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老子探查得比較細緻。

既然已經探查到了兩頭鎮門魔獸的命門,肖遙決定催動辟邪寶劍劍氣,將它們一一斬殺。

他定了定神,運用御劍術,催動辟邪寶劍劍氣,片刻過後,一縷金芒擊中了其中一頭鎮門魔獸的命門。

讓肖遙沒有想到的是,立刻一股強勁的氣流從那道大門之中迸發了出來。

受到這股強勁氣流的衝擊,肖遙竟被逼得往後連連退卻。

好在他身披魄甲,能夠抵禦住這股氣流的衝擊,但即便如此,他也感覺魂體一陣動盪,有點兒不好受。

玄陰鬼王與幽武顯然沒料到肖遙竟然會動手,都吃了一驚。

辰月則立刻上前,欲助肖遙抵禦那股氣流。

也就在這時,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擊殺鎮門魔獸,

獲得經驗值150000點,

法力值+180,

陽氣值+4000。”

臥槽!沒想到殺死鎮門魔獸能夠獲得這麼多的經驗值!

肖遙正感到驚喜,忽然發現,另一頭鎮門魔獸竟然睜開了眼睛。

那是一雙血紅色的眼睛,看上去就像地獄惡魔的血眼。

肖遙頓覺心頭咯噔一下。

瑪了個蛋!

雖然幹掉了其中一頭鎮門魔獸,卻把另一頭鎮門魔獸驚醒了,要是不趕快將其幹掉,那可就麻煩了。

眼看鎮門魔獸已經張開了血盆大口,肖遙立刻催動辟邪寶劍劍氣,伴隨着金光一閃。

劍氣擊中了鎮門魔獸的命門,

鎮門魔獸都沒來得及發出叫聲,嘴巴和眼睛便又緩緩合上了。

肖遙耳畔再次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擊殺鎮門魔獸,

獲得經驗值150000點,

法力值+180,

陽氣值+4000。”

其他人都被震住了,蕭飄然衝肖遙問道:“肖遙,你把它幹掉了?”

肖遙點了點頭:“要是不幹掉它,咱們只怕就暴露了。”

玄陰鬼王追問:“你是如何找到鎮門魔獸命門的?”

肖遙淡淡一笑,輕描淡寫地說:“靠眼睛看啊。”

玄陰鬼王心頭暗驚,其實它剛纔也一直嘗試着探查鎮門魔獸的命門所在,但並未能探查出來,卻沒想到肖遙不但找到了命門,而且不過轉眼間的工夫,便將兩頭鎮門魔獸斬殺。

他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嘆道:“難怪水猿大聖會尊閣下爲主人,沒想到竟有如此大能,佩服。”

“呵呵,鬼王閣下見笑,咱們現在可以走了吧。”

“請!”

一行人緩步走到拱形大門前,幽武上前一步,將一隻手輕輕放在了大門正中那個獸首圖案上。

過了沒一會兒,原本閉着眼睛的獸首竟然緩緩睜開了眼睛,而且整個獸首散發出淡金色的光芒。

見此情形,肖遙等人都吃了一驚,

瑪了個蛋!

這獸首該不會也是一頭鎮門魔獸吧!?

肖遙顧不得多想,正欲催動辟邪寶劍劍氣攻擊獸首,卻只聽“啪嗒”一聲,原本緊閉的大門竟然開了一道縫。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回過神來,這並不是鎮門魔獸,而是一道鎖!

幽武伸手將大門拉開了約摸兩尺寬,探頭往外面瞧了瞧,轉過頭來小聲對玄陰鬼王說道:“鬼王殿下,外面沒人,我們走吧。”

玄陰鬼王點了點頭。

衆人跟着幽武走出了大門,肖遙這才發現,眼前是一條長長的廊道。

廊道約摸兩米來寬,廊道兩旁都是近三米高的黑色石磚牆,磚牆內,是一棟棟的奇怪建築。

廊道很長,顯得幽暗陰森。

幽武雅向大家介紹:“這裏就是幽冥城。”

肖遙有些納悶地問道:“不是說幽冥城內有無數孤魂野鬼麼?怎麼我一個孤魂野鬼也沒瞧見呢?”

幽武回答:“上仙有所不知,這條狹巷,名爲曲徑巷,乃是鬼靈禁地,鬼靈一般不會輕易涉足此地。”

“曲徑巷?曲徑通幽處,還真是名副其實。”

“諸位跟我來吧,不過穿過這曲徑巷,就是黃泉大道,那兒不但鬼靈衆多,而且遍佈幽冥鬼王的亡靈軍團,大家萬要小心,不要暴露了身份。”

聽了幽武所說,肖遙與蕭飄然都將連衣冒戴好,垂低着頭,跟在幽武和玄陰鬼王后面,沿着狹巷往前走去。

曲徑巷蜿蜒曲折,差不多得有兩百多米深,當走出曲徑巷,肖遙頓時被眼前的場景給震住了。

臥槽!

這尼瑪鬼靈也忒多了吧!?

眼前,是一條差不多得有七八丈寬的大道,大道上,黑壓壓的到處都是孤魂野鬼,放眼望去,望不到盡頭。

北宋大丈夫 這幽冥城,簡直堪比九幽冥界。

還好,並沒有鬼靈注意到他們幾個,幽武領着他們一頭扎入了遍佈大街的鬼靈羣中。

也不知幽武究竟要帶他們去那兒?

肖遙心裏很是好奇,但爲了避免暴露身份,他不敢貿然擡頭,也不好多問,只得跟着幽武往前走。 穿過鬼靈羣,幽武領着肖遙與玄陰鬼王等人來到了一條小巷之中。

這條小巷可不像曲徑巷那麼幽靜,巷子裏也有不少鬼靈在活動,

肖遙悄悄擡頭觀察了一番,發現這裏的鬼靈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魂氣比較弱。

不過,就在距離他們沒多遠的地方,有兩名身披鬼甲,手持鬼刃的鬼靈武士。這兩個傢伙看起來氣勢相當強勁。少說也得是8、9級鬼靈,搞不好已經達到1級鬼將級別了。

肖遙正偷偷打量他倆,其中一名鬼靈武士忽然轉過頭來,望向了他。

他趕緊把頭低下,生怕與對方有目光接觸。

然而他還是引起了鬼靈武士的注意,兩名鬼靈武士很快跟在了他們一行人的後面。

瑪了個蛋!

這下惹來麻煩來,難道老子要當街把這兩個傢伙幹掉?

肖遙心裏正犯嘀咕,幽武小聲說道:“我們被兩條尾巴盯上了,他們是幽冥軍團的武士,大家不要輕舉妄動,待會到了合適的地方,再找機會把他倆幹掉。”

“什麼才叫合適的地方?”

蕭飄然問道。

“不會引起人羣騷動的地方,很快就到了。”

幽武說着,加快了步伐。

幾個人跟着幽武沿着狹巷走了沒多遠,來到了一棟院子的門前。

這棟院子的門是關着的,門上還有一個面目猙獰的獸首浮雕。

幽武走上前去,將一隻手輕撫在那獸首浮雕上,過了沒一會兒,關着的大門自行打開了。

“快進去!”

幽武說着,立刻走進院內。其他人也都跟着往院子裏走。

也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聲陰陽怪氣的叫喊:“站住!”

肖遙正欲回頭,幽武壓低聲音說道:“別理他!裝作沒聽見,進來再說!”

於是幾個人誰也沒回頭,更沒有理會身後傳來的聲音,快步走進了院內。

院子裏,竟然種了不少彼岸花,火紅一片。

這讓肖遙有些驚訝,沒想到在這幽冥之境,竟然還能看到彼岸花,倒是平添了幾分生氣。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自信欣賞這院中“美景”,院門已經被人重重推開了。

肖遙扭頭一看,是那兩名幽冥武士,已經衝進了院內,而且鬼刀都拔出來了,擺出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

其中一名幽冥武士用尖細的聲音喝道:“剛纔叫你們站住,爲何不站住!”

幽武上前一步,冷冷說道:“大膽!你們可知這是什麼地方!竟然膽敢擅闖!”

兩名幽冥武士被幽武給唬住了,相互對望了一眼,一時之間怔住了。

就在他二人發愣的工夫,玄陰鬼王已經出手了。

他一揚手,一股極強的的氣流由他袖口之中迸發出來,受到這股氣流的衝擊,兩名幽冥武士甚至都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轉眼間便已魂飛湮滅。

這一幕令肖遙與蕭飄然都震驚不已。

這應該算是玄陰鬼王第一次當着他倆的面出手,這尼瑪也太強了吧。殺死兩名接近鬼將級別的幽冥武士,居然跟捏死一隻螞蟻似的。

肖遙定了定神,讚道:“鬼王閣下真不愧是龍神之魂,果然厲害。”

“區區鬼靈而已,不足爲懼。”

玄陰鬼王說着,轉頭對幽武說:“快把門關上。”

“是!鬼王殿下。”

幽武立刻上前,關上了院門。

肖遙有些納悶的問幽武:“幽武大哥,這是什麼地方?幹嘛帶我倆來這兒呢?”

“上仙您不是要找人嗎?我介紹一個人給您認識,他可是着幽冥城裏的萬事通。”

幽武說着,衝院內的一排造型頗爲奇特的黑色建築喊道:“霧隱大師,出來吧。”

過了沒一會兒,從那一排建築之中走出來一位身穿黑袍,手裏還持着一根黑色手杖的鬼靈。

這傢伙周身都被黑霧所籠罩,難怪幽武叫他“霧隱大師”。

霧隱掃了一眼衆人,衝幽武問道:“幽武你怎麼來,你不是在那地宮之中等待鬼王殿下麼?這幾位又是誰?”

他話音剛落,玄陰鬼王上前一步,說道:“霧隱,見了本王,還不下跪?”

霧隱怔住了,因爲玄陰鬼王現在已經化作了普通鬼靈,而且掩飾住了自身氣場,霧隱並未察覺出來他有什麼特別之處。

他正納悶一名普通鬼靈爲何自稱鬼王,而且幽武對其還畢恭畢敬,玄陰鬼王的身體迅速發生了變化,不一會兒工夫,玄陰鬼王便恢復了本來面目。

霧隱一看,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玄陰鬼王,又驚又喜,立刻上前,跪地俯身,嘴裏高呼:“老奴參見鬼王殿下!”

“不必行此大禮,快起來吧。”

霧隱站起身來,驚喜地問道:“鬼王殿下,您……您怎麼出關了?”

幽武在一旁替玄陰鬼王答道:“鬼王殿下此次出關,是要擊敗幽冥鬼王,重新奪回大權。”

“鬼王殿下已經決定發起反擊了!?”

玄陰鬼王點了點頭。

霧隱顯得有些激動,立刻說:“老奴這就去召集人馬。”

他說着,轉身便欲離開,肖遙忙開口說道:“霧隱大師,先別走,我有事問你。”

霧隱轉頭看了一眼肖遙,衝幽武問道:“這幾位是?”

“他們幾位都是鬼王殿下的朋友,都是有大神通的上仙,特地來助鬼王殿下對付幽冥鬼王的。”

幽武把肖遙三人吹捧得相當厲害,霧隱聽了,朝着肖遙微微鞠了一躬,

“老奴見過上仙,不知上仙有何吩咐?”

“我向你打聽一個人。”

“哦?敢問是何人?”

“就在今日,我一位朋友,被吸入了這幽冥之境,他是一位1級鬼將。我聽說,他很可能被帶到了幽冥城,不知你可知道他現在身在何處?”

霧隱眉頭微微一皺,向肖遙確認道:“是今日進入幽冥之境的?”

“是!”

“據老奴所知,今日,確有一人闖入了幽冥城,還與城中幽冥軍團發生了衝突,此人刀法極好,傷了不少幽冥武士。不過後來便不知所蹤。”

聽了霧隱所說,肖遙心裏頓時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瑪了個蛋!

這米兔未免也太沉不住氣了,居然和守城的武士發生衝突,豈不是凶多吉少。 肖遙定了定神,衝霧隱追問道:“霧隱大師,他如果落到幽冥武士的手裏,你覺得他會是被關起來,還是被殺死?”

霧隱嘆了口氣,說:“他傷了幽冥武士,若當真被俘,必死無疑。”

聽霧隱這麼一說,肖遙的心揪了起來,

難道老子來晚了一步?米兔已經……

他心裏正犯嘀咕,霧隱又道:“不過,老奴認爲,上仙您這位朋友,應該尚未落到幽冥軍團之手。”

肖遙微微一怔,連忙問道:

“霧隱大師憑何如此認爲?”

“因爲今日城中加強了戒備,街上有不少幽冥武士在搜查,極有可能是在搜查上仙您這位朋友的下落。”

“所以,米兔有可能是藏起來了?”

霧隱點了點頭,“極有可能。”

“那霧隱大師您覺得,他最有可能藏在哪兒呢?”蕭飄然問道。

霧隱笑了笑,說:“這個老奴可不敢說,畢竟對幾位上仙的這位朋友並不瞭解。”

肖遙沉吟片刻,又衝霧隱問道:“這幽冥城中,可有什麼較爲隱蔽的藏身之地?”

“藏身之地倒是有不少,只不過……”

霧隱話說到一半,欲言又止。

肖遙立刻追問:“只不過什麼?”

“不過所謂隱蔽之地,只是相對而言,您的朋友能夠找到的隱蔽之地,多半幽冥武士也能找到,所以老奴認爲,您的朋友未必藏身在十分隱蔽的地方。”

聽霧隱這麼說,肖遙微微一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