遠處的歐陽澈皺着眉頭,臉上明顯寫着不悅。

該死的女人,她是木頭嗎?他已經連續喊了她三聲,她依然沒反應。

“方可可。”怒氣的聲音從天邊穿來,讓方可可不禁打了一個激靈。

她回神,看見歐陽澈不悅的臉。 此時此刻,她特別的恨自己5。1的好視力。就連他攏起眉頭的川子也看得一清二楚,真是要命啊。

她急急忙忙的走上去,可是才走出幾步,她的步伐就感覺在飄,眼前一黑,腳下一軟,她身子倒了下去。

“該死的女人……”昏迷之前,方可可隱隱約約的聽到一聲不悅的咒罵聲。

“歐陽少爺,這位小姐只是中暑,在加上輕微的低血糖,我已經給她打了一針,稍後就會醒來。”穿着白色西裝戴着眼鏡的男子恭恭敬敬的說。

他是歐陽家的私人醫生,通常是歐陽家重要的人發生意外或者生病了,纔會找見他。所以當接到歐陽少爺的電話,他急急忙忙來了。

可是……意外的是,居然是一個和歐陽家沒有任何關係的人。

這個真是大跌眼鏡。

“那麼她什麼時候可以醒來?”歐陽澈低沉有力的聲音問着,目光不曾離開白色大牀上的方可可。

他眉頭聚攏,有着不滿。

剛剛醫生說什麼?低血糖?那是不是意味着營養不良?

現在還會有人因爲營養不良而暈倒,真是一個奇葩。

“一會就會醒來。”

“醒來就沒事了?”

情不厭詐︰就想愛你寵著你 “嗯,不過還是要補充一些東西,可以吃些甜點之類的東西。”醫生負責人交代着。

歐陽澈點點頭,“知道了,沒事你先回去吧。 ”

時候是的歐陽澈撥了酒店的電話,叫了一些甜點和奶茶,而他坐在沙發上翻閱着雜誌。

這是典型的財經雜誌,他平時必須看的。可是此時他卻一點也看不進去,時不時的擡起頭看着牀上的女人,眉頭不禁鎖緊。他看手錶,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爲什麼她還不醒?

不是明明說了一會就醒了?

可是該死的是,他沒問一會到底是多久?於是他不耐煩的坐在沙發上等着。

直到一個小時候後,牀上的女人終於有了反應。

方可可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見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她努力的眨了一下眼睛,依然還是白色雕花的天花板,感覺有些陌生,直到看見眼前一張俊臉。

“啊……”她尖叫一聲,馬上從牀上坐了起來。她吞吞口水,驚慌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總裁大人……”

歐陽澈皺了一下眉頭,似乎有着不滿意。

“你經常營養不良?”

“什麼?”方可可不解,不知道他爲什麼這麼問。但是看着陌生的地方,她咬咬脣,“這裏是哪裏?我爲什麼會在這裏?”

“你還有臉問?”他冷哼一聲,“你暈倒了,我就帶你來房間了。”

“我暈倒了?我怎麼會暈倒?”

“你營養不良,所以暈倒了。”他很有耐心的回答。

“什麼?我營養不良?”這次,方可可也吃驚了。

她居然會營養不了?好奇怪,她居然不知道。

突然之間她肚子傳來咕嚕嚕的叫聲,瞬間,她感覺到一陣的尷尬,臉頰不由得紅了起來。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澈不禁笑了一下。

“餓了那裏有東西可以吃。”他指着一邊的食物。

方可可順着他指着方向,真的看見好多的食物,她急急忙忙的下牀,連鞋子都忘記了穿。看着一桌子的食物,她口水開始氾濫,忍不住的吞了一下。

“這些都是給我吃的?”

“不讓你以爲我要吃嗎?”他沒好氣的說。

方可可狐疑的看着總裁大人,雖然心裏有些不安,可是美食當前,她已經顧不上其他了。她坐在椅子上,豪不淑女的吃了起來。(“▔□▔)

她真的很餓,自然是不會客氣了。反正她會暈倒也是拜他所賜,她不吃回來纔怪呢。

歐陽澈看着她大口大口吃着,嘴角泛着笑意,好像眼前的食物很好吃一樣。

“蛋糕爲什麼不吃?”蛋糕是他特意點的。

“我現在看見蛋糕就想吐。”她可沒有忘記昨天吃的蛋糕。

她發誓半年之內在也不想吃蛋糕了。

想吐?歐陽澈聽見這話卻很不滿意。他好心好意,她卻很不領情。

“快點吃,吃完和我參加舞會。”

險些,方可可差點把嘴巴了的東西噴出來。她喝了一口橙汁,把嘴巴里的東西嚥了下去。

“總裁,你剛剛說參加舞會?”她幾乎不敢相信的問。

“你沒有幻聽。”他相信,她聽得一清二楚。

“你……不會讓我和你去吧!”她結巴的問着。

“這裏還有其他人嗎?”笨蛋女人,她是白癡嗎?這裏還有其他人嗎?

方可可縮縮脖小心翼翼的看總裁大人,“總裁,舞會我能不去嗎?我……不會跳舞,而且我也沒有禮服,我也不會應酬,我……”

“身爲稱職的祕書是不會反駁老闆的命令的。”歐陽澈起身,拿起一邊的外套穿上,冷漠的目光看着她。

“你擔心的事情都不是問題……現在,你吃完了,可以走了吧。”

方可可看着他,不禁嘆了一口氣。

惡魔總裁就是惡魔總裁,她苦命的日子啊!

二十分鐘後,方可可也不知道怎麼會站在這裏。

華麗的禮服店,五名店員小姐站在她身邊候命。她拘謹的站在那裏,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實在不知道可以做什麼。

於是她小心翼翼的走到歐陽澈的身邊,扯着他的袖子。

“總裁,就算換衣服也不需要這麼多人吧。”方可可有些不安的說着。

“我說需要就需要。”歐陽澈霸道的聲音落下。

“可是……我很不習慣。”

“你只要習慣我就好。”他陰沉地道。

什麼?方可可愣了一下,看着他陰沉的樣子,心裏有些不爽。

“霸道。”她吶吶的說着。

“你說什麼?”瞬間,可以殺人的目光投了過來。

“啊……沒什麼沒什麼。”方可可掩着嘴巴笑了一下,可不敢在得罪總裁大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