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東葉這傢伙,居然被孫長老關在了茅山派的地牢裏面,而且整個茅山派,都覺得他是叛徒。

這就有點意思了,對郭東葉,其實我們還是有一段因果還沒有解決的,首先我很想當面問問他,當初到底有沒有出賣我,其次,他這個修爲,若是一直被鎮壓在茅山的地牢裏面,是不是有點浪費了?

查詢完郭東葉的消息以後,我趕緊從黃維的腦子裏面退了出來,黃維這傢伙,他也不是鑽石腦袋,經不起我這麼折騰,畢竟我也沒有真的想把他給搞死不是?

退出了搜魂以後,我左右看了看。

沈夢瑤不見了?

什麼情況?自己走了?不應該啊!

我左右找了一下,卻發現她蹲在一個角落裏面,一幅委屈的樣子,眼睛裏面閃着淚花。

“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我對着沈夢瑤問道,她扭頭不語。

該不會是我剛纔。

“師兄給你道歉,我剛纔不應該兇你的!”

哄了沈夢瑤好一會,她的心裏纔是舒服了,不過現在並不是和沈夢瑤糾結的時候。

我們檢查了一下黃維,並沒有大礙,只是我搜魂的時候力度大了一點,他會失去最近這幾天的記憶,不過這也好,省的回來找我的麻煩。

現在最重要也是最大的事情,就是搞清楚我那個操蛋的至尊命。

我回到了二姨的別墅裏面,開始在她的書房裏面瘋狂的翻找,所有一切關於至尊的東西,都被我給找了出來,沈夢瑤也在給我幫忙。

終於在我翻開最後一本書的時候,我找到了一些我想要的內容。

“鬼帝永生,至尊命隕,至尊之路,步步爲營不能停!”

我開始繼續往下看,我終於得意瞭解了一些東西,我也終於知道了,爲什麼之前黃維會用那樣的眼神看我。

我的這個至尊之命,雖然狂拽酷霸叼炸天,但也確實是特麼操蛋之中的操蛋了。

鬼帝這個級別,只要你不做死就不會死,所以帝命,是非常好的一種命。

可是至尊命就不一樣了,至尊之路,步步爲營不能停,也就是說,不管你想不想修行,因爲你的命,你的修爲都會一直提升,至尊命會一直催促你前行。

這種命,就像是一隻老虎,在你的背後不斷刺激你的潛能,要麼突破極限,要麼就是喪生虎口。

帝王命之只要不死,一定能達到帝王,而至尊命卻是,不到至尊的基本上都死了。

這至尊命一弄明白,所有的事情我也都弄明白了,聯想到二姨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的驚詫,還有之後,大家對我命的三緘其口。

(本章完) 怪不得之前二姨看到我的命的時候這麼震驚,說要給我改命,但是至尊命這玩意,真的可以改麼?如果要是可以改的話,那我又要給自己改成一個什麼命呢?

帝王命?

看着這個樣子,我有些糾結了,一旁的沈夢瑤看着我這個樣子,對着我安慰道。

“不就是個至尊命麼?不就是多災多劫麼?有什麼好怕的?災和劫,災未必就不是機遇,劫未必就不是挑戰,只要你勇敢的向前衝,沒有什麼是難得倒你的,你覺得至尊命不好,還有其他人,想求至尊命,都求不來的呢!”

本來我的心情是有些鬱悶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聽了沈夢瑤這個話以後,我居然突然有了點茅塞頓開的感覺。

“想求至尊命都求不來?”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沈夢瑤問道。

“沒錯啊,你想想看地藏王!”

地藏王?

咱本來也不笨,沈夢瑤這麼一提醒,我瞬間就懂了。

地藏王停留在鬼帝巔峯已經很多年了,要說他不想超越鬼帝,達到鬼尊的境界的話,就算是打死我我都不相信,那他爲什麼超越不了鬼尊呢?

當時我也是看過了地藏王的面相的,他爲人中正平和,但是面相絕對鋒銳,典型的帝王面相。

之前我並不知道至尊命是什麼,但是現在瞭解了以後,我才發現,地藏王的面相,都有點隱隱約約的朝着至尊發展的趨勢。

這恰恰證明了一個問題,想要成至尊,就必須得先有至尊命!

而地藏王之所以到現在都沒有成至尊的原因,並不是因爲他的實力不夠,也不是沒有哪個機遇,恰恰就是他沒這個命!

而至尊命這種東西,對於心智不堅定的弱者來說,那就是催命符,但是對於一個擁有潛力的強者來說,那就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事情了。

若是自身不能駕馭至尊命,那就只有死於命下,若是自身可以駕馭,那就是必定飛黃騰達。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能力,能夠駕馭這種命格,但是我知道,我現在還沒有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的潛力用盡,我仍然充滿着活力與激情。

我想着應該就是,輪轉王,地藏王,甚至還有九陽真人他們,都特殊對待我的原因吧。

二姨之前一直都說要給我改命,現在也絕口不提這件事情了,我估計也就是如此。

“謝謝你,師妹!”

我心結大開,感覺整個人都舒服了許多。

“不客氣,師兄,能夠幫到你,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一直以來的心結大開,我感覺整個人就是一陣神清氣爽,連我的修爲都

被推的更進一步,本來都是剛晉級沒多久的鬼術和道術修爲,都有齊頭並進朝着四階巔峯推進的趨勢了。

“恭喜師兄!”

沈夢瑤的眼神,還是比較尖的,一下子就看出了我修爲的進步。

“同喜啊,這也多虧了你,不然我怎麼會有現在修爲進步的時候?”

我笑着對着沈夢瑤說道。

“師兄啊,我幫你解開了心結,突破了修爲,而你之前還那樣兇我,你說你這事做的對不對啊?”

咳咳,女人怎麼都是一樣的小心眼,那麼久之前兇過她一次,她居然還記得。

“我承認,那天那個事情,是我做的不對!”

“既然你承認了,那就好了,師兄,你準備給我什麼補償啊?”

“補償?”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沈夢瑤。

“沒錯啊,難道你不應該給我補償麼?”

“這…….”

我有些蛋疼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補償。

“那就是說,你不願意補償了哦,師兄啊,我算是認錯你了!”

看着沈夢瑤露出失望的樣子,我也有些於心不忍了。

“補償,我補償,你說吧,要怎麼補償。”

“嗯,師兄,我對你什麼心思,你也是應該知道的,我也有自知之明,我不可能能魅鬼王手裏把你搶過來,甚至連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我都不會有,但是讓我就這麼放棄你,我也不甘心,畢竟我可是比她先喜歡你呢!”

“那,你想怎麼樣啊?”

我對着沈夢瑤問道。

“我.....很簡單的,蘇小魅想有的,我也想有,我想讓你做我的男朋友,一天,就一天!”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不行!”

我果斷的就拒絕了她。

這可是違反原則的事情,我可不想一回去,就被蘇小魅給我唱一休哥。

“我保證,你只要答應了我這個要求,我以後絕對不會再糾纏你了!”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本來我堅定的心思,因爲沈夢瑤的這句話,有那麼一點點的心動偶爾。

“你說的是真的?”

“絕對是真的,師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只有你經常騙我好不好?”

沈夢瑤有些楚楚可憐的看着我。

“那我....你讓我考慮一下吧!”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師兄,你就答應我吧,再說了,我也沒有非說要今天啊,你自己安排一個合適的時間,不就可以了麼?”

沈夢瑤都這麼說了

,我實在是找不到什麼理由好拒絕了。

“那我儘量,找一天的時間,可是我們說好了,這次以後,我們結拜兄妹如何?”

爲了徹底斷掉沈夢瑤的念想,我對着她說道。

“行,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駟馬難追!”

答應了沈夢瑤這個事情,我感覺自己的人又輕鬆了許多,似乎是又卸掉了一個包袱。

我答應了沈夢瑤的要求,她顯得很高興。

不過沒一會,沈道子就發信息過來把她給叫走了,先在又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我也樂得清靜。

我一個人,卻又蛋疼了,不知道應該幹什麼去,於是我決定,去茅山地牢裏面,看一下郭東葉,找他問問我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茅山地牢這個地方,自然是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能夠進去的,更何況茅山派這幫人和我的關係也並不融洽,於是我專門去了一趟地府,準備打擾一下新婚燕爾的王平之。

王平之得知我想去茅山地牢見一見郭東葉之後,非常爽快的就答應了。

他憑空一揮手,給了我一件茅山的道袍,一個鐵令牌,一個木令牌,還送給了我一本書。

“這些東西,足夠讓你在茅山地牢裏面進進出出好幾次了,那個鐵令牌,是茅山弟子令牌,木令牌,是用來提人的,這個郭東葉,在惡魔嶺守了我這麼多年,沒讓什麼人來打擾我,也算是兢兢業業,你就順便把他給弄出來好了。”

我的人生從花錢開始 當過掌門的人,果然是霸氣。

茅山派的基礎道術還是很簡單的,我看一看就學會了兩個,然後道袍一穿,弄了個浮沉,我覺得我現在活生生的就像是個道士了,估計要是再掛個算命招牌什麼的,給人看相一準賺錢。

王平之果然沒有騙我,憑藉這身行頭,我輕輕鬆鬆的就到了茅山派的地牢裏面。

我本來以爲,地牢這樣的地方,應該會是守衛森嚴的,但真正到了以後,我才發現這裏基本沒人,除了兩個看守的弟子,檢查了一下我的令牌以後,就非常輕鬆的把我給放進去了,其中還有一位,很熱心的給我帶路。

茅山派的地牢很大,我一進去就被嚇了一跳,裏面各種妖魔鬼怪都有,甚至還有一些奇獸,他們都被掛着各種各樣符咒的大鐵鏈子拴着,都很沒有精神,有些奄奄一息的樣子。

走了好半天,那位茅山弟子,終於把我帶到了郭東葉的身邊。

“郭東葉,有人來問你問題了,精神點回答!”

說着,他又對着我點頭示意。

“師兄,地牢裏面陰氣極重,您問完了問題以後,還是儘早上去。”

(本章完) “好,我知道了!”

我對着那位守門的說道。

“郭東葉!”

我對着他叫了一聲。

我從未想過,之前的猛龍過江郭東葉,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全身的修爲被禁,就像是一個普通人被關進了監牢一般。

“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你們還想找我問什麼?”

雖然說修爲被禁了,他還是一身硬氣。

本來,我只是想叫他一聲的,但是沒想到他會說出這麼一句話來。

也罷,他估計真的以爲我是一個茅山弟子,我何不順水推舟,測試一下他。

“前幾天的時候,王平之大鬧我們茅山派,你可知道?”

“王前輩大鬧茅山派了,所爲何事?”

他顯得有些激動,顯然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果然,自從孫長老被處罰了以後,王平之被關在地牢裏面,就已經沒有人來過問了。

“當然是因爲那個叫林星的小子的事情,關於那個林星,你就沒有要再交代的東西了麼?”

“我不都跟你們說了麼?王前輩不是林星放走的,王前輩是因爲了解到了他愛人的情況以後,自己破開了那石頭出去的,至於林星,林星只是恰逢其會,王前輩出來以後,他就出來了。”

果然,郭東葉還是個值得信任的人,他真的沒有騙我。

想到這裏,我突然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郭東葉也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我當然是笑你了!”

郭東葉被封了修爲以後,居然連我都沒有看出來。

我撤掉了身上的僞裝,他這纔看清楚了我。

“是你!”

他看到我,嚇的兩個眼珠子都掉了下來。

“剛纔開了個玩笑,郭前輩莫怪!”

郭東葉顯然沒有計較這個,他只是有些慘淡的笑了笑。

“還叫什麼郭前輩啊,我都已經這個樣了,真沒想到茅山會變成這樣,黑白是非不分,你也別叫我什麼郭前輩了,我可是擔當不起啊,看你紅光滿面,可是修爲又進步了吧?就你這個速度,修爲超過我,恐怕是指日可待啊,如果你不嫌棄,我託大,你就叫我一聲郭哥吧!”

“這不大好吧?您畢竟還是我的前輩。”

我對着郭東葉說道。

“我都這樣了,還什麼前輩不前輩的?”

郭東葉嘆了一口氣。

“那我也就託大,教您一聲郭哥了,茅山總體還是好的,黑白是非不分的,只有一個孫長老而已,而且孫長老,已經被免職了,不過,您這個茅山派叛徒的帽子,也是被扣的死死的了,想要脫下來,基本上是不怎麼可能

的。”

我緩緩的說完了這段話,郭東葉聽到了以後,也是嘆了口氣。

“我又何嘗不知道呢,可是除了茅山,我又能去那呢?天下之大,揹着一個茅山罪人的名頭,哪裏都沒有我的藏身之處,還不如就在這地牢裏面,了卻餘生來的痛快。”

“您怎麼能這麼想呢?”

我對着郭東葉說道。

“天下之大,何處不能容身?”

看着郭東葉,我突然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郭東葉的修爲可是不弱啊,現在我也在發展自己的勢力了,要是我能夠把郭東葉拉到我這邊來,那不是一個極好的機會麼?

Leave a comment