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聲音聽起來,尖銳而又淒厲,聽得讓人毛骨悚然的。

可是這裏面明明除了這些瓶子之外什麼都沒有,難道說這些聲音是瓶子裏頭的東西發出來的嗎?

我再也不敢待下去了。

我轉身拔腿就跑。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這些叫聲的影響,我發現自己跑了沒多久就開始腳軟了。

我咬咬牙,堅持着拐過彎跑出這個黑乎乎的洞口。

只是剛走出來的時候,我就發現祠堂門口站了一個人,那個人,正是之前在偏房跟老魏纏鬥在一起的大鬍子。

他一看到我的時候,也是神色一怔。

緊接着,我就看到大鬍子手裏不知道拿着個什麼東西向我走過來。

我仔細一看,才發現他的桃木劍跟酒葫蘆好像不見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個貼了符紙的瓶子。

乍一眼看去,我還只是覺得有些眼熟,緊接着我就反應過來了,我之前在那暗示裏頭,看到的不正是這種貼了符紙的小瓶子嗎?

再一想,之前老魏不是跟他過招嗎?現在老魏不見了,難不成?

大鬍子發現我一直盯着他手裏的瓶子,怪笑一聲說道,“死丫頭,你還活着呢?別急,等我收了你的小命,也把你裝到這麼個小瓶子裏面去,哈哈哈!這樣就不可以跟剛纔那老鬼作伴了。”

大鬍子說完了,又補充道,“哦對了,還有你那鬼對象,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大鬍子的話讓我很不舒服,可是現在我已經沒精力去跟他打嘴仗了。

我現在只想趕緊找到唐琅才行。

“說話呀?剛纔不是挺能說的嗎?怎麼?啞巴了?”大鬍子步步逼近,嘴裏還說個沒完沒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跟着大鬍子吵得時候,他因爲吵不過我,所以現在要找回場子。聽着他絮絮叨叨的說個沒完,我真是對他無語得很。

大鬍子罵罵咧咧地說了半天之後,發現我一句話都沒回他,似乎也沒了興趣。此時的他忽然停在我的面前,那一臉的算計,不知道又在憋着什麼壞。

原本我一直以爲,大鬍子這麼盯着我,一定是想着怎麼收了我這小命,可當我從他的眼中看到異樣的光芒是,我發現我想錯了。

這大鬍子,竟然在這種時候,這種地方,想對我……

難道他瘋了不成?

我慌張地抱着牌位連連後退,可沒走出幾步,我就發現沒有退路了。

這前頭有人堵着,後頭也沒了退路,我頓時沒了主意。

“跑啊!你接着跑啊!老子受了這一天的窩囊氣,今天不拿你來泄泄火,老子非得憋壞了不可!”大鬍子一邊說着,一邊猥~瑣地笑着朝我走來。

我看着他這噁心的樣子,想都沒想就把懷裏的牌位朝他扔了過去。

這下倒好,直接把白露扔出來了。

小丫頭一看大鬍子這樣,氣得小爪子直接就抓向那大鬍子。

“我抓死你這個色老頭!竟然想欺負我姐姐!”

白露一邊向大鬍子飛奔過去,一邊嘴裏還大聲罵道。

可大鬍子是誰啊,那是經驗老道的道士,白露這剛一有動靜,那邊立即就反應過來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這麼短的時間裏竟然還掏出了一張符紙直接朝白露丟了過去。

“小心!”我情急之下不由得大喊了一聲。

“啊!”白露迫不及防,在我喊完了話之後,堪堪躲開了大鬍子丟過去的符紙。

大鬍子很不高興我壞了他的事情,氣得大聲咒罵道,“臭丫頭,你想死!”

說完,我就看到大鬍子大踏步地向我走來。

白露哪裏會讓大鬍子得逞,氣得大叫着衝過來,“色老頭,你休想碰我姐姐一下!”

說着,我就看到白露的頭髮忽然變得很長,指甲也變得很長。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白露發怒的樣子。

她的頭髮又黑又長又多,沒多大一會兒就佈滿了整間祠堂,就連地上的牌位,也都被白露捲了起來紛紛砸向大鬍子。

“給我去死吧!”

白露尖叫着,那聲音就像是指甲劃過玻璃的聲音一樣,尖銳又刺耳。

她長長的指甲,也紛紛刺向大鬍子,那樣子看起來,就像是一根根鋼鐵般堅~硬的鋼針一般,眼看着就要把大鬍子紮成一個篩子。

我從沒見過這樣的白露,震驚之餘,我卻沒有開口阻止白露這麼做。

我並不是聖母心氾濫的人,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說些蠢話來阻止白露救我!

“哼!老魏那隻老鬼都奈何不了了,就憑你這隻小鬼,還想弄死我?”大鬍子諷刺地看着白露。

緊接着,我就看到他二指並在一起,一邊嘴裏唸唸有詞,一邊對着虛空勾勾畫畫起來。

等到這一系列的動作結束之後,我還看到他大喝一聲,“急急如律令!”然後以收爲鍵指向白露。

緊接着,我就看到白露的長指甲寸寸斷裂,那又長又黑的頭髮,就像是被人用刀當空切斷一樣,胡亂地飛舞着。

“色老頭!我跟你沒完!”白露大喝一聲,頭髮又重新長了出來。

就這麼一來一回之間,兩個人又纏鬥在了一起。

我有心想要上去幫忙,卻發現自己一點忙都幫不上。

看着被大鬍子丟在一旁的小瓶子,我擡頭看了大鬍子一眼,發現他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白露的身上。

鬼使神差一般,我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個奇怪的小瓶子上面,我甚至有種衝動想要把它弄到手。

沒等我考慮好,我的身體就已經率先做出了舉動。我悄悄地走過去,一把抓起那個小瓶子,然後快速地退回原來的位置。

整個過程幾乎在很快的時間裏就完成了,可是我並不確定大鬍子到底有沒有發現他的小瓶子已經被我拿走了。

我悄悄地打量了一下那邊還在跟白露纏鬥在一起的大鬍子,發現他似乎並沒有意識到我拿了瓶子,這才放下心來。

我盯着手裏的這個小瓶子,不知道怎麼地就想到了老魏。這麼想着,我便跟着了魔似得一把揭開了貼在小瓶子上面的符紙。

緊接着,我就看到那小瓶子忽然發出強烈的光芒。

那光越來越強烈,而詭異的是,小瓶子竟然越來越涼,到最後幾乎凍得我的手一陣發麻。

而我被這小瓶子凍得一下子就甩開了瓶子。

小瓶子摔落到地上的時候,就應聲而碎了。緊接着,我就看到一股青煙從小瓶子裏鑽了出來一股青煙,緊接着,我就看到老魏的身影漸漸地顯露了出來。

我看着小瓶子裏面裝的真是老魏,欣喜地對他說了一句,“老魏真的是你啊!太好了。”

我歡欣鼓舞地幾步來到老魏跟前,可是我發現,老魏看起來竟然不認識我了。他先是茫然地看着我,然後竟然伸出雙手來就要抓我。

我被眼前的變故給嚇到了,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依靠本能地連連後退。

那邊還在跟白露纏鬥在一起的大鬍子,這時也察覺到了老魏的氣息,頓時怒氣衝衝地咒罵道,“死丫頭你竟然敢動我的瓶子?”

這不說還好,大鬍子這一亮嗓子,直接把目光從我的身上轉移過去了。

緊接着,我就看到老魏疑惑地歪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然後動作僵硬地轉過頭去。

等他看到大鬍子的時候,我發現老魏的雙眼忽然變得赤紅,那樣子就像是要把大鬍子生吞活剝了一般。

看着老魏一刻都不停留地就加入了戰鬥,我並不覺得他這是因爲白露的一聲叫喊纔過去幫忙的。

在我看來,老魏這是本能地想要對付大鬍子。

也許在他的潛意識了,就算是失去了神志,但本能地,他還是對大鬍子充滿了仇恨的吧。

大鬍子原先對付白露一個的時候,看着還挺輕鬆的,可一旦老魏加入了之後,我就看出大鬍子開始變得有些吃力了。

他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說道,“死丫頭!你給老子等着!老子非辦了你不可!” 正說話間,我就看着大鬍子在白露和老魏的聯合攻擊下漸漸有些不支了。

我正欣喜着這是不是快要結束了。

可緊接着,我就發現我好像把事情想得太過於簡單了些。

大鬍子根本就沒有拼盡全力。

看着大鬍子擺出熟悉的手勢,我就知道他終於要使出虛空畫符了。

只見他把左手食指靠近嘴邊一咬,然後以手代筆快速地在虛空中勾勾畫畫了起來。緊接着,他猛地大喝一聲,然後把那張畫好的符文往老魏的方向推過去。

說起來,這種沒有符紙沒有狼毫,只是用血在空中畫出來的閃閃發光的符文,在我看來似乎比之前畫在符紙上的還要厲害。

看着這道道閃着光的符文就這麼徑直往老魏飛奔而去,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

“小心啊!”

我下意識地大喊了一聲。

我總想着不管怎麼樣,老魏能聽到我的話能有所警惕,可是我發現我想錯了。老魏的反應不僅沒有變快,反而變得更慢了。

就好像是電影裏面的慢動作一樣,看起來就像是等着符紙往自己身上砸過去一樣。

“不——!”白露忽然淒厲地喊了一聲!

我不知道這符文到底會對老魏造成多大的傷害,但是從白露震驚不已的神情中我能感覺得到,這符文絕對不簡單。

老魏看起來就更加狼狽了,本來他的動作就沒有之前那麼流暢,現在又不知道爲什麼動作更加遲緩了。

情急之下,我再也顧不得許多了,卯足了勁就往離自己最近的老魏衝去擋在他的身前。

我以爲這樣的話,那符文就算打在我的身上也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再怎麼說我也是個活人啊!

可是我發現,我真的太天真了。

雖然我衝到了老魏跟前替他擋住了,可是我卻悲哀的發現,那符文簡直就像是一支利箭一樣,直接從我的胸口穿了過去。

老魏還是被擊中了。

我看着他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那聲音讓人幾乎發狂。

我回過頭去,就看到老魏的肚子上竟然被砸穿了那麼大一個洞。

老魏在震驚地看着自己的肚子,整個人都變得半透明瞭起來。

大鬍子十分滿意自己畫出來的符紙,咧嘴大笑了兩聲,甚至還不忘諷刺我,“小丫頭你還是省省吧。你想用自己的身體來幫他擋住符紙,簡直愚蠢之極!”

“你要是這麼在乎這些死鬼,我建議你還不如多給他們買點紙錢燒燒,哈哈哈!哦不對,估計連這個你也做不到了,因爲收拾完他們之後,接下來就輪到你了!”

大鬍子丟下這麼一句話之後,就接着重複剛纔的動作,然後一刻也不停留地往白露的方向砸過去。

我原以爲老魏動作變慢有可能是因爲他自身的原因,但是看到白露的動作也開始變慢的時候,我才發現這絕對是大鬍子搞的鬼。

“小露快閃開!”

我在符紙推出去的時候就已經大喊着提醒白露了,可我發現,明明聽到了我的提醒想要側身閃過大鬍子的這道虛空符文,可她的動作不知道怎麼地就慢了好幾拍。

我甚至還看到此時此刻的白露,正眼睜睜地看着符文就要往她身上砸去!

我簡直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難道說,我只能眼睜睜地看着白露就這麼在我的眼前被殺掉嗎?

我決不允許這樣。

我從地上一骨碌爬了起來,然後拼命地朝前走去。

就算不能幫白露把符紙擋下來,那我就破壞掉加諸在她身上的束縛吧。

我憑着直覺地認爲,對白露造成束縛的東西,一定還在大鬍子身上。

只要我把他撞倒了,說不定他對白露的影響就沒那麼大了。

這麼想着,我的動作比腦子更快地撞向了大鬍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我的力氣很大,我竟然真的把大鬍子撞得一個踉蹌。

我欣喜不已看着大鬍子被我撞到一邊,心想,這下白露應該不受控制了吧?

可等我看向白露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好像又做了無用功了。

因爲那符紙已經飛到白露的眼前了,而她眼看着就要被符紙砸個正着。

“啊——!”白露淒厲的慘叫聲響徹夜空。

我的心就如同被玻璃劃破了一樣,整個都揪成一團了。

大鬍子來回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老魏和白露,然後朝我詭異地咧嘴一笑,說道,“還有什麼幫手,一併交出來吧!我可不希望好事辦到一半就被打斷了。”

我震驚不已地看着這個面目扭曲的傢伙就這麼一步一步地向我靠過來。

大鬍子蹲在我面前,環視了一週,然後舔了舔嘴脣說道,“嘖嘖,這地方還真是夠特別的,我還從來沒有在這種嚴肅的地方試過呢。小丫頭你是不是也很期待嗎?”

說着,大鬍子竟然伸出手來想要碰我的臉。

“啪!”

我一巴掌拍飛了大鬍子的爪子,冷冷地看着他。

大鬍子卻不在意地收回了手,說道,“小丫頭脾氣那麼暴躁,難怪沒人要。我猜猜,你該不會是因爲這個纔跟這些死鬼混在一起的吧?還有我那鬼侄子,不也是其中之一嗎?”

我把頭扭到一邊。

大鬍子也不在乎我搭不搭腔,接着又把爪子伸了過來說道,“丫頭你放心,等你嘗過了滋味。你就對那些鬼東西不感興趣了。大叔一定會讓你體會一下什麼叫做飛一般的感覺,哈哈哈哈!”

就在他的手準備搭在我的肩膀上時,我瞅準機會就想要跟上次對付唐麟那樣,用膝蓋使勁地頂他的某一個重要部位。

可是我的腿還沒碰到他的時候,我就被他飛快地捉住了腳踝。

“哼哼!小丫頭。你這麼壞呢?竟然還想對我用這招?嗯?”大鬍子咧嘴一笑,進而猙獰地看着我。

我頓時就慌了手腳。

可是我的腳被他捉住了,我的肩膀也被他死死地按住動彈不得。

現在,我該怎麼辦?

我努力地掙扎着,可不管我怎麼掙扎,我都發現自己只是在做無用功。

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這點力氣在一個成年男人面前,完全不夠看!

“掙扎吧,你越是掙扎,我竟然越興奮呢!嘿嘿嘿嘿。”大鬍子猙獰一笑,就要向我壓過來。

我看着那一臉的大鬍子忽然在眼前放大,整個人都蒙了。

難道,我今天真的逃不過厄運了嗎?

我絕望地想道。

此時此刻,我唯一的念頭就是,哪怕就是死,我也不能讓他玷污了我的身體。

這麼一想之後,我便決定像電視裏演的那樣,把自己的舌~頭咬斷!

就在我感覺到舌~頭上傳來尖銳的痛感時,我聽到了一陣闢哩啪啦的聲音。

大鬍子也因爲這些聲響而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趁着大鬍子往後看去的時候,我就想掙開他的壓迫。可沒想到,這大鬍子即便是在這個時候,他也絲毫沒有放鬆對我的禁錮呢。

我這纔剛有動作,他就知道了。

“想走?嗯?”大鬍子直接回頭猙獰地瞪着我,同時還加重了手裏的力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